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学生会的三振-【第三话~被采访的学生会~】

【第三话~被采访的学生会~】

碧阳学生会新闻夏之学生会特集号

大家心情可好。我是「和某个会长不同的胸部也很大的美少女」藤堂莉莉西亚。今次,身为新闻部部长的我准备参考学生们投寄的问题来进行采访。

你们就好好观看我华丽的采访记录吧。喔呵呵呵呵!

那么开始了。

呵呵。那么要开始采访了。准备好了吗?

「…………」

啊呀啊呀。身为学生会长的人居然对学生的社团活动表露出这样的态度,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呃……」

那么首先请进行自我介绍。

「…………(一脸不爽的样子)我是学生会长樱野栗梦。」

好,做得很好(抚摸她的头)。

「不要把我当小孩子来对待————————————!」

因此首先从这个小孩子学生会长开始问话。

「介绍已经充满恶意了,莉莉西亚!」

那么马上进入提问。首先……对了。身高是?

「我要求尽可能迅速地变更采访者!」

啊呀啊呀,真是个开不得玩笑的小孩子啊。没办法。那么……你作为学生会长从今天春天开始进行活动了,觉得效果如何呢?

「唔……虽然是正经的提问,但却是带刺一般的讨厌的问题啊……」

觉得这个提问带刺的人才是有问题的吧?

「我、我现在作为会长是非常出色的!是没有任何负疚的事情的!」

…………。请老老实实地回答采访……。

「你什么意思啊!」

算了。那我就说具体的。对于今年的学生会,学生们提出了「稀奇古怪的活动很显眼」的意见,对于这点你是怎么认为的?

「说稀奇古怪太失礼了!希望能说是新颖!」

你的意思是自己是带着自信进行活动的?

「没错!关于本届学生会的我的活跃,我觉得只要参阅已经发行的『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等作品就可以了!」

…………。…………哼。

「采访者用鼻子笑了!」

咳咳。那么接下来的提问。

「采访者基本上是恶意十足啊!没有丝毫敬意啊!」

一部分学生有着「居然那样就满足了,学生会也堕落了啊」的意见……。

「这是你的心声吧!」

你有从会长的位子上下来的打算吗?

「没有啊!你这是多么失礼的采访啊!」

一部分学生有着「如果将会长的职务完全委托给藤堂莉莉西亚的话,我们觉得会变得更有趣的」的意见……。

「所以啊,不要装成代言人的样子来说自己的意见!早已脱离采访的领域了!」

会长好像很激动,所以就稍微休息一会吧。

休息中……。

那么重新开始吧。会长,冷静了吗?

「只是被强迫观看你优雅地喝红茶的光景,这叫我怎么能冷静下来啊!」

议论也变得激烈化了。不过说起来这个会长还真是劲头十足啊。

「……算了。」

那么我接下来想进行私生活方面的提问。你平时就和学生会成员的诸位有着亲密交往的吧?给人比较强烈的好朋友集团的印象……。

「你说话还真是句句带刺啊!……不过实际上,除了同班的知弦之外,和其他人是几乎没有在学生会办公室以外见面的。」

这真是有点意外啊。

「是吗?反正放学后会在一起聊相当长时间的。所以这样子正好吧。」

嗯嗯。……「只是在学生会办公室里聊天,不工作……」。

「不要做出扭曲发言的报道!」

媒体就是这么一回事的啦。

「给我进行符合学生的健全活动!」

……真没办法。那么接下来的提问。说到会长那就是「LOLI」,关于这点你怎么认为?

「这其实是名为采访的欺凌吧!」

真意外啊。我可是总是胸怀「羞辱示众精神」、带着自豪投入到工作中去的!

「你真是人类的底层啊。」

先不管这些,请回答我刚才的提问。

「我、我只是还处于『发展途中』而已!不要说什么LOLI!」

甚至在部分学生中还出现了「其实是小学生的说法」。

「这里的学生全是白痴吧!我确实开始对自己的活动失去自信了!」

嗯。「会长关于这件事在含糊其辞」……。

「所以说,你能不要用这种写法吗?!」

近来对LOLI表现也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限制,你当然是有危机感的吧?

「没有的!而且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

那么你的意思是今后也不会出演十八禁作品吗?真是意外啊。

「意外吗?!本来就没有这样的预定啊!」

这个作品里的登场人物全员都是二十岁以上,只要这样标明就没有问题了哦。

「凭什么保证啊?!而且这已经连采访都不是了!」

那么最后。请说一下初次出场全国洛丽塔选手权的抱负。

「我可不记得自己有参加这种东西的!」

……「直到最后会长都坚决否定自己是未成年」……。

「没有否定啊!真是的,你这已经不是篡改报道而是捏造了!」

那么今天非常感谢你。我今后也会期待你在「那方面」的活跃的。

「哪个方面啊!我发誓绝对不会回应你的期待的!」

这就是直到最后都无比激动的樱野栗梦同学。呀,年轻真是好啊。那么,再见、再见、再见。


「不要用奇怪的方式来结束——————————!」

接下来有请身为学生会书记的红叶知弦同学。红叶同学,你好。

「你好(微笑)。」

真是无比美妙的虚假笑容啊。我也想好好学习一番啊。

「嗯嗯。我的虚假笑容越是不愉快就越灿烂的哦(笑嘻嘻)。」

…………。……仍旧是对朋友以外都毫不留情啊……。

「你要明白只有我和我认可的人才能欺负我的小红(笑嘻嘻)。」

……咳、咳咳。那、那么我准备开始提问。学生们之中认为红叶同学比樱野同学要更适合会长这个职务——

「(笑笑笑笑笑笑笑笑笑笑笑)」

…………。…………休、休息一下吧!

休息中……。

失礼了。重新开始吧。

「喔呵呵。」

……改、改变一下提问。咳咳。红叶同学是怎么看待书记这个职务的呢。

「这个嘛……。说到底本届学生会除了身为会长的小红负责决定大致的方向性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所以叫我针对书记这个职务来说些什么我也是比较为难的。」

从平时的活动看来,红叶同学你似乎是具有相当的主导权在主持会议的哦?

「这与其说是因为作为书记,倒不如说单纯是人性的问题。我只是按我所想的去做而已。所以……」

所以?什么啊?

「请你不要低估小红和其他成员哦☆(笑笑笑笑!)」

…………休、休息!

休息中……。

呼、呼……。换、换一个提问。可、可以吗?

「啊呀,你随便问,我是不会介意的哦?(微笑)」

你、你还真敢说啊……。咳咳。那么,这个,不是关于学生会而是关于私生活方面的提问……。

「嗬……逃避了啊。」

呃……。才、才没这回事!学生们对于存在本身就充满了谜团的红叶知弦的日常是非常感兴趣的。

「算了,就当是这样好了。那么?」

这个嘛……。那么你在休息日是怎样度过的呢?

「…………」

怎么了?

「没什么,虽然我是可以告诉你……。不过关于这件事恐怕是没法写到报道上去的哦?」?这究竟是……。

「比方说在家里用电脑对某国的○○○○进行××××,外出的时候用○○对准浑身是血的××——」

还、还是算了。那么改变提问。请红叶同学告诉我你喜欢的食物。

「啊呀,真是相当温吞的提问啊。不过……这个嘛。我基本上什么都会吃的,比较喜欢辣的东西。」

比方说?

「红灯笼辣椒味的红糖之类的。」

这个未知的食物是什么啊!

「红糖味的红灯笼辣椒也可以哦。」

那个倒不如说是甜的吧!正常地吃红糖不好吗!

「香蕉味的巧克力也可以。」

那已经明显是甜的了!你是喜欢辣的东西的吧?!

「基本上什么都会吃的,我最初不是回答了吗。」

这、这确实是没错啦……。那么,其中特别喜欢的是什么呢?

「香草奶油星冰乐。」

你确确实实是甜食党吧!

「真失礼啊。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在星○克只喝星冰乐的女人哦。」

这完全没有否定你是甜食党啊!

「啊啊,在这层意义上,我可能比较喜欢冰冷的东西吧。」

啊、啊啊……这样啊。这感觉上很适合你的。

「嗯嗯。……啊,不好意思。我能发一下短信吗?」?嗯嗯,没关系的。请尽快解决。

「没问题。我只是给母亲发短信说下『今天的晚饭就吃火锅好了』而已。」

你也很喜欢暖和的东西吧!在这样的夏天居然还吃火锅!

「让你久等了。是关于我喜欢的食物吧。」

已经够了……。

「是吗?我可是还有其他很多想说的事情的……。你也知道我喜欢和讨厌的东西都很多的吧?」

你把采访当成什么了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让我对采访没有任何把握的对象!

「蒙您称赞是我的光荣。」

…………呼。算了,真是的。进入下一个提问。唔,那么请说一下你的读书倾向。

「这个嘛……。基本上是什么都看的。」

又来这套吗……。

「从GA○N到FR○MA、就职○刊、TRA○YU……」

都偏向奇怪的地方了啊!为什么高中生要看这些!

「……为了一些说出来会让人有所忌惮的目的。」

请不要把就职情报志用作这样的目的!

「另外,喜欢的漫画杂志是『C○AO』哦。」

一点都不相称!

「……(微笑)」

不、不,什么也没有。是很有趣的啦,「CI○」。

「我总是对『快乐小○幸运草』产生共鸣的。」(某D注:《快乐小兔幸运草》是竜山さゆり在少女漫画杂志《ちゃお》连载的人气作品。)

这、这样啊。

「毫不夸张地说,我现在每天活着的期待就是『○IAO』下一期的附录。『C○AO』占据了红叶知弦活着的理由的五成。」

……算了,没什么不好的。

「另一方面,文艺○秋的订阅我也是不会少的。」

已经只能认为是多重人格的领域了。


「你在说什么啊。无论哪个杂志都是非常卖座的杂志呀。应该说是非常一般的感性吧。」

……够了。那么男生们关于这方面的提问非常多,你喜欢的类型——

「小红。除此之外就没了。」

……关于这点,不要说杂食了,根本就是一心一意啊……。算了,这虽然是没关系啦,不过能请你用异性做回答吗?

「那么,像KEY君一样的男孩子。」

怎么说?

「……不管进行多么强烈的S行为都不会倒下,肉体·精神双方面都很顽强。再加上容易操纵的本质。具有男子气概的坦率和并不愚蠢的心。平时和脸红时的反差。可以轻易地染成自己的颜色。虽然还有其他诸多要素,不过现在KEY君是处于绝对首位的。」

……真是无论是谁都不想拿来参考的情报啊……

「不是你问我的吗。」

你真是不管问什么都不会给出预想中的回答的人啊。

「你高估我了。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哦。」

你又在说些自己根本没这样认为的话。

「……不。我是真的这么想的。我自己可能确实有些奇怪的地方……。不过大家都是一样的吧。当然也包括你。」

……可能是这样吧。

「呵呵呵。你先去采访其他学生会成员吧。和他们接触后,我想你说不定会认为『有奇怪的地方』反而是『真正的普通人』。……抱歉,没能好好地应对采访。」

……不,是非常有意义的时间。

「是吗。那就好。」

那么非常感谢你了。

「那么酬劳什么时候汇进来——」

非常感谢你了————————!

那么接下来是这位。

「热爱正义的世纪末的救世主……RISINGAIR说的就是我!」

也就是椎名深夏同学。考虑到她还有个妹妹,所以为了方便今后就用深夏同学来称呼她。深夏同学,你好。

「……唔,在知弦姐之后是个失败吗……。完全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而动摇了……」

我可以马上进行提问吗?

「好的。放马过来!」

深夏同学是蕾丝边吧?

「呜啊!还、还真是放马过来啊!」

开门见山地说,用一句话来概括同性爱的魅力的话那是什么呢?

「鬼才会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真深奥啊。「这种事情是没法用一句话来概括的……」。

「你这是歪曲发言!」

说起来你觉醒的契机是什么呢?

「你先给我醒醒吧!」

太、太深奥了!「真爱即是同性爱!所有女性都觉醒过来吧!」……你是这个意思吧!

「我变得越来越像那条道路上的领袖了!」

居然自称是领袖……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要求变更采访者!太过敬重让我讨厌!」

那么差不多该转入其他提问了吧。

「不要在这个状况下转过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嗯,虽然我能够理解深夏的「关于同性爱还远远没有说够!」的心境,不过我也有必须要做的工作。

「……唔唔,感觉再继续纠缠下去也只会更加深陷泥沼而已……好吧,不管是要进行下一个提问还是做什么,随便你了!」

非常感谢。那么,深夏同学。

「什么啊。」

请用一句话来概括和你妹妹的关系。

「姐妹啊!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啊!」

我就是想问这个啊。……啊,请在不会被R指定(年龄分级)的范围内。

「你用不着做出这样的请求,我们很健全的!只是姐妹而已!」

可是以前在校内广播放送的时候暴露了禁断的关系……。

「那是创作!」

原来如此。真实的要更厉害。……明白了。我也不是恶鬼。在此之上的事情我就不追问了。感谢我吧。

「谢谢,然后让我揍你一拳!」

那么,既然深夏同学感到很不好意思那就改变话题吧。从深夏同学会对「热血」「最强」等等词语产生反应看来,应该是热衷于少年漫画的……。

「噢唷!关于少年漫画就尽管问吧!」

那么我提问了。深夏同学果然是「攻」吗?

「对我的提问全都是这种吗——————————————!」

嗯嗯。也就是说「根本用不着回答」。真是个很好的回答。

「要不要我用SNEAKB○TE(蛇刀)把你的嘴给堵上啊。」

真没办法。那么,这样的深夏同学最喜欢的漫画是什么呢。

「哼……没有这种东西。」

啥?

「将热血的故事分出优劣,那也太过不懂风趣了!」

哈。

「既喜欢随随便便就毁灭星球的这样大规模的类型,也非常喜欢对手增强自己也增强的无限循环的类型,对于敏捷动作的表现每次都是『一瞬间转到身后』也是完全OK的!」

虽然搞不太清楚,不过你对此造诣很深这点已经传达给我了。

「小说我也不讨厌的哦?在司马○太郎的『燃○吧剑』里,土方高呼『鸣叫吧,我的高热剑啊啊啊!』释放必杀技的时候,真是让我兴奋啊。」

在你陶醉之中打扰你真是很抱歉,不过我建议你最好重新仔细审视下这个记忆。

「另外虫之歌、禁书目录还有笨蛋测试也非常喜欢的。」

学生会不是和富士见书房关系深厚的吗?

「……喜欢奇幻作品那根本就用不着说的。」

你刚才绝对把自己的立场给忘掉了的。


「才、才没有这回事。我最喜欢Fantasia文库那还用得着说吗!在热血的意义上,像这样王道的正中我的喜好的文库就仅此一家!」

是这样吗。那么你中意里面怎样的作品呢?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之类的。」

居然自卖自夸啊!

「唔……。不、不,我只是,唔,没错,我只是想说『这个日常……真的是最心爱的』而已,嗯。」

虽然你以为说得很巧妙,但是眼睛在飘移啊。

「才没这回事!很喜欢的啊,Fantasia!过去练习了不知道多少次『龙破斩』啊!」

啊啊,这种事情幼小的时候确实是会做的。

「噢。从幼小的时候到前天终于习得为止,我一天都没有欠缺练习的。」

直到最近还在练习啊!而且还习得了?!

「嗯嗯……。要看吗?不过不要说是校舍了,就连这个城镇也会被消灭的。」

我谢绝观看!

「我现在的势头就算继承第二代莉娜的名号也是没问题的!因为我可是能够发射『龙破斩』的啊!那个『将召唤出大量金属触手的对象击成粉碎』的必杀技『龙破斩』啊!」

那不是「龙破斩」吧……。你究竟习得了什么啊……。

「我下次会让你尝尝的,藤堂学姐。」

都说了用不着!咳咳。……真是的,请允许我转入其他话题。

「诶诶。我还没说够啊!」

啊啊,对了对了。这是不分男女、大量的人提出的问题……。

「什么啊。」

和杉崎键的结婚典礼的预定日是什么时候?

「什——!」

不早点通知的话,大家也是有自己的情况的……。

「才、才没有这种预定!为什么啊!为什么会有很多这样的提问啊!」

在班上的夫妇漫才是深受好评的吧。

「我总是受到并不期望的评价啊!」

那么你的眼中没有杉崎键?

「没有!我死也不要和那家伙做夫妇!」

这才是深夏同学!「我一辈子都要活在同性爱之中!」……。

「啊啊,糟了!又做出了不小心的发言!」

咦?预定接下来采访的杉崎键刚刚哭着从走廊跑过去了。

「那家伙是纯情少女吗!」

……快去追,椎名深夏。现在还……来得及的。嗯。

「不不不不!你干嘛做出『制造出好气氛的辅助角色』的举动啊!我丝毫没有去追的想法!」

那么就这样,这就是椎名深夏同学。非常感谢。

「居然在这里结束吗!这是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的采访啊!」

好了……快去把,深夏同学。他……在等着哦。

「藤堂学姐……。……都说了不要胡乱制造出恋爱喜剧的气氛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深夏同学最终还是说着「真没办法啊」去接杉崎键了。

因为杉崎键还没有回来,所以接下来先采访椎名真冬同学。你好,真冬同学。

「你、你好。」

你看上去很紧张啊。

「啊、啊呜。……真冬还不擅长和学生会成员之外的人说话……」

要稍微休息一下吗?

「啊,好。那我就接受你的好意……」

休息中……。

……那个,真冬同学。差不多该重新开始……。

「(一边玩DS)请稍等一下。现在是关键时刻。在二层的时候就已经有「合成之壶」和「风魔之盾」了……这下能过了!」

哈、哈。那我再稍等一会……

休息中……。

「太好了,『大地恩惠的卷轴』!这次的强化非常顺利!」

那个……这个,差不多该重新开始采访——

「呀!这里居然有生锈的陷阱……火大!」

休息中……。

呃,那个,实在是差不多该重新开始——

「哇啊呀!」

吓!怎、怎么了啊,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你要怎么负责啊。在这么重要的局面来搭话,害得真冬的西○被打倒了啊!害我被地雷和落石连续击中了啊!你要怎么负责啊!哇啊!原本是条件非常好的冒险啊!」(某D注:真冬在玩的是《风来的西林》DS版)

这、这真是很抱歉……。不过,那个,既然游戏结束了,那差不多该重新开始采访——

「换个软件……开始。好,这次要好好培育昨天入手的有着奇迹的个体值的皮○——」(某D注:真冬这次在玩的是《口袋妖怪》,要培养的是NO.172的皮卡丘)

给我适可而止!你这中毒者!

说教中……。

「呜呜……」

呼、呼。那、那么要开始采访了。

「是……。对不起了……」

虽然从刚才的交谈已经充分体会到了,真冬同学的兴趣是游戏吧。

「是的。真冬非常喜欢游戏。」

……平时就是如此盲目的吗?

「没有这回事!即使是真冬也是有节制地去接触的!」

失、失礼了!

「真冬严格地制约自己游戏一天只能玩二十四小时!」

你将上限设定为最大值了吧!

「虽然偶尔确实有超过的时候……」

对游戏的爱连时间的墙壁都超越了啊!

「所以真冬是很忙的。采访请尽量简短。」

为什么突然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明明我才是高年级的啊!……咳咳。已经够了。游戏关联的话题到此结束。

「不要。」


拒绝?!你给我适可而止!

「……呜呜。对不起。」

真是个一碰到与游戏相关的事情就变得盲目的孩子啊……。

「嗯哼。真冬一碰到BL相关的事情也会变得盲目的!」

为什么洋洋得意啊!我没在夸你的!

「呜呜……」

你真是躁郁变化激烈啊……。我很累的……。

总之,重新来过。唔……这个嘛。兴趣关联的问题就不问了……对了对了,有很多关于你的健康状况的提问。

「健康状况……吗?」

嗯嗯。我收到一些说真冬同学身体有些病弱的情报,这是事实吗?

「啊,是的。不过这也是幼小时候的事情了。现在是……正如你所见,是个能够通宵玩游戏的活力少女!」

这是另一种病吧。……也就是说身体并没有周围所想的那么差。

「是的,很健康很健康。只是每走一步都会受到伤害……」

那不是生病而是中毒状态吧!

「如果走的好的话,是能够从家和学校往返的,所以没问题!」

要是走不好的话,在上学放学的时候就会死的吧!我说,请你不要在采访的时候开这种玩笑!

「呜呜……。对不起。真冬没有受到毒攻击。」

那么可以说你的健康状况基本良好吧。

「啊,不过那个……真冬完全没体力的。所以身体要说虚弱那确实算是虚弱的。可能是因为幼小的时候没怎么活动身体的缘故吧。」

是……这样啊。

「所以不合理的运动是严禁的。虽然普通生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勉强运动的话就容易生病。因为以前就是这个样子,所以真冬也很难入睡。因此不知不觉就对游戏……」

那么关于兴趣也是……。

「因为无法进行积极的活动。不过游戏的话,只需要按下按键就能闹腾的比普通人还厉害!真是了不起啊,游戏!」

唔,虽然听上去正在成为一个很好的故事,不过最终还是在赞美游戏啊。

「游戏是人生!」

……你该不会是将自己天生的这个身体当成是免罪符吧。

「呃。……才、才没有这回事的!真冬真的是没办法才热衷于游戏的!如果这、这个身体不是病弱的话,真冬现在应该是赤脚在阿尔卑斯的大自然里奔跑的吧!」(某D注:捏自《阿尔卑斯山的少女》)

我想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姐姐似乎多少有这样认为的。虽然她本来就喜欢运动,不过会如此与真冬对比鲜明地活动身体,似乎是因为她想连真冬的份一起自由自在地玩耍,使得真冬多少能从她身上分享到充实感。」

……真是好姐姐啊。

「是的。……托她的福,真冬可以集中于室内兴趣了。唔呵呵呵。」

扭曲了!妹妹非常扭曲啊!

「姐姐和真冬是一心同体的。因为姐姐进行了大量的运动,所以真冬不用运动也是没关系的。因为姐姐非常努力地学习,所以真冬可以痛快地玩游戏。」

你是典型性的娇生惯养的孩子啊!

「啊啊,美丽的姐妹爱。」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给人非常单方面的感觉吗!

「真、真失礼啊!真冬也有好好回报姐姐的!比方说认真诚恳地告诉姐姐在玩的RPG的之后的发展……」

这真是非常倒添麻烦的好意啊!

「还会悄悄地把真冬珍藏的「杉崎学长妄想BLR指定版」给她看的。……虽然她总是一副苦笑的样子,但是真冬觉得她是非常开心的。」

明明是姐妹心意却完全没有相通啊!

「……唔。你这算什么意思嘛,藤堂学姐。请多多抬高真冬。因为这是采访嘛。」

你和最初的态度也相差太多了吧!意外的是个厚脸皮的人啊!

「……咳咳、咳咳。……这是……血……」

根本没有咳血嘛!不要强推病弱形象!

「对不起……真冬的生命似乎所剩无几了……。……最后能见到你……太好了……垂头。……(这里请播放平○坚的曲子)」(某D注:真冬在模仿《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

能请你不要擅自用感动的方式来结束采访吗?!

「CUT。好了,辛苦了。真冬要回去了。……今天可是传○系列最新作的发售日。」(某D注:传说系列,从作品的时间来看,真冬要买的应该是《TalesofVesperia》吧)

我说你干嘛要强制结束啊!最终还是因为游戏啊!

「RUNRURURUNRURURU-N?」

啊啊!一边哼着歌一边高速蹦跳着迅速回家了!说不能做不合理的运动其实是说谎吧?!

唔,因此最后是终于回来了的杉崎键同学。

「大家好。我是大家的偶像杉崎键。」

他在白费功夫地闪耀着牙齿。因为深夏同学而造成的伤心已经痊愈了?

「打一开始我就没有伤心的。嗯嗯,我自负已经将学生会成员的心彻底掌握了。」

不过她们对你的对待似乎很微妙哦。

「大家都是腼腆的人啦。」

看来你仍旧有着一个幸福的头脑,这让我安心了。那么我可以进行提问了吗?

「可以的。我现在在交往的女朋友有四个人。」

先不管这个妄想脚踏四条船的告白。最多的提问果然还是……。

「什么?」

杉崎同学什么时候才会转学呢?

「我的支持率是0%?!」

回顾一下你自己平时的行动,你认为哪里有被人支持的要素吗?

「不,我很努力的吧?为了能受女孩子欢迎!」

不是为了学生啊。


「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个学校的女生对我不来劲!」

因为我们学校的女生们也是懂得区分什么东西是能吃的,什么东西是不能吃的。

「我明明是如此娇嫩、新鲜的朝气勃勃的帅哥啊!」

在说什么新鲜不新鲜之前,你这个食材本来就没有人气的。

「莉莉西亚同学是喜欢我的吧?」

…………。…………。…………。嗯嗯,是的,我喜欢你的哦(微笑)。

「你刚才这是明显为了采访而说的客套话吧!」

那、那么进入下一个提问吧。说到底,杉崎同学最喜欢谁呢?

「我不是一直在说的吗。在我心中大家都是第一。」

这又不是最近的松散的小学生运动会。

「大家都是世界仅有一人的非常特别的ONLYONE。」(某D注:SMAP的《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里的部分歌词)

我认为这绝对不是「推荐后宫」的意思。

「确实再不确定个别路线的话很容易会直通BADEND,我能够明白大家的担心。」

不,谁都没对这种事情……。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要继续走下去!要平均地提升好感度,达成美妙的后宫!」

……最终,也就是说没有爱着任何一个人。

「不是的!只是因为同时深爱着大家!」

算了,就当作是这样好了。不过……这里有着有趣的情报哦,杉崎同学。

「什、什么啊……你那、邪恶的眼神……」

我对于前段时间的脚踏两条船疑惑进行了追加调查,发现那对象居然是青梅竹马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反正这件事已经在『学生会的一己之见』里写了,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不过虽然你嘴上说最终迎来了BADEND,但是其实那两人最近——

「哇啊————!请、请不要说多余的话!学生会成员们会产生动摇的啦!」

后宫绝赞扩大中啊。按这个状况继续增加下去的话,你认为自己能撑得住吗?

「夜生活的话尽管放马过来!」

真是洋溢着讨厌的自信啊!

「不管怎么说我可是在后宫路线上猛冲的啊。无论是飞鸟还是林檎……抑或是学生会成员们,我绝对都会让大家幸福的。没有谁是第一。大家都是我重视的人。」

我认为你这思想总有一天会失败的。

「就连这种常识我也会打破掉的。达成这一点就是我的全部。」

…………。

「……我刚才有点帅气的吧?你不禁迷上我了吧?」

不,因为太过白痴了,我有点想中止采访了。

「不要抛弃我——————!」

没办法。转变话题吧。杉崎同学的兴趣是——

「HGAME!」

要是以为不管什么只要堂堂正正地说出来就是很有型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我觉得要是觉得这个兴趣不好意思的话那我就输了。」

……那么,HGAME的魅力究竟是什么呢。

「魅力在于根据努力可以攻陷女性角色!不过偶尔也会有在事前宣传的时候做出好像是能够攻略的女性角色的角色介绍,但是发售后却发现那个角色不是攻略对象的悲剧……」

就我个人来言,HGAME包括绘画在内不管哪个看上去都很相像……。

「这个我不否定。确实是有固定模式的。不过这个也是能通用深夏的热血论的,即使这样也是好的!倒不如说就必须是这样!出现很多女性角色,大家都喜欢主人公,虽然会有一些波折,但最后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所以,虽然最近有大量卖弄奇特的作品受到评价的风潮,但我是猛烈——」

够了。你的热情已经传达给我了。你会陷进去的经过我姑且是通过『学生会的一己之见』了解了,不过还真亏你能毫不厌倦地一直继续下来啊。

「因为真正的HGAME玩家的第一条件是『忍耐力』。毫不厌倦地体味只是改变了些微构图的同样的恋爱故事的能力。不会对废柴主人公的行动感到火大的宽大的心灵。还有对一而再再而三的发售延期以『因为是那个厂商嘛w』这样的理由来原谅的比海还深的慈悲!」

好、好深奥!毫无意义的!

「另外,还要具有欢欢喜喜地接受不管怎么看份量都和价格不符的FD(FANDISC)、献纳下一个作品的制作资金的自我牺牲精神!具备这一切的被选上的战士们!那即是真正的HGAME玩家!」

虽然我完全不想成为,但不知为何感到尊敬了!

「现在正是我向世界呼吁的时候!用三千日元买一张烂货HDVD的话,那还不如存上六千日元去买名作HGAME!那样一来,你的价值观绝对会改变的!」

请不要在我们社团的报纸上做出奇怪的呼吁!

「另外,打着『2』的名号却换了脚本家和原画家我也觉得是很不好的。」

鬼才知道这些!

「还有诸位,冲着厂商去买意外会期望落空的!」

都说了,这种小贴士是根本无所谓的!

「虽然明白是狡猾的买卖,但还是对全年龄版的十八禁化激动的不得了。」(某D:咱对这个不熟,直接从全年龄转到十八禁说的应该是KEY社的《リトルバスターズ!》吧)

已经完全超脱高中生的领域了!

「好……这样的话,开办专栏吧,莉莉西亚同学!在这报纸上刊登『杉崎键的HGAME生活』——」

能请你不要擅自降低我们社团报纸的质量吗?

「这真是遗憾啊。」

真是的,HGAME的话题已经够了……。

那么最后再问一个正经的问题。

「什么?这么一本正经的。」


咳咳……。

对于杉崎同学来说,「学生会」是什么呢。

「当然是我的后——」

非常感谢。好了,撤了撤了。

「稍、等、一下!开玩笑的!这是墨西哥式笑话!」

墨西哥式笑话是什么啊。……算了。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请正经地回答。

「OK。」

那么,「学生会」对你来说是什么?

「是梦。」

梦?我还以为你会回答「家族」之类的。

「确实也是家族。不过对我来说果然还是『梦』。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个像做着美梦一样的舒服无比的好空间。并且同时是凝缩了我的全部目标的场所,还是可以总是在思考他人的幸福的理想工作。学生会就是这样的……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的『梦』。」

…………。你真是狡猾啊。

「?怎么了?」

什么事都没有。那么今天非常感谢了。对我来说今天的采访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这也就是说可以看作你已经迷上我了吧?」

不行。你还是去死一次比较好吧?

「采访一结束马上就变得冰冷了!」

那么我想就此结束对学生会成员的采访。

今后也请期待学生会的……不对,我们新闻部的活跃!

喔呵呵呵呵!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