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学生会的四散-【EXTRA 追求流行的学生会】

「只有能把握住时代的走向的人,才能成为胜者!」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不知哪本书的内容说道。

可能是当做消遣一般零零散散看了些经济方面的书吧。总觉得她说这话时完全是一种「怎么样啊!这次的着眼点很厉害吧!」的态度。

叹了一口气,知弦姐做出了对应。

「嘛,确实是如此吧,就结局而言的话,不管是什么领域,都是有先见之明的人会胜出」

「就是说嘛!」

「所以呢,小红就是个废人啊」

「才、才不是呢!正是因为我是有先见之明的人,才会成为会长的啊!」

「真是这样么……」

提起这个的话,更应该说是周围的人们有眼光,才会造就了现在这个会长吧。……呃,真的有眼光么?不过至少到现在为止学园生活还算可以成立,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要归功于会长以外的大家或许都是优秀的学生吧。

但是会长完全不去考虑这些,继续着她的演说。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已经是第五本了!能够胡闹到现在还没被叫停,这应该可以理解为很有人气吧!」

「真的么……」

小真冬好像难以置信般的低声说道。

「但是我们不能就此满足!我们要有更高的目标!」

「啊啊,比如说拍成电影啥的?」

对于深夏的质问,会长点头说道「那也是其中一环」

「为了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的未来,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把握住时代的走向!」

「嘛,要说的话是没有什么错啦」

知弦姐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满是「烦死了啦—」的感情……虽然她基本上表情不会有太大变动,但是经过这样子每天放学后的长久距离较近的接触,也基本能知道她到底是在想什么了。

知弦姐明明只是应酬性的赞同,却也给了会长前冲的动力,她马上就提出了今天会议的具体议题。

「就是这样,今天就是要把握时代的动向!预测到之后将会流行的事情,将系列推上一个新的高峰!」

『(并不想要推啊……)』

虽然全员都是这么想的,但是没人说出口。反正说了也是白搭。

会长还是很快的就开始要求我们发言了。

「那么,嗯……深夏!深夏对于之后什么将会流行起来是怎么想的?」

「咕,上来就是我啊」

突然被点名了的深夏很是有点脱力,不过很快就放弃了,「嗯……」的搔起头来。

「说起来的话,以前我的学校里风行过一阵子怪谈,在那之后不久,整个社会上也算是流行了一阵子呢」

「啊—有过的哦。那深夏的意思就是接下来会流行怪谈?」

「嗯…嘛,怪谈每年夏天都很流行,没有太大意义呢。那个已经相当的没有新意了。话说起来,就算不是这样,同一个主题要想再次流行起来的话,没相隔相当的时间是不可能的吧?」

「原、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最近流行过的东西就要排除在目标外了!」

「嗯,正是如此」

「好像考虑的很周全的感觉!那么那么,深夏由这样的理论导出的未来要流行的是——」

「是热血啊!」

「不还是跟平时一样的结论嘛!」

嘛,反正这一点也不出乎大家的意料。不管经过了怎样的思考路线,深夏会得出的结论也差不多就是那些东西。

但是,与周围的气氛相反,深夏倒是充满了自信。

「不不,我可是有好好思考过的。最近啊,你瞧,不觉得『萌』元素太过流行了么?也差不多是该风水轮流转,到了『燃』重振声威的时候了」

「哦,这倒也算有理」

「没错吧?就让我们搭个愚连裸○的便车吧」(*天元突破グレンラガン)

「别搭别人便车!还有啊……要怎么才能把学生会变成热血模式啊?」

「……比如说修行」

「修、修行?」

「没错!这里便用学生会成员通过举行合宿,全员powerup这种展开不是会很棒么!」

「赞成!」

我对于这个意见二话不说的便给予了赞成。但是,深夏用超冷的目光瞪着我。

「键你肯定就是期待在和女生一起吃住时会发生些不知羞耻的事情吧」

「呜!」

完全被看穿了。「哎呀呀」,深夏耸起双肩说道

「外行就是会这样啊」

「外、外行?」

「听好了,热血和萌的混合是很难的。适当的恋爱成分对热血来说是很好的调剂,但是超出必要的萌和工口,经常就只会妨害到热血」

「是、是么」

「嗯。所以啊,作为大前提,女主角最多就只能有两人。这就是我的基准」

「呜哇!上来就与我的后宫思想相抵触啊!」

「是啊。如果有三人以上的女孩来和主人公成天你侬我侬的话,这样子充满汗水和艰辛的成分不就要缩减了么。主人公就变得不是居于困境,而是在幸福的环境下呆的时间比较多了啊」

「呜呜呜……」

「这样的家伙谁愿意给他加油啊!所以这么一来,合宿的话,键就一个人到别的地方去」

「怎么能这样!我不是太孤独了嘛!」

「那,就让中目黑跟你一起去」

「这更不要!!!!」

「真、真冬也想跟去那边!」

「啊啊!虽然增加了女孩子,可是这种搭配完全不让人高兴!」

我纠结了起来。放下我不管,深夏和会长继续开始讨论。

「就这样,合宿!就决定是合宿了啊!」


「不不不不!这样是哪样啊!不是只有杉崎堕入BL之道了而已嘛!?」

「是么?」

「就是啊!再说了,学生会去合宿干什么啊!修行又是做什么啊!」

「……去淋瀑布什么的」

「和学生会的活动完全没关系啊,那修行!」

「这是精神锻炼啊!应该能令人开悟的!」

「全员开悟的学生会挺讨厌的!」

「那,或许可以用拳来分开瀑布」

「学生会要那种JU○P角色一样的战斗力干什么啊!」

「如果不想要这种单纯的提升战斗力的话……对了。那就换成河流这种比较缓和的环境怎么样?」

「?这好像很有助于休整很有趣的样子……」

「用全身来感受水的流动,体会到之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浪费力量,然后,学习到了如何将力量集中于一点,用最小限的能量消耗来发挥出最大限的破坏效果的超必杀技——」

「学到了是要做什么啊!这种技艺绝对不许在学园里使用啊!」

「那,合宿的三天里,大家都照着师傅的指示一直狂打乒乓球。『这种事情对学生会的活动有什么帮助啊!』,大家都感到很不满。但是在只有乒乓的三天合宿结束后。她们回到家里时注意到了。『我……动态视力和反射神经明显的进步了!』」

「到头来对学生会的活动有什么帮助啊——!」

「那就,在森林中与大自然合为一体,反复的进行深呼吸,这个怎么样?」

「啊,这个不错啊。很是舒爽——」

「应该能学会元○弹的!」

「所以说战斗能力完全不需要啦!」

「啊,难得到了森林里,还想说会长就能召开实际的动物会议了呢!」

「不要!在脑内开就够了!面对着真正的熊的话绝对开不起会议的!」

「会变成很好的修行啊……和熊、狐、兔、狸的一战……」

「那到底能得到什么啊!」

「嗯……活着的实感?」

「绝对不要这种艰险的会议!!!」

「不管怎样,反正就是通过合宿来进行的热血展开!接下来要来的绝对就是这个流行!」

「我觉得才不会来呢!」

会长全力的否定着深夏的意见……热血选择本身并不坏吧,但是果然对学生会来说不太对劲。

会长把视线从深夏那里转开来,直接无视了很可能会说奇怪的意见的我和小真冬,向自己的密友寻求支持。

「知弦。知弦的话,好像能很清楚的看到未来呢!」

「啊啊,没错哦。最近股票会高涨的企业什么的,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

能知道这个已经是相当厉害的等级了吧。

「说起来,学园里流行汉堡包时,我觉得社会上估计也差不多,所以就买了相关企业的股票,很是赚了一笔呢」

「啊,确实有一阵子很厉害呢,汉堡。新商品卖的很疯啊」

「嗯,托这个的福,父母也都很愉快」

「那知弦你看将来要流行的是什么呢?」

「这个嘛」

知弦姐用手指抵在下巴上,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破灭,吧」

「我不要会流行这个的未来——!」

「不论怎样的世道,人们的心里的某处总是会在期盼着悲剧和崩坏的」

「停止吧,这种好像将会被主人公打倒的思想!」

「呜呼呼……人世真正的救济……就是破灭」

「你是哪里的最终BOSS啊!」

「玩笑就到这里。但是,我可是有认真的思考到不管在故事中是怎样的意义,对于破灭的描写都是很流行的啊」

「或许是吧」

「没错哦,漫画里不是很显著嘛。DRAGONH○AD啦20世○少年啦,还有以前的漂流○室啦SURVIV○L之类的……北斗○拳也是。还有比较特别点的,DEATHN○TE之类的也是在描写某种意义上的终末吧」(*《DRAGONHEAD》,原作:望月峰太郎「ドラゴンヘッド」;《20世纪少年》,浦泽直树的神作。《漂流教室》、原作:梅图一雄;《SURVIVAL》系列,斋藤隆夫「サバイバル」,此人代表作《骷髅13》;《北斗神拳》,《死亡小册子》,这两者不用多言。以上都是些描述世界末日啦大灾难啦之类的作品)

「嗯。这么听起来的话,确实好像终末很有趣很流行呢」

「就是如此,所以学生会也,迎来了破灭」

「果然是最终BOSS——!」

会长害怕地颤抖起来……如果这个系列真的非要有个最终什么的话,那或许真的就在于知弦姐吧。比如说最初就有黑幕潜藏在她身上……

知弦姐的嘴角微微上扬。

「下一卷里,首先就是学生会成员里少了一人」

『!』

学生会室里充满了紧张的气息。会长惊恐不已的问道。

「那……是谁……辞职——」

「啊啊,这可不是那种不彻底的事情」

『!』

发抖发抖发抖发抖。

『到、到底、是谁……』

「没有说哦。正是不知道是谁会死,才会吸引人啊」

「说出来会死了!说了!」

「啊…………正是不知道是会少了谁,才会吸引人啊」

「这时候改口已经没用了!」

「然后,犯人到底是谁呢,陷入了互相猜疑的学生会」

「肯定是知弦啦!百分之两百的!」

「在只剩下了女生的学生会里,女性同胞之间的不纯的执念互相冲激着」

「是我啊啊啊啊!被害者是我啊啊啊啊啊!」


我中了很过分的剧透&犯罪预告%死刑宣告。

大家都用很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边抽泣边在绘画纸上写上了「第一被害者」,贴在了自己胸口上。……大家,好像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把目光从我……从被害者身上移开了……呜。

知弦姐也不再含糊不清,开始正式的进行起故事来。

「从这个时候开始,对学生会来说,就已经出现崩坏的意思了」

「破灭的开端……」

深夏用世纪末漫画里一般的台词说道。

「KEY君的死因,是谜之传染病」

『!』

「症状是会从身体上的各个毛孔里蠕动着往外……」

「蠕、蠕动?」

「……不,再说的话有点那个,呐」

「我到底是怎么个死法啊啊啊啊!」

基本可以确定是很令人抗拒的死法。

「KEY君的尸体被送进了国家研究机关,以寻求对策,但是已经迟了。日本已经出现了下一例的感染者……」

「我简直太糟糕了吧!」

死后还要给他人带来麻烦。

「然后,碧阳学园也开始蠕动蠕动……」

「所以说到底是啥啊那个蠕动!」

小真冬都要流出泪水了。

「一切的发源就是在学生会室里发现的装有谜之液体的注射器」

「莫、莫非!」

「是的。正是引起传染病的元凶」

「犯、犯人就在这里边啊!或者说就是知弦!」

「但是,我也死于蠕动蠕动了。手腕上有注射的痕迹,并且还有经过了强烈的抵抗的样子」

『!』

犯、犯人居然不是知弦姐!?我赶紧又写了一张「第二被害者」,把它递给了知弦姐!知弦姐也一下子就把它贴在了胸前!

故事突然急转直下!

「犯、犯人在真冬这些人之中……」

会长和椎名姐妹一起狠咽了口唾沫。

学生会室已经成为知弦姐的领域范围了。

「蠕动……到底是……」

「学生会室里满布猜疑,最后演变成了最差的状况」

「最、最差的是……」

「小真冬把深夏用刀子给……。……呜」

知弦姐做出要哭的样子。深夏把腰下的椅子弄出很大声音,踉跄着站了起来。

「真冬……怎么会……」

「姐姐……对不起……」

「我们……不是由真正的羁绊所连接的独一无二的姐妹么……」

虽然没有真的被刺,深夏却不知为啥捂着肚子跪倒了下去。

小真冬……却用很可怕的冰冷眼神俯视着深夏。

「到头来还是只能相信真冬自己啊。姐姐哟。呼呼呼」

「真……冬……」

倒地。我在倒地的深夏背上贴上写好了「第三被害者」的纸。真意外,大家都很配合呢。

然后,事态终于也进入了高潮。

「终于蔓延到了全世界,已经成了没法收拾的等级了,蠕动蠕动」

「啊,人类……被蠕动蠕动给毁灭了」

「已经没法避免破灭的未来了。唯一的希望是……找到犯人,只能期待他手里有药了。但是,警察机构已经崩坏了,已经是谁都自身难保的状况了」

「一切……都寄托在我们学生会成员身上了么」

「哎?但是,剩下的只有……」

在小真冬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知弦姐的眼睛里正闪着幽光。

「对,两个人。还有,如果好好考虑下的话,小真冬为什么会到了连最爱的姐姐深夏都杀掉的地步了呢」

「!因、因为怀疑姐姐是犯人!蠕动事件的!那么说来真冬就不是真犯人了!这么说来——」

小真冬猛地抬起头来。在那个瞬间,会长咧嘴笑了起来。

「桀桀桀桀桀桀」

会长在笑。实在是十分的可怖,已经完全投入到自己被分给的角色里去了。

然后猛然抬起了头,终于她的身份揭晓了!

「哈哈哈哈哈!没错!就是我,我就是将世界逼入了灭亡的正主!蠕动蠕动MAST——」

「然后被发现死于蠕动蠕动的小红」

「呀耶!?」

被摆了一道。在会长发呆时,我把「第四被害者」的纸片朝着那平平的胸部贴过去……为什么要打我啊,没办法,只好递到她手里。

会长把纸片贴在胸口,开口说道。

「那么,犯人就是……」

「是、是真冬啊!真冬才是真正的犯——」

「在小真冬这么想的瞬间,她的身体上也开始蠕动蠕动!」

『!』

「然后,全世界都变得蠕动蠕动蠕动蠕动!」

『啊啊!』

「THEEND」

『太可怕了啊啊啊啊!』

世界终结了。被胡乱破坏掉了。

讲完了故事的知弦姐很满足似的长呼一口气,脸上浮出了笑容。

「这种故事中流行的破灭风潮,肯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来临的,小红」

「就算来了也完全不想跟这个风!」

「啊拉,真遗憾」

很干脆的就放弃了的知弦姐。深夏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家也都把被害者标记的纸给取了下来。就在这时,知弦姐却又说了出冲击性的事实。

「其实犯人是最先死掉的KEY君的哦」

「……哦。哎哎哎哎哎哎哎!?是我!?」

怎么好像是很乱来的真相。

「嗯,KEY君的『既然我得不到那就一起毁灭吧的布谷鸟计划』把人类毁灭了」


「这……」

「KEY君所做的事情,其实也只有留下了几根注射器,然后自杀而已」

「怎么会……」

「然后就是被疑心所操纵的学生会成员们,在各种KEY君事先布置好的圈套的作用下,把传染病给传开了……」

「啊啊……这是何等的悲剧……」

这正所谓后宫的崩坏啊。BADEND就是这种的了吧。

还有,为什么——

「大、大家怎么了,干吗用那种冰冷的眼神看我啊!」

『……没事』

会长和椎名姐妹都用十分讨厌的目光看着我。啊啊!完全没做的事情也让我的好感度骤减!?

知弦姐嘴巴动了动,没出声但我看得出是在说「一切如计划(*計画通り。某夜神家的孩子的名言)」……什、什么啊这个恶魔。在那个蠕动事件里我的精神状态变成那样估计也是知弦姐设计造成的吧。呃,虽然是架空的事件。

混乱暂时告一段落了,「先不说这个了吧」,小真冬把话题引到向了自己的领域。

「我认为BL也还有更加流行的余地的……」

「小真冬又是说这个啊……」

我不禁为之愕然,小真冬却突然变得很愤慨的样子。

「真冬虽然很喜欢学长……分手的原因就是价值观的差异啊!」

「根本就没有交往的啊」

愤慨的小真冬很可爱的啪啪的拍着桌子。

「就算不是女友,既然爱真冬的话,学长就应该为了增强互相理解而努力啊!」

「啊啊……话说告白的明明是小真冬,怎么好像反而变成我处于劣势了……」

「没有这回事,真冬只是提出了很一般性的要求」

「一般的女生的话也会把对BL的理解作为第一要求来找男朋友……这种恋爱对象的么……」

「正是因为学长是这个样子,所以真冬和学长才还不是恋人!」

「哎哎!?我们恋爱的障碍原来就只有这个么!?」

「正是如此。只要肯踏入BL之道,学长你也会很容易交到女朋友了」

「咕!我现在好像被逼着选择超不讲理的选项!」

「快嘛快嘛,学长,到这边的世界来嘛~」

「呜咕咕……」

我和小真冬(相亲相爱的一对)就这样讨论着lovelove的事情。忽然意识到这时候会引发周围的其他女生们进行可爱的嫉妒也毫不奇怪,于是就环视了一下周围,结果谁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呃,咦?大家~我和小真冬又近了一步哦?那个怎么说呢,恋爱剧情中理所当然的那种反应……」

我提起了这个问题,会长、知弦姐、深夏都愣了一愣,总算是给出了一点反应。

「杉崎怎么可能交得到女朋友」

「KEY君要和小真冬交往么,这样才会很有意思啊」

「别的不说,我家妹妹的防御壁到现在其实一个也没被打破啊」

「你、你们这也算后宫成员嘛!」

就算我怒吼,大家也只是给出一种「所以说不是啊」的感觉……可恶,这算什么啊,没有一个人认为我和小真冬在交往。

那好吧。既然这样了……那我就继续走向小真冬好了!

「我知道了……啊啊,我知道了,小真冬。虽说马上就要我接受BL有点做不到……但是只有能引起我的兴趣的东西才会流行的啊」

「学长!愿意听真冬的话了么!?」

「啊……只剩这条路了的话我就做给你们看!」

「要、要做么!前辈肯做么!」

「别只听那个字眼啊!总、总之,你就说说BL会流行的理由吧。如果真的能流行的话,就算是我也会涉足这系的本子了不是吗」

「明白!学长肯靠近这个世界……真冬有点感动了。真冬的好感度上升了3」

「通过很令人讨厌的选项上升了啊,小真冬的好感度」

想象以上的布满了荆棘的道路。

小真冬轻咳一声。

「学长一直把小真冬当作是很狂热的孩子而看不起,但是,BL现在其实并不是那么难接触的东西!证据的话,和小真冬比起来算是一般人的学生会成员的各位不也都对BL这个领域的存在以及大概内容有所把握嘛!」

「唔……虽然这么说也没错……」

「现在的话和学长的那些『工口游戏』的认知度已经是差不多的了,BL!」

「唔唔……但是,虽然我是如此,但我觉得作为『工口游戏』的用户这一点已经不能说作是『一般』了。所以呢,会真的去接触BL的女孩子也还是……」

「学长在说什么呢!正是因为如此,真冬才说BL有风行的预感啊!」

「你的意思是?」

「女孩子全体都有隐藏的对BL的好感!剩下的就只要给她们提供一个简单的入口就可以了!比如说网球○子,简直正是为此而生的东西!」(*网王)

「那个……基本上并不是那种作品吧」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啊,学长!与工口游戏不同哦!BL的魅力就算不进行直接的描写也是可以进行传达的!只要是『拥有散发着BL芳香的设定』,真冬和大家就都能情绪加速了!」

「虽然说得很帅的样子,到头来不就只是些喜欢妄想的少女嘛!」

「最究极的就是连直接的联系都不需要!○人和佐○那种程度的接点都没有的话也依然OK!BL的真正魅力就在于『妄想』啊!」(*火影、鸣人和佐助)

「……这真的能流行么。世界上像我和小真冬这样的应该是相当的少数派才对」

「不是哦。只要作品能做到好好的诱导,慢慢地慢慢地就会唤起人的妄想了,就算是一般向也能引导到这边来!没有人生来就是OTAKU的!最初的时候,大家都是一般人!」


「总觉得好像说了很深刻的话」

「真冬所看到的,在不远的将来,肯定、肯定的,日本将会迎来一个大家都爱BL的时代!」

「这样的东方岛国实在令人讨厌!」

「正所谓黄金乡」

「我可以拒绝上陆吧」

「嗯。正像刚才所说的一样,真冬并没有说就请学长痛快的堕入这条道路的深渊里来吧。只是要学长先从这些散发着BL芳香的作品开始就好了」

「呃……就算这么说那也……」

「接下来就交给真冬加速了!」

「正是不想这样啊!」

「就算学长没有付诸实践,真冬也会用同人志来进行弥补的」

「能不能别擅自的进行弥补啊!?」

「对于学长和中目黑学长一起去进行合宿这件事,真冬就能吃下三大碗饭!」

「胃口很小的小真冬!?这力量真是太可怕了!」

「对了!这样的话,就不是要跟随流行,而是要创造流行啊!」

「创造、流行?」

「嗯!」

小真冬满面微笑纯真的说道。

「就由我们学生会来创造流行!」

「呃」

我手里的自动铅笔不由自主的掉到了桌子上。

「?学长?」

「不、没什么……这……有点不妙啊……这样子下去……会被更加的注意啊……那个交涉也就没法成立了……」

「??太、太性急了么?果然学长和中目黑学长之间的感情还是得慢慢的进行培养——」

「这个就请放过我吧」

我顿了一下……然后尽量的转开话题。

「会长是怎么看?对于BL的流行可能」

「呜,我对这个不怎么……」

对于她的发言,小真冬再次可爱的拍响桌子。

「会长!还没吃过就挑食是不对的!」

「先不说是不是挑食,我认为世界上也是有不能入口的东西的!」

「说、说得好过分啊!道歉!向BL作者群道歉!」

「呜……也、也对哦。这样说是有点过分……可是,那些人应该也没有想要强迫讨厌的人吃下去才对……」

「就算是那样吧!真冬以为BL是咖哩!蕴藏着只要吃一口的话,就会有万人亲近的潜在力!」

「是、是吗……我的印象的话应该是榴莲吧……很重口」

「榴、榴莲才正是只有气味本身让人敬而远之啊!可以说现在的会长正是如此!」

「……虽然没错。但是榴莲风行的世界……果然还是挺讨厌的」

「呜……BL大流行的道路还真是充满艰辛」

小真冬垂头丧气起来。嗯……对于拥有工口游戏这种不怎么被人理解的爱好的我来说,还真是对她感到一点同情。加油吧,小真冬……不,果然还是不要太加油啊,小真冬。

我把对话转向会长。

「说了这么多,会长自己是预测到了怎样的流行?」

和我们不同,没有特定方向的深层趣味和嗜好的会长,在某种意义上应该是拥有最接近一般性的感性吧。

会长将手组在那平平的胸前……和真仪瑠老师与知弦姐不同,不是能那么顺利的双手抱于胸前的体型。真可怜。

「……杉崎你在看哪里?绝对不是在展望未来的流行吧」

「嗯哼!」

我赶紧移开视线。会长叹息了一下之后,开始认真的进行探讨。

「会来的是……动物风潮!」

「动物的话,不说什么大流行了,一直都很有人气啊」

「平时不会站立的动物或许会站起来的!」

「这炒过头的气味很重啊」

「比如说兔子」

「好神奇!!!我好想看看挺直了脊梁的兔子啊啊啊!」

「比如说神龙」

「先不说是不是站着的,能见到就已经很厉害了!」

「苦参」

「不要把苦参当作这个分类里的!再说生出来就是立着的啊!」

「再比如高○」(*高达)

「那个早在很久以前就立在大地之上了!再说那根本不是生物了啊。我可没见过野生高○什么的」

「杉崎的角色个性」

「还没能树立起来!?我是这么没个性的吗!?」

「总之,动物身上还潜藏着很大的可能性哦~在碧阳学园的这里那里出现的那谜之猫猫先生也是会突然大流行的!」

「说起那谜之猫猫先生的话,我倒是也从不同的角度感到了可能性」

那到底是什么呢。是大家在笔记上涂鸦的产物么,那是谁也不知道它的实体的、碧阳学园最大的悬疑。(*关于这只猫,大家可以参照偶在顶楼补上的目录图,其他出没的地方一时还想不到……漫画里倒是好像经常出现在画面里)

「说起谜的话……或许能发现UMA什么的哦」

「这个……也能说是动物热潮么?」

顺带一提,这种东西(全部超常现象)我的原女友她是专业的。

「对了!学生会能发现野槌蛇的话,效果相加的话书也一定能卖的更好的!」

「跟在学生会室里闲聊的本篇有什么关系啊……」

「呃……那就改动下一卷的副标题!『樱野栗梦探险队第一弹!学生会向潜藏在亚马逊深处的禁断秘境发起挑战!谜之民族、活跃的美少女、还有唯一的男性队员的死亡!樱野栗梦到底能否捕获野槌蛇呢!』,这样子不错吧」

「为什么三年级的各位都那么想我死啊!」

知弦姐也就罢了,怎么学生会里的年长女性好像都在拿我不当人看!

「然后,就是以动物为主题的游戏或许也会流行起来!」


「那不就是『欢迎来到动○之森』嘛」(*人气游戏系列《欢迎来到动物之森》,很温馨的游戏哦~)

「啊,不是不是。是朝着DS的麦克大喊『京子子子子子!』还有『气势啊啊啊啊啊!!』的游戏」

「是那种animal大流行吗!」(*アニマル浜口,原名滨口平吾,日本女摔跤运动员浜口京子之父,原摔跤手。在雅典和去年北京的奥运会中给自己女儿的不顾对周围影响的疯狂加油令他很受媒体关注……高呼「京子!」或是「気合いだ!」就是他常喊的应援口号。关于浜口京子大家可以自行谷歌)

「学生会的话就由我来叫!『杉崎崎崎崎!后面啊啊啊!』」

「好像我遇上大危机了!?」

「说起动物的话……在奇怪的地方出现可爱的动物的话是会引起突然的风潮的」

「啊啊,比如说小玉那样的?」(*タマちゃん,指的是2002年突然在多磨川出现的雄性海豹,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还被横滨市颁发了特别住民票,登录名为西玉夫)

「嗯。比如说,碧阳学园的校内,兔先生大量出现」

「虽然可爱但是很恐怖啊!为什么会大量出现!?」

「兔先生的话,只要看到一只,就可以认为其实在不显眼的地方藏有数百只哦」

「恐怖啊!兔先生真的好恐怖!我对兔先生的认识错了吗!?」

「兔先生实际上生活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哦。只是很巧妙的藏起来了。恐龙灭绝的时候就只有兔先生们一只不少的活下来了」

「兔先生好坚强!我好像有很大的认知错误啊!一直以为兔先生是离了人就会死的纤细生物啊!」

「啊,那是兔子。和兔子先生是不同的种类」

「不同种!?哎!?莫非我对兔子先生其实是一点也不了解!?」

「嗯……杉崎以为的兔先生是怎样的动物?」

「那个,耳朵长长的,白色的,喜欢胡萝卜,毛茸茸的……」

「大体上没有说错」

「没、没错吧」

「嗯。然后,主要是说法语」

「!?」

哎!?我果然不知道兔先生!?

像是寻求帮助般的望向知弦姐。但是她却做出了令人惊讶的证言。

「经常自言自语的说『橡果圆滚滚』」

「!?」

哎哎!?不知道的就只有我!?深夏!深夏的话应该是和我有一样的价值观的!

我将视线投向深夏,可是连她也说出了令人惊愕的情报。

「超擅长前滚翻,经常就是在路上咕噜咕噜的滚动」

「!?」

怎、怎么会……我奋起最后的希望,望向小真冬——

「啊,心地污浊的人好像是看不到的,兔先生」

「这……是这样的嘛————!」

受到了打击我无力的把头春了下去。是这样啊……只是我看不到啊,世界上原来有这么棒的生物存在啊……旁边的会长她们好像在说「这么容易就骗到了……某种意义上还真是纯真」之类的围观我,但是我因为受到的打击过大,完全没有在意。……兔先生……我也想看……

会长咳了一声,开始进行总结。

「好像到头来,也还是没法判定出到底会流行什么呢……」

会长哈地长叹一口气,知弦姐这时候说道。

「这么简单就能把握住时代走向的话,就都不用那么辛苦了,小红」

小真冬也对此表示同意。

「是啊,如果能确切的知道什么会流行的话,是肯定能得到很大的利益的啊。所以大家都想知道,却又都没办法知道,是很难的事情啊」

深夏做出了最后一击。

「还有啊,就算能预测到流行,没有相应的力量的话也是没办法加以利用的啊。像我们刚才的提案那样,不强行进行方向转换是没法实行的啊」

「呜……是么」

听了大家的话,会长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

…………

没办法。这里就让我来援护下会长吧。

「会长」

「嗯……什么事啊杉崎」

「会长你更加的我行我素一点也不坏啊」

「哎?」

我对着愣住了的会长微笑着。大家看来也都理解了我想对会长说的话,都用笑脸看着这边。

我充满了自信的说道。

「周围流行什么完全不用去在意啊,会长。比起这样,依照自己的喜好把周围都卷进去,这样子就好了。我喜欢的是这样的会长」

「杉崎……」

会长的眼里慢慢的回复了生机。然后下一瞬间就又和平时一样充满活力的叫着「没错!」站了起来。

「流行正是要自己来创造才有价值!」

今天的第二个名言了。但是这次好象不是从其他书里借用来的,而是会长自己说出来的。

「嗯,预测流行什么的这种耍小聪明的做法完全不合我的身份嘛!」

「或者说不合这个学生会的做法才对」

「嗯!那么就可以决定了!」

会长高高的挺起胸膛……虽然还是一贯的毫无根据的自信,却不知为何将全身灌注了可以令周围的人们安心的自信,大声的宣布道!

「我们要自己刮起自己要追的风,并且就这样向前进!」

这个……还真是充满会长风格的发言。椎名姐妹和知弦姐,也都和我一样,柔和的……非常柔和的微笑着。

……是的。有点不自然的程度的,真正的柔和。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柔和。

…………

「今天就此解散!呀,真是好爽快啊—嗯!」

我们也都笑着守望着情绪很好的会长。这个笑容可谓这数个月间最为虚假的笑脸。


要说为什么的话。

(到头来不是没有任何收获嘛!)

对于今天这悲惨的会议的结果,没有任何人会觉得赞同的!

————————————————————————————————————————————————

【被隐藏起来的终章】

「杉崎君。那个交涉算是成立了。恭喜恭喜」

「那可真是多谢了啊」

这里是放学后、其他成员都已经回家了的学生会室。

枯野恭一郎无视我的客套,也不坐下的就那么在室内踱来踱去。仿佛商标都在释放着光泽的皮鞋、因为太高级而令人没法习惯的扑鼻而来的香水、感觉不到一点人情温暖的商务套装。

如果可能的话实在不想和这种精英派的家伙扯上关系,我很不满的把话题往下进行。

「既然交涉成立的话,那就快点说来听听吧」

「什么事?」

「少装傻。自然是关于碧阳学园的状况,“企业”所掌握的所有事情了。交涉里应该有包含这一条」

「……哼」

枯野恭一郎……那一天我杀进他们的会议时的司会者,现在成为了我和“企业”之间的对话窗口的这个男人,边用一种摆弄脏东西的态度把玩着放在生徒会角落里的马克杯,边露出嘲讽的笑容。

「聪明如杉崎君,我还以为一切都已在握了呢」

「啊啊,要点的话确实是了解了。但是还是想要你们来说明一下。对你们来说,如果我对状况有所误解,现在也是很麻烦的事情吧」

「哼,你还是老样子的毫无根据的强势啊。那天会议时也是——」

「废话就算了,快点开始吧」

「我看你还真是完全没有面对上位者应有的态度啊」

「没这回事。面对“上位者”的态度的话,我也是有分寸的。只是感觉没有在这里使用的必要性」

「…………」

枯野恭一郎狠狠地瞪着我……哦哦,真可怕啊,这种精英的面无表情。比起惹上混混更令人身体感到紧张。但是,就算如此,这边也不会表现出任何示弱来的。

本来这就是对我不利……极端不利的交涉。不表现出强势的话,就没法得到任何结果。

「哎呀」,他很明显是故意的让马克杯从手里落了下去。卡锵一声,那个我常用的杯子就破掉了。……如果是其他成员的东西的话,我肯定就已经没法忍耐了吧。幸好,幸好。虽然明知他是刻意的想要激怒我。

「抱歉啊。下次我送个高级货给你做礼物」

「真是多谢了。不过我现在就提前说声抱歉吧」

「什么?」

「你那礼物我估计一次也不会用吧,因为好像会很容易手滑给摔了的样子」

对于这句话,枯野恭一郎的脸不禁扭曲起来。……呜哇,好吓人。那绝对是快要忍不住发火的家伙的反应。

再这么互相试探下去就没完没了了。事务性的话还是必须要抑制住感情才行。

「我们还是快点说正题吧。枯野先生你也很忙的吧」

我稍微的示弱,他也终于像是调整好了心情。终于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那里是平时知弦姐的座位,如果被这家伙坐了我会感到很不爽,所以当然是在事前就已经换了一张椅子。

「没错,我确实没有在这里陪小孩子玩的时间」

「就是说嘛」

「……算了。那么,就按照约定,我来给你说明」

「希望能尽量说的容易理解一点」

「我拒绝。我只把该说的说出来,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我没有直接的参与教育现场,也是因为对现代这种要配合低层次的人进行上课的景象感到厌恶」

「……哦,这样」

现在揍他的话会很糟吧?果然会在很多方面变得很糟……嗯,深夏的话估计会做吧。但是我可很成熟。

枯野恭一郎清了清嗓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一言以蔽之的话,就是碧阳学园乃是“世界的中心”」

「…………」

「…………」

一瞬间的沉默。对着好像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没有、就要将话继续下去的他,我——

「会长,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

站起身来全力的叫道。

枯野恭一郎毫无反应。

「具体说来的话呢……」

「呜哇—连最低限的吐槽都没有么」

顺带一提,在世界的中心大声呼唤爱……这种捏他估计枯野是不会懂的。怎么看都是会拿纯爱小说当傻瓜看的,这家伙。

接下来,枯野恭一郎就这个学园的特殊性,还有关于“企业”的事情,真正意义上很概略的、最低限的进行了说明……毫无服务精神。如果不是事前有调查到的预备知识的话或许都不能理解吧……

我将情报进行了一下整理,再次进行确认。

「也就是说,简单说来这个学园就是“流行发信基地”这个没错吧」

「……我记得我说的应该是“神的视听率调查区域”或是“FSS”」

「所以说就是流行发信基地吧?这个学园里流行的东西,世界上也就会流行起来」

「不是那么单纯的东西。因为文化的不同所需要的流行的变动、还有跟制作出这个系统的《神》之存在间的均衡之类的——」

「神什么的,就只是“观察者”吧?说是神太过了啦。又不是能开天移山。观察学园里的流行然后传播到全世界……换句话说就好像是“大家的朋友”?」

「……算了」

枯野恭一郎好像放弃了一般的叹了口气。看起来是想要更加壮大的说法的样子。从企业做的事情上来考虑的话,这倒确实可以理解……

「那好,就把这个系统命名为“仿佛圣母在上”——」(*恶搞《圣母在上》)


「那么关于这个“流行发信基地”—」

被一笔带过了……一点也没有被我打乱步调,枯野恭一郎……还真是很熟知对应我和这个学生会的方法啊。

「我再提醒你一次。你说话实在是太不慎重」

「这话说得,明明比屁股还要重的啊,大概」

「戏言就到这里吧」

枯野恭一郎断然说道,完全没有跟着这边开玩笑的意思,然后宣告道。

「如果真相被太多的学生知道了的话,这个系统就会出现破绽。神就会注意到我们的不正当介入。或许就会变更调查区域吧。所以呢,万一从你这里把情报泄露出去的话——」

「这样的话?」

我眯起了眼睛。

枯野恭一郎淡然的宣布。

「或许理事长会在体育馆里向大家宣布关于你朋友们的不幸的悲剧哦」

他脸上浮上一抹微笑。

一股寒意袭过我的身体。

「……居然要在今天的这个日本,以青少年为对象实施胁迫么」

我掩饰着手的颤抖,尽量的伪装着平静……如果只是我的问题,那完全不值得害怕。但是,这些家伙……如果有必要的话就会毫不犹豫的夺去我最重要的东西。

真正恐怖的,就是用做生意的视点来看人的家伙们。

「在今天的这个日本,以青少年为对象实施胁迫……并且就算做了更过分的事情,我们也不会被追究的。就是这么回事」

「我可不认为违反法律和伦理还不会被人追查」

「要知道我们正是做出这所谓的法律和伦理的一方啊」

「不只是单单的一个企业吗」

「正是因为是企业啊。正因为我们是只追求利益的组织,所以不会被任何东西所束缚。就算是你的话,也别告诉我到了这个年纪还相信爱啦勇气啦、友情和羁绊这些是最强的力量吧?」

「…………」

出口反驳的话,也不会对状况有任何帮助。我暗暗地叹了一口气……这么说起来的话法律之类的根本就没办法用到这些家伙头上吧、即使哪天我消失了或是其他的什么状况,“企业”之类的存在也是绝对不会上到前台来的。

正因为他们是这样的对手。

我才只有跟他们进行那个交涉这一途可走。

枯野恭一郎宛若是在进行工作上的洽谈一般,不带任何感情的继续着以提醒为名的胁迫。

「樱野栗梦、红叶知弦、椎名深夏、椎名真冬……还有,杉崎林檎、松原飞鸟是吧。你的后宫,没错吧。如果你还希望她们的幸福的话,就不要进行任何愚蠢的行动」

哗哗的翻阅着什么资料的枯野恭一郎。偷眼看去的话,那上面记录着我双亲和亲戚们、同学、过去的朋友,甚至连只有暑假里偶尔有过关联的人们的名字……真是滴水不漏。在那里有着我生活着的世界的全部。

「…………」

「反过来说的话,只要系统能得到保护,我们就不会对你出手」

「不是应该是“不能出手”么?」

「……哼,只会耍小聪明的家伙。没错,在系统没有出现破绽的时候擅自对这里的学生……对你做些危险的干涉的话,也会引起各种各样的麻烦。给企业带来不利的可能性,很大」

「不管好坏、一切以利益优先是么?」

「正是如此」

这比起不顾后果的为恶,是更要麻烦的思想。虽然很容易理解……但正是如此,毫不留情。没有任何感情可以插入的余地……不怎么擅长应对啊,对这种。

枯野恭一郎好像刚刚处理完了工作上的业务一般,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话是这么说,我们的交涉还是成立的哦。只要你不做什么乱来的事情,我们也不用费力去做些浪费劳力又脏手的事情」

「交涉成立……嘛。你们真的会依照约定么?」

这里才是关键。我死死地盯住他的眼睛。

他……脸上的无表情一散而去,换上的是宛若天使般的微笑。

「我们会妥善处理的」

这表情决定了一切。我已经没有了迷茫的余地。我所能采取的行动……已经只剩下一个了。

枯野恭一郎打开学生会室的门,走出了房间。然后边用手把门带上,边留下一句话。

「那么,退学手续就麻烦你尽快了,杉崎键君」

对于这句话……我紧紧地握住双拳,在门闭上的数秒后……才终于用干涸的嗓音挤出一句话。

「我知道了啊……可恶……」

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