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学生会的日常-学生会的零话

翻译:demongod,mercury0911,chenyongsquall

发布:轻之国度

转载请务必留下以上,或以下信息

================================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想要传达自己的感情的话,不用语言表达出来是不行的!」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一幅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不过这次接着又说了一句。

「终于挺进DM了啊,诸位。」

「哇——」

啪啪啪啪……我等学生会成员敷衍地拍着手。

会长·樱野栗梦如往常一样自信满满地摆着架子。那平板的胸部,那不但不会让人把她当作高三学生甚至连是不是高中生都让人有所怀疑的身高,以及比起这些来更加没有成长的精神年龄。不管怎么看都是完美的LOLI少女。还是一如既往的萌啊。

我……以二年级男生的身份当上副会长的杉崎键叹了一口气,将手肘倚在学生会办公室中央的办公桌上,心不在焉地对她说道。

「这种事怎样都无所谓啦,总之差不多该下定决心和我交往了吧,会长。」

「为什么突然之间我就不得不要和杉崎交往啊!」

「因为彼此相爱嘛,有什么问题吗?」

「这完完全全是你的单方面意见啊!」

「啊啊,虽然会长痴情于我,但是我还爱着其他女性,会吃醋也是难怪的。」

「不是—————————!唔唔……总之!挺进DM才不是什么无所谓的事!是DM啊,DM!」

「……DM啊。」

老实说在拒绝和我交往之后,我实在对这个提不起什么兴致。环视其他学生会成员,也看不到有像会长一样对「DM」这个单词感到兴奋的人。

坐在我旁边的双马尾运动少女、与我同样是副会长的椎名深夏就是个不清楚轻小说相关方面的事的人。「DM?」,她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会长转向深夏,意气扬扬地开始说明。

「深夏,DM是DRAGONMAGAZINE的略称啊!」

「诶,这杂志名字听上去很强啊!有点燃起来了!」

啊啊,深夏被奇怪的地方吸引了。

会长似乎变得开心起来了,说了句「没错」然后继续往下说。

「DRAGON的MAGAZINE啊。既然是叫这个名字,那杂志上刊载的都是史上最强的阵容。」

「什、什么!那么我们学生会挺进那里就表示……难道!」

「没错,深夏!我们也……终于要成为最强的一员了!」

「太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夏全力摆出胜利姿势。真是不明所以。

对于这样在一个人猛烈燃烧的深夏,她的妹妹小真冬……椎名真冬提心吊胆地说着「好了、好了」使姐姐恢复平静。

「请不要做古怪的说明,会长。姐姐对最强这两个字是没抵抗力的……唔,姐姐。DRAGONMAGAZINE确实是轻小说杂志,不过最强什么的,我想是没有这一回事的。」

小真冬淡淡地说给姐姐听。担任会计的一年级生小真冬肌肤雪白,不擅长应付男性,是室内派……这些部分特别受到一部分男生喜爱,是「梦幻女生」代表性人物一般的女孩子。也是眼下我最容易攻略的学生会成员。

只是……最近略微有些腐女子气味,是个不能小觑的人物。

被小真冬告诫,深夏说着「是这样吗」终于稍微有些平静下来了。会长则有些不满。

看准这个时机……坐在我对面位子的身为书记的三年级生红叶知弦开始进行总结。「小红」,她叫了一声会长的外号。

「也就是说因为记录我们学生会活动的那本书要出版了,出于广告方面的考量,所以让我们在同样是富士见书房出版的『DRAGONMAGAZINE』上刊载一话,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没、没错,嗯。我一开始就这么说了吧。」

没有说。根本没有说。不过还好知弦姐总结了。

这位老成的女性知弦姐是这个学生会的要员,她巧妙地领导着会长是那个样子的学生会。无论外表还是精神都很成熟,漆黑顺滑的长发,超群的身材,是名无可挑剔的美人。……健全的男子高中生是无法按耐得住的。

但是……

「啊呀,KEY君。为什么这么热诚地盯着我啊?是因为忍耐不住想早点被我用鞭子抽打吗?」

知弦姐眯起妖艳的眼睛注视着我。

「为什么我是这样的性癖设定啊……」

我颓丧地垂下肩膀。虽然非常喜欢知弦姐……但是这个人是超级S。我总是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有些不太好对付。

好了,学生会成员包括我在内就是这么五人了。也就是说除了我之外全都是美少女!怎么样,男生们!羡慕吧!也就是说这里是我的后宫!


这种状况并不是什么偶然。单纯是因为这个学校是靠人气投票来进行学生会选举,所以美少女成为学生会成员的概率很高,而我为了加入这美少女的群体而进入了学生会。至于我进入的方法,总会有说的一天的吧。倒不如说,你给我去买第一卷啊。

不过……问题在现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呈娇羞的状态。刚才还被会长给甩了。

「总之,我们要在DM上刊载啊。」

会长完全没有注意到我那带有怨气的视线,继续说道。她擅自建立企划这种事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们默默地(放弃地)听着。

「于是这次的议题是『为了广告能有效果,要采取怎样的内容·战略』哦!来讨论要在DM上做的事!」

「……好像以前也有这样的事吧……BLOG促销之类的……」

「唔,确实如此啊。虽然这个的规模是比较大,但说穿了其实和那个是一样的。因为我们的书要出版了,所以要将书的氛围和内容传达给读者。」

会长一边说着,一边在白板上写上『将DM读者GET!』。……词语的选择格外地陈旧。接着她重新转过身来,说了句「那么」之后又重新开始了。

「有没有好点子的人——」

即使她这样喊道,学生会办公室依旧一片寂静。

深夏交叉着手臂沉吟道。

「唔,就算你问我有没有好点子……其实我现在还没搞清楚DM是怎样的杂志……」

「啊,姐姐。真冬有DM的。……我找找……啊,有了。」

真冬从手提袋中取出DM。……说起来这手提袋还真是不管什么都能放啊。明显DM和手提袋的尺寸比较很奇——算了,还是不要深究了。

深夏啪啦啪啦地翻着小真冬拿出来的DM。然后时不时嘀咕着「啊,这个我知道」这类的话,一直翻到了最后一页。

深夏将DM啪地放到办公桌上,对会长回答道。

「我知道了,会长。既然里面有连我都知道的小说的话,那么我们就沾它们的光吧!既然刊载在同个杂志上,那么就等同于同伴吧?」

「?什么意思?深夏。」

和会长一样,我、知弦姐和小真冬都歪着脑袋表示疑惑。于是深夏自信满满地回答道。

「把我们的书当作是SLAYERS(魔剑美神)的新作吧。」

「不行!」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全力吐槽道。深夏不情愿地说道「诶,不是很好的嘛——」。

「模仿DM的主力吧!」

「模仿是不行的!从伦理上来说,很多方面都不行啊!」

「SLAYERS不行的话……那么干脆将标题改成『传说的学生会的传说』也不错吧。」

(某D注:捏自《传说中勇者的传说》(『伝説の勇者の伝説』),和本作同为富士见Fantasia文库的作品)

「你这思维是怎么回事啊!太过坐享其成了吧!」

被我彻彻底底地否定掉后,深夏「唔——」地绷起脸来。

疲惫的我环视四周寻求其他人的同意,看到会长发出「唔……」的声音在微微点头。我有不好的预感。

会长将手指抵在下巴上,说了一句话。

「当作是SWORDWORLD进展的一环也不错吧。」

(某D注:SWORDWORLD,全称SWORDWORLDRPG。是以剑与魔法的世界フォーセリア为舞台的典型奇幻RPG,是GROUPSNE的代表作。总监修是安田均,世界设定是水野良,系统设定是清松みゆき。世界背景和《罗德岛战记》是一样的。)

「采纳了?!」

居然顺着深夏的意见上了。我慌忙吐槽道。

「我们的世界本来就和SWORDWORLD没关系吧!」

「怎么说呢……这样好了,让李维搞一下『学生会之岛的魔法战士』之类的……』」

(某D注:捏自《魔法战士李维》,也是SWORDWORLD世界观下的作品,作品副标题一般都是『××の国(島)の魔法戦士』))

「魔法战士要来吗?!要来这里吗?!」

「就是杉崎被李维讨伐的那个事件哦。」

「请不要擅自篡改历史设定!」

「……唔,这可能确实比较勉强。」

这样说着,会长总算是作罢了。

我舒了一口气准备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的时候,小真冬突然开口了。

「啊,这样的话那就搭poly○nica的顺风车——」

「我都说了不要擅自将世界观给链接起来啊————!而且还是其他出版社的!」

(某D注:捏自《神曲奏界polyphonica》,小说属于GA文库旗下)

我全力地吼道。小真冬这下可被吓到了,说着「玩、玩笑啦,啊哈哈」干脆地把意见给撤了回去。

在我精疲力竭地坐到座位上后,小真冬交叉着手臂说了句「那么……」开始思索下一个提案。

「DRAGONMAGAZINE的读者层……我想应该基本上都是喜欢奇幻的吧。」

「唔……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不过应该不会有多少人讨厌的。」

大概。

「那么……真冬认为应该往这学生会加入奇幻要素!」


「喂,本来这个企划是因为『把我们学生会的活动记录原原本本地通过文章媒体表现出来,确立现在学生会的不动的人气』这样的动机吧。那么虽然可以谈论这样的会议内容,但是实际上没有发生的事情就——」

「杉崎学长!现在正是学长觉醒出符合主人公身份的特殊能力的时候!」

「才不会觉醒啦!我从没见过因为这种动机而觉醒能力的主人公!」

「那么就快点把通往异世界的大门给打开。」

「能够随随便便地做出这种事的我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那么就把学院改造成《自立型移动都市》吧!」

「钢壳的学生会?!小真冬,你可以停止这种模仿精神了!」

(某D注:捏自《钢壳都市》(『鋼殻のレギオス』),和本作同为富士见Fantasia文库的作品)

「不能模仿吗……唔唔。那么挑战DRAGONMAGAZINE迄今为止所没有过的体裁如何?」

「迄今为止所没有过的体裁?」

小真冬咳嗽了一声,接着露出仿佛会让人融化的笑容。

「杉崎学长担当主人公的BOYSLO——」

「呔!」

「啊。」

我将橡皮擦的碎块弹向小真冬的额头。并不是让人疼痛的攻击,不过小真冬「呜——」地一声擦着额头,看上去似乎是在反省一般沉默了。……我顿时安心了。虽然深夏对我抱怨了几句,但是和建立BOYSLOVE的企划相比那是要好多了。

在这期间,还没有说出和挺进DM相关的意见的知弦姐「呵呵呵」地露出妖艳的笑容,看着完成变成在负责统筹的我。……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但是又不能不问。

我诚惶诚恐地征求她的意见。

「呃……知弦姐有什么意见吗?」

「嗯,当然有了,KEY君。很多很多。」

有很多啊。……不、不,不管怎么说知弦姐给出好意见的几率是很高的!在这上面赌一把吧!

我下定了决定,凝视着知弦姐的眼睛。

知弦姐接受了我的这一意志……然后缓缓地开口了。

「『某个学生会的禁书目录』——」

(某D注:捏自《魔法禁书目录(『とある魔術の禁書目録』),是电击文库旗下作品》

「连你也来这套吗————————————————————!」

而且最终还是把其他出版社的作品给拉过来了。

知弦姐仿佛对我的反应十分满足一般,露出微笑说了句「这个就当作是玩笑」,然后接下来继续说道。

「虽然之前的意见有些太过了,不过『和原有的有名作品关联』确实是让我们迅速被注目的一个方法。」

「话虽是这么说……我们这个是纪录片一样的东西,完全无法扯上关系吧。」

「也是,作品自身的关联应该是没办法的。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

「让以作家为首的名人帮我们写推荐评语、封带评语这样的方法会比较有效吧。也就是说挺进DM来募集这些。」

「……呼。确实,如果让名人来推荐的话应该会很厉害的。」

这确实是会引人注目。但是……

「名人会那么轻易地为我们写评语吗?」

「这确实比较困难。不过有很多方法。」

「方法?这怎么说?」

「这个嘛……比方说……」

这时知弦姐停顿了一下,接着嫣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像『感动得泪流不止by柴咲幸……的亲戚的亲戚(微小文字)』这样的。」

(某D注:这里捏的应该是柴咲幸演过的电影《在世界中心呼喊爱》)

「这完全是欺诈啊!」

「才不是欺诈。找到亲戚的亲戚并让其写上就好了。」

「你不是故意让亲戚的亲戚这部分变得不显眼吗!」

「没事的。我会将文字调节到如果打官司的话能够赢的程度的。包在我身上!」

「还真是无用的可靠啊!倒不如说请不要做这种事!」

「……KEY君你还真是一本正经啊。」

「那是因为你太邪恶而已!」

知弦姐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接着马上切换表情重新进行提案。

「那么像这样的如何?」

「怎么样……」

「『富士见Fantasia文库史上最有趣的最品by编辑部』。」

「负担太重了——————————————————————————!」

「稍微虚张声势是必要的,KEY君。」

「完全不是稍微吧!」

「不要如此贬低我们自己的作品。」

「不是这种问题吧!而且这种评语编辑部是不会同意的!」

「嘿嘿嘿……这没问题。那编辑部已经无法拒绝我的命令了。」


「你对富士见书房做了什么————?!」

「嘿嘿嘿……真是方便的社会啊。连手机都有摄像头。」

「虽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但感觉好可怕——————————————!」

「不过这个手段确实也不是我的本意。再思考其他方法把。」

「请务必如此……」

「那么……」

知弦姐思考了数秒时间,然后啪地拍了下手。

「『这本书如果卖不出去的话。世界就会毁灭。by神』」

「这已经不是宣传语,完全是在威胁嘛!而且是非常大规模的!」

「说不定能够超越圣经的发行部数哦。」

「你的目标设定总体来说都太高了啊!」

「既然这样决定了,那么得赶快拜托神来写评语。在DM上找他的话会来吗?」

「DM好厉害!神也在看的啊!」

「似乎主要是看二之宫君和爱的魔法。」

「还真是喜欢恋爱喜剧啊,神!」

「就是这样了,神。如果看到这段对话的话,请马上联络富士见书房。」

「如果来联络的话编辑部会感到困扰的!」

「神好像每月都有寄来问卷调查和慕名信哦。」

「联络的相当频繁啊!」

已经吐槽不下去了。我精疲力竭地趴在办公桌上。

知弦姐看起来好像总算是满足了,喝了一口一直带着的自己专用的矿泉水,吐了一口气。

……发觉最终没有一个人提出正经方案来。

会长和椎名姐妹又擅自开始探讨「模仿方案」了。而知弦姐则露出「把想说的都说完了」的满足感注视着大家。

……真没办法。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该我行动了吧!我……身为美少女后宫之主的杉崎终于要进行提案了!

「好了,大家来听听我的意见!」

我气势十足地站起来后,全员都把视线朝向我。……虽然基本都是对我不报期待的视线,但是这种事就不在意了!

可是身旁的深夏却马上说出来了泼冷水的话。

「键的意见就不要了——」

「你、你说什么!」

「反正……你的意见肯定是色情方面相关的吧。」

「唔!」

完全一语中的。「DM版的内容就采用SEXYSHOT连发吧!」我正打算这样说的。

「才、才不是的。我可是、打算说、非常、正经的、划时代的意见、啊。」

汗水直流的我视线流离地回答道。深夏哼地一声用冰冷的视线注视我。

对于这样的我,会长说道「那你说说看」给予了追击。

「我就听听杉崎你那非常正经的划时代的意见。」

「唔呃……这个……比方说在DRAGONMAGAZINE上刊载我和会长之间诞生的孩子正经的第一人称作品之类。」

「都划时代到意义不明了!就把责任全都扔给孩子了?!而且还不经意地暗示『将来会变成这样』!」

「唔……抱歉,我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正经的意见了……」

「你也太不正经了吧,杉崎!你可是副会长啊!」

我不禁感到垂头丧气。……明明是后宫的主人,真是糟糕透顶了。

会议完全陷入停滞状态了。于是知弦姐开口了。

「DM短篇的内容本身就以平常这样的会议情形为主好了。但是要想抓住DM读者的心还是需要让他们有『连第一卷也一起买了吧!』的想法的文章。」

「怎么说?」

「比方说……让我们的对话特别富有深意。」

听到知弦姐的这句话,深夏说了句「原来如此!」后顺势而上。

「比方说『在那家伙死后……已经过了一星期啊』这类的吧!」

「我们在本篇遭遇了什么事啊!」

「什么也没发生也没关系。只是故弄玄虚罢了。」

「这是欺诈吧!」

真是糟糕的手法。

但是除我之外的成员兴致都很高。连小真冬也提议道「那么这样如何!」。

「DM读者是喜欢奇幻的!那么比方说让杉崎学长时不时说些『等一下,深夏!不要随便使用那能力!』之类非常故弄玄虚的话如何!」

「都说了这是欺诈啊!谁都没有特殊能力的吧!」

「没关系的。只是故弄玄虚而已。最终直到最后都不会发生不可思议现象。」

「感觉性质非常恶劣啊!」

有企图地散步无法回收的伏线真是……

就在我感到疲惫不堪的时候,这时连会长也加了进来。

「那么夹杂令人在意的过去如何!这样的话比较现实吧!」

「……比方说怎样的内容?」

「这个嘛,因为这是杉崎的第一人称作品,那就用杉崎的过去。」

「我可没有什么吸引人的过去。」

虽然我确实是有一两个不想跟别人说的过去的伤口,但是应该不是可以吸引别人的内容。

但是会长一幅了如指掌的样子继续说道。

「比方说『那个时候的我完全不把杀人当作一回事……』之类的。」

「超乎想象的黑暗设定啊!」

「这样的话,因为和DM版短篇的氛围差别实在太大了,那么就会让读者对第一卷非常在意的。」


「这是可以的,但是第一卷并没有触及到这样的过去吧!」

「又没什么关系。只要让他们去买就可以了。」

「已经性质恶劣到反而让人觉得清爽了!」

虽然反正不会有什么人会被骗到的。

会长独自一人在继续进行妄想。

「杉崎过去是无情的暗杀者,因为被我樱野栗梦的伟大打动了心灵而痛改前非成为了副会长,这个经过就是第一卷的内容。……就这么办吧。」

「怎么可以啊!而且在现代日本到处杀人的家伙可以最终完全不赎罪就成为副会长的吗!」

「那么这么办吧。杉崎其实没有杀死任何人。」

「暗杀者的设定被彻底颠覆了!」

「杉崎其实是自以为是暗杀者,是个令人头痛的空想者啊。」

「我的设定越来越让人受不了了啊!」

「让读者通过DM感受到这种感觉,然后去买第一卷!」

「才不会有人买的!就算感受到这种氛围,也完全不会觉得有魅力!」

「拯救了陷入底层的杉崎的我的魅力充满了第一卷!就这么办吧!」

「只是为了让人买第一卷,你想把我牺牲到什么程度啊!」

我全力地否定,吐出一口气。以会长为首,似乎全体成员都很不满的样子。

……好吧。既然你们是这样的态度,那我干脆也顺着干了。让她们亲身体验一下这有多么无谋!

「好,既然你们这样说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实际实施吧!接下来的会议内容全部故弄玄虚地说话!如果效果不错的话,那就作为DM短篇的内容提交!」

因为我的这一提案。

「故弄玄虚的学生会」开始了。

我,杉崎键。是过去……有着严重伤口的男人。关于这件事以后会有机会说到的吧。

「键……你差不多该忘掉那家伙的事吧。」

坐在我身边的美少女深夏带着神妙的表情这样说道。我深深了叹了口气,用力摇着头。

「怎么可能忘记……根本就等于是我杀了他一般。」

我颤抖着肩膀趴在办公桌上,小真冬说了句「但是」开始动感情地反驳。

「杉崎学长已经做的很好了!没错……从一开始……从一开始就没可能战胜他的。他是最强的能力者、组织的NO.2……」

「小真冬……谢谢。但是我……我!」

懊恼地敲打着办公桌的我,杉崎键。看到我的眼中渗出泪水,会长轻轻地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这样啊……杉崎。你还纠结于十年前的事啊。」

「会长……」

「十年前,你确实夺走了大量的人的性命。但那是……」

「不,会长。我知道。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必须将我剩余的人生投入到救人事业中去……这可是我的存在意义啊!」

「杉崎……」

「明明应该是这样的……可我却没有救下那家伙……是我最好的朋友的那家伙!」

我懊悔地不禁使劲敲打办公桌。大家都沉默了,在一片沉默之中,知弦姐开口了。

「是啊……不过你这么在意也是没办法的。谁也不会想到居然会在那里放置芝士蛋糕的。」

『…………』

……………………。沉默的我们。

会长略带动摇地开口了。

「是、是啊……如果没有芝士蛋糕的话,那场战斗就是杉崎的胜利了。」

啊,真卑鄙!居然跟着上了!…………不,没什么。我是杉崎键。是有着暗杀者的过去的冷酷男人。

紧接会长之后,椎名姐妹也陆续开口了。

「真、真冬也没想到芝士蛋糕会决定胜败……」

「是、是啊。我也没想到会那样……键,那个时候实际如何?」

唔!居然丢给我了!……不、不,没什么。我是杉崎键。是最近失去好友的男人。

「是、是啊……。……啊啊,如果没有芝士蛋糕的话,那场战斗就赢了。」

「具体来说呢?」

知弦姐马上问道。……这个混帐超级S!

「……呃。如、如果那里没有芝士蛋糕的话,我就不会脚底打滑……」

「哦哦,原来如此。KEY君是被芝士蛋糕绊住了脚才输的啊。」

「没、没错!」

我如释重负。……不,没什么。

奇妙的氛围包围着我们。

已经……不想再回忆起那场战斗了。没错,那场壮烈的战斗……

回复平静的学生会办公室。这时……知弦姐再次开口了。

「话说回来啊,KEY君。你和死去的他……《人面鱼小桃》是言语不通的,究竟是怎样成为好友的呢?」

「乱甩话题也给我适可而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我们的「故弄玄虚的学生会」就这么结束了。

「知弦姐!为什么要做那么多让我们露出破绽的事啊!」

我已经无视了自己的职责,对知弦姐怒吼道。在其他也十分疲惫的成员的注视下,知弦姐毫不在乎地回答道。

「啊呀,KEY君。你不是反对这个手法的吗?」

「话、话虽如此!但是既然要做的话那就认真地做啊!」

「是吗。我觉得我也是在以我自己的方式认真做的……」

「哪里有啊!」

「因为芝士蛋糕而影响史上最大的决战的胜负的故事,不在意吗?」

「要说在意那确实是会在意!」

「还有为了人面鱼好友而流泪的故事呢?无论是谁都会想买第一卷的。」

「唔……话、话虽如此!」

还是依旧争辩不过知弦姐。会长和椎名姐妹都苦笑着注视着我们。

这时知弦姐仿佛将一切做个了解一般宣布了。

「也就是说就算像这样勾起读者的兴趣,最终还是没有意义的。」

『…………』

全员都沉默了。

……确实,我们可能是得意忘形了。

知弦姐用那天使般的笑容结束了一切……

「所以还是让他们看到原原本本的我们不就好了。像这样……认真地做着无聊的事的我们的故事,是吧。」

知弦姐眨眼示意道。学生会全员都感动得流泪了!

「说的是啊!我们的学生会原原本本的样子就已经有充分的魅力了啊!」

「是啊!没有添油加醋的必要!」

「真冬也这样认为!」

「我们……错了,知弦姐!我们已经清醒了!」

知弦姐用充满慈爱的笑容注视着我们。

就这样,我们决定将原原本本的会议内容作为DM版的短篇!

……………………

……察觉到一切搞怪的提案原本全都是知弦姐发起的那已经是数小时之后的事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