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短篇-推倒重来的学生会

翻译:mercury0911

发布:轻之国度

转载请务必留下以上,或以下信息

================================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人啊,应当为了互相理解而努力啊!」

会长如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今天的学生会室因为暖气太热的缘故,头稍微有些痛。会长毫无起色的名言又紧随其后。

我慢慢地靠在椅子上,懒洋洋地回应道。

「感觉那个名言啊,貌似之前是听到过还是没听过呢……」

对我的这番话,知弦姐少见地同意了。

「是呢,小红的发言总是想到哪说道哪呢。你看,之前的会议也是━━」

「Sto━━━━━━━━━━p!」

「?」

会长突然把知弦姐的话打断了。

与完全云里雾里的我们相对的是,在那里保持着站立姿势的会长,正铛铛响地敲着桌子。

「这种事情不准再做了!影响不好!嗯、影响不好!」

「?哈?」

听到会长这意义不明的发言,坐在我身旁的深夏发出了疑问的声音。于是乎,会长用强烈的视线盯着她。然后━━

「有什么异议么?二年级副会长男性口吻、运动得意、喜欢热血漫画的,椎名深夏!」

「为什么突然用说明语气!?怎、怎么了啊、会长!」

「就、就是啊。到底怎么了吗,会长」

对于出声询问的小真冬,会长抱以严厉的视线。

「啊啦。坐在那里的,不是深夏的妹妹一年生、会计、OTAKU、喜欢BL的病弱少女、椎名真冬酱吗」

「这、这到底是什么啊。感觉好恶心啊……」

「是啊,小红。怎么了?发烧了……」

「个头啊!我的亲友三年级、书记、虽说黑色长发身材很棒却超S黑色的COOLBEAUTY、红叶知弦你给我闭嘴!」

「哎、啊、那个」

看到这样的意义不明,终于连知弦姐都动摇了。

……会长虽说总是有暴走倾向,可是今天是真的不知所云。因为女性阵营都已经动摇,我作为后宫之主,有责任与会长对阵。

「等等会长。好啦、请稍微冷静一点。」

「干嘛啊、我很冷静的啊。你这个工口家伙」

「只对我正常!反而受打击!」

「啊、对了对了、二年生副会长深夏的同班同学……那个……以前脚踏两只船、现在是性欲魔神性骚扰男、工口、笨蛋、工口、工口的最差劲男人、杉崎被告嘛」

「我不是被告!还有我的说明的后半部分太差了!即使那是事实也是!」

「嘛啊总之、工口角色杉崎。怎么了?」

「不对不对、是你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一个说明的口吻!?」

「啊、那是因为呢……。栗梦环视室内、微笑浮上脸颊」

「感觉是不是终于变成某禁书目录的『御坂妹妹』似的角色啊!?这、真是的、到底怎么了啊!」(某魔法的禁书目录,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对于我们的疑问,会长做了一次深呼吸后,堂堂正正地宣言道: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部作品『易于理解』啊!」

「易于理解……吗?」

小真冬询问道。于是乎,会长总算坐回椅子上,盘着手腕发出微妙的贤者之光环,开始说明了。

「对。我认为,最近的我们呢、把初衷忘得一干二净了呢。」

「啊咧、会长。之前不也用初衷在哪里的名言进行的会议━━」

「深夏!」

「啊、在!」

在会长突然的怒声之下,就算是深夏也老老实实地立正了。

「像这种的是不行的!」

「那、那个……到底是、什么呢」

「就是那个……把之前的话题拿出来这点!刚来看的人不是被完全地放在一边了嘛!」

「?刚来看的人?」

「对」

会长在那里,不单是对深夏,而是用视线向我们全员扫射。

「我认为最近我们的会话难度太高了!特别是对DM的读者们,根本就没有照顾啊!」

「嗯?啊咧?可是真冬、在之前的DM上刊载的会议中貌似也听到过这句……」

「小真冬!所以说这种东西不行的!」

「不、可是、都是同样在DM上刊载的内容的话━━」

「不准!」

「呜呜、会长前所未有的严厉……」

「你那『前所未有』的发言也能感觉到以前的内容,删!」

「怎、怎么会这样……」

看到泪目的小真冬,我们其他的成员也脸上抽筋了。今天的会长比以往又多了20%的不讲理。

在大家陷入沉默的时候,貌似总算是有点缓解下来的会长,混杂着叹息开始说明了。

「应该会进入动画放送开始的时期了吧,这期的DM」(事实上这期DM是9月20日发行的,动画还没开始呢)


对此,我来回答。

「啊啊、此次会议小说化之后、发表之后……差不多刚好是那时候吧」

「所以说、从这一期开始、买入『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的人也会变多的哦」

「啊啊……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总算是理解会长想要说什么了。还真是一如既往到后面才做说明的的人呢。也就是说,这期第一次读这个系列的读者会很多的缘故,貌似就得让过去的话题NG、关于角色说明的略多些来表达。

在理解了事态之后,还是不满的深夏,提高了说话的声音。

「那种事不去在意不也没所谓的吗」

「深夏……你说什么!竟然把读者们不当回事!」

「不,不是那么回事啊。话说回来、这个作品,不就是把我们的会议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的纪实小说的吗?」

「哦,深夏,刚才的发言很好啊。这是对这个系列的设定的再确认呢!」

「好了啦那种评价!总之!这些要是在写小说的时候加上去还说得过去,在现实的会议中边顾虑着这个边聊天的话,这不是搞错了吗?」

「……椎名深夏、副会长、非常冷淡的人。心灵十分的空虚」

「喂,别给我乱说明啊!」

「怎么了,深夏。新读者什么的,不是不用在意的么?」

「呜……」

这下又是十分罕见的,深夏被会长压下去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嘛。虽然是很乱来,可是这次会长的理论呢,也算是正论。对新读者的照顾本身是没有坏处的。

看了深夏的情况,我们其他的成员也把反驳的想法控制下来了。这样的话,暂且先遵从会长的规则来进行会议会更有趣。什么嘛,不提以前的事情这点,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吧。

「然后呢」我把话题拉了回来。

「对新读者的照顾具体怎么做?事实上角色的说明会长刚才已经干过了,其他要做的事情也……」

「考虑那个本身,不就是今天的会议吗!」

「……这样啊」

「那、有意见提出的人━━」

刚打击完人家,给你提意见的人还可能有吗━━

「有!真冬、有意见要提!」

「小真冬,适应得好快!」

对惊愕中的我,小真冬哼地笑了一下。

「真冬,刚想到一点想试一下。让新读者也能读。……啊嗯。首先试试RESET怎么样?」

「把什么RESET啊?」

对我的提问,小真冬很高兴地提出了建议!

「暂且把我们迄今为止培养出来的友情、爱情、信赖关系全部RESET试试吧!」

「……哎━━、啊嗯。由于上述原因,今天的会议主题为对新读者的照顾」

会长稍微有点谦虚地宣告道。与此相对的是,不知为何戴上眼镜的知弦姐表情毫无变化地放出冷淡的视线。

「可否容我一言,樱野同学」

「樱野同学!?哎、啊、嗯。可、可以啊知弦……啊不对、红叶同学」

「那我就献丑了。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否稍显暧昧呢?」

「也……也是呢。不是正在和大家商量着嘛……」

「……哼。这样啊。不,没问题哦、要是会长采取这样的方针的话」

「啊、这、这样啊……。……。……不、那个、你要是还有要说的话……」

「没有。请随意继续就好。……哼」

「呜、呜嗯、那就好。那、那个……赶快,有意见的人━!」

『…………』

「那、那个、有什么吗。没有……啊?什、什么都行的哦━?」

会长这段话过后,我畏畏缩缩地开始了发言。

「啊、这里、会长」

「哦、是什么呢、杉崎……君」

「那个,比起考虑新读者什么的,还不如和我进一步加深……」

『…………』

周围向我这里射来了非常冷淡的视线。……搭讪的精神屈服了。

会长像是期待着什么似的看着这边。

「进、进一步加深?」

啊啊……这可是,吐槽精力充沛足以改变气氛的干劲十足的眼神啊。……。

……抱歉,会长。

「……什么、都没有的」

「什么都没有的么!?」

「嗯嗯」

「这、这样啊……。……那个……那、其他有意见的人━━」

『…………』

「啊、那个、椎名姐妹有什么……」

对会长的这种处置方法,深夏突然怒目而视。

「姐妹这种捆绑式说法、我可是有点在意啊」

小真冬也同意了。

「真冬也这么认为。会长、是因为真冬等人是后辈的缘故就看轻我们的么?」

「哎?抱、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好。本来我呢,和这个OTAKU的真冬是姐妹的事情,才不想被学校的人知道呢」

「哼、真冬也是。竟然和这么粗野的姐姐有血缘关系……即使不在学校也想要否定呢」

『…………』

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对峙

会长开始冒出大量的汗了。

「那、那么,就由我来提出意见了啊、嗯。那个、对了。描写要更加易于理解……」

「好,决定」

「哎」

知弦姐唐突地承认会长的意见、然后无视着会长的疑惑推进话题。

「那么,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了呢,会长」

「哎、不、那个、大家也多发表些……」

「不这么做不也没差么?啪嗒」

深夏把脚搭在桌子上,只用椅子的后腿保持着平衡这样坐着,用毫无干劲的语气同意了知弦姐的话。

然后就是小真冬的份了。

「都说了会长的意见可以的啦,这还不行么」

「啊、那个、那个、虽说是这样……」

我怀着魔鬼般的心肠,对弱气的会长追加了攻击

「那我就从下期开始用更浅显的行文了。综上所述,进入下一议题如何?」

「呜……」

「怎么了,会长。不是说了吗,照刚才说的做━━」

━━在此,终于。

「呜……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

『!』

会长哭了!本设定紧急中断!

「呜……呜……大家……大家好冷淡……好冷淡啊……呜」

「小、小红、好了,冷静下来。不哭不哭不哭。很寂寞吧?」

「呜、知弦、知弦……。啊嗯」

会长把知弦姐的眼镜摘下来扔在桌子上,然后一头扎进那丰满的胸部开始撒娇了。说起知弦姐,总觉得脸上带着微妙的很幸福的表情,玩弄着会长。……在这少见地超S嗜好和喜欢可爱东西这两点同时得到满足状况下,知弦姐现在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恍惚之中了吧。

嘛那样的知弦姐权当是例外。说实话我和椎名姐妹都有很深的罪恶感了。

「真、真冬可是没有恶意的……」

「我也是哎……。谁知道,会变成那样悲伤的状况……」

「呜、我作为后宫之主,竟做出如此……」

室内飘荡着动摇的气氛。貌似是看到了这一状况,自己爽的要死的知弦姐「嘛~嘛~」来安慰我们了。

「只是遵照设定来演而已,谁也没有错哦。这点事情就算是小红也是能明白的,对谁有怨恨什么的……」

「呜……呜……学生会什么的,最讨厌了……」

『!』

「啊、没、没事的、你们三人。好啦,不要那样脸色发青……啊?」

『…………』

就算知弦姐拼命地安抚,我们还是动摇了。

「真冬……真冬和这件事的干系,就算不说也……」

「我真是差劲啊。作为向热血之道前进的我,竟然做出让小孩子哭泣的行为……」

「我……对我爱的人……都做了些什么……」

三人一齐抱头郁闷了。

「……怎么这边那边都是一群要人操心的孩子啊……」

知弦姐独自发出了一声长叹。

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恢复学生会内的气氛经过了大约三十分钟。

「关系RESET太过悲伤了驳回!所以,其他的有关于对新读者的照顾的意见的人!」

会长和我们总算是恢复原状、重新开会了。

多亏了虽说是心情差到极点但好歹是三十分钟的考虑时间,这次除了小真冬意外的全体……我、深夏、知弦姐都带着意见举起了手。也是抱着赎罪的心理来积极地参加的意思。

「那、深夏!」

被会长点到的深夏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自信满满地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果然、在对角色说明浪费笔墨之前,我认为作为大前提,向读者展现将这一故事的目的,是最为重要的!」

深夏话音刚落,「目的什么的……」我脱口而出。

「不就是完成我的后宫吗?」

「个头啊!那只是你的目的,又不是这一系列的目的吧!」

「没这回事吧!我可是主人公啊?主人公的目的不就是系列的目的吗」

「修行不足了吧,键。最初以复仇为目的的主人公、最后却为守护至爱而战……像这样的故事不是有很多吗。也就是说,主人公的目的和系列所描写的主题并非绝对一致的!」

「不,虽然你要说话的我能理解,总之还是不要把复仇和我的后宫思想相提并论吧。我的目的有那么坏的吗」

「……我可是一直坚信有朝一日你终将洗心革面的呢!」


「说洗心革面什么的不就等同于我的目的很坏吗!」

「啊啊、那就如同暗中支配世界、为达成目的什么违法啦凶恶犯罪啦来者不拒的组织的首领……之类一般,如何」

「巨恶啊!」

「总之呢,这一系列的目的不是达成键的后宫什么的吧」

「……那,就算退一百步来说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呢,这个故事本来就没有目的的吧。只不过是把我们的日常原封不动地拼到一起罢了……」

对我这番话,会长知弦姐小真冬都点头同意。没错,本来「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真的是漫无目的的故事。基本上是纪实小说。把学生会室的闲聊写成文章,OVER。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可是深夏露出了大无畏的笑容,然后全力的呼喊!(难道还要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吗?)

「正告尔等新读者们!此故事之真正目的乃『根除战争』!」(你以为你是高达啊!?)

『这样的么!?』

现在才浮出水面的、冲击性的事实!原以为只是高中生们闲聊而已的「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竟然描写了如此高尚的主题!

深夏面向新读者们(面向太阳升起的方向)开始了解说!

「听好了,诸位新读者们。读过前面这些页,你们都感受到了什么?」

「没什么,『貌似是个静不下来的集团呢』除此以外想不到什么了……」

「是呢。和平的珍贵,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吧?」

「从哪能看出来!?」

看来不管怎么说,我的吐槽已经完全被屏蔽了。深夏还在滔滔不绝地继续。

「正如诸君切身体会一般,此物语之目的正在于此」

「没有的」

「此系列所描写的,就是对和平的祈祷、与激烈的斗争」

「才没描写什么斗争场面呢!主题也摇摆不定了吧!」

「拳头与拳头的碰撞,寄托于暴力的心灵接触、击破强敌的爽快感。如果您能借由此系列感受到以上内容,我将欣喜万分。」

「那种内容哪里有的啊!?还有根除战争死哪去了啊!」

「战争就是正义。这就是我想通过本系列向诸位传达的」

「根除战争到底死到哪里去了啊!」

「综上所述,现在开始加入的诸位新读者们,恳请大家将视线常驻于此并提高对此系列以及动画版的鉴赏欲」

「那种东西是你恳请就能行的吗!?」

「顺带一提,第一卷的看点,是与最强能力者『残响死灭』的激烈战斗!」(EchoofDeath啊……)

「不准那么宣告!那个NETA不过就是个卷首的插画,会对读者造成结构误解的啦!」

「第三卷、竟然还有我作为学园连者YELLOW,将最强最恶魔物『格鲁里埃尔』击破的描写」(你确定你击破的是那个什么格鲁里埃尔?)

「啊啊、那个确实是有!不过学生会的主题绝对不是那个!」

「第五卷连键与会长的『决斗』都有。我方同志之间的战斗……啊啊!太激烈了!」(还真是激烈的决斗呢……)

「啊咧、有那么激烈的么!?」

「其他、『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还有各自隐藏的剧情,还有宏大的伏线!」

「没有的吧……」

「《十人委员会》《十异世界》《闪闪风神(RisingAir)》《人类脱皮计划》《路西法(Lucifer)》《奥米加(Omega)》」(此系列的老读者们笑而不语……)

「啊啊!怎么会这样!明明是显而易见的诈欺,可是每一个词语都是在系列中确实出现过的、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实啊!」(广告要不诈欺还是广告么?)

「以上。这是我想对大家说的、最后的话语」

「突然怎么了啊!」

「……不能和再与你们一起……真的是非常抱歉」

「鲍尔先生!?我说、为什么就这一句台词是热血的展开!这种学生会只能让新读者们感到恶心的吧!」(杰克•鲍尔JackBauer是美国电视系列剧《24》中的主角)

「作为动画版的『学生会的一己之见~Final•War~』也将于近日开始放送」

「可能吗!?你那自作主张的系列剧情展开是什么啊!?」

「『最后活下来的,到底是谁』」

「那种照抄的词是什么啊!还有,不准蒙骗新读者!」

在我坚持不懈的吐槽之下,深夏总算「好啰嗦啊」有了点反应。

「干嘛啊、键。我好不容易向新读者们来说明本系列的目的和概要的……」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真被这个引领进来的人会很困扰的!期待完全不会有任何回应的!」

「嘛、从故事中感受到什么、学习到什么,人人各有不同嘛」

「废话吗!刊载了大约一整页的这个争论、全部作了无用功!」

「管他呢!、『学生会的一己之见』要是不向这些乱来的主题靠拢的话、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啊!」

「即便我也说过!即便事实如此!可是你这种说法能不能不要当着新读者的面说啊!」

「读者身边要是不设定主题的话真的会什么都得不到的,这点给我注意!这就是我要向大家传达的」

「这嘱咐还真是要谢谢您老人家了啊!」

就这样,深夏的提案真的是什么都没得到就收场了。

大家都在苦笑着……会长干咳了一声,再次、推倒重来。

「其他的有意见的人!」

这次是我和知弦姐举手。

「那、知弦」

被会长点到后,知弦马上站了起来。

「是在考虑对新读者们的照顾吧。在角色说明、关系提示、主题说明这些之前,不是还有应该最优先要做的事情吗,小红」


「哎?是什么呢……」

面对百思不得其解的会长和我们,知弦姐堂堂正正地向我们宣布道。

「设定说明啊」

「设、设定?不、虽说确实是非常重要的……那个、有要说明的东西吗?我想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吧,『在学生会室里闲聊』这种事情」

「哼……就因为这样,小红的胸部才长不大」

「虾米!是、是这个原因的吗!」

全新的原因出现了。

「小看设定说明是不行滴。请参考哆啦○梦的例子。要是没有把握住那是从22世纪来的猫形机器人这一设定的话,我想观众的眼中就会是『受尽欺凌的野○君、终于逃避至《蓝色的非人类的朋友》这样的幻觉中,并以此为慰藉聊以度日的故事』这样的感觉哦」(这个理解太强大了,强大到我竟然无法吐槽)

「我想这种扭曲的世界观除了知弦再没别人了!」

「总之,设定说明是很重要的哦,小红。大家也是」

知弦姐边这样说着便看向我们这边。和会长一样,虽然说实话我们没怎么能够领会,可是这很有知弦姐的风格的缘故,我们还是勉勉强强地点了点头。

在此之上,我还是带着疑问发言了。

「不对、虽说那个我已经明白了。可是除了在学生会闲聊这个设定不就没其他的了吗?『在学生会闲聊』『将其小说化』……那个,不是足够了吗?」

「是这样吗。没有提到的设定不是还有很多的么」

「?是这样吗?」

「哎。首先『KEY君视点』这一点,不就没有说明么」

「唉?啊啊、也是呢,因为是我执笔的,所以是我的视点……可是这个有那么重要的么?」

「嗯嗯、重要啊。比如说这个学生会的气氛未必是事实、只是『KEY君这样感觉的』这种事情而已」

「有、有什么问题吗」

「……KEY君的脑内还真是乐观过头了呢……」

「!」

「没发现吧……事实上呢,我们是在用这样冷淡的视线看着你的」

「怎、怎么可能!难道说……不可能!此轻小说的属性为『美少女后宫物』这种,归根到底只是我希望中所看到的结果!?」

「哼……画师的力量、封面的力量,还真是伟大呢」

「骗、骗人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新读者们,这一点不好好把握是不行的哦。虽说本书还算是纪实性小说,可是也有KEY君写的故事的哦」

知弦姐所说出的「设定说明」让我愕然。怎么会这样……。我……我只不过是戴着名为自我的有色眼镜,来看这个世界的吗!从其他成员那感到的信赖、友情、还有心动,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妄想吗!

「至少你那『心动』确实是妄想的部分」

旁边的深夏读出了我的内心并吐槽了。啊啊……怎么会……。

「可、可是!就算我再怎么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每天大家都很快乐地进行着会议这点,应该是事实的!只有这一点,是不可动摇的━━」

「设定说明之2。顺带一提『现实的KEY君』呢,现在正在医院里处于植物人状态哦」

「妄想啊━━━━━━━━━━━━━━━━━━━━━━━━!这个故事,体无完肤地都是我的妄想的啊━━━━━━━━━━━━━━━━━━━━━━!」

「正所谓是堕入梦中啊」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对新读者们都说些什么呢啊!话说回来,要是从一开始就带着这是梦中的想法来读故事的话,感想的变化可是相当的大啊!」

「不论读到多么幸福的场面、多么有趣的场面,保证会想到『KEY君好可怜……』呢」

「那种同情我才不想要!话说,在对新读者的说明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动摇世界观的根基啊!至少这种设定至今为止一次都没出现过吧!」

「嘛,因为是现在才浮出水面的隐藏设定的嘛」

「那连这个都能知道的你又是何方神圣啊!」

「我是不定形思念生命体CHIZURU哦」

「进一步揭晓的,冲击性的隐藏设定!」

「西历2345年,在90%的人类已经灭绝的世界上,能够直接连通植物人状态的KEY君的精神的东西,这就是我」(话说谁知道这个西历2345年有什么捏到的地方么?)

「啊啊!冲击性的事实接连揭晓!话说,新读者就不用说了,就连系列的老读者都跟不上了吧!要说为什么,就连我这个主人公都跟不上了!」

「现实真是残酷呢」

「残酷的不是现实而是你的事项吧!就算事实上是这个设定,不在这时候一下子挑明不行吗!更加地拓展伏线、慢慢地、慢慢地展现这才是轻小说的王道吧!」(嗯,很多轻小说就是这样变长、然后烂尾的)

「才不要呢,这种好麻烦的」

「麻烦!?」

「那个、好吧,设定增加。由于KEY君精神世界在轮回之中,即使这样说明,KEY君也会马上忘掉,再次回到普通的日常生活之中」

「啊啊!学生会还真是深刻的故事呢啊!话说回来,刚才你说了增加吧!?那最终这些全部都是骗人的不是吗!」

「……那个……。那…………。………………」

「你这是在临场构思呢是吧!?这是作家的思考是吧!?」

「不是的,KEY君,这是阴谋啊」


「谁的!?为了什么的!?」

「全部都是火○团干的好事哦」

「要是你认为什么坏事都推给○箭团就能蒙混过关的话,可就是大错特错了!」(火箭团是口袋妖怪中妄图征服世界的组织)

「那么、是晓吧」

「晓在暗中活跃到什么程度啊!火○忍者的世界还不够他们闹的吗!」(火影忍者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总之,设定说明,做完了很棒吧?让大家了解到,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的呢」

「倒不如说就这样不知道更好!我也是、新读者们也是!大混乱!」

「嘛、总之让新读者先有一个『只在学生会室闲聊』的认识的话就好了」

「那刚才的这个争论算怎么回事啊!」

「玩笑」

「玩笑!?」

「比起语言说明,至少这样不是更好地表现出了『平时学生会的活动是什么样的』吗」

「啊……」

知弦姐绽开了笑容。这……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是策士一般的角色呢……不、可是仔细想想的话,貌似还有很多其他的手段可以做到的。

「真是的,知弦姐你也真坏……」

「抱歉了呢,KEY君。为了新读者们,一下子就把真话说出来了」

「不是在开玩笑!?」

虽说貌似吐出了很恐怖的台词,不过无论如何,知弦姐的提案就此结束。

「那么」略带苦笑地关注着这里的状况的会长打断了对话。

「还没提出意见的就只有杉崎了吧」

「好,我的份了!」

我趁着这个气势站了起来!可是……。

「那么,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喂喂喂,那边的小不点!欺负人,好逊!」

「没欺负人啊。是事实嘛」

「什么啊那个理论!好了啦,请听听我的意见啊!」

「哎哎━━」

会长相当不满的样子。她可爱地提高音调,抱怨道。

「反正杉崎……啊不,工口工口工口角色的杉崎,肯定会说『为了易于理解而增加露出度吧!』之类的话吧?」

「……会长。难道说你拥有『阅读人心』这样的超能力什么的……」

「没那种设定啊!话说回来,你的思考到底有多单纯啊!」

「你太嫩了,会长。我的思考回路基本上和那方面直接相关的!」

「感觉这句话以前听过的!某种意义上是面向新读者的啊!」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然后就是一点没变的毫无条理的轻率的告白!」

「啊咧?这里要用『哇啊』来反应啊。第一话不是这样的吗」

「不管我再怎么说面向新读者,单纯的模仿第一话我想也不是什么好事!」

「……会长,变了呢……」

「我认为就你没理由那么说!每天都这样被告白的话,早就没工夫一一反应了啊!」

「那时明明是那样的『杉崎~杉崎~』地对我日思夜想的呢」

「这是哪辈子的事情啊!?别给我向新读者们传递架空的过去!」

「明明在第三话中还完成了初吻呢」

「你那架空的第三话是什么啊!事实上只不过是做了广播而已吧!」

「第六话竟然……嗯哼哼」

「只不过是在玩扑克而已!话说,从刚才开始你在干什么啊!」

既然被问到了,我就重新把自己的意图说明一下。

「不,比起角色说明啦设定说明啦这种纤细的地方,倒不如,把迄今为止学生会所做过的事情做一个摘要献给大家会更好」

「什么啊你那摘要不是一点都没有吗!」

「嘛第一卷基本上就是我和会长LOVELOVE的故事呢」

「不是啊!倒不如说是废话啊!还有杉崎的那可有可无的过去」

「可有可无……。啊哼。然后就到了第二卷。好怀念啊。在那一卷━━」

「与杉崎前辈LOVELOVE的美少年中目黑前辈的首次登场呢!」

小真冬突然发言了。知弦姐「对小真冬来说第二卷就这点印象啊……」受到了打击。而我……。

「嗯……也是呢……」

「啊啊!?杉崎的情绪急剧下降了!感觉微妙地可怜!喂、喂、第三卷的故事啦?」

「呜呜、会长。也是呢。第三卷……第三卷呢、对了对了━━」

「真冬第一次制作RPG的一卷!」

又被小真冬插了一杠子。这次深夏「这对真冬是最重要的事情啊……这样啊……」地微妙地萎靡了下去。而我……

「嘛、基本上是这样呢……学生会……还有现实……就算说后宫什么的,大致上在所有的故事中,只不过就是可有可无是杂谈……是啊……这就是、事实啊……」

「啊啊!杉崎的情绪又!好、好啦、那第四卷的故事也……」

「第四卷?啊啊第四卷!在那一卷终于━━」(你想说有你被告白的事情吗?想得美!)

「迷之猫猫NUKO的日常生活浮出水面的一卷」(详情见第四卷的EXTRA,可能大家都没注意哦。顺带一提那只小猫有名字NUKO的)


「…………」

我没办法转向小真冬那边。

「小真冬。你对『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的捕捉方向稍微有点那个呢」

「不想被前辈这么说」

「不,虽说我也有点那个。感觉小真冬你是不是看轻真正的我们的故事啊……」

我话音刚落,小真冬发了一下呆,然后说道。

「可是可是,『学生会的一己之见』不就是这回事吗?」

「哎?」

对小真冬的回答,像我一样,大家也陷入困惑了。在这当中,她就像理所当然似地开始说明了。

「是和真冬喜欢的『TVGAME』一样的」

「和游戏一样?」

「是的,TVGAME反正通关了在现实中也得不到什么东西。可是大家都玩的很快乐。真冬认为它是有价值的,而不是用无意义啦有意义啦这样的道理来衡量的」

「…………」

「学生会的交谈也是一样的。大概正因为可有可无才有趣。所以真冬认为什么都得不到的日常就是『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的主题哦?大家不这么认为么?」

「…………」

在这句话之下,我们全体的视线都汇集到一起……然后,不假思索地微笑道。

「啊啊……也是呢、就是这样,真冬」

「是呢。我们或许考虑的认真过头了呢」

「就是呢。这种微不足道……但是却比什么都快乐的日常,对它的说明本身或许就是不知好歹的做法呢」

以上是我们的话。提出这次的议题的会长,在陷入短暂沉默之后……使劲一拍桌子,不假思索地站了起来!

然后……突然睁开眼睛,将今天的结论宣告道!

「新读者们!这就是学生会!以上!」

作为继续,我也要说一句!

「对,新读者们!铭记于心吧!这就是我的后」

※在华丽的结尾的途中,由于正在宣言的杉崎键氏被某深夏氏击倒失去意识,只能半途而废的缘故,此次的描写就此结束。

如有对相关者造成困扰之处,学生会同仁在此致以深厚歉意。【终】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