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 学生会的三振-【第一话~变身的学生会~】

【第一话~变身的学生会~】

「团结力有时能打破一切邪恶的!」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对于这次的名言,坐在我旁边的活力少女·椎名深夏兴致十足地回应道。

「噢噢,正是如此啊,会长!正义的羁绊是比什么都要强的!」

看来这次的名言为喜欢「热血要素」的深夏的心点上了一把火。会长……小孩子会长樱野栗梦非常满足地看着毫无理由地开始了假想拳击的深夏,「嗯嗯」地点了点头。

身为副会长的我、杉崎键委婉地对这个马上就有些脱线味道的状况进行修正。

「那么今天……应该是讨论暑假前的全校集会的『上演节目』吧。每年恒例的由学生会成员表演的短剧……是吧。」

「对!就是要说那个!」

会长稍微踮起脚来,在白板上写上「关于上演节目」。

看着她那个样子,我面前的身为书记的三年级学生知弦姐发出了「呼」一声沉闷的叹息。这对于平时总是大胆无畏的她来说是很少见的,我不禁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怎么了啊,知弦姐?是因为对我相思成疾而烦恼吗?」

「KEY君……。算了,就当作是这样好了。我喜欢你啊,KEY君。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大概从一万二千年前就喜欢你了。啊啊,KEY~君,嗯。」(某D注:恶搞《创圣之Aquarion》的歌词)

「哇!知弦姐被攻陷了!哇!……完全高兴不起来啊!被你这样无表情地敷衍了事!」

「也是。唉。」

「那是实际上是因为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那个恒例的上演节目啦……。我去年也参加了。那个……有点郁闷啊。」

「去年?唔……没什么印象啊,表演了什么来着?」

被我这么一问,知弦姐又深深地叹了口气,苦笑道。

「确实,对于看的人来说也就这样了吧。去年是……学生会成员们表演了『健全的学园生活』这个短剧。内容是……像讲习录像一样无聊的玩意。一本正经地说那种装模作样的台词……」

「啊啊,那对于知弦姐来说应该是很辛苦的。」

很轻易就能想象出来。平时形象成熟的知弦姐却不得不一本正经地说连现在的小学生都不会说的装模作样的台词。不过大家都没怎么认真在观看短剧这点算是唯一的救赎了。

看到知弦姐露出疲惫的表情,深夏的妹妹、身为会计的小真冬谨慎地对我提问道。

「不过为什么学生会表演的短剧是每年的恒例啊?」

她似乎是打从心底感到疑问,一脸茫然地可爱地歪着脑袋。

「啊啊,这个嘛,学生会不是靠人气投票决定的吗。」

「然后呢?」

「你看,今年也是差不多的,学生会基本就是美少女社区吧。所以有很多人想看高人气的美少女在舞台上走来走去吧。」

「哈……原来如此。」

小真冬露出了不知道是理解了还是没理解的微妙的表情。

深夏一边坐回到座位上,一边补充道。

「虽然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的。原本是以前的学生会觉得在『从明天起就是暑假了!』这样难得的时候进行严肃的致辞也太没意思了,所以就试着举行了一下小活动。而前一代学生会做的事情,下一代基本都会模仿的……」

「啊啊,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传统了啊。」

「就是这样。所以其实就算不做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你说什么啊!」听到深夏说到这里,我气势十足地站了起来,「这可是美少女在舞台上受人瞩目的难得机会啊!不做怎么可能会没有问题啊!」

「你去年不就没有注目嘛。」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没有什么悠闲啊!但是,今年就不同了!我的后宫成员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怎么可以错过这种机会啊!」

我全力如此主张道。学生会成员全体沉默了,并且用冰冷的视线看着我。过了一会,会长嘟囔着说出了一句话。

「……今年杉崎你也要出场的哦?」

「…………」

「也就是说,你是没有以观众的视点来悠闲地欣赏我们的空闲的。」

「什……什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我无力地垂下了脑袋。……怎么会这样。隶属学生会居然没法爽快地享受学生会主办的活动……。

「这是何等的困境啊!」

「好了,那边那位,不要乱叫唤。总之,针对这次的演出节目来商量吧。」

会长平淡地进展会议。在那烦恼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只好不情不愿地加入了会议。也罢……委托莉莉西亚同学去拍摄录像吧。要高清晰的。

「目前我想先决定演出节目……」

「咦?会长,不像平时一样说『就做这个吧!』吗?」

真少见。居然会想正常地通过会议来决定方向性……。

对于我的疑问,会长「唔唔」地皱起眉头沉吟道。

「该说是没有什么特别想演的东西呢……」

「?」

实在看不下去异常不干脆的会长,知弦姐补充道。

「小红也和我一样,本来就没什么兴趣的。去年小红记台词记得很辛苦啊。」

「啊啊,原来如此。」

难怪没有丝毫干劲。

会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像是为了转换心情而对全员说道。

「所以,有没有谁有什么想做的吗。我和知弦是没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坚持,就尽管按自己喜欢的方向性说吧。」

「那么,我的后宫成就史——」

「杉崎除外。」

「…………」

一瞬间就被排除在会议之外了。……可恶,说的更委婉点就好了!


不过这样一来,调查对象就只剩两人了。椎名姐妹。

「那么」小真冬满面春光地说道,「BOYSLO——」

「深夏,只有你值得依赖了。」

「…………」

小真冬一个人在那消沉了。……这孩子,最近越来越接近我的立场了啊。

被指名后,深夏说着「这个嘛」抄起了手。在沉思了一会后,深夏再次站起来,挺起胸膛说道。

「像战队内容这种的,如何!」

『战队内容?』

深夏以外的四人一起发出了疑问。

「没错!」深夏意气扬扬地进行提案,「就是星期天早上电视上放的那个!『○○连者』之类的!」

「呃……唔。」

会长的表情有些抽搐了。虽然是说了不会有什么意见的,但对于这个演出节目还是有所抵抗的吧。我、知弦姐还有小真冬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我作为代表对深夏提意见。

「呃……都是高中生了还表演英雄秀实在是……」

「你这么说的话,那么到去年为止的学生会的演出节目不都成了闹剧嘛!」

「唔……」

这次的深夏异常地有气势。我不禁被压倒了。

「像这种,越是夸张就越好!而且由学生会这五人表演的战队内容……不是肯定能吸引学生的目光吗!」

「…………」

我们四人面面相觑。……感觉是异常没有反驳余地的意见。虽然进行了一会视线会议,但是在深夏说出「那么你们有其他什么好意见吗!」这句给出致命一击的话后,最终全体同意了。

「好!那就决定上演战队内容!」

『……哈。』

看着深夏一个人在那情绪高涨,我们都叹了口气。……不,其实这主意并不坏的……。但是都这么大了还大摇大摆地表演英雄秀,实在是很考验人的精神的事情。

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既然决定了那就没办法了。大家似乎都决定积极向前看,总之既然决定是战队内容了,那么会议的方向性就转为提高内容的质量了。深夏则是一直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会长开始主持会议。

「唔……那么,既然决定上演战队内容。首先来决定标题吧。」

「标题啊……」

老实说对于战队造诣不深的我们到这里就停住了,但是深夏果然是不同的。她兴致十足地提出了标题的方案。

「这种东西,就决定为『学生会战队学园连者』吧。」

「喂,不要擅自决定啊!」

「怎么,键。有什么意见吗?」

「意见啊……。那么我就稍微吐下槽,学生会和学园那肯定是学园要大得多吧,『学园战队』要比较正确吧?你那样就好像『栃木战队空间连者』一样不协调吧?」

「但是反过来的话,『学生会连者』这样的英雄听上去又异常的拗口。」

「唔……。那、那么,干脆不要在标题里加入学园和学生会之类的东西就好了吧。」

「比方说?」

「这个嘛……」

我望着空中摸索了一会,然后脑中闪现出了好主意,于是说道。

「美少女战队爱情连者」

『…………』

全体都被我吓到了。

「杉崎……我觉得这简直没水准到异常了。」

「KEY君……我还以为你是比较能干的孩子的……」

「学长……很恶心。」

「对不起了啊!啊啊,我自己也觉得爱情连者有些那个!但、但是,美少女战队还算不错的吧!」

「一点都不好。」

深夏眼睛半睁吐槽道。

「不不,你不觉得这非常准确地表现出了这集团吗!」

「你也在里面的吧!」

「这可以靠女装混过去嘛!」

「即使如此还是要否决,否决!那是『萌』,而不是『燃』!不要把『萌』带到战队里面来!」

「什么嘛。有什么关系啊。」

我虽然不住地抱怨,但还是作罢了。反正我本来也不认为会通过的。

在全体人员的一片哀叹声中,小真冬轻声嘟囔着说出了一句话。

「BL战队YAO……还是算了。」

『…………』

虽然她本人是已经撤销了,但是我们全员都明白她想说的是什么。小真冬像是为了掩饰难为情一般把脸转开了。……算了。

「会长和知弦姐有什么意见吗?」

会议完全处于深夏的主持下重新开始了。她们俩看了看彼此,然后一齐摇了摇头。接着,知弦姐像是在做总结一样说道。

「『学生会战队学园连者』没什么不好吧。没有什么必要在这上面如此纠结吧。」

「是啊。我也没有异议。」

受到她们俩的赞成,深夏满足地露出了微笑。接着就以她为中心进行会议了。

「唔……那么接下来是分配角色吧?」

「应该先决定脚本吧?」

「啊啊,也是。……不过,要决定脚本也没什么基准,还是先确定登场人物比较好吧?」

「嗯,这个嘛,你说的没错,确实如此。而且是短剧……内容不会太讲究的,只要设定确定了的话,就能全部搞定的吧。」

「是啊。那么……首先,身为领队的红就由我来演吧!」

深夏干劲十足地毛遂自荐。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妥当,但是有一个障碍。

「给我等一下!红应该是身为学生会长的我吧,从常识来想!」

那就是会长。虽然原本是没有什么干劲的……但是在这种地方似乎是不肯让步的。

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人打乱自己的计划,深夏不禁提高了嗓门。


「哎哎。比起会长来,我绝对要更适合做红吧。」

「不!领队啊领队!说到这个学生会的领队,那就是我吧!」

「才不要啊,矮个子红。」

「身高是无关的吧!」

「你啊,我在形象上也很配啊。热血的红!」

「我、我可是,热情的红!」

「会长……你比起热情的红来,更像是『婴孩的红!』(某D注:日语里婴孩是赤ちゃん)。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适合做红的……」

「哇!你都说了些什么啊!总之!红是我!这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唔唔……没办法。」

面对会长的顽固,深夏终于屈服了。……真成熟啊……深夏。

看到会长满足地靠在椅子上,我对深夏说道。

「那么其他怎么办。深夏你除了红以外还有什么想演的吗?」

「唔……我心中的候选只有红,所以搞不太清楚啊。总之先决定其他成员吧。」

「也罢。那么……从小真冬开始吧。」

这样说着,大家都看向了小真冬。她「嗬?」的一声歪了歪脑袋。……并且还在看BL小说。在那个瞬间,全员对她说道。

『粉红』

「诶?诶?诶?」

深夏对混乱的小真冬露出了微笑。

「好,真冬!你就是学园连者粉红了!」

「诶?这、这没什么关系……但为什么是粉红啊?」

「这还用问吗。」

「?」

隔了一个拍子的时间,深夏断言道。

「因为脑内总是桃色的。」

「诶诶?!」

小真冬大受打击。

「等、等一下!」她慌忙对想要决定接下来的颜色的深夏进行抗议,「我、我不要这么不光彩的粉红!」

「但是已经决定了……」

「呜呜……按、按这种说法的话,杉崎学长不也是粉红吗!」

「啊啊……有点道理,不过那家伙的脑内已经不是这么简单的颜色了。」

「那是什么颜色啊?!」

「总之,你是粉红。加油,真冬!」

「呜呜……」

不顾消沉的小真冬,深夏转向下一个角色的设定了。

「那么接下来是知弦姐——」

「……?怎么了,深夏。」

那是在要决定知弦姐的角色的时候。深夏止住了话。知弦姐不可思议地看着深夏,但我也理解了其中的理由,所以「啊啊」地表示同意。会长和消沉中的小真冬似乎也同样理解了。

只有知弦姐一个人在那歪着脑袋感到疑问,不过深夏对此毫不在意,迅速地进展话题。

「那么,知弦姐就是黑好了……」

「给我等一下。」

听到深夏的发言,知弦姐不禁叫停了。我代替深夏回答知弦姐。

「怎么了啊,知弦姐。」

「还、还能有怎么了啊!」

「干嘛啊,知弦。快点进展会议啊。」

「连小红也!不,这很有问题的吧!」

「怎么了啊,红叶学姐。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啊……」

「……你们……」

知弦姐无力地垂下了头,不住地嘀咕道。

「这样啊……我果然是被当成这种形象的啊……。呵呵呵……算了,无所谓。我也不认为自己适合粉红或橙色的。但是啊……但是啊,我也是女孩子——」

「那么接下来是键的颜色。」

「…………」

虽然知弦姐已经完全意气消沉了,不过大家对此毫不在意,继续进行会议。

因为被深夏问道「你有什么想演的吗?」,我稍微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一般来说……剩下的还有蓝、绿、黄,根据情况还可能有白吧。」

「是啊。那不过最近偶尔也会有黄金、白银、白金之类的。」

「唔。怎么说呢,我觉得有意外性的颜色比较好。会受到瞩目的。」

「怎样的颜色?」

「『斑马纹』之类的。」

「逊死了!又不是斑马的化身!」

「那么……『彩虹』之类的。」

「看上去很恶心吧!好像皮肤带毒了一样,喂!」

「不行啊……。那么……『透明』。」

「你那是猥亵物陈列罪!」

「明明很帅气的……透明。我脱了后可是很厉害的哦?」

「谁管你啊!没有人期望看到你的裸体的!」

「那么透明就让给深夏好了。」

「才不要!别想趁乱把我变成裸体!」

「没办法……。那么我是……『隐形迷彩』好了。可以变成隐形人的那种。」

「给你这种东西的话,绝对会用于不良目的的!」

「我会在短剧里出场的,也会对破坏合○装备做出贡献的。」

「就算出场,观众也看不到啊!破坏合金○备是其他主人公的任务!」

「算了。我妥协。『全身沐浴着南国清澈的风、在倾听着冲过来的平静的浪涛声的时候的爽朗的内心的颜色』就好了。」

「搞不懂啊!给我好好地指定!」

「也就是『鲜血的红』。」

「为什么在那种状况下会有这种颜色的心情啊!海滨散乱着被惨杀的尸体吗!而且红已经有了!」

「真没办法……那么,就蓝好了。『魅惑的蓝』。」

「不需要加魅惑之类的!……呼。那么,不管理由是什么,键是蓝了。」


深夏一边露出疲惫的样子,一边做出了认定。

那么,就只剩深夏自己了。我对她问道。

「那么,深夏你怎么办?就选黄或者绿吗?」

「不……虽然我不是键,但感觉这些很不来劲啊。太朴素了。」

「透明?」

「那个连选项都不是!……不过,该怎么办呢。」

「干脆穿军服吧?」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是真实的士兵啊!」

「武器是机关枪和求生小刀。把敌人打成蜂窝,有小刀切断敌人的喉咙。」

「而且还不是英雄的战斗方式!」

「致命一击是将手榴弹塞进敌怪兽嘴中的必杀技『粉身碎骨ATTACK』。」

「那会变成给人带来心理阴影的英雄秀啊!」

「算了,玩笑就到此为止。你准备怎么做啊。」

「……确实啊。」

深夏抄起手来不住地沉吟。虽然知弦姐愕然地说道「用不着如此烦恼吧……」,不过这对于深夏来说似乎是很重要的事情。

她苦思了一会,得出了结论。

「没办法。考虑到协调,就选择没什么大问题的黄色吧。」

「噢噢,深夏真成熟。」

因为有些意外,我不禁吃了一惊。

「还好啦。」深夏挺起胸膛说道,「我试着硬让自己的内心接受了。」

「那真是,怎么做的。」

「制作了隐藏设定。」

「隐藏设定?」

看到我们疑惑地歪着脑袋,深夏平淡地开始诉说那个隐藏设定了。

『那是长久的战争。神魔战争。神与恶魔之间长达二千年的战乱现在终于要迎来终结的一刻了。将以恶魔方面的胜利而告终。

史上最恶劣的魔物『格鲁里埃尔』。恶魔方面拿出来的最终兵器是能够破坏所有因果的、凌驾于神之上的『怪物』。

诸神已经没有对抗手段了。所有圣武具全都被破坏,所以英雄都毫无例外地被它咬碎了。

诸神已经非常疲惫了。就算是能够创造万物的诸神,在压倒性的『破坏』的暴力面前,也无能为力了。

但是。

在这样的世界末日,有一个『人类』站出来了。

那是在绝望的诸神眼前将史上最恶劣的魔物『格鲁里埃尔』一击毙命的人类。

没错。

她正是『黄色的黎明·椎名深夏』。又名……学园连者黄!』

一口气说到这里,深夏露出非常充实的表情朝向我。

「怎样,键!」

「强过头了吧,黄!感觉已经不是黄了!单体就能成立了!根本没有组成战队的必要性!」

「没关系……只要认为有这样的隐藏设定的话,嗯,演黄我也能满足的!」

「没关系是没关系啦!虽然是没关系啦!」

其他成员也呆呆地愣在那里了。

……也罢,这样那样地总算是决定了角色。接下来只要确定脚本和大体的方向性的话,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

会长重新主持会议。

「总之……重要的是内容。战队内容的话,出现坏蛋、战斗、胜利、大团圆结束……应该是这样的流程吧。」

知弦姐点头回答道。

「是的。接下来只要加上学生会独有的调味,那就完成了……不过这是相当困难的。」

听了知弦姐的话,全员一齐点头。

虽然嘴上说说很简单,但是如果具体来思考「符合自己的改编」的话,那是相当辛苦的。

全员都搭着手烦恼着,这时也许是我们之中最擅长制作脚本的小真冬畏畏缩缩地提出了意见。

「比方说,这里的坏蛋,既然是学生会要战斗的对象……那么用扰乱风纪的学生如何?」

对于小真冬的这个提问,会长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虽然这是简单易懂的构图……但是就算是不良学生,学生会去打倒我校的特定学生这个设定……」

「啊……这也是。那么……」

在小真冬寻找下一个意见的时候,我也进行提案了。

「那么,大家一起袭击美少女如何!」

「杉崎,你那个已经不是靠吐槽能够修正的程度了!」

这时知弦姐也提出了意见。

「那么,装备了鞭子的学园连者不断地拍打裸体在校内徘徊的男人……像这样的如何。」

「完全是你的个人兴趣了啊,知弦!」

接着连深夏也参加了。

「炎发灼眼的学生会干部消灭侵食存在之力的怪物这种的……」(某D注:其实应该是用不着的,不过还是姑且注一下,《灼眼的夏娜》)

「这个故事情节感觉必须要去取得许可才行啊!」

因此,完全没有任何进展。

「敌人的设定意外地……困难啊。」

会长这样嘟囔道。确实……这意外是个盲点。

「不过会长。反过来思考,只要决定了敌人的话,那么目的也就能决定了,故事的大致流程也可以决定下来了吧。」

「这确实没错。」

「这里还是安排美少女做敌人,通过壮烈的战斗让肌肤不断地露出……」

「感觉杉崎的脚本构想基本上是贴近HGAME的!」

「喏,就是教训因为太过美少女而扰乱风纪的下流无比的猥亵的女孩子啊!」

「在那之前,我想先开始排除杉崎!」

「那算了。敌人是破坏神就好了。」

「作为草草了事的敌人来说也太壮大了吧!为什么学生会必须要和他战斗啊!」

「这是必须要有人去做的事情……会长。」


「我认为这至少不是我们的职责!」

「美少女或破坏神的二选一哦。」

「为什么是如此极端的二选一啊!倒不如说把这两个选项给除外!」

「诶,破坏神也要除外吗。」

「不要连深夏也摆出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看到会长和我们在这样争论,知弦姐嘟囔道「这样下去就没完没了……」。小真冬也有些愤慨地说道「确实啊」。

知弦姐和小真冬无视我们,以一副自己是非常有常识的人的态度擅自进展话题。

「总之这里就以大家用言语攻击两个缠绕在一起的裸体美少年这样的设定通过吧,小真冬。」

「是啊。真冬也觉得这样比决定不了要好多了。」

『给我等一下!』

我、会长、深夏慌忙停止争论,转为阻止他们了。

……结果,这样那样地,话题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在经过了长久的无成果的议论之后,最终深夏说道「真是的,就按常规的来好了……」妥协了,于是最后就按「学园里出现怪人→学园连者出动→击破」的流程。怪人的真实身份不明。

「感、感觉是异常不清不楚的英雄秀啊……。怪人是谁啊……」

小真冬一边记录大纲一边嘟囔道。

我运用自己的执笔经验,擅自在脑内设想这场秀的结尾。

「『怪人带来的学园的危机因为学园连者的活跃而被击退了。但是不能大意。因为怪人现在也可能在暗处悄悄地窥视着你们……』……END。」

「余味太让人不快了啊!」

深夏叫喊道。大家也都露出了苦笑,没办法,只好强行进入HAPPYEND。

「『怪人被击退了。学园连者的活跃为这个学园带来了永久的和平。草木鲜嫩地发芽了,笑声在人们之间永不中断,再也没有纷争之类的事了。……学园在此之后一万年里被称作理想乡』……END。」

「学园连者也太活跃了吧!」

被会长吐槽了。我不禁提高了嗓门。

「这不是无与伦比的HAPPYEND吗。」

「幸福的上限太高了!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的吧!」

「那么……『在那之后,樱野栗梦和杉崎键结婚了,度过了长久的、幸福的、淫乱的每天』……END。……嗯,很普通的幸福!」

「只描写成员的幸福有什么用啊!而且,那样我根本不幸福!」

「『学园的大伙们也度过了淫乱的每天』……END。」

「为什么打倒怪人后,大家都淫乱了啊!我们打倒了什么东西啊!而且,在杉崎心中『幸福』=『淫乱』吗?你扭曲到了什么程度啊!」

「幸福的形式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嘛。既然你这么说,那么请提出具体的方案来。」

「唔……」

基本上没有多少「创作故事的能力」的会长非常不甘心地沉默了。没办法,只好向知弦姐征求意见了。

「知弦姐你认为怎样结束比较幸福呢?」

「这个嘛……」

知弦姐突然伤感地眺望空中,接着说出了一句话。

「地球灭亡END。」

「为什么啊!」

比起我来这个人要扭曲多了。在学生会成员全体被吓到的情况下,知弦姐浮现着危险的笑容进行说明。

「大家一起死这样的……真幸福啊。」

「怎么可以有提示了这样扭曲的幸福再结束的英雄秀啊!」

「那么,退一百步来说,融合END。人类全都……融合成一个存在哦。」(某D注:人类补完计划)

「我说啊,为什么总是这么宗教性的啊!又不是机器人动画!」

「喜欢现实性的话,那么就用SM来结束好了。我把怪人关进地下室,一直朝他背上滴滴答答地滴蜡这样的……」

「这样就搞不清楚谁才是坏蛋了啊!」

「啊啊,还有,在打倒怪人一切都结束了的那天的归途中,KEY君走夜路的时候,突然从背后「嗵!」的一下被刺了,回过头去看到小真冬站在那里……她嘟囔着『嘿嘿嘿……都是学长不对……嘿嘿……嘿』,像这样的也不坏。」

「这个哪里有HAPPY要素啊!」

「真冬才不是这样的角色!」

小真冬快哭出来了。……真可怜。被安上了不讲理的形象。确实温顺的女孩子更容易做出病态的行动……但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被定为杀人角色的话,那怎么受得了啊。

终于醒悟到不能交给前辈们了吗,小真冬咳咳地咳嗽了一声。然后竖起手指看向我。

「说到底,本来就没有必要这么讲究的吧?像一般的一样,打倒怪人,学园恢复日常,这样不就好了。就是因为想搞得比现在还要幸福才会变得这么古怪的。」

「唔唔……对不起。」

我被后辈给教导了。小真冬挺起胸膛继续说道。

「所以,结尾就这样。『怪人被击退了。就这样……我们的日常恢复了。没错……和中目黑两个人一起度过的蜜月般的日常』……END。」

「中目黑出现了!」

「没错,就是前段时间终于进军真实世界的那个中目黑学长!」

对了。虽然在这里没有向大家汇报,其实最近我的班级里真的转入了一个姓「中目黑」的美少年,引起了一番骚动。关于这件事,在这里之外是有提到一些的。虽然就我个人来说是相当复杂的,如果对详细内容有兴趣的话就请参照那边。……我是不想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在小真冬心中还属于进行时的吗,我和中目黑的恋爱……」

不管是好是坏,既然在现实中登场了,我本以为她的妄想会就此刹车的……。但是看来情况相反了。而且那家伙确实是美少年……。

「所以啊,在短剧的最后,杉崎学长和中目黑学长的日常……描写两个人钻在保健室的床上的样子,END。」


「才不要!我在那个秀之后会被女生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的!」

「相反的,学长!女生最喜欢这种场面了!」

「那我更不干了!」

最终我明白小真冬也派不上用场的,只好自己一个人认真地推敲英雄秀的脚本。会长虽然看上去像是个有常识的人……但是把脚本交给她的话,明显会变成会长万岁之类的东西的,所以这里就由我负责了。

这样那样地,在决定了由我负责脚本之后,再随随便便地分配了一下杂务,这一天的会议就结束了。实际上不过是五分钟的短剧。以会长为首,谁都没怎么用心去做的。

那么。

下面转载考虑了各种各样的要素后完成的短剧脚本。

「哟,中目黑~」

「啊,杉崎君!哇啊?!」

「中目黑?!」

在故事的开头,中目黑被谜之怪人拐走了。

「呼哈哈哈哈!学园的和平在今天就要结束了!」

「唔……」

杉崎少年懊悔地跪倒在地。但是这时响起了幼小的声音!

「到此为止了!谜之怪人!」

「什么人!」

怪人转过头去。于是看到了站在可能是为了蒙混身高而带来的桌子上的穿着火红的套装的人物。并且在她身后还站着其他三名穿着不同颜色的套装的人。

「火红的热情会燃尽一切(包括法规之类的)!学园红!」

紧接着红,背后的三人也自报姓名了。

「绝对不原谅妨碍BL的人!学园粉红!」

「发现邪恶的话,要趁此机会好好地折磨!学园黑!」

「凌驾于恶魔和诸神之上的究极存在!学园黄!」

※这里,趁观众注目英雄的时候,杉崎脱离舞台。迅速换好套装后重新登场。

「还有我,为了美少女可以毫不在乎地犯罪!学园蓝!」

「唔?!」

怪人向后退。学园连者们朝着他聚集到一个地方,摆出决定性姿势!

『学生会战队学园连者!在此登场!」

稍微做下火药的演出。要充分小心不要发生事故。

「学园连者!可恨的东西!干掉他们,小的们!」

怪人话音刚落,五名杂兵敌人登场了。

学园连者们各自面对一个敌人进行战斗。每个都开展着独特的战斗。

「学园红铁~拳!……嗨!」

「呜哇?!」

身材矮小的红的拳头击中了敌人的胯当,给予了预想外的伤害。

「听好了,BL啊,并不是只要两个男性缠绕在一起就可以了的。说到底——」

「…………」

粉红用怎样都无所谓的话削弱对手的战斗意志。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吓?!」

黑一边在身边啪啪地挥动着鞭子,一边用漆黑的气息压倒敌人。

「超究极命运无尽永恒亿万级闪光——————!」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一个人在那用规模超群的力量将敌人蒸发(群众演员一人死亡确定)

「美少女……哈哈……美少女……」

「吓?!」

蓝用巧妙的区分眼看穿女性敌人,喘着粗气逼近她!

就这样,杂兵被一扫而光了。

「唔……怎么会这样!」

怪人后退了。这时,学园红号召全员集合起来。

集合起来将各自的武器合体的学园连者们。

「死心吧,谜之怪人!」

「唔……」

「学园的和平由我们来守护!接招!松松松松松松鼠加农炮OOOOOOOOOOON!」

伴随着学园红的号令声,从全员抬着的炮台照射出了七色的光线!

「呀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怪人大爆炸!(说起来中目黑好像也被一起干掉了,不过这里就无视了)

「呼……危机被解除了。」

红满足地嘟囔道。其他成员们也互相进行无意义的高击掌(我们自己不炒热的话,会场就很可能会冷场的)。

学园连者们解除了变身(退场后迅速换装)。

然后以学生会干部的打扮按照顺序对观众们呼吁。

「就这样,学生会日夜守护着学园的和平啊!」

「做了坏事的话……我会惩罚你的哦。」(鞭子仍拿在手里)

「如果对同性间的恋爱感到烦恼的话,请联络学生会!」(喘着粗气)

「随时恭候自认是最强的人的挑战!」

「因为这次的舞台而恋上我的人,请不要有所顾虑,尽管去二年B班找杉崎!」

帷幕慢慢地降下。

学生会成员们以群众演员们的尸体为背景,向大家行了一礼。

然后响起『再来一次!』的声音(当然是在观众里安排了托的)。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帷幕再度拉开。

「大家,谢谢了!为了回应大家的声援……学生会要唱歌!」

全员热情歌唱原创歌曲『战斗吧,学园连者~巴斯克语版本』。

在大盛况之中,短剧结束了(当然是靠托来促进声援的)。

※中目黑·饰演怪人的演员·饰演杂兵敌人的演员,根据情况可能会死的,请注意。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