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黄金萨奇

 黄金萨奇

在诺艾儿来到奶泡骨董店的两周后,她收到了一封命令信。

「立即回国进行定时报告吗。」

原本她是因为喵森发出援军请求,才从东德士旦高共和国被派遣至此。

军方高层本来乐观预期优秀的诺艾儿会马上完成任务归来,没想到竟然过了两周都无声无息,会来信要求她回国解释也是理所当然。

「诺艾儿小姐……你要回国了吗?」

从旁看着命令信的遥乃寂寞地问。

「别紧张,只是暂时回国而已。」

诺艾儿面不改色果断回答,似乎是为了抹除遥乃的不安。

「别露出这种表情,在下马上就会回来。然后哈卢诺菲雅,别忘了在下不在的这段期间,你可是责任重大喔。」

她如此鼓励微微泛着泪光的遥乃。

「嗯……什么时候要回去那边?」

「明日启程吧。」

「这样啊……那么不办送别会不行呢!」

「不都说马上就回来了吗……」

虽然相处才短短两周,不过诺艾儿很高兴遥乃会因和她分开感到不舍。

「还得去拿军服才行啊。真是好久没穿了。」

自从进入奶泡骨董店打工后,她穿回军服的机会几乎是零。

「那个……不能维持这个模样就好吗?」

「哈卢诺菲雅,在下是一名军人啊……」

「明明很可爱啊……」

尽管遥乃嘟起嘴,诺艾儿当然还是不能穿着奶泡骨董店的制服回国。

「穿上军服变成吉祥物的模样……这就是东德士旦高军的正式打扮。」

其实魔法国度的居民几乎都不想主动变身,但既然是军规就得遵守。

「正式打扮……是要变回兔兔的意思吗?」

遥乃也知道东德士旦高共和国是个兔子国。

「兔兔……」

明明遥乃没有说错,可是听她这么叫却让诺艾儿的紧张感全没了。

「……大概是吧。其实不只军服,在下也好久没做正式打扮了。」

「诺艾儿小姐,你会变成什么样的兔兔呀?」

「什么样……没什么特别的啊。」

只是变身成穿军服的兔子。

正当诺艾儿打算如此回答,遥乃双眼发亮的模样已进入她的眼帘。

「哈卢诺菲雅……难不成……」

「我想看!」

果然——诺艾儿不禁叹气。

「哈卢诺菲雅,你应该也清楚不是轻易就能变身吧。」

魔法国度的居民绝不会轻易变身。

因为每次变身都要消耗体力,泡联更是得事先申请。

东德士旦高共和国虽没有如此严苛,但也不是自由到能说变就变。

「拜托啦!就一下,一下下!我只会放前面进去!」

「你又学了这种不检点的话……」

虽然不知道她是在哪学来的,不过希望她能懂得意思再说出口。

(不过,知道意思的在下其实也……网络真是太可怕了……)

在下也被这个世界污染得不浅啊——脸颊微微泛红的诺艾儿不禁暗自反省。

「拜托嘛!我最后会拔出来啦!」

「还不住嘴!」

听到她一本正经地拜托如此下流的事,诺艾儿忍不住大喊。

「在下就让你看!所以别再开口了!」

「好耶!」

兴高采烈的遥乃以满怀期待的表情盯着诺艾儿。

「真拿你这家伙没办法……」

诺艾儿从包包里取出两公升的宝特瓶。

「那是什么?」

「用来变身的樟脑油。」

「呜哇,那么多喔……我可以试试味道吗?」

「可以是可以……」

遥乃拿到宝特瓶后舔了一口。

「好苦!?这个超级苦耶!?」

「是吗?对东德士旦高的军人来说很平常啊……」

「总觉得有兔子窝的味道!」

「在下不懂你这比喻……」

不管在一旁苦不堪言的遥乃,诺艾儿喝光了宝特瓶内的樟脑油。

「嗝……」

一口气喝下整瓶的诺艾儿轻轻打了嗝。

尽管早已熟悉味道,却还不太能适应摄取量。

「……啊!」

在遥乃小声惊呼的前一刻,诺艾儿的身体开始被一团淡淡亮光包覆。

不一会,光越变越弱,最后出现的是——

「…………唔?」

一头短发配上娃娃脸,一如往常的诺艾儿。

—•—•—•—•—•—•—•—•—•—•—•—•—

「你是说……她不能变身了?」


放学后来到奶泡骨董店的东司和杏子从遥乃口中听完事情经过后,显得有些吃惊。

「嗯……好像是喔。」

遥乃担心地看向脸色铁青,垂头丧气的诺艾儿。

「到底怎么回事……是哪里做错了吗……?」

她似乎受到打击而不停小声碎碎念。

「不能变身就回不了国吗?」

「她说那是东德士旦高共和国的规定……」

「这可伤脑筋了呢……」

看到诺艾儿沮丧的模样,连杏子都不禁担心起来。

「东司,能不能帮她想办法啊?」

「就算你这么说……」

东司虽然想帮她,可是只是普通人的他却一点都不懂魔法。

「穿布偶装也不行吗?」

「她说明天就要出发了。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准备耶……」

遥乃提出的问题点相当精确。

由于布偶装还必须仰赖她的记忆来制作,时间根本不够。

果然除了靠诺艾儿自己变身以外别无他法。

「现在关键是她无法变身的原因啊。」

「……关于这一点,在下心里有底。」

诺艾儿小声说道。

「一定是因为……在下太习惯这里的生活了。」

在东德士旦高共和国的时候,她只要出席公众场合就一定会变身。

在军方叱咤风云的诺艾儿,想必不乏变身的机会。

相较之下,她来到奶泡骨董店后几乎都是如今这副模样。

「都怪在下忘记军人本份……」

后悔不已的诺艾儿深陷自我厌恶的螺旋。

如今在她脸上看不到平时那副凛然神情,只是普通的娇小女孩。

「只要把自己想成是兔兔就好了喔!」

为了一扫这股忧郁的气氛,遥乃大声喊道:

「想变成兔兔的话,不先把自己想成兔兔不行喔!」

「久等了!」

稍微离开一会后,遥乃回来了。

东司等人一看到她——瞬间哑口无言。

「只要有了这个,你马上就能体验兔兔的心情喔!」

她手上拿着的是——胡萝卜。

「……哈卢诺菲雅,你这是……什么意思?」

「讲到兔兔就是这个呀!来嘛来嘛〜很好吃喔〜是我去超市买来的无农药胡萝卜喔!」

遥乃边说边把胡萝卜往诺艾儿嘴边塞。

看起来根本就是「主人喂自己养的兔子吃饲料」的景象。

相较于满脸微笑的遥乃,诺艾儿却是一脸铁青。

「遥乃,你来一下。」

「等等,我在喂饲料啊。」

「你说了饲料对吧!?」

「诺艾儿小姐,这也是种考验喔,一切都是为了变成兔子喔。」

遥乃根本没把东司的劝阻听进去,反倒一本正经地如此说道。

「别担心,虽然这是生的,可是我有洗过了。」

「你想让在下吃生的!?」

「可是就算是生的,兔兔不也都吃得津津有味吗」

「问题不在那里!」

东司抓起遥乃的后衣领,把她拉离诺艾儿身旁。

「咦,胡萝卜不行喔?那难不成……要喂便便!?」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可是我听说兔兔会吃便便嘛……」

「那是普通的兔子好不好!」

「那你还要她吃……东司你好脏喔!」

「怪我喔!?」

东司和遥乃就在怅然若失的诺艾儿面前吵起这些令人不知该如何评论起的事。

其实,遥乃毫无恶意的一击深深伤了诺艾儿的心。

反正自己不过是只被人喂食的兔子而已——萌生了如此自虐的想法。

就在东司见状并思考该如何帮助她的当下,姗姗来迟的帮手现身了。

「请交给我来解决吧!」

本来今天没班的莉莉特来到店里。

原来是东司打电话询问她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你已经想出办法了……?」

「对我来说根本是小事一桩喔!」

莉莉特回答得信心十足。

「那就是……解决办法吗?」

杏子的视线盯向莉莉特扛着的波士顿包。

「对呀,我一听到要让诺艾儿小姐变回兔子,就觉得只有这个办法了喔。」

充满自信的莉莉特就这样带着诺艾儿进到休息室内。

稍待片刻后——

「让你们久等了喔!」

两人不知为何喘着气回来了。

东司等人一看到她们——再度哑口无言。

是兔女郎。

「琪……琪麦雅……这是……」

诺艾儿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问道。

「提到兔子就是这个!东条少爷剧场版第五弹『在赌场狩猎白兔!』中,被东条少爷攻陷的女孩子们所穿的衣服喔!」

莉莉特根本没有考虑到诺艾儿的心情,而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在粉丝之间认为最后那一幕的『你们只准对本大爷发情喔。』这句经典台词一定能名留青史,并广为流传呢!」

莉莉特又把其他人抛在脑后,开始热烈讲述她的东条少爷。

「东司……我看不下去了……」


杏子低下头来。

因为看着诺艾儿明明穿着一身兔女郎打扮站在东司面前,却不害羞也不动怒,一副彻底心不在焉的模样,让杏子真的不忍直视。

「莉莉,你过来一下……」

东司挥挥手要她过来。

「怎么了呢?我还有许多想说的……」

「听我的,过来就对了。」

二话不说将莉莉特拉离诺艾儿身边。

「兔女郎不行吗?」

「我还想问你到底为什么觉得行得通咧……」

此时见到东司如此告诫莉莉特,遥乃似乎灵光一现,插话说:

「对了!只要穿着兔女郎装吃胡萝卜的话……!」

「你给我安静一点!」

当东司不禁喝斥完全不记教训,乱出主意的遥乃时——

「请你务必振作打起精神……」

杏子轻轻把毛巾披在受到严重打击的诺艾儿身上。

「已经……无计可施了吗……」

虽然诺艾儿好不容易复原到可以出声讲话,不过状况仍是一片愁云惨雾。

「她已经相当努力了呢……」

被遥乃和莉莉特折腾到那种程度也没有半句怨言,真的令人敬佩,不愧是军人。

「欸,东司你没有其他办法吗?」

「我、我吗……?」

众人的视线都往他身上聚集。

「……试着捣麻薯如何?」

「……为什么啊?」

「那个,说到兔子不就会联想到捣麻薯吗……」

「唉呦东司,你认真一点好不好啊!」

「你没资批评我吧!」

遥乃那明显在说「烂主意!」的视线实在不讲理到令东司难受。

「毋须安慰,一切都错在在下实在太过粗心……」

诺艾儿以一种看破一切的冷静语气低声说。

「那你要怎么办?就这样回国吗?」

「没办法了吧。虽然一定会被痛骂一顿……但也莫可奈何了啊。」

诺艾儿的一句话让众人沉默。

因为他们深刻体悟到自己帮不了忙的残酷现实。

「……话说回来。」

遥乃突然开口说:

「今天还没看到上校对不对?」

尽管它总不会准时在开店时间出现,不过到了傍晚时分还没来倒是有点稀奇。

若是平时的话应该会稍稍留意到,不过今日却因为诺艾儿的事使众人完全忘了它。

「…………试着和它说说看,要吗?」

就算正常来说根本不会想拜托它,可是这次真的十万火急。

所谓「连猫的手都想借来用」指的正是此时此刻吧。

不管是何种方法,诺艾儿如今的处境已不容许众人慢慢选择手段了。

而看来,东司这个念头似乎传到了其他人心中。

「联络喵森看看吧。」

没有人反对东司的提议。

—•—•—•—•—•—•—•—•—•—•—•—•—

「你们怎么那么见外喵!」

联络完才没多久,喵森便一脸受宠若惊地出现在东司等五人面前。

「如果这么需要本喵的协助,为什么不早点说呢喵!」

「这是……因为喵森先生你昨天也迟到的关系……」

「嗯〜本喵想说身为一个老板,要是常常出现在店里会给你们带来压力,这样不太好意思喵。」

「你去哪里了呢?」

「本喵到处逛呀喵。先从大井赛马场绕到川崎自行车竞技场,再到多摩川赛艇场和立川自行车竞技场……」

喵森直接了当,毫不愧疚地说道。

「比起这个,你有解决办法吗?」

喵森的行踪当然不如诺艾儿的事重要,于是东司改变话题。

「当然呀喵。」

喵森从走廊另一头推出一台手推车。

上头载着——一尊闪闪发亮的黄金猫像。

「是雕像吗?」

「不是普通的雕像喵,这是一个叫做『黄金萨奇』的魔法道具喵。」

喵森把雕像搬下手推车。

「之前本喵和松松饼喝酒的时候,曾听它说红枫乐园有个叫『钢铁米奇』的变身道具喵。本喵觉得那个实在很方便,就叫人造了个仿制品喵。」

「你就这样明目张胆抄袭敌国的道具喔?」

「才不是抄袭喵,这叫致敬喵!」

抄袭别人的家伙一定都会这么说。

「而且本喵不是只有抄……致敬喵!用米奇变身的时候要忍受剧烈疼痛,可是本喵的萨奇已经针对这点加以改良了喵!」

「是……这样吗?」

这种能干的事真不像喵森会做的。

朝往两旁敞开的雕像内部看去——的确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过,也因此会在其他地方造成不良影响喵……」

「喂……」


「但是绝对减轻了使用者的负担喵!」

尽管那个不良影响也令人在意,可是总比疼痛好吧?

「好啦,菈比乌丝同志,快进去萨奇里面吧喵!」

「…………明白了。」

原本就已无路可走的诺艾儿只能乖乖听从指示。

「顺带一提,变身时间是可以选的喵。最短五分钟,最长两小时,以五分钟为间隔,共有二十四种选择喵。」

「太多余了吧……」

「泡联产品的质量就是要能应付任何需求喵。」

不过选的时间越短,刚才提到的不良影响似乎也会越强烈——听完喵森说明的诺艾儿犹豫了一会后,还是选择了五分钟。

「不必那么急着试啊……」

「对呀,不是还有时间吗?」

尽管杏子和莉莉特都劝她改变心意,诺艾儿却摇了摇头。

「只要能变身,什么代价在下都愿意承受。」

想早一刻确认自己能否变身的诺艾儿进到萨奇里面。

「那就调到五分钟……启动喵!」

在喵森一声令下,猫像的双眼开始发出诡异光芒。

『啊……呀!……』

才启动没多久,就听到诺艾儿的哀号声从萨奇里传出。

不——要说是哀号声又太过煽情。

实在很难想象这种娇滴滴的叫声是从诺艾儿口中发出来的。

「诺艾儿小姐!?」

『别、别在意……呀!?……不、不要!』

「感觉诺艾儿小姐变得好可爱耶。」

『嗯、嗯、嗯嗯……啊!呀啊!?嗯……嗯……』

「奇怪了喵,应该不会痛才对呀喵……」

『啊哈、哈……不行……啊!啊嗯……』

喵森困惑的声音和诺艾儿的娇喘声重迭在一起。

「欸喵森,你刚才说的不良影响到底是……」

「嗯?就是启动装置后雕像内部会长出触手喵。」

它干脆地招出了实情。

「为什么会有那种功能啦!?而且触手是怎样!」

「没、没办法喵,原型的内侧长着尖刺,想除去的话只能换成触手啊喵。」

「你这是什么解决法啦!?」

某种意义上而言根本没解决。

「可是一启动之后就会锁上,只能忍耐到结束喵。」

「果然交给你这家伙准没好事……」

就在东司傻眼的时候,担心诺艾儿的遥乃等三人从萨奇外对里面喊:

「诺艾儿小姐,你还好吗!」

「嗯、嗯……呀!?这、这点程度没什……呀嗯!?」

对诺艾儿来说,如今就是要忍耐。

咬紧牙根忍住这五分钟的考验。

而虽然她很想集中精神对抗触手,不过又不能无视外面的呼喊声。

尤其当这些呼喊声还是在关心她,那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诺艾儿抱着口中漏出娇喘的觉悟来回应她们的关心。

「马、马上就结……咿呜!?你们先别说……唉呦!?」

「声音听起来好痛苦呢……请你加油!再忍一下就过去了唷!」

显得一脸担心的莉莉特也替她打气。

「在、在下知……呀哇!?所以别管……」

「怎么可以!我们不会做那么残忍的事!」

跑向萨奇的杏子从外部不停敲打。

「请你坚持住!不能丧气!我们会在这里替你加油!」

「别、别摇啊!啊、啊!……震动害触手跑到奇怪的地方……」

「诺艾儿小姐你怎么了!?什么跑到奇怪的地方!?」

三名少女真挚地,极为真挚地担心着诺艾儿的身体。

看着这副景象的东司心想「女孩子有时也很残酷啊」,同时默默替她合掌致哀。

—•—•—•—•—•—•—•—•—•—•—•—•—

「叮」,五分钟后响起像微波炉的声音。

猫雕像伴随着白烟敞开。

从里面出现的是——一只全身包覆着白绒绒兔毛的兔子。

藏在可爱外表下的赤红双眼显得炯炯有神。

至于这只兔子看起来相当疲惫的理由——果然还是因为经历了有如地狱的五分钟吧。

「这就是诺艾儿变成兔子的模样啊……」

没想到那名少女竟会变成这样啊——东司感慨万千地低语。

「有这么……稀奇吗?」

尽管声音仍是诺艾儿,却缺少一点平时的气势。

「好可爱!!」

「真的是兔子呢!」

「可、可以摸摸看吗?」


遥乃等人心花怒放地围了上去。

诺艾儿虽然觉得有点痒,最后也放任她们三人摸来摸去。

「又软又暖……我都要摸上瘾了呢!」

「和上校差超多的耶!」

「根本是差别对待喵……」

明明同是吉祥物待遇却大不相同,让喵森几乎想要咬舌自尽。

「差不多该回去工作了啊。」

总算松了口气的东司不经意望向店外。

「我说啊,你们也该摸够了吧。」

「欸〜我还想继续摸耶……」

「你这店长别带头偷懒啦。」

「呣……」

遥乃嘟起嘴回到工作岗位。

「唔嗯……」

这时,变成兔子模样的诺艾儿走出店外。

「诺艾儿?」

「既然难得变成这副模样,在下稍微去帮这间店宣传一下。」

诺艾儿拿起奶泡骨董店的宣传广告牌往广场走去。

诺艾儿缓缓走在奶泡骨董店座落的多功能区之中。

(真的好久没变成这副模样了啊……)

由于成功变回兔子,让她一扫先前忧郁的心情。

因为一想到这样就能顺利回母国,心情自然而然轻松了不少。

(稍微报恩一下吧……)

为了努力帮助自己的伙伴,在离开这里之前得做些什么回报他们——萌生如此念头的诺艾儿决定以兔子模样走出店外。

「啊,是兔子先生!」

一看到没见过的吉祥物,好奇的来宾纷纷围了上来。

虽然诺艾儿平时面对来宾时总不知如何是好,但今天却能自然露出笑容。

与情侣合照、回应小孩子们的「抱抱!」等,诺艾儿就这样努力替奶泡骨董店冲人气。

(……差不多了吗。)

已经接近她该回东德士旦高共和国的时间。

就在诺艾儿挥手响应意犹未尽挥着手的孩子们,准备回到奶泡骨董店——的那个当下。

「那是什么!」

「是兔子耶!!」

眼看诺艾儿走到距离店门口不到几步的时候,一对跟在妈妈身旁的小兄妹朝她跑来。

心想「这些来宾是最后了吗。」的诺艾儿还是做出回应。

没想到这两位小来宾——十分顽皮。

「毛茸茸!」

「我想要这个!给我!」

(他、他们在干麻!?)

原来是小兄妹开始拔起了诺艾儿身上的兔毛。

而妈妈竟没有出手制止,只是在一旁笑着说「唉呀你们这些小淘气〜」。

不一会,诺艾儿身上的兔毛一撮一撮被拔下来——

皮肤色的脚外露出来。

原来泡联制的「黄金萨奇」只有「让人看起来像变了身」的功能。

换句话说,就是将使用者所想的布偶装黏上去而已。

当时那些触手便是在把外层的兔毛黏在诺艾儿身上。

而如今,兔毛即将被人拔光。

「这是什么!」

「好像是脚耶!」

发现新奇玩具的掠食者们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住、住手啊……)

不能随意出声,即使想逃也被小兄妹牢牢抱住,身上的兔毛不到三两下工夫就几乎被拔光。

最后剩下的——是一名死守着腰际周遭的兔毛,上从脸部下至脚底甚至指尖等其他部位都肌肤外露的少女。

「兔子变成女生了!」

「好好玩喔!」

恶魔们把手伸向最后的堡垒——腰际仅存的那一点兔毛。

都到了这种程度,小兄妹的妈妈仍只知道把注意力放在「唉呀〜那里有个帅哥呢〜」,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的惨状。

由于必须用手挡着外露的胸部,毫无抵抗之力的诺艾儿只能不断忍耐。

不过,她的忍耐在纯真的暴力面前一点用都没有。

眼见兔毛越来越少。

终于,魔手伸向重点部位仅存的兔毛——

「两位小朋友,兔子姊姊在不开心了喔。」

东司缓缓挤进两个小孩和诺艾儿之间,保护她不被魔手荼毒。

「宗……宗方……」

诺艾儿用双手遮着胸部和胯下,躲到东司背后去。

「抱歉,刚才喵森硬是要把杏子推进萨奇里,我用拳头给了它一顿粗饱才会这么慢注意到你。」

东司道完歉之后弯下腰,让自己的视线与小兄妹同高。

「欸欸,为什么会有脚呀?」

「因为兔子也有脚啊。」

「可是这个脚和我们的一样耶?」

「也有这种兔子喔。」

「骗人〜!」

「我没听过!」

「嗯〜伤脑筋呢……」

东司一面应付两人,一面用眼角余光示意诺艾儿快点逃走。

整对兔耳都羞红的诺艾儿一见状,立即以名符其实的「动如脱兔」的速度逃往奶泡骨董店。

然而,这对年幼小兄妹并没有就此放过她。

「啊,她逃了!」

「站住站住!」

「啊!你们等……」

根本不理会东司制止的小兄妹冲向诺艾儿。

她身上用来遮掩的兔毛已经所剩无几。

要是再受到致命一击,真的会变成青少年不宜的画面。

「如果那么喜欢毛绒绒,那边的店里面有一只毛绒绒的猫咪喔!」


抱歉喵森——东司在心中致上二毫米左右的歉意。

「你们爱拔那只猫咪多少毛都可以!所以说!饶了这只兔子姊姊吧……」

东司追上去想阻止两人。

「喂〜你们在做什么呀〜」

背后传来妈妈呼喊小兄妹的声音。

「啊,妈妈!」

「那只兔子啊!」

小兄妹竟在瞬间来个完全无视物理法则的U字回转。

「什……!?」

顿失目标的东司重心一个不稳。

眼看往前倾的身体就要往地面倒去。

「糟……」

他因为想保护自己而下意识地把手往前伸。

单纯只是想保护自己罢了。

没错,就跟溺水的人看到浮木就想抓住是一样的道理。

生物的生存本能所导致的反射动作。

所以说,没有人能责备他这种行为。

只有一件、就那么一件。

唯一一件不幸的事,便是他所抓到的并非浮木——

而是眼前诺艾儿身上仅存的兔毛。

只有短暂的抵抗。

下一秒兔毛飘落,东司整个人扑倒在地。

「痛……喂!诺艾儿,你还……好吗……」

东司抬起头,对,抬起头来了。

这使他可说以最糟的形式,直视了诺艾儿失去所有遮掩物的胯下。

「………………呃、那个……」

脑袋中一片混乱,可是眼前景像却清晰到令他即使不愿意,也深深烙印进脑中。

头部和身体失去平衡,让他简直像被施法钉在地上无法动弹。

虽然东司也不是故意的——结果他仍凝视了诺艾儿的裸体好长一段时间。

对此,诺艾儿的反应是——

「…………」

本来以为她脸色铁青,结果脖子又突然变得一片通红,然后又变得苍白——就这样重复了好一阵子。

没多久,她的双手开始微微颤抖。

啊,这下不是被揍几下就能了事了——正当东司做好觉悟后,

诺艾儿竟掉下大颗大颗的眼泪。

出乎意料的反应反倒让东司吓得半死。

「诺、诺艾儿……?」

她不发一语,只是静静哭泣着。

被突然无法变身的意外折腾,历经千辛万苦以为终于可以变身,结果竟被小孩子扒个精光。

最后由东司给了她致命一击。

从短暂的平稳瞬间被推落地狱,使诺艾儿的心彻底崩溃。

「东司同志,你是跑去哪里鬼混……咦咦咦咦——!?」

紧接着,喵森在最糟的时机现身了。

等同全裸的诺艾儿,以及如同膜拜这副模样似地跪在她前方的东司。

世界上到底能有哪个律师能让陷入如此状况的东司无罪开释呢?

「你!在!干什么啊喵!?」

「不是!不是啦!!」

顺带一提,诺艾儿在这之后才发现原来是樟脑油过期了才无法变身。

(插图)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