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短篇-永续的学生会·碧阳学院学生会议事录外传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叶子

翻译:lolihunter2

「世界的未来想来充满着希望!」

会长像往常一样,挺着她那小小的胸,不可一世地说着从不知什么书里现学现卖来的话。

其他的学生会成员们也像往常一样,带着一脸暧昧的笑容随意附和着她——但唯有我,对那句话表示出了深深的同感,并猛地站了起来!

「就是啊!将来一夫多妻制引进日本的希望也绝对是有的——」

「啊,唯独杉崎现在已经封顶了」

「又来了!这种唯独我被排除在人类之外的展开!」

现在是毕业典礼近在眼前的二月。我们还照常进行着学生会的活动。……总有种三年级成员已经毕业,我组建了一个有病娇成员的新学生会的感觉,但按照惯例那是我的错觉。大约是做梦了吧。

那个暂且不提,除我之外的成员们似乎对现在的状况都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

会长一脸嫌弃地看着我,叉着手继续说道。

「毕竟……杉崎现在你可是在高中和四名美少女进行着学生会活动啊?在此之上的幸福会降临到区区杉崎你头上什么的,实在还是难以想象」

坐在我旁边位置上的中性美少女——椎名深夏对会长这番话表示出了深深的同意。

「是啊。如果把键的人生写成轻小说的话,估计出来高中时代就没有什么看点了吧」

「为什么啊!你们以为我高中毕业后的人生会变成个什么样啊!?」

「诶,小说的话,大概有个三行就能写完了吧」

「太薄了吧,学生会系列完结后的我的人生!」

虽然我嘴上随口就这么吐槽了,但说实话,仔细一想就觉得细思恐极。我的人生在高中时代已达顶点论。

我一边冒着冷汗,一边叉起手,一边说为自己的人生打起了圆场、

「就,就算只有三行,如果是『在那之后杉崎键作为后宫之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种调子的三行人生,我倒是也没有任何意见……」

听了我的话,坐在我正对面的学姐——红叶知弦一撩头发说道。

「啊啦,我可不要我所爱的Key君接下来的人生那么软弱无趣啊」

「是,是么?果然是这样啊。像我这么优秀的人——」

「没错啊,像是Key君这么优秀的人,在成为后宫王后,还要再补充一点……」

「没错没错,那之后我会有更进一步的飞跃对吧!」

听到我插嘴说的这些话,知弦姐带着富有温柔母性的笑容,干脆地答道。

「希望能加上『但他那荒淫无度的后宫生活被周刊文○曝光,以此为契机,杉崎键便陡然落魄了』之类的啊」(周刊文春)

「莫名现实的陡转直下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对反应剧烈的我,知弦姐一脸不解地说道。

「大家不都挺喜欢的么,类似『最后一行的冲击』之类的煽动性语句」

「没人会希望连自己的人生的最后一行都是冲击性展开」

「啊啦,不等于冲击性的展开有不满么?那么给你改成更加平缓,余音绕梁的那种最好有一行如何?」

「诶,还有那种版本么?那请务必改成那样!」

在我的催促下,知弦姐干咳一声清清嗓子后,重新提出了我杉崎键的人生的「最后一行」。

「『但在最后,他孤独终老,含泪而终。完』」

「太惨了好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嚎叫着表示出了抗议!但知弦姐却依旧是一副不解的样子。

「我倒是觉得这个走向非常贴近现实啊……」

「别这么说好么!作为后宫王的结局,这实在是太过凄惨了吧!会在系列读者的心中留下深深的阴影的好么!」

「就变成世间所谓的『催人泪下的小说』了啊」

「世间所谓的『催人泪下的小说』可不是这种定义!不,剧情太过悲惨可能确实会引发话题就是了!但我的人生怎么能为了让小说惹眼而变成BadEnd!」

正在我对知弦姐提出猛烈抗议的时候,坐在我斜对面的学妹——椎名真冬也加入了对话。

「那么,就由真冬我来给学长的人生加上恰到好处的最后一行吧!」

用力拍着平平的胸口做出这个提案的真冬非常可爱。

我看她看得入神,一不小心做出了「那就拜托你了」这种回答。我立刻就想起来了她的癖好想要撤回前言……但已经为时已晚。

真冬立刻便说出了对她来说的「具有平衡性的HappyEnd」。

「『他的后宫里,也包含着相当数量的男性』……这一点自不用说」

「这到底是哪门子的平衡啊!」

「诶?我说的是男女比的平衡啊,有问题么?」

「那种平衡性没有也罢好么!我喜欢的是女性!」

「真冬觉得挑肥拣瘦不太好哦,学长!」


「这种事能别说得像是食物一样么!?」

「而且有各种各样的路线,也更能满足用户们的需求」

「也不要说得跟游戏一样!这可是我的人生!」

「但,但是,真冬认为这个提案在至今为止的方案中是最好的结局了!」

真冬大喘着粗气这么说道。我不禁表情僵硬地挠了挠头。

「不,那啥,虽然说Happy倒的确是Happy,但我想要的平衡不是那样的,我想要的应该说是介于现实和理想之前恰到好处的平衡点……」

「所以说真冬才取了『前辈的后宫成员100%全是男性』这个梦想和现实的平衡点,提出了女性男性参半的提案不是么。……毕竟真冬自己也想一直呆在学长身边……」

虽然她最后那句自言自语我没怎么挺清楚,但我毫不在意地做出了吐槽。

「嗯,为什么我的人生设计中会取你的理想和现实的平衡点呢!不如说,不仅仅是真冬,学生会的全体成员是不是都该稍微尊重一下身为主人公和作者的我的意向呢!」

听到我全力的喊叫,会长,知弦姐,深夏,还有真冬她们四人……在相互对视了一下之后,同时摆出一副无感情的表情异口同声地应道。

『我们这儿不是那种风格』

「风格!?」

意想不到的理论。不,说到底学生会确实是一直在朝不尊重我的意见的方向发展就是了!但是……!

「普,普通的轻小说的主人公在重要的时候,意见不都是会得到尊重的么!?你们想想看,就算最开始是孤高的独行游戏玩家,也会遇到正因他那种莫名其妙的信念而对他着迷的角色,恋爱喜剧中一般都是有那种救赎的——」

『别家是别家,我们是我们!』

「我这后宫是怎么了!」

这已经不是多重女主角了,是多重老妈子好么。这是名为后宫的地狱么。

见我因绝望而一蹶不振,会长干咳一声打算把会议带回正轨。

「那个,虽然不知不觉间就靠着欺负杉崎炒热了气氛……」

「关于我的后宫过于不正经一事」(neta:聖女の回復魔法がどう見ても俺の劣化版な件について)

会长无视我像是近期发售的新作轻小说名字一样的吐槽继续说道。

「但今天的正题并不是这样的内部话题……是要以更加全球化的视点去展望未来……让我们试着想想想一下数年后的世界!」

「数年后的世界么?」

这人又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学生会室里充满了一股懵逼的气息,在这之中会长继续解释道。

「思考自己的未来和本篇结局这种在系列终盘战斗和那之后的展开中非常方便好用的捏他,我们不是已经多到数不完了么」

「请不要突然随口甩出这种重磅自嘲捏他好么」

「明明如此,富士见书房却还在在不断要求我们给出更多能在学生会本篇结束后作为番外篇推出的捏他……!顺带一提,这次他们说是想要会在很久之后的2016年出版的杂志上出的番外!富士见书房为了把我的人气压榨至尽可真是拼了命了啊!」

「这是何等露骨的内情暴露。还不如用自嘲捏他糊弄过去!」

「顺带一提,我们学生会实际活动的时间具体是西历多少年到多少年这一点,我们打算将其模糊化!我们可不想像乌○的面具那样陷入两难的境地!」(乌鸦的面具)

「超级耍小聪明的做法啊!」

不过这样的话,很多事就都能理解了。如果是将要在很久之后刊载的短篇,那光谈现在的事的确不是上策。

会长接着解释道。

「综上所述,虽然我们时不时有一些关于未来的话题,但那些都只限于我们周遭的事,好像没有怎么讨论过数年后世界的动向,所以我就想到了这个议题!真是个NiceIdea!」

「哈……那到的确是没错。但我们也不过就是普通的高中生,预测世界的未来这种夸张的事情——」

「那如果是黄游呢?」

「啥?」

我对会长冷不丁地说出来的这个词表示出了惊讶,她将手叉在胸前露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我觉得,如果是关于各自熟知的领域,可能还是可行的。就比如说杉崎你的话,对于2016年的黄游业界应该还是能预想到不少东西的吧?」

「……啊,原来如此」

那样的话说不定确实是可行的。和我一样,其他学生会成员们似乎也能够接受。

会长见状一副满足的样子,坐回椅子上说道。

「那么,觉得有自己才能做出的未来预测的人,举手!」

会长发出了一如往常富有活力的呼声。最先举起手来的人让人有些意外,是最内向的真冬。

「真冬请讲!」

被会长点到的她畏畏缩缩地说了起来。

「那个,真冬擅长的领域……电视游戏这个分类可能是最容易预测到未来的了!」

「哦,说的不错啊真冬。于是?你觉得2016年的游戏业界会变成什么样?」

「那个,怎么说呢……」


面对会长的提问。真冬带着人在说「喜欢的东西」的时候特有的纯真笑容,热情洋溢地说了起来!

「要我说呢!到了2016年,王国○心5,最终幻想20,勇者斗恶龙15之类的应该都已经出了吧!毕竟2016年已经是很久以后了!哎呀,真冬好期待哦!」

『………………』

听了她的话,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尴尬,我们不由地一同转过了脸去。真冬一脸不解地歪起了头。

「咦?各位怎么了?」

『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但总之就是觉得非常尴尬!』

「?大家可真是奇怪呢……」

真冬自言自语了这么一句后便接着说道。

「还有就是……虽然听起来可能会有些荒诞,但如果在2016年左右,头盔式显示器成品能够发售的话,真冬会很开心」

『没问题!会有的!』

「各位!?从刚才开始的这种反应是怎么回事啊!?」

真冬真的陷入了困惑。……抱歉了真冬,我们也不是很明白。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感情却会从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毕竟这是个超能力和灵能力还有《流行操作》之类的不可思议要素普遍存在的世界,所以那种事也当然是有的吧。没什么好奇怪没什么好奇怪。这绝对不是设定崩坏之类的。

会长调整好状态再次向真冬催促道。

「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呢?对于游戏的未来预想」

「嗯~,我想想……PS4,PS5之类的机型会出来」

「如此有道理的未来预想是怎么回事!虽然那确实是理所当然的!」

「还有,作画水平会发展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简直就是可能出现在任何时代的评论杂志上的简单预想!」

「感觉用手机玩的游戏也会不断增加!从最近开始渐渐浸入社会的智能手机上,能够感受到那样的可能性!」

「啊,嗯,确实可能会是那样」

会长嗯嗯地点着头。感觉良好起来的真冬做出了更进一步的预想!

「话虽如此,但按照真冬的预想,还不会发展成区区用只能手机玩的游戏能够获得莫大收益的世道!有原则有信仰的实力派游戏才能得到最高的评价赚到最多的钱,这一健全的价值观应该是没有那么容易被动摇的!没错!」

『……诶……啊…………嗯…………这样啊……但愿是那样吧……』

「所以说倒地是怎么回事啦,大家那种微妙的反应!简直就像是已经知道未来了一样!」

真冬全力做出了吐槽。……不,我们真的不是未来人什么的。这是怎么了,面对带着笑容洋溢着希望谈论着游戏的未来的少女,从莫名之处涌上来的悲切之情是怎么回事。

真冬一副身心俱疲的样子坐回了椅子上,并稍微改变了一下话题的走向。

「还有就是……先不论2016年会怎么样,至少在不久后的游戏业界,一定会有一个金发美少女玩家在游戏部这种舞台上大展身手!」

听了她那令人费解的预想,会长歪起了头。

「?这莫名地具体的预想是怎么回事。是有什么内情么?」

「哼哼哼,那是因为……」

真冬在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简直像是要展现压箱底的段子一样,挺起胸膛说了出来!

「其实最近真冬在对住在附近的,积极向上的金发美少女小学生强势灌输游戏的乐趣!可谓是游戏的英才教育!」

『请你立刻收手!』

全员大力做出了制止。真冬两眼含泪地反驳道。

「为,为什么啊!说得简直就像……真冬是扭曲污垢的小孩子的人生的存在一样!」

『你这不是有自觉的么!』

「才,才没有那回事!那还是看起来真的是很享受游戏的啊!现在她都已经说出将来要当职业玩家这种话了!」

『糟糕,已经被扭曲了!』

「所以说没有扭曲的啦!什么啊!真是没礼貌呢!不过,最近真冬我们一家人要搬家,就会和那孩子分开了……」

『好!』

「全员一起摆出胜利Pose是什么意思啊!?」

真冬心情不好鼓起了脸颊。……看来是不会再做关于游戏的未来预想了。

我们苦笑相视,无可奈何地选择了浸入下一个人的环节。

这时,深夏像是要帮妹妹打圆场一样爽快地举起了手。

「啊,深夏请讲」

「噢!我的话……那当然是关于少年漫画的预想!于是首先……」

深夏得意地说了起来。对此……包括真冬在内的我们四人立刻异口同声地出言做出了牵制。

『我认为那时候HU○TERxHUN○ER是还没有完结的』

「不要抢先说出来啊!至少让我说说带点个人期望的预测好么!」

『我认为是没有完结的』

「不要一脸严肃地又说一遍!我,我知道了啦!那个……不,不过,肯定会在连载的!那样我就足够幸福了!」

听了深夏的话我,我们笑而不语,只是催促她接着说下去。


「我想想啊……嗯,和真冬的游戏预想不同,只能做出一些理所当然的预想啊,漫画的预想的话。感觉现在高人气的连载作品阵容会连载到那个时候去……」

「啊,那可能是没错」

学生会里看漫画看得第二多的我代替会长回应了深夏的话。

深夏粗暴地挠着双马尾的根部。

「毕竟感觉也完全不会有Ju○p停刊了这种事啊……」

「是啊。就算出版状况再怎么不佳,有名的漫画杂志也没那么容易——」

「……不……GAN○AN这些就……」

「喂别说了」

「我,我还没说会怎么样的吧。其他的话……嗯,那么,我说点对于2016年的,比较渺茫的期望可以么?」

「没什么问题的吧?」

我看向会长,她也点着头。似乎没有问题。

深夏见状,跟往常一样来回摇着椅子,同时以 相当放松的语气说出了她认为是「期望渺茫」的期望。

「啊~,要是我喜欢的JoJo第四部,还有龙珠原作后延展出的后日谈能够动画化的话,就太好了啊,到了2016年。但想想也不可能吧~」

『那可真是太好了呢!』

「?你们四个为什么同时异口同声地这么说啊」

深夏表示不解。但和真冬那时候一样,这一点连我们自己也不明白……!虽然不明白……但总之就是有种「太好了呢!」的感情喷涌而出!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我们这样的迷之反应,深夏似乎并不像真冬那么在意,她很快便进入了下一个话题。

「还有就是,感觉轻小说界也会吹起一阵新风!我个人认为,Web小说备受关注的世代将会来临!异世界转生、龙傲天主角之类的应该会变成时代需求!以我为首!」

「毕竟你自身就已经具备跟转生龙傲天差不多的性能了啊。那自然是很好带入感情的吧」

「反之——平凡的主人公被美少女看上,并被邀请加入对于死宅来说恰到好处的社团——比如游戏社,这种开场的错过系恋爱喜剧什么的,感觉绝对不会大卖」

『不要说那种话!』

我们四人全力做出了吐槽。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就是非常想要去拥护她说的那种概要的轻小说。

深夏被我们意义不明的热意所压倒,在移开视线的同时转移了一下话题。

「还,还有就是……我想想。对了,那个一直跟着我们放马后炮的,叫葵什么什么的三流轻小说作家,也会和键一样,以学生会系列作为人生的巅峰,感觉接下来完全不会有什么大作为」

『那倒是可能没错』

我们不知为何唯独对此非常正经地表示出了同意。

「我差不多就说到这里了吧」

说到这深夏便搁下了话头。

这么一来,除了会长还没有说未来预想的就只有我和知弦姐两人了。

我们用视线互相谦让着,最终知弦姐叹着气举起了手。

「知弦请讲」

知弦姐被会长点到便放下了手。她稍事考虑了一下,才开了口。

「很不巧我不想椎名姐妹还有Key君那样有着专长领域……所以我就想无类别地预测一下2016年,这样可以么小红」

「我觉得可以」

「是么,那就好。那么我就来说说我的预想吧……」

知弦姐润了润唇,带着谣言的笑容断言道。

「2016年在日本……会有高人气艺人通过恋爱丑闻炒作,会有政治家银不透明的资金使用而被追责,还有会艺术家和运动员手因为毒品而身败名裂」

『尽说些像是阴险占卜师一样的话!』

她罗列出了基本上每年都会有的普遍事件。不,这倒是确实能够说中就是了……!

知弦姐又接着说道。

「还有就是,会有『某知名漫画』被『意外地真人化』之类的」

『那也是家常便饭的事!』

「会出现明明讲的话没什么有趣的,却频繁出现在综艺节目上的作家」

『所以说那也是家常便饭!』

「会出现脸年轻人自己都不是很懂的『年轻人领袖』」

『已经只不过是在玩『总会发生』的梗了!』

「…………。…………会出现巨龙」

『矮油这人开始强行插入装傻了!』

「会出现突然引起万众瞩目的,很早以前就有的健康食品」

『一下子就又说起总会发生的事了!』

「……然后最后就是……『世界依然战火不断』了吧,呵呵」

『这个人收尾处还一副觉得自己说得相当有道理的样子啊!』

知弦姐满足地撩了撩头发。我们对她投以了怀疑的目光,她一脸躺着中枪的表情应道。

「啊啦,我倒是觉得这些预想基本都会说中的啊」

『我想也是吧!』

正确率倒的确会很高!


这个一点也不深入的,耍小聪明的预想集是怎么回事!

知弦姐看着我们,叹了口气说道。

「你有什么不满么,Key君?」

「要,要问我有什么不满……!就,就是感觉,这种一点风险都不愿意承担的简单预想有点让人腻味之类的!」

「也就是说,你想让我做出一点风险大到感觉有点不对头的预想?」

「算,算是那样吧……」

「呜姆……」

知弦姐把笔顶在下巴上开始思考起来。然后,过了几秒。

是衔接带着嫣然的微笑做出了冲击性的预想。

「2016年。富士见Fantasy文库被时代所淘汰。或者不如说整个轻小说业界都已经跟不上时代」

『这次又开始说风险过于巨大的预想了!』

「虽然在一时间通过将关注率高的Web小说商业化而找到了一条活路,但由于过于滥发作品,是的读者得出了『那样的话看免费的Web版不就足够了么?』这样一个理所当然的结论,于是再度面临危机」

『你是一个有着先见之明的出色编集吗!』

「最重要的是,2016年依旧毫无改变的,令人没有感觉的KAD○KAWA的电——」(角川)

『危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

『够了!已经够了!拜托您快停下!』

全员拼命地制止了知弦姐的高风险预想。我好。我都忘了,这个人只要保险丝一断就是最危险的。

知弦姐环视了一圈泪目的我们,不知为何「嗯」地点了点头……然后,她带着微笑补充道。

「刚才那些都只是出于我红叶知弦个人的妄想做出的预想。与一切实际存在的人物,团体,企业无关」

『说的也是啊!』

学生会众人相视发出了呵呵呵呵呵这样的渗人笑声,除了知弦姐,所有人额头上都渗着汗水。

会长急忙把话头丢给了我。

「那,那么,杉崎,你就随意发挥对黄游业界做出预想吧!」

「诶,啊,不,我想想……」

不好。虽然我充分地理解到了会长的意思是想让我「把对话导向平和的方向」,但到刚才为止发生了这么多,说实话,现场的气氛不太适合让我来说黄游的未来。

我想了想后吐了口气……以和至今为止不同的开头方式说了起来。

「我觉得到了2016年,人们的生活方式,可能会产生戏剧性的变化吧」

「戏剧性地……举例来说呢?比如车子会在天上飞之类的?」

「不,不是那种那么直接的。怎么说呢,是关于人们的意识形态哪方面的吧?」

听了我的话,真冬,深夏,知弦姐三人立刻便接起了话。

「比如变成一切娱乐基于BL的世代之类的!」

「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发生徒手单挑之类的!」

「变成会发生很多使用机关的杀人案件的愉快世道之类的!」

「不,也不是那种人间地狱」

我继续将他们的装傻一笔带过。

「比如说像是,『已经完全不会通过纸质媒体看漫画了』这样的吧?」

「原来如此。那么在此基础上,杉崎你觉得2016年会变成怎样?」

「关于这个啊,会长」

我咧嘴一笑,像是偷偷告诉她自己的坏主意一样说道。

「我觉得会不会绕一圈回来,反倒是像我这样的肉食系男子变得超受欢迎……」

「啊,到了该戳橡皮擦的时间了」

会长突然从笔盒里取出橡皮擦用铅笔头戳了起来。……不不不不不!

「这个日课是怎么回事!绝对没有必要现在做的吧!」

「不过你看,这比起听杉崎的妄言来要有意义一百倍不是么。戳戳」

「不不不,我的妄言连毫无意义的戳橡皮擦都不如么!?不,我说真的,以后肉食系男子真的会受到需求的,到了2016年!」

「退一百步说,肉食系男子可能是会受到需求……但我觉得杉崎还是不会有人需求的啊?毕竟你想想啊,杉崎。本来就为零的东西,就算转一圈回来也还是零不是么?」

「为什么要说那么令人悲伤的话啊!不,我的世代会到来的!只要世界上的草食系男子不断增加,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会更加闪光!」

见我带着强烈的自信摆出这样的理论,和会长一样眼神中带着怜悯的知弦姐像是教育小孩子一样对我说道。

「Key君……那么,你你稍微想象一下我接下来说的场景么?」

「诶,啊,好,那倒是没问题……不过到底是什么场景?」

见我不解,知弦姐顿了一下……然后做出了说服力超群的比喻。

「独自伫立在大量的小池彻平中的基洛拉莫」(Panzetta Girolamo:意大利演员,有各种玩女人桥段。小池彻平:日本歌手/演员,典型的暖男系)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种准确地表现出了杉崎键在2016年的异质性的感觉!的确是很显眼!

确实也灿灿生辉!但,但是……!

「这种鸡立鹤群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我的未来是怎么了!」

「没问题的Key君。用不着等到2016年……你现在就已经是那种感觉了!」

「冲击性的事实!那我不是已经超级离群了么!那,那我从现在开始就要做草食系男子!我要城外草食系后宫王!」

「这句话矛盾感好强啊」

综上所述,我立刻就尝试着给自己加入草食系要素。

「别,别啦。我对女人什么的完全没有兴趣啊。完全没有兴趣的」

我这么说着,一边瞥向会长。哦哦,她金融干面带笑容!好,有效果!这么一来不擅长应对粗犷男子的会长也就轻松拿——

「是这样么!?太好了,我也是从最开始就对杉崎完全没有作为异性的兴趣,这样就能堂堂正正地做朋友了呢!太好了!」

「我说,知弦姐!?我一以草食系为目标,就有一条恋爱先完全断掉了来着!?」

见我含着泪抗议,知弦姐对我投来了富有母性光辉的笑容。

「是啊,看起来是这样的。所以今后你就和小红还有其他女性都保持朋友关系就好——满足于我一个恋人就好了不是么,Key君」

「诶?」

『你想乘乱偷跑是么!』

椎名姐妹突然诘问起了知弦姐。但知弦姐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说着「你们在说什么啊」打着幌子。

……一变成这样就意外弱势的我只是挠着了脸颊。……额,那个啥……。

然后正当学生会室充满了恋爱喜剧氛围的时候,会长用力干咳了一声说。

「总,总之,这样一来大家就都对未来做出了预想,写出来页数应该也足够了!综上所述,杉崎,你就和平时一样把本次会议写成文章提交上来!」

会长这么说着站起身来,少见地利索地把本次的短篇集的委托书交给了我。

「诶,啊,好的,这个我知道了,但是……」

我也站起身来接过委托书……并同时抛出了从本次会议开始的时候就一直留在心中的疑问。

「不过会长,这次你没怎么说自己的未来预想吧?明明平时都会率先说出自己的野心之类的……」

听到我的疑问,知弦姐和椎名姐妹也一副「说起来的确是这样」的表情看了过来。

在学生会成员全员的目光中,会长她……不知为何露出了有些焦急般的笑容。

「我,我就算了啦。反正我和大家不同,做不出那么详细的预想……」

「不不不,平时的会长的话,大概会说出『到了2016年,我肯定就已经支配世界了』这种话的吧。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肚子痛还是怎么的?」

「我,我才不会说那种小孩子一样的话!肚子也没有痛!只,只是……」

「只是?」

见我们一脸疑惑……会长畏畏缩缩地,像是打心底里害羞似的……抬起眼说道。

「我……在这场会议开始之前,就想象着在未来也能像这样和大家一起开心地一起玩一起聊天……那,那样的话,感觉就足够满足了,所以就没有多考虑什么其他的,所,所以……那个……」

『…………』

面临毕业典礼的小孩子会长打着结巴,拼劲全力这么说着。

我们看着她……四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我代表全员的意志,把手搭在了会长肩上。

「会长。虽然很突然……不过我高中毕业后的三行人生中的一行,就在刚才完全确定下来了」

「突,突然间说些什么啊。哼,反正杉崎你也只会说出自己的人生超受欢迎之类的吧!」

会长不知是不是想要隐藏害羞,对我做出了猛烈地吐槽。

面对那样的她,我缓缓摇了摇头。

我带着充满决心与确信的表情说道。

「那就是,『在那之后,碧阳学院学生会的成员们一生都关系要好』」

「————」

会长瞬间像是要隐藏起什么来似的低下头,握住了我的手。她沉默了片刻后……轻轻地,但切实地点了点头。

「…………………………嗯」

学生会室充满了温暖的氛围。

但是……会长不知是不是对此感到非常羞臊,突然猛地抬起了头,回到上座的会长席位上摆出了谜一样的Pose……然后以相当强硬的方式为会议落下了幕布。

「综上所述……今天的学生会,结束!」

『到了现在竟然用动画版的会议结束Pose来收尾!?』

碧阳学院学生会。

在这之后——纵使时间地点形态不断变化,他们还是一直一直,一生带着欢快明朗的欢笑声将其永远延续了下去。

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