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学生会的日常-三年A班的二心

「呜、呜ー」

闲散的教室。其他的同学们都已开始向体育馆移动了、小红非常害羞地、拉着上衣的下摆。

我对这个情景感到十分愉快、「没事的哦」温柔地向她说道。

「怎么说也是学校公认的体操服啦。不是很正常么?」

「但、但是、但是」

不管我怎么引导她、小红脸通红地扭扭捏捏、就是不向体育馆前进。

我一边苦笑着……一边打量着她的样子。

小巧玲珑的身高。毫无起伏的bodyline。婴儿一般光滑的健康的皮肤。这些不普通的东西已经是「往常一样」的程度了。问题是……那个、服装。

下节课是体育、体操服。那样就可以了。虽说是可以的……。

小红眼角泛着泪光、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小声抱怨道。

「为什么……是『灯笼裤』啊」

是的。她正穿着灯笼裤。虽说不巧现在由于她把上衣向下拉的缘故看不到了、那下面、是大家平时穿的体操服……并非「短裤」、只有她是「灯笼裤」。或许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穿那个。

事情变成这样很简单。在有体育课的时候、今天小红忘记了体操服。即使向别人借、和她身高相仿的学生相当有限、非常背运地、今天几个很少的朋友也没有带着体操服。

虽说变成了必须去买一件的结局、可这下运气又背了一次、普通的体操服……短裤买完了。普通的话可能就此放弃了、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竟然、只有一件「灯笼裤」还在。然后……就变成这状况了。

事实上这所学校的体操服、并未指定为短裤。灯笼裤与短裤、两个选项本来就是存在的。可是……我也是、这时候凭自己的喜好已不是那种想买灯笼裤的人了。结果是现在谁也不穿、被看做是幻之体操服了。

「不要进灯笼裤就好了嘛、大量购入短裤不就好了么」

小红还在对购买部的采购发牢骚。总之我先给今天的她照张照片、「不是没办法吗」回答道。

「本来把这事忘掉就是小红的不对了。还有那位大婶、说反正卖不出去了就送你了、不挺好的么」

「虽、虽说如此。……为什么是灯笼裤啊」

「只有这个、不对吗?因为没有体操服而见习、小红也不想这样吧?」

这孩子明明运动神经很差的、却不知为何非常喜欢体育。果然是仅仅是离开课桌情绪就会高涨、拥有小学生一样的感性的孩子呢。

小红「虽说如此……」脸涨得鼓鼓的。

「要是大家都穿灯笼裤就好了……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样、果然感觉很痛苦啊」

「没事的。很适合你哦、小红」

「你这样装模作样地说着我也高兴不起来啊ー!」

「总之、看、不快点去体育馆的话就要迟到了哦、小红」

「啊啊、等等我知弦-!」

我快步走出、小红总算不再拉着上衣,跟着我出去了。

……好了、今天的课、看上去很有趣呢。

到了体育馆、不知为何是穿着体操服的真仪瑠老师盘着手屹立在那里等待。

「太慢了、樱野、红叶!」

「抱歉」

「呜……又是这害羞的时候又被训斥了又是真仪瑠老师……今天真是受难日啊」

小红又一次泪水盈眶了、我按下她的头、与已经排好队的同学们会合。一如往常按男生女生各排成两排、学号一号的我、刚好与另一排前面的小红挨着。

老师为了让我们看得清楚转而面向我们、开始了课程。首先、是对今天体育老师休息、由自己来代课这件事的说明。然后――。

「啊哼。今天你们大家、进行互相残杀」

「不要!」

小红迅速地拒绝了。可是真仪瑠老师、像在模仿某个退隐将军的搞笑艺人一样(貌似还不像)、眯着眼睛看小红。

「穿灯笼裤的没有拒绝的权利!」

「反对对灯笼裤差别对待!」

「没那事、连前一时代的神圣遗物都拿出来提升我好感度的樱野的这种精神……。老师可不讨厌哦。既然不讨厌、就来互相残杀吧」

「都说了不要了!被讨厌了也好、就不要互相残杀什么的!」

「恩。樱野……不听话的孩子呢、老师可不喜欢哦」

真仪瑠老师的气势有些变化了。我对「某种空气」会敏感地感知、这样下去就不好了、故对小红小声地忠告道。

「小红、要是再反对的话、完全地死亡flag――」

可是、小红对我的建议根本没听进去。如平常一样、噼噼啪啪和老师对付着。

「这种笨到极点的课我才不要呢!体育老师休息的话、就让其他的老师来――」

PONG!

瞬间。枪声在体育馆中回响。在我的身旁……血染红了小红的胸口。她从容地确认了自己的状态后……脸色发青地、突然倒了下去。

……小红、死了。

同学们一瞬间完全沉默、然后爆发恐慌――虽然我是这么想的、真不愧是在这个学校呆到第三年的学生们啊。全体都在装蒜。大家在想的事情、我也用脚想就知道了。

(啊ー、貌似这下又要开始非常麻烦的活动了)

三年A班全体、都是这么想的。真仪瑠老师、开枪射了人后、「啊咧?」把头一歪作天真状。

「你们都怎么了。作为人来说、在这时应该、因同学的死而产生恐慌、哭爹喊娘的才对吧」

对这个教师的发言……站在我后面的女生、井上同学小声嘟囔道。

「不、因为、还有着很浓的番茄汁的味道呢……」

这就是在场的全体人员的感想。连味道传不到的地方的学生、谁都没认为小红是真被枪击了。……被骗到的、只有一人。自己以为胸部被击中了、现在已经成为「尸体」的、这可非常可爱的未发育灯笼裤少女一个人而已。


小红在「呜ー、死了ー」地痛苦呻吟的时候、真仪瑠老师打断了她的话。

「总之、今天就互相残杀ー!」

「即使你用那么清爽的方式说也……」

作为男子的先锋、有泽君吐槽道。但是那一瞬、老师的手枪又一次开火了。

PONG!

「不要啊啊!不快点洗的话、颜色、颜色就染上了ー!」

有泽君死了。与小红一样、胸部中弹。……确实、被那个打中好不爽。

可是、一点没变的笑着的真仪瑠老师。

「大家的番茄汁手枪已经准备好了!尽情地战斗吧ー!」

听到真仪瑠老师的发言、我不由的把手放在额头。

「这个战斗、有谁能得到什么吗……」

「战争什么的、是无益的东西哦、红叶。不对么?」

「那就不要打了」

「不要。好无聊」

「…………」

学校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这个教师。

「这可是用这次的“番茄手枪戦争”来让你们大家学到“战争是不能孕育出任何东西的”这一点的企划哦」

「你那说辞是刚才想出来的吧」

可是、貌似是个微妙地能触动我心弦的单词呢、番茄手枪戦争。

「总之、给我怀着放松的心情来参加、你们这帮家伙。谁不参加我就开枪打他」

不会吧、教师竟然胁迫学生。……要控告她的话、在这个时代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赢的。

我们勉勉强强、拿过了发来的番茄手枪。虽说刚有股「要不要打真仪瑠老师呢」的想法流过大脑、可在那瞬间被说了「敢向我开火就退学啊」的话、机会稍纵即逝啊。……还是一点没变、在不好的意义上是个厉害的人呢。感觉对这个还抱有童心的滴水不漏的人、今天已经没有办法了。

「小红、差不多快点起来了啊。分发武器了」

「呜ー、死了ー。我死了ー」

「别个自己强加一些奇怪的暗示快起来了。喂、给我快点起来」

「呜。……啊咧?知弦?我、不是死了……」

小红遥遥晃晃地、总算起来了。我把从老师那哪来的小红那份番茄手枪给她、向她说明了状况。

小红、「原来如此……」嘟囔道。

「也就是说现在、世界的命运就掌握在我们手中呢!」

「嗯、我的话、是一点没听进去呢」

「好ー了、要上了哦ー!把同学们、狠狠地杀个精光哦!」

「这还真是学生会长认真的发言呢」

在我和小红杂谈的时候、老师继续说道。

「规则很简单。衣服或身体被番茄汁打到的话、败退。不对、是死亡」

「你不用说得这么直白也……」

井上同学、呆立着吐槽道。

「死掉的学生、当然不能继续战斗。所以、被死后发射的番茄汁打中衣服的、不算」

「由谁来判定呢?」

「嗯……。……那就各自报告就好。被干掉的人撤退&自己报告就好」

「还真是平缓的互相残杀呢……」

这时、刚才「死亡」的有泽君使劲地把番茄汁弄掉后、提问道。

「刚才死掉的我和樱野、可以不用再参加了么?」

对那个发言、小红「哎ー!」地发出了不满的声音。……明明是才被残忍地杀掉了、还对这个企划热心、这孩子。

老师「也是呢……」把手放在嘴边。

「想参加的话也行哦。分辨不清的话、就更有一番乐趣了」

「什么乐趣啊。……要是这样的话、我就PASS。也不想再弄脏了……」

「樱野要怎样?」

对老师的提问、小红挺起胸。

「当ー然要参加啊!被干掉什么的、我才不要呢!作为一个会长来说!」

「虽说我认为这跟会长什么的没关系、你的心意我就收下了。好、就这样大家、樱野刚才的污点……胸口的那个不算。要把她杀掉还得再打一发。胸口也可以,因为会难以分辨,可以的话尽量打在别的地方」

「好了、要上了哦ー!」

小红(胸口留有血迹的灯笼裤少女的学生会长)拿着枪进入状态了。……总感觉这是对小孩子的教育非常不好的课呢。

最后、老师补充了一条规则。

「顺带一提、已得到许可了、次战斗是以校内全体为舞台的!」

多么让人困扰的课程啊。

「当然、生存到最后的评价就最高!还有、杀掉的人数的多少、也加入评分!」

这种台词、还真是在课堂上听到的呢。

「顺带一提番茄汁的量、刚好够三发的!从其他的学生那夺枪是不允许的!给我好好地瞄准了再打!不过慎重过头的话就得不到杀人的分数了呢!在这里要善用策略!」

其实不用动脑子到这个程度也行的。

「那样、从现在开始十分钟后开战!各自、在校内分散!开战之前的战斗是禁止的!结束时间到钟响了为止!就此……解散!」

在那瞬间、学生们从体育馆一起飞奔而出――理应如此。可大家「没劲-」「我找个地方藏起来睡觉了ー」「这个学校就没有一天安定的日常么……」之类的嘟囔着、懒洋洋地解散了。

「哈哈哈ー!我要成为第一!连知弦也要打倒!」

只有一人。只有小红、对我发出宣战布告后、一下子向校内冲去。

…………。

「樱野还真精神呢。…………无用地」

有个男同学小声嘟囔道。

与时下流行的「环保」「节能」最为不沾边的少女。或许、就是这个叫做樱野栗梦的人。

我一边叹息着、切换到尽可能使用最少体力的省电模式、轻松地向那背影追去。


「啊啊!不要啊!不要啊!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抱歉了呢、梶原同学。这可是……名为战争的东西哦」

「啊!住手!不许你碰裕子!」

「啊啦、山田君。还守护女朋友梶原同学……还真像个男子汉呢。可是……放弃吧。我可是知道的哦。你的番茄手枪已经用完了。当然、梶原同学也是呢」

「!?红叶……你你、你怎么、知道这种……」

「哼哼哼。那么。……顺便问下、为什么你们刚才没有继续战斗了呢」

「那是因为偶然的出现了其他的家伙、进入乱战――啊、难道说!」

「要是早点注意到的话、或许能和平地存活呢。山田君」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义也啊ー!」

「永别了、两位」

就是这样。

会战开始后二十分钟。我把陷入圈套的情侣残忍地杀害后(两人都沾满番茄汁哭出来了)、轻松地获得「双杀」。就这样再多杀一人、我就名正言顺地得到MAX「三杀」。然后只要迂回逃跑、就能得到最高评价。

好了、长时间停留于战场不好。那对情侣分散开后引起骚动了。虽说有效地使用陷阱把人引诱出来的手段是存在的、在这个地带要警戒的范围太广了。我才不想那么累呢。

我为了占据有利地形、开始移动。贴着墙壁、准备好番茄手枪、利用玻璃窗的反射先确认情况、向安全的地点前进。

就这样、边警戒着边向熟悉的三楼前进的时候……发生了变故。

「哇啊啊!?」

怪叫。……虽说可以想象是谁的声音、我、贴着墙壁慢慢探出头窥视情况。在那里、离学生会室很近的走廊、小红和谁碰到了、然后啪啪地在和谁追逐的气息。……貌似是、轻微的战斗呢。

「呜呜、死了ー」

小红垂下肩在失落着、我警戒着周围没有其他的同学、接近了她。

「很遗憾呢、小红」

「啊、知弦」

回过头来的小红。脸上已经被番茄汁弄得到处都是。……还真是一如既往残酷的死法呢。

「好不容易打到一个、正很爽地走着呢……刚碰面就被爆头了」

「啊啊、还真是像小红的样子呢。倒不如说、我对小红能打败一人、感到更为吃惊」

「恩、一开始碰到的中村君『把枪口对准樱野、总感到非常大的罪恶感呢、嗯』在踌躇着要不要打的时候、我成功地逃掉了。然后在他就这样离去的时候、我从他背后毫不留情地射击了」

「在那种情况下能简单地背叛同学的小红、还真是干大事的人才呢」

嘛、虽说我也会干的。

「可是、刚才和某人真正地碰面了……被人反射性地击中了。虽说我也开枪了、貌似打偏了。呜呜、总感觉不能接受这种结束方式啊」

确实、比起用尽全力最终落败、因事故而死就太郁闷了。肯定有很强的怨念的。

小红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边用手帕把番茄汁擦掉、一边「知弦呢?」问道。

「我打倒两人了」

「这不是很厉害么!再打倒一个并活下来、就是冠军了啊!」

「虽说这并不是要决冠军的游戏……」

听我这么说了、小红看着现状、发出了一声叹息。

「可是、看你好像累到骨头都要断了呢、以小红的极限。只击倒两人、也该满足了」

「?为什么这么说?」

「这个游戏……其实越接近结束、敌人就越强的哦。这是对运气与实力兼备的人的筛选、接近拿到好成绩、就意味着从序盘开始无论攻守都十分厉害的呢」

「原来如此ー。找到像知弦这样的人设下的陷阱的话是必死的、得到三杀的人,藏起来也是必死呢」

「就是如此。非常遗憾可是三年A班有很多优秀的同学呢。对小红、刚碰头就能准确地将你爆头并安然逃离的人有很多呢」

「这样啊ー。这样的话知弦选择明哲保身、也没办法呢ー」

对小红的这个无心之言……我一下子就起了反应。

「保身?」

「不是么?对双杀就满足了……」

「…………」

还不够成熟啊、我这样想着。总是对KEY君说「冒险心不足」之类的我……对小红的那个评价感到非常不爽。

我俯身片刻……在小红歪着头想的时候、我突然、「哼哼哼」地笑了。

「既然你那么说了……我也不弄出点什么来不行呢」

「还、还是一如既往地扭曲呢、知弦」

「没办法呢……也想让真仪瑠老师吃惊得蹦起来、这样的话、我也拿出点真本事吧」

「原来还不是认真的啊……就这样还能双杀……」

小红用敬畏的眼光看着我。没错、我就想要这样的评价。为自保而逃跑的女人什么的、坚决地不准去想。

就这样、我在脑内瞬间想好了在最后取胜的计策……也需要小红来帮助我呢。

「有谁在吗ー?」

我、在进入家庭科教室的同时、大声地问道。没有回答。

跟着我、小红也走了进来、说道。

「还有人活着么ー?可以的话想问一下状况ー」

「我们都中弹了、现在要回体育馆了、马上就得向真仪瑠老师报告战果了哦」

一边这样问着话、一边在室内来回走动。小红胸部与头部中弹。我也在背后有沾着番茄汁的缘故、一目了然。

我不断地叹息道。

「不愧是从背后射击啊、一点办法都没有……真是的」

「啊哈哈、真是可惜呢ー」

两个人就这样继续着杂谈。


就在我们这样那样的时候、家庭课教室有动静了。摇摇晃晃地发出声音、从某个调理台下、男同学……广川君出现了。是个运动型的身高很高的棒球部长。正如所见、运动神经非常好。除此之外成绩也是一流。原来如此、活到最后的还是个不可思议的人才呢。即使是我和他正面交战也会输的吧。

一边警戒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对我们「呦」地打招呼。

「我呢、已经干掉两个了。一个被我击倒的家伙……水泽同学直接去保健室了、我想他还没报告。所以说能不能替我向老师报告一下呢?」

他用很爽朗的笑容像我们说到。

我以不输于他的爽朗笑容……然后把枪口对准了他。

「得了、自己去报告去吧」

开枪。红色染上了身体、广川君。可是他还在那里……不明所以地看着我。

「吓、吓了我一跳……。可是、为什么啊、红叶。不管打在哪里、因为你也被干掉了、这个不算、没有意义的吧」

「不算?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因为、已经死掉的家伙……中弹的家伙的枪击是无效的吧?」

「是呢」

「所以、你看、被你打中了、不是没有意义的么」

一边这样说着、广川君一边指着我背后的番茄汁。可是我……因为很好笑、就笑了出来。

「已死掉的学生的枪击为无效。所以说、我的枪击是有效的哦、广川君」

「???」

对歪着头不能理解的广川君……小红、在旁边简单易懂地説明。

「那个。所以说……知弦背后的番茄汁。那个是我打的」

「樱野么?那个、所以说、那个――」

「是我啊。『死了之后』打出来的、番茄汁啊」

「…………哎?」

至此广川君面无表情……然后理解了情况、「啊啊!?」地挠着头。

「红叶、你、你骗人!」

「啊啦、我们可是一句骗人的都没有说啊。虽然说了被打中、说了被从背后打中很可惜、可是我被干掉了之类的、可是一点没说啊」

「呜……你、你这个魔女!」

广川君如我所料发怒了、这就是运动系的人。一下子又垂下肩膀、说着「没办法」、从家庭课教室走出去了。去报告自己的失败去了。

他走了之后、我与小红四目相对……然后、高高地击掌(就是小红跳起来)庆祝。

「做到了呢、知弦!」

「多亏了小红哦」

实话说、其实我也没想要达到这样的好成绩的……只要看到小红的笑脸、我就会从心底感到胜利的喜悦。同时、看到把友人的胜利当做自己的胜利一样高兴的小红、感觉、内心总有一股暖暖的东西在奔涌。

我们就这样、在家庭课教室度过了剩余的时间。番茄汁的效果是非常棒的。不管是被谁看到了、因为我们是堂堂正正地露出中弹的样子、谁也没有向我们袭击。

在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们回到了体育馆。就这样、听过了全体学生报告的真仪瑠老师、综合了所有情报后、开始发表结果。

被番茄汁点缀的学生正在整队的时候、真仪瑠老师自豪地宣布道。

「真是非常有趣的比赛!我都想好好夸夸你们了!」

「被老师想夸也完全高兴不起来啊……」

「然后结果是……。竟然只出现了一位获得三杀、并且活到最后的优秀的学生!她就是这次的『冠军』!」

看来不管怎么说我的成绩最高呢。虽然也有其他的活到最后的人、可是打倒三人的只有我一个。

小红「太好了呢」在我身旁祝贺我的胜利。偶尔这样出点风头也不坏、我感慨万分地――

「综上所述……冠军是、樱野栗梦!恭喜!」

『哎?』

我与小红……以及全体同学、都惊呆了。

真仪瑠老师抿嘴微笑、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打到三人然后生存的、可只有樱野哦。有什么意外的吗?」

「等、等一下!好奇怪啊!那不是、和知弦搞混了吧――」

小红亲自说了下去。可是真仪瑠老师一个「不」否定了。

「没问题冠军就是樱野」

「没这可能的!我、头部中弹阵亡了……」

「没有啊」

「哎?」

「你是头部中弹了可是没死」

「是死了啊!看、这是事实上打中头部、还没擦掉的番茄汁也……」

「是中弹了呢。但是、并没有死」

老师这样说的一瞬。我已经掌握了全部的情况、「啊啊……」仰天长叹。

怎么会这样。

还没理解的小红、向老师要求説明。

「打中了就死的、为什么……」

「很简单啊。打中樱野的、是已经死掉的学生打出的哦」

「哎?」

小红歪着头做不解状、在我背后站着的井上同学「抱歉」地发言道。

「虽然在三楼遇到的时候击中了樱野同学的头、在那之前、貌似樱野同学乱打的枪的番茄汁打中了我的鞋。可是当时我没注意到、就这样跑过去了……后来才注意到、向老师报告了」

「我、我的子弹、先打中了么?」

在这里、接到了全部报告的真仪瑠老师继续说明了下去。

「也就是说、在那一时刻樱野并没有死、而且还获得双杀。就这样……你还继续、把红叶打中了」

「啊」

在此、貌似小红也终于理解了。

「所以说哦、在那个时候樱野是三杀。并且、红叶为阵亡。补充一点的是、因此、自以为被红叶干掉的广川也生存下来了。以他来说、因为过早地放弃了、遗憾地止步于双杀了。所以说冠军是樱野你啊」


对这一事实、这次广川君「为、为什么啊ー!」抱住了头。那是理所当然的吧。被骗到最多的就是他了。……还真可怜。

就这样、在大家因为这一意外的展开而呆住的时候、真仪瑠老师结束了课程。

「以上、体育课结束!快换衣服准备下节课ー!」

真仪瑠老师这样说了、非常满足地开了。我们三年A班呆呆地目送她离去……然后、一起长出了一口气。

差不多该回去了。到处都能听得到、抱怨、抱怨、抱怨。

「这只不过是不到一小时的课、还真是受不了呢……」

「精神上身体上都疲惫不堪了、还要上下节课……」

「嘛、某种意义上也有成长」

「这种技能、在社会上有用么?」

虽然这个那个地说着、却神采飞扬地走着的三年A班的学生们。

在那当中、在我旁边走着的小红、用很抱歉的语气向我说道。

「总、总感觉对不起呢、知弦。从结果来看是你被骗了」

「啊啦、没事的哦、这种事。不要在意」

这是真的。不如说这种预想外的展开非常有趣。

「这样啊……。那、不要在意了来高兴吧!噢ー!」

小红开始无邪地做着“万岁”了。我看着她……一边微笑一边思索。

从遇到她的那一刻起、这孩子就是这样了。不管我用多少小计策作弄她、拿出多少完美的道理、她也能十分容易地……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超越我。

虽然不知周围评价如何、只要有这一点、我就不会对小红有敌意。并且、并不是不快什么的、只要在这样的小红身边、我就感到非常幸福。

在脑中反复考虑、对于事先都做好预想的我、能把这些想想简单地翻转过来的名为小红的存在、要说的话可能是对我起不好的作用、事实上是能治愈我的娱乐。即使没有她、我也能活下去的。倒不如说、她要不在的话、生活会更加顺利。可是……我不会认为那是幸福的。正因为她在、我被她吸引住、我的人生现在才这样辉煌、才充满了爱。

我顺便用手抚摸着小红的头。她乖乖地接受了、然后不知为何「啊哼」地挺起胸。

「这样看的话、事实上我比知弦还要优秀呢!这样啊这样啊。虽说最近有点失去信心、果然是会长我呢!比书记知弦还要优秀的、就是学生会长呢!恩、理解了理解了!」

「…………」

呜~嗯、或许美化过分了呢。总感觉他说到这种程度、即使是我也感到有些上火。

可是、在这里发火的话就太不成熟了。我看着小红的灯笼裤身姿……然后恢复了冷静。

(啊啊、对了对了。最后这孩子、对事实上是我把短裤藏起来、把购买部的短裤买光、最后让她只能拿到灯笼裤的这一情况、一点都没发现呢)

马上把灯笼裤的事情忘掉、看着无邪地高兴着的小红。

果然、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可以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小红啊。

「学生会长的能力看到了吧!啊-哈-哈-哈!」

「真的是很厉害呢、小红(以灯笼裤身姿在校内横冲直撞的勇气)」

我欣赏着在上课时秘密拍摄的、大量的灯笼裤照片。

这孩子、在各种意义上、永远都会是我的亲友。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