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 学生会的二心-第10节 EXTRA~系列化的学生会~

「继续才能成为力量!」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话虽如此,感觉和平时相比今天的名言要格外的直截了当啊。

我们用好像在看珍稀动物一样的眼神看向会长,她少见地露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叹息着嘟囔道。

「……名言潮流快要从我心中退却了……」

『哦……』

听了会长的话,全员都露出了苦笑。我眯起眼睛说道:

「也就是说你的料差不多快用完了。」

「!不、不是这么一、一一一、一回事的!」

会长极度动摇地背过脸去。……看来料是快用完了。这也正常,像这样一天到晚只要有空闲就说名言,能用的料自然会用完的。原本就词汇贫乏的会长那就更不用说了。

小真冬畏畏缩缩地对在逞强的会长说道。

「那、那个,但是会长啊。你这次的名言和行动似乎是完全相反的……」

「呜呃……」

也就是说她的料已经缺乏到这种程度了吗。在说了继续才能成为力量之后马上准备停止恒例的名言。……还真是和往常一样不走运的会长啊。

深夏一副热得受不了的样子,用手叭哒叭哒地扇着制服的胸口。

「不过,这也算持续了相当久的吧?从去年起就时不时在说了。」

说起来,我也有去年从这人口中听到名言的印象。原来如此,看来并不能算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不说了也没什么关系吧?小红。」

知弦姐勉强将「反正谁都没有在期待的」这样的话给咽了回去,如此说道。会长发出「唔、唔~」的声音搭起手来。

「但是继续是力量……」

「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就再稍微继续一会?」

「嗯嗯……确实,我的名言是一个恒例啊……。停止的话,大家会觉得很空虚吧……」

(不,完全不会)

虽然全员都是这样想的,不过我们比会长要成熟,所以没有说出来。

会长嗯嗯地低吟了一会,然后突然啪地拍了下手,眼睛闪闪发光地说道「就是这个!」。……由于这个人的「好点子」基本上对我们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情,所以其他成员都已经兴致大减了。

会长露出了灿烂到让人觉得可憎的笑容。

「距离『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的出版已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了!我们进行的活动应该是足够出第二卷了的!也就是系列化!『学生会系列』要开始了!今天,连同我的名言能否继续,一起来商谈『系列构想』吧!」

「…………」

不是什么好事情。

说起来,这个人有打算过做学生会的工作吗?出版一卷的时候,那可是赶办了很多工作,非常辛苦的。本来在跑业务的同时进行执笔和校对就很辛苦了,再加上是在提案后一个月就出书的这样乱来的决定。被会长施加压力而不得不为我们工作的富士见书房的编辑,据说在这本书的制作过程中有三人左右废人化了。

做到这种程度才做出来的书……这次要系列化吗。说起来,一卷卖出去了吗。富士见书房该不会抱着库存在哭吧。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要做二卷、甚至三卷的构想……

算了。

「也罢,就做吧。」

我是因为觉得有趣才同意的。知弦姐和椎名姐妹也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微笑着。

……虽然会长是笨蛋,但说到底大家都不讨厌和这样的笨蛋相处。虽然现在人不在,不过我们的顾问应该也会兴致十足地参与进来的。

「而且啊!」会长利索地在白板上写好议题,开口了,「我认为系列化的好处肯定是很多的。比起一册完结的作品来,系列化作品会让人对登场人物产生依恋的吧?」

「这倒也是。」

喜欢看书的小真冬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这样会有更多更加喜欢我们的人出现。如果这些人全都是学生的话……学生会的人气就坚如磐石了!」

她居然知道『坚如磐石』这个词啊……我一边对奇怪的地方感到惊叹,一边挠着脖子。

「就小红来说,算是考虑的比较周到了。」

知弦姐抚摸着会长的头。会长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感、感觉是带刺的夸奖方式啊……。总、总之!我认为系列化是有必要的!」

「嗯,我觉得这不错。而且实际上虽然很辛苦,但上次做书还是相当愉快的。」

听到深夏的同意,会长的眼睛绽放出更加强烈的光芒,继续说道。

「那么那么,对了。……首先来商谈今后的进展的方向性吧。」

「方向性?就是把我们原原本本的样子写下来,有什么方向性……」

「你太嫩了,杉崎!」听到我的疑问,会长露出了锐利的眼神,「既然系列化了,老是没完没了地描写日常是不行的!」

「呃,但是这是事实……」

「不行!杉崎你也明白的吧?故事是需要张弛有度的!」

「我的意思是,你向以描写实实在在的日常为宗旨的作品追求这种东西也……」

「从二卷开始稍微虚构也是可以的!」

「诶!」

一卷被全否定了。这样就变成普通的创作了。……这样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

似乎是没问题。说起来我居然被会长读心了。我也太容易在脸上表现出来了吧。

「为了提供娱乐效果,多多少少的调味也是必要的!」

「说的好像新闻部部长一样啊……」

「唔!不、不要把我和那种人相提并论啊!」

嗯。也是。这对莉莉西亚同学很失礼的。

「说的也是。」


「感觉好像被反向同意了,不过算了。总之来考虑系列化要做哪些事情吧!」

看来会长的意志是很坚定的。也罢,我对「学生会的一己之见」也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就这样吧。虽然写的人是我……。而且只是稍微调下味的话,上卷我也擅自做了(试着加进了特定台词)。

知弦姐和椎名姐妹看来都准备全面支持会长了,已经开始针对「系列化」开始思考了。

听到会长的「那么,有好主意的人!」的招呼,深夏最先活力十足地举起手来喊道「我」。

「好,深夏。」

被会长点到后,深夏转过来看向我。看起来,因为我是执笔者,所以她打算直接将意见抛给我吧。既然会长也没有抱怨,那么这样的形式应该是可以的吧。

我也看向深夏。摆出了准备真挚地接受她的意见的架势。

深夏用直率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然后说道。

「键。听下我的意见。」

「嗯,嗯嗯。」

「我啊……键。为了让『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化……」

「…………」

深夏认真的态度让我咽了口气。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开口了。

「我觉得有必要让最终BOSS提早登场!」

「这是什么方向性啊!」

认真听她说话的我真是亏大了。但是今天是「一致抵制我」的日子吗,其他成员不是说「这有道理」就是说「不愧是姐姐」,完全站在深夏那边。我作为这个学生会唯一的良心,强烈反对道。

「你啊,要是出现最终BOSS的话,故事就完全和一卷不同了啊,喂!」

「有什么关系啊!不在序盘埋下黑幕的伏线的话,那是热闹不起来的哦!」

「不需要这种热闹!我们是和谁,为了什么而战啊!」

「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敌人的目的是『毁灭银河』嘛!」

「规模太大了!这种问题轮不到学生会去凑热闹啊!这里就期待搭乘超级机器人的人们去进行大战吧!」

「那么学生会也搭乘机器人!」

「已经连学生会作为舞台的必要性都没了啊?!」

「机动学生会。」

「感觉是很可能会有的标题啊!」

「攻壳学生会。」

「近未来!」

「CodeGe○ss~战栗的杉崎~」(某D注:以上恶搞《超级机器人大战》、《机动警察》、《攻壳机动队》、《反叛的鲁路修》)

「感觉对我的使用很可怕啊!而且完全脱离学生会了!」

「因此,让最终BOSS出来吧~」

「不干!我才不想写这种东西!」

「……作家真是任性啊……。编辑真辛苦。」

「是我不对?!现在是我不对?!」

「『不希望自己有感情的作品被加以多余的修改』吗?呕,已经自以为是学界泰斗了啊,你这菜鸟。」

「我的主张有强烈到这种程度吗?!」

「算了,也罢。所以请稍微听下我的意见吧,作家老师。」

「讨厌的感觉!」

这结束方式简直就好像我是不懂事的作家一样。不对,说到底我是执笔者·记述者,不是作家。我并没有掌握一切的。但是话虽如此,像这样大规模的改变还是……对于写的人来说还是有点……

在我和深夏的议论结束后,接着小真冬举起手喊道「我」。被会长点到后,这次换小真冬看向我了。……我叹了口气。

「……感觉小真冬要说什么,不说我也能预想得到……」

「啥?」

小真冬用滴溜溜的美丽的眼睛看着我,天真地歪着脑袋。

我苦笑道。

「反正是朝BL或女性向(NeoRomance)的方向性进展吧?」

「唔。真失礼啊。真冬希望的是另外的啊!」

「诶,是吗?」

真意外。从小真冬这怒气冲冲的样子来看,应该是真的。

我慌忙端坐起来,端端正正地朝向她。小真冬露出含有「准备好了吗?」的意思的认真的眼神,开口了。

「真冬啊……」

「嗯。」

「觉得有必要将舞台转移到异世界!」

「姐妹一起把学生会完全无视了啊——————————————————!」

太过分了。那还不如说BL,至少从现实性来说这还是比较可行的。虽然直接性的描写实在是没办法的,不过只是散发稍微超越友情的气味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写的。但是……这对姐妹……。

「到异世界去,于是真冬成为了公主,率领国家战斗,但是却和敌国的王子坠入了禁断的爱河!」

「完全是偏重自己的兴趣了!」

「其他再有『总是笑嘻嘻的美青年亲信』、『虽然为人粗鲁,但是能互相吐露真心话的少年』、『有些成熟的军师』,如果这些部分都齐备的话,真冬会很开心的!」

「这完全是以小真冬为中心的少女向进展啊!另外我们这次其他成员究竟哪去了!」

「啊。……。……唔,学长你们,呃,嗯,四人去寻找『归还的秘宝』了。」

「我预感到系列终盘为止都没有再出演的机会!」

「在此期间,真冬在国政、恋爱和友情的夹缝中摇摆,并不断地成长。」

「我感觉有其他文库要比富士见书房更适合这书!」

「动画化也在视野之中。」

「能不要擅自放进视野之中吗?!」

「电影化也在视野之中。」

「还真是广阔啊,你的视野!」

「然后经过好莱坞……最终是游戏化!」

「最终目标规模缩小了吧?倒不如说完全是小真冬兴趣的具体化,这个系列!」


「干嘛啊,学长。你就对这个系列构想如此不满吗。」

「根本就没加入能让我满足的部分啊!」

「没办法。那么……唔,那就加入在寻找『归还的秘宝』的途中,杉崎学长和会长定下了结婚的约定这样的进展好了。」

「噢,这真是相当……」

「就说『我在这次冒险结束后就结婚』。」

「在下一章我就会死的吧!我完全建立起死亡FLAG了啊,刚刚!」

「哟、哟~」

「好烂的蒙混方式!」

在我的全力吐槽下,小真冬终于说着「没办法啊」退了下去。然后在稍微沉思后,马上开口说道「那么第二个意见!」。

我精疲力竭地低下了头。

「小真冬……最近自我主张稍微变得强烈了吧……」

「因为我是这个学生会的干部嘛。」

真讨厌异常能接受这个说法的自己。

「那么那么,我要说第二个意见了,学长。」

「好好,异世界是禁止的哦。」

「没问题。这次是脚踏实地的提案。」

「哦。那看来是值得期待的。」

终于要有正经的提案了啊,我端正了下领子。

小真冬可爱地咳嗽了一声,说出了下一个提案。

「在二卷的学生会,除了真冬以外,全都换成美男子。」

「嗯,确实是脚踏实地,但是相对的是我们被一扫而空了啊。」

「有什么关系嘛。在现实中,杉崎学长你差不多就是类似的情况吧?就算是在故事中也好,让真冬也体验下少女漫画的状况吧。」

「你的目标是男后宫吗!和我相反的存在吗!哈!莫非对我来说的最终BOSS其实是你吗!在以美少年后宫为目标的同时,还计划毁灭宇宙吧!」

「呵呵呵。」

「深夏!最终BOSS登场了!救我!」

「放弃吧,键。为了表现最终BOSS登场的冲击力,有必要让一个主要角色被虐杀的。这样会相当燃的!」

「居然要牺牲主人公吗?!」

「KEY君。其实富士见书房过去曾出版了全五卷构成的,但是四卷的时候主人公就死掉了的恋爱喜剧。」(某D注:指的作者的前作《マテリアルゴースト》)

「我不想听这样的情报!」

「放弃吧,杉崎。现在的你……是赢不了小真冬的。」

「出现这样的台词的话那主人公确实是赢不了了的!呜哇!我,大危机!不是在小说中,而是在现实中陷入危机!」

「呵呵呵。」

「来……来了!」

「真冬拳法最终奥义……」

「而且还一开始就用最终奥义!一点都没有不舍吗!」

「喝哈!」

「呀!」

「…………这样的进展,如何呢,杉崎学长。」

小真冬一边摆出高举双手向我袭来的姿势,一边问道。

我满面笑容地回答道。

「全力驳回。」

「诶诶!」

小真冬彻底受打击了。……而且这算什么故事啊。看了这样的内容会感到满足的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吗。

在击退深夏和小真冬后,和我预想的一样,她终于站起来了。

「那么,我也能提下意见吗?」

浮现出大胆无畏的笑容的她……知弦姐注视着我。我吐了一口不知道是深呼吸还是叹息的气,转向她说道「请」。

知弦姐整理了下裙子,轻轻地坐回到椅子上去了。

「学生会系列……那是描写这个学生会的日常的作品。是吧,KEY君。」

「正是如此。」

「那么就遵照这个主题好好提案。」

知弦姐微微一笑。

「噢噢!就是这样!我追求就是这种意见——」

「从二卷开始,每回都发生杀人事件吧!」

「完全脱离日常了!」

稍微有些期待的我是笨蛋。今天果然是抵制我的日子。

「你太天真了啊,KEY君。」知弦姐用她那不知道带有几分认真的眼神注视着我,「世上可是有像日常一般每周碰上杀人事件的人的。」

「那基本上都是以名侦探为职业的人吧。」

「没错。对于名侦探来说,杀人事件绝不是非日常。要是连续十周不发生杀人事件的话,连载反而会被终止的。」

「这确实可能是这样,但是……」

「所以学生会系列也要有杀人事件。」

「不,这里就一下子看不懂话题了。而且学生会是没有名侦探的……」

「不,有的。」

「在哪。」

「在这里」

知弦姐这样说着指了指自己。

「…………」

…………糟糕,正因为「有可能是真的」所以才可怕。我开始觉得这个人每周解决杀人事件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我诚惶诚恐地问道。

「知弦姐……莫非你每周都会遇上什么事件吗?」

「嗯嗯。经常解决杀人事件,在关键时刻将犯人逼入绝境来欺负。」

「真是讨厌的名侦探啊!」

「名侦探大多都是这样的。」

异常深刻的话语。

「也就是说S的性癖和名侦探是怎么割也割不开的……」

「不不不不!割得开的!绝对割得开的!」

「红叶知弦。兴趣,欺负犯人。」

「不要欺负!不要以杀人事件为题材来满足欲求!」

「没事的。我从没把人逼到自杀的。」


「那是再好不过了……」

「用十字弓自杀却不知为何射出挂面,从窗户往外跳却因为外面放置了蹦床,结果被弹回到房间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要更过分!太丢脸了!这太丢脸了!」

「这真是杰作啊。之前说着严肃的背景表达自杀的决心的犯人因为搞笑因素而得救了。」

「啊啊!如果我是犯人的话,会觉得非常无地自容的!」

「受到这种对待的犯人之后就变得像借来的猫一样安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超名侦探!」

我在内心发誓决不在这个人面前犯罪。

「好了,就是这样,KEY君。从二卷开始要发生杀人事件,FA?」

「才不是FINALANSWER!我完全没有同意啊!」

「我觉得会大受欢迎哦?学生会系列二卷,副标题『杉崎键为什么会浑身遍布女仆装而死?』,我认为这样会非常有趣的。」

「而且被害人是我吗!」

「真相在黑暗之中。」

「居然不为我解决!」

「看上去会拖到三卷,但是三卷的时候学生会已经完全投入到其他事件里去了。」

「对我的死的对待也太随便了!」

「因为三卷的事件『各国首脑连续杀人事件』那边实在是忙不过来……」

「哇啊!拿出这样的大事件的话,浑身遍布女仆装死去的我简直是非常无所谓了!」

「不过四卷的时候你会复活的,KEY君。作为僵尸KEY君。」

「至少要让我死的安稳点啊!」

「在四卷和五卷的时候大量作恶后,你在五卷的最后被暗中消灭了。」

「我————————————————————————!」

「另一边,学生会成员们都在搜查和你完全不相关的事件。」

「至少让我和本篇扯上关系啊————————————!」

「六卷的时候终于将黑幕给逼入绝境,我将他狠狠地玩弄到死后,大团圆。『在学生会,大家今天也同样是笑容满面』是最后一句。」

「我的死完全被遗忘了吧,在六卷的时候!」

「那么,最后还是让KEY君的坟墓喀哒喀哒地震动,然后再结束。」

「僵尸的我的复活预兆?!」

「这样2就好写了。」

「你要亵渎我的死到什么时候啊!」

而且这个故事肯定是让我来写的。这是多么……多么的残忍啊。

看着我疲惫不堪的脸,知弦姐打从心底露出了感到满足的表情。这是多么纯粹的S气质啊……。

那么这样一来,没有提出意见的人就只剩会长了。……老实说剩下了「最有可能提出糟糕意见」的人,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也就不能不听了。

「……扑通扑通。」

「…………」

她露出非常期待的眼神等我朝她问话。……好可爱。但是我不想问。感觉问了之后,会变成吐槽地域的。……可是……。

「……那么,会长。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对美少女真是没抵抗力啊。会长说着「问得好!」气势十足地站了起来。

「之前的意见全都驳回了,那么就只能采用我的意见了吧!」

原来如此。就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企图,所以到现在为止才会那么少见的一直沉默不语啊。平时明明都是最先败下阵来的。

不过会长似乎完全忘记了一点,我姑且帮她指出来。

「但是会长。我也还没有提出意见的……」

「…………」

看来她是完全忘记了。会长的脸上开始汗水直流了。不过她马上「嗯!」的一声重重点了点头,开始了轻微的现实逃避。

「杉、杉崎的意见反正会被驳回的,所以没关系!」

「……好吧,就当是这样吧。」

「总、总之!要说我的意见了!」

「好好。」

还是这么可爱的会长。知弦姐也用入迷的眼神看着会长。

在大家温柔的视线的注视下,会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虽然和深夏说的『最终BOSS』不同,不过既然是系列的话,那么我觉得有必要有一个『全话共同的目标』!」

「哦,真是意外正经的意见啊。」

深夏眨巴着眼睛。

「那不是……」我开口了,「已经有了吗?」

「诶?是什么?」

「我攻略全员组建后宫是这个故事的目的地吧。」

「我不要这样毁灭的未来!」

说的真过分啊。

会长重振精神,使劲挺了挺胸。

「这个嘛,从比深夏的『最终BOSS』要明显比较现实的方面来想,像羁绊之类的关系性的部分作为最终目标比较好吧。」

「真冬确实也喜欢最后诞生亲亲密密的情侣的纯爱小说。」

唔。不过日常系的故事的话,用这种做结局说不定比较妥当吧。

但是虽然这么说……。

「嗯,但是会长。我的后宫结局还好说,可是要说除此之外的羁绊……。就算出现了特定的情侣,对于『学生会』来说也不能算是结局吧?」

「没错。所以就不要恋爱方面了。」

「诶。」

虽然我十分不满,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

「因此……」会长在结束开场白后,终于提案了。

「学生会系列的最终目标是全校学生的全面信任!」

「……啥?」

因为有些搞不懂意思,所以我又问了一下。结果会长哼哼地露出了无畏的微笑。


「加上真仪瑠老师,现在这个学生会的人气正变得坚如磐石。」

会长还真喜欢坚如磐石这个词啊。是想多用用刚学会的词语吧。

「但是不管怎么样,并不是『全体学生』都支持『学生会』的。真悲哀啊。虽然在学生中的人气确实很高……但并不是全体学生都一样的。还有没对学生会敞开心怀的学生的。」

「这是没错。」

确实,从总体来是这是一个有着团结明朗的校风的好学校,学生会的人气也很高,但是要问「是不是所有人都认可学生会」的话,那肯定不是的。

知弦姐很好地总结了会长的意见。

「也就是说小红你想让现在没对学生会敞开心怀的学生……虽然很少,但你想要得到这些学生们的信任,创造出『全体学生团结一致的学校』……就是这样吧。」

「没错!」

这感觉非常「像是学生会长」的意见。……真少见。不,也不是这样的。这个人不管怎么说也是为这个学校……不,是为学生们着想的。想让对自己的做法抱有反感的人亲近自己也是极为自然的心情吧。

嗯。但这不是创作的事情吧?

「咦?会长。现在是在说书的事情哦?要在书里解决吗?」

「啊。这是盲点。」

「是盲点吗!」

这个人的视野真是非常的狭窄。

「那、那么,首先在现实中解决『讨厌我们的学生』的烦恼,然后将其小说化。」

「小说化啊。讨厌我们的学生啊。……说起来,为什么要解决讨厌我们的学生的烦恼啊?又不是因为有烦恼才讨厌学生会的吧?」

「不。」

会长异常干脆地说道。

「不是我自夸,有着健全心灵的人一般都会喜欢这个学生会的!」

「你这是哪门子的毫无实力的自信家啊!」

「也就是说,讨厌这个学生会的人都是心灵扭曲的!既然心灵扭曲,那一定是抱有什么问题的!所以只要将那个烦恼解决掉,那样那个学生就会正式成为学生会的俘虏的!」

「啊啊,我感觉这种发言会树敌的!」

「所以我们今后的目标是,解决所有讨厌我们的学生的烦恼!」

知弦为会长的这个宣言做了补充。

「现在讨厌我们的学生……大约十人左右。」

「那么就将那十名讨厌我们的学生叫做十本刀吧!」(某D注:恶搞《浪客剑心》)

「请不要这样叫!根本就是在鼓吹敌对关系嘛!」

「因此,今后的学生会系列以肃清这十名讨厌我们的学生……通称『十人委员会』为目标!」

「我已经想站到『十人委员会』那边去了!」

「呀嘿!果然有敌人就会让人热情高涨啊!」

深夏的兴致非常高了。小真冬也说着「敌人和学长的超越立场的友情,还有恋爱。……能行!」,明显是起劲了。

而知弦姐更是已经拿出了笔记本电脑,说道「稍微写写看」,没有我的同意就开始了执笔。

「……学生会终于有行动了吗。」

在被黑暗笼罩的会议室中,在一根蜡烛的照明下,AntiNumber7《恐吓的RIKIYA》哼了哼鼻子。

「愚蠢啊……他们以为赢得了我们吗。」

AntiNumber5《谋略的SEI》闭着眼睛叹息道。

「呀哈哈哈哈哈哈!不过很有趣嘛!」

AntiNumber9《造谣的MIMIKO》像是打从心底感到很可笑一般大笑着。

其中,一个平静稳重的声音重新主持场面。那是AntiNumber2《侵略的SASARA》。

「那么我想要决定《十人委员会》的应对。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摧毁他们!嘻哈哈哈哈哈哈!」

作为新人的AntiNumber10《狂犬KYOUYA》啪啪地拍打着桌子笑道。

AntiNumber8《上流的KANAMI》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开口了。

「那些家伙置之不理就好了。反正不过是庶民。」

「喂,这我可不能置若罔闻。」

AntiNumber4《贫困的TAKESHI》像往常一样和KANAMI开始了争吵。

AntiNumber3《洁癖的AKANE》厌恶地制止了两人的争吵。

「好了好了,别吵了别吵了。SASARA你也是。反正这些成员是开不成会议的,像平时一样决定吧。」

对于这个意见,SASARA点了点头。看来他一开始就预想到了这样的情况。

「明白了。那么就像平时一样……就由Number1,我们的主人来决定吧。」

顿时,之前一直吵吵闹闹的会议室一下子恢复了寂静。完全七零八落的这个集会只有一个明确的规律,那就是「绝对服从Number1」。

在上方的座位上一直保持沉默的存在……AntiNumber1《恶梦的NATASHA》用她那凛然的但是充满女人味的柔和的声音说道。

「我们不会找上门去的。但是如果那边有什么动作的话,到时候就请各位尽全力让他们知道《十人委员会》的可怕。」

『是!』

「就这么多了。那么……今天就解散吧。」

说完这句话会议就结束了……之后会议室只剩下NATASHA一人了。

她在独自一人的空间「呵呵呵」地微笑着。

「……杉崎键。你是只属于我的东西。呵呵呵呵……」

过于接近蜡烛的飞蛾无声地燃烧了。

「这个样子如何,小红。」

「OK的,知弦。」


「哪里是OK啊——————————————————————————————!」

听了知弦姐快速念着的写好的原稿,我不禁大吼道。而且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其他成员会感到满足!

「真是的,干嘛啊,杉崎。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多的是啊!而且这已经完全是敌对关系了吧!」

「就是敌人嘛。」

「他们是学生吧!最终要成为同伴的吧?」

「这是盲点啊。」

「你想要迷失到什么程度啊!还有知弦姐也是!」

「诶?」

「为什么你能露出好像『自己是无关的』表情啊!这是你写的吧!」

「嗯,这是没错。怎么?KEY君,有什么地方想要我修改吗?」

「不是有什么地方,我是想让你全部修改!」

「唔……。对不起,KEY君。我完全不知道究竟哪里不好。」

「你说什么!那我就说了,在出现什么『AntiNumber10』的时候就不行了。而且也不需要《恐吓的~》之类的称号!」

「这可是轻小说哦?」

「就算是这样也不行!而且说穿了,他们在现实中连组织都不是吧!」

「这可不好说。可能暗中团结起来了呢。」

「唔……。那、那么,最后的设定是怎么回事啊!我好像被彻底盯上了啊!」

「有新的女主角的预感,很好嘛。」

「不好!感觉很病态啊!」

「黑化女最近也很流行的哦?」

「不需要!我的背部在颤抖个不停啊!而且没有和我有着这样的关系的学生!」

「是吗,这可不好说哦。」

知弦姐「咕咕」地发出了怪异的笑声。……唔,这个人写的东西实在让人搞不清楚究竟是不是虚构的,所以很可怕。

算了……先不管《十人委员会》。

「那么……就将帮助抱有烦恼的学生当作系列共通的目标,这样可以吧?」

对于我的确认,会长「嗯!」的一声很拽地点了点头。

看到我露出一副彻底精疲力竭的样子,会长也打算让步了吧,她像是在试探一般凝视着我。

「唔……那么杉崎有什么提案吗?」

「诶?可以说吗?」

「唔……没办法嘛。」

会长露出明显不愿意的神情,点了点头。其他成员也都是一副苦笑的样子。……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我是个一看就懂的男人。是和小真冬并肩的有着一眼就能看穿的妄想的男人!

我破罐破摔,用力挺了挺胸,说出了自己的主张。

「学生会系列从二卷开始,每回都有我和主要女性角色的艳情场面!一卷一人!最终卷则是一起来!」

「又不是官能小说!」

虽然马上就被反对了,但我毫不在意地继续主张道。

「最近的轻小说有非常色情也OK的风潮。出现完完全全的肉体关系的轻小说也并不少见的!」

「实名小说这样做不好吧!而且是学生!」

「…………。反正是虚构的。」

「你改变了主张吧?!你刚刚稍微改变了自己的主张吧?!」

「反正是小说嘛。你不也说了轻微的虚构是可以的吗,会长。」

「一点都不轻微!这是严重虚构啊!」

「那么,不浓厚的艳情场面就可以。」

「不是这种问题!艳情场面本身就不行!」

「诶。……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

「和创造出来的角色的艳情场面就可以了吧?」

「……杉崎。这感觉……怎么说呢……不觉得非常悲哀吗?」

「唔。」

虽然我是顺着她的话这么说的,但感觉确实非常悲惨了。妄想角色和自己的艳情场面……。…………。

「我、我才不痛的!」

「眼含泪水的你就算这么说也……」

「画师会为我画出非常赞的美少女的!我的梦想是,DRAMACD化!声优会发出呻吟声的!像『键,啊啊,键!』这样的!」

「这种工作谁会接受啊!」

「这种情况的话,初音○KU也OK的!为你做情色情色!」

「啊啊,杉崎看起来越来越小了……」

会长用怜悯的视线看着我。……呜。

「我的猥语(猥亵的词语)的词汇量可是非比寻常的!只要让我来,就算是无比浓密的艳情场面的描写也是可能的!」

「嗬……这我倒有些兴趣。」

对面的知弦姐像是在嘲弄一般这样说道。我接受她的挑衅,马上开始执笔了。

对方的名字……嗯,就假定为栗梦。

「为什么是栗梦啊!」

「啊,好舒服啊……键。」

「呵呵呵……碰到我的技巧,栗梦也神魂颠倒了。」

我的……唔,像这样,用色情无比的手指将栗梦的……唔……那个,无比色情的部分以色情无比的动作若即若离。

「啊啊,虽然搞不太清楚,不过非常绝妙啊,键!」

「呵呵呵……这还没完的,唔,我的……各种各样的技巧!」

我的……色情无比的喘息和栗梦的色情无比的喘息混在了一起。

栗梦用痴迷的眼睛看着我。

「很棒啊,键。」

「噢。」

「如何!」

「什么啊?!」

会长愣住了。嗯?反应很奇怪啊……。啊啊,是这样啊。是在遮羞啊。

「对于我这过于浓厚粘稠的描写,会长也无法掩饰兴奋了吧?」


「这怎么可能啊!而且根本就没法想像出场面!」

「诶诶?明明是那么浓厚准确的描写啊?」

「只是连呼色情无比吧!」

「怎么会这样……。我这会让人晚上睡不着觉的热气居然没能传达给会长?」

「不只是我,其他人也都没有传达到!」

「怎、怎么会这样!我的词汇居然如此贫乏吗!」

「你没有自觉吗?!」

说、说起来,在玩HGAME的时候「这种场面」好像都因为很不好意思而连击跳过去了。……居然会这样!

「好了好了。」看到我沮丧地垂下了头,知弦姐来安慰我了,「虽然KEY君有些太那个了……。不过这种描写本来就比想像中的要难很多的。不知道大量在通常生活中绝对用不到的猥语是不行的……。不能小看官能小说啊。如果认为那是不管谁都能写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KEY君。」

「呜呜……是这样吗……」

不过知弦姐为什么会对这如此清楚啊?在我抬起脸来的时候,知弦姐已经将视线移开了。……总觉得知弦姐应该能轻松地描写艳情场面的。……哇,好想看!

在我一个人在那翻来滚去的时候,会议在会长的主持下自顾自地进行。

「那么,杉崎的意见自然是驳回了……。作为方针,以解决学生的烦恼为内容来继续这个系列,可以吗?」

『没有异议。』

「那么……今天就这样解散了。啊,杉崎,执笔就拜托你了。当然是不能加入艳情场面的。……不过算了,反正已经证明了你就算想写也写不出来的。」

「呜……」

看到我受到打击,小真冬一边开始做回去的准备一边朝我说道。

「杉崎学长……虽然言行很那个,但是内心意外地还是小孩子啊。」

「哇啊!」

「键过于忠实本能,导致精神年龄反而低下了啊。」

「哇啊啊啊。」

「KEY君……。……真可爱。」

「呀!」

知弦姐给予了我致命一击,我精疲力竭地趴倒在桌子上。

接着,学生会成员们陆续从房间里离开了,最后负责关门的会长看了一眼我这边。

「杉崎……。…………。…………」

啪嗒。

「怜悯的视线和无言是最痛的!」

就这样,被孤零零地留在学生会办公室里的我——

「…………『在冒险的学生会』……」

一个人在暮色中咔嗒咔嗒地开始着手执笔。

在工作了十分钟左右,我突然察觉到一件事情。

……一件可怕的事情。

一开始描写平时的日常就写的非常顺畅。语句不断地涌上来。艳情场面明明写的那么辛苦的。

「真受不了……」

一个人苦笑道。

最终。

不管怎么说,似乎比起拙劣的色情要素来,我要更中意日常的方面。真是服了啊。

在夕阳渲染下的学生会办公室中。

伴随着像是在演奏钢琴一般的顺畅的键盘声,我哼着即兴的歌曲,心情愉快地继续着执笔。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