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学生会的三振-【第二话~启程的学生会~】

【第二话~启程的学生会~】

「无论是谁的心中都必定有勇气的!」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要说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RPG总是将世界的命运全都托付给被选上的勇者,这个精神让我很不爽啊!民众全体给我去战斗啊!」

「好了好了……总之先玩玩看吧。」

小真冬安抚朝着显示器发表愤慨的会长。但会长还是露出不满的表情。

今天小真冬从GAME部将整套游戏机(包含显示器)带到学生会办公室里来了。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发端是前几天会长的同学为了在RPG的发售日购买游戏软件而缺课这件事。

会长当然是对这个事实感到气愤的。

「完全不明白RPG有什么好玩的!连绵不休地玩一个游戏玩上好几十小时,简直难以置信!想要欣赏故事的话,那么看电视或者看书不就好了!」

她在学生会办公室……在小真冬面前这样地抱怨道,于是事情就不得了了。

「……会长。我应该把这理解为对真冬的宣战吗?」

她踩了身为游戏迷的小真冬的少有的地雷。不过话虽如此,认可为了买RPG而缺课的学生那也是不行的,会长自然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哼、哼!才、才不撤回呢!就、就算你这么威吓我,也是没用的!R、R、R、RPG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娱乐!」

她虽然完全被小真冬吓住了,但还是竭尽全力说出了这样的话,于是给小真冬的游戏迷之魂点上了火。她突然低下头,眼睛闪过一道光芒,露出可疑的笑容做出了这样的提案。

「好吧。那么,会长。下周真冬把RPG给带过来。会长你试着玩玩看那个,如果觉得有点意思的话,那就请撤回前言。如果觉得不好玩的话……就这样吧。真冬会亲自在全校集会上向大家呼吁『玩游戏要适可而止~』!」

听到这句话,学生会全员都吃惊的大气不敢喘一口。游戏废人的小真冬在全校学生面前做出这样的发言。那就算说是决死的觉悟也没什么问题的。

都说到这份上了,会长也不能后退的。

「好、好啊,那我接受挑战!相对的,我是不会做出宽松的评价的!要让抱有这样的怀疑态度的我都觉得有趣,那才算合格!」

「求之不得。这样的话,那么真冬自己来制作RPG。和姐姐、杉崎学长还有红叶学姐一起!」

就这样,会长和小真冬的赌上志气的战斗拉开了帷幕。

『……哈。』

还非常干脆地擅自把我、深夏还有知弦姐都给卷进去了。

在那之后一星期里。我们基本上是疏忽了学生会的工作,时间都花在陪小真冬的RPG制作上了。基本性的部分就由小真冬制作出工具来,我们就负责脚本、演出、系统之类的部分,并且还要想出能够成为重点的点子……。

那是相当辛苦的体力活。小真冬对于游戏是决不妥协的……每天向我们榨取点子直到深夜、直到我们枯萎。

就这样……今天。终于迎来了这一天。

无视因为一周的疲劳而变成尸体的我、深夏、知弦姐,两人在显示器前迸发出火花。

会长似乎是第一次玩这种类型的游戏,她一边握着手柄,一边专心听取小真冬的指示。不过现在还只是在标题画面。

《十异世界~EternalCrimson~》

我在她们的背后呆呆地望着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标题画面。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图像,也没有原创的素材。只是在黑色的背景上表示出稍微有些彩色的标题而已。包括内容在内,都是属于SFC等级的作品,不过对于完全初学者的会长来说是正好吧。

会长马上提出了疑问。

「……这个怎么念?」

「念作『tooisekai』。既有『十个异世界』,也有『遥远的世界』的意思,并且因为将十念作『to』,改变排列顺序的话可以变成『seitokai(学生会)』,是很了不起的标题。」

「唔、唔……很用心嘛。」

会长非常不甘心地承认了标题的品位。小真冬对此满足地点了点头。

「不过和内容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那就不行了吧!」

会长吐槽道。小真冬露出了苦笑。

「不,因为标题是最后决定的,所以不禁只顾品位了……」

「用不着弄些巧妙的词语,总之先表示出内容来啊!」

「好了好了。反正这世上也有搞不清楚究竟什么是最终的奇幻作品,以及龙其实并不怎么重要的冒险游戏。」(某D注:指《最终幻想》系列和《勇者斗恶龙》系列)

「……算了,也罢。那么开始了。……咦?我按了按键却没有什么变化啊……」

「啊啊,会长,你这样的不行。要开始的话,必须要输入『LRLRLLLLRRRRR○□×△←→』。」

「一开始就是大难关啊!如果制作者不是在一起的话,不管是谁都没办法开始的吧!」

「我试着在序盘就加入了极限要素。」

「你只是和恶作剧搞错了吧!」

虽然嘴上在抱怨,但会长还是按照小真冬的指示完成了按键输入。

「……全员都忘记了那个密码的那个时候还真是要命啊。」

旁边的深夏看着其他方向嘟囔道。……因为不想回忆起来,我就无视了。

会长继续往下玩。

「主人公的名字固定为栗梦啊……」

「因为这是专门为会长做的RPG。」

「算了,可以是可以啦……」

会长不断地推进游戏。其实还只是按着按键快进信息而已。主要是在进行世界观的说明、叙述主人公所处的环境。


总的来说大致就是下面这样。

『身材抱歉的少女Cherry野栗梦某日突然说出「必须要打倒魔王啊」这样白痴的话。父母和亲戚担心地对她说「好孩子,去医院看一下吧」,把她说的话给无视了。于是栗梦就穿着睡衣开始了冒险的旅程。』

「已经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了啊!」

「因为是以会长为原型嘛。」

「你这什么意思啊!」

她一边叽里呱啦地嚷嚷着,一边推进游戏。总之先进入野外画面。首先从栗梦的家向最初的村子「狱地村」进发。

「顺便一提,反过来读就是『地狱村』。」

「我穿着睡衣一边口吐狂言一边去往哪里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也不能不玩下去。栗梦运用特殊能力「察觉不到痛楚」在不知为何尽是毒沼泽的野外前进。

「我有很多地方很奇怪吧?!」

「因为是以会长为原型嘛。」

「不要再用这种回答了啊!」

这时终于遇敌了。画面切换为和敌人的战斗。

《『连续杀人犯』出现了!》

「我好像一上来就遇到一个非常不得了的家伙啊!」

「没事的。这是杂兵。」「杂兵吗?!」

「唔,会长。战斗是通过选择指令来进行的。总之请选择『战斗』。」

「从常识来思考,遇到连续杀人犯的话我觉得应该会『逃跑』的……」

「别管了。反正是小栗梦。」

「这算什么理由?!……算了。唔,『战斗』。」

在会长选择后,战斗开始了。

《栗梦的攻击!『连续杀人犯』受到50点伤害!『连续杀人犯』被消灭了!》

「看啊,赢了吧,会长。」

「我是什么人啊!一击就把连续杀人犯给灭掉了?!」

「因为是被选上的人嘛。」

「这不是被神明,而是被恶魔什么的给选上了吧!」

在会长吐槽的时候,战斗结束了。再次进入野外画面。

在步行了一会后,再次遭遇敌人。

《『令人讨厌的混帐帅哥』出现了!》

「这个敌人绝对是杉崎的提案吧!」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被会长如此指摘道,我不禁动摇了。会长叹了口气,说道「算了……」,然后和刚才一样选择了「战斗」。

《栗梦的攻击!40点伤害!『令人讨厌的混帐帅哥』变成『满脸坑坑洼洼的贫弱家伙』离去了》

「我是对准脸打的吗!」

「偶尔会发动这样的特殊攻击的。」

「讨厌的系统!」

战斗结束了。在这个瞬间,响起了活泼的喇叭声。

《栗梦升级了!》

「嗯?这是什么,小真冬。」

「升级啊。在RPG里,打倒敌人是会累积『经验值』的。在到达一定程度后,就会升级的。」

「升级后会怎么样?」

「那个角色会变强。敌人给予的伤害会减少,我们给予的伤害会增加……会这样子成长的。」

「嗬……」

会长快进信息。于是表示出了上升的状态。

《残酷上升2!最大痛觉无视时间上升4!小偷小摸上升3!头发微妙地伸长!身高减少一厘米!》

「感觉向奇怪的方面成长了!」

「因为是会长嘛。」

「而且身高不知为何缩短了!」

「因为是会长嘛。」

「你打算全部用这句话解决吗?!」

会长已经疲惫不堪了。……这应该是很不妙吧。实在是没法让人觉得她会认为「RPG真好玩啊!」。

知弦姐轻声嘟囔道。

「制作的时候是觉得很有趣的……」

「确实,反正我们不是玩的人。而且在连续通宵后我们的情绪也变得很奇怪了。」

「冷静下来重新来看的话……我们还真是做了个不得了的游戏啊。」

「嗯嗯。已经超越地雷、垃圾游戏之类的词语能够揣度的领域了。」

两人一齐叹了口气。……我们花了一周都做出了什么啊。

会长虽然已经丧失了气力,但在小真冬的催促下还是重新开始玩游戏了。然后没有遭遇到什么敌人,终于到达了最初的村子。

「咦,画面变化了?」

「进到村子里面了。在这里是不需要战斗的,主要是找村人问话、更新武器或防具。」

「嗬……」

「啊,总之请先和面前的村人对话。」

「唔……这样?」

会长按下按键。于是村人说话了。

『欢迎到来!这里是狱地村哦!』

「噢噢……感觉好像在这个游戏里第一次碰到普通人了!」

会长被奇怪的地方感动了。

村人继续说道。

『虽然我的家人昨天刚被连续杀人犯赶尽杀绝了,但这种事情是没关系的!非常愉快地欢迎你们!欢迎到来,旅人啊!』

「逃避现实了吧!这个村人逃避现实了啊!」

「大家……多多少少都是抱有烦恼的。」

「对于最初的村人来说,背景的冲击力太大了吧!」

「算了,无视那个人,接下去前进吧。不管和他对话多少次,都只会说出同样的信息的。」

「这是系统上的关系吧?!并不是把他设定成『那种人』的吧?!」

不在意会长的叫喊,小真冬下达了接下来的指示。

「那么……先去买装备吧。小栗梦现在还穿着睡衣的。」

「我把这个设定给忘了!」


于是会长前往防具店。

『欢迎光临!好防具齐备哦!……不、不,我是说真的。才、才没说谎的!这、这个价格和其他村子是一样的!真的!绝对!我们这是连锁店,是不变的!诶?你……是旅人?这、这样啊。……啊,稍等一下。这个300G还是有些太便宜了吧……』

「感觉防具店老板一上来就行动可疑啊!」

「不要在意,买东西吧。从连续杀人犯和帅哥那夺取的金钱应该有很多的。」

「我从这个主人公身上完全感受不到正义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由于不想一直穿着睡衣,会长只好不情不愿地观看防具的商品。

《学校泳装(400G)龟仙流衬袄(300G)女王大人的紧身衣裤(3000G)》

「这明显反映出了学生会成员的兴趣啊!」

会长把头转向我们这边。我们三人迅速地移开了视线。

「真是的……。不过该怎么办啊。无论哪个都不想穿。」

「那就什么都不买离开这里吧。防具店旁边还有U○QLO。」

「居然有的吗,UNI○LO!」(某D注:UNIQLO是全球十大休闲服饰品牌之一,它主张以仓储型的店铺、随意的自助形式销售优质平价的休闲服饰)

因此会长在UNIQ○买齐了没什么问题的套装。

「接下来是……武器店吧。虽然估计不会是什么正经武器的……」

「这个嘛,本来穿着○NIQLO的衣服的少女手拿武器四处走动就已经足够猎奇了。其他就都是些琐碎的问题。」

「这个RPG的主题肯定是『扭曲的心灵』吧!」

「因为会长你似乎讨厌勇者和魔王这样的王道,所以稍微扭转了一下方向。」

「这哪是稍微啊,你是一直扭转到快要扭断为止吧!」

她们一边进行着这样的对话,一边向武器店前进。

『欢迎光临!好武器齐备哦!』

「咦?店主很普通嘛……」

会长一边嘟囔着,一边看向商品。

《青铜剑(400G)白桦之杖(300G)回旋镖(550G)》

「咦、咦?虽然我不太了解RPG……不过感觉很普通啊。至少没有之前的扭曲要素。」

会长露出了安心的微笑。这时小真冬发出了指示。

「啊,会长。请出示打倒连续杀人犯时取得的《会员卡》。会发生一些好事的。」

「?啊啊,会变便宜?」

会长按照吩咐使用了道具。于是……

『……呼。这样啊。客人您是……《那边》的吗。好的,来吧。』

「好像出现了通往地下室的台阶啊!」

「请跟上去,会长。」

会长战战兢兢地跟了上去。

『来吧,欢迎光临里武器店!咕嘿嘿嘿……尽管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吧。』

「啊啊,直到刚才我还以为他是正经人的!」

「世间就是这么一回事的啦。」

「这游戏好像异常深奥啊!」

确认里武器店的陈列商品。

《Excalibur(3G)魔剑Lucifer(2G)激光来福枪(4G)火箭炮(1G)核导弹(5G)百万粒子炮(4G)MOBILESUIT(6G)时间跳跃装置(2G)椎名深夏爱用的手指虎(2000G)红叶知弦爱用的鞭子(2000G)杉崎键的黄书(2000G)》

「一大堆很厉害的武器在超特价贩卖啊!」

「因为是里嘛。」

「他们是靠什么赚钱的啊?!还有,在这些陈列商品中为什么只有学生会成员的装备特别贵!」

「物有所值的。学生会装备比百万粒子炮要强五百倍。」

「你们是何方神圣啊!」

「在这个世界里,包含会长在内,学生会成员是设定为五强的。」

「那我不是没有冒险成长的必要了吗!已经是最强了啊!」

「成为最强后还不断地追求强大……。这是RPG通关后的乐趣!」

「我觉得没有必要一开始就这样!」

会长一边吐槽,一边选择武器。可能是不愿意用学生会装备吧,最后会长选择了百万粒子炮。……不过这也有些那个吧。

「我想在七名少年少女经营的健全的武器店买东西啊……」(某D注:捏自《七人武器店》,和本作同为富士见Fantasia文库的作品)

会长精疲力竭了。于是我赶忙打圆场。

「不好意思这里没有这样特定的武器店,不过这个游戏并不太长的。请再稍微努力一下。」

「……有什么好努力的,能够一击打倒连续杀人犯的『五强』的少女就在刚才入手了百万粒子炮哦?我觉得就算不努力也是不会输的。」

这确实没错。主人公用不着成长就已经是世界最强之一了。明明只是在最初的村子买了东西而已。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要在短时间传达RPG的魅力是相当辛苦的。

「因为这次是重视剧情的。」

「这样也算?!」

「结局的时候必定会嚎啕大哭的。」

「能从这样的情况下带到那样的结局的脚本家,应该是天才吧!」

会长似乎把基本操作都记住了,虽然嘴上在不住抱怨,但还是有在推进游戏的。

进入道具店,不再对那些和之前一样的古怪的陈列商品吐槽,随便购入回复道具后退出。和村人全员对话,把九成的人说的有惨剧味道的血腥背景内容也无视掉,好不容易得知似乎去打倒「折磨村人的魔物」是目的,于是出发。

再次前往野外。

「啊,会长。目的场所是村人所说的——」

「南方的洞窟吧?我知道的。」


「……这样啊。」

小真冬刚想给出建议,会长马上就这样回答道,开始干净利落地朝南方前进了。用百万粒子炮随随便便地解决了途中遇到的「连续杀人犯贝斯(稍强)」和「软绵绵的贫弱家伙」,似乎是对那攻击力感到有些爽快而笑嘻嘻的,在升级之后,又因为稍微增加了的攻击力而感到满足。

在注视了一会会长的游戏过程后,小真冬悄悄地转向我们,嫣然一笑。然后小声地进行对话。

「(会长已经对RPG很熟练了吧?)」

「(这个嘛,因为是不需要苦战的平衡度。虽然成长的乐趣会减半,不过还是多多少少传达了魅力吧。)」

「(我是觉得难度再高点会比较好。)」

「(没关系的,深夏。对于小红来说,那样就足够了。不管怎么说,那孩子是最喜欢自己强大、自己被夸奖的了。你看)」

知弦姐望向画面。在那里,会长已经轻松地将洞窟的BOSS「折磨村人」灭杀,回到村子里了。正在被村人推崇为勇者啦神仙啦。

「哇呵呵呵呵呵……。村人啊,多多夸奖我吧!」

会长完全沉浸到里面去了。……真是浅显易懂的人啊。确实是最喜欢被夸奖了。

「是吧?」知弦姐看着她的那个样子,朝我们眨了眨眼睛。我们也浮现出了心领神会的可疑笑容。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因为会长提出了疑问,所以小真冬转回去向她提建议。

「那么终于可以去挑战最终迷宫了!」

「这么快?!」

「没问题的。栗梦已经有了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战斗力。」

「那是,都拿着百万粒子炮了……」

「都到这样的程度了,接下来就只剩去打倒最终BOSS了。」

「虽然事到如今才问有些晚了,不过这个这个游戏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啊?」

「打倒魔王啊,小栗梦一开始不是说了嘛。」

「我可是记得好像有『脑袋有问题』这样的解说的。真的有吗?魔王。」

「有的。大魔王《真仪瑠》。」

「从原型的人物来看就已经不是我所能应付了的!」

确实如此。但是正因为如此,所以作为最终BOSS是优秀的。那个真仪瑠老师啊。威慑力无懈可击。问题是感觉不管怎么挣扎都是没可能会赢的,不过这就放在一边吧。

小真冬在进行说服。

「总之不打倒魔王是不行的。」

「也、也是……。嗯,作恶的家伙确实是必须要打倒的。」

「啊,不,真仪瑠是好人哦。虽然行事比较强硬,但基本上是个善人的。」

「那么我就不是正义了嘛!」

「这个嘛,没错。倒不如说是脑袋有问题的恐怖分子一样的角色,栗梦。是向和平的世界投下不需要的石头的存在。」

「我不想去最终迷宫!」

「不能任性哦,会长。」

「问题在这里吗?!」

不好。会长拒绝冒险。……没办法。这里轮到我出场了吧。

我从背后对会长进行恶魔的耳语一般的劝诱。

「听好了,会长。栗梦确实不是正义的。但是只要打倒魔王的话,接下来的统治者就是你了。」

「诶?」

「打倒真仪瑠之际,会长就是这个世界的首脑了。」

「首脑!」

「那就不是什么学生会会长了,而是世界会长。」

「世界会长!」

会长的兴致开始慢慢地上升了。

「这次只是拯救了一个村子,就受到如此的称赞。等到你统治世界之际……全世界的人民都会称赞会长的吧。」

「啊啊……名声……」

会长的眼睛开始闪现怪异的光芒。在游戏中,在解决了村子的问题的同时,毫无脉络地出现了「前往魔王的城堡的飞空艇」。

「……魔王……嗯,必须要打倒、啊。」

会长终于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魔。她进入飞空艇,谁都没向她进行操作说明,就高速在空中狂奔(?)了。

「魔王、给我等着!」

会长现在已经和游戏中的栗梦一体化了。……没错,这就是RPG的乐趣!对主人公产生共鸣,与主人公同步!……虽然觉得做得有些太过了。

「!那是魔王的城堡吧!」

在乘坐飞空艇飞了一段时间后,前方出现了浮现在空中的不祥的城堡。总觉得那里作为真仪瑠老师居住的场所是非常符合的。感觉那个人在现实中也是过着这样的生活的……。

「突入!」

会长毫不犹豫地冲进城堡。于是画面切换成城堡内部。小栗梦从飞空艇上下来,开始了最后的冒险。

走了数步,杂兵敌人登场。

《魔王警卫人员登场!》

「碍事!」

会长和往常一样,在进入战斗的瞬间就发射百万粒子炮。出现了已经让人搞不清位数的惊异的数字。但是……

「居、居然承受住了?!」

不愧是最终迷宫的杂兵。受到那样荒唐的威力的攻击还没有死。

第一次轮到敌人攻击的回合。

《魔王警卫人员的攻击!栗梦受到10点伤害!栗梦哭了!》

「哼,对于HP已经突破上亿的我来说,微小的伤害……喂,我怎么哭了!好弱!精神力好弱!」

《栗梦丧失了战意。因为肩膀被稍微刺了一下而吓到了,一边「呜呜呜呜呜」地哭着,一边逃走了》

「逃走了!拿着百万粒子炮的最强的我只因为肩膀被稍微刺了一下就逃跑了!」

「我做的真是忠实于现实啊……这个游戏!」

小真冬在自卖自夸。


会长虽然气势被削弱了,不过没有太过在意,仍旧继续前进。接着又碰到了杂兵。

《魔王警卫人员出现了!》

「唔……我要怎么办啊!实力明明是远胜于敌人,还是会逃跑的吗!」

虽然很迷惘,不过会长还是选择了「战斗」。但还是没法一击打倒!

《魔王警卫人员的攻击!栗梦受到10点伤害!》

「唔……」

会长的脸歪曲了。但是……接下来表示的信息却是让人意外的。

《但是栗梦忍耐住了!虽然不住地颤抖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一样,尽管如此,她还是忍耐住了!『才、才、才不害怕呢!』,栗梦对敌人骂道!》

『噢噢!』

学生会办公室沸腾了。明明是杂兵战,却异常地感动。那个LOLI小孩子会长……想像着她拼命面对警卫人员的样子,让人相当有感触啊!

会长自己也似乎被这个演出给感动了,完全将感情投入到游戏中去了。

「说得好,我!你虽然脑袋有些那个,但果然是肯做就能行的孩子!好,上吧!百万粒子炮!」

栗梦再度发射百万粒子炮!接着……

《魔王警卫人员被消灭了!栗梦得到六亿经验值!栗梦大量升级了!并且……栗梦在这场战斗中得到了无法数值化的什么东西,又成长了……。取得金钱、无法计算》

连系统信息都是具有感动性质的。

「呼……栗梦。你真是了不起的孩子啊……」

会长也自卖自夸。……明明只是没有逃跑而已……。

在那之后,因为升级的关系,杂兵又都能轻轻松松地打倒了,于是毫不停滞地接近城堡的深处。

然后……

『终于来了啊,Cherry野栗梦……不,学生会长樱野栗梦!』

「一上来就看穿了现实的玩家!」

终于和大魔王真仪瑠见面了。会长完全被她那连这边的世界的存在都能看穿的气势给吞没了。

『我早已预测到你能够来到这里来的。因为游戏的平衡度松缓地连樱野也能玩。』

「说话的内容太特定了吧,真仪瑠!感觉从不同的意义上来说是赢不了的!」

真仪瑠老师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强。

『但是你是赢不了我的。因为……』

真仪瑠这样说着,从斗篷中取出武器。那是……

『这个世界上的最强武器我基本上全都装备了,而且所有能力属性都是最大值,每回合HP和MP全回复,即死系的攻击自然是无效的。说穿了,从理论上来说在这个游戏里是没法打倒我的!』

「这已经不是卑鄙不卑鄙的问题了!到了这里,游戏平衡性完全崩坏了啊!」

会长转向我们。我们迅速地移开眼睛。……没错,真仪瑠的设定是十分奇怪。要问为什么……因为在游戏制作中乱入的真仪瑠老师擅自改变了真仪瑠的设定,还用顾问命令禁止修正数据。

也就是说……这个真仪瑠是真正的最强。

会长感到绝望了。虽然因为是点绘图像而看不出来,不过Cherry野栗梦应该也是愕然失色的吧。

大魔王真仪瑠向栗梦接近了一步。

『但是樱野啊。我也不是恶鬼。怎么样?如果你愿意成为我的部下的话,我就把世界的一半送给你。就让我们俩一起来支配世界吧。』

「!世界的一半!」

会长的内心动摇了。反正是赢不了的战斗。那么这个提案不是非常可贵的吗。会长明显是在思考这样的事情。

关于这部分的游戏进展,因为完全被真仪瑠老师乱改动了,连我们也不知道接下去会怎么样。搞不好,在这里接受条件得到世界的一半是最HAPPY的结局,这样非常直接的进展也是有可能的。那个真仪瑠老师不管做出什么都是不奇怪的。

会长用力握着手柄,一直沉默着。

烦恼、烦恼、烦恼、烦恼……。

然后……

「决定了。」

她用暗藏决心的眼睛这样说道,做出了选择。

在这个事件中基本没怎么说话的栗梦终于发言了!

『我不会妥协的!都到这里了!以前的话可能会接受这个提案的吧!但是现在……在得知了就算害怕也要勇于面对才会有所收获的现在,我是不会被这样马马虎虎的未来诱惑的!我……我要贯彻我的正义!』

瞬间突入战斗!

意外热血的进展使得学生会全体不禁握紧了拳头!

《大魔王真仪瑠出现了!》

『愚蠢的……。明知会输却还要来挑战,你让我失望了,樱野!』

『只要有百分之一胜利的可能性,我都会赌在上面的!』

『我都说了樱野的胜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的!』

《大魔王真仪瑠的攻击!无形武器《无》将栗梦连同空间一起劈开!栗梦受到∞的伤害!》

『所以啊,我都忠告过你是赢不了的……』

『……还没完!』

『!什么!』

《栗梦发动特殊能力『不由分说』!将这次致死攻击当作『没有发生过』!》

『哼……。不过是活得稍微长一点了,那又能怎样。』

『我的攻击!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栗梦的攻击!百万粒子炮直接命中大魔王真仪瑠!真仪瑠受到30000点的伤害!》

『没用的!』

《真仪瑠的HP·MP全回复!》

『不管你怎么攻击,我每回合都会全回复的!不管你多么能忍耐我的攻击,你也是不可能打倒我的!』

『…………』

『……虽然你让我玩的很开心,但到此结束了,樱野!』

《大魔王真仪瑠的必杀攻击!无形武器《无》将栗梦连同因果律一起劈开!栗梦的存在从根源被断绝了!》


『哼……永别了,樱野……』

『…………还没完!』

『?!什——』

《樱野的存在回归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死!』

『我是……我是栗梦!在这个游戏世界是无法将我的存在从根源断绝、完全消去的!因为……和我一起冒险的玩家还没有放弃我!没错……我的半身在那边!』

『唔……』

『和只由程序组成的《寂寞的最强存在》的你不同!我……我们是有伙伴的!超越世界的栅栏的伙伴!只要那个伙伴相信我,我就不会输给《只属于这个世界的最强》的你!』

『这……怎么可能!这种事情……在理论上是不可——』

『理论?规则?这种东西……由身为《会长》的我来创造!』

《栗梦的攻击!百万粒子炮……栗梦扔掉了百万粒子炮,用手去扯真仪瑠的脸颊!零点伤害!》

『做、做什么。这种攻击对我是不起作——」

《眼泪沿着大魔王真仪瑠的脸颊流了下来!真仪瑠无法继续战斗!》

『什、什……么……』

『结束了,真仪瑠。不管你多么强……没有战斗意志那就没意义了。』

『…………』

『无论怎样的力量都取决于施展的人。是吧,真仪瑠。』

『…………呼。……惨败啊,樱野。是我……输了。』

《大魔王真仪瑠被打倒了!栗梦得到了……经验值之类所无法表现的,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重要的东西!》

战斗结束了。

……学生会全员都愣住了。……谁都不记得有做出这样、这样热血的故事……。

深夏甚至因为感动而微微眼含泪水了。小真冬因为预想外的事态而呆呆地看着画面。而这个故事的主角会长更是一边不住地颤动,一边忍耐住哭出来的冲动一直注视着画面。

我和知弦姐面面相觑,小声地进行对话。

「(这、这……那个,大概……)」

「(真仪瑠老师吧。只能认为是她设定成根据选项会变成这样的进展的。)」

「(该说她头脑太过灵活了呢……还是说她很狡猾呢,那个人。)」

「(确实啊。说实在的,到了这个领域已经不是兴趣的问题了吧。看那故作觉悟的样子,那个人应该意外地喜欢这种幼稚的进展吧。)」

「(啊啊……是啊。不过确实是个好结局。)」

「(虽然战斗规模大过头,完全意义不明,不过确实是光靠气势是办不到的进展啊。)」

我和知弦姐两个人感慨地注视着画面。

打倒最终BOSS,游戏进入了结局。

在叙述之后的故事。

『就这样栗梦成为了新魔王。原本觉得她脑袋有问题而蔑视她的家人·亲戚们都好像变脸了一般来接近栗梦,但是栗梦完全不理会他们,最终她的周围只有她所能信赖的人们。包含自己在内被称为世界的五强的人们和前魔王真仪瑠。

人们带着「统治这个世界上所有生物的会」的意思将他们称作「学生会」。

拥有极大的武力和军事力的魔王及学生会并没有胡乱施展力量。而且他们还总投身到无聊的事情中去,完全没有认真进行世界的统治,不过不知为何世界却很平稳。

说不定魔王和学生会是通过自己的行动来告诉大家武力、权利和名声之类的东西是不值一提的,真正的幸福并不是存在于这些里面的。

就这样,栗梦和学生会成员们长久幸福地生活着。

完』

接着工作人员表(其实只有学生会成员)随着结尾曲开始滚动。

因为会长完全不转向我们这边,我们不禁面面相觑。我作为代表悄悄地看向会长,发现她微微在哭。

不过在发现我在看她后,会长慌忙用袖子擦拭眼角,转向我们这边,挺起了胸膛。

「哼、哼!奇、奇怪的游戏!这种东西是绝对无法贩卖的!」

会长逞强地这样说道。对此,小真冬笑嘻嘻地询问道。

「那么,会长。虽然和真冬的预定有一些不同……这样你能改变认为RPG是无聊的东西的看法吗?」

「唔……」

会长动摇了。然后垂死挣扎。

「那、那是,那个、只是脚本比较好而已,有那个脚本的话,就算不是RPG……是小说我也应该会感动的……」

「不过我倒是认为那个故事正因为是RPG所以才能够成立的哦?像玩家和角色的关系。」

「呃!」

「而且『成长的乐趣』在纸媒体上是无法体味到的吧?」

「唔、唔唔……」

会长被小真冬一点点地逼入了绝境。她直到最后的最后都还非常不甘心地转移着视线……但是,在看到ED曲结束后结局画面出现『恭喜通关!』这样老套的文字的时候,一瞬间非常开心地绽开了笑容。

「这是具有成就感的表情啊,会长。」

「唔……。知、知道了!我承认啦!RPG并不一定是无聊的东西!」

「哦呵呵。太好了!真冬终于将会长拉拢过来了!」

小真冬和我、知弦姐还有深夏进行高击掌。我们也露出笑容回应她。

会长混杂着懊悔说着「但、但是我认可是只是这个RPG,并不是认可了世上全部的RPG——」这样难看的借口。不过谁都没去听。

虽然最终战有些出乎意料,不过自己的创作物被认可还是让人非常开心的。

我们就在那一直沉醉于自己的成就之中。

没错。

会长发现新的乐趣究竟有多么危险,这种平时会轻易地察觉到的事情,我们却因为过于心醉神迷而完全没有注意到。


第二天,会长说出了这样的话。

「时代是RPG啊!所以在出书之后,我觉得学生会也应该正式进行RPG制作!脚本监修当然是我!来,快点开始工作——!」

……就这样,新的恶梦……我们突入了通宵自然是不用说了、就连休息日也没得休息的真正的地狱期间。

那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倒不如说我已经没有叙述的气力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