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学生会的三振-【第五话~不为人知的学生会~】

【第五话~不为人知的学生会~】

「无论什么事情都是不能光从表面去判断的!」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一上来就直击我的胸口。看过去,会长果然是主要朝向我的方向说的。

「呐,杉崎。是这样吧。我说的没错吧?」

「是、是啊。…………。……但、但是,会长——」

「不许争辩。这个名言虽然很老套,但正因为如此,也可以说是具有分量的真实!」

「呃……」

会长在笑嘻嘻的。似乎是因为难得能战胜我而感到很开心。

我转移了视线。知弦姐和小真冬苦笑着看着我。顺便一提,今天深夏还没有来。好像是作为外援稍微去帮一下篮球部。说是很快就会回来的……。不过现在深夏不在对我来说可能反而是件好事。那家伙在的话,在这个场面肯定会站在会长那一边的吧。

对于这种话题,由于无法期待增援,于是我自己再次进行反击。

「话、话虽如此啊,会长。可是喜爱美少女又有什么不对啊。被美丽的东西所吸引又有什么不对啊。」

「唔,死皮赖脸了啊……。但是不好好关注心灵还是不行的!因为那是人类的本质啊!」

「内心是重要的。但是,我可不认为就可以因此轻视外表的!」

「唔……一碰到这种话题你就异常激烈啊,杉崎……」

「喜欢美丽的女性有什么不对!哪里有错吗!」

「我并不是说有错的……」

「而且会长!本来这个学生会就是因为重视外表才聚集到一起的吧!」

「呃。被、被这么一说我就无言以对了。」

这时,知弦姐轻声说道「好了,小红一败~」,结束了这场争论。

在面带笑容的小真冬的注视下,会长愤懑地鼓起了脸颊。

嗯嗯。今天的学生会也很愉快啊。

…………。

「啊呀,KEY君。深夏不在让你觉得很寂寞吗?」

知弦姐似乎目光敏锐地观察到我的视线的微弱动向,浮现出讨厌的笑容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略微有些惊慌地回答道。

「并、并不是这样的啦。你看,我周围已经有三名美少女在陪侍我了,平时和我同班的深夏不过是暂时不在而已,我可不是会因此马上觉得寂寞的没用的男——」

「很寂寞吧。」

「是的。」

在被问了第二次后,我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坦白了。不过我虽然是将她当成女主角的,但由于平时和深夏是恶友关系,所以像这样坦率地说出感情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真冬也望着深夏的座位说道「姐姐是气氛制造者啊」。

是的。这个学生会基本上是由会长来运作的,再加上小真冬和知弦姐也极具个性,所以很少有深夏成为「中心」的时候。但是她总是会很好地调动场面。可以说是……润滑油吧。无论是在学生会还是在班级里都是这样的。

所以果然还是……。

「呵呵呵,KEY君比自己所想的要更容易将感情表现在脸上。」

知弦姐如此指摘道。

「唔……。我、我现在是怎样的表情啊。」

「这个嘛……。比起恋爱感情来说,更像是『因为平日的搭档不在身边而感到不安』。」

「呃,没法做出否定真让我不甘心啊!」

看到我的反应,大家都笑了。这样的表达可能确实很巧妙的。不管是在班级里还是在学生会里,我能够随心所欲地暴走都是因为有深夏在。这对于深夏来说也是一样的。彼此即是制动器,也是炒热气氛的要员。正因为如此,如果缺了其中一人的话,就无法维持平时的状态了。就会像刚才一样,甚至会让会长一瞬间掌握了对话的主导权。

话虽如此,我也不能一直是依赖深夏的没用的自己。

因为会长似乎没有什么议题,所以我决定提供谈话的内容。

「虽然不是针对深夏的『做社团活动的外援』这件事,不过搞不好我们意外地不了解彼此在学生会活动以外的私生活、生活行程的吧。」

「啊呀,KEY君。你这是为了骗取攻略我们的情报吗?」

「被看穿了吗?这个嘛,虽然也有这一方面,不过我单纯是很感兴趣。」

「这样啊……」

知弦姐看了看会长和小真冬。可能是确认了两人对于这个话题都没什么抵抗,知弦姐率先开说了。

「我的一天是从少年管家来叫我起床开始的。」

「好了,这种谎言就不用说了。」

知弦姐对我冷淡的反应耸了耸肩。然后重新开始了。

「因为我是低血压,所以早上是很晚起来的。早餐就用营养平衡食品和咖啡解决掉。」

「感觉很像知弦姐会做的事情。」

「这个嘛。和KEY君你相见几乎都是在放学后,所以你可能不知道,早上的我的形象是稍微有些不同的。因为头脑没法运转。」

「是这样吗?」

听到我这么问,会长代替知弦姐叹息着说道「是啊」。

我和小真冬一同用兴趣十足的视线朝向会长,她无力地开始了说明。

「首先,她不说话。虽然她平时就是比较沉默寡言的,不过早上的知弦要更加离谱。」

「不说话……是因为很困而心情不爽吗?」

「也有这个关系,不过和我接触的时候该说是睡糊涂了呢,还是忠实于欲望呢,或者说是做的比说得快呢……」

「?」

我和小真冬疑惑地歪着脑袋。于是会长再度重重地叹了口气。

「在教室或者上学途中遇到的话,她马上就会抱住我的。」

「什——」


这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事情啊!

在面带看不出感情的笑容的知弦姐的注视下,会长继续往下说。

「根本不打一声招呼,用发愣的眼睛捕捉到我之后,摇摇晃晃地靠过来,轻柔地抱紧我,这就是她一天的开始。」

「这个轻度危险人物是怎么回事啊。」

「然后无言地像对待玩偶一样爱抚我,一个人在那发出『呼』的安稳的声音。就这样一直到早上的HR开始为止,不仅无视班上的同学们,甚至连我都无视了,就那样非常幸福地抱着我。」

「完全是睡糊涂了啊!」

「就因为这个样子,所以如果班主任老师进来说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的话,她会马上露出恶鬼一般的神情瞪向班主任。那视线就好像在说『你妨碍了我的治愈时间啊……』。」

「这也太任性了吧!」

「每天早上都是这样,所以班主任现在完全是怕了知弦了。已经可以说是知弦的傀儡了。」

「居然连班级都被她掌握了吗!」

小真冬也在哆哆嗦嗦地颤抖着。……啊啊,这孩子如果不是现在的学年,而是和知弦姐同班的话,估计很可能会受到和会长一样的待遇吧……。

听了会长的说明之后,知弦姐开始进行解说。

「小红很暖和很舒服的哦……」

「感觉非常能够理解啊。我也想这样做!」

听到我的发言,会长满脸通红吵嚷道「这、这当然是不行的!」。

知弦姐继续说道。

「在第一节课结束的时候,才终于恢复到正常状态。在那之后就是KEY你熟知的我了。」

「启动得相当慢啊。」

「可能是因为我和小红不同,安装了各种各样的软件吧。」

「不要说的好像我脑中空空如也一样啊!」

会长又在那吵嚷着,不过无视了。

我对知弦姐提问道。

「午饭是去小卖部买的吗?」

「是的。和早上一样,我中午也没有很好的食欲。所以去小卖部买面包,然后回到带便当的小红身边……」

「一起吃饭吗?」

「不,单方面对小红进行『来,啊~』来取乐。」

「这对让人羡慕的百合情侣是怎么回事啊!」

听到我如此叫喊,会长无力地低下了头。看来是真的啊。她一个人在那消沉地嘀嘀咕咕地说着「因为上午的时候筷子就被她没收了嘛」、「班上的同学也笑嘻嘻的,不来帮我……」之类的怨言。

知弦姐微微一笑。

「吃面包是在那之后的。」

「似乎很开心啊……午休。」

「那自然。」

知弦姐两眼放光。啊啊……感觉这个人已经将我想对会长做的事想让会长对我做的事完成了九成左右吧?唔……莫非知弦姐是我的情敌?!

「说起来,」在我一个人在那暗自焦急的时候,知弦姐把话头抛给了小真冬,「小真冬在上午是怎么样的呢?」

「啊?真冬吗?」

「嗯嗯。因为除小真冬之外,其他人各自的班上都有学生会成员的,所以能从各人之间得到情报,但是小真冬你平时的样子则相当成谜啊。」

「说起来也是啊。」被这么一说,我也表示同意。

小真冬在谦逊地说道「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日常的……」之后,将手指抵在下巴上陷入了沉思。

「首先,早上被姐姐叫醒。」

「被深夏?有点意外啊。」

要说的话,我本以为是懒散的姐姐和干练的妹妹这样的构图的。

小真冬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

「因为真冬即使在考试期间也总是玩网络游戏一直玩到清晨……」

「你仍旧是个无可救药的人啊!」

「唔唔……。对不起。但、但是,我有自觉的!我是个废人!」

「为什么满怀自信地说啊?!」

「到废人这种程度的话,在游戏中已经算是一种勋章了吧。」

「才不是什么勋章!为了你自身着想,还是丢弃掉这种价值观吧!」

「我觉得如果限制游戏的话我就输了。」

「在此之前你已经输掉了很多东西了!」

「总、总之,我早上是很虚弱的。啊,不过请安心。我经常会在傍晚之类不正常的时间睡觉的!」

「这叫人怎么安心啊?!」

不过想像着穿着睡衣非常困倦的小真冬的样子,那是非常萌的。……在想象中,她旁边散乱着游戏和漫画。

会长像是在责备我一样「咳咳」地咳嗽了一声。以此为信号,小真冬也继续推进话题了。

「到学校后,我也实在是不可能玩掌上游戏了,所以在看书。」

「当然是BL书了吧。」

「不,游戏的攻略书也是会看的!」

「你在废人大道上猛冲啊!」

「那么,」感到疲惫不堪的我提问道,「你没有朋友吗?小真冬你很文静,而且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让人担心你在班上会不会被孤立了。」

「唔……虽然我的闲暇时间都进入了兴趣的世界,不过朋友还是有很多的。」

「这倒是有点意外。」

「真失礼啊,学长。我有很多朋友的!比如说一起去打倒老○龙的sansan!在某次世代机上的朋友登录人数也很多的,评价也不差的!」(某D注:《怪物猎人》里的老山龙。某次世代机指的是XBOX360)

「那是网络游戏的事情吧!」

「不能小看游戏的羁绊啊,学长!」

「我没有小看,但是我现在是在说学校的朋友的事情!」

「那就没有了。」

「没有啊!完全被孤立了嘛!」


「才没有被孤立的。你真失礼啊。只是在『自由编组』的时候,不知为何总是没人找真冬。」

「这不叫孤立还能叫什么啊!」

「真冬很有人气的哦?比如在班长没有候选人的时候,最终会出现『那就选小真冬好了吧?』这样的意见,然后就这样决定了的,我就是如此具有人望和人气啊。」

「我觉得那明显是把麻烦的事情推给你吧。」

「我现在最能产生共鸣的漫画是『LIFE』。」

「你确实是被欺负了吧!」

「没有这回事啦!那是好意啦!像之前,同班的大小姐还说着『很适合小真冬的哦』把防灾头巾和农村劳动裤送给了我!」

「那绝对不是好意!你被取笑了啊!」

「真冬的便服增加了啊!我很开心啊。」

「你穿着那个外出走动了吗?!」

「啊,不,现在没有穿。不过有一天我戴着防灾头巾在长廊商店街行走的时候,和那个同班的大小姐不期而遇了。结果她不知为何突然无力地垂下头说道『我、我输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还为真冬买了新衣服。……真是温柔的人啊。」

「啊啊,事情被奇怪地解决掉了!」

「现在那个女孩子每天都会送点心给真冬吃的。班上的同学们对真冬的态度也多多少少变成了那样的感觉。大人气啊。」

「感觉你确定了奇怪的位置啊,小真冬!」

仍旧是个奇怪的孩子啊。说不定在某种意义上,她的私生活可能比知弦姐还要成谜。

会长和知弦姐也被吓到了。由于再继续陷入小真冬的步调可能会很糟糕,我赶忙把话头抛给了会长。

「会长的平时是怎样的感觉呢?」

「我?这个嘛……早上就像刚才所说的一样,被知弦拘束了。」

「起床的状态还算好吗?」

「嗯。早上相当悠闲的。因为我是五点起来的。」

「好早!这样子睡眠时间够的吗?!」

「诶,足够的吧?我是九点睡的,睡够了八小时啊。」

「啊啊,果然在这方面也是小孩子啊!」

感觉是和想像中一样的生活啊。会长微微地鼓起了嘴。

「才不是小孩子!我会吃泡菜啊!」

「这个基准已经给人感觉是小孩子了。」

「我也有熬过夜的!比方说过年的时候!」

「所以说啊,这个价值观就已经给人感觉是小孩子了。」

「每周从不错过的面包○人也在上个月毕业了!」

「你真是在我想像之上的卓越人才啊!」

「而且我现在这个年纪可是能够了解男女的微妙之处啊!」

「嗬。比方说?」

「唔……。这点可能只有我察觉到吧,上○和也应该是喜欢浅○南的吧。」

「不论是谁都察觉到了!」

「其他还有,能够看穿宫间夕菜对式森和树有好感的人应该也只有我了吧!」

「都说了,不论是谁都察觉到了!」

「另外,在这样的我看来,果○大叔是暗中对咖○面包超人带有好感的!」

「啊啊,这世上有过对恋爱的微妙之处如此迟钝的人吗!」

虽然我过去也曾被飞鸟称作「钝感」,但是这个人已经超越了钝感的程度吧。

会长「嗯哼」一声,仍旧挺着胸膛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如何贯彻「大人的生活方式」。

「我也有认真听讲的!用Japon○ca学习簿!」(某D注:Japonica学习簿是学习簿的著名品牌,主要面向中小学生)

「还在用吗!」

「便当也是像大人一样将章鱼和香肠控制在一个!」

「都说了,你这基准有问题啊!」

「篮球也是,我连碰都不用碰比赛就结束了!」

「那单纯是因为你是处于战力之外吧!」

「在分组的时候,和小真冬不同,大家总是在抢我啊!因为我很成熟!」

「我认为这只是因为大家想要吉祥物而已!」

「真失礼啊!在修学旅行的时候,组里将『笑容担当』这个重要的职务分配给我了啊!因为我很成熟!」

「你看,组员根本就只是想要吉祥物嘛!」

「『日本的政治腐败了啊。虽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总之就是腐败了』,我还能像这样对政治一刀两断啊!」

「你说的内容太肤浅了啊!」

「兴趣是围棋!」

「你肯定是在最近把『棋○』全卷给看掉了吧!」

「我已经是可以做银行强盗的年龄了。」

「才没有这样的年龄!你被灌输了什么啊!」

「我还打过工的啊!通过为父亲捶肩膀这个重劳动体会了社会的怒涛!」

「根本就是亲人的温开水嘛!哪里有浪涛啊!」

「连续劳动了整整十分钟啊!而报酬只有区区一千日元!劳动真是严酷啊。」

「你也太被娇生惯养了吧!」

「呼……没有工作过的杉崎是没有资格说这种事的。」

「你也一样————————————————————!」

「在大人程度上,说我超过了知弦和真仪瑠老师也一点都不夸张。」

「这是战后最夸张的话了。」

「在这个全校学生约七百人的学校……精神和我同等或者在我之上的成熟的人究竟能有多少呢……」

「约七百人吧。」

「呼……太过成熟也是罪过啊。」

「我认为太过孩子气在某些场合是更加严重的罪过。」

这个人为什么会成长成这样呢。真想看看她的家长啊。……虽然比较担心会出现和会长同等以上的暖烘烘的大人。


由于会长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我便转向下一个目标。

「那么,深夏——」

话刚说出口,我马上意识到深夏不在,不由皱起眉头暗叫不好。

她们三人似乎都将我这样子看得一清二楚了,全员露出了微笑。

「啊呀啊呀,KEY君。你居然这么怀恋深夏啊。」

「不、不。虽、虽然喜欢是喜欢的,但是那个……」

「学长,你比真冬还要依赖姐姐啊。」

「女、女人会依赖我那是有的,但是我依赖女人那是……」

「确实杉崎在学校里几乎都是和深夏在一起的啊。……哟哟。」

「啊啊!像小孩子一样单纯的嘲弄反而让人很难受!」

我由于感到难为情而趴在桌子上挡住了脸。成员们全都小声窃笑着。……这个耻辱是怎么回事啊。平常就一直在说喜欢深夏的,所以老老实实地承认就没什么事了,但是在这种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指出来,实在是异常的难为情。

就这样,我暂时处于大家的嘲弄之中了。在这当口,知弦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那么,我出去一下买果汁。」

「啊,我也去。」

会长也随着她站了起来。然后就在两人接连出去的时候,会长好像察觉到什么一样看向室内。

我和小真冬,两人。两人独处。

「…………。……唔,小真冬也一起去吧。」

「这算什么意思啊!为什么用好像在看罪犯的眼神看我!」

「是,真、真冬也陪你们一起去!」

「不要连小真冬也对我露出胆怯的表情啊!就算两人独处,我也什么都不会做的啦!」

「就麻烦你照看办公室咯,KEY君。」

「等,那我也一起——」

「要好好等待KEY君心爱的深夏哦。」

「什——」

我的反驳是徒然的,三人窃笑着离开了。

「…………」

一个人。一个人在学生会办公室里。正因为平时是热热闹闹的场所,沉静下来实在是非常寂寞。

「呜呜……我的后宫……」

好寂寞。这是多么不像话的成员们啊。居然抛弃后宫的主人。作为女主角,一个人留在这里的话,那可是和我两人独处好感度倍增的机会啊!

「真是的,大家作为女主角的自觉都不够啊。」

…………。

……没有人吐槽。感觉真的很空虚了。

「不、不行!这时候即使只有一个人也要维持住兴致!」

因此我决定一个人开始表演小品。

杉崎键的短篇小品。『这样的便利店很讨厌』。

店员「欢迎光临!有新鲜的货色哦!」

顾客「我只是来买宝矿力的……」

店员「来的正好!今天刚好进了新鲜的货色!刚採下来的啊!」

顾客「刚採下来?!宝矿力有长在山上的吗?!」

店员「说到春天的山菜,那就是荚果蕨的嫩芽、蜂斗叶的花茎、八角金盘的嫩芽、山榆菜、宝矿力吧。」

顾客「塑料瓶插在地面上的超现实的景象!」

店员「外行人是很难找到的吧。」

顾客「能够发现这种东西的专家应该经常服用什么很糟糕的东西吧!」

店员「那么,你要哪个?我推荐的是这个山形产的『红宝矿力』。」

顾客「红色!好可怕!」

店员「从很早以前就有红色是三倍速的说法吧。就当是被我骗了,买了看看吧。」(某D:夏亚专用宝矿力吗……)

顾客「请给我普通的宝矿力。」

店员「真没办法……。等一下,我现在就去挤。」

顾客「要挤什么啊!」

在我一个人在表演顾客和店员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的动静。

「你……没事吧?」

「噢哇?!」

我大吃一惊,慌忙转过头去。站在那里的是——

一个素不相识的美少女学生。

那是有着漂亮的长发的美少女。但是不同于知弦姐和真仪瑠老师,能从她的身上感受到积极性……可以说是能让人产生亲近感的可爱吧。在服装上,她的胸口敞开着,穿的裙子也比通常的要短。

最让人吃惊的是……我……身为美少女狂热爱好者的我居然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女学生的存在。

在我嘴巴一张一合的时候,这个美少女不知为何坐到我旁边的座位上,喘了口气。

「说起来,大家呢?」

美少女不知为何非常随意地这样对我问道。我慌忙回答道。

「唔、唔,去买果汁……」

「这样啊。那就没事了。」

究竟是什么没事了呢。说起来,她是找学生会有事吗。疑问在我的脑中形成了漩涡,这时少女再次朝向我这边。然后露出融洽的表情。

「呀,今天真是服了。虽然对方队伍不怎么样,但是我们的队伍的动作实在是非常差。因此害得我跑的要比平时多得多了。」

「哦、哦。」

这个美少女为什么和我这么亲密啊。就算是我也觉得有些困惑了。

「不过最后还是赢了。但是我虽然喜欢活动身体,可是像那样精神上被紧逼的话,实在是没有享受的空闲了。」

「是……这样啊。」

「?怎么了,键。很安静啊。」

「哈?」

直呼我的名字了。……唔?我莫非无意识中在某处建立了FLAG?因为我看到美少女会无条件搭话的……这个可能性是无法否定的……。不,但是我会把亲密到会直呼我名字的美少女给忘掉的可能性是……。


在我思考着这种事情的时候,少女突然把头伸过来看向我。脸的距离只有数厘米。

「怎么了?」

「————」

心脏在扑通扑通直响。为、为什么对初次见面的我如此无防备——。这样素不相识的……。素不相识……。…………。…………嗯?咦?这张「脸」……好像在哪看过了……。除去长发的话好像和谁很像……。……小真冬?不,不对……。

…………。

…………啊。

「深、深夏?」

「?怎么了?」

眼前的美少女呆呆地看着我。我至今还是难以相信,又叫了一次她的名字。

「椎名……深夏?」

「为什么叫全名啊。」

「是深夏吧。」

「哈?你傻了吗?我除了我之外还能看上去像什么啊。」

这样说着,美少女……不,深夏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从我身边离开了。

「…………」

我再次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面前的是长发的、只要不说话就是最高级的美少女。

……使劲擦眼。

「怎么了。眼睛很痒吗?」

「不,只是感觉深夏看上去像少女……」

「……我刚刚是被挑衅了吗?」

深夏嘎巴嘎巴地鸣响拳头。

「不会错了。是深夏……」

「喂,我靠。为什么从这个动作做出这样的判断啊。」

「呀,不过……真是让人认不出来了啊。这样啊……女人会因为恋爱而改变的。」

「虽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总之我感觉你的结论是错误的。」

「终于作为女主角正式参战了吗,深夏!」

「意义不明,总之先让我揍一拳吧。」

因此我像往常一样被揍了。好痛。

「醒过来了吗?」

「啊啊……。我确实接受了你注入了爱情的拳头!」

「完全没有注入的东西却被接受了!」

嗯,是深夏。仔细审视的话,确实一举一动都是深夏。只是……要除去外表。

我重新坐到椅子上,再次和深夏面对面。

「不过……呀,真的看不出是深夏啊。」

「啊啊?所以说啊,你从刚才一直在说什……啊啊。」

深夏似乎察觉了什么,胡乱地搔弄着自己的头。

「这样啊。在键面前解开头发还是第一次吧。」

「嗯嗯。……不过你给人的印象真是变化异常啊。」

「是吗?我自己是不大清楚的……。也是,平时都是绑着的。在学校基本上是不会解开的。」

「那今天是为什么呢。」

「没什么大不了的理由。只是今天出的汗比预想中的要多,所以想解开头发来甩甩汗而已。」

「甩甩汗……」

因为非常男子气概的理由而变化成了美少女。

我不禁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于是深夏也变得有些张皇失措了。

「干、干嘛啊。」

「不、不,没什么。」

「…………」

「…………」

……我在做什么啊。以我的形象,像平时一样说道「非常可爱啊!」不就好了。这样的话,刚才的事情就能被带过去了!干嘛不自然地含糊其辞啊,我!结果害得现在变成非常奇怪的气氛了啊!

我悄悄瞟向深夏。这时——

『啊』

视线彻底撞到一起了,再加上我们又同时慌忙地移开了,这就变得更加尴尬了。

……时钟的声音显得特别响亮。

不好。这样感觉很不好。虽然可以说是很好的气氛,但是这样子实在是让人静不下来啊!必须要修正!

「深、深夏」「键、键」

声音叠在一起了。接着又是尴尬的气氛。……啊啊,是那个。就是在电视剧里看到的相亲。现在和那个的气氛是一模一样的。

我慌忙随便地展开话题。

「大、大家好慢啊。」

「是、是啊。……唔、唔,说起来,今天是在说些什么的呢?」

「啊啊。是在说大家平时除了在学生会之外,一天是怎样度过的呢。」

呼。气氛恢复了。

深夏也没有放过这个话题。

「哦,这听上去很有趣啊。」

「很有趣的。知道了会长和知弦姐不为人知的一面。小真冬……倒是感觉反而更加成谜了。」

「啊啊,真冬啊。就是身为姐姐的我也有很多无法理解的地方。」

终于变回到平时的我们了。深夏也露出生气勃勃的表情,进一步拓展了话题。

「键你是怎么样的呢……不过在学校我们都是在一起的啊。」

「是啊。我也仔细思考了深夏的一天,基本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话虽如此,不过解开头发会使得给人的印象如此大变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说的也是。那么完全没有说到键和我的事情吗?」

「嗯,我完全是负责听的。啊啊,不过我倒是被大肆嘲弄了一番。」

「这又是为什么。」

「唉,说到我因为深夏不在而非常寂寞、非常怀恋。」

「…………」

「……啊」

我刚刚是不是说了非常不得了的话?

深夏的脸顿时开始变红了,和她的性格完全不相称。我慌忙进行弥补。

「不、不,等一下,深夏!不是的!不,虽然不是不是的!虽然我是喜欢深夏的!不、不是这样的,觉得寂寞、怀恋是在无意识中的,单纯是真心话,所以才觉得难为情……」


「…………」

啊,我好像更加自掘坟墓了。深夏的脸越来越红了。仔细想想的话可以说是感觉不错的状况,但是现在的这个总觉得是不对的!无意识地变成这种样子不是我所追求的!

「呃,所以啊说——」

「我回来了!杉崎,有好好照看……啊。」

在最糟糕的时机。

她们回来了。

拿着果汁的会长、知弦姐、小真冬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们。

身为妹妹的小真冬和敏锐的知弦姐似乎马上就察觉到是深夏。

不过在会长的视点里。

「…………唔。」

会长犹豫了一会,不知该如何判断……最后啪地敲了下手。

「我是能够了解恋爱的微妙之处的大人!因此……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嘎啦嘎啦,啪嗒。

门被关上了。

…………。

我和深夏面面相觑。

然后……两人吸气……吸气……吸到底……『大声叫喊』。

『不要走——————————————————————————————!』

结论。

大家彼此都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并且,如果随便插手这方面的话,会有非常惨的下场的。给我记好了!

……呼。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