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觉醒的纸扇

台版 转自天使动漫

图源:村崎幽悠

扫图:村崎幽悠

录入:污驴

============================

地点来到意图搞垮「甘辉」的泡联军上校.喵森所经营的纪念品店。本来今日也该在此召开作战会议,没想到——

「卖不出去的周边上积灰尘了。」、「我来扫地吧。」

「啊,上校你好碍事喔。」、「虽说是军务,还真有点闲得无聊呢。」

上校的统率力似乎到了极限。本以为自己组成了一支精锐部队,结果却只是在帮打工。小弟东司完成他的后宫。

为了取回昔日的荣耀(?),喵森只剩把这间纪念品店(奶泡骨董店)打造成全甘辉第一的商店这条路!

得卖力主打遥乃、莉莉、杏子及诺艾儿四名女孩!!且看她们能否经历PV拍摄、与四精灵的女孩聚会、恐怖份子的袭击等诸多作战,迈向大跃进呢!?

  贺东招二

●Souji Gatou

出身东京都,小说家。代表作为《惊爆危机!》(通称FMP)。同时担任描写「惊爆危机」十多年后世界的外传作品《惊爆危机!Another》的原案、监修。此外,还参与动画系列架构、剧本等工作。

  八奈川景晶

●Keishou Yanagawa

与第22届Fantasia大赏中荣获读者赏。其实我本来打算给本作中每个登场角色都取个日本名字(像遥乃这样)。莉莉特取叫凛凛,诺艾儿叫乃绘留(或者直接用平假名称呼),不过当中只有喵森没有打算这么做。如果要给它取个日本名字……贰野尊?字看起来很帅气这点让我有点不甘心。

  喵森

奶泡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通称泡联)的暴发户上校,执着于击垮甘辉。本以为终于聚集了精锐部队,结果这群反抗分子却根本不听命令,使得占领计划迟迟没有进展。如此的它又将拿出什么最终兵器呢……?

  诺艾儿•菈比乌丝

外表看起来只是个国中生,不过实际上却是来自与泡联交情不错的兔子国,东德士旦高共和国的军人,官拜中尉。目前碍于军务,无奈听从着喵森所下达的指示。

「真赞!真是赞啊!嗯~让鄙人都身体前倾了呢!!」

三角仔

甘辉的广告部长,受邀拍摄奶泡骨董店的PV。

  「PV啊~东司,你来当被我干掉的坏人!」

红衣遥乃

天真烂漫的泡联实习军人,同时也是「奶泡骨董店」的店长。她所持有的魔法武器「童子切」的真正力量终于展现了——?

  「来吧东条少爷,请你进到这个油桶里面!」

莉莉特•琪麦雅

出身红枫乐园的御宅族大小姐。一心想让东司成为她最喜欢的动画主角•东条少爷并正式出道。

  「那个……真的要穿着这个摄影吗?」

新见杏子

深深迷恋东司的少女,每天都在默默想办法夺得他的心和人,这次她似乎在泡联网购上买到了「魔法妙药」——?

  「别、别拍……可恶,杀了在下吧!」

CONTENTS

觉醒的纸扇

黄金萨奇

东条少爷能拯救世界

暴冲特快车杏子

深夜嘉年华

鲁布鲁姆试炼场•奶泡骨董店篇

自我感觉良好系PV

喵森与少女

后记

解说

=============================

觉醒的纸扇

位于甘城辉煌游乐园内的纪念品店「奶泡骨董店」。

这间店外观看似新潮,但实际上却是魔法国度奶泡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简称「泡联」所架设的前线基地。

泡联被交付的任务主要为监视同为魔法国度的敌国,红枫乐园的设施「甘辉」。

纪念品店只不过用来掩人耳目的伪装。

而在这样的店里,共有五名工读生。

「一直卖不出去的周边上积灰尘了……来清洁一下吧。」

拥有傲人身材的黑发女高中生,新见杏子。

「那由我来负责扫地吧。」

散发悠闲大小姐气场,来自红枫乐园的少女莉莉特•琪麦雅。

「虽说是任务,还真有点闲得无聊呢。」

至于这边这名身着满是荷叶边的女仆装,却不改脸上正经表情的少女,则是来自魔法国度东德士旦高共和国军的中尉,诺艾儿•菈比乌丝。

「欸欸,我们来玩扑克牌好不好?」

这位轻易放弃工作邀人一起偷懒的少女,正是泡联的实习军人兼奶泡骨董店店长的哈卢诺菲雅•克蕾诺瓦——如今以红衣遥乃自称。

「你这个店长别带头翘班啦。」

最后是万红丛中一点绿的少年宗方东司——合计五人。

「你们是不是忘记谁了喵!?」

一阵悲痛的哭喊声响起。

原来是这间店的老板,奶泡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军上校,佛拉迪米尔•佛拉迪米罗维奇•喵森。

「本喵差点就被漏掉了喵!反对霸凌喵!」

「你先冷静点吧,因为说你没在工作又没说错。」

「东司同志!?忠实执行任务的本喵到底有哪里不对了喵!?」

「这种话等你先停止滑手上的手机后再来说吧。」

东司对懒散瘫在椅子上,双手把玩着手机的喵森讽刺地说。

虽然希望喵森能就此反省,但它也不是只省油的猫。


「怎么可以!?本喵还差一点就能完成每日任务了喵!」

「因为会像这样百般认真地反驳我啊……」

「老板在玩的时候,工读生就该代替老板工作喵!」

感觉跟它认真活像个儍瓜。

虽然光是想到有喵森这种老板就会令人头痛,不过很可惜它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缺乏才能、品德、责任感,几乎可说一无所有的喵森,却彻底活用了它唯一仅存的「财力」。

「再说东司同志你们也在偷懒呀喵!既然不知道来宾们什么时候会来买本喵的周边,就该随时做好有人会上门的准备才对喵!」

「不……我想根本不会有人来。」

东司环顾了店内的喵森周边后无奈低语。

奶泡骨董店虽号称是间纪念品店,可是店内却看不到任何甘辉的周边。

全因喵森一句「本喵想成为大明星喵!」,导致店内都是以喵森为设计概念的周边。

东司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这副景象,不过如此定睛一看,才发现根本无法从莫名的压力中看出丝毫「款待来宾」的意思。

「而且今天还下雨耶……干脆我们丢下上校回家休息吧?」

放弃玩扑克牌的遥乃如此提议。

「遥乃同志!?你这样是放弃任务喵!是会送军法审判的喵!」

「你这个在执行任务时玩手机的家伙没资格说我吧……」

「总之,本喵绝不允许这种事喵!」

「没关系啊,本来我就没想要上校允许喔。」

「遥乃同志!?」

被实习军人弃之不理的上校。

「遥乃,再怎么说把工作全丢给喵森也太过份了。」

「东、东司同志……」

喵森的眼眶中微微渗出泪水。

「假如让这家伙顾店,只会造成来宾进来的时候更不爽而已。」

「东、东司同志!?」

喵森的眼泪瞬间停止。

「可是真的会有来宾上门吗……」

「或许会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迷路到这里来啊。」

「说、说得太过份了吧喵……」

快要不支倒地的喵森拼命寻求安慰。

「菈比乌丝同志!」

「很抱歉喵森上校,在下也认为你不可能招待来宾。」

诺艾儿轻轻摇头。

刚来到这间店时,诺艾儿虽然还像个军人般尊敬着阶级比自己高的喵森,但如今似乎也看透了它。

「莉莉特同志!」

「东司少爷所言甚是喔。」

莉莉特当然不会站在喵森这边。

对她而言重要的只有东司,喵森和奶泡骨董店都是次要。

只不过,莉莉特也不是对东司本人有兴趣,而是因为东司很像她最喜欢的动画「超级花花公子•东条少爷」主角,才对他如此着迷。

「杏子同志!?」

「身为妻子,丈夫的意见是绝对的。」

对这名持续爱着东司的少女根本不必多问。

呱呱坠地十五年有余,杏子一心只想着东司。

「为什么喵……为什么谁都不愿意听本喵的话喵……」

「「「「「平日的所作所为。」」」」」

五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纠正起来一点都不留情。

虽然从旁人的角度来看,如此对待一只猫似乎十分过份,不过就算说这种重话,它还是不会听进去。

因为喵森是只只会找借口,又不断把人卷入麻烦事的猫。

「你、你们难道真的无法相信本喵吗喵!?」

「「「「「无法。」」」」」

「本喵很靠不住吗喵!?」

「「「「「非常。」」」」」

「难道本喵其实很碍事!?」

「「「「「现在才知道吗?」」」」」

听到五人简直就像和声般的回答,喵森心中有某种东西崩坏了。

「你、你……你们太过份了喵!!」

喵森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逼近众人。

「脏死了!遥乃!」

「收到!」

遥乃伸手摸向大腿,从中摸出一把武士刀。

童子切——遥乃唯一的武器。

东司不假思索地就把它借过来。

「你给我安份一点!」

刀光一闪。

童子切出鞘后,原本该是刀身的部份变为纸扇,重重往喵森的侧脸上招呼。

「喵咕噗!?」

被打飞的喵森在半空中转了好几圈。

「东司,让我看看童子切!」

遥乃完全不管自己长官的凄惨下场而跑向东司。

「我看看,二、四、六、八……嗯,的确增加了!」

尽管这把童子切刚开始只有一张纸对折那么薄,不过诡异的是当东司拿它来殴打喵森时,折层就会增加。

因此迷上东司的遥乃雇用他进入这间店。以上便是两人相遇的经过。

时至今日,遥乃俨然化身为替东司提刀的小童。

说是这么说,不过她一点也不在意东司是否有让童子切成长。

还似乎反倒记录起纸扇的成长日记。

「为……为什么本喵……」

残酷的对待让喵森泪如雨下,身体不停颤抖。

「本喵……本喵到底是做了什么啊喵!?」

再也无法忍受的它就这样冲出店外。

充满悲伤的背影在雨中越变越小。

「做了什么……我们只是因为你不工作才生气啊……」

等它累了就会回来了吧。


「……唉,不过要是它感冒就麻烦了。」

连身体健康时都这么难搞,生起病来肯定更麻烦。

大概会面不改色地要求众人「要不眠不休照顾本喵啊喵!」吧。

莫可奈何的东司于是开始替喵森回来时做准备。

「杏子,麻烦你准备一些热饮,如果有东西吃会更好。」

「好的,东司。」

「莉莉洗完毛巾后拿去烘干。我想一两条应该不够,到时可以去仓库拿喵森毛巾来用。」

「明白了喔,东司少爷。」

「诺艾儿准备扫地……因为那家伙肯定会踩着满脚的泥巴回来。」

「唉……这也是任务啊。」

三人纷纷点头答应东司的指令。

「欸欸东司,那我呢?」

遥乃指着自己如此问道。

「帮忙杏子和莉莉做刚才的店内清洁,我也会帮忙。」

「那干脆这里还是交给她们,我去准备喝的和毛巾……」

「你该不会没好好做过家事吧?」

「你、你怎么知道

希望真的有点吓到的她务必回想起第一集正妻之争的事。

「别多说了,开始动作吧。」

「唉唷!你到底怎么知道的啦M:」

东司轻松闪躲逼近自己的遥乃,伸手拿起了抹布。

—•—•—•—•—•—•—•—•—•—•—•—•—

「为什么喵……为什么本喵……」

双腿开始酸痛,一路上几乎没看到什么来宾。

活像被弃养的猫般走着的喵森,双眼空洞无神。

「谁都不愿帮助本喵……都不愿和本喵站在一起喵……」

本喵是不是哪里做错了喵?

老板不就是要统领大家,对他们下令,然后在一旁默默看着才称得上老板吗喵?

本喵不过是忠实呈现这些事而已呀喵?

「本喵只是玩手游抽不到稀有装备就花钱储值,可是还是抽到一堆烂装备,才想说『是不是角色名字取得不好喵?』把账号砍了,结果才会因为重练角色太花时间,在店里也拼命玩而已啊喵……」

本喵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喵?

「难道……」

喵森脑海中浮现一种可能。

「难道是在气本喵不拿睡眠时间来玩吗喵?与其在白天一直玩不如不睡的意思吗喵……」

才不是这样——此刻当然没有人如此吐槽它。

「本喵的确从晚上十点睡到早上十点喵,可是考虑到皮肤和毛的健康状况,这样做不是理所当然吗喵……」

顺带一提,奶泡骨董店的开门时间是早上九点。

「不行喵……果然还是不懂喵……」

结果喵森又回到了原点。

「……这里是哪里喵?」

喵森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多功能区来到相当远的地方。

在阴暗天空和雨声的映照下,让本该是熟悉的游乐园风景顿时化为遥远异国。

一股空虚感油然而生。

「啊……原来本喵如此孤独喵……」

孤独二字重重压在喵森的心头上。

「喵森,你在做什么啊咪?」

就在此时,一阵有如天启的声音从上方响起。

花朵妖精堤拉米将手中的伞靠了过来。

—•—•—•—•—•—•—•—•—•—•—•—•—

「这样啊咪……真是辛苦你了咪……」

被带到「堤拉米花园大冒险」内的喵森对堤拉米说出所有心事。

「你能懂本喵吗!?」

「我懂,我懂呀咪,因为我也是这样被骂咪。」

主要原因是太爱搭讪女孩子。

「眼前有漂亮妹妹的话,不去搭讪就太失礼了咪。」

「是、是这样吗喵?」

「既然妹妹不行,我就去搭讪妙龄小姐,结果还是被骂了咪。」

「这和本喵的不幸又有什么关系喵……」

「不过我当然不可能乖乖听话咪!既然妹妹还是小姐都不行,去搭讪将近百岁的老奶奶总可以吧咪!」

听着女性好球带广到无人能出其右的堤拉米激动地说,搞不清楚状况的喵森也只能点头附和。

「所……所以到底是什么意思喵?」

「就是要你别气馁咪。」

那就别在那拐弯抹角,直说不就好了喵——喵森如此低语。

「可是,本喵没办法这样就打起精神喵……」

被五人异口同声地痛骂一顿的喵森受到深刻的心灵创伤。

「真拿你没辙咪,我就给你一种能打起精神的药吧咪。」


「……真的吗喵?」

「我可是平时都在替沮丧的来宾打气的花朵妖精咪。」

「堤拉米……堤拉米同志!」

竟称敌国的吉祥物为同志。

「你稍微等一下咪。」

堤拉米留下喵森走进店内。

过了一会。

「这个给你咪。」

回来的堤拉米手中抱着一个花盆。

里头种着一株约十五公分高的花。

乍看之下似乎是向日葵,但从喵森所在的背面并看不到花的部份。

「那是……什么啊喵?」

「是经过不断交配,由我独自培育出的『啵棒花』咪。」

堤拉米介绍的同时,把手中花盆转了半圈。

喵森因此看到了花的部份。

「……感觉这株花特别嗨啊喵。」

从背面看虽然只是株向日葵,但从正面看却鲜艳到简直像要发光一样。

就连假花都没像它这么直挺。

「感觉它一副要戴上太阳眼镜跳起舞来呀喵。」

「这就是『啵棒花』的精髓咪。」

堤拉米得意洋洋地介绍:

「这株花是在最棒的环境中成长的咪。是用阿尔卑斯山的雪水灌溉,种在养份充足的土里,添加最高级的肥料培育出来的咪!」

「简直就是温室栽培的极致喵……」

「所以『啵棒花』很赞咪,它的一切都很嗨咪。」

喵森直直盯着「啵棒花」瞧。

「……的确,这株花的心情好得让本喵都羡慕喵。」

「来来,现在是正好吃的时候咪。」

堤拉米把「啵棒花」从花盆中拔了出来。

「要、要吃它吗喵?」

「在这个状态下把它吃掉,吃的人也会变得超赞超嗨咪!」

「可、可是……」

「来嘛来嘛,慢吞吞的话就要失效了咪。」

「可是这株花上还沾着泥巴……喵、呜咕咕!?」

「废话少说吃就对了咪。」

堤拉米面带笑容把花往喵森嘴里塞。

因此翻白眼的喵森开始口吐白沫。

「堤……堤拉米……」

「没问题咪,我只是有点希望你能成为这个新品种的白老鼠咪。」

「竟……竟然喵……呜呃……」

堤拉米等到确认喵森的喉咙有动静后才把手抽回来。

然后满心期待地等喵森的反应。

「……喵!」

喵森的双眼再度亮了起来。

「怎样咪?」

堤拉米迫不急待地问。

结果——喵森竟当场跳起并华丽地在空中转了三圈半,用力竖起大拇指。

「嗯~~!赞啦喵!!」

—•—•—•—•—•—•—•—•—•—•—•—•—

垂头丧气离开的喵森,回来后竟化身成有如「摩登大圣」里的伊卜吉那种超嗨怪人。

「唷唷!让各位引颈期盼的喵森上校登场啦喵!」

只见喵森扭着腰,做出夸张的动作打开奶泡骨董店的门。

正在清洁中的东司和遥乃当然是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

「喵、喵森你是……」

它不只情绪大变,就连身上的装扮都变了。

白色燕尾服配上华丽夹克。

加上它明明就没有撑伞,身体却一点都没淋湿

「你不是淋着雨回来的吗……」

「雨〜?那种东西遇上本喵根本就是小事一桩喵!」

它活像电影「周末夜狂热」里的约翰屈伏塔那样高高竖起手指。

下一秒,一道莫名的光束从指尖射出。

紧接着——阳光立刻撒落在喵森周遭,简直就像天上有个探照灯对准它似的。

「真的假的啊……」

东司连忙冲出店外抬头一望。

在遮住天空的大片积雨云中,竟出现一小块的圆形缺口让太阳探出头来。

「这是怎样啊……」

喵森轻拍了哑口无言的东司肩膀。

「唉唉,不用想得那么复杂喵!」

「不不不……」

怎么可能无视?当如此心想的东司转过头来,喵森早已不在他身旁。

「遥〜乃同志!」

喵森踏着华丽步伐完成外点三周跳逼近遥乃。

「嗯〜怎么了呀喵?为什么眼神要那么害怕喵〜?」

「上、上校变得怪怪的……」

「HAHAHA!本喵一直都很赞啦喵!」

喵森把手伸进夹克内再抽出来。

手中瞬间出现几十朵玫瑰花。

「这、这么多花是藏在……」

「不可以在意这些小事喵!Everything Happy喵!」

「别说这个了!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看到喵森莫名高涨的情绪,遥乃不禁上前追问。

「哇哇!你靠这么近本喵很困扰喵〜」

「好了,快点全部老实招来!」


「你说什么喵〜?说这种坏话的孩子……」

一瞬之间,喵森竟已消失在遥乃眼前。

当差点因此跌倒的遥乃稳住步伐并转身一看,看到的是喵森的背影。

而在它手上甩动的竟是——

「要没收内裤喵。」

「那是我的……!?」

遥乃在感受到莫名开放感的同时,连忙用力压住自己的裙子。

「还给我啦!那是我的内裤!」

「哼,你什么时候产生了这是你的内裤的幻觉喵?」

「明明就是我的啊!」

羞愧到满脸通红的遥乃瘫坐在地。

「唔嗯,女孩子就该像这样文静点,不可以大吼大叫喔喵〜」

喵森满意地点着头。

「东司!帮我抢回来!」

「哦、好……」

东司语带迟疑地答应。

唔呼呼,如今那件裙子底下——努力去无视这句恶魔的呢喃。

「遥乃!给我童子切!」

要教训喵森只能靠这个。

只不过,如今的遥乃并没穿内裤。

「你、你绝对不行看这边喔!」

「我知道啦!」

东司很绅士地侧过头,才靠近遥乃伸出手。

「嗯……坐着好难拔出来……」

瘫坐在地上的遥乃无法彻底拔出十分长的童子切。

「东司……帮我拔出来好不好?」

眼眶含泪的她如此开口拜托东司。

「你又给我说这种危险的话……」

不过气她也没用,只好赶快重整思绪。

闭着眼摸索童子切的刀柄后,东司握紧它慢慢地抽出来。

「呀!你有点粗鲁耶东司……」

「抱、抱歉!」

从满脸困扰的没穿内裤少女裙子底下抽出长长东西的少年。

明明就没说错,听起来却相当下流。

「好!拔出来了!」

东司为了赶紧脱离这股危险的气氛,转身面向喵森。

「都是你害我又……你这烂猫给我差不多一点!!」

只见东司把刀鞘一扔,用浑身之力对喵森的天灵盖劈去。

「Holyshit!」

喵森晕了——才怪。

因为它竟然用空手夺白刃的架式接下纸扇。

「什——!?」

在讶异不已的东司面前,喵森哀伤地摇着头。

「偷袭真是逊呀喵……是男子汉就光明正大放马过来喵!」

「轮得到你来说光明正大吗!」

东司再度站稳身子,接连挥出童子切。

「一!二!三!嗯〜这样抓节奏也不坏喵〜」

没想到喵森丝毫不以为意,边闪躲攻击边跳着舞,彷佛像在嘲笑东司一般。

它完全在拿东司当乐子。

「骗人的吧……」

「很可惜!不是骗你的喵!」

发动攻势的喵森瞬间就让东司挨了一记反击。

「咕喔……」

「东司!?」

受到冲击而一时喘不过气的东司当场无力倒下。

此时,听到骚动声的莉莉特及杏子回来了。

「东司少爷,你怎么了!」

「东司?」

「嗯?嗯嗯?嗯嗯~~!?」

看到这两人——更准确一点是她们丰满的胸部时,喵森使出后空连三翻空中转圈的大绝招后落在两人面前。

「Oh,丰收女神呀!本喵感谢你赐予奇迹喵!」

说着这句话的同时,喵森对着两人的胸部合掌。

「你、你在看哪里呀!?」

「这是东司的东西!」

莉莉特和杏子连忙伸手遮住胸前。

「Oh My God!女神躲起来啦喵!召开祭典!准备宴席喵!要把天照大神给请出来才行喵!」

喵森再度把双手伸进夹克内。

当它抽出手的时候,手中握着一大堆像是小号、法国号或长笛等管乐器。

「本喵华丽的音乐一定能让女神为之疯狂喵!」

它竟一口含住所有乐器的吹口,哔波哔波地吹出不协调音。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尽管看到莉莉特满头雾水,喵森却贴她贴得更近。

「莉莉特同志还不懂本喵的魅力所在吗喵?」

「什么魅力不魅力……我现在根本不懂到底……」

「那就看本喵亲自让你明白了喵!」

完全不听别人说话的喵森一头凑近显得害怕的莉莉特。

然后在耳边轻声说:

『和我在一起吧,然后一起帮我还债吧!』

「呼哇!?这是东条少爷第77集的那一幕!?」

听到这阵和平时天差地别,充满磁性的声音,莉莉特的脑内在一瞬间来到沸点。

『我会拿出勇气的,所以你也拿出钱来吧!』

「这是第201集的!?」

『别担心,我会介绍你时薪不错的打工喔。』

「一、一模一样呀……和东条少爷的声音一模一样呀!」

受到剧烈冲击的莉莉特整个人都往后仰。

可是尽管声音再怎么像,脸还是喵森的模样。

「呜呜……感觉东条少爷被玷污了啊……」

声音和外貌差异太大这一点令她十分扼腕。

再加上,被这股声音迷得神魂颠倒的自己实在太没出息了。


「既然会把喵森先生看成东条少爷……真是我一生的耻辱……」

「莉莉!」

杏子为了保护无力振作的莉莉特,闯入她和喵森中间。

「喵森先生,请你别再闹了!」

「嗯嗯?本喵一直都很认真喵!每一刻都认真以赴喵!」

变回平时的语气了。

「杏子同志也无法察觉本喵的魅力吗喵?」

「我心中只有东司!」

「喵哈〜真让本喵忌妒呀喵〜」

嘴里虽然油腔滑调,不过脸上却突然露出正经八百的表情。

「……那么,只好由本喵来教教你了喵。」

喵森步步逼近杏子,视线则直直盯着她的嘴唇。

接着下流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不、不要!我的第一次要给东司……」

喵森伸手托住杏子死命往旁撇开的下颚——

「那我就拿走这边好了喵!」

它竟冷不防一个转身去亲昏倒的东司。

还是以活像要蹦出「咻砰!」这种文字特效的气势。

「啊……啊啊……」

对着无法理解眼前状况而错愕的杏子,喵森竖起拇指指着自己说:

「东司同志第一次的对象不是你……而是本喵啊喵!」

说完还莫名其妙摆出胜利手势。

不过对杏子而言,自己并非东司初吻对象这一点带给她剧烈打击。

「东司他……被玷污了……」

只见她脚一软瘫坐在地,活像失去了人生目标般。

「已经……娶不进门了!」

「喵〜哈〜哈〜!真是活该呀喵!」

喵森毫不留情地高声嘲笑愣在原地的杏子。

「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

此时救世主终于现身。

「诺艾儿小姐!」

被抢走内裤动弹不得的遥乃出声求助。

「喵森上校,你这到底是……」

「嗯……?」

喵森把头转向诺艾儿——可是却直直盯着她的胸口悲痛大喊。

「My God!神啊!祢为何要如此偏心呢喵!?」

只见它把手再度伸进夹克,瞬间取出十字架、圣经和蜡烛等东西排了出来,并且在一瞬间换上了牧师装。

「在神名下的一切不该都是平等的吗喵!?」

握着十字架的喵森大声喊出非常失礼的话。

就算是受过军事教育的诺艾儿,听到这些话还是不禁发火。

「……原来如此,看来你终于变不正常了吗。」

定睛一看,她手中已多出一条黑色鞭子——格林盖姆之鞭。

「瞧在下让你的嘴再也说不出那种话!」

挥出的格林盖姆之鞭伴随呼啸声袭向喵森。

然而——

「啧啧啧,女孩子家这样调皮是不行的唷喵〜」

瞬间再度变回原先燕尾服打扮的喵森竟左扭右扭闪躲起鞭子的攻击。

「你这家伙!可恶!」

诺艾儿紧咬嘴唇,加快挥鞭的速度。

「别这样打本喵嘛喵!本喵可不是马呀喵!嘶嘶〜」

这话听起来根本就在挑衅。

只是,诺艾儿的攻击依然一下都打不中。

「呜……这种耻辱……」

诺艾儿眼眶微微渗出泪水。

喵森并没有放过她内心动摇的破绽。

「你的手破绽百出呀喵!」

只见喵森转眼间就夺过格林盖姆之鞭,还用它绑起诺艾儿双手手腕再吊在天花板梁上。

使得她呈双手高举,动弹不得的姿势。

「住、住手……」

「嗯〜?这样仔细一看,才知道贫乳也有贫乳的看头呢喵……」

喵森丝毫不掩饰,用色瞇瞇的眼神扫遍诺艾儿全身。

「可恶……要杀快杀!」

「唉呀,怎么说这种像是女骑士说的话呢喵,本喵可不是半兽人喵。」

接着还理所当然地说出这种像色情游戏内才看得到的对白。

「半、半兽人?」

「哼哼哼……有兴趣吗喵?那么本喵就来稍微当一下半兽人吧喵……」

喵森以再淫秽不过的表情逼近诺艾儿。

诺艾儿虽听不懂喵森在说什么,却光从它的表情明白了许多事。

就是它绝对在想些色色的事。

「不要!……住手!在下什么都听你的!」

「唉呀呀!竟然说出这种话……其实你是在诱惑本喵吧喵?」

「才不是!」

喵森彻底玩弄着纯真的诺艾儿。

万万想不到,在奶泡骨董店打工的五人最后竟都败在喵森手下。

「唉呀〜已经太晚了吗呼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喵森停止动作。

「唉……今天来碍事的还真多喵。」

喵森简直就像古早的好莱坞明星一样夸张地耸了耸肩。

原来出现在它眼前的是松松饼、马卡龙及堤拉米。

三只吉祥物一看见店里的惨状都不忍直视。

「堤拉米!你为什么要把新品种的花给喵森这种家伙吃呼姆!?」

「因为我觉得机不可失啊咪……就像七月半的鸭子带着调味料飞进汤锅里呢咪。」


「一听就知道谁都不会获得幸福龙!」

「能观察到我细心培育的花有什么效果,我已经很满足了咪。」

「「问题不在这里!」」

在吃了松松饼及马卡龙的双重上勾拳后,堤拉米晕了过去。

「事到如今,只能靠我们想办法了呼姆。」

「记得好像只要让它吐出『啵棒花』就好了龙?」

「看我在它肚子上狠狠揍一拳呼姆!」

军人出身的松松饼配上曾在流氓高中当老大的马卡龙。

若是平时的喵森,早就一溜烟躲到东司背后去了,但是今天的它不同凡响。

「你们想挑战……本喵?」

喵森先是双眼圆瞪,接着下一秒笑到在地上打滚起来。

「喵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喵森一边「磅磅磅」不停敲着地板,一边从夹克中取出好几张坐垫再扔出去,真不晓得它是怎么收的。

「这真是笑死本喵了喵!本世纪最大的笑话喵!山田!快帮那两只把坐垫迭高喵!」

「感觉它情绪怪怪的呼姆……」

「真恶心龙……」

「我培育的花是这种东西吗咪……」

包含复活过来的堤拉米在内,喵森目前的状况竟能让见识过许多大场面的三只吉祥物都退避三舍。

「来呀来呀〜本喵准备OK啦喵!」

前一秒还看它像个龙卷风一样高速旋转,下一秒竟已换上一身在西部片里出现的快枪侠打扮。

用牛仔帽深深压低到双眼,双手则各拿着华丽的左轮手枪。

「好啦,急着送死的先来吧喵!」

只见它熟练地用虽然看起来相当没意义,但却又十分流畅的动作,在手里不断旋转着左轮手枪。

被挑衅到这种地步,松松饼等三只顿时失去放水的念头。

「……我会让你为这句话后悔呼姆!」

「让你看看什么叫地狱龙!」

「现在道歉也太迟了咪!」

松松饼从正面,堤拉米及马卡龙则绕到左右两侧。

左轮手枪只有两把,要面对三只敌人,依数量来看对喵森不利。

再加上松松饼它们运用长年培养出的绝佳默契,让喵森无法专心对付一个。

转眼间,喵森就在无法瞄准任何目标的状况下被对手逼近身旁。

「糟!三只都来了喵!!」

三只吉祥物同时使出不留情的一击。

左轮手枪因此从喵森的双手被打飞,而松松饼原本对准它脸部挥去的手臂也突然改变方向,一把摘下牛仔帽。

「嚣张的快枪侠就到此玩完了呼姆。」

松松饼得意一笑,彷佛是在说「被看不起就要以牙还牙」。

「Oh〜Jesus!这样本猫等于手无寸铁啦喵!」

喵森举起双手示意投降。

「可〜是〜如果本喵不这样放水,你们就太可怜了不是吗喵〜?」

看到举着双手扭腰放声大笑的喵森,松松饼等三只终于忍无可忍。

「松松饼……可以发飙了没龙?」

「……我也想说同一句话呼姆。」

「看我让你哭爹喊娘咪……」

三只吉祥物的双眼充满杀意。

身体周围还燃起和可爱外观非常不合的熊熊怒火。

虽没说多严重,不过至少不是能让一般来宾看到的模样。

「Wow!Help me!Mayday!Mayday!」

当喵森如此跳舞挑衅——三只吉祥物脑中某种东西瞬间断裂。

『去死吧!!!!!』

松松饼等三只一齐扑了上去。

先是使劲冲撞,接着再以全力拳打脚踢。

对于失去武器的喵森来说肯定是致命伤害。

这是一波能让它闭上嚣张的嘴,逼得它哭着求饶的攻击。

应该是如此才对——。

「哼哼哼……你们这群蠢货喵!」

看清楚正面来袭的三只敌人的喵森,缓缓放下高举的双臂摆出架式。

下一刻,被打飞在半空中转圈的竟是它们三只。

「怎么可能……竟然是天地魔斗的架式……」

「明明就连巴恩都要先觉醒才能用……」

「太、太卑鄙了……」

三只吉祥物就这样留下临终前的惨叫摔落地面。

「真是无趣的打斗喵!」

完全没享受到的喵森缓缓捡起被松松饼抢走的牛仔帽。

这下真的万事休矣。

谁都无法阻止喵森了。

到底是「啵棒花」会先失去效用,还是奶泡骨董店会先毁灭呢?

处于绝赞状态的喵森丝毫没有停止蹂躏的意思。

到此为止了——在场所有人都放弃希望。

「……上校,你玩得太过火了喔。」

遥乃用微弱,却着实充满怒气的声音说道。

双手紧紧压着裙摆,害羞不已的同时仍死死盯着喵森看。

「嗯嗯嗯〜?本喵好像听到什么了喵〜?」

丝毫不把遥乃放在眼里的喵森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竟然把大家……把我最重要的大家搞成这样……」

只见她以内八的姿势一步、又一步走向喵森。

(插图)

该是时候重新审视过去如此安于现状的自己。


「所以……你由我来解决。」

不再依靠任何人。

奋战过的大家都已败下阵来。

所以只能由她来解决。

为了重视的人们,也为了保护这间店。

这就是自己身为店长的职责所在。

「就算没穿内裤,我也一点都不害羞啦!」

遥乃虽意志坚定,但语意却彻底偏掉了。

此时遥乃用再认真不过的神情拾起地上的刀鞘,并将童子切重新收进去。

「出出〜遥乃同志,这样做好吗喵?这样你再拔出来的时候,童子切会不会又变回薄薄的纸片呀喵〜?」

喵森出言挑衅,还是极为露骨的挑衅。

它一心认为遥乃不可能使用童子切。

「这样也没关系吗喵〜?会不会只让你更烦恼更自卑呀喵〜?」

「才不会喔。」

遥乃以坚定意志反驳喵森的挑衅。

「我和那个时候不一样了,而且这把童子切也不是普通的童子切……是东司替我培育出的童子切……」

只见她左手扶鞘,右手紧紧握着刀柄。

「所以……我一定也能办到喔。」

喵森的眼神有所动摇。

「我只要用力挥刀……只要相信东司,用力挥刀就好了。」

「本、本喵知道了喵!所以希望你的表情别那么恐怖喵!」

似乎是感受到遥乃双瞳中蕴含的决心,喵森貌似要投降地举起双手。

「……真的吗?」

「真的真的!本喵会向大家道歉喵!你看就像这样!看是要下跪还是五体投地都行喵!」

它话才刚说完,便以脸部直接着地的方式往地上一趴。

虽然看起来很痛,不过如今肾上腺素爆炸的喵森一声都没吭。

「……嗯,我知道了。」

遥乃的手离开了童子切。

「太天真啦喵!」

倒在地上的喵森竟靠一个弓身就弹了起来,并在双脚接触地面的同时猛然往前冲刺。

喵森趴倒在地上,是想让遥乃以为它不可能站得起来而放松戒心。

目的是为了偷袭她最大的弱点——没错,就是毫无防备的裙子内侧。

「看本喵掀你裙子喵!」

「我不是说『我知道了』吗?表示我早就知道上校会骗我喔。」

结果,喵森的突袭遭到早已摆好拔刀架式的遥乃反击。

对准满脸惊恐的喵森挥出全力一击。

往前用力一踏的同时拔出童子切。

一人和一只的身影交错——

「怎……怎么会喵……」

喵森口吐鲜血。

「啵棒花」也跟着从口中飞出来。

明明该被消化得差不多的「啵棒花」,此时看来竟显得有些水嫩嫩。

(嗯〜……超赞的啦……)

留下这句话后,被吐出来的啵棒花爬过地板,最后不知消失在何方。

「怎么样……了啊?」

另一方面,遥乃虽打倒了喵森,其实过程中都闭着双眼。

因为她果然还是会怕。

害怕自己所拔出来的童子切,究竟是不是东司替她培育出的童子切?

就算没有回到最初那样薄薄一片纸,要是折层变少或刀身变得软趴趴该怎么办?

因此从拔刀的瞬间起到此刻为止,遥乃一直不敢正眼看童子切。

「……不,这样子不行。」

大大一口深呼吸后,她做好觉悟。

缓缓地、稍稍地张开眼皮。

出现在眼前的是——童子切。

那把每天都在看,看到已经习惯的童子切。

「太……太好了!!」

这下她更用力盯着瞧。

「嗯……真的好好的!和东司用的时候一样耶!」

高兴得蹦蹦跳的遥乃就这样满怀欣喜跑向东司。

「东司东司!你看!你看嘛!这是我的童子切喔!!」

尽管遥乃笑容满面地说,被打趴在地上的东司却毫无反应。

「唉唷!为什么这种重要时刻你还在睡啦!」

她拼命摇晃东司的身体,想与他分享这份喜悦。

「呜……」

「啊,醒了!」

面对微微睁开双眼的东司,遥乃举起童子切大喊「你看!」。

迅速拔刀出鞘,划破空气。

摆了个帅气的姿势。

忘记自己如今没穿内裤。

「东司!你看你看!」

「哇笨蛋!你要我看什么啊!?」

尽管东司拚命撇开头吼道,却传不进兴奋过头的遥乃耳中。

「这还用问吗!你看嘛!」

她兴高采烈地挥舞童子切。

忘记自己如今没穿内裤。

「你在想什么啊你!」

「欸〜〜为什么你不看啦!」

「所以你到底想让我看什么啦!?」

「唉唷唉唷,你快看嘛!」

如此这般,没穿内裤却兴奋地蹦蹦跳跳的遥乃,不停刺激着东司的欲望。

—•—•—•—•—•—•—•—•—•—•—•—•—


奶泡骨董店的受难日到此划下句点。

顺带一提在这之后,园内不时发生来宾突然嗨起来的诡异现象——不过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