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短篇-像样的学生会

录入:灼眼のシャナ(渦巻く伽藍)

发布:轻之国度

转载请务必留下以上,或以下信息

================================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有正篇才会有外传啊!」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不过今天与其说是和平时不同的人生教训……

「是在说创作活动的基本吗?」

我歪着脑袋向会长询问道,于是她大喊一声「没错!」重重地点了点头。

「在把学生会的故事做成书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最近番外篇有些增加得过多了。」

「……那当然了,都是因为会长你自己去接了份外工作的缘故嘛……」

听到我的嘟囔声,其他成员们也点了点头。没错,本来我们碧阳学园学生会像这样把自己的活动写成书就是因为会长的关系,而杂志、附录、特典、番外篇这些正规活动之外的活动也是会长拿来的工作。

但是会长却无视我们不满的视线,继续往下说道:

「番外篇太多的话,不就搞不清楚什么才是正篇了吗!就会变得和柱子不结实的房屋一样了!是耐震伪装啊!」

「先不说这些,原本只有闲聊内容的正篇有没有实现柱子的机能也是个很大的疑问。」

「二年B班的事情谁会想看啊!」

「喂,你给我慢着。明明是你自己委托中目黑的!已经厌倦了吗!总而言之就是你厌倦了吧!因为没有自己的出场机会,而感到厌倦了吧?!」

「总之!我觉得杂志上也差不多该做些『有正篇的样子』的事情了!也为了能够获得新读者!」

「这倒是,直接从番外篇进入确实是比较困难的,不过……」

听到我如此嘟囔,之前一直在旁边观察情况的深夏开口了。

「可是正篇也是很难进入的吧?因为是学生会哦?」

「深夏你干嘛啊,居然做出这种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的发言。」

「因为我们每天都只是在进行个人性质的闲聊吧。从第一卷开始看下来的读者那还好说,但是新读者从这次开始突然看到我们的对话,会觉得有趣吗?」

「我觉得应该会很有趣的吧?因为我们聊得很开心嘛。」

「……我说啊。别人的闲聊,一般来说是不会觉得多有趣的。比方说……『晚上好』这类的。」(注:指的是正篇里广播放送的剧情。)

「啊哈哈,这个是有过的。很有趣,很有趣的。」

「都说了,是看不懂的!只有我们觉得很有趣,新读者是看不懂的啦!别人的闲聊本来就是这种样子的!」

「?」

「所——以——说啊!比方说如果其他学校的学生模仿他们的班主任的话,那么只有认识那个老师的那个学校的学生才会觉得好笑。」

「这样啊。说的也是。」

「你能明白那就——」

「那么开始正篇吧。」

「你有在听我意见吗?!」

完全不顾沮丧地垂下肩膀的深夏,会长继续会议。

「所以今天是正篇的日子,我想要开展像样的会议。」

「像样的会议?普通的会议不好吗,小红?」

知弦姐停下自习,看着会长。会长「嗯!」的一声强有力地点了点头。

「如果进行和平时一样的无意义的会议的话,我想新读者会产生『什么嘛,根本就是一些怎样都无所谓的事情嘛』这样的误会。」

「不,这不是误会,正篇真的净是些怎样都无所谓的闲聊——」

「所以,来吧,小真冬。」

「哈?」

接到突然抛过来的话头,小真冬将一直在吹的粗茶放到桌子上,茫然地歪着脑袋。

「什么啊?」

「说点什么非常沉重的过去吧。」

「诶诶?!」

被下达了非常过分的命令。在汗水直流的我们的注视下,小真冬慌慌张张地挥了挥手。

「小真冬没有这样沉重的背景!」

「骗人。小真冬的话,应该有的。小真冬不是不幸的化身吗?」

「你这个认识算什么意思啊!」

「病弱、腐烂、笨手笨脚、废柴、情绪不安定,而且还喜欢衫崎。」

「现、现在是我最不幸的时候!」

我也很不幸。为什么把喜欢我这个属性放到那里去啊。

「总之,既然变成了这样的人,我认为是应该有相应的沉重背景的。比如父母去了宇宙再也没回来……之类的。」

「会长你前阶段时间不是见过我母亲吗?!」

「过去曾亲手将好友……之类的。」

「要变成现在的真冬需要如此沉重的事情吗?!」

「不做到这地步的话,就没法说明你废柴与任性的程度呀。」

「真冬可以退出学生会吗?」

「慢着,小真冬。要退出的话,也要以非常感动的方式退出!」

「居然完全不劝阻吗?!」

「说吧,说出来吧,小真冬!要退出学生会的感动的、或者悲剧性的理由!」

「因为受到了非常残酷的欺凌!」

小真冬好象在大把大把地流着眼泪。内心完全受到挫折了。


没办法,只好由我来应付会长了。

「会长。你这么逼迫小真冬,究竟是想做什么啊……」

「什么?那还用得着问嘛。」

她隔了一个拍子的时间,大声说道:

「最终话啊!」

「最、最终话?」

「嗯,没错。正篇总是在最终话写些严肃的事情吧?」

「这个嘛,确实有这种倾向。不过那只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写下来,并不是特意朝那方向走的……」

「所以啊,我觉得也应该在杂志上刊载这样感动的故事!可以让读者了解到,《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是有如此美妙的正篇的!」

「呃,最终话以外就都是闲聊了呀。而且最终话也不是什么能让人大哭的——」

「所以,就让小真冬来讲讲自己那堪比手机小说的壮烈过去。」

「请不要因为这种理由就给真冬添加不幸的过去!」

小真冬又在那哭喊了。那样子已经足够不幸了。现在的她很不幸。看那样子,明年的此时,今天的事情的不幸程度已经足够成为「沉重的过去」了。

「真没办法啊。」会长耸了耸肩,这次转为看向知弦姐了,「那么知弦说点什么沉重的事情吧。」

「?为什么要由我来呢?」

「因为知弦不是很乖僻嘛?不是很扭曲嘛?不是有着罪犯的精神嘛?要变成这样应该是有相应的过去——」

「小红。需要我让小红你从现在起开始体会那样的经验吗?」

「吓?对不起!」

「明白就好。」

知弦姐满脸笑容……嗯,她确实是应该有很劲的过去的。除了以前已经说过的,绝对、绝对还有些什么的。那是即使说在年幼的时候因为在她的左右下而使得一个国家消灭了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的人格形成。

不过可能是比较在意会长沮丧的样子吧,知弦姐叹息着进行提案:

「总之就是想要进行能够震撼读者心灵的、有内容的事情吧,小红?」

「嗯……」

「那么也用不着非得用沉重的过去吧。」

被知弦姐如此教导之后,会长沉吟了一会,然后非常无可奈何地嘟囔道:

「那么,就用小真冬要退出学生会这件事情。」

「真冬要为了杂志的短篇而退出学生会吗?!」

「还不是你自己说出口的嘛。」

「话、话虽如此……」

啊啊,小真冬又被逼入绝境了……我只能祈祷希望「隶属学生会」这个事实不要成为小真冬的「沉重的过去」。

「好!」会长马上转换了会议主题,「那么今天大家就感动地送别小真冬吧!」

「哦哦。」

全员非常随便地回应道。小真冬不由发出了「诶诶!」的叫喊。

「什、等一,大家——」

「(没事的,小真冬。)」

我趁着会长转向白板方向的这个空隙,小声对泪留不止的小真冬说道。

「(呜,学长?)」

「(反正只是形式上而已。只要将这次的短篇写好了的话,会长就会满足的。而且美少女脱离后宫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允许的。就算神允许,我也不会允许的。没有真的退出的必要。)」

「(是……这样吗?)」

身为姐姐的深夏也对感到不安的小真冬进行鼓励。

「(没错,真冬。我怎么可能会赞同驱逐真冬的计划啊!)」

「(姐、姐姐……真冬好象难得地感受到了姐妹爱啊。)」

「(真冬……)」

「(姐姐……)」

「那么,」在姐妹深情注视的期间,会长开始推进会议了,「关于小真冬离开学生会的背景,谁有好注意!」

「我我我!我觉得『真冬为了学习必杀技而到山中修行』这个背景不错!」

「姐姐?!」

深夏兴致十足地参加了会议。美好的姐妹爱一瞬间化为幻想,小真冬的眼睛充满了绝望……啊啊……今天的事情已经肯定要放到「沉重的过去文件夹」里去了……

「深夏,你那个方案不大容易让人感动吧?」

「才没这回事,会长。最重要的还是真冬的离去。只要我们……忍住泪水送别她的话,那么就能弄出很好的场面来了。」

「话虽如此,不过这样的话,用不着到山上修行也……」

「你仔细想想啊,会长。是真冬到山上修行哦?」

「嗯?」

会长歪了歪脑袋,然后看向真冬那边。我们也随之观察着小真冬……在那里,娇娇嫩嫩、眼含泪水的居家派女王孤零零地坐着。

会长「咕咚」地咽了咽口水。

「……会死的。」

「诶诶?!」

虽然小真冬又好像要哭出来了,但我们全员都点头表示同意。

「是吧。」深夏翘起了嘴角,「像这样的真冬跑到山上去修行啊……可以看作她下了相当坚决的决心。」

听了深夏说的话,知弦姐重重地点了点头。

「是啊。还稍微带了些自暴自弃的气息……」

「真冬现在真的是这样的心情啊……好想到山上去……」

「如果把如此无谋的上山修行当作是为了习得必杀技的背景……那应该会让人觉得非常壮烈的吧。」

「以目前的现状,真冬已经有了足够的上山动机了……」


已经开始彻底露出阴暗眼神的小真冬被无视了,会议继续往下进行。

深夏咳嗽了一声。

「真冬想要习得必杀技的理由……那就是……」

「因为想向学生会的诸位复仇。」

「为了打倒宿敌!」

「…………」

中途小真冬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吉利的话,不过大家都当作没听到。

会长抄起手来沉吟着。

「唔……这个震慑力有些太弱了吧?至少不是能让人哭泣的动机。虽然可能是比较热血的动机。」

「你太嫩了,会长。真冬的宿敌……我认为根据那个对象的身份,就能够成为让人感动到哭泣的故事的。」

「比方说?」

「这个嘛……比如说是失散了妹妹。」

「椎名家第三名少女?!」

此刻,《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又增加了新设定。

「嗯嗯。虽然我也不知道,不过大概是有的。我家好像还有一匹非常强的妹妹。」

「匹啊?对于深夏来说,妹妹的数量是用匹来数的啊?」

「那家伙对舍弃自己的母亲、还有被舒舒服服地养育长大的不知道自己存在的真冬抱有强烈的憎恶。」

「那么我认为姐姐你应该也被憎恨的……」

小真冬的吐槽也同样被深夏无视了。不愧是用匹来计算的,对妹妹还真是过分啊。

「就这样,我们的母亲被那家伙给干掉了。」

「随随便便就把香橙小姐也给卷进来了。」

「某一天真冬回到家后,发现家里都是鲹鱼干……强烈的异臭。妈妈在其中被用鲹鱼干蒙住嘴巴,失去了意识……」

「真是太残忍了……」

会长捂住了嘴……呃,算了,你们觉得这样可以的话那就这样吧。

「我们的母亲姑且算是保住了性命……」

那当然了,只是被大量的鲹鱼干包围而已嘛。

「因为这件事,真冬下定决心要和至今一直回避的妹妹进行对决。」

「于是为了变强而冒着死亡的危险上山修行……嗯,说不定能让人感动到流泪!」

我倒是觉得没有鲹鱼干的话,会更能让人感动到流泪的。

「萦绕在真冬脑中的惨剧的记忆。粘附在家里的墙壁和地板上的鲹鱼干的恶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能是比把家烧掉还要过分的行为。遍地鲹鱼干。

「于是今天,意图复仇的真冬为了进行修行而要离开这个学生会。」

「这个……相当不错啊!」

会长非常感兴趣。而小真冬这个当事人则抱膝坐在椅子上呆呆地注视着远方,嘴里说着「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完全是自暴自弃了。

这孩子的境遇已经足够让人流泪了。

「那么,除了深夏以外还有谁有『能够让人落泪的情节』的提案。」

在大致听完深夏的意见后,会长在白板上写上「修行」,然后重新开始进展会议。除去椎名姐妹和会长,就只能由我或知弦姐来提出意见了。在我将视线送向正面的知弦姐后,她把手指抵在下巴上说道:

「这么嘛,我觉得修行有些太过积极了吧。」

「积极?」

「嗯嗯。不管动机是什么,进行修行是仍旧抱有希望的人才会做的。」

「嗯……可能是这样吧。知弦你想表达什么呀?」

对于会长的提问,知弦姐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

「干脆给予小真冬更彻底的、难以恢复的绝望吧。」

「吓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真冬非常可怜地颤抖着。好像被蛇盯上了的青蛙……不,应该是被狮子盯上了的兔子吧。

但是小真冬的恐惧却是徒然的,会长意外地对此非常感兴趣。

「嗯嗯!没错!果然一目了然的『可怜』更能让人落泪!」

「嗯嗯……如此柔弱的小真冬,如果被卷入让人不敢直视的残酷命运的话……我认为光是如此就能让人落泪了。」

「比方说?」

「这个嘛……某一天在夜晚的街角被粗暴的男人……」

「……咕咚……」

由于知弦姐提案的「悲剧」那过于逼真的开端,全体成员都咽了一口气。

知弦姐停顿了蛮长一段时间……说道:

「夺走了刚买的次世代游戏机。」

「悲剧啊———————————————!」

虽然和预想的不同,不过从被害人是游戏废人的小真冬这点来考虑,这实在是过于巨大的悲剧了。

「真、真冬……遇到这种事情的话,那就无法重振了……」

小真冬不住地颤抖着肩膀。

即使如此,知弦姐还是不肯停止。

「接着下一个悲剧又袭向精神受到严重打击的小真冬。」

「诶?」

「在次世代游戏机的悲剧之后不久,小真冬一不小心从高楼楼顶……」

「难、难道……」


怎么会这样,就算次世代游戏机被夺走了,也用不着跳楼自——

「把掌上游戏机掉落了。」

「哇、哇啊——————————————————————!」

全员大声惊叫。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么过分的事情……居然可以有吗!

「真、真冬……不只是次世代游戏……连现行游戏机也……」

「通关了好多次的数据记录也完全毁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真冬崩坏了。居、居然能想到如此可怕的悲剧……知弦姐!你是恶魔啊!残忍得超越了人类的想象力!

深夏、会长、还有我都因为这过于残忍的悲剧而脸色苍白,但是知弦姐却是一副好戏还在后头的样子继续往下说:

「回家后,本想逃避到网上的,但是不知为何在论坛上被集体攻击了。」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候家里被落雷击中了。人虽然平安无事……但是电脑的数据却全都废了。」

「抽泣……抽泣……」

「这样一来就只能专攻BL了,但是却发现房间里的书全都没了。」

「为、为什么……」

「在去买次世代游戏机的时候,母亲把书当成资源垃圾给扔出去了!」

「………………呜。」

小真冬已经憔悴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的精神被摧残成这样。

「坐在桌前想要画自己喜欢的同人志……但是不知为何完全无法动笔。」

「……………………不应该是这样……」

「不止如此,就连粉色的妄想也完全涌现不出来。」

「为、为什么……」

「因为连续不断地发生的不幸所带来的精神上的疲劳,小真冬终于连居家派的才能也丧失了!」

「……真冬……真冬要怎样活下去才是……」

「就这样,在第二天,小真冬离开了……学生会办公室。」

「泪留不止啊啊啊啊—————————————————————————————」

整个学生会嚎啕大哭了。这已经能让全世界都嚎啕大哭了。过去曾有过如此凄惨的BADEND的故事吗?

在飘荡着阴郁气氛的学生会中,知弦姐却在那独自露出了笑容。

「写得好的话,我有预感这应该能成为名作短篇的。我觉得在杂志上看了这个故事的人,绝对会对正篇产生兴趣的。」

「这倒是,确实是会对小真冬感到很在意的……」

「请不要这么做,虽说是创作,但真冬实在无法接受这个故事。」

在小真冬拼命的恳求下,就算是知弦姐也只好不情不愿地让步了。

……我在精神上也无法写出这样的故事,所以真是得救了。

「不过是个好路线呀,知弦。虽然做得有些太过了,但是这样的故事很有最终话的气氛。读者也会对学生会刮目相看的!」

「是啊。」

「新读者也会觉得『如果是这样的故事的话,那就买来看看吧』!」

「是啊。」

「不,不会觉得的。而且其他的最终话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虽然深夏进行了吐槽,但是两名三年级生完全无视了。

会长一边用食指戳着太阳穴,边将视线朝向我这边。

「杉崎,有什么提案吗?变得有最终话风格的方法。」

「这个嘛。色情妄想那是要多少就有多少的,严肃方面就非我所长了。」

「先不管杉崎的好感度迅速下降,给我挤出点主意来吧。」

「唔唔……虽然因为知弦姐的关系而完全变成悲剧的印象了,不过在读者热衷于严肃情节的这层意义上,并不仅限于悲剧的。」

「怎么说?」

「小真冬离开学生会的这个事件也是。怎么说呢,根据做法,也能够弄出让大家流下温暖的泪水的进展吧。」

「唔。像水果○子那样的感觉也不错啊!u—,u—u—u—u—」

「你在念叨什么啊?」

「是在唱歌啦!唱OP的神曲啊!将那个曲子在故事终盘播放的话,那就会像是非常美好的故事的!」

「不,水果○子本身就是很好的故事,所以才可以。在学生会的闲聊的终盘播放这首曲子的话,是一丝一毫都无法体现出曲子的优点来的。」


「总、总之!杉崎你给我想这种类型的故事!」

「唔,这个嘛。」

我眺望着现在抱着深夏的肩膀在那低声哭泣的小真冬……看到那样的姐妹爱,确实感觉好素材都到期了啊…………好。

「那么。我试着写写看!」

于是我专心投入到建立「有感动味道的短篇大纲」中去。

·椎名真冬。她有着巨大的秘密。

·她居然是出身月球!

·和姐姐、学生会的感动的离别。

·u—,u—u—u—u—

「这样都能上感动狮○这个节目了吧。」(注:感动狮子是日本的深夜综艺节目,以独特的风格来介绍发生在身边的感动故事,同时也有介绍观众投稿的创作故事的环节。)

「上不了的!才三行!除去歌就只有三行!三行就能介绍的感人故事那得要多么肤浅啊!」

「三行就能让人落泪的有深度的美好故事。」(注:同样是日本的综艺节目NETA,节目全名是《一分钟改变人生的有深度的美好故事》。)

「很肤浅的!根本是无比肤浅啊!」

「太天真,会长。努力一点的话,一行也能做到的。『小真冬哭着回到月亮上去了』……完毕!」

「你认为有人会为此落泪的吗?」

「现在是有很多人会为『恋人死去』……这样四个字的大纲哭泣的社会啊。」

「你又在毒舌了……」

「不过学生会的大纲只需要『闲聊』……这两个字就结束了!」

「啊啊!我们的故事真的很肤浅啊!」

「不过我们的也不算是故事,基本上有一半是纪实……所以是很难发生什么波澜壮阔的事件。」

「正、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想在短篇上提供美好的感动故事啊!」

「真没办法……那么再来一个。」

我勉勉强强地挤出了另一个大纲。

·深夏是犯人

「五个字就足够让人哭泣了……」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次不是小真冬,而是深夏发出了惨叫。于是我开始进行解说。

「亲生姐姐是犯人哦。这是多么悲凉的结局啊。」

「是什么的啊?!我是什么事件的犯人啊?!」

「至少是让小真冬不得不离开学生会的大事件。」

「这不是真冬的,而是我的悲剧吧?!」

「愚蠢的姐姐是自作自受,但妹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被害人。媒体对家庭的谴责、在网上的诽谤中伤……真痛苦啊,小真冬。」

「所以说我到底做了什么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虽然深夏好象很不满,但却意外地得到了其他成员的好评。她们纷纷说着「可能不错」「真不错啊」「这样的话,真冬也是能接受的」,表示出了赞成的意思。

「是吧,是吧。小真冬寄信给监狱之中的深夏这部分内容,肯定能让人嚎啕大哭的!」

「我被逮捕了?!诶,喂,我到底做了什——」

「最后的最后,深夏走上十三阶梯……是没有能够不落泪的。」

「诶诶?!死刑?!如此严重?!我做了如此严重的事情吗!」

「有着这样犯了重罪的姐姐的小真冬坚强地生活下去的身姿,看的人是无法不流泪的。」

「在此之前,也为我流泪吧!姐姐迎来了悲惨的末路啊!」

「深夏那是自作自受……你这人渣。」

「诶诶?!」

我用蔑视的眼神瞪向深夏。其他成员们也用这样的视线朝向她。

「我现在非常可怜了……」

不要说读者了,深夏已经要哭了。

「没事的,深夏。我会让小真冬幸福的!」

「天国的姐姐。真冬会和学长变得幸福的。要保佑我们啊。」

小真冬注视着空中如此嘟囔道……真想在旁边写上「Fin」啊。

「只属于你们的HAPPYEND啊!」

「能行啊,两位!既有沉重的内容,也有希望,而且是个感动的故事!完美啊!下次就用这个了!」

「会长?!」

「深夏的犯罪场面就由我来监修。会描写得非常残酷的。」

「连知弦姐也兴致十足?!话说,我到底做了什么啊!我虽然是属于说话前就先动手了的类型,但是我绝对不会做出如此偏离人道的——」

在深夏说到这份上的时候,我叹息着说出了她那可怕的罪行。

「深夏你啊,因为『好象很有趣』这样的理由而将魔王的封印给解开了。人类半数被消灭了。」

「非常抱歉。我自首。」

深夏将双手伸了出来……认罪了。她似乎是认为如果有解开魔王封印的机会的话,自己确实是很有可能这样做的。我用从杂物包里取出的手铐铐住了深夏的手。

「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愚蠢的姐姐……真冬好伤心。」

「对、对不起,真冬。姐姐完全没有辩解的余地。那种事情我确实很有可能会做的。而且即使是死刑也不足以制裁我的罪过的。但是我不后悔。」

「至少给我后悔一下啊!」

「看到了魔王啊。对于身为热血故事爱好者的我来说,没什么可后悔了。」

「不,你也给我后悔一下啊!我认为就是因为你这态度,才会被判死刑的!」


「在行刑之前,我应该会这样说的吧。『我此生无怨无悔!』」(注:《北斗神拳》里的拳王拉奥的名言。)

「也没有反省的意思!啊啊……真冬的感觉变得悲伤起来了……」

虽然故事是空想的,但深夏的思想和行动论是真实的。确实,如果自己的亲人变成这样的话,可能真的会感到很悲伤的……」

「总之!」看到大家完全变得死气沉沉了,会长重新开始主持会议。

「这样就能抓住杂志读者和新读者的心了!」

会长把椅子弄得「嘎嗒嘎嗒」响的站了起来,然后伸直手指指着我。

「马上开始撰稿,杉崎!DN特别篇……《永别了椎名姐妹篇》。」

「哇,真是充满了这内容一点都不像是番外篇的感觉的标题啊!」

「这种程度的内容对于杂志读者来说也是正好的!能够给予模式化的搞笑故事带来新鲜的刺激!」

「可以是可以啦……那么我就照这样子写写看。」

接受会长的委托,我开始写稿了……但是……

「唔……首先深夏…………嗯嗯。」

「?怎么了,杉崎。打字的手怎么停了啊?」

「会长……写稿是应该怎么做的?」

「——哈?」

会长疑惑地歪着脑袋。其他成员们也一脸茫然。

「你在说什么啊,学长。你平时不都是在做的嘛。」

「啊,唔,嗯。话是这么说没错啊……」

「不过是个短篇,三两下就写掉吧,键。你早已习惯了吧?」

「啊,本、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KEY君?我们没有做出多么困难的要求吧?而且大纲也已经定好了。」

「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那个……」

尽管如此,我的手指还是放在键盘上一动不动。

额头上渗出了汗水。

「我、我虽然能写事实或者妄想,但是写正经的能让人落泪的故事是……从、从没做过的……」

「…………」

全员朝我射出了失望的视线。对于以后宫王为目标的我来说,那是非常耻辱的视线、视线、视线、视线!

但是即使如此,键盘上的手指还是纹丝不动……

「……KEY君你这无能。」

「!」

知弦姐的嘟囔声让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无……无能……小真冬苦笑着说道「你那是会错意了吧……」,不过这种事情已经无所谓了。

无能……无能……无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心逐渐崩坏了。

但是在这期间,会议仍在进行中。

「真是没、没用的男人啊,杉崎。」

「没、没用……」

「键……真是(气量)小的男人啊。」

「小、小……」

「真冬也对学长你如此萎靡的样子大失所望了。」

「萎、萎靡……」

哈哈……哈哈哈。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明明应该是在说执笔的事情,但是不知为何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却被一点点地削平了。不是作为作家,而是作为男人的杉崎键在发出哀鸣。

我无力地垂下手臂,筋疲力尽地靠在靠背上,成为了只会重复「无能……无能……」的尸体。还恍恍惚惚地从嘴里溜出了另一个我。

从我嘴里出来的我(灵魂)只是在那继续听着会议的进展。

「真拿杉崎没办法啊。居然只能写事实和色情妄想。」

「不过要怎么办啊,小红?这样一来就回到起点了。」

「是啊……啊,我想到好主意了!把今天的这个会议写成小说吧!」

「?那不是和平时一样嘛。」

是这样没错啦。所以……深夏!把在那里飘来飘去的杉崎的灵魂抓住!」

「诶?可以是可以…………呦!」

啊……吱吱!吱吱!

「喂,不要闹腾!唔,你这!」

唔叽!…………呼哈。

「好,小真冬!趁现在!把放在杉崎的杂物包里的驱邪的盐!」!光芒……看到了光芒!好暖和!好暖和啊,母亲!

「就是现在!大家!一起滴眼药水做出流泪的样子,一边目送成佛的杉崎!」

「噢噢!原来如此!」

…………。

于是。

「杉崎……我们绝对不会忘记你的!……向副会长敬礼!」

郑重敬礼!

美少女们流着眼泪目送我离去。


啊啊……心爱的女人们居然能照看着我直到我死去……

我……已经满足了。

心满…………意足了。

在包裹住我的温柔光芒的引导下,我穿过天花板,飞上了蓝天。啊啊……真耀眼啊。

面对太阳举起的手掌在闪亮耀眼地闪烁着。

最终回《永别了杉崎篇》完

※第二天好好地回来了(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