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第1节 第一话~在聊天的学生会~

作者:葵せきな

插画:狗神煌

翻译:demongod

首发:http://www.acgtalk.com/

次发:轻之国度

转载请不要去除信息

「不是世上变得无聊了,而是你变成了无聊的人啊!」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不过我这次少有的感到一丝触动。原来如此,确实如此。

因为我自己积累了经验所以才变成了无论什么都不会觉得快乐的无聊的人了吧。

不管怎么说,这世上没有比「第一次」更快乐的东西。

第一次恋爱。

第一次交到的好朋友。

第一次不正当行为。

第一次成功。

第一次……HGAME?

总之,不管什么时候回忆起来总会想道。

「以前真快乐啊。」

进入幼儿园的时候,明明有着大量和自己相同体格的人,却胆怯不已。

成为小学生的时候,背起双肩书包的时候是那么地开心。

上中学的时候,在出示公车的月票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成为了大人。

考上高中的时候,记住了踢落他人赢得结果的欢乐。

那么从这种意义上来说……

「那么这就是说童贞也没有什么不好吗?」

「噗!」

听到我的提问,会长猛地把茶喷了出来,在那使劲地咳嗽。她依旧非常不擅长应对即兴发挥啊。因为现在两人独处,所以今天更加容易戏弄她了。

会长眼含泪水。一边用手纸擦拭面前的长桌,一边瞪着我。

「为什么从刚才我的话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你太嫩了,会长。我的思考回路基本上和那方面直接相关的!」

「有什么好洋洋得意的啊!杉崎你多少有点副会长的自觉吧……」

「自觉当然是有的。关于这个学生会是我的后宫的觉悟的话,那是非常——」

「抱歉。副会长的自觉就算了,首先从将那个自觉舍弃开始吧。」

会长今天也真挚地对我吐槽。果然是可爱啊,会长。

个子比我还小的小而端正的身材。再加上为了拼命弥补自己的稚气而逞强的言行,最后还有成为学生会长后的瞎忙活,真是越发萌了。

没错,萌。现实中符合这个词的女孩子那可是不多见的。她的可爱已经被全校师生认可了。实在是太过可爱了。只要当面见过会长的话,就无法再对漫画和动画里的萌系角色动心了。她真是个犯规少女。

「会长啊。」

「什么事?」

会长揉起擦拭茶水的手纸瞄准学生会办公室一角的垃圾箱摆出投篮姿势。眯起一只眼在认真地瞄准,更加可爱了。

我手肘抵在书桌上,没有抑扬地对那样的会长说道。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哇啊!」

完美地飞向与垃圾箱相反方向的纸团。

会长再度眼含泪水瞪着我。

「杉崎你为什么能够如此轻率地告白啊。」

「因为我是认真的。」

「说谎!」

「『寒○』NETA微妙地有些老啊,会长。」(某D注:龙骑士07的《寒蝉鸣泣之时》,三大同人游戏之一)

而且眼含泪水一边哆嗦一边说的话,完全没有惨剧的预感。

「杉崎,你敢说你忘了在这学生会第一次露面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吗!」

「是什么呢?唔……是『不要管我,你们先走!』吗?」

「学生会一开始就出什么情况了啊!当然不是了!」

「咦?那么……『我对普通的人类没有兴趣。你们之中要是有宇宙人、未来人——』」

「太危险了,杉崎。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没事的。我是原作派。」

「能保证什么啊?!另外动画是神作啊!」(某D注:《凉宫春日》,不需要多说了吧)

会长似乎也有看的。……不对,深入这话题不会不妙吗?没搞错所属文库吗?快点想起那个时候的事吧。

……对了对了。那个时候我应该是对聚集在学生会的成员……四名美少女这样宣言的吧。

「我喜欢大家。超喜欢。大家和我交往吧。我绝对会让你们幸福的。」

「没错!在那个时候这个学生会就已经知晓了你的随便程度!谁会被说『不管谁都好,和我交往吧』这样的人打动人心啊!」

「真是失礼啊。才不是谁都可以。用SN○KER文库风格来说的话,就是『我对美少女以外的人没有兴趣』」

「这意思不就是只要可爱不管谁都可以吗!还有,既然要做的话那就用富士见Fantasia文库风格的比喻啊!」(某D注:SN○KER文库=角川SNEAKER文库。富士见Fantasia文库是本作的所属文库)

「我是一心一意的啊!对美少女!」

「范围太大了!」

「美少女可是稀少种类哦。」

「问题不在这里!在对复数的人告白的时候就已经不诚实了!」

「诶。比摇摆不定的主人公还要不好吗?一开始像这样堂堂正正地宣言『我的目标是后宫路线!』的人要清高的多吧?」

「很遗憾你和GALGAME的左拥右抱的主人公的构成是不同的!」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那种才叫主人公吗!我明明这么喜欢女孩子的!」

「不好意思你基本上不会是主人公!你是属于主人公的轻浮好友的类型!是反应夸张的搞笑要员!」


会长还真是非常熟悉啊。

「我脸明明很不错的——」

「这是画师的力量啊!」

要是这么说的话,美少女角色的会长才是……虽然我心里这样想,不过还是算了吧。

我一边说话一边走过去捡起会长投偏的手纸,然后在近距离投进垃圾箱。

「……」

会长一边非常复杂地注视着我一边坐回到座位上去了。我走回到自己的座位,问道。

「怎么了?会长。」

「……怎么说呢,杉崎你有时候很机灵,或者说很温柔……无意识中表现出来的。」

「嗯嗯。这种反差的好感度上升幅度很大吧?」

「是故意的?!糟了!我心中的好感度已经上升了不少了!」

「呵呵呵……其实就算这样说有些夸张,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刻意的。怎么说呢,这是以前留下来的习惯。是为了能够受女性欢迎。现在基本上是无意识地在做。」

「嗬……真是非比寻常的色情威能啊。」

「嗯嗯,我有着非比寻常的精力哦。因为后宫路线的终点是需要体力的嘛。」

「啊,不要告诉我是为了什么的体力。」

会长就如她的LOLI外表一样,很不擅长这类对话。她捂住耳朵在不断地摇头。……真可爱啊。但是……

「会长。你这反应不正是已经明白我没说的话的证据吗……」

「……。……啊呜。」

脸红了。在忸忸怩怩。……可爱啊。真是可爱啊,会长。

我费尽心血努力进入学生会的理由很大一部分的原动力就是这会长。

就这样我准备继续欺负会长,不过非常遗憾地,好像打扰我们两人独处的时间一般,学生会的门开了。

「KEY君。不能太过欺负小红哦。」

这样说着,和会长同为三年级生的身为书记的女性知弦姐走了进来。

顺便一提KEY君指的是我。因为我的名字写作「键」念作「KEN」,所以是KEY君。(某D注:Key,GALGAME名社,俗称键社。代表作Air、Kanon、Clannad)

另外小红指的是会长。这也是因为会长的名字是「栗梦」、CRIMSON=深红,所以是小红(某D注:会长名字日文是くりむ,音为KURIMU。CRIMSON日文发音是KURIMUZON)。无论哪个都是非常单纯的外号,不过知弦姐似乎是很中意的。虽然会长自己怒道「这听上去不是像在说小宝宝一样吗!」(某D注:小红和小宝宝日语发音相同),不过被有着LOLI外表的人这样说,我和知弦姐更加认为是「(完全相符)」了。

不过知弦姐她基本上是用姓叫同级生,用名叫下级生的人。所以觉得被她用外号来称呼是非常光荣的,不过据知弦姐所说,似乎「并不是用友好度来区分的」。……女人真神秘啊。

知弦姐是和会长完全相反的人。身材修长,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而长长的黑发那柔顺的质感,展现出让人入迷的成熟魅力。性格则是冷酷中带有温柔……

是和会长不同意义上的理想中的美少女。不,比起美少女来,应该说是美人更合适吧。

看到她坐到对面的座位上后,我开始反驳。

「才没有在欺负哦。只是在凌辱而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性质更加恶劣了。」

「没事。我是取得同意了的。」

听到我这样说明,会长又大喊「说谎!」,关于这个我决定无视掉。

在会长无精打采的期间,我决定和知弦姐说话。

「不过今天的集合情况真是不怎么好啊,我的后宫。」

「不是KEY君你的后宫,是学生会。这没什么不好吧?又没什么特别的活动。最近集合在一起也只是吃着零食聊天而已。」

这样说着的知弦姐马上从书包里拿出矿泉水喝了一口。

「你没有明白啊,知弦姐。基本上不直接见面的话好感度是无法上升的。呐,GALGAME不是通过移动场所来决定女主角的吗?」

「说得好像是当然的知识一样我也是会困扰的。」

「也就是说,不到学生会办公室来就无法培育和我的爱了,这样的话不管有没有活动她们都应该来——」

「不如说是因此才不来的吧。」

不经意受到了严厉的吐槽。知弦姐……虽然不是像会长那样明显的傲,但是正因为如此偶尔会很过分。心灵的损伤相当大。

我咳嗽了一声,PositiveThink。

「不过知弦姐是来培育和我的爱的吧!」

「……。……啊,嗯,是吧。」

比否定还要过分。非常心不在焉。是一边拿着从书包里拿出来的零食,一边咯吱咯吱地开始写像是作业一类的东西时在说的话。

「唔……但是像这种冷酷角色要是爱上别人的话一定会很激烈不会错的!」

「啊,这是正确。我很激烈的哦。小学的时候每天给初恋的男生三百封只罗列了『喜欢你』的信,最后逼得他精神崩坏。因为意外地脆弱,所以恋情就此冷却了。……你会如何呢?」

眯起眼睛嘴角露出浅笑注视着我的知弦姐。

比会长的「寒○」NETA要可怕得多。

没办法……

「知道了。」

「诶,听了这事之后还做好觉悟的吗?能够接受我的一切?这一下得分有点高啊,KEY君。现在确确实实KEY君FLAG在我心中有些——」


「我决定只和知弦姐发生身体的关系!不需要心!」

「……。……那么,下一个题目是——」

被华丽地无视了。也罢。不过……只以身体关系为目标的话,搞不好比交女朋友还要难?……唔。

我这样思考着,突然发现会长擅自把手伸向知弦姐的零食。我在零食就要进入她嘴里之前忠告道。

「会胖的哦。」

「呜哇。……没、没事的。营养会转到身高和胸部上去的!」

「这倒没关系。不过要是转到肚子上去的话那风险可就大了哦。」

「没、没事的!我啊,不容易胖的!」

「胸部和身高也不容易成长吧。」

「……嗨!吧唧!」

啊,吃了。

「……下一个题目的答案是……好,是『metabolicsyndrome』(代谢症候群)」

「…………」

知弦姐眼睛看着笔记本说了非常严酷的话。……真的有这个题目吗?

会长只是吃了一口零食就兴致大减了。……既然最终会烦恼的话,那么不吃不就好了。

我把手放在哆嗦着的会长的肩膀上。

「没事的,会长。如果没人要你的话……」

「诶?莫非……你要说即使我变胖了你也会喜欢我吗?就算不是美少女了也一样?杉崎……你……」

泪水在会长的眼里打转。我对她微微一笑。

「如果没人要你的话……请靠工作活下去。」

「现实性的建议?!」

「我会在暗地里为你加油的!」

「暗地里算什么意思啊!我基本上就是被弃而不顾了啊!胖了的我没有价值啊!」

「这个嘛,所以这是我为了让你努力不要变胖的叱责激励哦。」

「啊呜——」

会长垂下肩膀。其实会长就算稍微胖了一点那也应该是很可爱的……但是如果因此而大意的话,作为我的后宫要员那就不好办了。我的后宫成员必须各自磨练自己才行!像成为母亲后就舍弃女性这样的意识是无法生存下来的!

「加油,为了能够留在我的后宫!」

「啊,突然觉得即使胖了也无所谓了。」

「…………」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傲呢。再不来个人露出点娇羞的话,我都快寂寞地死掉了。没有比没有女人缘的GALGAME的主人公更凄惨的东西了。不过可能明明有很多机会,最后却走向好友END的人生要比没有女人缘的人生要更悲惨。

知弦姐开始认真地做作业,会长横下心来专心吃零食。

因为空闲的要死,于是我思考着下一个话题的内容,这时门嘎啦嘎啦地打开了,这次进来了两名女生。

「我们来迟了——」

「对、对不起。」

以对比鲜明的态度进来的两人。

走在前面的活力少女椎名深夏和我一样是副会长,而且还是我的同班同学。

长长的头发扎成双马尾,从她在「这学生会」中就可以知道,当然是美少女。

没有加入特定的社团,不过运动神经不输给男生……不如说本人就很男孩子气。

为人活泼爽朗,不仅受男生欢迎,在女生中人气也很高。而且因为她本人少见的略带百合气质,人气更是直线上升。

但是……似乎正因为如此,所以讨厌像我这样的男人,再加上处于同个班级并且同样是副会长,有着马上要和我敌对的倾向。是正统派的傲娇。……不过问题是没有丝毫娇羞的倾向。

然后在她背后不断向我们点头哈腰、一和我视线相对就急忙移开的少女是椎名真冬。她是深夏的妹妹,是一年级生。虽然有着会计这一职务名,不过在这学生会中基本和工作是无关系的。

这孩子仿佛是被姐姐深夏吸取了全部精力诞生下来的梦幻般的孩子,而且不擅长应付男生,是个触动了一部分男生的心弦的女孩子。不过说起来……讨厌男性的原因确确实实是因为她姐姐(似乎是因为遭了姐姐百合兴趣的毒手,深信男性是可怕的生物)。

色素稀薄的直发和雪白的肌肤,还有微微系着的丝带是她的魅力点。用「真冬」来称呼自己这点是非常GOOD的。因为她像这样既可爱又带有孩子气,大家都叫她「小真冬」。总感觉这孩子不适合「敬称」或是「直呼」。只有身为她姐姐的深夏直呼她「真冬」,不过这不知为何让人觉得很适合,真是不可思议啊。

在椎名姐妹走到既定位置后,我对两人说道。

「对了对了,深夏和小真冬有没有什么『第一次的时候明明那么有趣』的事情啊?」

决定回到最初的话题。

「干嘛啊,这么没头没脑的。」

坐在我旁边的深夏露出可疑的表情看着我。

「没什么啦。因为会长难得说了句‘不是世上变得无聊了,而是你自己变得无聊了’这样有价值的话。」

「说难得也太失礼了吧。」

会长又开始吵闹了,不过无视。椎名姐妹两人同时「唔~」地陷入思考。

坐在我斜前面的真冬最先回答道。

「真、真冬应该是化妆……化妆品吧。」

「化妆?」

「是的。小时候看到母亲在化妆的时候那真是想做的不得了。而且在中学的时候第一次买了自己的化妆品的时候实在是无比开心……。不过仔细想想的话,真冬似乎不太喜欢打扮自己的。最近就只会做些最低限度的处理……」


「哦哦,原来如此啊。确实很像小真冬会做的事。没事的,小真冬!小真冬你就算不化妆也足够可爱了!不如说遮掩小真冬本来的美貌的化妆没有要比较好!」

「谢、谢谢……」

「喂,键!不要在我面前泡我妹妹!」

小真冬因为我的话而脸颊发红缩作一团,这时深夏冲我吼道。

司空见惯了。我叹了口气,把手放到旁边座位的深夏的肩膀上。

「好了好了。不要嫉妒啊,深夏。……你也很有魅力的!」

「不不,我没有在嫉妒!!」

「深夏也有如果和你结婚的话就会有小真冬这个小姨的极大魅力——」

「而且根本不是我的魅力啊!」

深夏非常生气。……可爱的女孩子啊。就算用不着这么吃醋……

「才不是吃醋!」

「噢噢!终于心灵相通了啊!离终点很近了!」

「真可怕啊!你真是可怕啊!自以为是的激烈程度真是太可怕了!」

「自以为是?……没办法啊。就当作是这么一回事吧。你真是个腼腆的人」

「我、我想杀了你……」

小真冬拼命地劝解因为我的话而浑身颤抖的深夏。

好了,不管怎样学生会成员今天也好好地集合起来了。

我看了看包围自己的四名美少女,一个人暗自得意。

「嗯嗯,后宫万岁。这个光景不管什么时候看都很棒啊。努力进入学生会真是太好了。」

对于我的话后,知弦姐说了句「说起来」回复道。

「KEY君是通过《特优生》进来的吧。……不过看起来实在不像啊。」

「是啊。这家伙不管怎么看也只是个好色笨蛋男人。」

深夏表示同意,小真冬则露出了苦笑。

我正要进行反驳,会长啪地拍了下桌子。

「虽然说过很多次了,这学校的学生会成员选拔基准实在是有问题!虽然人气投票就很有问题,不过《特优生》也是,除了成绩之外应该加入精神面的评价!」

会长说着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抱怨。我对此进行惯例的反驳。

「我认为这个系统是最棒的。」

这个学校的学生会成员选拔系统是相当奇怪的。

首先基本上是通过纯粹的《人气投票》来决定学生会成员。只是一般必定是以容姿为标准,选出来的都是可爱的女孩子。也就是说,其实就是选美大赛。

美丽的女性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会憧憬的。美男子则往往会引来男生的反感。果然可爱才是正义啊。

而且这个系统其实是相当有道理的。虽说是因为容姿而被选上的,但是其间既没有选举活动也没有其他拉票活动,纯粹是学生们从日常生活中选出自己憧憬的人来投票而已。

这样一来,这些「让人憧憬的学生们」位居高位的话,大家意外地会好好地听学生会的。而且……老实说学生会的工作只要肯做,那么不论是谁都应该问题不大的。就算是因为容姿而被选上也没什么大问题。只要有领袖气质那就足够了。

所以最终学生会就成了聚集美少女的场所了。

不过还是有妥协点的。那就是《特优生》。各学年的成绩优秀者……年度末测试成绩首位的人,只要自己希望的话,就能够进入学生会。

表面上这样似乎就能引入优秀的人才了……但是一般来说头脑那么聪明的人都热衷于学习,基本上是没有志愿者的。

但是在年度末拿下首名并提交请求的便是……我,杉崎键。理由很简单。那是因为……

「不过键还真是能行啊。这能量实在是非比寻常。」

深夏用感到不可救药的视线看着我。会长也叹了口气,嘀咕了一句「确实是啊」。

「只要能够进入《除了自己以外全员都是美少女的共同体》的话,我不管什么都会做的。嗯嗯,就算入学当初几乎是最下位的成绩,花个一年时间升到首位也是轻而易举的。」

「……真、真冬好像偶尔会觉得杉崎学长非常高大……」

「真冬!这是错觉!不要憧憬键这种人!」

深夏说了非常失礼的话。

「头脑聪明是事实哦,深夏。」

「动机不纯啊!有着这种思想的人居然在管理学生的学生会之中……」

「政治家也经常因为女性问题而曝出丑闻的吧?人稍微好色一点比较容易位居人上的哦。我即使到了中年也不想忘记用小镜子偷窥女高中生裙内的饥渴精神。」

「别给我找坏的范本出来!」

听到深夏的话,会长也趁势说道「没错」。

「只因为成绩好就能进入学生会果然还是太奇怪了!就是因此像杉崎一样的问题儿才能进来……」

「我也觉得让学生会全体成员都对我神魂颠倒有些不好,但是……」

「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你神魂颠倒!」

「诶诶!」

「这新鲜的吃惊反应算什么啊!你也太过自信过剩了吧!」

「不会吧……怎么会……。居然只有会长一人被攻略了……」

「我也没有被攻略啊!」

「诶诶!」

「你能不要做出和益男先生一样的吃惊方式吗?」(某D注:益男先生是日本长寿动漫《海螺小姐》里的人物。《海螺小姐》是长谷川町子所著的四格漫画,动画版从1969年开播到现在人气依旧经久不衰,是日本国民级的动画。)

「怎么这样……会长。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将那天夜晚的事情当作是没发生过的吗……」


「你、你说什么?」

会长搜索着记忆退了下去。

在大家的注视中,我说了出来。

「那天夜晚,在梦中会长你不是无数次激烈地向我渴求吗!」

「这里有罪犯预备军啊!这里有未来的尾行狂啊!」

「过分!居然玩弄我的纯情!」

「倒不如说是我被玩弄了吧!」

会长喊累了,喘着气坐回到座位上。会长身材娇小,所以没什么体力。稍微争吵几下就没力气了的。

可能是看不下去了吧,知弦姐啪地关上笔记本说道。

「KEY君。我并不讨厌你,不过你就不能稍微诚实点、行事稍微灵活点吗?比如说建立后宫,不是做出宣言而是靠诚实去攻略,这才是王道吧。」

「唔,嗯嗯……。知弦姐的意见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不管再怎么掩饰,这就是我!这充满欲望的样子就是真正的我!我很笨拙的!而且是忠实于性欲的!」

「你真是连芯都腐烂了啊。」

深夏用冰冷的视线看着我。啊啊,在傲啊。大家还都处于傲的时期啊。

没关系。作为我人生的圣经的GALGAME……不,其实是HGAME(希望不要吐槽我说年龄限制)也是如此的。不是一开始就是后宫的,本来是傲的人渐渐地变得娇羞的过程其实是最赞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现在处于非常幸福的位置。

「呵呵呵……接下来学生会成员会陆续落入我的魔手的……」

「开始自己说自己是魔手了啊……」

小真冬露出了苦笑。

「不过如果实在没有娇羞的话,还有马上转变为学员凌辱类的计划——」

「你还真是爽朗的邪门歪道啊。」

深夏的傲度似乎快到撑破计量器了。

我对她「啧啧啧」地摆了摆手指。

「没事的,深夏。我有思考不让这情况发生的办法的。……其实这种系统的故事不是渐渐的提升全员的好感度,而是以『一人一话』的形式来提升的。」

「什么?」

「不只是GALGAME,学园剧也是这样的吧?教师一话解决一个学生的烦恼,渐渐的融入到班级中去。然后在最终回,班上全体学生一个劲地感谢老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后宫结局。」

「我感觉学园剧的最终回被狠狠地玷污了啊,喂!」

「于是……首先从现在已经对我抱有一定好感的小真冬开始,接着按照会长、深夏、最后是知弦姐的顺序渐渐提升难度解决问题,然后不知不觉地——啊呀,真不可思议,大家都成了我的俘虏……」

「怎样都无所谓,不过我对于你认为我比知弦姐要好攻略觉得有些不爽,喂!」

「真冬是……一开始就被攻略的吗……」

小真冬不知为何在哆嗦。是因为感到兴奋吧。

会长虽然还很疲惫,但还是对我提出了不满。

「为什么我是除小真冬外最好攻略的啊!不能接受!」

「诶?因为会长……已经处于对我产生意思的状态了吧?大概是在如果我和其他美少女走在一起的话会感到不高兴这个位置吧?」

「如果杉崎和其他美少女走在一起的话,我会迅速联络警察,要求保护那个少女!」

「会长你的嫉妒心真强啊。」

「……啊,希望能让杉崎走向最凄惨的BADEND。」

会长露出非常阴暗的眼神。我不知为何突然感到毛骨悚然,慌忙移开视线。

差不多快要没有任何人站在我这边了,于是决定改变话题。

「不过我最害怕的还是会长一开始所说的话。」

「?什么?你指的是什么?」

「变成无聊的人……也就是说处于得天独厚的环境却不再认为是得天独厚了。按这样下去的话,我现在……在进入学生会才一个月左右的现在对这后宫状态开心的不得了。但是总有一天……会将这状况当作是理所当然了的。」

「哦。这也不是不能理解。」

会长少见地赞同我的意见。然后叹了口气。

「像这种不是注意就能解决的。和生活水准是一样的。曾经体验过富裕的生活的人,就算收入降低了,也还是很难降低现在的生活基准。」

「又举出很不符合美少女LOLI学生的例子来的啊。」

「我家就是这样的。因为我父亲是经营者。时好时坏,收入沉浮不定。」

「原来如此。所以会长至今都改不掉用金钱让美少年侍奉自己的兴趣……」

「别把我和杉崎你相提并论!这算什么兴趣啊!我又不是恶女!」

「而且用钱束抽打男人脸颊的性癖也改不了……」

「我是什么贵族啊!不管怎么说也没到这种程度的!」

「在贫穷的现在,唯一的生活意义就是扯下侵入家里的蚂蚁的手足……」

「我变成彻彻底底的阴暗女了啊!和金钱之类根本没关系了啊!」

会长全力吼道,接着又疲惫了。……如此有欺负价值的前辈也真是少见啊。

不过确实,只要到了一次上层去的话,就很难自己回到下面来的。这就是成为了无聊的人吧。

看不到眼前的幸福。如果到了上层的话,就会想到更上层的地方去。但是总有一天会到极限的……停滞在那里的时候,他会觉得这世上很无聊,可能就此变成了「无聊的人」。

但是……


「真、真冬我不想变成那样……可是我搞不清楚要怎样才不会变成那样。」

小真冬沮丧道。她说的没错。争上游是人类理所当然的欲望,要想制止住那是很困难的。知弦姐则说了「只有最终到达《顿悟》这样极限的境界这样的方法吧」这样非常合理的话。

「诶,感觉真很无趣啊。」

深夏感到不满。……确实很无趣。还不如……可能是因为我还年轻,我不想顿悟,希望能够一直嬉笑玩乐。

知弦姐继续说道。

「不过一部分人……被称作胜利组的人是不断地向上的啊。大部分人则是在某处妥协,马马虎虎的幸福就可以了。」

「马马虎虎的幸福……啊。」

我最终还是会被埋没在一般人之中吗?

去不怎么大的公司。

拿着中上左右的工资。

做着提不起劲的工作。

努力升上去也最多是课长左右的地位。

不管再怎么工作世界也不会有所改变。

就算自己消失了,代理要多少有多少。

但是没有从这样的环境中脱离的勇气和气力,得过且过地过着每一天。

…………。

「不行啊。」

「诶?」

听到我的嘟囔声,全员向我这边看来。我全身承受着那视线……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我要创造美少女后宫!」

高声发布宣言!

深夏一幅受不了的样子说道「呃,就算你用要成为海贼王的劲头来说……」。其他成员也露出「又来了啊」的表情看着我,但我还是继续往下说。

「就算要妥协,我也要在高处妥协!让美少女侍奉我,直到有一天能够说出『啊,我已经厌倦美少女了』才妥协!」

「……原来如此。总之尽可能地先去到自己能够到的地方啊。不错嘛。我喜欢这种哦。」

知弦姐不知为何露出了微笑。噢噢,不知不觉点数上升?我还真是总在不刻意的地方受到评价啊。

深夏也笑着说道「先不管后宫,这个态度倒是不坏」。

小真冬则柔和地微笑道「确实……比起现在在烦恼,说不定先尽可能向上爬要比较好」。

而会长的话……

「唔,太努力的话会累的。」

完全是个废柴。

既不会顿悟,也不会努力向上,估计是会很快妥协的。

似乎对于学生会长这职务感到满足了。

她咯吱咯吱地嚼着零食,露出无比幸福的表情。

也罢。

幸福的话就好了,嗯。简单简单。

会长吃完零食后(明明是知弦姐的……),满足地宣言道。

「那么今天就解散吧。」

『…………』

全员都认为她是彻彻底底的废柴了。

不过我们最终还是就此解散了。

……我也必须要开始工作了

*

「……杉崎又留在学生会办公室里了啊。」

栗梦朝在校门前再次遇到的学生会成员们苦笑道。她们露出温柔的表情微笑着。

深夏嘎吱嘎吱地弄响肩膀。

「真是的,所以才不好应对那家伙啊。……为了和我们长时间聊天,自己一个人将学生会的杂务全部解决,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真、真冬是喜欢杉崎学长的哦?」

真冬的话让全员叹了口气,接着栗梦作为代表说道。

「这里学校里没有一个人是真正讨厌那家伙的。真是的……如果不是那家伙自己老在嚷嚷后宫什么的话,明明可以轻松地交到一两个女朋友的……」

「咦,小红。你果然相当喜欢KEY君?」

「你、你在说什么啊,知弦!当然没有这可能了哦!」

看到栗梦慌张的样子,知弦自然不用说了,深夏和真冬也嘻嘻地笑了。……大家都知道的。

她们全体确实对杉崎键抱有某种好意的。但是将此很好地抑制住的……不是别人,正是杉崎键自己。

因为强调要成立后宫,所以他内心某处在防止和特定的个人关系变得特别好。不过也因此,他是真正地从心底喜欢学生会的全体成员的,所以栗梦她们对于该怎么应对他而感到很困扰。虽然很困扰……

知弦仰视着学生会办公室的方向咳嗽了一声。

「正因为老是说后宫。他可能是……我们的顶梁柱。」

「顶梁柱?」

「没错。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了,我们大家都有些复杂的过去吧。可能用伤痕这个说法来说要更好些。」

听到知弦的话,栗梦、深夏、真冬的表情都变得阴沉了。她们确实各自在私生活中抱有问题的。没有对彼此说过,杉崎键自然应该也是不大清楚的。

知弦继续说道。

「不过在学生会聊天的时候感觉被拯救了一般。只要觉得开心就好了。虽然只是疑似而已……那里有着家庭的饭桌般的温暖。

而创造出那氛围的自然是KEY君了。所以是……顶梁柱。是学生会的顶梁柱,进而也可能是这学校的顶梁柱。」

听完知弦的话,栗梦也将视线转向学生会办公室。

「真是的。虽然他自己说过了,不过那样子简直就是学园剧里的老师嘛。」


「不同的是他不是跑过来解决问题,而只是给予安息的场所的而已。」

「真、真冬非常感谢他的。」

全员对真冬的话露出了苦笑。因为大家都是如此的。不管怎样,无论有怎样的要事都几乎会每天在学生会办公室露面还是因为杉崎键让那里形成了开心的空间。

栗梦说道「那么」做了个总结。

「我们早点回去吧!」

「但、但是,真的好吗?真冬我……」

「没事的。倒不如说杉崎自己是这样希望的。所以必须要尊重他的意志。」

「…………」

「不过与此相对的,如果杉崎碰到什么麻烦的话,那个时候我会全力帮助他的。」

「会长……」

真冬感动地眼睛湿润。然后继续说道「但是……」。

「但是,你是不会和他交往的吧,会长。」

「这又是另一回事。谁会和那不专一的家伙……」

马上就做出了回答。

栗梦以此让这话题告一段落,说道「那么明天见」后跑了出去。成员们也伴随着告别的问候踏上各自的归路。

在黄昏中,栗梦突然想起杉崎和她们的事而嘟囔道。

「无聊人可能也不错……」

觉得日常很无聊的人聚集到一起说不定反而会产生非常有趣的事的。

私立碧阳学园学生会。

在那里每天开展着无聊的人们的愉快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