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学生会的四散-第二章 在预想的学生会

「在我们人类身上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不知哪本书的内容说道。

我对于这句话深深点头赞同。

「说的没错。所以总有一天我的后——」

「啊,不过这个要把杉崎除外」

「我说啊!为什么每回都把我从人类当中排除了啊!」

「总之!我们的未来是无限宽广的。但是,我们时常都会在这片名为“未来”的无限的大海上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吧」

「怎么好像说起麻烦的不得了的话了……」

深夏好像看麻烦一样的看着会长……这家伙还真是连一点对高年生的尊敬也没有……不过我也是如此。

会长已经沉醉在自己那“了不起的发言”中了,并且还好像变成了什么作品里的主人公一般的说道。

「现在正是应该一起去寻找未来的道标的时候啊,伙伴们!」(*藤崎龙的《封神演义》中,有出现所谓历史的道标,指的是作品的大BOSS女娲)

「先不说未来如何了,会长好像正急剧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这么想的只有真冬一个人么?」

不,小真冬,事实正如你的看法一样。我现在也对自己将会被带到哪里去感到十分的不安。

然后,会长终于说出了今天的主题。

「所以呢,有些时候我们就是要说一说自己的梦想啊!那充满了希望的未来预想!」

全员都陷入了沉默。我和椎名姐妹无言的将视线投向知弦姐。看来是明白了我们目光的含义,知弦姐耸耸肩,说出了一句话。

「……到了这个时候依然没能好好决定毕业去向的,小孩子友人一名」

「哦哦——」

「那边!干嘛一副“完全可以理解了”的样子!」

会长涨红着脸怒道。原来如此,是这样啊……不过啊,三年生到了这个时候还没决定进路的,还真是相当的那啥吧?

大家一起用同情的视线看向会长。会长努力的板起脸,硬是把话题继续了下去。

「我、这跟我的事情完全没有关系,总、总之,今天大家就来谈一下自己未来的预想,嗯!完、完全不是想要拿来当参考什么的哦,我才不会有这么浅薄的想法,嗯」

「会长的未来……大学生……然后就职……呜哇,高中生这个前提条件我都感觉是在打擦边球了,所以根本没法想象啊!」

「杉崎,吵死了!我说可以就是可以啦!」

「身为职业女性的会长……感觉好像之前的工口游戏里的“登场人物全部十八岁以上”一样的不可能啊」

「什么不可能啊,什么啊!又不是海螺小姐,一年之后我可就高中毕业了哦,就变成成熟的大人了哦!」(*日本国民级动画《サザエさん(海螺小姐)》,已放送40年,6000话左右,一直占据着收视率的高位。作者和初代声优都已去世了……故事描写主妇海螺小姐一家的故事,故事人物40年间都没成长过。这也被故引申成为ACG界中人物都不会长大的代名詞——"海螺现象")

「不可能吧,绝对」

「直接否定!?居然不承认时间这个概念!?」

「因为,是会长嘛」

「好像我是超越了时间的存在一样!」

「会长就算到了八十岁也会边跑边叫“哇哦~是蝴蝶小姐哇”,我可以预想得到」

「那倒不如说是老年痴呆开始发作了吧!」

「就是这样,预想会长的未来什么的,难度太高了,我们换别的议题吧」

「呜……就让我说嘛~啊啊,好,好吧,我的事情就算了,大家都说说自己的预想嘛。来,就从年龄最小的小真冬开始,可以吧?」

「哎?」

因为话题突然转向了自己感到有点困惑,但是还是被会长超认真的眼神给压倒,小真冬只好说着「那好吧……」开始思考。

「将来的真冬……是吧」

「恩。女孩子的话,总是会有那么一两个梦想的吧。小真冬的话,应该有很多的不是么?」

「嗯……妄想的话倒是真的有很多,但是说起自己将来想要变成怎样的话,却是没有怎么认真考虑过呢」

「也是呢……小真冬还只是一年生啊」

会长很失望的垂下了肩膀……那果然还是有在想着拿来做参考吧。

没办法,这里就让我来代替会长来问大家吧。

「嘛,虽说小真冬的未来基本就是确定了要在我的后宫里度过淫乱的每一天——」

我只能说到这里。因为胸口结结实实的吃了旁边的深夏发出的剧烈到让我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一记强打,一瞬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然后,我汗流满面的开始正经的问话。

「没、没有什么想做的工作么?小真冬」

「想要做的啊……如果有可以一整天的看BL的工作的话就好了」

「那到底是要为谁服务的职业啊?……作家的话没想过么?」

「不行的。说到底BL也只是爱好。如果要成为职业、和钱扯上关系的话,就会失去这份纯粹的心情了」

「不,我以为这本身就够不纯粹的了」

「其他的嘛……每天打游戏的工作,也不错」

「到底多废人化的思考方式啊!」

「我想做批评家。想要谈谈游戏。比如“虽然满是美少年的这个状况是很不错。但是床戏的描写热度不够这点很令人遗憾。”这样的」

「这是对啥的批评!?身为消费者做出的么!?」

「我要出攻略本。就像是“向右回避的话会遭到枪击,所以向左正解。只是向左去的话会有核打击,还请注意。”」

「向右的话不好吗!?」

「但是,游戏果然还是不要成为工作吧,还是单纯的作为兴趣比较好呢。这样想的话,或许去做真冬从来没想过的工作的话更行得通也说不定呢」


「小真冬没考虑过的工作……都有什么?」

「嗯……拳击手?」

「这还真是厉害!太过意外的展开了!学生会系列最终卷的终章里提到大家数年后的状况时,要是我用第一人称来说“对了对了,小真冬她成为了一个拳击手”,读者们都会惊愕的!」

「战斗着的女人,真冬。……好像能展望得到」

「展望到了!?在我看来完全没可能啊!」

「其他的话……恩,勇者怎样?」

「在这个世界里做这份职业的话,我觉得只会遭到世人的冷眼相看」

「女勇者,真冬。……恩,展望得到」

「展望到了的话是不行的啊!」

「围棋世界的冠军也是可行的吧」

「通向那种未来的伏线到现在为止从来没出现过!」

「变、变成美少年!这个或许也有可能!」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冬变成美少年的话,接受学长的爱也可以哦」

「啊啊!我的心好混乱!这好象是高兴,又好像不是!如果那样的话就算是BL也好,但是,又好像不好!」

「确实和会长说的一样,真冬的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请至少把这一种可能性给舍弃掉吧,拜托了!」

小真冬双目放光,嘀咕着“美少年化真冬×学长……”,已经开始幻想起某种对我来说很是可怕的未来了。……这孩子,不会真的在某一天变成会把我的后宫思想从根本上给打碎的必须敌视的存在吧。

我没有继续听小真冬的未来构想的气力了。或者说,就是被她给削减掉的。

于是,我去向她的姐姐追究责任。

「喂,我说深夏啊」

「干、干嘛啊,键。一反常态的那么颓废的样子」

「啊啊……不管怎样,我现在心里需要浮现出其他的未来才行。所以深夏把你的说来听听吧」

「我的未来?这个嘛……」

深夏组起双手,稍稍的苦恼了下,然后很干脆地说道。

「可能一点也不有趣吧,我只是想踏踏实实的生活下去」

「一点也不有趣~」

「所以我不是都说在前头了嘛!」

「就算不是小真冬那样的妄想,也稍微再多说点梦想上的事情啊。好歹也是女孩子嘛」

「没什么头绪啊」

「你看,你运动神经这么好,没想过要做运动员什么的吗?」

「没有哦。我没有参加特定的社团也是这个原因啊,我不想因为义务或是工作而来进行运动。和真冬刚才说的不想把兴趣变成工作差不多吧」

「……也就是说会普通的就职?嘛,说起来确实也算是深夏风格」

「嘛。只要能挣到可以养真冬的钱那也就够了」

「啊,小真冬完全就被放到被养的位置上了」

「……我只在这里说啊,我妹妹她变成neet的可能性那是相当大啊」

深夏小声说道。在她的对面是笑容满面的不知在写妄想BL小说还是妄想评论的妹妹。我……深深的点了点头。

「放、放心吧,深夏。小真冬就由我来养,还有深夏你也是!」

「哦,那还真是值得期待。啊,当然基本上是不住在一起的,只要给生活费就可以了,嗯」

「多好使的男人啊,我是!」

「所以说,我将来也就会是个OL吧」

「真、真没意思啊,其他的梦想就没有了么?哪怕是小孩子时想过的也好」

「这样么。……啊」

「嗯?果然是有什么吧?」

「哎?啊,不……该怎么说哦」

深夏很是尴尬的微鼓起双颊,脸上还不由自主地浮上了两朵红霞。

这绝对能听到好东西!我猛地把脸凑了过去。

「不能说来听听吗?不,说出来吧!深夏」

「太近了!别把脸靠那么近!」

「快说吧,快点快点」

「我,我知道了啦!那个,我,我啊……那个,先说好,这是小孩子时的事了哦!」

「前提都知道了啦,快点说」

「呜……那、那个……」

深夏的脸开始真正的红了起来,目光也从我这里逃离开来,很害羞的小声说道。

「新、新娘子。……。……。………呜啊」

「…………」

深夏瞬间满面通红,将脸低了下去。

学生会室里……完全沉默。我就不用说了,会长、知弦姐,就连小真冬也一起呆在了那里。

然后,大约过了五秒钟。恐怕此时全员的心声都完全一致了!

(太、太可爱了啦啊啊啊!)

这、这种可爱是怎么回事!简直就是拥有了让人想要脱口而出“萌啊”程度的破坏力了啊!不只是我,大家也全都被冲击到了啊!

深夏因为我们的反应而变得更加的害臊了,双手乱挥着飞快的进行着辩解。

「不、不是啦!那、那个,都说了是小孩子时候的事情了啊!远在我讨厌男人之前!所、所以啊,现、现在我绝、绝对没有这种想法哦!新、新娘子什么的……」

(呜哇……这么一解释变得更加可爱了啊啊啊)

谁也不敢看,只是胡乱的将手摆来摆去着的深夏异常的可爱。搞什么啊这家伙,我现在超想抱上去啊。

「啊啊……甚至都要凌驾于小红之上了……现在的这孩子……」

知弦姐叹息般的看着深夏说道。

「这、这感觉是怎么回事……莫非、莫非这就是恋爱?」

会长的话,更是心跳不已的想要直接发展成恋情。

「姐姐好萌啊……真冬又开拓出新的方向性了……」


小真冬这孩子还是一如往常的踏翻了那条安全线。

然后,我所采取的行动的话……

意识到时,我已经用力的握住了深夏的手。望着因为这出其不意的袭击而发出“呀”的可爱尖叫的深夏,我用前所未有过的认真态度进行了告白。

「请和我结婚吧」

「为、为什么我会被突然求婚啊!」

「我来实现深夏的梦,让你作新娘子!」

「讨、讨厌、都、都说了那是小孩子时侯的事了啊!」

「婚纱,不想穿来看看吗?」

「呜……。………。………。………那、那种轻飘飘的衣服,人家才没有想过……」

突然将脸扭过去的深夏。……什、什么啊这女孩!可爱爆表了!突然说出了女孩子气的话,更是超可爱啊啊!

「等下啊,深夏,我这就预约场地」

「啊,你干嘛,拿手机出来干嘛啊!住手啊,别!」

「我们那美好的未来预想,这就让它变成真实吧!」

「别擅自闯到别人的未来里来!谁也没说老公就是你啊!」

「深夏会去跟别人结婚,那种事我是不会允许的哦」

「你最初开始就是跟踪狂定位么!」

「啊啊,我可爱的深夏,深夏。我妻子的人选,除了你之外不作他想啊!」

「彻底变成跟踪狂了啊你!我说大家都给我醒醒啊!新、新娘什么的,都说过那只是过去的梦想了嘛!」

「我要生三个孩子,全都是女儿」

「谁管啊!绝对不要给你生孩子啊!」

「管深夏叫妈妈。我的话三个人就分别叫“父亲大人”“爸帕”“老爸”好了」

「不要把你的兴趣带到女儿们的教育上来!」

「退休之后,就和老婆情人女儿外孙们一起过着和乐又淫乱的生活」

「你比想象的还要下流无耻啊,我都吓了一跳!」

「到了那个时候,深夏也可以脱下婚纱了」

「一直穿着的嘛!?」

「好,看来深夏也差不多很有意愿了,我们这就去领结婚证吧」

「刚才的话哪个女人会产生意愿啊!我都说了我只想踏实的过日子了!」

深夏把手机给抢过去了,订场地的事情只好作罢。不过即使这样,我也没有中止这个话题的意思。

「不过啊,深夏居然会说是新娘子……」

「呜呃……没说出来的话就好了」

「你啊,出人意料的内心倒是很女孩子化哦」

「才、才没这种事!我的热血在碧阳女生之间可是出类拔萃的啊!」

「纯情也是出类拔萃的」

「没那种事!那个……嗯,像我这种程度的,男人的话那可是随时都在换对象」

「什么啊这种谎话!就算是事实,也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吧!」

「随时都在换对象,屠杀的」

「屠杀掉了!?」

「总、总之,不许把我当女孩子看待!!键你在那件事以来,好像总是在把我当女孩子看啊!」

「?那件事?」

「我把头发放下来的那次啦!」

「啊—」

确实,这么一说的话真是这么回事也说不定。虽然本来我就知道深夏的内面还是个女孩子,但从那件事以来这种意识完全觉醒了吧。

在我沉思的时候,会长好像是在拥护我一样「结果上呢—」的说道。

「深夏是在讨厌被杉崎当作女孩子对待么?明明就是女孩子的说」

「哎?……大概是吧。没有可以的去考虑过,不过很可能就是这样呢」

「为什么?他本来就是这种轻薄男人,被当做女孩子对待我倒是觉得比较自然呢」

「可能是那样吧……但是,我和键……」

快速的看了我一眼,深夏不知为何露出带有非常复杂的感情的表情来……这么看起来,好像我们是有点闹过头而越界了的样子。

虽然比起以前,深夏和妈妈香澄小姐之间的关系是缓和了些,但是还远远不是“完全解决”的程度,在那之前,深夏对于男性的看法始终还是会留有芥蒂吧。"F&C6v3@7{9i

因为会长一直是那种不会注意到这种事情的笨蛋,所以我只好咳了一声,强制性的来改变话题了。

「会议有点想跑题了哦」

「啊,真的。嗯……今天是谈未来才对呢」

没错。那么……知弦姐毕业后是想要做什么呢?」

我将话题转向知弦姐,因为她也是懂得看气氛的人,所以马上就说道「我吗?」来接过了话头。旁边的深夏则是松了一口气的用手抚了抚胸口。

「总之上大学是可以确定了的。我不打算作重考生」

「这个,我想应该没有人是自己愿意重考的……」

自己想要被录取的话就真的能被录取,这种自信真是很有知弦姐风格。

知弦姐有点犹豫的叹了一口气。

「但是实际上在这之后的“梦想”就没有了。大体上来说的话,就是只要能挣大钱的话就行,手段不限」

「可以的话还请不要犯罪」

「……」

「为什么一副非常扫兴的样子啊!」

「可是,不是很有意思吗,通过犯罪来捞钱。虽说也不是拘泥于这个啦,我只是想要刺激的生活啊。至少和和平平的做个平凡的公务员这样的生活我才不想要呢」

「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恶人思想啊!」

「一个故事里连个事件都不发生的话那不是很无聊」

「哇…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被完全否定了啊!」


「人生也是这样啊。平淡无波的人生什么的只有幸福不是嘛」

「只有幸福还不好么!」

「水户黄门不也说过嘛,“人生,苦涩参半”」(*时代剧水户黄门主题歌《あゝ人生に涙あり》中的歌词『人生、楽ありゃ、苦もあるさ』,“人生,苦乐参半”)

「黄门大人没说过那种阴暗的话!」

「反正就是想要不走寻常路,这才是红叶知弦这个女人啊」

「干吗说的那么帅气的样子……作为我的后宫一员不就好了吗。普通得不到的快乐什么的,我也能……」

「移居火星试试吧」

「别说我的身边了,连地球都不想待了啊!?」

「索性就这么在宇宙船里生活下去也不错呢……近在身边的无限死寂……啊,只是想象就令人心跳不已。太过激动了,有可能会睡不着啊」

「请别进行这种不健康的生活!」

「宇宙的话,作MOBILESUITS的驾驶员最棒了啊。一直都处在战场的紧张感之中」(*机动战士高达,敢达,钢弹,随你怎么叫)

「为什么都是这种生死一线的生活啊!」

「放心吧。美形角色的话是没那么容易死的。机体只是会大破而已。换了杂鱼,就总是很容易就爆掉了」

「那是动画里吧!」

「不过,有不少拿光束军刀直击机师的场景呢,真可怕……你瞧,我比较像是那种谜之敌方女机师吧……我不想死在战场上啊」

「明白了这个的话,那就不要做啊!」

「没办法呢……虽然有紧张感是好事,但是死了的话就糟糕了呢……果然还是放弃进入宇宙吧」

「呼……太好了—」

「果然还是去跟使徒战斗吧」(*使徒,出自《新世纪福音战士》)

「你给我从机器人上下来————!」

「我是说肉身迎战」(*目前为止,貌似还只有机战α中十杰集的“冲击のアルベルト”做过这种事)

「那更加不行了啊———————!」

「我的ATF○eld可是非常厉害的哦,不管是对谁都不会敞开一丝心扉的」(*ATfield,同样出自EVA。「ABSOLUTETERRORFIELD」的缩写。由使徒与EVA展开的绝对场域之物理屏壁。也同样是每个人都拥有的心之壁)

「啊啊!我感到和知弦姐之间产生了很可怕的距离感!」

「……没法子,看来KEY君是不管怎样都想和我的未来联系起来的样子哦?」

「那当然,我和知弦姐的结合那可是命中注定的啊」

「在氧气就要用光了的潜水艇中?」

「我就说啊,干嘛非要是这种生死一线的啊!」

「这样子气氛才够啊……死亡逐步逼近,越燃越旺的恋之火焰……多好啊」

「请换一个吧。我觉得恋之火焰就算在普通的状况下也可以燃烧的起来」

「在人类正步向毁灭之时,两人激烈地渴求着对方的身体」

「不不,在那之前还是先对人类做点啥吧」

「以地球爆炸的光芒为背景,激情的kiss场景如何」

「为什么我们的爱就不能在BADEND以外的条件下孕育出来啊!」

「可是,不是这种的话,实在没法和KEY君怎样啊」

「好过分的说法!」

「……。……嘛,说到头来也就是想做个普通的公务员啦」

「哎~~」

知弦姐好像是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便把目光投到了从包里拿出来的教科书上……真是随心所欲啊,这个人。嘛,不过知弦姐的话给人一种只要认真起来就“什么都能做到”的感觉。"

好了。

这样子的话,还剩下的就是……

「到我了吧,杉崎!」

在我将视线转过去的同时,会长便瞬间开始了自己的回合。她从位置上刷的站起来,双眼中光芒闪闪……看来在她的眼中映出的已经根本不是我,而是那“美好的未来的自己”吧。

「到了大学里还是学园里的麦当娜!因为现在的人气也是第一嘛!」

「与其说是麦当娜,我看倒不如说是吉祥物」(Madonna与mascot,两个的起始音相同)

「估计还会被授予“Missof○○”这样的称号!」

「“总是犯miss的孩子”这个称号的话,现在就可以颁发给你」

「可能还会上广告,比如啤酒的广告什么的」

「貌似会跟“喝酒要到二十岁”这样的说法产生异常的违和感啊」

「大学毕业后,嗯,被偶像事务所挖角了~」

「我倒觉得比较像是会在偶像大师里登场的角色」(*『THEIDOLM@STER』,BANDAINAMCO社的偶像育成游戏,多平台。动画版莫名的成了ROBO物,随带一提,该作的脚本正是负责学生会系列动画脚本的花田十辉)

「但是我却拒绝了那邀请,而是自己创办了公司“圆溜溜栗梦”!」

「让人这么不想买他股票的公司还是第一次遇到!」(くりくりくりむ,くりくり本身又有光溜溜的意思,果然没人会想入股吧……)

「到时候杉崎就不是叫我会长,而是要叫我“社长”了!」

「啊。不管怎么说,看来我也还在会长的未来里占有一席之地啊」

「啊」

会长的脸一下子红了,然后赶紧咳了一声,把脸背了过去硬是继续说起来。

「当、当然只是个普通部下了。副社长」

「是要开始“董事会的一己之见”系列了么?」

「不用说,目标当然是世界征服」


「秘密结社啊!?」

「年利润千兆!」

「哇!白痴气十足的数字!」

「世界将随着我的手起舞」

「要毁灭了啊这是!」

人类要衰退了吧。看来有去看GAG○GA文库预习下的必要。(*《人類は衰退しました》,小学馆GAGAGA文库发行的轻小说,作者是田中ロミオ)

「然后,大概二十五岁时和超帅的男演员结婚了,并且生了孩子。女儿超~可爱」

「啊,这就把我给抛弃了」

「但是老公他为了保护地球而冲向了飞来的陨石,去世了」

「一个男演员?」

「啊啊,真是悲剧的女主角啊我!但是依然坚强的努力着的我!……啊,这简直太棒了」

「啊啊,原来如此。自己做主人公的野心是首位啊,老公什么的只是踏脚石」

「单亲母亲、记忆丧失、女儿的堕落、叛逆的女儿」

「超不良啊这女儿」

「也跨越了女儿死亡带来的伤痛」

「把女儿也干掉了!?你太差劲了!」

「三十年后归来的丈夫」

「这可怕的奇迹是怎么回事」

「已经再婚,坚强的没有回头的我」

「帅也没用了啊……啊,再婚的对象果然就是我——」

「和身为合众国大统领的丈夫一起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第一夫人!?」

「不为人知的死于街头的原部下,杉崎」

「为啥!?到底何时被炒了的啊!?」

「然后我留下“啊啊,真是幸福的人生啊”这样的话,微笑着仿佛入睡了一般的陷入了长眠」

「让周围都变得不幸,只有自己一个人到处逃避独享着幸福吗……」

「但是!就在这时候发生了奇迹!一直注视着我的人生的神,对我充满了慈爱的心评价甚高,所以对我施加了不老不死的魔法!」

「……」

「就这样,樱野栗梦永远的位于人类顶点,幸福的生活了下去」

「对人类来说还真是个壮绝的BADEND」

「哼哼……怎么样啊,杉崎,我这了不起的未来预想图」

看起来是完全没有把我的吐槽听到耳朵里去。会长自信满满的挺着胸膛这么说道。

我稍微的考虑了一下,然后满面笑容的回答道。

「太完美了。完全没有可以提意见的地方」

「我就说嘛!」

「这样的话,进路,基本也就确定是进大学了吧?」

「嗯!就那样吧!虽说现在立即成立公司也是可以的!」

「请务必给人类一个缓冲期」

「我知道了。那就要去上大学了哦!」

「嗯,嗯」

总算是把进路给确定下来了。……这样子没关系吧?让她就这样子去就职的话那令人十分的不安,总之还是先去上大学吧。希望四年的时间能把那颗脑袋给冷却下来。

好了,这样子总算是把全员的未来预想都听了一遍了,那么接下来……

{会长说着“是怎样?”催促着我。

「哎?」

「所以说,杉崎的未来预想是怎样?」

「啊啊,确实是还没说哦。不过那基本就确定了是“在美少女后宫里幸福度日”这样的嘛……」

会长听到我的话呆了一呆,但是却继续说道「但是啊」

「工作呢?后宫……嘛,就算真的有了后宫吧,工作也是必要的吧」

「工作……工作啊」

「对这个我也很感兴趣啊」

深夏插进了我们的对话。紧接着,知弦姐和小真冬也分别说着「我也想听下」「真冬也要知道」看向了这边。

我稍微考虑了下……然后把首先想到了的说了出来。

「host怎么样?我感觉很适合」

「不可能吧。你这么恶心的家伙」

「不要说恶心啊!很伤人啊你!」

被深夏狠狠地刺激了一下,于是我只好探讨其他的可能性。

「那……AV男——不,还是算了。我不想跟美少女以外的上床。除了被我爱着、也爱着我的女人以外,都没有被我拥抱的资格!」

「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知弦姐用很冷淡的目光看着我。

「呜……啊,成立一家工口游戏会社,这个怎么样」

「好、好像会很成功的样子!」

小真冬不知为何用很怯畏的目光看着我。

但是我还是开始在这个方向性上进行想象。

「会社名,嗯,就叫“键”吧」

「不知为何我觉得这个名字不行。理由不能说,但就是不行」(*键社。Key,代表作《CLANNAD》、《KANON》)

「哎——……那就叫“杉”……不,再改一下,“叶”怎么样?」

「这个也不行。理由还是不能说」(*叶子社。Leaf,代表作《うたわれるもの(传颂之物)》、《ToHeart》)

「啧,起个会社名都这么麻烦……那好,真是够了。就“工口工口SOFT”好了,真是的」

「这个让步还真是厉害!」

「方向性的话就是凌辱、鬼畜」

「太、太糟糕了」

「这有市场的哦。小真冬也来一起做吧。来写剧本」

「写了那种剧本的话,真冬感觉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

「没事的。我觉得你已经失去了,在以我为原型来写BL的那一刻起」

「你、你这么说很难反驳啊……但、但是就是不行。请至少来作恋爱物吧!」


「没办法,那就以明快的后宫物为主体好了」

「嗯,嗯。这很像学长的风格」

「主人公的名字就叫杉原健」

「请不要将自己投影到游戏里去!不在意别人目光也要有个程度啊!」

「剧本的话……嗯,总之就主人公超受欢迎,女角色们一遇上他就主动投怀送抱」

「那已经根本用不到故事了吧!」

「但是主人公对自己的这个“魅力”上的能力感到恐惧」

「啊,很意外的还能有发展呢」

「嘛,反正到了最后还是就是H。快乐最高!」

「多废柴的主人公啊!」

「可是,故事终盘急转直下!」

「啊啊,这不错嘛,最近这样的手法挺流行的」

「意想不到!杉原健的真实身份,居然就是杉崎键!」

「完全不懂你的意思!这样的急转直下是怎样啊!」

「想不到啊,真想不到主人公居然会是制作商的社长」

「玩家会感到很讨厌的」

「描写了受欢迎超受欢迎的我充满哀伤的半生的非虚构超大作!」

「不是虚构的风暴嘛?」

「女角色数目居然有上千人!」

「你到底要雇多少个画师啊!」

「一个女角色就有五十个分歧路线!」

「这五万个路线都要真冬来写剧本么!?」

「结局只有后宫结局这一个」

「千人后宫,已经有种恐怖的感觉了」

「游戏名是《杉崎键绝不花心~杉原健的情色满载五百日~》」

「……啊啊,已经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好了」

「……你别拿去卖。不要在工口游戏业界掀起旋风」

「我觉得多半开发初期就会受挫中止了……」

说了这么多关于工口游戏的话,我突然注意到大家看我的视线都变得好像在看垃圾一样了……

「哎?做工口游戏也是个很光明正大的工作啊!」

我对着知弦姐和会长拼命地进行解释。「没错」,知弦姐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

「我倒不是想要否定这门工作……只是在想KEY君可以下地狱了」

「为啥!?我、我只是在诉说自己的梦想不是嘛!」

「我认为梦想都污浊了的孩子,是没法成为正经的大人的」

「连会长你也……看不起工口游戏……」

「不,不是看不起工口游戏,只是看不起杉崎,你可别搞错了」

「呜……可恶!够了够了,工口游戏会社什么的,我放弃了!」

我哭着撤回自己的主张。深夏却「做就做呗,只要在和我还有真冬没关系的地方做就好了」,说了好像完全没关系一般的话。

「可恶……host不行男优不行工口游戏也被封杀了……那我可以做的事情还有什么啊!」

「某种意义上你真是不得了的人才」

我陷入了沉思。好好考虑下啊,我!我的未来。后宫是肯定要做的,但是为了维持后宫就必须要挣钱。这笔钱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随着女人的增加,要花的钱也就是越来越多。并且我还是来者不拒的态度。再加上考虑到和全员都生了孩子的话……啊啊,我一个人再怎么努力挣来的钱总是有限啊。

这样子就糟了……糟糕了啊。必须想个可以一击逆转的方法才行。

换个角度思考。女人越来越多……要是不用我掏钱呢?

「对,对了!」

我想到了一个很棒的方案。然后,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进行了宣言!

「小白脸王,我当定了!」

「小白脸王!?」

「嗯!生活费、抚养费什么的全部由后宫成员来提供就行了,作为交换我则是向她们提供爱情和肉体」

「没用也要有限度啊啊!」

会长满面通红的进行否定。看起来好像是对“肉体”这个词感到很害羞。

「跟我发生过一次关系的女人,应该就会自愿的拿出钱来了……」

「这毫无根据的自信是怎样啊!并且我认为那种关系根本就是肉体交易!哪里有爱啊!」

「呜……这还真是。那就换下好了,肉体就算了,我只提供爱情」

「终于要彻底的没用了啊!」

「有什么不好啊,反正是小白脸王啊」

「不要对身为小白脸感到自豪!」

「不是普通的小白脸哦,是小白脸王。小白脸王,差不多也就是神了」

「还、还要供奉起来么!?」

「给我钱的美少女都不会在乎有没有得到什么利益。这才是小白脸王。也可以说是小白脸之神……啊啊,这发音多赞,小~白~脸~之~神」

「真是好的不得了的身份啊!」

「因为是王嘛」

「你擅自自称的而已吧!」

「小白脸王是神灵下凡。所有的人类(主要是美少女),无一例外的都要尊崇于我」

「所以啊,自己这么说说就可以了的话大家就都不用这么辛苦了」

「很好,这样子就不用担心钱的事情了。好好考虑下的话,像我这种程度的,钱是会自己送上门来的啊。完全没有担心的必要嘛」

「……毕业后看杉崎会沦落到怎样,或许反而会很有意思」

会长已经不打算管我说的话了,硬是中断了会话。或者说是,放弃了和我对话……什么嘛,自己明明也有那超级妄想的野心。

会长仿佛是作总结一般的咳了一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好了,虽然有很多问题吧,但大家都算是考虑过了自己的未来了」

「最迷茫的人神气什么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