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第2节 第二话~在进行怪谈的学生会~ ... ...

「真正可怕的不是幽灵或妖怪!而是人类本身!」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老实说我是觉得确实如此的,不过由于太过理所当然,所以我就随便应付了几句。

「嗯、啊,是啊。」

「就是这样的!因为幽灵和妖怪还不是人类创造出来的嘛!」

「呃,这个解释感觉有些微妙……」

人类要更可怕不是因为这种原因的吧。不过会长很满足地靠在椅子上。……我总是有个疑问,这个人为什么认为明显的盗用名言会体现出威严呢?

不只是我,知弦姐、深夏还有小真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各自随意地装出赞成的样子。

会长会这样说是因为最近在学生之间又开始兴起七大不可思议的传言了。

七大不可思议。虽然据说七个全部知道了的话就会怎么怎么样的,但是仔细想想,不知为何我知道的就有二十一个左右。过剩性杀伤。如果被诅咒的话估计不只是自己完蛋,还可能卷进两名左右的无关人士死去吧。

对传言没什么兴趣的我都是这个样子,那么现在校内的状况可以说是想想就知道了吧。……既然平均知道二十一个以上,如果诅咒是真的,不要说学校了,这整个地域都会毁灭的吧。

「事态已经很紧迫了!」

会长干劲十足。在白板上写上「今天的议题·关于怪谈过度蔓延的现状」这几个非常粗的大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会长似乎很不满意现在的状况。该不会是真的在担心生化危机般的大规模被害吧。

旁边的深夏悄悄地对我耳语道。

「(会长为什么那么起劲啊?)」

「(不清楚……。搞不好单纯是因为害怕吧?那个体型嘛。)」

「(噢,这理由很有说服力。嘿,那就试试看吧。)」

深夏这样说道,接着浮现出坏心眼的笑容,霍地向依旧在进行热烈演说的会长举起手来。

「是是!」

「好,深夏。」

「会长你知道这个故事吗?关于进入某个厕所的女生的故事——」

「哇、哇哇!为、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啊!不要脱离话题啊!」

「没有脱离话题哦。那个,要想应对的话,首先有必要知道的详细一点吧?」

「呃。……总、总之我不用听也没关系。」

大家注视着会长慌张的样子。

学生会全体成员的眼中都闪现出了怪异的光芒。

『(这可好玩了啊!)』

就连小真冬都按耐不住了。啊啊……小真冬看起来很喜欢恐怖故事啊。

再加上平时是被苛责的角色,说不定非常喜欢这种状况的。

会长以外的全员好像都没有察觉会长的「胆怯」,婉转地将话题转向会长所不期望的方向。

知弦姐首先行动了。

「深夏说的没错。嗯嗯,正是如此。首先有必要一个个地确认流传中的怪谈并进行验证。」

「诶、诶诶?!」

会长明显产生了动摇。

我顺势对知弦姐表示赞同。

「说的是啊。现在应该来谈谈各自所知的怪谈。」

「喂、杉崎!完全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真、真冬也认为应该这样做!」

「连小真冬也……」

会长退缩了。于是我趁机给予她致命一击。

「咦?会长……你该不会是害怕吧?」

「什么——」

在我的致命一击之后,知弦姐又进行了追击。

「怎么可能啊,KEY君。身为学生会长的人怎么可能害怕区区学校怪谈呢。你也太小看她了吧?是吧,小红?」

「唔、唔唔?」

接着连椎名姐妹也进行了追击。

「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害怕怪谈的人是不存在的啦。」

「真、真冬也喜欢恐怖故事。……从小学生的时候开始就很喜欢。」

「呜哇。」

会长开始不住地冒汗。歪着嘴,眼睛润湿,露出非常可怜的表情。但是……会长「哼、哼!」地搭着手傲慢且自信满满地放言道。

「成、成熟的我喵可能害怕怪谈的。」

咬螺丝了。……不妙。我的S气质说不定要觉醒了。太有趣了。欺负会长实在是太有快感了。如果和会长交往了的话,我一天不看到一次她困扰的表情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我看了一眼知弦姐,她也露出心醉神迷的表情。……S啊。这个人是真正的S啊。明明性格和会长完全不同却和她如此亲近的理由现在终于知道了。

在我们的注视下,会长似乎终于豁出去了。啪地把手放在长桌上。……我和知弦姐察觉到那手在不住地颤抖,不由更加兴奋了。

「好、好啊,那就说吧,怪谈。但、但是,因为没什么时间,所以最多一人说一个哦?」

「好的!那么就从我开始吧。」

「诶、诶诶,这就开始了?」

「快点开始比较好吧?咦?会长……你在害怕吗?」

「深夏,开始吧。」

会长竭尽全力逞强道。在全员微带温暖的注视中,深夏身体前倾开始怪谈。

「那么作为打头的我要鼓足干劲了。做好心理准备哦。

……在这个学校的家庭科教室里没有菜刀。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没错,因为全都放在家庭科准备室的柜子里好好管理着。但是啊,请仔细想想。家庭科教室的烹调台下明明有放菜刀的专用区域的。一般来说应该是放在那里才是的。

那几乎是每当烹调实习的时候就必定会用到的器具,每次上课却都要专门去准备室拿,再麻烦不过了吧?


那么菜刀为什么放在准备室呢。那是因为……放在家庭科教室的菜刀所引起的某个悲剧的关系。」

深夏消除了平日活力女孩的模样,用低沉的声音在讲述故事。因为深夏平常是那个样子,所以当她开始认真说话的时候,现场的气氛就越发凝重了。

会长咕咚地咽了口口水。从刚才开始她虽然乍看之下毫不在意,但是眼睛东张西望,搭着手臂的手摆弄了好几次,可以看出是相当动摇的。

深夏看到她那个样子不由轻轻一笑。会长看到深夏的表情后变得更害怕了。

「以前有一个女学生……在这里就将她的名字定为小栗梦吧………」

「为什么要把名字定为小栗梦啊!」

会长眼含泪水叫喊道。但是深夏却华丽地无视了。

「小栗梦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虽然身材和身高有些让人觉得遗憾,不过长相非常不错,因此还是有需求的。」

「……我怎么从故事的设定里感觉到了恶意。」

「那个小栗梦啊,香蕉也只能吃一半的小栗梦啊。」

「好像会在童谣里出现的呀,小栗梦。」

「她某天把东西忘在学校了。等到她发觉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但是因为那东西是那天必须要用到的,而且学校离她家也很近,所以小栗梦决定去学校拿。

虽然夜晚的学校很可怕,不过小栗梦因为之前碰到好几次相同的事,已经习惯了。

那天小栗梦也和往常一样去拿忘在学校的东西。

结果。

第二天成了冰冷的身体被发现了。」

「吓。」

会长浑身一震。……相当不错的说话技巧啊。突然的进展。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知道总之是发生了非常不好的事。深夏这家伙……意外地擅长讲故事啊。

真正的小栗梦故作镇静说道「嗬、嗬,然后呢?」,催促着其实自己并不想听的故事,于是深夏继续往下说。

「小栗梦是……在家庭科教室死的。全身被插的千疮百孔。」

「终、终于觉得、小栗梦这名字设定非常讨厌了……」

小栗梦(真)脸色苍白。但是深夏将她完全无视了。

「犯人马上就被抓住了。是最近在周边地域活跃的变态。就在侵入学校心中暗喜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小栗梦。……那可以说是绝好的饵食。

当然小栗梦是逃跑了,但是最后在追逼之下逃进了家庭科教室。但是……那是个大失败。那男人察觉到那里是家庭科教室,将放在烹调台下面拿出来,然后——」

「…………」

会长无言了。仔细观察的话,发现她似乎在尝试切断意识,于是在她眼前拍了拍手,稍微妨碍了一下。

会长咳嗽了一声,注视着深夏。

「什、什么嘛。就、就这样啊?像这样只是因为过去发生了杀人事件而将菜刀转到其他地方去了,并没什么……」

「不、不是这样的,会长。这并不是菜刀转移到准备室的直接原因。」

「诶?」

「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啊。……在事件之后,放学后留在家庭科教室的学生……」

「什么……发生了什么?」

会长咽了一口口水。故事终于到了最高潮。

「在事件之后,放学后留在家庭科教室的学生又死了。……这次是——」

「这次是?」

深夏故作玄虚一段时候后,说道。

「被家庭科教室中的全部菜刀插在身上的状态。」

「!」

会长全身僵硬了。因为现场的气氛,就连我们也有些紧张起来了。不过……大家都明白的。

(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除了会长以外,全员都很清楚。如果有这么猎奇的事件的话,是不可能到现在都一直没形成话题的。不过……似乎对会长是效果十足的。「那、那犯人是?」,她一本正经向深夏问道。……正中深夏的下怀。

「还用问吗。那是……」

「那是……?」

「那是……」

深夏暂时沉默了,学生会办公室恢复了平静。

然后紧接着。

「就是你啊!」

「吓!」

深夏突然指向会长大声喊道。虽然我们也被吓到了,不过基本上是预想到会采用这个结局的,所以冲击并不大。

但是会长……

「…………」

灵魂微微从嘴里冒出来了。……这个人才是鬼怪啊。过了一会恢复意识后,会长说道「这、这算什么啊!」,不知为何恼羞成怒了。

「我、我怎么可能是犯人啊!别、别耍人!」

深夏对会长的反驳苦笑道。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意思是也就是说犯人就是小栗梦。没错……是变成了幽灵的小栗梦啊。」

「唔……」

听到幽灵这个词语,会长又失去了言语。

深夏进入故事的结束阶段。

「那个死法看起来不像是人所能做到的。菜刀几乎是同时插在身体上的。仿佛……浮在空中的菜刀一齐飞过来一样。

……在那之后,菜刀就不放在家庭科教室,而是严密保管在准备室里。……会长,学生会的活动弄到很迟的时候要注意哦。如果有谁在上家庭科的课程的时候把菜刀忘在家庭科教室的话……而会长你又因为什么理由而进入家庭科教室的话……你的生命可没法保证哦。」

「…………」

会长的灵魂又飘飘然地从嘴里冒出来。……她似乎是相当害怕。在那个世界旅行了一段时候后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然后会长说着「真是无、无聊的怪谈啊!」这样完全没有说服力的逞强的话。

……这反应真是太棒了,会长。我、知弦姐、深夏还有小真冬,全员都露出了微笑。


在那之后我们继续讲怪谈给会长听。当然所有故事的主人公都假定为小栗梦。我们真是温柔啊。

小真冬逼真地讲述会进入人体内诱发自杀的恶灵——通称『在里面』的威胁让会长害怕。知弦姐则是用灵异性的解释将数年前发生的连续杀人事件『剥脸事件』真相解释清楚了,是明明是空想却有理论性和说服性的恶劣的故事。(某D注:以上两则都是作者葵せきな的前作マテリアルゴースト中出现的恶灵。感谢轻国的atropos补充此NETA。)

至于我——

「有个名叫小栗梦的少女。她……被名叫杉崎键的少年雇用为女佣。完毕。」

「吓吓吓吓吓吓吓!」

只用了一句话,却让会长最感到害怕。

不知为何感觉大家的眼神在说「这也行啊,你这家伙」,不过没关系。

机会难得,我又说了几个小故事。

「小栗梦的必修科目挂了。」

「吓!」

「小栗梦因为失言问题而被逼辞去学生会长。」

「吓!」

「小栗梦的祈祷白费了,之后身高一直没有变高。」

「不要啊啊啊啊!」

「小栗梦的牙刷被杉崎键用舌头舔了之后放回到原处。」

「呀啊啊啊啊啊啊!」

「小栗梦最后的话是『唔,好险』。」

「大意了!」

「小栗梦的人生是梦结局。」

「谁的啊!」

「小栗梦被人暗地里叫作『脑袋有点那个的孩子』,但直到最后都没察觉到。」

「好过分!」

「小栗梦其实不是小栗梦。」

「这似乎是最可怕的!」

面对从我嘴里一个接一个说出来的「可怕故事」,小栗梦……也就是会长被完全击倒了。已经连逞强装作平静都忘了。

不知道为什么知弦姐和椎名姐妹也对我的话感到害怕。三人嘟囔着「可怕啊……」、「真、真冬止不住身体的颤抖……」、「居然能想到如此残酷的事……」之类的话。看起来我的故事似乎是大受好评。

在充分享受欺负会长后,我决定稍作休息。

因为会长完全没用了,所以我和知弦姐说话。

「不过大家都很喜欢可怕的故事啊。为什么呢。『可怕』如果要说的话应该是属于负面情感的吧。」

知弦姐用手把柔顺的头发往上拢,微笑道。

「有刺激这个词吧。可以说是在保证了安全的情况下体味危险吧。过山车也是这样的吧?」

「不过这『刺激』真是个相当不可思议的感觉啊。虽然是保证了安全,但还是觉得享受可怕的事有些反常。因为大家都是理所当然在享受的,所以谁都不会说什么,但是从某种意义来是不是相当扭曲的吗?如果时势不变的话,我感觉享受这些的人被称作异常也是没什么可说的。」

对于我的话,小真冬说道「可能确实如此」表示同意。知弦姐「唔」地陷入思考,深夏搭着手说道「仔细想想确实如此啊」。

我看着还在一个人在那颤抖的会长,心想说不定像会长这样的人才是正常人。会害怕恐怖故事是正常的……虽然是多数派,但其实认为恐怖故事有趣的人才是相当异常、扭曲的吧。

「从这种意义来说……感觉现在学校的状况本身变得非常可怕起来了。」

「是啊……可能确实如此。」

知弦姐表示同意。

「如果享受恐怖故事的这一精神是异常的话……。这个学校……不,这个地球就是有着大量异常人的共同体。……这么一想的话确实很可怕。」

「不、不要这样想了,你们两个。」

深夏感到有些害怕。不过真冬说道「是啊……」咳嗽了一声。

「真冬非常喜欢恐怖故事……但是无法说明为什么非常喜欢。说不定……那才是无法理解的可怕。」

我们沉默了。……深感想要抑制这样理解不能的乐趣是相当困难的事。要改变这学校的现状是……无比困难的。

在这沉默之中发出声音的是非常意外的人物……是会长。

「你看,所以我才说了啊!最可怕的是人类!」

会长不知为何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挺着胸。我们露出了苦笑……不过在心中某处对此表示认同了。

「可怕啊……人类。意义不明的可怕。」

深夏的嘟囔声格外响亮地在学生会办公室回响。

今天议题的结论。

无论如何都难以制止恐怖故事的传播。

……但是。我察觉到得出这结论后变得沮丧没精神的会长。

……做了不好的事吗。欺负过度了吗。会讨厌的人……真的是会觉得很讨厌的啊,恐怖故事。

而且对于会长这样的人来说,恐怖故事本身自然不用说了,说不定就连周围的人开心地讲述也让她觉得可怕的。

…………。

制止恐怖故事的方法啊。

「感觉突然在班上听不到怪谈了。这也是学生会长人望的恩赐吧!」

在那会议两天后,会长开心地对我说道。在难得两人独处的学生会办公室里。我说道「真好啊」将这话题当作是耳边风。

会长的血色完全变好了。看来对于听不到恐怖故事是感到相当开心的。

「不过……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就平静化了啊。真是不可思议啊。」

「平静化……啊」

「?」

「不,没什么。」

我悄悄地叹了口气。

其实……这平静化恐怕是暂时的。……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这状况是我创造的。

恐怖故事。以不可思议的魅力浸透到人们中去,不是想要制止就能制止的东西。


能够制止这种事情的有效的东西。

这种东西。

就只有恐怖故事了吧。

「呀,真是太好了。平息了风纪的混乱。」

「是啊。太好了太好了。」

我一边看着会长的笑容,一边被复杂的感情所侵袭。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吗……看到这无邪的笑容后,实在是无法判别了。

……因为。

我创造了新的七大不可思议。

会长心情愉快地哼着歌。我带着非常微妙的心情叹了口气。

我做的事非常单纯。以前天会议上感受到的事为本,创造了由我发信的适合会长的七大不可思议。

归纳故事内容的话,就是「知道全部七大不可思议后会降临的诅咒是确实存在的,而且和同样怪谈同样在进化」。就算已经知道了七个以上却什么也没发生也一样。在那前面的领域会有更强烈的「惩罚」袭击过来的……就是这样的新怪谈。

而那怪谈结束的台词就是这样。

「超过第七个就安全了是谁说的啊!」

这就是我创造的故事的原型。现在的话……在不断流转之中,应该洗练地更加可怕了吧。

不过这种变化基本是不会破坏故事的基础的。没错,『达成七大不可思议后的诅咒』『第七个之后不是安全的,会更加可怕的』,只要传言里有这些基础部分的话就好了。

结果。不少人对这个故事感到有些害怕,怪谈潮流就这样平息了。

所以……

「果然愉快的话题才是最好的。」

我凝视着心情愉快的会长。

我真的做了正确的事吗。虽然从结果上来说是得到了她的笑容。

但是……。

「真是不可思议啊。明明昨天大家还在大肆谈论怪谈的。」

我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无邪地歪着脑袋的会长。

人类。

想听怪谈的人。

想说怪谈的人。

害怕怪谈的人。

憎恶怪谈的人。

还有。

创造怪谈来得到利益的,像我一样的人。

「会长啊。」

「嗯。什么事,杉崎。」

我趴在桌子上,微微一笑。

「果然正如会长所说,最可怕的是人类。真是上了一课啊。」

「?嗯、嗯!是吧!你终于明白了啊,杉崎!」

我露出笑容朝向挺着胸的会长。

散布了那么可怕的怪谈。

散布了会长最讨厌的怪谈。

用恐怖将人束缚住。

会长对我露出笑容。

我也对会长露出笑容。

这算什么啊。

(啊,讨厌讨厌。这种差事损失太大了。坚决不再做了。)

我为了分散注意力而在确认明天的时间安排。噢,明天是家庭科。应该是有烹调实习的。这样的话……

「…………」

我回想起深夏的怪谈。

感觉有些害怕拿菜刀。

但同时。

想要将菜刀放在家庭科教室再回家的自己也确实是存在的。

……人类真是可怕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