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第3节 第三话~在进行放送的学生会~ ... ...

「要和他人接触或是冲突,人才会成长的!」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这是什么啊?」

因为不太明白意思,所以我反问道。于是会长唰唰地在白板上写上议题,啪地拍了一下白板说道「就是这个!」。

「唔……广播放送?」

虽然白板上明确地这样写道……但我还是歪着脑袋,感到不甚其解。看过去,知弦姐和椎名姐妹也露出不思议的表情。

会长一个人挺着胸继续说道。

「没错!我认为接下来学生会要进行广播!」

「广、广播……」

软弱、畏缩不前的小真冬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略微胆怯地问道。

「是那个……广播吗?放放音乐,说说话的……」

「没错。就是那个广播。」

「……唔。那么……那个,为什么要由学生会来做?真冬认为像这种事应该是放送部的工作……」

你说的完全没错,小真冬。不只是小真冬,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只有一个人不这样认为的,这里有一个没有这种常识的人。

「你在说什么啊!学生会可是处于管理学生的立场的组织啊!偶尔不做点政见放送之类的事实不行的!」

「小红你居然知道政见放送这词语啊。好好,好孩子好孩子。」

知弦姐像是在哄小孩一样抚摸着会长的头。会长一瞬间非常舒服地眯起眼睛,但是马上恢复了自我,「呜哇!」一声拨开了知弦姐的手。

「不过是政见放送而已,当然知道了!别把我当小孩子!」

「说的是啊,小红。抱歉。」

「知、知道就好了。」

「嗯嗯。……说起来昨天,高收视率的智力竞赛节目有出以『政见放送』为主题的问题……。不不,我没什么其他意思。」

「…………。总、总之!政见放送啊!」

看来这是她的突发奇想,似乎是看电视节目的时候被触发了。

但是会长只要说出口后就不听劝了。在我旁边,深夏混杂着叹息声发言了。

「算了,反正就算我们抱怨也还是会做的……。不过为什么是广播啊?用影像不是更好吗?」

「这我也有想过……但是我冲到放送部找他们的时候,他们哭着对我说『现在能交出来的器材就只有这些……』,所以是广播。」

会长一边这样说道,一边利索地进行准备。是让放送部布置的吗,线路方面似乎早就弄好了,会长在我们面前挨个放上麦克风。

……真可怜啊,放送部。

「完、完全准备好了啊……」

小真冬没什么精神了。确实……她本来就是不喜欢「特立独行的事」的孩子。请节哀顺变。

被会长吓到的全员无可奈何地尝试接受这状况,会长则一个人情绪高涨地开口了。

「呐,最近声优的广播也增多了吧。只要聚集大量美少女在那聊天的话,大家应该都会非常满足的。」

「会长,你在蔑视声优、广播员以及听众吧。」

我吐槽道。但会长似乎是想将这企划贯彻到底。

「只要用可爱的声音雀跃地聊天的话,男性听众应该会被轻易骗倒的。」

「给我道歉!向除我之外的男性道歉!」

「杉崎会被骗倒啊……。而且有五个人在的话,话题也说不完的吧。没问题没问题。像平时一样地说就可以了。」

「就算你说像平时一样……」

「啊,杉崎你就用不着说太多了。因为杉崎你的存在本身就有放送尺度问题。」

「过分!」

不过我也知道。像平时那样的色情发言确实比较危险。但是我可没有缄口不语的打算。

在说这说那的期间,设置似乎已经全部完毕了。在房间的一角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启动了。似乎是用那个来收录声音数据的。

也就是说不是直播而是录音放送。这实在是……太好了。就算出现什么问题也能够做出应对的。

没有什么精神的小真冬似乎也已经放弃了。她泄气地在戳着麦克风。

一方,知弦姐「咳咳」地咳嗽了一声在确认喉咙的状态。既然决定要做就绝不松懈。不愧是知弦姐。

深夏则已经恢复了平静,搭着手堂堂地靠在椅子上。这家伙在班上也是话题的中心。确实不会因为校内放送这种程度的事而感到紧张的。

「那么开始吧!」

会长抬高声音,将手边大量开关中的其中一个往上推。

……那么没办法了,既然要做的话,我也认真参与吧。

ONAIR

会长「樱野栗梦的!ALLNIGHT全时空!」

杉崎「放送范围好大!」

OPENINGBGM

会长「那么开始了。樱野栗梦的ALLNIGHT全时空。」

知弦「不过并不是夜里。」

会长「这个节目是由富士见书房独家赞助播出的。」

深夏「富士见书房是怎么了啊……。这投资也太过浪费了,唔……」

会长「反正演出费是零日元,器材和放送覆盖面也花不了钱,虽然是赞助商却什么都不用做。」

真冬「那为什么说是赞助提供啊……」

会长「这样比较有味道嘛。嗯,现在很有广播的味道。」

真冬「……呼。可以是可以啦。」

会长「喂,小真冬!这种兴致可不行啊!听众是期待着女生有活力的对话的!」

真冬「是、是这样吗……」

会长「嗯。男性听众就是这么一回事。」

杉崎「喂喂喂喂!为什么你要说这样藐视听众的发言啊?向学生们挑衅吗?」


会长「有广播员才有听众嘛。」

杉崎「是有听众才有广播员!」

深夏「噢噢,键做出了非常正经的发言!好厉害!广播效果好厉害!」

会长「……是啊。是我错了,杉崎。」

杉崎「知道就好,知道就……」

会长「是啊。还是要稍微献媚才会有利益。嗯,我真成熟。」

杉崎「我说啊,堂堂正正地做出这种发言是不行的!」

会长「来信环节!」

杉崎「无视?!明明是广播却拒绝言语的交流?!」

知弦「这是小红的风格。」

杉崎「为什么你只在关键时候才说话啊!多领导点啊!」

知弦「…………」

杉崎「不要在广播里无言!」

会长「好了,第一封来信。」

杉崎「重视进行吗!无视对话吗!」

会长「『学生会的诸位,晚上好!』嗯,晚上好!」

杉崎「诶,这丢脸的打招呼是什么啊!是惯例吗?」

女性成员『晚上好!』

杉崎「这是只有我不知道的共通认知?!」

会长「『我一直在愉快地听着ALLNIGHT全时空』谢谢。」

杉崎「说谎!这是第一回放送啊!」

会长「时间轴不过是琐碎的问题,杉崎。在这广播就是这样的。」

杉崎「不愧是『全时空』!」

会长「还有我忘说了,这是在直播的。不过听的人应该不太多,所以明天午休的时候会在校内重播的。」

杉崎「难怪会有邮件发来!那么请更加注意一下发言啊!」

会长「是是。那么我继续念邮件了。『那个,我有问题想问诸位,诸位会对怎样的告白感到开心呢?我现在坠入情网之中,但不知道该怎么告白。栗姐,请务必要给我建议』」

杉崎「被叫作『栗姐』了!明明是这么LOLI的!」

会长「这个嘛……。这是个难题啊。不过让恋爱经验丰富的我来说的话——」

杉崎「明明和男生连牵手都没有牵过的……」

会长「我想普通地告白就好了。」

杉崎「做了非常随便的建议————!」

会长「知弦你怎么认为?」

知弦「这个嘛……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就好了。反正和我没关系。」

杉崎「广播员对听众好冷淡————!」

会长「小真冬你怎么认为?」

真冬「诶?这、这个嘛……。唔……真冬……。不知道。」

杉崎「居然出现了『不知道』发言!」

会长「深夏呢?」

深夏「不成功便成仁!完毕!」

杉崎「更慎重地对待听众的心灵吧!」

会长「下一封来信。『妹妹在我手里。想要回她的话就往指定的账户——』……唔?咦?这是错误邮件吧。喂,工作人员,认真点啊!真是的……那么下一封。」

杉崎「就这样无视了吗?刚才的内容是可以就这样轻易无视的吗?」

会长「『学生会的诸位,晚上好』晚上好!」

女性成员「晚上好!」

杉崎「我说啊,为什么只有这个大家都附和的啊?!什么时候商量好的啊?!」

会長「『栗姐。我该怎么办才好,我急需钱……。这是因为我的妹妹被绑架了,父母已经四处奔走筹钱了,但是却很难筹齐……我该怎么办啊。』」

杉崎「深刻的烦恼来了————!在给这里发邮件之前还不如先联络警察啊!而且这毫无疑问是和刚才的邮件有关联的!」

会长「嗯嗯……是啊。我知道了。富士见书房会将《筹备好的钱》送给广播笔名《被害者的家人》!等着哦。」

杉崎「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要准备吗!而且还擅自把赞助商给拉出来了!这样好吗!」

会长「一切就看富士见书房怎么做了。」

杉崎「为什么你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啊!」

会长「好,那么这里先放上一曲。请听我前段时间出的新单曲,《妹妹已经回不来了》。」

杉崎「给我搞清楚状况————————————!」

会长「请。」

《妹妹已经回不来了》完全再生

会长「现在让大家听的是绝赞发售中的单曲《妹妹已经回不来了》。出道单曲《弟弟已经白骨化了》也请多关照了。」

杉崎「你的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会长「那么接下来是惯例的环节。《椎名姐妹的、姐妹百合百合》。」

杉崎「…………。……这、这个稍微有些想听啊。」

真冬「学长?!这里请好好吐槽啊!」

深夏「是啊!这我可没听说过!」

会长「这个环节是由椎名姐妹来表演听众发送来的羞耻的百合脚本,是个人气环节。」

杉崎「原来是人气的设定啊……。虽然我不好说什么,但是这里的学生真的没问题吗?」

会长「虽然我个人不太喜欢这环节……。不过要讨好听众,讨好听众。做了这个的话,学生们就满足了吧。」

杉崎「都说了不要在正式播出的时候说出这种发言啊!」

会长「那么,椎名姐妹,拜托你们了。给,这是脚本。」

真冬「唔、唔……真的要做吗?」

深夏「呜啊,这是什么啊!要我读这种东西吗!」

会长「喂,深夏!不要逃避!只有跨越这个你才是真正的副会长!」

杉崎「和副会长的资格完全无关吧……」

深夏「……只能做了啊。」

杉崎「为什么接受了啊?!」


真冬「真冬也……做好觉悟了!」

杉崎「契机是什么啊?!」

知弦「嗬……这才是椎名姐妹啊。」

杉崎「你为什么只在奇怪的地方心血来潮地发言啊!」

会长「那么开始吧。」

耽美的BGM

『真冬……。我已经……』

『啊啊,姐姐……。嗯!啊,呼呼。』

『真冬……好可爱啊,真冬……』(某D注:○○かわいいよ○○。最早是出自明石家秋刀鱼,他因为在某个节目把乡村少女组的ASAMI的名字给忘了,自我辩解说「因为把ASAMI作为『可爱的女孩子』来记忆的,所以没记住名字」。那个时候连说「あさみかわいいよあさみ」。不过大家熟知的应该是能登かわいいよ能登)

『姐……姐……。……呜呜!』

杉崎「慢着慢着慢着慢着!虽然就我个人来言是心跳不已的,但是这不是可以在校内放送表演的程度吧?!」

会长「唔、唔……是、是啊。这、这似乎有些做的太过火了。」

真冬「诶诶诶诶诶?!都让人家做到这种程度了!」

深夏「过分!你们这种反应的话,我们真的要无地自容了啊!」

知弦「……椎名姐妹的内容严重挑战放送尺度。这种深层次的内容能止于私生活吗?」

深夏「不要说会让人误会的话!私生活的时候才不会做这样的事!」

真冬「是、是啊!听众们请不要相信她所说的!」

知弦「……是啊。嗯。在这里就当作是这么一回事吧。我对我做出轻率的发言向两位表示道歉。」

椎名姐妹『不要再说了啊啊啊啊啊啊!』

会长「好了,那么进行下一个环节!《杉崎键的『要揍的话就揍我!』》」

杉崎「这环节是什么玩意啊!」

会长「这个环节是如果校内有谁火大到想要揍人的话,就以杉崎为目标来发泄。就是这么一个环节。」

杉崎「我的人权呢?!」

会长「解决学生的纠纷也是学生会的工作。所以如果今天也有什么纠纷的话,就联络二年B组的杉崎——」

杉崎「不要联络!」

会长「没办法啊……,既然没有希望者,今天这环节就跳过去好了。」

杉崎「为什么只有我的担当是这种环节啊……」

会长「那么,接下来是我的环节!《樱野栗梦的慕名信》!」

杉崎「这明显是差别对待吧?!环节的差距太明显了吧!」

会长「这是瞬狱希望先生的来信。咳咳。『樱野栗梦大人。每当看到你的可爱,我就心跳不已——』」

杉崎「这说是慕名信还不如说是情书吧!是谁啊!敢对我的女人出手!胆子挺大的啊!给我出来!我来做你对手——哇啊。」

会长「你、你在说些什么啊!」

杉崎「因、因为有人给我女朋友写情书啊……」

会长「我不是杉崎的女朋友!不要在广播放送说些奇怪的事!」

杉崎「抱歉。一时火大就说出来了。坚决不反省。」

会长「你为什么如此厚脸皮啊?!」

杉崎「唔唔……。不、不过还是饶了我吧。给会长的信的这个环节会让我忍耐不住,嫉妒发狂的。」

会长「唔……」

深夏「怎样都好啦,不要在那打情骂俏,快点进行啊。」

会长「才、才不是打情骂俏啊!不要连深夏也说些奇怪的话啊!真、真是的……真不爽啊。咳咳。……那么下一个环节……」

真冬「啊,不管怎么说还是遵照学长的希望停止读信了啊。」

会长「唔……。总、总之,下一个!《学园五·七·五》」

杉崎「……感觉突然变成普通的常见环节了……」

会长「嗯,因为没料了。」

杉崎「说出来了!」

会长「这个环节是介绍听众们想出来的关于这学园的有趣可笑的五·七·五的环节。」

杉崎「这是反而会让人产生危机感的随处可见的环节啊。」

会长「咳咳。那么开始吧。匿名希望先生的五·七·五」

『燃烧吧熊熊燃烧吧杉崎家』

会长「……很美妙的诗啊。情景仿佛能够浮现出来一般。」

杉崎「…………」

会长「?唔……杉崎?虽然由我来说也有点那个……你不吐槽吗?」

杉崎「不……。…………。抱歉。因为切身感受到自身的危险,兴致难以提升。」

会长「啊……」

深夏「……刚才这个有点超过搞笑的范畴了……」

真冬「真冬也有些被吓到了。」

知弦「不过就是这样的啊。KEY君基本上就是处于这种立场的。光是所属于聚集了大家憧憬的美少女们的共同体就已经够那个了,再加上自己还发表『要攻略』、『后宫』之类的宣言……自作自受吧?」

杉崎「唔、唔……。不、不不!谁管他啊!这里是我的后宫!有怨言的家伙,要打架我奉陪!所以——」

会长「所以?」

杉崎「请不要放火。对不起了。」

会长「……明明是广播杉崎却哭着下跪了,那么就来看下一封来信吧。这也是……唔,匿名希望啊。咳咳。」

『没有钱一时失控绑架人』

杉崎「犯人是这家伙啊——————————————————!」

会长「诶?什么?什么意思?」

杉崎「呃,就是刚才的绑架事件——。不、不,比起这来更重要的是这家伙的名字和住址!没有写吗!」

会长「没有写……不过再启写了『索要了两万日元哦!』。」

杉崎「两万日元!我们学校学生的妹妹的赎金好便宜啊!为什么父母无法筹备到啊!」


会长「就算你问我……。杉崎。这世上是有很多困苦之人的。」

杉崎「话、话虽如此!……但是感觉这事件……似乎相当浅薄。」

会长「这种事别人一开始就察觉到了。好了,继续进行我们的广播吧。」

杉崎「……似乎能在收录期间,噢不、是放送期间解决啊……绑架事件。」

会长「那么这是最后的五·七·五。咳咳。」

『认真地工作啊学生会』

杉崎「一般学生坦率的反应来了——————————!」

会长「真是失礼啊。」

杉崎「不……虽然由我来说可能有点那个,但是我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

深夏「我也能理解。」

真冬「真冬也能理解。」

会长「什么嘛!该做的事都有做啊!」

知弦「但是也做了大量没必要做的事。」

会长「真是不愉快啊。这个环节结束了。」

杉崎「我认为这种态度是不行的!」

会长「好了……那么,反正快结束了,就自由交流吧。」

杉崎「之前已经相当自由了……」

深夏「噢,会长。似乎有邮件来了啊。」

会长「诶?什么什么?」

真冬「唔,内容是。『关于我妹妹被绑架的事,平安无事地解决了』。太好了啊!」

杉崎「噢噢……解决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知弦「……切。」

杉崎「听的很清楚啊,知弦姐。刚才的咂嘴。」

知弦「你在说什么?」

杉崎「明明是录音&放送中,这自信满满的变脸算什么啊!」

知弦「不过……相当轻松就解决了啊。是怎样的犯人?」

真冬「唔……虽然搞不太清楚,不过似乎最终是被绑架的妹妹自己将犯人给扁了一顿。犯人……现在处于性命危机的状态。」

杉崎「只不过想要两万日元的犯人——————————————!」

真冬「妹妹基本是让犯人陪着她玩的。但是……听了这广播后察觉到自己被绑架了,于是慌忙把犯人狠扁一顿……」

杉崎「是我们的错吗!」

深夏「这家伙为什么想要两万日元啊……」

真冬「唔……这个嘛。根据邮件所说……嗯,好像犯人在失去意识之前说着『我只是……想让这孩子的姐姐……还我借她的两万日元……而已。啪唧』倒了下去。」

杉崎「真是让人心痛啊——————!说起来诸恶的根源是姐姐啊!是听众啊!」

真冬「这位听众发来的邮件的最后以『罪恶灭亡了!啊哈哈』结尾了。」

杉崎「这个广播的听众没有一个好东西啊!」

真冬「好、好了好了。算是解决了一件事……」

杉崎「……我放送结束后去看望犯人。希望他能得救……」

会长「咳、咳咳。唔……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不过这广播也要迎来告别的时间了。」

杉崎「终于啊……。短短的节目却惊人的深刻啊……」

会长「最后以『今天的知弦占卜来告别』。那么大家下周再见。」

神秘的BGM

知弦「那么开始今天的知弦占卜。

本校狮子座的人。最近几天会被卷入类似『世界奇妙物语』的事态。请注意。看到塔○利的话请全力逃跑。(某D注:『世界奇妙物语(世にも奇妙な物語)』是日本著名的日剧,在1990年播出之后至今经久不衰,每年都有特别篇播出。塔摩利(タモリ)是讲故事的人,偶尔也会在剧中出演)

幸运色是《杀意之色》。乌黑或是鲜红,具体是什么就看诸位的印象了。

幸运物品是《核武》。只要一直带着身边就可以了。如果你是MetalGear的话,这也是能做到的吧。(某D注:MetalGear是KONAMI公司制作的游戏《合金装备》中登场的架空机械)

最后是一句话建议。

不要死。

以上是知弦占卜。」

杉崎「太可怕了!狮子座的人在今天结束之前都会提心吊胆的啊!」

知弦「下周这个时间再见。……除了狮子座以外。」

杉崎「狮子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D曲《弟弟已经白骨化了》

「今天的放送大受好评啊!」

在那节目放送完的放学后。会长露出非常满足的表情在学生会办公室靠在椅子上。知弦姐也在开心地默默地笑着。

但是……我和椎名姐妹则是完全疲惫不堪了。

我注意不让会长听到小声地和深夏进行对话。

「(喂,深夏……。那个……看起来像是好评吗?)」

「(不……至少我们班上是彻底被吓到了)」

「(嗯嗯……大家途中变得没食欲,停下筷子了,结果午饭都没吃啊)」

「(会长是凭什么认为是大受好评啊?)」

「(大体是……在会长和知弦姐的班上,大家都在意两人而露出谄笑了吧?)」

「(啊啊,原来如此……)」

深夏表示理解了,这时会长将视线朝向我们这边。我们吃了一惊,浑身僵硬。

「你们两人的班上反应如何?大家都大绝赞吧?」

「唔……」

在这么纯粹的眼神注视下……真是让人难以说出事实啊。就连深夏也悄悄地移开视线。

我尴尬地笑道。

「嗯、嗯嗯……。大人气啊。」

「是吧!」

不好。让她得意忘形的话又是一个问题了。


「嗯嗯……是的。要说的话,就如同小学生想要做的职业排行里的『会计工作』同样大人气!」

「那个有人气的吗?!」

会长歪着脑袋。……唔,巧妙地混过去了。深夏说道「GOODJOB!」极力称赞我。

但是会长的矛头马上转向了小真冬。

「小真冬的班上也很有人气的吧!」

「诶。」

小真冬浑身僵硬了。……啊啊,她的班上也……和我们一样啊。

小真冬浮现出非常、非常扭曲的笑容,颤抖着回复道。

「是、是的。是、是这样的……要说的话,就如同超级马○奥兄弟里的《颠倒盔甲龟》一样大人气!」(某D注:颠倒盔甲龟——在天花板上行走的盔甲龟,在马里奥接近的时候会自己降下来冲撞他)

「那个真的能算作有人气吗?!」

小真冬也巧妙地回避了。……没有说谎。没有说谎。

不过会长完全松弛了,非常满足地说道「这样啊这样啊」。……不妙。看这样子,莫非——

「那么不进行第二回不行了啊!」

『…………』

会长以外的全体成员……这次包括知弦姐在内都叹了口气。知弦姐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比较起劲的,但是二回、三回变成系列化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全体通过眼神开始会议。

(怎么办……。会长还想做啊。)

(对于小红来说,这次还真执着啊……。本以为做了一次就会满足的。班上同学拙劣的善心起了反效果啊。)

(怎么办啊……我已经不想再做那样的事了)

(真冬也、已经不行了……)

全员陷入了沉思。会长一个人心情愉快地在推敲下次的企划。

我……无可奈何地准备提出妥协方案。

「会长。」

「嗯?什么事,杉崎。」

「那个……像这种偶尔做一次才比较有味道吧。」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就算要进行第二回,还是隔一段时间再做比较好吧……」

「…………」

我的提案让会长陷入思考。我趁机看了看其他人,大家都朝我竖起了大拇指。……没错。会长是马上会对流行随波逐流的人。只要隔一段时间的话,应该马上就会把这种企划忘掉的。

会长烦恼了数秒钟……然后露出笑容回答道。

「说的也是!这个广播是重视质量的!」

「嗯、嗯嗯。」

不过感觉质量其实惊人的低下。

「明白了,杉崎!下一次……这个嘛。就隔一个月吧!」

「好啊。」

全员安心了。

于是决定了至少一个月不再进行这过于危险的广播的第二回。

这样未来的安泰——

「那么接下来进行学生会的PR影像的摄影吧!摄影用的器材也总算凑齐了!」

咚地放在桌子上的是个大型摄影机。

『诶?』

全员像是看到难以置信的东西一样,凝固了。

只有会长……一个人在微笑。

「那么接下来正式开拍吧~!」

『…………』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不是狮子座,却被卷入世界奇妙悲剧里的我们。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