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学生会的日常-缺失的学生会

我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啊——

「健全的灵魂只会寄宿于健全的身体之中!」

小红如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我、红叶知弦对这番发言、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淡淡地将会议进行下去。

「所以、今天KEY君因感冒而休息」

对我的话、椎名姐妹一致地『是ー的』回答道。可是、小红还是吃醋很严重。一如既往地「等等、知弦!」胀红了脸向我抗议道。……还是那么可爱的孩子呢。

「会议是我来主持的!知弦什么都不做就可以了!」

「是是。小红、要顾及的事情堆得像山一样高、今天很忙的啦、来吃着这个安静点哦」

我这样说着、从衣袋里拿出了棒棒糖。小红一瞬还想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被那种东西――」来反驳、但马上注意到那是新品「香草牛奶味」、无言地从我手中夺过来、迅速地剥开包装纸、然后……。

「……(*^@^*)」

幸福的表情开始浮上脸颊了。我把那表情用手机拍下特写并永久保存后、「好了」回到会议中来。深夏貌似要说什么似地、对那个一概无视。

我把从职员室拿来的印刷品放到桌子上整理着。

「因此、今天KEY君一直在做的杂务我们是不做不行了。幸运的是这次净是一些文件确认之类签字之类系统性的事务、总之、小红以外的人平分了吧」

这样说着、我把这一捆三等分、分给椎名姐妹和我自己。深夏带着一点浑身无力的表情、小真冬则「加油了!」精神地说着、拿着各自的文件开始了作业。

我把自己那份文件用眼睛扫过加以判断、就这样继续着作业、深夏却「可是呢ー」开始了杂谈。

「键因身体不好而休息、还真的是少见呢ー」

对那个发言、小真冬也表示同意。

「是的呢。说来、前辈的话、即使身体状态稍微有点不好也会来学生会室的……」

这个意见还真是一针见血呢。我保持着视线在文件上停留、一边回答着二人的提问。

「哎哎、KEY君、总之今天还是勉强来学校了。我在校门前碰到他的时候、他还用要死的表情说着『四十度不过是低烧而已、没司地哦!』之类的……我拿出实力硬把他弄回去了。他被保健老师用车送走了呢。」

「啊啊……原来如此。果然即使是那家伙、面对知弦姐也不能断然拒绝了呢」

深夏低语着、小真冬也苦笑了。顺带一提、为了让KEY君回家我使出的最终手段的一句话是「你想让你后宫的成员们也感冒么?」。话才说了一半、他就垂头丧气老老实实地回去了。……可爱的孩子啊。

作业在进行着的时候、小红舔着棒棒糖、「但是呢ー」一个人嘟囔道。

「总感觉……有点怪呢、杉崎不在这里」

「是呢」

我对那个也十分赞同。他大致每天都会来就不用说了、由于他总是放学后就很早地来到学生会室、这个大家都到齐而KEY君却不在的状况、可以说是相当少见。

小红叼着棒棒糖、一副无聊的表情上下摆动着。

「啊啦小红。KEY君不在的话、感到寂寞了?」

「说、说说、说什么呢知弦!没、没那回事哦!倒不如说、很好的啊!没了那个工口男的正常的学生会……啊啊、真是理想的环境呢!」

虽然这样说着、可是现在小红脸上一点霸气都没有。……嘛、没人吐槽确实够无聊。虽说与小红那样写在脸上不同、我和椎名姐妹也有同感。

像是要改变一下气氛、小真冬转换了话题。

「如此说来、一直由杉崎前辈管理的『杂务专用包』装着什么呢?要是有好东西的话、现在拿来用不也可以吗」

对这一发言、一瞬间大家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是的,那个确实是大家都很在意的事情。

杂务专用包。那是、不知从何时起KEY君拿到学生会室来的、与平常的包不同、另一个手提包。它的外观很简单、换句话说还有些土气。大家、虽说很在意却一次也没有触及那东西。

有一次小红曾经勇敢地问道「杉崎、那个、里面是什么?」。当时他很干脆地回答『啊啊、杂务专用包哦』而已。只此一言。然后、话题就被转移到当日的议题上了、仅此而已。

虽说我也有些在意……总是由于奇怪的自尊作祟、没能再问个究竟。

「杂务专用包……呢」

深夏把学生会室角落里的「那个」发现了。对、与普通的包不一样、每天KEY君并没有把它拿回去。事实上、为了学生会的杂物而准备的东西的话、从这里拿走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也就是说。那东西现在、在他不在的状态下、出现在这里。

「……要、要看看、吗?」

『!』

小红、说出了谁也没能说出的话。

……这里大家马上做出了反应。「是为了杂务专用的包嘛」「现在在做杂务的真冬们也是有权利看看的呢」「既然是放在学生会室的东西,那就是大家的东西对吧」「要是里面有活物就糟了、不确认可不行呢」之类的、一个接着一个地嘟囔着将各自的行为正当化、把文件放到一边然后把那个包放到桌子正中。

在大家集中的视线的注视下、我作为代表将其打开了。

「这个、是单纯地为了杂务而已。绝对不是、暴露KEY君的秘密之类、那种邪恶的想法对吧?没错吧?」

『确实如此』

大家异口同声。我做好准备后,拉开了拉链。

『…………』

大家都在向里面窥探。可是、满满地塞在里面的东西比想象中的要多得多、什么都分辨不出。

没办法、暂且让大家冷静下来坐回原位、由我来一件一件地从里面拿出来。

「知弦、快点」


看到了小红期待的目光。

我赶快从最上面的东西开始、不假思索地拽了出来。

第一件。

「……百洁布」

『百洁布!?』

从手上感觉到粗糙的触感。独特的焦茶色。一手就能握住的尺寸。

不管从哪里看、都是一块百洁布。

深夏「喂喂!」地喊着。

「为什么是百洁布啊!交给学生会的杂务、用到百洁布的机会就那么多么!?」

「啊、等等、深夏。好像百洁布下面有张纸……」

我从杂务专用包中取出了那张纸、然后读出了写在上面的文字。

「『薄礼』……『TOKYOFRIEND○ARKⅡ』」(这里要解释一下,“关口宏的TOKYOFRIENDPARKⅡ”是TBS制作的一个娱乐游戏节目,邀请各界当红明星前来进行挑战。其中的一个环节是嘉宾投飞镖来决定获得什么样的奖品,飞镖盘高速旋转并分为外环和内环,外环分布着各种诱人的奖品,而内环只有百洁布三个字……在MR.BRAIN演员作为嘉宾登场的那期,其他人有的命中洗衣机有的命中电脑,可绫濑遥就“幸运”地投中了一块百洁布……)

「上节目了啊!」

深夏大声地吐槽道。不只是她、学生会全体成员、都已为此『杂务专用包』的意义不明流下了冷汗。……KEY君……你到底……。

小真冬、不知为何为他打圆场道。

「嘛、这种事情也是有可能的呢!偶、偶然而已。看、其他的东西一定是起杂务的作用的」

「是吗……」

虽说我已经对这个包抱有极大的不安、可感觉就这么合上包的话不利于精神安定、把百洁布放一边、取出了下一件。

第二件。

「……手、手枪!」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学生会室中回荡着少女们的悲鸣!我右手拿着的这个闪着黑光的东西、毫无疑问是――

「嗯、哎?这个、玩具的哦」

「哎哎?」

直到刚刚为止肩膀都在不停抖动的小红、从我手里拿过了枪。她咔嚓咔嚓的摆弄着、然后……。

(砰)

扣下扳机的瞬间、枪口飞出了花束。……典型的逗小孩用的魔术道具。

…………。

『(所以说、为什么……)』

看着从空空的枪口中开出的凌乱的花束、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要用到这个的杂务、到底、是什么样的啊……KEY君……。

为了缓解这让人很不爽的气氛、我、赶快取出了下一件。

第三件。

「………女式运动短裤……」

「好、报案、深夏」

「OK、包在我身上、会长大人」

两个人以惊人的合作姿态要报案。小真冬也没去阻止。

虽说平常的话我也赞成那样做、看过了手里的短裤后、「稍等一下」止住了二人。

「好像……有写着『试作品』呢」

「試作品?如此说来的话……那个、不是偷来的对吧?」

「貌似啊……虽说……」

我为自己的思考所困扰着、于是抱起了双臂。全员、也都被同样的疑问困扰着。

『(为什么杉崎((KEY君、键、前辈))会有女式运动短裤的试作品……)』

迷越来越深了。……难道说、在这世界上、竟有我解不开的迷吗……。无论如何、为了解开这个谜、必须确认包中的东西了。

第四件。

「杂志『成为帅哥的十个秘诀』」

『…………』

……无语。大家只有无语而已。

…………。

开始第五件吧。

「杂志『不被周围看轻的方法BEST5』」

『已经太迟了(太迟了哦!)』

全体同时吐槽道。KEY君……想要不被看轻的话、我认为在读杂志之前、应当改善的地方可有一大堆呢……。

就这样感觉已如坐针毡、还是取出了下一件。

第六件。

「书籍『对待任性孩子的正确接触方法』」

『…………』

「哎?什么?」

我与椎名姐妹、三个人一起、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小红。小红一个人在那里不明所以。深夏嘟哝了一句。

「一会儿我也要读一下……」

「真冬也要」

「?为什么是育儿的书?嗯?」

小红只是左右摇着头。……等一会儿我也想读啊。

虽说完全不明白要在什么样的杂务中使用、总觉得对KEY君的事终于能够稍有理解了、下一件。

第七件。

「嗯……。……除灵用『清盐』」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除我以外全员、都在不停颤抖着。

小红大叫了!

「要用到那个的杂务是什么啊!什么啊!」

「那、当然是――」

「啊啊、等等知弦!果然还是不要听了!不想知道啊!」

「是、是呢……」

我轻轻的、把这个盐袋放到了一旁。顺带一提、袋上写着「安心!神无牌」的字样。………也有品牌什么的啊、这个业界……。(作者前作《物质幽灵》里面的神无铃音家,除灵家族)

虽说这个包内部是混沌的已经确定无疑了、但也不能在这里停下来。我拿出了勇气,再一次把手伸进了包内。

第八件和与其配套的第九件一起拿了出来。

「十字架和……大蒜」


「前辈每天放学后到底在和什么战斗啊!」

全员再一次,恐惧地颤抖了起来。即使是我也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之情。……KEY君……这个学校的杂务、真的一个人能解决得掉么?倒不如说、学生会理应解决这工作的么?

虽说已确定他的工作是很恐怖的、可我的手已经停不下了。

第十件。

「……鞭子」

「绝对是吸血鬼猎人哦、前辈!」

「等一下哦、小真冬。言之过早了哦。鞭子的话、平时我也拿着的啊。这可是非常一般的持有物哦」

我从自己的包里取出鞭子、「看吧」对她们笑着。

……不知为何、大家、脸色铁青地看着我。

……?

没办法、只好把自己的鞭子嘎吱嘎吱的收了起来、然后、重新开始KEY君的杂务包调查。

第十一件。

「银色子弹」(对付狼人的……)

「这下子敌人还不只是吸血鬼吗——!?」

深夏为了新的敌人的出现而发出了混杂着兴奋与恐怖的惊叫。

「我们的校内……夜里、徘徊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呜呜」

小红像是要哭了。……没事的、小红。看到这里、即使是我、也有点要哭了。

即使已在KEY君的「杂务」中感到了非日常的阴影、我还是一个劲地继续调查下去。

第十二件。

「?这是什么啊……喷雾器?」

拿出来的、是一个很小的喷雾器。试着在桌子上喷了一下、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现象。

大家都低下了头……突然感觉、桌子上有些发光的迹象。

我一下子注意到了这情况,向大家发出指示。

「大家、暂时拉上窗帘、关掉电灯!」

对于我的指示、椎名姐妹虽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还是照做了。学生会室处在黑暗之中。结果……。

「哇、有光……」

小红被桌面上的星星点点的光芒的纹理所迷住了。

然而……被迷住的只有小红、我和椎名姐妹、根据电视剧中学来的知识,还有对前些天KEY君在那里流过鼻血的记忆,三个人的表情都僵硬了。

『(鲁……鲁米诺反应!?)』

鲁米诺反应。那是在科学搜查中,需要寻找血迹时所使用的化学反应。在有血迹附着的地方、喷上特殊的药液、就会有淡淡的发光现象。

…………。

无视一个人继续痴迷的小红、我们呆呆的注视着桌上的微光。

『(需、需要寻找血迹的杂务是什么啊!?)』

……拉开窗帘、室内恢复了光亮。虽说小红貌似很不满的样子……比那个更加黑暗的是、好像对于KEY君的事已经完全无法相信了。

为了早点将刚才看到的忘掉、我取出了下一件物品。

第十三件。

「便携式游戏机」

「杉崎那家伙、还有玩这个的闲暇啊!」

虽说从某种意义上是非常普通的东西、到了现在反倒感觉可怕了。在杂务专用包中放着的话、难道说、要用这个来做什么吗?

顺带一提、里面的游戏是名为『心跳不已!美少女学园天国!』现在来说很少见的很直接的GALGAME。……果然是、只是用来玩的?但、可是……。

……不、还是别往深处考虑了。我的习惯还真是不好啊。与KEY君的杂务专用包相关的、都认真地进行推理也是没办法呢。只会让头变得更痛而已。

包中剩下的东西不多了。我为了直接到达终点而全力以赴、下一件。

作为一套、我将第十四件、十五件、十六件连续取出。

「那个、干面包、手摇无线电、长期保存用饮料水……」

「还储备物资!这家伙、为了什么而储备啊ー!」

一般来考虑的话、可以认为是单纯地为了地震而储备的……。然而在见到了迄今为止的那些东西后、不能不让人想到那是为了那以外的『灾害』而准备的。

学生会室里、已经开始充满了不稳定的空气。……啊啊、现在才注意到。KEY君的杂务专用包………是潘多拉的魔盒呢。是不能打开的东西啊。

但是……要是如潘多拉的魔盒所言。最后、总有希望留下。

我相信着未来、继续调查。

真是的、从第十六件开始、连续取出来!

「防毒面具」

「敌、敌人已经不仅限于怪物了么!?」

「发烟筒」

「已经无法想象活动场所是在校内了!」

「头带」

「他属于学生会以外的什么组织!?」(合金装备中SNAKE的造型)

「遗书」

「已经有何时死都可以的觉悟了吗!」

「金发女性的照片。背面写着『最爱的妻子米雪儿』……」

「什么啊、这个好莱坞电影一般的背景!」

「还、还有婴儿的照片……」

「孩子都有了啊!」

「但是、背面写着『目标』呢」

「让人有非常讨厌的预感的任务啊!」

「还有、染着血的、另一条头带……」

「还有死去的战友吗!?」

「化妆水」

「这种状况下还有美容的心情啊!」

「哎?包的隐藏口袋中、有装着白色粉末的塑料袋……」

「运送些什么啊―――――――――!」

「口红」

「就这样还不忘打扮啊前辈!怎么是女装!?」

「烧焦的太阳镜」(EVA碇元渡的眼镜)

「什么人留下的纪念吗!」


「嗯?包里面还有什么……发信机?」

「危机还没有离去吗!」

「但是这里还有杂志『活力四射的女高中生99连发!』」

「感觉到了这个份上、他反倒值得尊敬了呢、竟然还有带着这本书走的余裕!」

「啊、有封信。读了呢。『SUGISAKI(杉崎)……。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吧。抱歉。但是、只能拜托你了。那一天、我们在AREA51……』」

「不用读也可以了!倒不如说、已经不想听了!有种不能听的感觉!」

「圆珠笔」

「偶尔还带点日常用品啊!」

「韩剧『深冬』DVD‐BOX」

「这家伙还真是意外地有余裕呢……」

「……啊、这下总算完了」

「这种毫无意义的结束方法算什么啊――――――――――――!」

综上所述、KEY君的包里的东西已经全都拿出来了。……现在看着桌子上这些散乱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简直无法想象一个这么小的包怎么能放下如此多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的周围,趴着精疲力竭的学生会成员们。……在她们倒下的同时、我也理解了心痛的感觉。

「杂务……真的涉及很多方面呢……」

小红神情恍惚地那样嘟囔着。虽说我认为并不是那个次元的问题……。

连椎名姐妹都和小红站在同一战线上了。

「键……那家伙、或许真的是『主人公』也说不定呢……。在这学生会室之外的学园舞台上进行着异能战之类的」

「是呢……。放学后、真冬们所不知道的不平常的战斗……像电○文库般的故事、他也卷入了其中几卷也不一定」

确、确实呢、要是这样说的话、感觉即使发生那些事情也不奇怪。不管怎么说,那孩子就是有着在我们知道之前,就把问题一个人解决掉的倾向啊……。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异常事件的话、或许他真会选择像英雄一样「隐藏真身来战斗」的选项。

不对、但是、不管怎么说像清除怪物之类的也太――

「杉崎的性欲那么强、或许是因为他常常处于生死一线间、为了保存革命的种子而本能暴走的结果……」

「不、小红、那种事情也……」

「总是后宫后宫言地这么说着、也是因为比别人加倍了解平稳的日常生活的可贵吧……」

「大、大家、怎么了。为什么对KEY君的好感度如此急速上升?好奇怪啊、大家」

「前辈……每天晚上、为了真冬们挺身而出……。呜呜!真冬……真冬、为了这样的前辈什么都可以做!」

「等、等等!?大、大家、先给我冷静一下!」

「杉崎……」「键……」「前辈……」

大家的眼里、投影了现在因为感冒而大概在睡觉的KEY君的想象图、从中感受到了满满的慈爱之情。

好、好奇怪啊!仅限其本人不在的日子、其好感度却以不可能的速度飞升!

太、太可怕了这孩子!KEY君!没有进行实际的接触的情况下、反倒给女孩子留下了好印象!这算什么啊,KEY君的这个不合情理的特性

那当然、即使是我、如果这个想象真是事实的话,也要考虑一下对待KEY君的态度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样荒唐无稽的「杂务」是不可能存在的。至少我还、对这一点没有搞错。

对。小红本来就是小孩子、很容易被骗的。深夏遇到热血的故事立刻就会被感化。小真冬呢、是个在创作与现实中马上就会迷失的孩子。只有我、不好好看清楚事实可不行!

我为了取回我们的「日常」……下定决心、给KEY君打了电话。总之、包内的物品得到确认后、然后、大家的误解就会解开。

我拿出手机、从电话簿调出KEY君的号码、按下了通话键。

『喂、你好!咳咳!』

如往常一般、KEY君马上接了电话。总觉得那孩子、只要是女孩子打来的电话、就会神速赶到话筒旁边似的。

我也不想过多地耽误时间、于是决定直话直说。

「啊、KEY君?是我、知弦哦」

『知弦姐!特意打来电话感激不尽!咳、咳咳!』

「KEY君……至少感冒的时候、情绪降低一些比较好哦」

『呜呜……话虽如此、可是不可能的。仅仅是接到女孩子打来的电话……我的情绪就达到MAX了!咳、咳、咳』

……真是麻烦的孩子呢。

「回到正题上了啊。KEY君、那个、关于那个杂务专用包……」

『咳、咳、咳、咳、咳』

「喂、喂喂KEY君!?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的。果然不行啊……最近、汗流浃背地在校内全力奔跑直到深夜的次数太多了……然后就感冒了』

「在校内全力奔跑直到深夜!?那、KEY君、你的杂务是――」

『啊、请稍等一下知弦姐。昨天抓到的Lúcifer(路西法)逃掉了……呦!啊、久等了。什么事?」(路西法,此处原文用的Lúcifer是葡萄牙语,暂保留原文。这里也可以直接翻译成堕天使)

「什么!?刚才什么逃了!?那个拥有不吉的名字的东西是什么!?」

『咳咳、咳咳、咳咳!……哧……呼、『诅咒』还留着呢啊……』

「KEY君、是感冒了吧!?」

『哎?啊啊、对、感冒啊。啊哈哈哈ー』

「什么啊这个无聊的演技!隐瞒着什么!?隐瞒着什么吧!?」

『我怎么会对知弦姐有所隐瞒呢。刚才开始、就感觉有点怪哦?知弦姐。还是该说没有平时那样冷静好呢……』

「是、是呢……抱歉了啊。稍微、冷静些了」

重复几次深呼吸、返回冷静的状态。……好、没问题。


――这时、听到电话的那端传来了奇妙的声音。

『……?紧急任务、SUGISAKI!『那东西』在新加坡上空出现了!快与当地的特工会合、这次一定要把『那东西』歼――?』

突然、在这里、迷之声音不自然地传来。

在我正汗如雨下的时候、电话里、KEY君很不自然地说道。

『啊、知弦姐。我、有点想睡了、电话就挂了ー』

「骗、你骗人!是新加坡吧!KEY君、你、现在是要去新加坡吧!」

『哈哈哈。乃在说些啥嘛啊』

「从一开始你的演技就行不通了!KEY君!你、到底是什么人――」

『知弦姐、刚才开始你在说些什么啊?我、只不过是、只有性欲稍微强一些的男子高中生哦。没事吧?』

「……哎、哎哎。抱歉了呢。是、是呢、刚才那是我听错了――」

『?SUGISAKI、干什么呢!快点!要是没有你的话……『那东西』毁灭地球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

『啊、不好意思、知弦姐。稍微有点急可是我要去打工了、差不多――』

「打工!?这是打工么!?你把这个涉及到地球规模的什么东西、称为打工!?你的异常行动、不只是杂务连打工都有涉及!?」

『咳、咳、咳。……呜……完全使不出力量……』

「不会是陷入大危机中了吧!?刚才、怎么感觉、地球陷入大的危机中了呢!?」

『你在说些什么呢啊、知弦姐。我只不过是身体状况不好、跟地球又扯不上什么关系ー』

「……是、是、呢。嗯……虽说直到刚才我还这样相信的……」

『啊、那、我差不多该挂了』

「哎?啊、哎。是呢……抱歉呢、明明你还感冒呢、打这个奇怪的电话。发生了很多事、我也稍微地、有一些动摇……」

『哈哈、请不要在意。我呢、只要听到知弦姐的声音、就会精神百倍了』

「KEY君……。谢谢。那、请保重」

『是。那……这个手机、在国外打不通的、挂了哦』

「!?」

『再见』

「KEY君!?」

嘟ー、嘟ー地、传来了无机质的电子音。

我把注意力移回到一反常态的热烈争论中、一下子发觉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我……我无言地、收起了手机。

就这样……在大家关注的目光中……我抬起头、向大家明确地宣告。

「大家……KEY君呢、是真的。地球……就是由他在守护着!」

在我一头扑到床上的时候、手机掉到了地板上。

「…………?」

啊、糟了、头有点晕了。可能从昨日开始……脑袋里乱糟糟的、自己做了些什么完全不记得了。感觉貌似刚才知弦姐有打来电话……感觉好像随便说了些什么。

「啊……对了……杂务专用包……」

对了对了。记得昨天……貌似、就以这种奇怪的状态、往杂务专用包里装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因为当时情绪非常奇怪、连巡也牵扯进来、把一些拍戏用的小道具之类、稀里糊涂地装了进来……。

然后、与来了状态的巡一起、拍摄了由她创作剧本的、傻得冒烟的自主创作的科幻电影。连中目黑和守都卷进来了。

刚才知弦姐打电话来的时候刚好在播放那个的DVD呢……貌似中途有一次把音量放大了呢。虽说慌忙按下了静音、可是又一次、把音量键按了下去。太丢人了。那个被听到了呢。

不、嘛、也没什么问题吧。总之现在、得把感冒治好。

「那明天是……打工和杂务……Lúcifer……新加坡……」

啊咧咧?不行了、从昨天开始、哪个是现实哪个是剧中都搞混了。……怎么看都不是能和人交谈的状态、这下子、对知弦姐可能也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嘛、那可是那个冷静的知弦姐呢。相信这种、像傻瓜一样荒唐无稽的妄言、是绝对不可能的。

好、明天遇到的时候、先就翘掉杂务一事向大家道歉吧……。

顺带一提、第二天。

『您工作辛苦了!』

「……哎?」

到学生会室后、不知为什么被全体成员全力敬了礼。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