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 学生会的二心-第5节 第四话~在休息的学生会~

「重要的是跌宕起伏啊!有山有谷才是人生啊!」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因此,今天休息!学生会休息!」

结果她似乎只是想说这句话而已。会长笑着说完后,坐回到座位上,接着趴倒在长桌上。

(无气力的会长……)

好萌。LOLI幼女(不过其实是学姐)无力地趴倒在桌子上真的让人觉得非常萌。甚至可以说是被治愈了。似乎和我同样萌会长的知弦姐说着「小红」往会长面前递出百奇,会长一口咬住那个,开始像松鼠一样嘎吱嘎吱地一点点咀嚼。……真可爱。

「但是啊。虽然到了现在才说,不过既然是休息的话那就没有集合的必要……」

和会长形成鲜明对比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的深夏轻声如此说道。她面前的小真冬也说着「确实是这样的吧……」对姐姐表示同意。

「你说什么啊!」我愤慨地站起来对这样的深夏说道,「我之前也说过了,这样的话就无法提升好感度了啊,深夏!」

「这是你的事吧!」

「你说什么啊!光是这个学生会就有四名女主角了啊,深夏!本来除去后宫结局的话,能和我在一起的就只有一个人!在这个激战状态下,你如果不在学生会办公室露脸,一整天不在的话……会一下子被别人抢走的啊!」

「要抢就抢啊!倒不如说我希望被别人抢走!」

「傲也要适可而止,不然粉丝会疏远你的,深夏!特别你还没有坚定自己的立场,不更努力些是不行的!」

「所以说我为什么会突然被卷入杉崎键争夺赛里啊!而且老实说这个比赛根本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多参加者的!」

「你啊,笨蛋,真是完全没有明白啊,喂。我是主人公啊,主人公。而且到现在为止,主要的男性登场人物只有我一个人哦?这不叫激战叫什么啊。」

「只是证明了你缺少男性朋友吧!」

「有的啊!我有中目黑这个好友的!」

「那只存在于真冬的妄想中!」

「唔……深夏可能意外地难以攻略……。傲怎么也弄不掉啊。」

我唔唔唔地沉吟道,深夏受不了地看着我,接着叹了口气。

「不,先不要说和键怎么样了,我本来对男生就没什么兴趣的……」

「可恶……百合兴趣吗,更让人想要攻略了……」

「不,说是百合的话那还是有些不同的……」

「是这样吗?」

听到我这么问,深夏搭起手沉思道。

「嗯……。比起男生我更喜欢女生。这是事实。做朋友的话并不能算是男女关系的,但关于恋爱或性方面,我对男生是不太信任的。」

「啊啊,所以小真冬就被洗脑成那样了吗。」

「真冬的情况比我所想的还要有效果。因为她太过纯真了,把我对男生的破口大骂给全部吸收了……」

「但并不是百合。」

「嗯,不过要是问我喜欢哪个的话我肯定是回答女生的,所以要说是百合也没错啦。但如果问我是不是把女生当成恋爱对象来看待的话,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感觉……很麻烦啊。」

「不,无所谓的。键你可能无法理解,不过我是认为恋爱在人生中并不是什么重要因素。」

「哇,出现了,童贞NEET发言!」

「我又不是童贞NEET!至少要说处女啊……咳咳。所以我是讨厌那种的。那种会说出『没有恋爱就死吧』、『没有和别人交往过?真是无趣的人生啊』之类的话的人。」

「唔……。感觉这好像也轻微地攻击了我吧?」

对从某种意义上是属于恋爱至上主义的我来说也是相当有威力的。不过深夏笑着否定道。

「唔,不,我喜欢作为朋友的你的。」

「诶……啊,是、是吗。」

「嗯?怎么了?脸红了啊。」

「没、没什么。」

感……感觉非常不好意思啊。不妙,这算怎么回事啊。明明只是说了喜欢作为朋友的我而已。又不是展现出娇羞的一面。但是……自己却感到非常开心,喂。

不、不行的,杉崎键!你不是会对朋友感到满足的淳朴青年吧,喂!要有巨大的野心!不能忘记后宫精神!好色之心哟,要永存!

「呼……。好险。差点变成爽朗的纯情青年了。」

「哪里危险了啊!你倒是变过去啊!要说的话,平时的你才是危险人物啊!」

我眼睛游走看着全力吐槽的深夏的全身。接着在脑内将深夏的制服微微敞开。……嗯,没问题。我还是很好色的。

「好!能行!我能够完全将深夏当作性欲对象来看待!」

「你在宣言什么啊!换成别人的话早就报警了!」

「所以安心吧,恋上我吧,深夏。」(牙齿、闪光)

「这反而让我更加对恋爱胆怯了!」

深夏微妙地和我保持了距离,没办法我只好环视其他成员。

『…………』

她们似乎一直在听我和深夏的对话,全员都有些吓到了。……我好像已经对此习惯了。

「不过啊。」会长维持趴在桌子上的姿势说道,「学生会办公室让人觉得很舒服吧。是吧,就好像校长老师的房间是校长室,学生会长的房间就是学生会办公室。」

「才不是。」

深夏吐槽道。但是会长对此毫不在意,一边被知弦姐喂食百奇,一边继续说道。

「虽然杉崎老是在说『我的后宫!』,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既然我是会长,那么这里是我的后宫吧。」

「请不要擅自夺取我的后宫。」

「杉崎。帮我揉揉肩膀。」

「…………。太过得意忘形的话,小心我揉你胸部哦。」


「胸部?揉?…………。…………」

会长盯着自己的胸部看。我猛然惊觉,慌忙道歉。

「啊,对不起。……真是……对不起了。」

「不要道歉!太可怜了!我实在是太可怜了啊!」

「很可怜……真的……」

「不要一边盯着胸部一边说!」

「说了什么揉揉真是对不起了。我真是不行啊……。世上不是只有『能揉的』女性的……这是带有歧视的发言。」

「这种话更让我受伤!」

「请安心,会长。像你这样也是被需要的哦?」

「根本不算是在安慰我!而且感觉对此有需要的男生才让人觉得可怕啊!」

「我……嗯,能行的。」

「什么啊?!」

「倒不如说你因此得到了『在意自己没有胸部的那个样子』这个拥有胸部的人所没有的萌点。飞机场也是相当深奥的。」

「不要说飞机场!你这才是歧视发言啊!」

「不,如果以会长这样的体格、这样的性格却是巨乳的话,感觉那才是错误吧。」

「真是讨厌的正解啊!」

「LOLI脸兼巨乳这样的宣传语虽然很常见,但在我个人看来,平板的LOLI才是真正的LOLI。发育综合性迟缓才是LOLI啊!」

「我对杉崎的LOLI定义没有兴趣啊!」

「所以啊会长。请你今后也要做因为烦恼胸部的发育而哭泣的会长。」

「我现在觉得就算是逞强也要成长起来!」

会长喘着粗气说道。虽然没有了刚才的倦懒的氛围,不过气喘吁吁的会长也是很萌的。

在我面前,知弦姐也出神地盯着会长。

「说起来知弦姐。你今天不学习的吗?」

我突然有些在意就问出口了。知弦姐平时如果学生会没有什么工作的话,基本上都会将笔记本摊在桌子上看。但是今天却一心一意在玩弄会长。

知弦姐撩起盖住耳朵的头发,微笑道。

「本来我只需要上课就足够了。」

「诶?那为什么平时都在这里学习呢?」

「啊啊,那就好像是兴趣一样的。比如说……世上有能在家里学习好几个小时的人,也有无法做到这点的人吧?」

「我要说的话应该是属于对学习感到痛苦的类型。虽然去年因为有目的而努力学习了。」

在我回答后,椎名姐妹和会长也加入到对话中来。

「真冬也在家不太会学习的……。虽然说最低限的程度还是会做到的。」

「我正好相反,是会好好学习的。而且也不觉得痛苦。」

「我是——」

「啊,会长就不用说了。不用回答也知道。」

「杉崎欺负人呜呜呜呜!」

虽然会长哇哇大哭,不过我无视了。因为这个人……真的是不需要回答也知道的。

看了每个人的反应后,知弦姐继续往下说。

「虽然学习的人中也有像KEY君一样单纯是努力家的情况。不过将学习这个行为当成是一个兴趣的情况也是意外的多。我就是这种。

所以,你看,在家里有游戏这个最大兴趣的小真冬就不怎么会学习,反而喜欢运动但在家没什么事情可做的深夏会学习吧?」

「啊,确实。」

「在没有其他热衷的事情的情况下,学习的话反正做了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所以我只要有空闲就会努力吸收知识的。所以如果夸我的话,我会觉得有些不自在的。」

「那么今天是……」

「啊啊,因为今天的小红特别可爱,我只是热衷于此而已。」

知弦姐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用食指戳会长的脸颊。确实……今天的会长很可爱。因为没有像平时一样的奇妙劲头,所以可爱程度就被突出了。

「不过啊。」在我和知弦姐玩弄着会长陷入惘然的状态时,深夏发出了非常倦怠的声音,「我很清楚这只是偏见,但我基本上很不擅长应付善于学习的人。特别是理科的。」

「我感觉多多少少能够理解。」

体育系并且喜欢和大家一起大吵大嚷的深夏确实不擅长应付这种类型的。

「知识很多的家伙会在奇怪的地方和你较劲的。在别人谈论超常现象谈论得火热的时候,却用平常的语气说道『可是这种事是没可能的吧』……。虽然并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啊,我能明白。为什么就会有不肯放过这些的人呢。虽然不是说这样做就一律是不好的。」

「我们并不是就可能还是没可能在进行讨论,只是想开心热闹地聊天而已……」

「这个嘛。」看到我嗯嗯地直点头,知弦姐也加入话题了,「在我看来没有比醉酒的老鬼亲戚说的政治主张更烦人的东西了。」

『啊,我明白(我能明白)。』

全员表示同意。

「虽然对政治完全不关心的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不仅限于政治,无论是什么内容,没完没了地向听众讲他们并不想听的主张也是一种暴力吧。」

「真冬也……很不擅长这种情况。会变得很郁闷的。」

「所以我最喜欢这个学生会了」

知弦姐这样说着结束了话题。确实……这个学生会在这些方面可能舒缓的刚刚好。

大家各自都浮现出不好的回忆了吧,全员「哈」的一声叹了口气。其中要数小真冬最没精神了。我感到有些在意,就向她问道。

「怎么了?小真冬。」

「杉崎学长……。真冬的情况是……那个,从形象来说特别容易变成倾听别人述说的人……。所以经常会被人抓住没完没了地说些我根本不想听的话,我偶尔想说些什么也会被他们给压过去的……」

「啊。」

确实,小真冬是很痛苦的。自己和对方的主张不合的话,她肯定是说不过对方的,而且对没有兴趣的话题她也应该是会笑着附和的。


「小真冬不擅长应付的人应该很多吧。」

「是的。……特别是以后宫为目标而时常暴走的男性……」

「你和我有仇吗?」

「或者明明设定为最强的地球人却不怎么活跃的人……」

「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某D注:《七龙珠》里的小林)

「还有大量杀人魔……」

「大部分人都不擅长应付的!」

「啊,幼女连续诱拐监禁犯我也不擅长对付!」

「说的好像除此以外的罪犯都很擅长应付一样啊!」

「我最喜欢怪盗了!」

「我从没在现实中见过『怪盗』!」

「从地球外来的智能生命体……一定要说的话那应该是属于不擅长应付的种类吧。」

「还有犹豫的余地啊!」

「不过,比起这些来,以后宫为目标的人还是我最不擅长应付的吧。」

「我该不会被非常讨厌了吧?!」

「没有这回事!杉崎学长不是杉崎学长吗!」

「啊啊,感觉被说了完全无法渗入心怀的好台词啊!」

小真冬果然是不可掉以轻心的人物。小真冬……我虽然还是喜欢你的,但是开始渐渐地……确确实实地变得怕你了。

「我不擅长应付的人是以我为题材来写妄想小说的人……」

疲惫不堪的我尝试稍微进行一下反攻。小真冬的话应该会受到打击的吧……

「诶?有做这种事的人吗?真是无耻啊。哼哼。」

「……算了。」

决定了。杉崎键不擅长应付的人排行榜第一位,椎名真冬。……虽然很萌。虽然我很喜欢她。虽然能够抱住。虽然我想上她。即使如此……

「那么开始写杉崎学长和中目黑学长的床戏的后续吧……」

「你是我的天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诶诶?!」

大受打击的小真冬露出一副完全不明所以的表情。

「好了,先不说这个。」

深夏啪地拍了下手转换话题。

「虽然都已经到现在了,不过今天真的什么都不做好吗?会长。」

「唔~」对于深夏的提问,会长爬起来搭着手说道,「虽然我认为应该认真地进行活动……。但是但是,最近规定时间外的加班、放学后长时间留下来的工作比较多,所以就算今天休息也是不会遭报应的吧。」

知弦姐也对此表示同意。

「也是。学生会的工作几乎都是些志愿者一样的事情,不是需要学生会成员们竭尽身心去做的事。有时候像这样不用埋头于解决问题之中也是不错的吧。」

「可是工作会堆积下来的吧?怎么说呢,这样子我会安不下心来的。」

这我能明白。先将该做的事情全都解决掉这样的想法我也是有的。尽管如此……

「好了,别在意了,深夏。零零碎碎的杂务我过会会解决掉的——」

「这样是最让我在意的啊!」

「唔……」

被怒吼了。学生会办公室顿时一片寂静,感觉四周好像飘荡着让人呆不下去的气氛。……啊啊,失误了。还以为我为了后宫而一个人解决杂务这事已经是被默许了的……。对于大姐头气质的深夏来说还是有不能原谅的部分吗……。

深夏露出暗叫不好的表情,慌忙进行弥补。

「不、不,唔。这个嘛,我并不是在生气的。正因为非常感谢所以才会这么不痛快的……」

「抱歉,深夏。」

「呃,键你干嘛要道歉啊!不是这样的………」

「深夏居然这么为我着想……」

「那样的说法强烈不是我的本意!」

「没事的。我只要有深夏给的爱情力量的话,那就是无敌的!」

「才没有!我才没有供给你爱情力量的!」

「另外,偶尔让我进行性欲的发泄的话,我就满足了!」

「你这不是不行于色地进行不得了的要求吗!」

「我的身体……咳咳!你就不要……咳咳!担心……了。」

「突然开始逼迫人了啊,喂!」

「没事的。深夏只要和我肌肤相亲就可以了……咳咳!」

「我不会同情你的!你以为这样做就会有女人上钩的吗!」

「小真冬好像上钩了哦?」

「诶?」

深夏看向自己妹妹那边。在那里……

「呜呜……杉崎学长……好可怜!如果不嫌弃真冬的话,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上钩了!我的妹妹完全上钩了!」

深夏大受打击。

「因为小真冬很容易深信不疑的。」

「啊啊,我的教育错了!」

深夏这样叫喊后,急急忙忙开始专心解除我对小真冬的洗脑。……切。我可是以姐妹丼为目标的啊……

「杉崎……。你刚才的表情好像非常恶毒……」

会长眼睛半睁看向这边。我迅速改变表情转向会长。

「诶?没有这回事哦~☆」

「你不是会在句尾加☆的形象吧!」

「杉崎☆键。」

「这有什么意义啊!」

因为椎名姐妹进入到了两人世界,所以我转向会长和知弦姐的方向。

知弦姐嫣然地朝我露出了妖艳的笑容。眼神飞过来了。

(干的漂亮啊……KEY君)

(唔!察、察觉到了吗……)

(你以为我是谁啊?KEY君通过扮演小丑将深夏的视线从自己的杂务上移开这点小事,我是一看就穿的)

(唔唔……这个、知弦姐……)


(没事。我不会说出来的)

(谢、谢谢了)

(……呐,KEY君。我对你这种地方相当——)

「喂,知弦!杉崎!干嘛怪异地对视啊!」

知弦姐刚想用真挚的眼神传达什么信息的,但是却被会长那叽叽喳喳吵耳的声音给挡住了。

我叹了一口气,对会长微笑道。

「咦?会长,你在嫉妒吗?」

「什——。不、不是的!因为椎名姐妹处于两人世界,如果知弦和杉崎也进入两人世界的话,那我不就好像被排挤了一样吗!」

「啊。不过会长本来就是被排挤了的。在这个学生会里。」

「过分!」

「不,应该是被这个学校排挤了吧。」

「为什么要改口成更过分的说法啊?!」

「倒不如说小红是被这个世界所厌恶的人吧。」

「连知弦也参加攻击了!」

知弦姐将和往常一样的坏心眼的笑容朝向会长。

「?」

咦?知弦姐……真的有些生气了?感觉不像是平时的「欺负会长」,而是有点乖戾的攻击法。……为什么?

不过既然是知弦姐,不管再怎么想也是不会明白的,就别在意了。

会长可爱地鼓起了脸,于是我决定理理会长。

「会长、会长。」

「……干嘛啊,杉崎。」

「要做吗??」(某D注:やらないか是山川纯一的漫画《くそみそテクニック》里的角色阿部高和的名台词)

「才不要做!」

「太不配合了啊。我可是为了迎合会长才用有点古老的NETA的……」

「有几成的读者看明白了啊!而且这个NETA在异性间使用的话只是单纯的性骚扰吧!」

「这个不行的话,和会长亲近的手段就已经全灭……」

「选项少到什么程度啊!其他手段要多少有多少的啊!」

(其他手段……。……其中九成会演变成『性犯罪』,可以吗。可以吧)

「你现在绝对是在进行十八禁的思考!」

「对不起。我是除了性骚扰外就无法和女生接触的笨拙的男人呀。」

「我认为这不是笨拙,而是一种病!」

「因此,能够摸你的胸部吗?」

「不行!而且哪来的因果关系啊!」

「又不会少块肉……」

「发言完全变成在进行性骚扰的男人的发言了!」

「没办法。那么给我内裤吧,内裤。」

「为什么会是好像『让步了』一样的气氛啊!」

「诶?内裤不行吗?」

「你这好像看到意外的东西一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啊!一般来说都是不行的啊!」

「真是固若金汤的少女啊……」

「按杉崎的基准,一般的女生会心甘情愿地交出内裤?!」

「那么内裤就算了。请给我胸罩——。……啊,对不起。」

「我、我还是有穿胸罩的!不要突然露出同情的视线!」

「……对不起,会长。我有些得意忘形了。」

「在这个阶段突然进行反省感觉非常让人无法接受啊!」

「我今后不会再做性骚扰了!」

「啊啊,这个事与愿违的重新做人!明明是我期望的结果啊!明明是我期望的结果啊~!」

会长抱着脑袋呻吟道。……果然很有欺负的价值啊,会长。TVChampion如果有「被欺负的会长选手权」,她毫无疑问是首位的。(某D注:TVChampion是TV东京的一个竞技性综艺节目,竞技的主题五花八门,基本上能进行比试的东西都可以被当成主题)

在给予会长一段恢复的时间这段期间,我决定和知弦姐闲聊来打发时间。

「知弦姐,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KEY君……。搞什么啊,你这像是在对话感到为难时的常用句一样的提问。」

知弦姐一边叹气一边微微调正了制服的领边。

「不好意思。脑里突然浮现出来的。」

「不过这种情况确实是有的。以『今天天气真好啊』为代表的可以算是对话的基本起点的话。」

「是有的吧。唔……『最近如何?』也是经常被使用的吧。」

「那个让人很困扰啊。我是会回答『什么如何啊?』……」

「但是这样的话对方也会为难的吧。只能回答『不,怎么说呢,综合性的……』之类的话。」

「虽然这样也并不是完全无法进展对话啦。最近的日本从很多地方上来说都有些太粗略了。应该要有更具体的对话的起点才是。」

「譬如说是怎样的话呢?」

「这个嘛……」

知弦姐把手指抵在嘴唇上思考了一会后,突然好像闪现了灵光一般竖起手指,笑着开口了。

「比方说『田中义男,男性,三十一岁单身,居住于神奈川县。职业是系统工程师。工作时间采用弹性工作时间,一般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九点(中途可以休息一小时)。不过由于加班比较多,每天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了。在进行职场恋爱中……你对这种设定的男人怎么看?』之类的。」

「具体过头了!而且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我倒是认为能够展开对话的哦?像是『啊,他对工作花的心思有些太多了吧』、『职场恋爱还是放弃比较好。会有很多障碍的』之类的回答都可以……」

「没有人会对田中义男这个架空人物有这么多兴趣的!」

「哦,是吗……真遗憾。」

「我对知弦姐你的想法感到很遗憾啊……」

「那么……好吧。像『如何?对交换杀人……有兴趣吗?』这样的如何。」


「先不说具不具体,太可怕了啊!」

「只要接受了提议的话,那么保证能展开对话的。」

「但那是名为犯罪计划的最糟糕的对话啊!」

「这可是我经常使用的手段啊……」

「居然使用了!虽然我很在意那对话的结局,但感觉还是不问比较好!」

「…………。……那个时候真是不得了啊……」

「不要看向远方啊!我要变得无法信任知弦姐了!」

「没事没事。我的手没有被弄脏啦。」

「说的好像有谁的手被弄脏了一样!」

「…………。……嘿嘿。」

「好可怕——————————————————————————————!」

「果然是最棒的对话起点啊。交换杀人。」

「哪里是啊!只不过是闲聊就毁灭了人生啊!」

「真是的……。KEY君你太会吐槽了。没办法……那就以KEY君喜欢的方向来思考对话的起点吧。」

「请务必这样做……」

「那么……。……『我快要无法抑制性欲想袭击女性了……一起干如何?(微笑)』这样的。」

「你到底有多喜欢犯罪啊!而且我的评价居然低到这种程度的吗!」

「我认为这是非常适合KEY君的起点啊……」

「过分!虽然说的不行于色,但是我觉得这是在迄今为止的谩骂中最过分的!」

「如果KEY君对我做出这样的提议的话……我没有拒绝的自信啊。」

「我为什么要对知弦姐做出这样的提议啊!而且知弦姐你也会袭击『女人』的吗?!」

「…………嘿嘿。」

知弦姐瞟了会长一眼露出了微笑。会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浑身直哆嗦。……喂喂。

「这个学生会里全是百合吗!」

「啊呀,你不要小看我哦,KEY君。我是……bi哟!」(某D注:bi是bisexual(双性恋者)的简称)

「就算你这么自豪地公开也没用的!」

「如果画出人物关系图的话,我对学生会全体成员肯定都是『LOVE』的趋势哦。」

「比我还要没节操啊!」

「这个嘛,只要有刺激的话,我什么都会做的……」

「知弦姐其实是远甚于我的危险人物吧!」

「啊呀,没有这回事啦。我平时一直对KEY君那饿狼般的视线激动不已……不,是提心吊胆哦?我可是柔弱的女生啊。」

「刚才明显是说了激动不已!清晰到即使改口也是没意义了!」

「KEY君好可怕☆」

「☆已经够了!」

「红叶☆知弦。」

「这个学生会迎来了多么强烈的☆热潮啊!」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失败啊。找知弦姐闲聊是不行的。那是凭我的等级还远远无法对抗的对手。不好……果然吐槽是很累的。还是戏耍会长或深夏最轻松了。

和知弦姐对话让我内心疲惫不堪,于是环视学生会办公室寻找有没有其他方便戏弄的聊天对象。

会长……避开了我的视线。看来还没从刚才的对话中恢复过来。

知弦姐肯定是不能碰的。

这样的话剩下就只有椎名姐妹了,但是……

「明白了吗?真冬。杉崎键这个男人是个无可救药的男人。差劲透顶。是绝对不能同情的对象。」

「……杉崎学长……差劲透顶……」

深夏在朝目光呆滞的小真冬不断地灌输话语。……完全被洗脑了。这可完全是在我的预料之外,所以我慌忙过去制止。

「喂喂,深夏。有点做过头了吧?照这样下去,小真冬清醒了可能后马上跑过来杀我的吧……」

「嘿嘿嘿……这也很有趣嘛。」

「一点都不有趣啊!而且深夏你的眼神也很不妙!」

「觉醒真冬VS卍解杉崎键……很值得一拼啊!」

「不要让自己的妹妹觉醒啊!而且我为什么是能够使用卍解的设定啊!」

「诶?莫非键……连破面化也会?」

「不会啊!而且我本来就不是死神!」

「尽管如此但是却能用瞬步……」(某D注:卍解、破面化、瞬步均出自久保带人的漫画《BLEACH》)

「都说了不会啊!这段对话读者能跟上来吗,喂!」

「算了。一切……都会在真冬觉醒后开始的!现身吧,觉醒真冬!然后将世界给毁灭掉!」

「目的已经变换了吧,喂!」

伴随着深夏的叫喊,小真冬的眼睛渐渐地恢复了生气。

接着在眼睛的气色完全恢复后……嘎嘎嘎地转向我这边,猛地瞪大眼睛。

「敌人、认识。进行攻击。」

「形象完全改变了吧!小真冬你的人格崩坏了吧!」

「为了优化战斗能力……这是没办法的事。」

「你把自己的妹妹当成什么啊!」

「噢噢,键!这台词感觉很帅气啊!好像和邪恶科学家对峙的热血主人公一样!」

「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哇啊!」

在我和深夏争论的时候,一只标尺高速从我的颈部掠过。唰的一下插在墙壁上,会长和知弦姐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了。同时从我的脖子上流下来一丝血。

「…………」

沉默。

看向小真冬。

「误差3cm5mm。修正。下一发子弹,装填。」

小真冬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从自己的铅笔盒里拿出笔来,开始用投飞标的姿势瞄准我的脖子。……喂。

学生会一瞬间变成战场了。


『哇啊啊啊啊啊?!』

我、知弦姐还有会长慌忙从座位上站起来,惨叫着退避到房间的角落。

只有深夏一个人在那两眼放光兴奋地发出「噢噢!」的叫声。

「真冬,好帅!」

「一句『好帅!』就能了事吗!你给我们想想办法啊,喂!这个发展是怎么回事啊!」

「因为是我的妹妹,所以我觉得她的潜在能力是很高的……不过没想到居然到这种程度啊……。姐姐感动了!」

「在感动之前先处理掉啊!」

「上,真冬!现在正是释放你真正的力量的时候!」

「为什么是现在啊!完全不明白有在这个时候做的必要性!」

「了解。战斗模式进入第二阶段。……战斗力百分之二百UP。」

「感觉已经无法解决了!」

我浑身在颤抖,在我背后知弦姐趁机抱紧害怕的会长安慰她。

「没事的,小红。我会给你……致命一击的!」

「这里也有敌人?!哇!呀!救救我,杉崎————!」

「呵呵呵呵呵呵……」

「杉崎啊啊啊!」

背后好像在发生着什么壮烈的事情……。但是抱歉,会长。我现在根本没这工夫。

在我眼前的是提升了力量的瞄准我的脖子的小真冬。

在她旁边的是一直高声大笑的深夏。

背后是形象骤变的知弦姐和寻求帮助的会长。

(要怎么做,我!该怎么做啊,我!)

手头有三张牌。

选项是……『战斗』『逃跑』。还有……

「唔,这样的话就只能如此了!」

这次的标题是「在休息的学生会」。

也就是说从最初就不是有结局的故事。

所以……才要使用这个选项!

我使用了最后的手段……选取了第三张牌。

『完全不进行回收就将故事结束。然后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开始下一话』

因此。

下周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