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第5节 第五话~在恋爱的学生会~

「光有恋情是不够的!只有升华到爱才是真正的《恋爱》!」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因为是微妙的针对我的带刺的话,所以我微微将视线移开,但是在这种时候会长偏偏说着「是吧!杉崎!」向我征求意见。……可恶。这个现学现卖的小孩子会长。

「是、是啊。嗯嗯,没有爱是不行的。」

「是这样的吧。」

「嗯、嗯嗯。」

「是吧。」

「……嗯嗯。」

可恶!这是什么攻击啊!啊啊,我反正是很轻浮的!以后宫为目标的!一点都不诚实啊!

会长非常满足地摆起了架子。……不、不甘心!被这会长戏弄真是异常不甘心啊!

「键~。真少见啊,你居然输给了会长。嘻嘻嘻嘻。」

旁边的深夏浮现出讨厌的笑容轻声细语道。脸离自己好近。虽然对此感到很开心……啊啊,现在无法痛快地享受这状况!

「这小孩子会长说的基本上都是正论,有时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啊……」

「啊,这我明白。正论真是讨厌啊。」

「『虽然明白是不对的,但是问题不在这里啊!』,社会上这样的事情很多的吧。但是却有满嘴正论的人存在。有说着正论摆起架子来的人存在。……就像那家伙一样。」

我和深夏一齐看着会长。她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虽然也有对此觉得有趣的时候……但是现在只是单纯觉得很不爽。

在斜前方的小真冬也小声地加入对话了。

「真冬也能理解这种的。那个那个,真冬很喜欢TVGAME,但是家长马上就会对我说『玩游戏玩到眼睛都弄坏了有什么意义啊?』。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

「啊,我能理解。既然没有给别人填麻烦,就不太愿意被别人干涉的。我们也知道他们说的是正论啦。」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啊,我也有这样的情况。我……我过有红绿灯的人行横道的时候,如果怎么看都不会有车辆经过的话就会直接走过去的……」

「确实从这行为是违反了交通规则的。但是……总感觉有些蠢啊。特别是我的老家是在乡下,视力1.5的我左看右看,有时直到地平线为止都看不到车。可是却要等绿灯亮……感觉非常空虚啊。」

「如果被警告了的话,因为说的人是正确的,所以也只能心甘情愿地接受。嗯嗯,确实错的是我啊。虽然错的是我啊。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看到我和椎名姐妹因为奇妙的凝聚力而团结一致,知弦姐停止学习微笑着说道:

「但是违反规则是不行的。」

『唔……』

「TVGAME对眼睛不好,要适可而止。」

「啊呜。」

「人行横道要看到绿灯亮了再过去。」

「唔唔。」

「不过我经常在黑灯瞎火中玩游戏,比起红绿灯来更相信自己的视力。而且是因为游戏变得很差了的视力!」

『分明是你最糟糕嘛(啊)!』

满口正论却把自己当作特例来对待,这是最讨人厌的类型。知弦姐。还是依然……该怎么说好呢。

在我们说这说那的时候,会长终于从自己陶醉的世界中回来了。「哟嗬」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接着在白板上写上今天的主题。

「『针对校内的风纪糜烂』……吗。感觉是很定式的主题啊。」

听到我的嘟囔声,会长满脸笑容地转了过来。

「正因为是定式,所以也是学生会应该真挚对待的主题啊。」

「唔……」

又是正论。……啊,可恶。今天老是形势不利。今天天秤座的运势排行应该是非常低的吧。血型选手权恐怕也是最后一名。

看了白板上的主题,知弦姐歪着脑袋说道:

「不过这种事不是应该交给风纪委员的吗。而且这个学校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好孩子吧?至少和其他学校相比是相当不错的优良校。」

确实如此。据说近邻学校「音吹高中」是非常不安稳的,其他学校也很少会听到什么好的传言。

在这其中,这个碧阳学园是非常得天独厚的学校。可能是传统的学生会系统起作用了吧,在这个学校里即使我们没有严厉管理,大家也都会保持某种程度的道德在行动的。可能是因为「大家创造学校」这种意识比较强烈吧。

所以风纪委员会和学生会的工作都是不太繁忙的。要说发生的问题,也都是像前段时间的怪谈问题或者是以新闻部为代表的这样让人微微一笑的类型。

在这个学园应该没有需要特意作为学生会的议题来提出的需要纠正的糜烂风纪……

但是会长像是对这样的想法大喝一声一般大喊道:

「你在说什么啊!很糜烂啊!特别是……那个……性、性方面。」

「性?」

我反问满脸通红说出这样的话的LOLI会长。她一边说着「是、是啊」掩盖自己的害羞,一边继续往下说。

「也可能是因为副会长的原因。最近总感觉、这个、在校内经常会看到泡妞的景象!还有……男女手牵手之类的……」

「?不过是牵手而已,是需要这样当作问题来提出的事情吗?」

「当、当然是问题了!如果是两人独处那还好说,这个、居然在很多学生面前手牵手走路……不检点啊!在贵为学舍的校舍做些什么啊……」

「哈。」

我心想难道是平时一直爱好HGAME的我的感觉出问题了吗,于是环视周围的反应。但是知弦姐和椎名姐妹果然也对此没什么感觉。果然是会长有些太过敏了吧。

深夏喊了一声「我」之后举起手来。其实并没有举手的必要吧……。在会长说道「好,深夏同学」像教师一样指了指她后,深夏悠然自得地说道:


「会长你可能不知道,比这种还不得了的事情那是要多少有多少哦?看看放学后的校舍后面吧。只要到没什么人去的地方,接吻就不用说了,就连在○○○○的光景也有很大的概率能目击到——」

「什——」

会长顿时张口结舌。但是深夏仍旧继续往下说。

「要说是糜烂确实可以算是糜烂。但也没什么关系吧?又没有因此造成什么人的困扰。虽然如果不小心路过这样的场所的话确实是很尴尬,不过这也表示他们彼此相爱吧。」

我也决定助深夏一臂之力。

「是啊,会长。会长你在数月之后被我攻略了的话,也会变得在校内向我渴求——」

「退学————————————————————!」

我话没说完就被她的叫喊声遮断了。会长满脸通红继续说道。

「如、如、如果看到在做这种事的人,今后一律退学!不容狡辩,退学!太、太奇怪了!他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是为了建立FLAG的场所——」

「杉崎你给我闭嘴!直到PLAYSTATION5出了为止!」

「期间好长!」

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啊。特别是不是4这点最为过分。

这时知弦姐自顾自冷静地说道: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小红。性的糜烂又不是仅限于我们这里的事,而且这种事情就算学生会行动了也是无法制止的。」

「不是要制止!是要排除!」

「这样做的话,不只是杉崎,会有相当多的学生从这学校消失的。」

「这是没办法的事!」

「……小红。虽然学生会长纠正糜烂的风纪是很重要的,但不是应该首先为学生考虑吗。你可是『学生』的『会』的『长』啊。」

「唔……」

知弦姐非常成熟。会长也退缩了。……唔,为什么我的说服就马上被驳回了啊……。会长的傲真是太过了。

「不,你的说服不管是谁都会驳回的。」

深夏又读取了思考并对我进行吐槽。呜呜呜。我明明如此热爱学生们的……

但是会长还是没有接受知弦姐的说服。再次叫喊道「还是不行!」。知弦姐像是放弃了一般举起双手,朝我们摇了摇头。……这表示「这样一来已经无法制止小红了」的意思。我和椎名姐妹不由发出了叹息声。

这时一直在静观的小真冬畏畏缩缩地举起手来。「好,真冬同学」,在会长指了指她后,她微微开口了。

「虽、虽然真冬也不太擅长应对这种事……但是这个……我觉得想做的人让他们去做好了……」

「想做的人?」

「不、不,我不是这种意思!」

听到我的提问,小真冬的脸红得比会长还要厉害。再加上肌肤白的有些病态,她一脸红就非常显眼。并且……这样的小真冬借助瞬间最大风速有时会产生超越会长的「萌」。……啊啊,快感。(某D注:《水手服与机关枪》里的名台词)

「就是在这种时候啊,我会对键产生杀意。」

深夏非常恐怖地嘟囔道,不过我装作没有听到。

对于小真冬的意见,会长说道「不行!」,很少见地对小真冬大喊了。

小真冬「呜」地眼含泪水了。……啊啊,萌。

「那样的话,年轻人的性糜烂将会被大肆批判的啊!必须要将这势头阻挡住才行!不然这样下去,会变成年幼的学生都会随便生小孩的世间的!」

「不,以前年纪更小一点的都已经嫁出去了……」

「总、总之!在这个学校不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呢?」

「因为我是会长!」

『…………啊!』

大家顿时觉得奇妙的能让人接受。仔细地审视LOLI容姿的会长,感觉奇妙地能让理解。内心觉得这样确实是不行的。确实觉得由这个会长管理的学校应该像孩子一样纯真。

但是……

「就算你这么说,但就像知弦姐说的一样,这种事情上面越是压制就越有激情的。我认为应对方法等于是没有的哦?会在学校○○○○那是因为那里有无可言表『禁忌』啊。」

「诶?」

「和怪谈是一样的。这种人是在享受刺激。所以如果学生会竭力限制的话,恐怕可能会产生逆反效果吧。」

「嗯、嗯嗯。就杉崎来说是少见的正经意见啊……」

「这当然了啊!不能在学校○○○○那简直就是没有梦想啊!明明是以学校为舞台的HGAME!HCG里没有学校场景的话那就太扫兴了!」

「……我开始觉得如果让杉崎退学的话,这个学校的校风会得到很大的改善。」

会长用手捂住额头。真失礼啊。这世上没有像我一样热爱学校的人的……主要是在性的意义上。

不过会长似乎是很认真地在烦恼。全员不禁看了看彼此。

唔。没法像平时一样糊弄过去吗……

我稍微压低音量询问道。

「那么会长不谈恋爱的吗?」

本来是想说和我的,不过感觉会长的气氛是非常认真的,所以这次就放弃了。

会长嘀咕道「这个嘛」。

「那我也会遵守道德规范交往的。」

「唔,这确实是正论。」

但是……所谓恋爱不正是会迷失这些才是恋爱吗,我可是这样认为的。不过这种事情每个人都不一样的,也没有固定的答案。

……还真难啊。

我总是在想,因为这个学生会处理的议题主要都是以人为主题,所以老是得不到比较清楚的答案。正因为如此所以不管是谁都能胜任的,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不管由谁来做都会很辛苦的吧。唔唔……怎么说呢。

看到我在沉吟,小真冬开口了。


「不、不过,那个、既然并不是会在……上课的时候亲热,应该也算是遵守了道德规范吧……。虽、虽然说是在校舍内,放学后可以说是学生们的个人时间了……」

「是这样吗?我认为在从制服换成便服之前都必须要保持学生的自觉。……不纯异性交往是不行的。」

「唔……」

这也是正论。确实如此。穿着制服引发问题和穿着便服引发问题果然还是完全不同的。

不纯异性交往……啊。不过是不是不纯又是由谁来决定的呢。年轻男女热烈相爱的话,会渴求身体什么的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为什么要将这些一概归为不纯呢。

……不过另一方面,玩玩就算的人很多也是事实,所以没办法做出强力主张。但是不是玩玩就算又不是他人能做出判断的。

「那么,会长你打算怎么做?颁布恋爱禁令?」

「我、我也没有打算做到这种程度……」

会长听到我的话后有些退缩了。唔,我有些太过坏心眼了吧。这完全是极端论了。

「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遵守道德规范……」

「…………」

……也是也是。虽然不自觉就乱开玩笑了,但是对于在校内亲热我也是无法推荐的。说真的。但是……我也能明白在亲热的人的主张。

又没有给别人添麻烦,为什么必须要受到限制啊。

这是没法巧妙解决的事情吗。

在我这样思考的话死后,知弦姐一边转笔一边进行提案。

「那么就以学生会的通知的名义发放略带警告的文件如何。小红,这样还有什么不满吗?」

「唔,唔。」

但是会长似乎还是无法对此表示赞同,搭起手来沉吟道。

「我不是想要警告,而是想要禁止。」

「禁止的话已经写在校规里了啊。即使是在现在的情况下,被老师当场发现的话应该至少会停学吧。」

「但、但是但是,从现在看来那根本是等于没有的规定嘛!」

「那么即使小红你现在设立了新规定,我想最后也会是同样的下场的哦?」

「唔、唔唔。」

会长被知弦姐的巧嘴能舌说得快要哭出来了。

我和椎名姐妹都不由对她产生了同情。就连知弦姐本人也露出了困扰的表情。……失败啊。把讨厌的差事推给知弦姐了。我反省。我没有做后宫之主的资格。

于是我决定重振场面。

「会长你一开始就说了吧?只有升华到爱那才是真正的恋爱。问题就在这里吧。就连真正在进行着相亲相爱的恋爱的人……会长你也想用规定来束缚他们吗?」

「唔……。我、我没有这样想的。但、但是,我认为现在的学生们很少有这样的!看上去都是些对恋情飘飘然却没有丝毫爱的成分的人!」

「……这个嘛。」

虽然会长的容姿很像小孩子,精神面也有些那个,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能够相当纯粹地看穿事物的本质。确实在这学校应该是没有对彼此的情感能到被称为「爱」的境地的情侣吧。

而且也没有只要彼此相爱就能任意妄为的这回事。我也能理解规定就是规定的这种意见。但是就和深夏说的「人行横道」一样,我同样能理解主张为什么不能做没有给别人添麻烦的行动的人的意见。

该怎么办才好呢。会长这次是相当认真的,真的很难对付啊。应该是没法像怪谈和新闻的时候一样的。

可能是想要改变气氛吧,深夏突然开始说话了。

「说、说起来啊。足球部的队长和经理人好像也在交往的。不过那对情侣已经交往了两个月却至今连手都没握过啊。」

「……像这种是健全的。」

会长嘟囔道。看着这是会长理想中的恋爱啊。唔……也不是不能理解。

我说了句「那么」后接了下去。

「会长你是认为如果是大学生的话,做些色情的事情也是没关系的吗?」

「……。……唔唔。不好说。但我还是觉得在校内做这种事是不行的。公司职员也是一样的。在职场或学校做这种事是不行的。」

「牵手呢?」

「不行。」

「回家后亲热呢?」

「可以。」

「高中生呢?」

「……回家后也有些不行。」

「大学生呢?」

「……唔唔,可以吧。」

「原来如此。」

基本上了解会长的基准了。虽然是典型的正经人,不过还是具有一般的感性。

「真、真冬也和会长想的是一样的……但、但是但是,也有其他想法的人存在的,所、所以我觉得束缚是不好的。」

小真冬少见地对会长清楚地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对此会长「唔」的一声再次陷入沉思。

啊……这可不妙。这个议题很不妙。得不到答案。像这种往往是耗费大量的时间最终却没有得出任何结论就结束了。那么……

我和知弦姐用视线交流了一下意见。然后我行动了。

「我明白会长的主张了。这是正确的,是正论。」

「是、是吧?」

是因为我的援助而有了自信吗,会长眼睛闪闪发光,挺起了胸膛。这时知弦姐也趁势而上。

「是啊。小红你的意见是很正确的。发布文件并在下次全校集会上提出警告吧。也联络职员室的老师们让他们严厉整顿吧。」

「嗯、嗯。」

会长恢复了笑容……但看上去还是有些无法释然。啊……糟了。因为不小心让她听了其他意见,所以虽然结论是尊重她自己最初的意见,但却感到有些不大能接受了……。虽然这也是会长的优点。

察觉到敏感的气氛的椎名姐妹也来援助我和知弦姐。

「是、是啊。确实有让人看不下去的情况的,稍微严厉地说一下会比较好的。」


「没、没错。真、真冬也不怎么想看到奇怪的光景的……」

听到她们的话,会长开始渐渐恢复了精神。

「是、是啊!大家果然是太散漫了!这时候就需要严厉地说说!」

「哇,会长好有型。」

「嘿嘿!下次集会我要严厉地说说!」

「…………」

稍微想像一下。在集会上……这个纯情会长……针对性的糜烂来提及……

(「大、大假!啊,咬、咬螺丝了……。咳咳。大、大家。贵安。气候也有了显著的夏日迹象……。新绿……。唔……。先、先不说这些。

最、最近。这、这个!校、校、校校、校内经常会看到不、不知廉耻的行为!我、我觉得这是不好底!呜,总、总之这是不好的!

大、大家,请你们能够进行健全的交往!鞠躬!」)

感觉氛围会变得更加暧昧。全员都应该会不知所措吧。

这可不行。知弦姐和椎名姐妹也在进行同样的想像吗,都流出了汗水。

我慌忙做出提案。

「关、关于下次全校集会!那个,能让我去致词吗!」

「诶?杉崎?你突然怎么了啊。这么起劲……」

会长愣了一下。我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继续说道:

「不、不!我只是突然想到像我这样的人进行呼吁应该反而会有效果的!你想,被我这样的后宫混帐警告的话大家反而会警醒的吧?!」

「是、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我朝退缩的会长逼近。她似乎是被我的气势压倒了,说着「明、明白了」将下次集会的致词的任务交给我了。

所以人都放下心来了,于是这件事不知为何变成由这个学校里有着最不纯洁的心灵的我对因为恋爱而飘飘然的学生大喝一声这样混沌的进展了……

那么。

这次的结局。

那么接下来有请学生会副会长杉崎键同学。

「唔,大家。我是副会长杉崎键。……喂,那边!不要因为不是会长就嘘我!你们对美少年的我有什么不满啊!……喂,为什么全校学生朝我发出大嘘声啊,靠!你们这帮家伙真够胆啊!你们以为我只是普通的HGAME爱好者那就大错特错了!凭我这依靠无双系列锻炼而成的手腕,就算将你们这些杂碎学生扫尽达成千人斩也没什么问题。(某D注:KOEI的无双系列。顺便一提这个系列的第一作《三国无双》是格斗游戏,超烂的……)抱歉,对不起了,请住手!不要朝我扔东西!对不起!副会长是你们的奴隶!

呼。……好了、好了,今天就放过你们了,哼。

那么就进入正题吧。……呃,不要再嘘了!还有二年B组,不要捂住耳朵!喂,深夏,你这家伙煽动个什么劲啊!

好了好了,给我安静!给我安静,愚民们!……哇!谁,是谁,刚刚扔《手里剑》的家伙是谁!我的头发在空中飘荡了啊!居然是货真价实的手里剑啊!这里的学生的类型也太宽广了吧!居然连忍者角色都有!

美少女忍者的话我是可以原谅的,但是除此之外就格杀勿论!给我做好觉悟吧!……呜哇啊!这是什么啊!雷遁?!在室内落雷这可是超越了常识的范畴啊!你有多少查克拉量啊!身体里寄宿了九尾狐吗!(某D注:《火影忍者》)

咳、咳咳。喂,你们这帮家伙。会长在瞪眼啊。差不多好让我开始正经说事情了。

…………。

……一提到会长就立马安静了,你们这帮家伙。……算了算了。

最近校内的风纪很糜烂。特别是性的糜烂。实在是太过糜烂了。

……OK。你们这帮家伙的这种「轮不到你这家伙来说」的视线我早已经预料到了。啊啊。一点都不痛!我的心一点都不痛!

你们这帮家伙给我听好了!我只是个HGAME爱好者!但是反过来想想吧!正因为在现实中无法满足性方面的欲求才会热衷于HGAME的!明白了吗!倒不如说我的身体是相当纯洁的!纯洁到令人悲哀啊!

……喂。不要这样。停止这种同情的视线。很难受啊。这样反而让我觉得难受。

咳咳。

好了,总之就连这样的我看来,都觉得在校内太过亲热的话会让别人困扰的。因为会涌现杀意的。你们也是……就算是在交往的人也是,看到其他人在那亲热就一点都不觉得火大吗?没法保证说没有吧?

不仅限恋爱,我的意思是不管做什么都要适可而止。明白吗。我也能理解你们想要亲热的心情。我的目标也是要在学生会办公室五人一起做这样那样的事。

喂,给我适可而止啊,忍者。瞄准眉间扔苦无这实在是太过火了吧!你这家伙,要不是我反应速度快的话就直接命中了啊!

切。算了,也罢。虽然并不好,但是算了。忍者的事等会再说。等会我会好好对付你的,你就先在那积累查克拉吧。

总之啊。再这样下去,虽然不想做,但学生会也不得不行动的。只能靠制定规则来束缚。可能会禁止除了参加社团活动和委员会之外的人在放学后留在校内,甚至可能连男女间的距离都被限制。

像这样的……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幸吧?还是想要将问题和平解决吧?所以虽然很不好意思,不过你们还是稍微忍耐一下吧。

这样想吧。通过忍耐反而得到了自由。

因为忍耐的关系,就能够更加激烈燃烧了。

不是有炉灶这东西吗?那个就是因为在被限制的空间朝被限制的方向发散热量,才能成为优秀的烹饪器具。和四处飞散的篝火是完全不同的。

既然同样是玩火,那么就用炉灶玩吧。虽然有时像野营篝火一样燃烧也可以,但是如果老是这样的话,那就会马上燃尽的吧?你们啊,恋爱正是因为令人急不可耐才有趣的哦?

不要将想做的事情全都无限制地去做。虽然我能理解你们想做的心情,但你们也要懂得抑制。这不是为了规则。而是为了你们自己。不管是只想享受恋情的人还是想要升华到爱的人都一样。


开心的事情持续的越长越好吧?不想因为被别人挑毛病而结束吧?既然如此那么就自制吧。在被他人限制之前自制吧。那样绝对要感觉好得多。

我可以断言。成为高中生后基本上都会觉得被他人警告很烦吧?会觉得相当不爽吧?如果明知自己不对那就更加了。

不过确实不管在哪个时代正论都是很无趣的。为了回避这无趣的东西,率先遵守正论就是个聪明的办法。

我们并不想连你们偶尔的放松都限制掉。只是你们绝对不要忘记「适度」这个词。恋爱是热性病,所以会有不少自制不起作用的情况,但是重要的分歧点在于你们会不会努力去做。想和学业兼顾的话那就努力吧。如果想为了恋爱而退学的话,那就尽管暴走吧。这就交给你们各自的判断来决定。

……嗯,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喂,不要表现出有点认真的态度。像平时一样听过就算啊。……真是的,让人不舒服啊。

喂,你们这帮家伙,不要拍手啊!干嘛啊!不要这样!这算什么啊!超不好意思啊!喂,忍者,靠!干嘛把花束扔过来啊!搞得气氛变的好像毕业生的致词一样了啊!这种欣慰的感觉算什么啊!啊,真是的!……给、给我记住!」

以上为学生会副会长杉崎键的「学生会的通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