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五卷 学生会的五彩-【第一话 角色赋予中的学生会】

「磨练自己的个性,是通往成功的捷径!」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不知哪本书的内容说道。

我正啜着手里的粗茶所以将这当做耳旁风。……好了,已是深秋,正是茶美味的时期啊。就连这个身为性欲化身的我……色情游戏尊者杉崎键也唯独在这个时期想要放松一下。……至于读者或许什么时候会看到这些,这种事情也变得无所谓啦。

说起这个的话,当然并不是只有我,今天大家都在回味无穷的品着茶。

「呼……真冬,果然还是在冷天里感到心静~」

平常都在进行过激的BL妄想的小真冬今天给人的感觉也很温和。肌肤如雪、彷如从虚幻中走出来的小真冬,整体上就给人一种「柔和」气氛的小真冬,果然和这种表情是很相称的啊。

「冰冷的身体里被茶的热度渗透了啊……」

小真冬的姐姐、超爱运动的双马尾少女·深夏现在也正双手捧着茶碗,「呼啊~」地往外呼着气。

「真是令人心情温和起来了呢……秋天」

终于就连超S、经常都在进行破灭思考的冷酷美人·知弦姐也变得悠然起来了。

可是……

「……呜、嘎————!」

只有loli会长樱野栗梦一个人好像对这种状况不甚满意,她对四脚桌做出想要掀翻它一般的动作(实际没有掀的胆量),总算是刺激起了一点我们的活力。

我再次吸了一口茶,然后才悠然的对会长做出对应。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吗?」

「不是某些地方了啊!算什么啊这!这毫无活力的学生会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和平时一样嘛。会长不也经常都在享受点心么」

「虽、虽然没错啦!但是,这跟那个是两码事啊!要枯涸了!与其说这是倦怠,倒不如说这是生命力枯涸了!」

「真失礼啊。我可是无论何时都性欲满开啊……滋滋滋、呼啊~」

「没、没有一点儿霸气啊,杉崎!平时那刺眼无比的好色角色的性质都要没了啊!」

「才没有那回事—我好想揉知弦姐的胸部啊—」

听到我这么说,对面的知弦姐发出「啊拉」的一声,抬眼看向我。

「只是一下下的话是可以的哦,KEY君」

「好耶。我来了……。……呜,够不着,今天就算了吧」

「啊拉,这样么,哦呵呵」

「哎嘿嘿」

「哦呵呵」

「太、缓、和————了!」

不知会长为什么大叫起来。

「这、这算什么啊,这种状况!杉崎和知弦都太温和了!这远超平时的『温和学生会模式』简直太过头了啊!」

「啊拉小红。和平是最重要的啊。我正以向阳○描和A○IA的气氛为目标」(*《向阳素描》《ARIA》,都该算是治愈系动画吧……哎?ARIA好像是催泪的?)

「知弦你没事吧!一点也不对劲啊!知弦的角色不是这样的啊!」

「愿世界一直和平」

「哎哎!?」

会长由于受到打击而跌坐回椅子上。这确实不像是知弦姐会说的话……嗯,比起这个,现在更重要的是这美味的茶。哈。真令人沉心静气啊。

旁边的椎名姐妹也在品茶。

「我今天回到家就要好好放松的洗个澡,晚上就在床上看看书吧……」

「这很好啊,姐姐。真冬……今天回家也就不怎么碰游戏和写东西了,吃些点心,听听古典音乐好了」

「啊哈哈」

「呵呵呵」

「…………」

会长横眼旁观着两人的交谈。

「这……这可不行」

会长低声沉吟着什么。然后又是一个人碎碎念起来……最后突然奋力地站了起来!

「现在的我们,有加强自身角色特性的必要!」

「角色特性?」

对于我的质问,会长自信满满的回答道「没错!」

「比如说,把杉崎的性欲给去掉,那就什么都不剩了吧」

「什么啊这过分的说法」

「同样的,在真冬的妄想癖、深夏的热血、知弦的超S精神都被去掉了的现在,我们有探索各自的新角色定位的必要!」

「原来如此。所以只有不管怎么慵懒也没法摆脱『萝莉』这个要素的会长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活力啊」

「这、这种分析怎样都好啦!总之,必须要给大家赋予新的角色属性!」

「防具不装备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啦~」

小真冬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好像是因为太过没有灵魂,而变成了RPG里的村人角色了……确实,如果个性薄弱到这个地步真的不太妙。

没办法,看来我只好也来协助会长了。

「但是,角色性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奠定的……」

「没有那种事。比如说加上特殊的语尾,就能一下子让角色特性变得浓厚起来了。这可是有知名的大学教授检证过的!」

「虽然对那个教授是谁感到很在意,不过就先不管他了,说起语尾的话……」

「对!杉崎的话……『GESU』会很适合吧」(*以下将通篇有特殊的语尾,由于这东西实在没办法用合适的中文表示出来,就用罗马音好了……除了某些特殊的)

「为什么每次都这么过分GESU」(*ゲス,据说是一种江户风的说话方式,基本是属于江户末期的商人与工匠们之间常用的一种语尾。)

「噢噢!比想象的还要适合哦,杉崎!」

「我可是一点也不高兴GESU。我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留着满脸大胡子,大腹便便的角色了GESU」

「嗯嗯,越听越觉得杉崎的矮小跃然而出了」


「那会长你也在句尾加上『喵』什么的GESU」

「那个的先驱者太伟大了所以不行」(*谁能告诉偶这个的先驱者到底该是哪位-=?)

「这样的话,就有考虑新的萌语尾的必要了么……啊,GESU」

「你意外的很喜欢GESU的样子啊。那么我该加什么好呢?」

「就是说GESU……这里要从崭新的角度入手比较好……如果要增加点男子气的话,『GOWASU』怎么样GESU?」(*ごわす貌似属于相扑者之间流行的句尾……结合下文中会长的自称,也可以理解成鹿儿岛出身的萨摩武士的方言)

「我很是搞不清楚杉崎的感性GOWASU!」

「噢噢!好像很微妙的震撼人心GESU!这是新的萌要素GESU!」

「才不想被满嘴GESUGESU的家伙迷上GOWASU!」

「GE……GESU~」

「啊,对了,深夏殿下!」

「我第一次被人叫『殿下』这种敬称……」

深夏也被卷进来了。

「也给深夏送上什么语尾做礼物GOWASU!」

「说什么礼物啊,明明就是硬要把人给卷进去吧」

「深夏的话……对了。就用『ZAMASU』好了!」

「这确实是会降低好感度的语尾吧!……ZAMASU」(*ざます,贵妇人用语……貌似多用于表现角色的刁蛮专横)

啊啊,深夏变成很糟的角色了。这是让fans一下子减少很多的角色变更。

「就不能给我换个别的ZAMASU」

「简直令人分不清你到底是说话很粗鲁还是很小心的角色了GESU」

「就饶了我吧ZAMASU」

「拿出点精神来GESU」

「就是啊,不是让深夏变得高贵起来了么GOWASU」

「唔、ZAMASU」

「……这超现实的对话状况是怎么回事啊」

小真冬一副为难的表情看着我们……这样的话,就把小真冬也拉到这边的地狱里来好了。

「小真冬,只有自己躲在安全的位置可是不行的GESU」

「说着GESUGESU的人再说出这种台词,已经真的变成坏人了!」

「喀喀喀……看我来污辱你GESU……」

「学长已经变成超级小恶棍了!这样的主人公真让人看不下去!」

「所以呢,我就给小真冬推荐这一句……『反而』」

「这、这是啥,这个性质不同的语尾。真冬不要!……反而」

「正常考虑起来的话是个不错的语尾才对GESU」

「呜!这、这说起话来很辛苦啊!反而!」

「这需要慢慢改变自己的语感来适应GESU」

「唔、呜哇!反而!」

「啊啊,我家妹妹变成微妙的角色了ZAMASU……」

感觉这对话慢慢的陷入混沌状态了。嘛,虽然话是谁说的这点倒是一目了然。但是这完全没法以瑜掩暇。太糟糕了。

不过,既然已经变成这样,那就不可能放任任何一个人置身事外。

会长脸上浮上恶作剧的笑容。

「呼呼呼……知弦殿下。你也必须要被授予语尾才行GOWASU!」

「啊啊……果然还是到我了啊」

知弦姐看来早就有所预料,毫不吃惊的就接受了。

会长好好的想了一会儿……然后,忍着笑般的开口说道。

「知弦的话,却要用很可爱的『咩』!」

「……还真是选的好,和我完全不相称的词句咩」

这、这是什么状况。知弦姐在说「咩」……

「太、太可爱GESU!」

「嗯!感觉很不错呢,红叶学姐!反而!」

小真冬第一次自然而然地使用了「反而」。

知弦姐「哦呵呵」的微笑起来。

「我觉得对我个人来说什么语尾都没差啦咩」

「呜……和我不同,明显是好感度又上升了ZAMASU」

确实,深夏的那句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法变得这么可爱。

会长叫了一声「好!」,做出了定论。

「既然语尾都决定好了,那就快点开始角色赋予的会议GOWASU!」

「变得越来越有男子气魄了GESU,会长」

「我觉得无意中键的角色变成最糟的了ZAWASU」

「真冬在今天的会议上不怎么想发言……反、反而」

「我挺喜欢的咩,这个语尾」

好像除了知弦姐之外大家都完全不顺心……嘛不管了。再要求变更的话也只会在这里继续纠结。

于是会长提出了下一个主题。

「接下来就是外表GOWASU!对于插画起着非常大作用的轻小说角色来说,外表是和人气密切相关的GOWASU!」

「外表……GESU么。但是这个也不是说变就能变……」

「确实,根本上是没有那么容易变的GOWASU」

「嗯。这一点每天都在坚持不懈地喝牛奶的会长自身就是最好的证明GESU」

「别说些有的没的GOWASU!总、总之,既然没办法从身体本身上改变,那就从各种装扮样式上来改变GOWASU!比如在衣服或是发型这些特征上」

「原来如此。就比如说起玛○奥就是胡子这样的吧」(*某水管工)

「正是如此。那么,杉崎的话就是……」

会长说到这里时,深夏突然举手。也没等到会长的回应,她就急着发言起来。

「我觉得刺猬头很有搞头ZAMASU!」


……于是,三分钟后。

「……哟,俺叫杉崎!今天也要和厉害的家伙去干架GESU!」

「厉、厉害。角色形态上一点也不一致,胡拼乱凑的男人诞生了……ZAMASU」

「说的话很像小角色,但是却只有外形和态度好像很强的样子GOWASU」

「……我已经娶不到老婆了GESU」

刺猬头的我抽抽搭搭的哭起来。这简直是一种精神凌辱,

在我黯然消沉之时,会议已经又推进了下去。

「那么,深夏的外形就由咱家来决定GOWASU」

「还、还请手下留情ZAMASU」

「嗯……好,就用这个从演剧部借来的可爱的玩具王冠……」

于是,深夏的角色完成了。

「哦呵呵,没有水的话,那喝葡萄酒不就好了ZAMASU」

「哦、噢噢……原来的椎名深夏这个角色好像已经一丝不剩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GOWASU」

「这样的女主角让人有点不太想攻略啊GESU」

「可、可恶——……ZAMASU!」

深夏也抽泣起来。……这个计划其实是在进行着相当残酷的事情吧?某种意义上的洗脑行动啊这是。

可是,已经是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了。

本着自己痛不如大家痛的主义,我再次拖小真冬下水。

「嘿嘿嘿……俺一想到小真冬的角色要变成啥样,就雀跃不已了GESU!」

「咕、学长为什么总是要让真冬一起倒霉啊!反而!」

「有什么关系嘛,咱俩不是相亲相爱GESU嘛」

「……真冬对于现在这个学长到底有哪里吸引人了完全没有概念了。反而」

确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留着毫不相称的刺猬头说着GESUGESU的男人,到底有哪里会吸引人,我也搞不清楚。……嘛,现在这个一点也不重要。

「那、小真冬的话……就来个黑人妆、用那种『一个世代前的gal系cos』来扮成那种浓妆艳抹的都市女子高中生(印象中的)吧GESU!」(*关于这种所谓的gal系装扮,请自行搜索ガングロ,在上个世纪末这种化黑人妆、淡色头发、厚底鞋、泡泡袜的女高中生曾经风行一时。2000年后又都开始追求美白……真是搞不懂她们的美学变迁)

「简直就是最糟糕的啊!反而!」

虽然这么说,但是今天的规矩从一开始就是不容分说。

我离开了学生会室,给她留出了一个换衣服的时间。然后,在三分钟后再次进屋的我的面前……

「真、真冬,自己变得很~是轻佻了的感觉~。学生会什么的真是超~没劲。学长什么的也太~逊了。反而」

已经完全看不到小真冬的影子了,只是个轻佻的女高中生!

「好古老!简直就是会被当做化石一般的古老年青人造像GESU!但是这却反而很行得通!」

「确实新鲜感很强烈GOWASU」

「这还有点混进了害羞的语气,相当的可爱咩」

「啊啊,我家老妹做了不良行为了ZAMASU」

「……呜,但是心情超~糟。反而」

小真冬也嘤嘤的哭了起来……角色变更,真是可怕。逐个的击垮了人们的心灵。这或许能作为一种新的拷问方法,被谍报机关给采用吧。

清纯派黑人妆少女坐回了位子上。我们的视线也就投向了三年级的两位。察觉到不妥的会长赶紧先发制人。

「下、下一个就是知弦的外形改造GOWASU!」

拿好友当挡箭牌,给自己开出一条活路……嘛,算了,反正会长也肯定是难逃一改的命运。

总之就先听从会长的提议,先拿知弦姐的外形来开刀。

「知弦姐的话,好像有种不管打扮成怎样都不会显得可笑的气质GESU……」

「说的也是GOWASU。追求意外性好像有点难GOWASU」

「她可是连『咩』都用的得心应手ZAMASUA」

「那个那个,真冬想要,提案的感觉~反而!」

用很不适应角色的语调,小真冬举手说道。知弦姐对此投以轻飘飘的微笑。

「啊拉真稀奇咩。好咩。偶尔就为了可爱的学妹做点牺牲咩」

「呼呼呼。这句话……啊,那个,你可别忘了的感觉。反而」

小真冬做出了自己的「gal角色」的相关词汇好像已经快用光了的发言,然后赶紧挥着手慌慌张张的迫向知弦姐。

然后——

「咩~咩~咩」

「萌之化身完成。啊,反而」

小真冬伸手擦擦汗,结果黑人妆掉了一些下来。但是我们都没有指点这个的闲心了。大家的充满爱意的视线都集中在知弦姐的……不,这个惹人怜爱的布偶装生物的身上。

「这、这是何等的破坏力GESU」

我吞了一口口水。现在的知弦姐,全身都笼罩在毛茸茸的好像羊一般的生物的布偶装里。只有脸部露在外面。为了和角色形象一致,除了「咩」以外的其他言语都被禁止了……果然即使是知弦姐也对这感到害羞了,双颊飞红,这又让那可爱程度更上层楼。

「知弦会穿成这样……这、简直是奇迹GOWASU」

会长的心也被这份可爱给俘获了。确实,这身衣装确实谁都可以穿起来,但是穿的是知弦姐,这就增加了一层珍稀感在上面……平时那个冷静、偶尔又会做出恐怖的行事的知弦姐……穿上了布偶装,嘴里咩咩的叫着。对于这个状况还萌不起来的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是不存在的。

「啊啊……这令人不由自主的就想抱上去啊……ZAMASU」

深夏被知弦姐吸引的差点就忘记了自己的角色。这种感触我也深刻的体会到了。


看来是忍不下去了,深夏摇摇晃晃的接近了知弦姐。

「呣、咩咩?」

察觉到了危险的知弦姐怯生生的退后几步……但这个举动却像是扣下了扳机。因为太过可爱了。深夏已经失去了自制能力,然后……全力地飞扑向了知弦姐!真不愧是她!用全身来爱知弦姐!

「哇哈~好软好软哦……不对,ZAMASU!」

「咩咩!咩、咩咩咩!」

「啊啊,这抗议更加的可爱了ZAMASU!呜嗯」

「咩……」

难逃深夏的腕力的知弦姐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来转去,向着我发出求救讯息。

…………

……不好,鼻血要喷出来了。抱歉,知弦姐。我没法直视你呀。

「咩!?咩咩—咩—!」

我悲痛无比地无视掉知弦姐的悲鸣(?)。对不起……知弦姐。我现在如果看向你那边,肯定会失去自制力而扑上去的。肯定会犯罪的。

在我无视状况的这段时间里,终于就连小真冬和会长都也冲上去揉玩起知弦姐来。等到我冷静下来检视场面时,知弦姐或者说那个可爱的羊型新生物正在学生会室的角落里缩成一团,摆出防御姿态……好像是为了回复体力在冬眠。果然就连这都可爱到爆。

这样子下去学生会全体就都成为知弦姐的俘虏了。我好不容易把意识给纠正回来,将话题转向会长那边。

「那么,最后就是会长的改造了GESU」

「呜。请、请别太过分GOWASU」

「说的也是GESU……这里让你作loli打扮的话,就太过老套了,所以就不采用了GESU」

「稍微有点安心了GOWASU」

「所以呢,会长你就来把这个穿上GESU!」

我从杂务皮包(某种意义上什么都有的皮包)里,拿出了自己准备的衣装!

「这、这个是!呃,GOWASU!」

会长猛的瞪大了双眼。

于是,几分钟之后……

「我就是高○GOWASU」(*高达)

会长成为了机动战士。身披用纸箱做成的高○装甲,只有脸部保持了原样。

我……对于会长的发言,以笑脸回应了过去。

「绝对不是GESU」

「不是杉崎你给我穿上的嘛!呃,GOWASU!」

「绝对没有满嘴GOWASUGOWASU的高○GESU」

「你这家伙!呃,GOWASU!」

「嘛嘛,小栗梦~真冬觉得这,超~卡哇伊的哟。反而」

「就因为反而了所以才讨厌GOWASU!」

「GOWASUGUND○M……不,五倭守顽驮无这名字怎么样ZAMASU?」(*頑馱無是官方在SD等系列中给出的GUNDAM这个发音的汉字,这里的五倭守也是GOWASU的读音。大家常见的比如夜露死苦就也是这种汉字的恶搞==)

「才不要!这已经不是角色变更,而是已经变得不是人了吧GOWASU!」

「咩、咩咩咩!」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觉得好像是在支持的样子啊!」

「很受好评啊GESU,会长」

「呜……既然这样的话,这个扭曲的学生会就由我来开始武力介入GOWASU!」(*这里和一开始的“我就是高达”都是在恶搞某双核顽驮无==)

「可是五倭守顽驮无可是比渣○还要弱啊GESU」(*渣古)

「比量产型的还要弱GOWASU!?」

「不要小看量产型GESU。量产型可不是吃素的GESU」

「高○才不是吃素的吧GOWASU!」

「五倭守顽驮无因为要搭载『GOWASU语音机能』,所以不得不把其他所有的武装都卸掉了GESU……」(*是在恶搞FMP里的烈焰魔剑么?)

「是为什么开发的啊GOWASU,这台机体!」

「为了和谐GESU」

「根本不是兵器了啊GOWASU!」

「对人们言传身教『争斗是无益之事』,某种意义上是很棒的机体啊GESU」

「是、是这样么GOWASU……」

会长十分不满的样子,但还是勉勉强强的放弃了争论……我们学生会全员都在强忍着笑,但是这个大家心领神会就好。

会长……或者该说是五倭守顽驮无,重新回到了会议的议题。

「说话方式、外形都已经改好了……那么还剩下来的角色变更,就是『人间关系』了GOWASU」

「关系?嗯,总之就让我和会长结合不就好了嘛GESU」

「不要!绝对!」

讨厌到连角色设定都忘了。真打击人。

「嗯哼!总之,只要改变下咱家们的关系,故事肯定也就会发生变化的GOWASU」

「所以说啦,跟我交往这不是最容易理解的方式嘛GESU」

「杉崎,人都有绝对不会让步的一条底线的GOWASU」

被坚决的拒绝掉了。

「总之改变关系的话角色自然也就变了!比如……知弦就不再是咱家的同级生,而是宠物GOWASU」

「咩!?」

会长慢慢的逼近团在学生会室一角的知弦姐,然后脸上浮上一抹艳笑,把手伸了出来。

「手~」

「咩咩!?」

她提出了很过分的关系性。这是搞虾米。知弦姐现在正遭受到比中学时代还厉害的欺凌吧。

「我说手GOWASU,知弦」

「呣……咩~……」

垂头丧气的知弦姐把上面带有肉球的手放到了会长的手上……不妙。这种异样的蠢动是什么。知弦姐居然在受,这异常地令人蠢动啊。会长肯定也和我体会到了同样的快感吧。


「……很、很好」

「看起来你爽到连GOWASU都给忘了啊GESU,不过我倒是可以理解」

「就、就这样!我们通过改变关系性来调整角色,肯定很有趣GOWASU」

会长通过这样的说话来遮掩着自己的失态。不过深夏却叫道「原来如此!」。

「那,我就是真冬的妹妹了ZAMASU」

「哎哎!?好、好像很行不通的感觉。反而」

「大姐!面包我买来了ZAMASU!」

「真冬,好像是很坏的姐姐!……啊,的感觉」

「大姐头……我,一直相信大姐能东山再起的ZAMASU」

「为啥真冬好像是堕落红尘的原上流阶级啊。反而」

「只要是为了大姐,什么都会去做的,这才是妹妹啊ZAMASU」

「……怎么感觉好像是在拐大弯子数落平时的真冬啊,反而」

小真冬的流行派话语看来真是已经用完了。

「但是,既然这么说了的话……深、深夏!」

「什么事ZAMASU,大姐」

「真冬的肩膀好酸啊。反而」

「我知道了ZAMASU,大姐」

深夏绕到小真冬的身后开始给她揉肩膀……头顶王冠、嘴里说着ZAMASU的少女在给黑人妆流行派进行按摩。这是多么超现实的景象啊。

「啊啊,超~舒畅。反而」

「只要大姐你高兴就好ZAMASU」

「我说深夏,有说话的功夫的话你倒是手上多用点力啊。反而」

「……啊,啊啊」

啊。深夏额头上爆出血管了。……我啥都不知道哦。这种即兴短剧之后的事情,我可不知道哦。

将视线从对这情况毫无自觉沉浸在愉悦中的小真冬身上移开,我看向还在欺负着知弦姐的会长这边……这边也是一样,这设定结束之后应该会很可怕。

「会长、会长。我跟大家的关系也要变化啊GESU」

「嗯?嗯,是该这样哦GOWASU」

会长边忙着用不知哪里找来的狗尾草逗弄着知弦姐,边回答我。

「嗯……那么,杉崎就是我的……好多年没能见面的……」

「远、远距离恋爱的男友之类——」

「从表兄妹」

「从表亲!?」

这是足以让我忘记了角色设定程度的冲击。这条究极微妙的防线是什么!会长已经快速的改变了对应方式。

「啊,杉崎。那个,好久不见了」

「呃,哈。好久不见GESU」

「今天天气很好啊」

「说的是哦GESU」

「…………」

「…………」

对话中断。让人难堪的沉默。

「……啊,那么,我就告辞了」

「太现实感了GESU!这微妙的距离感是怎么回事!GOWASU也都因为放不开而一次都没说啊!这真的好讨厌啊GESU!」

「……啊哈哈,杉崎你好有趣—…………」

「不用那么费心为我打圆场GESU!」

「啊,请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好」

「好表面性的话!」

「……还不来啊,从表亲家的姐姐」

「从基本上就对我不放心嘛GESU!」

「…………。……啊,是的,喂喂。啊,那件事啊……」

「哎,会长!?你去哪里啊GESU!根本就没有电话打进来吧!完全就是为了离席的演技吧!」

会长继续演着戏,带着知弦姐(宠物)一起,朝着学生会室的另一边走了过去……咕!这对我这样的男人来说是如同地狱般的距离感!多么可怕的关系啊,从表亲!

「好了,那么……」

所有的角色变更都结束了,会长暂时回到了位子上。大家也都无言的坐回椅子上。

「…………」

现场被沉默所支配。

会长双手组在脸前,隔了好长一段时间……在沉重的气氛中,开口说道。

「我厌了,好累,还好渴」

『嗯』

大家一齐点头。

于是。

「我们本来就已经足够有魅力了!」

毅然地变更名言!还有……

「杉崎,倒茶,全员的」

「好的好的」

我沏好了全员份的茶,在这段时间里大家都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回到茶杯前坐了下来。

『呼啊~』

大家一起喝茶。

「虽然角色性变的淡薄了,但是充满了幸福啊♪」

会长心满意足的边喝着茶,边把煎饼往嘴里塞。

我们也都仿效着她,并且进行着毫无意义的闲聊,悠闲地打发着时间。

创造角色性这件事……到头来虽然方式不同,但或许也就是在给自己带上假面而已。最后会长提议出的和我之间的那新关系、「从表兄妹」的设定下进行的交谈,或许是偶然吧,结果上其实一切都在这里得到了体现吧。隐藏起真实的自己和人相处的话,劳神费力,到头来还只是无聊。

创造出另一个自己是必要的。谁都赤裸裸的将自己的真实想法示与他人的话,是会伤害到很多东西的。但是……

「啊—茶真是好喝啊,杉崎」

「……是哦,真是好喝呢,会长」

「嗯」

「哈哈」

至少,在这个学生会室里吧。我想要就是我自己。想要是不加任何修饰的,真正的我。所以……

「会长、会长。作为我沏茶的谢礼,就给我亲一个吧,亲一个!」


「……果然还是下个会长命令吧。只有杉崎进行角色变更。变为头发七三分性格固执认真」

「哎哎!?」

本来的自己,被完全否定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