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学生会的日常-学生会的日常

本篇开始

缺乏存在意义的序章

“我觉得,杉崎君是了不起的男子!”by中目黑

“情报才是凌驾于所有兵器的武器!”

迷之少女“Cream”(原文クリーム,就是栗夢)挺起绝对不是小,而是发展途中的胸部说着了不起的名言。

但与之相对的,这一计划的构成成员……包括“Cream”在内的三名成员,除了她以外全无霸气。

“小红,为什么从大清早开始就这么……”

“那,那边的!不要叫我小红,现在起请称呼我为‘Cream’,知……不对,‘Queen’!”

“.…真冬也,想好好睡一觉……呼啊……”

“不,不行真——不对‘Winter’!不要说出本名!”

构成成员们完全没干劲。真,真是的!

“小……不对‘Cream’,说起来这次集会,执笔好像是‘Cream’吧。”

“当然啦,‘Queen’。因为是秘密集会嘛!我会好好干的!”

“说是秘密,不过还是会发表的吧……”

“没,没关系哟。是在龙漫的附录上!杉崎和深夏也不会注意到的!”

“那么,‘Cream’。虽然刚刚也听到了……也就是说,这次是‘彻底监察key君和深夏的班级生活,把它们刊登在杂志上’的企划对吧?”

“嗯,就是这样!”

“明明有谜一般的开头,可总觉得从一开始谜就全部解明了呢,这是真……‘Winter’的错觉吧……”

“说什么呢‘Winter’!我们一直到现在都是用昵称互称的吧!要是推理我们是谁的话,在网络上不就会引起议论吗?”(不大清楚意思……)

“Cream”挺起胸,但不知为什么构成员们发出深深的叹息。

“Cream”摆出更加像“成功女性”的动作。

“哼哼哼,两位,是不是认为我是心血来潮就说出这份企划的?”

“就是这么想的。”(异口同声)

“明明什么证据都没有就……。……算了!看看这个,这份文件!”

“这,这是……”

两个人瞪大了眼睛。

在那里的是……

关于,一个碧阳学园学生的文件。

没错。

从今天起转入这个学校的,某一个少年的,简介。

二年B组的一己之见

走廊上。我在标记有“二年B组”的牌子下做了个深呼吸。心脏有点多余的兴奋。(大约就是紧张的意思)

“……也就是说,今天会有转学生来。喂,不要吵!”

在教室里,开始介绍我了啊。我在胸前紧紧握住靠不住的拳头。

没关系……没关系。普通的,就可以了。因为和以前的学校……不一样。

我闭上眼睛,回想至今为止的我的一生,我的高中生活。

哎,怎么回事,这个回想里鲜明的记忆一个也没有…….反而,我冷静下来了。

(没错,有很多很讨厌的事发生过……但正因为如此,不会有比这更糟的……不会有的。如果真的有……但那也是我的,极限。)

老师的简介结束了。传来了“进来吧”的声音。

我打断思路,打开了门。

变宽广的视野,眩目的光,让我眯细了眼睛。

“.…”

注意到的时候,80只不到的瞳孔中映出了我。有点怕,但是……

(啊……)

我注意到了“不同”。那些眼中,虽然有好奇的目光,但是……并没有使我痛苦至今的侮蔑和恶意。眼神中感受到了温暖。

“喂,过来介绍自己。”

老师温柔地催促紧张的我。我关上门,一步一步地靠近讲台,然后,虽然有点勉强……努力作出笑容,打了个招呼:

“初,初次见面。我名叫中目黑善树。现在开始请多多指教。”

我鞠了一个躬。紧张的一瞬间。会接受我的吧。给他们、她们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怎么样的呢。

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然后……

“咔嗒”一声,一男一女一下子站起来,用受惊了的音量叫道:

“中,中目黑——————————————————————————————!?”

“哎,哎,哎?”

两个人指着我,好像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一样目瞪口呆。五官端正帅气的男生和散发出健康气息的美少女,十分引人注目的两个人。这两个人好像对我的姓有激烈的反应。

我只能不明所以地不知所措。

同班同学们也都静不下来。

引发问题的二人也看着我,惊讶得嘴都合不拢。

这就是,我的校园生活的,完全意义不明的开始。

“那个那个,中目黑君。”

“喂,是我在问啊,现在!”

自那个混乱的自我介绍后过了几分钟。homeroom也结束了,明明已经到了应该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我还是被同学们围了起来。

我抽空瞄了一眼讲台方向。第一节课“国语”的授课老师真仪璢老师,在知道了我的事情后,说“有这么有趣的事情的话,上课什么的随他去好了”在黑板上写了大大的“自习!”两个字,在讲台后面放了把椅子,“呼啊呼啊”地开始睡觉了。

因此,明明是在上课时间,现在我却被同学们围在中间,十分的不知所措。

应接不暇的提问虽然极力地向我传递着善意,但也因此,我根本不知道该回应谁,相当的困惑。面对这第一次的经验,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本来是这样……但这时,坐在我右边的男生突兀地边叫着“够了,都安静!”边站了起来。一下子,刚才还吵吵嚷嚷的教室恢复了平静。仔细一看,这个男生就是刚才惊讶地指着我的人。


这是,班上的人对这站起来的他发起了牢骚。

“干吗啊,杉崎,不要打搅我们呀。”

“就是就是,高中转校生除此之外别无分店啊!”

班上全体联合发出“就是就是”的抗议,男生——被称作“杉崎”的男生,又嚷了一次“够了,都安静!”。……怎么说呢,是个精神相当紧张的人啊。

“虽然你们的心情我不是不了解,但自重点好不好!都怪你们,那个……中,中目黑同学不是很困扰的吗?”

为什么提到我的姓时杉崎君看起来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这么说。而且,同学们也停止了喧闹,他们嘴里说着“啊,有点过分了”,边向后退了一步。(大约吧,找不到准确的词)

我“呼”地放松下来,拍了拍胸口。然后,我笑着向拔刀相助的隔壁的男生——杉崎君道谢。

“那个……谢谢你,杉崎君。”

“啊,啊啊。没,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君很困扰似的挠了挠头。这时,坐在杉崎君另一侧的女生……刚才和他一样看到我很惊讶的学生,脸上浮现出了奇妙的笑容。

“了不起啊,一开始就竖旗了啊,键”(Archer之吐槽:“竖旗”还是从《学生会的一己之见》学来的)

“恶。刚,刚才的是不可抗力不是吗!今后发展什么的完全没有!”

“不错啊,真冬的创作,我期待着会发生些预言出来的事情呢,嘻嘻嘻。”

“???”

这两个人的互动,我完全搞不懂。但总而言之好像都是很温柔的人。打断思考,看起来像是班级中心的任务。

“那个,杉崎君。呃,现在开始还请多多指教。”(Archer之吐槽:“小女不才”呢?)

“呃啊?多指教什么??”

“那个,不,不就是坐在旁边的吗……”

“啊,啊啊,是坐在隔壁啊,多,多多指教。”

杉崎君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紧张地和我握了握手。旁边的女生又微妙地笑了出来。

这时,她和我视线交会,对着我爽快地微笑。

“自我介绍有点晚了。我是椎名深夏。学生会成员,同时姑且为本班班长。啊,有什么事尽管说。”

“啊,好的,是椎名同学吧。木字旁的zhui和名字的名的那个……”

“嗯?你怎么知道的?”

“啊,不是,我姑且事先翻了翻同班同学的姓名簿,名字的话基本上……脸是不知道的啦,只是名字的话就……”

对我的这番话,同学们发出了“噢————”的叹服声。我好像都有点,害羞了。

椎名同学说着“这样啊好厉害”边看着我。

“称呼我用名字的‘深夏’就可以了。大家都这么叫的,而且我妹妹也在我们学校。比起姓,叫名字比较好。试着用我的名字叫叫看。”

“嗯……我知道了。请多多指教,深夏同学。”

“嗯—有点生硬,但算了。多指教啰,善树。”

称呼我为“善树”啊,有点吃惊了。……国中毕业以后,直到现在,这样称呼我的,就没有了。虽然有点惊讶,但心里很温暖。好高兴……

这样想着,我笑着对深夏同学说:

“谢谢你,深夏同学。我觉得,很开心呀。”

“哎,哎?啊,啊啊,没有啦,怎么说呢….”

深夏同学好像因为我说的话不好意思一样的抓了抓脸。不知道怎么了,同学们想看到珍稀动物一样地盯着我。——这么想着,突然,从同学们中,一个女生走了出来。

“挺有趣的人嘛,脸也长得不赖,我们的事务所正想要。”

“?”

怎,怎么回事,这个人。我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个女生。

怎么说呢,这个人并不普通。一看气质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类。啊,不是贬义。一眼看去,艳丽的短发,动画人物一般的童颜加上细腻的肤质……

“.………”

“嘻嘻嘻。好像视线钉在人家身上了呢。也没办法嘛,在像人家这样的美少女面前的话,普通的男孩子都会魂不守舍的啦☆”

…….不对,那个,怎么说呢。啊啊,虽然的确长得很漂亮…唔唔……总有种“奇妙的人造物”的印象。这口气,这身姿,还有刚刚说的动画。创作物,这样的感觉,好像哪里超乎寻常了。于是……

“这个……那个……”

“呵呵,转校生君,这么快就对人家感兴趣了呢☆”

“那,那个。抱歉……请问,是不是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之类的……”

对于我的发言,那女生“呵呵呵”地笑着。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同学和深夏同学,以及其他同学露出了微妙的苦笑。怎么了吗?

美少女挺起胸膛,俯视着我。

“讨厌啦,转学生君~真是好古老的搭讪手法呀~”

“不,不是!绝对不是那样的!”

我慌乱地摇着手。她的脸上浮现出邪恶的笑容,接着,说着“开玩笑的啦”边吐出舌头。动作很可爱没错啦,总觉得,什么地方太做作了……

“你是在电视里看到人家的吧。”

“哎?……啊,啊啊!”

我好像想起来了发出了声音。她正对着我。

“换人家自我介绍了哟。人家叫巡哟,星野巡。”

“啊,啊,星,星野同学!就,就是那个,偶像的?”

对于我的话,星野同学奸笑了一下,然后,更加挺起胸大声说出:

“没错!人家就是显现于这个人心荒芜的现代社会的最后的天使,星野巡!”

“难道说……”

我张口结舌。不会错的,是星野巡小姐。就是最近电视上常出现的,那个,偶像。就算对这方面不了解的我都知道名字和脸,真有名啊。


星野同学更加自傲地说着:

“高兴吧~乃从今天开始,就是本小姐的同班同学了哟。这除了幸运,还有其他的吗!咿呀!”

“真的是,星野小姐?”

“是啊,如假包换。”

“就是那个‘辛苦PROJECT’的电视节目里的…”

“‘街舞女孩’。……真怀念啊”(原文ホッピング娘,估计是hopping)

“然后,半年就脱队的那个娇里娇气的人。”

“因,因为档期排不开。”

“而且歌唱水平令人绝望……”

“唔……”(Archer的吐槽:一支箭)

“还有,在drama里表现愚蠢僵硬而出名……”

“唔,唔唔……”(Archer的吐槽:穿心)

“在问答节目里回答完全没有常识的笨蛋解答者的……”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Archer的吐槽:Cala-bolg!)

“但脸张得不错就在那里装可爱的,星野小姐?”

“好大胆子啊转学生!刚转学就敢和老娘吵架!看老娘用扫帚抽你!”

“哇!”

表情一下子就变了!刚才明明好可爱的,现在怒形于色!额头上血管都突突地跳!

星野同学的暴走,被她背后一个高大的男生阻止住了!

“算,算了大姐!冷静,冷静一点!”

“让开,守!把这家伙杀了老娘也死掉,然后守也去死!”

“为,为啥要对打!还有为啥把我也卷进去了!”

“因为你是老娘的弟弟!”

“哪有姐姐死了弟弟跟着陪葬的规矩啊!”

“然后我的财产全捐给电视台!拍追悼节目用!”

“喂,搞得太随便了吧。”

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我呆呆地观望着这两人的互动。隔壁的杉崎君混杂着叹息如此说明:

“对不起啊,中目黑。巡的话……就是如你所见的家伙。”

“这,这样啊。但,但是为什么偶像会来这里……”

“反了啊反了。不是偶像来这里,是我们的学生成了偶像。巡是参演去年的电视节目的。”

“啊,是这样的啊。但好厉害啊,成了偶像了……”

性格先不管它,星夜同学真的很值得尊敬啊。明明和我同龄,已经作为社会人大活跃了……真的,很厉害。

但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君叹道:

“是啊,的确厉害的地方很厉害。明明脸很可爱,但因为那性格学生会选举时一票也没捞到,然后发牢骚‘人家要让大家公认人家的可爱’跑去演艺圈发展,装乖了不到一年就这么出名了,连我都有点认同了。……实际上和我很像啊。但就因为这样同族嫌恶了之类的……”

“?”

“啊,没什么。”

杉崎同学又叹了口气,好像心情很复杂似的看着星夜同学。她还在发飙,然后在她后面的……

“请问,杉崎君,那个很高大的压制着星野同学的男生是……”

“啊啊,是阿守,她弟弟。”

“弟弟啊……哎,怎么是同学年的?是双胞胎吗?”

“不是,虽然很少见啦,但不是双胞胎。巡是四月份生的,守是三月份,大约差了一岁,但如你所见,弟弟长得比较大。”(Archer的吐槽:坐月子一个月,怀胎十月……正好……)

“哈……是这样啊”

我明白了。不知什么时候,巡同学不闹了。完全恢复常态了,不过视线从我身上移开了。

我惶恐地向她道歉。说“对不起”的是……

弟弟守君。不愧是和巡同学有血缘关系,他也长得很帅气。只是,不是女孩子,所以给人一种心胸宽广的爽朗的好青年的印象。

“我们家大姐惹麻烦了,那个,中目黑。”

“啊,是的,这边才是多谢了,星野君。”

“星野君?”

他不明所以地侧着头。哎?什么地方搞错了吗?

“那个…….是星野小姐的……弟弟对吧……”

“嗯?……啊,原来如此,是这样啊。怎么说呢,的确以及很不幸的,我是那样的姐姐的弟弟没错,但我不姓星野。那个是艺名啦,艺名。虽然巡是本名来着。”

“啊,原来是这样的啊。那么,原来的姓是……”

这时,我想起了班级名簿。照巡同学和守君说的话,应该是个很少见的姓吧……

我好像想到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守君冷汗开始“啪嗒啪嗒”地往下滴,还发出“不,不要!”这样不安的声音。

“用,用不着称呼姓了!恩!”

“?但姑且……”

“我,我们已经是亲友了,中目黑!不是,善树!”

星野……不是,守君一下子很友好地手臂勾到我的肩膀上。

“称,称呼我守君,所以说,守君就可以了!你看,巡不也在吗,称呼姓的话会搞错的!”

“这,这样啊……那么,多指教了,守君。”

“啊,啊啊!我,我才是多多指教!”

守君好像笑得很勉强。呣呣……

就这样,也向巡同学道歉了,和这对姐弟的关系也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以我为中心的混乱已经瓦解了。注意到的时候,我、姐弟、杉崎君、深夏组成了一个小圈子。好像除了我之外的四人平时关系就很好的样子。

又开始在我面前装乖的巡同学说着“话说,善树”地提起了话题。(Archer的吐槽:永远少不了的披着猫皮……)

“我们家的阿守啊,有个有点有趣的能力哦!机会难得,你让大家见识一下吧,阿守。你的……超能力!”


“超,超能力!?”

偶像接下来是超能力者?这个班级到底怎么回事啊……还是姐弟……我很困惑地望向杉崎君和深夏同学。他们两人也是和刚才一样地苦笑。呣呣……

守还是“大姐……”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但姐姐“好了啦表演一下啦”命令着。弟弟没办法似的看向我。

“善树,现在,心里想一种特定的颜色。”

“颜色?什么都可以?”

“是啊。”

就像心灵魔术一样的啊。总而言之我想到了黄绿色(Archer的吐槽:小朝仓:黄绿先生~~~~~~[黄绿先生役:白石稔])。没什么特别的理由,相当随机的选择。

之后守君盯着我看……几秒钟后,眼睛“啪”的一下睁大了,如此宣告!

“绿色!”

“哎?…….啊,那个……正解?”

我做出了微妙的反应。怎么说呢,说中了倒没错啦,可我本来想的是黄绿色……

对于我的反应,守君“看,就是这样”似的看着巡同学。巡同学好像很好笑似的“咯咯咯”地笑着。

我有点莫名其妙,这时深夏同学这么说了:

“善树,你实际想的是什么颜色?说实话。”

“啊,抱歉。本来想的是,黄绿色来着……”

我这样回答,巡同学笑得更起劲了,守君“看吧”很怃然的样子。杉崎君也笑了出来。

深夏同学作了说明。

“也就是说,就是这样,善树。这家伙…守的超能力,实际上也就这种程度罢了。”

“哎?怎么回事?”

“也就是说啦。很‘微妙’啦。全都是这样的。”

“微,微妙啊……”

对于深夏同学的话,守君好象自尊心受伤一样发出了“呃……”的呻吟。好像从刚刚开始守君就很关注深夏同学了啊……

接着杉崎君继续补充。

“守并不单单会猜颜色。预知未来、读心、心灵感应、远视、心灵通话……除了物理性的以外都会的。”

“好,好厉害!”

这不是史上最强的超能力者吗!?(Archer的吐槽:史上最强超能力者守!)

“省省吧,才不是那样的。就像刚才的黄绿色和绿色一样,很微妙啊。命中率啊,效果啊,之类的地方。”

杉崎君如是说,守君哼了一声也不反对,不过瞅了杉崎君一眼。

…….好像这四人不是单单关系好的小圈子啊。巡同学的态度也是,有点违和感,一直在看着杉崎君。

守君可不想放任杉崎君指摘自己的能力,就自己开始说明自己的能力。

“不,不过,这也很厉害啊。就像被选上的孩子一样,对吧,深夏。”(Archer的吐槽:数码宝贝啊!)

不知道为什么要向深夏同学求证,她也只是暧昧地笑了笑。守君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烦躁地转向这边。

“例如这样,善树,看得到你的前世哦,前世。”

“哎,哎哎?”

“呣呣呣……。……哈!知道了!”

“快点,台词的话一行说完,现在!”

“哼哼……我了解了。善树的前世,是……江户时代的人!”

“江户时代的人?那么……然后呢?怎么样的人?”

“天晓得,这怎么知道。”

“.………”

“.………”

很微妙啊……细节方面相当微妙啊……

好像察觉气氛不对了,守君开始下一个行动。

“下面看看你的未来!”

“哎?可以啊,有点害怕就是了……”

“呣呣……哈!看到了!”

“没看到就直说不久好了吗!”

“善树!你今天中午,会到购买部去买面包!”

“.…啊,嗯,差不多吧,今天也没带便当……”

“.………”

“.………”

就是这种样子的。

“真,真的看见了!”

“是,是这样啊。”

“ku……看你的过去!过去!发生过的事当然知道吧!”

“哎哎!?可以啊,又没什么!”

“卡!”

“怎么能随便看呢!?不是轻微触犯别人隐私了!?吗”

“善树你啊……”

“看,看到什么了……”

我咽了口唾沫。我的过去……并没什么不可以给别人看的,那个,看得到过去啊。

我有点紧张,然后在另外三人的观望中,守君大声说道!

“你,过去曾对父母生气!”

“啊。嗯……差不多,是这样。”

“…………”

就是这种样子。不过……谁都会这样的吧,这种程度的……

“怎么样,深夏!”

不知道为什么守君自信满满地看着深夏同学,好像想让她看自己出彩的地方。

可惜的是,深夏同学无情地,将守一刀两断。

“还是一如既往得微妙啊,阿守!”

“唔噗!”

守君瞬间被击沉了。……这的确……

“很,很微妙啊……”

“是吧。”

杉崎君笑着说。巡同学和深夏同学也笑了。我也“啊哈哈”笑了几声。

(这样很快乐啊……没什么比这好的了。)

我对这个学校……这个班级很感动。

(但是,学校不一样……就是在这里不一样啊。)

除今天外没转过校的我,对这点确实很惊讶。原来听说是“校风很好的学校”,来了这里后……能来这里,太好了。


话题告一段落。“话说回来。”我望向杉崎君。

“那个……好像杉崎君和深夏同学刚见到我的时候很惊讶。那是,为什么呢?”

对于我的疑问,杉崎君发出“嗯唔”一声就说不出话了。另一方面,深夏同学果然在坏笑。我不明所以地歪着头,杉崎君的脸上露出了扭曲的笑容。

“不,不要管它,不用在意,中,中目黑。”

还是这样。还是一提到我的姓就结巴。

“那个……虽然不太清楚……如果姓不方便的话,用名字称呼我也可以的吧?”

“不要!等等!不要那样!为什么亲密度提升了!?”

“??那个……这样,不行吗?”

“不,不是这样的……”

“啊,抱歉,好像我有点太得意忘形了。”

“没,没有,不用深究……总,总之!关于姓的话,我会习惯的,不用在意了!并不是讨厌你的姓!”

“?那么……没什么不好的……”

对这互动,深夏同学还是“嘿嘿嘿”的坏笑着说“好像不讨厌呀,对吧”,杉崎君好像很后悔一样的发出“库唔”的声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既然本人都说了不用在意,我就尽力不去管它好了。

还有一点,我有疑问,就问道。

“还有,杉崎君和深夏同学,你们在交往吗?”

问题一问出来,空气就好像“噗”的一下冻结了。杉崎君和深夏同学就不用说了,不知为什么那对姐弟看起来也很紧张。

我以为什么地方失言了有点慌张。这时杉崎君突然满面春风地看着我。

“是啊是啊!中目黑也看出来啦!”

“哎?嗯……不管怎么,两个人关系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噢噢!你的眼力不错哦,中目黑!没错!本大爷,杉崎键,其实是深夏的男朋友——”

“才怪!”

杉崎君是肯定的,姐弟和深夏同学却全力否定。

我被搞晕了。三个人都怒目圆睁地逼近我。

“人,人家才没有和键在交往!”

“就是!杉崎的恋人才不是这样的男人婆,应该是,更加可爱的,偶像才对!”

“就是这样!深夏才不会和这样的工口男交往!深夏的恋人应该是……这样的男人,被选上的男人!就像是超能力者那样的,热情的男人!”

……那个,就算是对什么事都很迟钝的我,这里的人际关系都一下子理解了。

总的来说……确定的是巡同学喜欢杉崎君,守君喜欢深夏同学。虽然很意外,但这是确定的。另外,杉崎君嘴上说是喜欢深夏同学,但不像姐弟那么可以肯定。深夏同学,好像也不怎么讨厌杉崎君。

“………….哇——”

好像是很麻烦的人际关系啊——这么想着。这四个人果然不是一般的朋友圈子啊。

守君好象很烦躁地说“喂,善树。”

“怎么啦,那副好象全理解了的眼光。”

“嗯?那个,总之巡同学和守君先不管,关于杉崎君和深夏同学的话……”

刚说到这里,我的嘴巴就被守君用惊人的速度堵上了,同时,我被巡同学用女孩子难以想象的力量举了起来。被绑架了,我转校当天就被卷入绑架事件了。

就结果而言,我被带到了教室的角落。确认了杉崎君他们听不到这里的声音后,守君和巡同学的脸靠近我。

“听好了善树,你现在注意到的东西,将会是你人生中最大的秘密。”

“现在怎么把我的人生看得这么不值钱?”

“善树,乃太碍事了直接杀掉算了。”

“巡同学,那已经不是胁迫了!是杀人预告啊!”

“总之善树!不要乱说!说出来的话就绝交!”

“更新友情创立到绝交的最快纪录了啊!”

“你说了啊,小子!”

“话说,那个,普通来说明明早就穿帮了……”

我差点哭了。一个在附近的同学过来忠告说“没注意到穿帮的就剩space姐弟和学生会二人组了。”但他被姐弟从两边狠揍了一顿。在转学第一天,就失去了一位同班同学。阿弥陀佛。

“space姐弟?学生会二人组?”

“s,space姐弟就忘了吧,那是听错了。咳哼。……杉崎和深夏是学生会成员。可恶,因为都是学生会的所以游刃有余的……呀,不是的,总之,我对深夏一点都没有时时刻刻地想着。”

“啊—都到这地步了还想隐瞒,厉害呀,守君。”

“人,人家才不是,时时刻刻都想着杉崎的~”

“现在还会有说这么假的假话的人存在着啊……”

至此,状况完全理解了。也就是说,只有本人认为被隐瞒了。实际上也瞒过了杉崎君和深夏同学吧。

“善树,如果在深夏面前说了奇怪的话,知道后果的吧?”

“善树,知道的吧?”

姐弟边捏着拳头便这么说。……哇,从第一天起就被同班同学威胁啊——

“不会说的啦……嗯,没关系,约定好了。”

因为会演变成非常麻烦的事情,所以不会说。两个人边笑着说“好乖好乖”边摸我的头,接着回到了原地。我也叹了口气,回到了原位。

刚坐下,杉崎君就发话了。

“不错嘛,中目黑,和宇宙姐弟打成一片了嘛!”

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君对于我和别人亲密度上升很高兴。不过又有了一个,不弄明白心里会不舒服的事情。

“哎?yuzhou……姐弟?”

对于我的话,姐弟表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巡同学还叫起来:“糟了!忘记这边的情报管制了!”

守君好像和杉崎君说了什么,不过杉崎君用“不要对同班同学隐瞒”这样的话让他闭嘴。


然后姐弟也就放弃隐瞒了。杉崎君坏笑着告诉我。

“那是姓哟,姓。已经听说了星野是艺名了吧。”

“啊,嗯。……咦?请问……难道说,那么,本来是叫‘yuzhou’的?就是……”

“嗯,就是普通的‘宇宙’两个汉字。虽然很少见,但是事实。”

“哎,就是说……”

我联想两人的名字。姐弟很害羞似的低着头。

宇宙巡。

宇宙守。

……………………

“.…动漫人物?”

“唔,唔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姐弟好像要哭出来似的叫着。啊啊……怪不得不想让我知道姓,还有,艺名要把姓换掉。

深夏同学坏心眼地笑着说。

“恐怕,在我们不知道的角落,这两个人在守护着地球哦。”

“哪有这事!”

巡同学如此否定。

杉崎君也笑了。

“下一部奥○曼,已经预定是这两人主演的《twins○特曼》了。”(Archer的吐槽:不是都已经说了这两人不是双胞胎了吗…如果姓地球的话是不是就要让他们主演《假面○士twins》啦…….)

“哪有这种鬼预定!”

守君脸涨得通红的否定,好可怜啊。

我也就附和道:

“没,没关系哟。两位!很帅气哟!”

“本名有什么好帅气的!”

“这,这不是很好吗?像主角会起的名字一样!成为英雄的可能性很高的!”

“高中生谁会做这种梦啊!”

我有点困惑。深夏同学手勾到我的肩膀上……然后,一幅了然的表情接着跟我说。

“算了吧,善树。这两个人……不是还没向我们表明身份吗。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温柔地为地球而战的两位送行了。”

“深夏同学……嗯!我知道了!我也会,为你们加油的!”

“不要自说自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人抓狂了。接着,又把我从杉崎君和深夏同学旁边,一左一右地夹着拐到了教室的角落里。就好像抓住了宇宙人的光景一样。

两位气势更加猛烈了。

“从今往后,别在老子面前提姓啊恋爱啊能力的事情了听懂了吗!”

“就是这样,善树。如果触犯了禁忌的话……不管是老娘事务所的压力还是弟弟的超能力还是别的什么都会动员起来,让乃见识一下真正的地狱哟。”

……刚刚转校,就被胁迫了……还是偶像超能力者的……

“那,就这样吧。今后还多关照咯,亲友。”

“掌握了偶像的秘密,觉得光荣吧,善树。”

两个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放行了,我浑身颤抖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啊啊,以中目黑为中心,我们班的人际关系发生改变了。”

坐在我附近的一个女孩子如是说。……怎么搞得。我,大概,还没做什么吧。

总之,比起被胁迫的友情,我更欢迎普通的友情。于是我就积极地和杉崎君展开对话。

“那个,杉崎君。”

“什么事……哈啊中目黑!?你不要主动和我说话呀!”

“哎?可是杉崎君是我现在交流起来最容易的呀……”

“不要啊!气势熊熊地竖旗了!”

“?”

杉崎君明明是个好人……却时不时地说些意义不明的话……白璧微瑕啊。

在意了也没办法。我继续说。

“杉崎君和深夏同学是学生会干部吧,两位果然很厉害呀。这个学校的学生会选举是通过人气投票的吧。”

“嗯?啊啊,深夏是投票选出来的。我是因为特优生,学年第一名就可以进学生会。”

“哈—这样子的啊!杉崎君好厉害啊!”

我又被感动了。杉崎君真厉害呀。又是班级的中心,而且,学习也是顶尖的。

我羡慕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君说着“一,一般般吧”别开了视线。……不好意思了?这么谦虚,真了不起。

这时我注意到了,从远处巡同学望向了杉崎君。

“好厉害……”

“.………”

偶像向着杉崎君发出恋爱光线。杉崎君,杉崎君真是的。

那、那个,深夏同学也好杉崎君也好都没注意到,那个光线。

接着更厉害的,连守也……

“只要稍微用功点就行了……嗬嗬嗬。看着吧,杉崎。下次的特优生就是我了,然后,把深夏从你的魔爪里……嗬嗬嗬。”

“.…”

好像在……自言自语吧?因为坐得远我听不完整……不过,那的确是自言自语吧?但在这个绝妙的时机杉崎君和深夏同学开始聊天了,所以也没听清楚。……这个小团体怎么搞的。好像,相当麻烦啊。

注意到宇宙姐弟没办法靠近了,我更加积极地想和杉崎君对话。

“杉崎君!杉崎君!”

“.…就说了,你怎么老是和我……”

“可是,我除了杉崎君就没有……”

推心置腹的朋友了。

“所以说啦,为什么这么急得就对我的依存度上升这么多了啦!很吓人呀!越来越像小真冬的同人本了!”

“?xiaozhendong?”

“.………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君抱着头。我有点受惊。深夏同学苦笑着接着说。

“啊,键也有各种事情的。有善树所不知到的……对了,波澜壮阔的隐情。”


“波澜壮阔的隐情?”

“啊,就是这样善树。每个人都有点不想对别人说的秘密。”

为什么这个人连这都知道,却对守君的心意一点都感觉不到呢……(Archer的吐槽:默认进key的后宫了吧……XD)

“键不为人知的秘密其一!这家伙实际上,认真点就连雅○察也能打倒!”(龙珠里的万年过路男……)

“太微妙了吧!”

深夏同学是怎么回事。就算是转学生,她觉得我会相信吗……果然深夏同学是个奇怪的人啊。

“一如既往令人恐惧啊……杉崎键。但是,在情敌面前我完美无缺!”

“不愧是人家未来的达令……好厉害哟!”

“.………”

好像旁边的姐弟已经相信了。

我害怕地抓住杉崎君的袖子。

“杉崎君,果然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Archer的吐槽:伪娘啊你!还撒娇!恶……)

“为什么?怎么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君都热泪盈眶了。

“总算结束了……”

放学前的homeroom结束了,我这么叹道。充实啊……真的是充实的一天……。虽然很感谢热烈的欢迎啦,但另一种意义上真是特别疲劳的一天啊……

“总算结束了……”

他和我一样叹息着,脸上露出疲惫的表情。……啊,我真正的理解者,果然杉崎君是不二人选啊。我对杉崎君的信赖度急速上升。(Archer的吐槽:小真冬会很高兴的……)

不小心我和杉崎君视线对上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相当慌张地把脸别了过去。……果然,虽然很容易不好意思,但和我有相同的感受。我觉得我肯定会和他成为亲友的。

“喂,回家咯,善树!杉崎什么的不用管他!”

“不一起回去吗,善树?方便监视……不是!因为是朋友啦!”

敌视杉崎君的守君和性格恶劣的偶像巡同学的声音传过来。

我一把抓住站起来打算和深夏同学一起去学生会室的杉崎君的袖子。然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杉崎君也……请和我们一起回去吧……”(Archer的吐槽:翻到这里,心理上真的很难接受这是个男人说的话……)

“就说了,为啥呀!”

“呜呜呜……”

我可没有和宇宙姐弟独处的勇气啊。(Archer的吐槽:刚刚差点被你雷翻了……)

“恶”

杉崎君很迷茫。深夏同学坏笑着对他说。

“今天和善树一起回家也没关系哟,键。”

“深夏,你丫的……”

“这是班长命令。负点责任把还没习惯的转学生送回家。”

“ku……不,不是我也……”

“就是就是,键和善树住得很近的。”

“gu……”(Archer的吐槽:为啥日本的语气词这么多呢……找不到合适的中文了……)

杉崎君的表情好像吃了条虫子一样难受……接着看了热泪盈眶的我一眼叹了口气。接着说“知道了……”屈服了。

“呜呜……果然杉崎君很温柔呢……”

“就说了为什么你对我的好感度上升得这么快啊!”

接着杉崎君又嚷着“明明美少女一个都攻略不下来”,这应该是他在掩饰害羞吧。杉崎君果然是非常非常好的人啊。

就这样,我们和有点摆臭架子的守君,以及高兴得蹦蹦跳跳的巡同学一起回家了。

说到深夏同学,她就说着“有好料子和小真冬说了”蹿出了教室。果然是……很奇怪的人啊……

我们出了校门,在人行道上悠闲地走着。全员好像都是住在徒步通学的距离。

“善树。”守君问道。

“你实家很近吗?”

“啊,不是。和转校一起。我开始在公寓独自生活了。”

“一个人住啊。真不方便啊,我们的学校没有宿舍。”

“的确是这样。不过,以前在实家的时候也是一个人的时候多一点,也不是太不方便。”

我做出这样的回答。现在换巡同学来问了。

“善树,你双亲都很忙吗?”

“嗯,是的。……双亲都,很忙呀……”

的确。和我……商量烦恼的时间,都没有。

看到我脸上很寂寞的神情,宇宙姐弟都放弃了追问。

也许是为了调节气氛,杉崎君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接着说。

“我啊,也是一个人住的。”

“哎?这,这样啊……”

“啊啊。话说在现在这个时代,就算不会自己烧饭也不会怎么样。啊,这样,反正我们家也住得近,以后我告诉你几家价廉物美的饭馆。”

“太,太谢谢了。嗯,我真的很高兴。”

“这……。……这样啊。”

杉崎君不知道为什么叹了口气,但最后还是温柔地对我微笑。……虽然他不时会和我保持距离,但果然还是个好人啊。(Archer的吐槽:又被发好人卡了……)

搞清楚会吸引巡同学的原因了。为什么深夏同学会那么不坦白呢……(Archer的吐槽:傲娇啊那是)

如同燃起了对杉崎君的对抗意识般,守君大声叫道。

“我会告诉你比杉崎说的更价廉物美的店的!透视一看就知道了!”

“多,多谢。”

“善树!和杉崎一起下馆子时也叫上人家哟…….理由知道的吧小子。”

“一、一定会的。”

我果然不太擅长应付这对姐弟。虽然都不是什么坏人就是了…….

不久之后走到了一个丁字路口。守君突然说了声“再见”。


“我们是往那边走的。”

“啊,嗯,谢谢,明天见。”

“.…善树,你怎么嬉皮笑脸的。”

“啊?没,没那回事。唔,不,不是因为可以和杉崎君独处高兴哦?”(Archer的吐槽:不要玷污本人心目中的傲娇形象!)

我这么回答,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君浑身颤抖。……怎么了吗?……

等我注意到时,巡同学已经“和杉崎……二人独处……嗬嗬嗬”陷入了很危险的境地。那……那已经不是恋爱中少女的等级了。但一下子恢复正常的巡同学,又打个招呼道别了。

“再见,善树。……杉、杉崎也是。人、人家才不是特别在意杉崎的哟!”

这么说着,难道说是所谓的“傲娇”啊。(Archer的吐槽:你没资格这么说人家)杉崎君也“啊,啊啊”笑着回应巡同学。……杉崎君明明嘴上常挂着“美少女美少女”的,却不知道为什么不太会应付巡同学。虽然我也知道她性格的问题。

“哈啊……”

我们两人目送宇宙姐弟的背影,同时叹了口气。

“请问……杉崎君,你很喜欢美少女吧?”

“嗯?啊,啊啊!是的!我喜欢女孩!而且我是正常性向的!”

为什么要强调正常性向啊。

“但好像不大会应付巡同学啊……明明是美少女。”

虽然姑且是朋友,但她恋爱的前景一点也没注意到。我这样问道,“唔唔……”杉崎君好像问题很复杂似的沉吟片刻后。

“也不讨厌啦……真要说的话也觉得她挺可爱的。”

“这,这样不行吗?”

“不是,怎么说呢……用galgame打比方的话,就是次要角色的感觉?就是不能攻略的啦,不想攻略的啦,不可能攻略的之类的。”

“哦哦。”

我好像理解了。杉崎君继续说。

“就好像进了那条路线的话,就从从开始就封锁了各种各样的可选项一样的。Happyend也好badend也好都是这样的……。再说比起外貌重视来说性格方面也有不可忽略的一条界线。”(Archer的吐槽:开关按下去了……)

“哈啊—”

虽然对不起巡同学,但杉崎君的观察眼的确细致入微。

“再说了,巡自己不也对我完全没好感吗!攻略难度太大了!”(Archer的吐槽:要我夸你比濑○名津流还迟钝吗?看来外表是工口男内里还很纯情啊……)

“…………”

杉崎君明明观察眼这么锐利,怎么从本质上就搞错了啊。要说攻略难度的话绝对是“容易”以下的嘛。(Archer的吐槽:容易以下?“猴子都会”?)只要说一声她不就已经到手了嘛。好感度指针已经快爆了嘛。算了,这可不能说。

总之,我们继续走向自己的家。

“那么,杉崎君没有女朋友咯?”

“问这个干嘛?”

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君离我远了一步这么问,怎么又拉远了一步啊。

“那个,杉崎君这么厉害,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啊。”

“…………”

杉崎君一言不发的离我远了两步。还要拉远距离啊。

“但是杉崎君其实最喜欢深夏同学吧?”

“哎?是啊……。真的要说的话,在班里面,确实是最喜欢的。”

“?班里面?”

我这么问,杉崎君“哼哼哼”地露出不可一世的笑容。

“没错!本大爷我,杉崎键,其实有一整座后宫!名为学生会的美少女后宫!深夏只是作为其中一员被爱着的!”(Archer的吐槽:终于本性暴露了……)

“!原来是这样的啊!杉崎君果然好厉害!”

这么厉害的男生,果然同时在和多名女性交往啊。

面对着我羡慕的眼神,杉崎君“呼呼呼”地笑着。

“没错。依我的本事理所当然!”

“这样啊……那么也就是说,现在学生会的成员们,因为杉崎君不在都很寂寞啰……”

“唔……当、当然!如果我不在,她们全都没有干劲……不过现在她们应该都在讨论中目黑的捏他吧……”

“?”

“没,没什么!没错,学生会成员们的心都已经是我的了!谁叫我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活用multiheroinesystem(多女主角系统,现在的galgame大多都这样……)的男人呢!”

“好厉害!现在的游戏和动画都是只和一个结合就完结的!”(Archer的吐槽:落伍啦,还有许多问题完全没解决的……比如《请不要忧伤了,二之宫君》……)

“都说了中目黑。我是正常性向的,真○君和渚○君那样的关系是在嗜好以外的!”(Archer的吐槽:EVA……好古老的捏他……)

“嗯?虽然听不懂,总之我更尊敬杉崎君了!这么获得女性青睐的男性,太厉害了!”(Archer的吐槽:眼睛了都要冒出星星了……)

“啊啊!怎么是反效果啊!”

杉崎君又抱住了头。怎么回事?(Archer的吐槽:还不都是你惹的!)

就算这样,杉崎君还是很厉害。完全不像是和我同龄的。

我也想……像杉崎君那样……转校……实在太好了。

“……怎么了,中目黑。”

“哎?”

“好像没什么精神……糟,我又竖起多余的旗子了……”

杉崎君又在说着什么很阴暗的话,但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放弃了似的又说:“说吧,怎么回事。”果然,杉崎君是个很温柔的人。

我回以苦笑。对这么温柔的人……不能让他平添烦恼了。

“不,没什么,嗯。”

“…………”


对于我的回答……杉崎君面色凝重,这么说道。

“不要搞错了。”

“哎?”

“好了说出来吧,中目黑。你现在呀,怎么说来着,实在勉强自己对吧。”

“啊……”

“我并不是想窥探你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过去。如果不想说的话就是由什么‘顾虑’在吧,除此之外没别的可能。”

“但是这和杉崎君没什么关系……”

“不是没关系。我可是学生会成员。就算不是……”

杉崎君犹豫了一下子……然后放弃了什么似的吐了口气,接着脸上浮现了爽快的微笑。

“我是你的同班同学,更是朋友,对吧?”

在夕阳余晖下微笑着的他,把我深深地迷住了。……杉崎君,不愧是我觉得眩目的人啊……

看到我这德性,杉崎君马上“嗯唔”一下脸就垮了,接着别过脸说“也,也就是说,快点说出来!”,一边又开始往前走。我慌忙走到和他并排,稍微定了定神,开始说。

“那个……我呢,在杉崎君这么强的人看来,会看不起我也说不定……那个……我,从原来的学校,逃避了……”

“…………”

“仓皇地……逃避了。那样子……本来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理由。啊哈哈……很看不起我吧。”

“才不会。”

杉崎君马上接口。就好像拍拍我的背安慰我一样……我继续说。

“我也曾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刚开始的时候是很琐碎的事情,接着,琐碎的事情慢慢累积。等注意到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在班级里……甚至是学校里都被瞧不起了。”

“怎么会这样?”

“嗯……在碧阳学园的杉崎君大概有点无法想象吧。在这个世界上啊……是有许多伤害他人当作娱乐的人的。啊但是但是,大概本人觉得正是正义吧。我也并不认为这些人是坏人。

在那所学校的我,最后成了‘向熟女卖春的男公关’、‘靠贿赂老师获得好成绩’、‘父母用金钱力量已经走后门预定大学录取’、‘明明看脸很和善其实在背地里虐待动物’的中目黑善树了。”(Archer的吐槽:怎么也有个阴暗的背景设定啊……)

“怎……”

杉崎君无话可说。我微笑着说:“喂。”

“我都这么说了,会看不起我吧?”

“看什么!那算什么!白痴啊!白·痴·啊!”

杉崎君令人惊讶地愤怒。怎么这个人……感情很外露啊。我被吓到了,杉崎君把愤怒的矛头转向了我。

“你,就从没辩解过吗!”

“……这怎么,办得到啊。虽然说过‘不是’了……”

“接下来……”

“接下来,什么?”

“哎?”

“已经失去信用的我的话,你想谁会去听?”

“…………”

“就是……这样的啊。但是,并没有辩解。我觉得,自己真的很软弱。如果在那个学校的是杉崎君的话,我想,决不至于会用转学来逃避的,而且,还会轻易地逆转那种情况的。”

“这种事情……才不会,转学呢。就算是国中时代的我也。”

杉崎君毫不谦逊地说。我微微笑了笑。

“是吧。所以,我觉得那是……果然是……我的责任。……因此……我,真的被杉崎君吸引了、迷住了。”

“中目黑……”

杉崎君看着我。而我……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将视线别开。

但杉崎君虽然现在还是想从我身边逃开,这时却……虽然很不安,还是正面面向我。

接着……露出了笑容。

“做得不错嘛,中目黑。”

“哎?”

杉崎君好像对小孩子一样,温柔地揉着我的头。

“不错嘛,好厉害,中目黑。”

“哎,哎,哎哎?说,说什么呢……”

“因为你,为了打破自身的处境,做出了行动不是吗。竟然转校……这种就算有勇气做也很可怕的事,就算我也办不到,而且还从实家出来独自生活。一般不是要抱有很高的觉悟吧。这样的你,虽然身体很瘦弱,不也是很了不起的吗。”

这么说着。

我……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为了不让眼眶里打转的泪珠,被看到。

我提出要转校时。

母亲责备我“怎么做这么软弱的事”。

父亲说“搞不清状况也要有个限度”。

我决定要转校时。

老师说“逃避问题,不大赞同”。

同学们嘲笑我“看吧,果然这样”。

然而……

在夕阳之下,杉崎君接着说。

“你很了不起。相当了不起。像你这样的家伙可不多。普通人都是放弃了而不作出行动,可你却是朝前迈进,接着到了这个学校,在转学第一天,就交了这么多朋友。这哪里不厉害了。”

“那,那是……这个学校的同学们……二年B组的同学们,很温柔……”

“不对。我们班被认定是最出色的,能够随随便便的和讨厌的家伙搞好关系的人是完全没有的。就像是宇宙姐弟那样。那两人,就那两个家伙是绝对不会虚伪地交朋友的。所以……今天能够交这么多朋友的你,不会错的,是很了不起的男人!自豪点!”

“呜……”

我忍住哭声。

眼泪已经,无法掩饰地落向了柏油路面。

尽管这样,我还是忍住哭声。

我很了解姐弟的心意。

我正在……竭力掩饰着,支离破碎的感情。因为,这是我……我的……我剩下的……最后的尊严。因为,是他的同班同学的,尊严。


杉崎君咚咚地敲着我的头,接着,从我这别过脸。……

接着,大声宣布。

“虽然不知道是哪间学校,但是这白痴学校!你们今天公开把这么一个贵重的人才让给了我们碧阳学园!哇哈哈哈哈!从此我们碧阳学园,不但美少女,健气的美少年也网罗到啦!马上碧阳学圆就没有死角啦!”

“讨,讨厌啦,杉崎君,这么过分的过大评价,那个,很不好意思的……”

“过大评价?才不是那样。”

“哎?”

杉崎君抓住我的手,然后满溢着强烈意志的眼睛,直直地瞪着我。

“今天开始我对谁都这么说,中目黑善树是‘碧阳学园最健气的美少年’!就是这样的角色!不承认异议!就算有人有不承认你是,我们学生会……不,二年B组的全员都会承认的!虽然是二年B组的一己之见,但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不可取代的一员了!”

“.………”

糟透了……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从刚才一直忍着的。

这么想着……我面对着杉崎君,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就这样,我的碧阳学园节目结束了。

那之后,杉崎君不知道为什么嘟哝着“我到底在搞什么……跟男的搞什么……”陷入了激烈的自我厌恶中。怎么回事?在那了不起的说词和行动里,好像有什么厌恶的部分吧。

我这么想着。明明我说了“杉崎君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就算美少女们不这么想,我中目黑善树,就算是一己之见也好,也会认定杉崎君是‘时间上最厉害的男子’的!”

好像起了反效果了,杉崎君号哭着:“呜哇啊啊啊啊啊啊!我们的关系这么快就加速度超越了小真冬的妄想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是老样子,杉崎君有点谜团缠身。(Archer的吐槽:都已经超越了啊……)

就这样,几天后,某个叫“Winter”的一年级学妹向我拜托“请务必记录下和杉崎学长的相遇!”。于是,我就将那天的……至今还记忆犹新的第一天的回忆,以小说的形式投稿给了学生会。

我想要让每个读过这篇文章的人,每个人都知道杉崎君的不凡之处。他真的很了不起。我还在想是不是创立个杉崎教比较好。我,这一生为了他赴汤蹈火!

以上是由,私立碧阳学园二年B组的一员,中目黑善树所作的!

二年B组的一天

“ZZZZ…………呼噜……”

“…………”

上课中。我邻座的杉崎君睡得正香。我并不打算责怪他,而是温和地看着他那天真的睡脸。

因为我跟他在一起几天了,所以我知道虽然表面上这样,但他基本上是个一本正经的人。休息时虽然常胡闹,但一上课,他的脸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认真听老师说话。怪不得能成为学年首位啊……啊啊,杉崎君果然好厉害呀★

就算是那样的他,今天也完全傻掉了。要说为什么的话……数学老师不知怎么的一下子脱线了,讲起了自己的武勇传。不光是杉崎君,全班同学都神游物外中,老师却好像自我陶醉似的继续说着。

所以,杉崎君开始熟睡时没注意到我,不用说,比起老师的话,观察他的睡姿对我更有意义一点。

虽然,是这么想的……

“呼噜……住,住手,深夏。怎么能在这里……不对,怎么是运动短裤游戏啊你……算了,反正看上去很美味。”

“嘿咿!”

“咳噗!”

对于杉崎君那种梦话,邻座的深夏同学立马反应过来一肘子捅在他的胁下。杉崎君一瞬间发出了悲鸣,但是,并没有要醒来的样子。深夏同学也说了这是常有的事,其他同学也继续小声聊天。

总之我继续观察杉崎君的睡脸。

“呼噜……大海真好啊……呜呼呼呼……”

好像做梦的舞台转移了。

“波涛汹涌的胸部!小麦色的肌肤!性感的泳装!果然海水浴最高!”

不对吧,这些都跟大海没关系吧……

“啊哈哈……等——等!!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好像是在追着谁。……不管怎么样,睡脸这么幸福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现实真残酷啊。

“等——等。等……不要,等……。等,等下,真的!不要,喂!喂!不要,不要抛下我。……哇——————————”

好像被抛弃了,发生了不得了的事了啊。杉崎君的脸相当痛苦,喂,起来比较好吧?

“呜,呜……”

啊!哭出来了!哭出来了!做梦做到哭出来了!在现实里眼泪流出来了!

“怎,怎么这样……一个人在哥斯拉的肚子里……”(东宝公司那个……)

混入了奇妙幻想的梦啊。杉崎君……看着像成年人其实还是小孩子啊……

“早知道不要搭讪了……应该在海岸其他地方搭讪的……泣。”

做梦还在说些有的没的。深夏同学刚刚还在聊天,现在“咚”的一拳打在他头上。虽然发出了奇妙的钝响,但就算这样,杉崎君也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但是,好像,深夏同学的一记起到了切换做梦场景的按钮一样的作用。杉崎君的眼泪一下子止住了。

“呼噜……。……会长,这样的企划……呼噜……”

好像这次的舞台是学生会。

“哎,不对,这不行。那样的话……一半的学生都会死掉的……”

哪门子企划啊!?

“是……那样的话可以。……是……如果是胸罩的话有很多……”

为什么杉崎君家里会有许多女性内衣啊!?不是男的一个人居住吗!?还有这回又是哪门子企划啊!?

“知,知弦姐……对不起,请原谅我。那样,不要,不——啊————!”

被胸罩的企划激怒了吧。


“呜……人家已经嫁不出去了……”

不对吧,我觉得本来就是啊……是男孩子啊……

“可恶,一直是一直是这么对我……我要以下克上!去吧!星○白金(スタープラチナ,出自《JOJO的奇妙冒险》)!”

替身(スタンド,也称幽波纹,同样出自《JOJO的奇妙冒险》)出现啦!

“哇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喂,在梦里对女孩子做什么,杉崎君!

“哼哼……这才是我的实力,知弦姐。快点给我把这些垫子装进纸箱子,不要反抗!”

星之○金都用了就为了这个!

“呼呼呼……看来被我迷住了嘛……这么热情……”

这么说着,现实中的杉崎君还是闭着眼睛,“啾——”的把嘴巴贴到了铅笔盒上。就算是深夏同学也向他投以可怜的目光,又转过去聊天了。……唉,杉崎君……(Archer的吐槽:够悲哀的……)

“ZZZ……呜呼呼。怎么了,小真冬?嫉妒的样子好可爱呀。”

这回好像深夏同学的妹妹出场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和你……唉?不是和小真冬,是和中目黑?”

怎么我的名字也出来了?我侧耳继续听,杉崎君的表情“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中、中目黑,等下,就算是小真冬的拜托也……不,不是!因为,那样……”

接着杉崎君开始冒冷汗。发生什么了吗?

“中、中目黑,你怎么这副模样……停,住、住手。快住手!我完全没那种兴趣……不、啊、等、那样、啊————————”

杉崎君身体剧烈地颤抖。下一瞬间,他刚才还亲着的铅笔盒“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对此起反应了,杉崎君的眼睛也“啪”的一下张开。

在他眼前的是,觉得担心而看着他的我。没事吧?

杉崎君……不知道为什么绝望地大叫。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禽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结果两个人去走廊罚站了。……为什么连我也?

“那真是杰作啊,键。”

“笑个毛。”

休息时间。对深夏同学的“问候”,杉崎君哼了回去。和往常一样聚集到我们座位附近的宇宙姐弟也在坏笑。

巡同学叹息似的问杉崎君。

“那么,具体做了什么样的梦,杉崎。”

“不告诉你。”

“为什么?国民级的偶像在问你哎,干嘛不说啦!”

“就因为是你更不能说!”

“为,为什么呀!”

“就因为是偶像呀!你肯定会马上向全国民众发表的!”

对于杉崎君的话,巡同学“呜——”的涨红了脸。……唉,还是老样子,这里啊,充满了厉害的恋爱氛围啊。巡同学的不懂气氛,杉崎君的苦手意识,演出了绝妙的友人关系。

在这样的两人旁边,同样有趣的二人开始了互动。

守君还是尽量在深夏同学面前展示自己。

“深、深夏!对这种工口混蛋,很失望对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