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第10节 extra~在创作的学生会~

「不是用头脑来写!而是用心来描绘!」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我「呜」的一声呻吟道,用手捂住额头。疲劳了。就连将打工、学习、HGAME全都努力了一年的我也无法应对这工作。

我瞪着笔记本电脑平板的画面。

面对屏幕在那咔嚓咔嚓地敲打键盘,光是这个行为就能让在旁边看着的人觉得「看上去好疲惫」。

再加上如果这是「执笔」的话那就更加了。怎么说呢……比起大脑和身体来,最累的是心。如果是像小真冬最近热衷的「执笔熟人的BL」一样,光是凭兴趣来写自己喜欢的内容的话那还好。但是像现在的我一样,被会长逼迫而勉强在写故事,这种情况简直就是精神性的凌辱。

比方说在现实中我是专攻HGAME的人,但是在现在执笔的故事中却是作为叙述者的非常正经的青年「副会长·杉崎键」。是正经到不能再正经的学生杉崎键。

为什么我……根本不可能有文采的我要以这样同姓同名的架空人物……而且有着极端对立的思考方式的人的第一人称来写啊。

但是却不能停止执笔。因为……

「喂,杉崎!你的手停了啊!让我看看……还在『第一话的』的『在讨论的学生会』啊!你在做什么啊!大家的话题已经进入最终话的『非常温柔的学生会』了啊!」

「唔唔……我知道啦。」

快要哭出来的我咔嚓咔嚓地动着手指。「杉崎键」的故事。

写到这里,我又叹了口气。……好疲劳。这算什么啊。这是什么欺负人的新方式吗。还是什么新型拷问。实在是太过崭新了。执笔拷问。作家的话那还好说,但身为外行人的我却要将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作为主人公,并且没完没了地述说他的心境。……我明天的第一人称该不会变成「吾」的吧。该不会将HGAME全都舍弃吧。

在我心中留着血泪的这段时间,学生会的其他人也仍旧在进行商议。……会长之外的人全都露出为难的表情。

「最终话的『非常温柔的学生会』从之前的正经的内容突然一变,通过展现心胸宽广和庶民性的部分,将学生的心彻底抓住!」

会长活力十足地宣言道。椎名姐妹和知弦姐一瞬间看了看彼此,接着露出毫无生气的眼神回答道。

『是啊。』

不好。那根本就是打算全丢给我了。是连制止会长暴走的气力都没有的眼神。

得到了大家表面上的同意,会长就更加趾高气扬了。

「具体来说的话……这个吗。就用学生会有时也会玩玩游戏、看看漫画这样的内容好了!再将不过大家都是懂得分寸的这点描写出来的话那就更好了!」

『是啊。』

(说谎!之前率先在学生会办公室玩扑克牌的是谁啊!)

我一边在心中吐槽,一边在进行第一话的执笔。

明明是自己写的却感到一阵微微的恶心,不过我无视了。我现在是执笔机器。要抛除自己的想法。就当成是同名同姓的别人。不这样想……怎么写的下去啊。

说起来这个「会长」是谁啊。会长制定的容姿描写是「有着丰满的身体曲线,修长的脚描绘出妖艳的曲线美。那张脸洋溢着高雅的气质,是一名确实有着有资格做会长的气度的大小姐」这样的文章……

……算了,别去想了。只是角色名是樱野栗梦,这也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在我继续进行执笔的这段期间,最终话的商议……倒不如说是会长那强加于人的意见也在继续中。

「最后的文章用『私立碧阳学园学生会今天也在华丽地活动』比较好吧。」

『确实是啊。』

(啊啊……完全感受不到知弦姐和椎名姐妹的生气了。虽然身为执笔者的我是相当可怜的,不过一直听着无法让人同意的大纲的她们也是相当……)

扑克牌那次也是一样,这个会长的暴走真的是很糟糕。会将他人的「干劲」、「活力」、「温柔的感情」全都一滴不剩的夺走。

而且这次和「绯红的悲剧」不同,一开始起因就是会长。

不恨会长还能恨谁啊。

「就没有能够迅速解决新闻部问题的方法吗……」

数日前会长轻声说出了这样的话,现在想来这其实是「重大的伏线」,但是日常生活中是没有人会一边在意伏线一边生活的。

所以今天会长说出「我们也出版吧!没错!只要通过纸媒体战胜他们就好了!」的时候,我们先是单纯的吃了一惊,之后回想起伏线后悔地说道「啊啊,糟了……」。特别是知弦姐,她非常不甘心地说道「应该预先做好防范的……」。

会长的话是这样的。

「同样是报纸的话那是没胜算的。他们好歹也是在大赛中获得优胜的社团。」

确实,藤堂莉莉西亚率领的新闻部的实力是有保证的。所以会长这话是非常正确的,但是……

「那么我们反过来用故事一决胜负吧!就用能让全校学生知晓我们学生会优秀之处的描写每天活动的半纪实作品吧。」

半纪实作品是什么东西啊,大家心里都这样想道,但由于会长的表情已经是「决定」的表情了,我们只好放弃了。

于是……变成了现在这样的状况。

习惯操作电脑的我只因为打字速度比较快这理由就被选为执笔者,其他人则负责商议大纲。

顺便一提会长好像是真的想将这本书出版。她刚才和一家名叫富士见书房的出版社进行了交涉。那似乎是一家轻小说出版社。

「…………」

我看着自己执笔的小说。

「…………」

这是哪个年代的以什么人为目标的小说啊。认为这玩意有趣的人会是怎样的人啊。完全是让人无法想像出读者的脸的内容。丝毫没有娱乐作品的要素。

标题好像是「啊啊、优秀的学生会」。而且这个学校的学生们今后将会具有将这本书和教科书一同购买的义务。……过分啊。从很多方面来说都很过分。


我精辟历尽地继续执笔,这时会议好像告一段落了。不知是为了转换心情还是寻找战友,旁边的深夏朝我说话了。

「键……没事吧?」

「不……虽然我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在不顾后果地努力,但是今天终于难受的心力憔悴了。」

「这次就连我也要同情你了。我来看看,内容是……。…………。……你真是很努力了啊。」

深夏用尊敬的眼神看着我。虽然非常开心,但是我现在连开心的体力都没剩下了。于是只能朝她露出孱弱的笑容。深夏则两眼湿润好像在看晚期的癌症患者一样看着我。……我的脸惨到这种程度了吗。

「对了,深夏。关于你的描写——」

「啊啊,随便写无所谓的。」

「那么这样就……」

「只要含有『美丽』『帅气』『可靠』『优雅』『最强』『既华丽又纤细』『与战斗少女这一称号非常相称』『闪闪风神』这些词语……」

「根本就是要求狂多啊!还有最后那像是名号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啊!」

「很像轻小说的感觉吧?很像吧?你知道吗,在最近的轻小说里,没有奇怪的能力或称呼的话是活不下去的哦?」

「不需要!又不是这种系统的故事!」

「诶诶。那么从第二话开始出现能力者吧。写得具有传奇风味些。」

「完全搞不清楚故事的发展方式!根本想不出从学生会的故事发展到这种情况的自然流向!这样会被读者说『太过超进展,笑死人了』的啊!」

「还有,如果在序盘出现最强存在的话会使得故事白热化的哦?」

「我哪知道!而且这根本不是什么最强不最强的故事啊!」

「使用能够操控死亡的能力『残响死灭(EchoOfDeath)』的家伙是最终BOSS。」

「这不是邪气眼嘛!不过感觉是有些最强的味道!不想和他战斗!」

「键的能力是『逃亡群鸡(ChickenChicken)』!这力量是——」

「用不着说明,我知道很弱啦!」

「弱小的能力打倒强大的能力,读者会因此感到热血沸腾的。」

「但我觉得这其中的差距是无法靠智略来弥补的啊!」

「想办法解决这种问题才是主人公嘛!或者说全靠作者了!」

「办不到!凭我的头脑除了让主人公突然LVUP以外就想不到其他任何解决方法了!」

「这是不行的。这样很扫兴的。不彻底贯彻最初的条件而取胜的话是燃不起来的。」

「那么你来想啊!战斗方法就由你来监修!」

「才不要,太麻烦了。」

「……你这家伙。」

「顺便一提会长的能力是『问答无用(AllCancel)』」

「……啊,不由觉得很想将这个名号编入小说里去。」

「是吧。」

我一边和深夏对话,一边开始第二话的执笔。

「不行了——————————————————————————————————!」

我放弃敲打键盘高举双手。深夏「唔」的一声鼓起脸颊。

「再加把劲啊。其实算比较可惜的吧?很有这种感觉的,嗯。」

「我累了!感觉好累啊!而且为什么是哥哥啊!」

「那是你自己……」

「哇啊!这个第二话不要了!传奇的方向性,不要!」

「诶诶。不要燃要素啊。」

「本来我就不明白在以学生会为题材的作品中加入燃要素有什么意义!」

「你这样书的话,那么写学生会的故事的意义也是无法明白的吧。」

「唔……」

这确实是。但是……这个和那个是不同的问题。让能力者出现的这样的设定还是绝对要驳回的。会真的让人写的累死的。

这时之前一直在看着我和深夏的交谈的小真冬也加入到对话中来了。

顺便一提会长和知弦姐在进行「总结大纲」的工作中。

「学长学长。」

「什么事啊,小真冬。有什么好主意吗?」

「是的!我希望学长能将真冬的提案也加进去!」

「明白了明白了。不会不听美少女的请求的我——杉崎键就全力采纳小真冬的提案吧。」

「谢谢您了!那是啊」

小真冬开始了第二话的提案。我一边听着,一边重新开始执笔。

「这是什么剧情发展啊——————————————————————————!」

「写了这么多才吐槽……你真是搞笑艺人啊!学长!」

「我才不要这样的评价!」

我对小真冬怒吼道。平时是绝对不会对她采取这样的态度的,但这次实在是到极限了。

可是小真冬这次可能有不肯让步的地方,她毫不胆怯地直面我。

「有什么不好啊!你是有才能的,学长!」

「会让人如此害怕绽放的才能也真少见啊!」

「至少再多写一点!至少要到两人上床为止!」

「不要啊!虽然我是将角色和自己分开考虑的,但是到了现在,同名同姓实在是异常难受啊!救救我吧!」

「习惯就好!和HGAME是一样的,学长!像这种,只要有了抗性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了!」

「我才不想接触到产生抗性为止!」

「任性是『不行』,学长!」

「还是这么可爱啊,可恶!」

「谢谢学长!」

「不用客气!」

我边哭边执笔。……被玷污了。我……被玷污了啊,飞鸟、林檎。在学生会,我被玷污了啊。不是身体。内心没想到被最意想不到的小真冬给涂抹了。漆黑的。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桃色的。


我完全燃烧殆尽了,这时知弦姐和会长的会议似乎结束了。

两人一起来观看我的情况。

注视电脑屏幕的两人。接着……两名三年级学生的脸部变得僵硬了。

「KEY、KEY君……这……」

「杉崎……你……」

「不要看!不要看啊!被玷污了……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被玷污了的我!」

我一边哭泣一边用两手抱住电脑。知弦姐说着「好了好了」在安慰我。

这里有像那个保健室一样的温暖。

「呜呜……知弦姐,知弦姐!」

「很害怕吧……。没事的……你是没事的,KEY君。」

「知弦姐……。我……我……」

「没事的,KEY君。……我在遇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被玷污得肮脏无比了。」

「知弦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给予了致命一击。书记是敌人啊。

会长在已经心死的我的耳边嘀咕着什么。

我依照她所说的继续执笔。

「呵呵呵……不错嘛,杉崎。」

「嘿嘿……怎样都无所了。……嘿嘿嘿。」

「KEY君。不能迷失自己!」

「知弦姐!」

「回想起来吧,KEY君。真正的你……」

「知弦姐……」

我的眼睛开始恢复生气了。知弦姐对我微微一笑。

「好了,回想起来吧,KEY君。……曾是我的仆人时候的你!」

「知弦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像被混入奇怪的过去了。

「嘎嘎、嘎嘎嘎嘎嘎。」

「啊呀。KEY君先于电脑崩坏了啊。」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呼……没办法。KEY君。我现在从3开始倒计时,数完后你就恢复到平时的KEY君。明白了吧。……3、2、1,好了!」

「GAGAGA文——哈!我究竟……」(某D注:小学馆GAGAGA文库)

感觉时间突然间跳跃了。

我之前……在做什么……

知弦姐温柔地对我微笑。

「你什么也不用担心,KEY君。我一直是……你的同伴。」

「知弦姐……。你果然是圣女啊!」

「呵呵呵,没这回事啦。」

知弦姐谦逊地说道。旁边的深夏和真冬嘀咕着「那就是……那就是书记的实力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一种能力者的,而且很有幕后黑手的感觉……知弦学姐」之类的话。我不去在意。

在做这做那的这段期间,啊呀真不可思议,不知什么时候第二话完成了。

内容……我决定故意不去看。因为我的生存本能向我警告「不要看!」。虽然不明所以,但我还是老老实实地遵从本能。

接着开始第三话的执笔。顿时成员们叽里呱啦地向我提出意见,但是已经豁出去了的我对此大喊道!

「不行!」

『!』

「之前已经听了很多你们的意见!第三话就随我喜欢的写!」

「杉、杉崎!你竟敢无视会长命令——」

「这是让步啊,会长。只将第三话让出来……其他部分按照你所想的写。还是一直任性到底使得我放弃执笔。二选一。」

「唔……明白了,杉崎。第三话就随你喜欢的写吧。」

会长露出很不甘心的表情退让了。其他成员也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恐怕是因为知道随我喜欢写会变成怎么样的吧。

我尽情欣赏着她们这样的表情,然后浮现出扭曲的笑容开始执笔。

「驳回。」

「啊——————————————————————————!」

就在我写得起劲的时候,不知何时拿起鼠标的会长将文章全删除了。而就在我产生动摇向会长抱怨的这段期间,这次轮到知弦姐啪嗒啪嗒地操作电脑,让文章无法复原了。

椎名姐妹则不知为何放下心来了,而我激昂地吼道!

「你、你做的什么好事啊!你这没人性的!」

「不管怎么想这都是我们的台词吧!」

我被会长回嘴了。但是由于这次是我个人相当中意的作品,所以进行了反驳。

「明明你们之前也是为所欲为的嘛!」

「杉崎你的感觉有一个次元的差别啊!」

「才没有这回事!基本上都是以事实为基础的描写嘛!」

「根本就是虚构的风暴!完全看不到任何一点真是要素!」

「比残响死灭(EchoOfDeath)或BOYSLOVE要真实得多吧!」

「不!搞不好比那些还要过分!」

没想到被贬低到这种程度。

我不禁陷入消沉之中,这时深夏说着「别把残响死灭(EchoOfDeath)拿来比较啊……」,不知为何她也陷入消沉之中。小真冬也说着「呜呜……真冬坚信在这个世上某处绝对有BOYSLOVE一般的现实」闹别扭了。

在一团乱的氛围中,唯一维持冷静的知弦姐叹了口气说道。

「不管怎样……我也乱开玩笑所以没有说你们的资格……但至少……这样下去是无法证明我们比那个新闻部要优秀的。」

『…………』

这句话足以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受打击。因为全员……早就理解这点了。

我接着知弦姐的话继续往下说。

「那个新闻部……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们学校引以为傲的新闻部……是吧。是不会输给像这样的……这样的无聊的、只是聚集了妄想的社团。」


听到我的话,会长说道。

「哼!当然了!我们学校的新闻部是很厉害的!」

不知为何站在新闻部这边了。……不,其实这反应大家一开始就明白了的。

会长……比任何人都要热爱这个学校的会长同时也比任何人都要重视学生们的活动。新闻部也是一样的。

但是正因为如此才会这么拼命。

因为她不希望新闻部写了奇怪的报道而自己拖了自己的后腿。

所以才拼命地,只是为了一个社团,像这样卖命地让学生会工作。

深夏「啊哈哈」地笑了。

「光靠外行人全凭兴趣创作出来的东西就想超越那个新闻部……可能有些太过肤浅了吧。」

紧接着,小真冬喃喃说道。

「新闻部……真厉害啊。将事实有趣地传达出去……不是妄想,而是靠已有的事实来娱乐大家……。虽然和创作有所不同,但正因为如此才厉害。这是……叫做编辑、吧?……真冬我们轻易地否定这个……说不定是有些冒犯了……吧。」

听到小真冬的话,全员都沉默了。

谁也都没有……认为自己的妄想「无聊」。这也是足够快乐的事,通过这个也能够让某些人感到开心的吧。

但是。

要想超越真正致力于这条道路的人的创造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也是事实。

也就是说。

「我说的事情……是无的放矢吗……」

会得到这样的结论是很明显的。

会长失去了活力陷入消沉之中。

但是……我却说道。

「不……会长的提案并没有错。」

「杉崎?」

我不认为这个人错了。因为。这个人以自己的方式在为新闻部……为这个学校思考而建立了这个企划。

从数日前就开始在说便是证据。

至少会长在说出这个企划之前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虽然对会长的暴走感到为难,但是没有一个人想要摧毁这企划……也没有对这企划做出否定。大家虽然不是很起劲,但都很好地接受了会长的话。

就是如此。

虽然转向了奇怪的方向。

但最初的心意是绝对没有错的。

至少我不管别人再怎么否定也一直是这个人的部下……同伴……支持她的人……。因为我希望自己是对这个人来说的「副会长」。

所以。

我对这个小孩子会长露出了微笑。

「我承认新闻部很优秀,但是另一方面有时候会『做的太过火』也是事实。虽然有学生会在注意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如果有一天……比方说他们和老师们或者PTA为敌的话那就不得了啦。学生会也无法庇护他们的。」

「杉崎……」

「正因为如此。就像会长所说的,我们一定要折断他们高傲的鼻子。必须要有人来指摘他们太过骄傲了。

话虽如此,但是居高临下说的话那个新闻部也不会听的吧。

那么就在同样的场地……在文章这个媒体让他们发觉是最好的。就和会长的提案一样。用我们的文章……让他们回想起初衷吧。」

听到我的话,知弦姐和椎名姐妹也微笑着看向会长。

会长一瞬间……眼睛有些湿润,不过马上就恢复到平时的活力十足的会长,然后对我命令道。

「好!那么杉崎!会长命令!」

「什么事,会长。」

「按你所喜欢的来描写学生会。」

「……诶?」

听到这句话我吃惊地回看她。不知为何她用同意的眼神在看着我。

「慢着,我、会像刚才写的那样乱七八糟的。」

「嗯嗯。没问题的。杉崎是没问题的。」

「…………」

「我啊。果然还是……觉得将这个学生会……这个优秀的学生会原原本本地写出来比较好,我现在是这样认为的。」

「会长……」

「于是啊。大概……就只有杉崎你能将学生会原原本本地描写出来的。所以……好吗。杉崎。我拜托你进行执笔。」

「会长……」

在这样嘟囔之后,我环视全员向大家询问道。

「真的可以吗?让我来写。」

对于这个提问,深夏、小真冬、知弦姐回答道。

「当然了,键。」

「真冬也觉得杉崎学长写的文章不错。」

「不如说除了KEY君以外就没有人能描写这个学生会了。我可以断言。向你打保票。」

「……大家……」

我全身感受到她们信赖的视线。

接着。

我坚定地看着会长的眼睛,做出了回复。

「我明白了,会长。我会尽全力来描写学生会的。」

听到我的这句话,会长看上去非常高兴。

「嗯,拜托了。……啊,只不过有一个要求!」

「?是什么?」

「在杉崎你写完之后也没关系,让我们稍微做下加工吧。」

「?唔……这倒没所谓,不过为什么?」

「嘿嘿,保密。」

在会长喃喃细语的同时,不知为何全员好像都理解了会长说的话的意思而微微一笑。……怎么回事?只有我不明白意思吗?

看到我动摇了,知弦姐和椎名姐妹也加入到会长这边。

「是啊。那么就在第一话的后面和本书的最后加入由我们负责的场面吧。反正还有KEY君不在场时的对话嘛。」

「噢,这个不错!最初和最后都由我们来总结!」

「真、真冬也会努力的!因为我有非常……非常想写的东西!」


我被大家的气势给淹没了。唔……没办法。

「我知道了……嗯嗯,知道了。第一话和卷末的总结就交给你们了。」

我夹杂着叹息声这样说完后,会长点了点头说道「很好!」。

真是的。

就是如此,所以我才会像这样在写这个故事。啊,累死了。

抽象发言比较多是身为执笔者的我的原因,不过实际上平时大体上都是这个样子的。如果能将「真实」的我们传达给大家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了,第一卷的原稿也差不多要完成了。时间序列终于赶上现在了。……精疲力尽了。不过回想学生会的活动并不怎么辛苦。多亏了知弦姐不知什么时候记录下来的「活动记录」,使我能将当时的情况相当正确地描写出来。

嘿,不过还是很愉快的。嗯。……虽然只是我觉得愉快,读者们会不会觉得有趣那还是个很大的疑问。不过这种事与我何干。反正只能卖给这里的学生。那么我有什么必要在意你们这些读者(学生)啊。

……那么我最后对你们这些学生说一句话。

我的女人们不是只有容姿的!给我好好看仔细吧!完毕!

……好了,就这么多了。

啊。忘记了重大的通知!好险!

咳咳。我、杉崎键绝赞募集女友中!因为这本书而迷上我的学生(美少女限定)请到学生会办公室来。大欢迎。如果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写信也是OK的!!

我等着你们。……不,我是说真的。真的不要有所顾虑。我是全力来者不拒的姿态的,有空的话请务必要联络学生会办公室。啊,如果你们不是这里的学生,下面是我们学校的地址和电话号码——

*因为页数的限制,就在此打断(担当编辑)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