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暴冲特快车杏子

暴冲特快车杏子

心跳加速——新见杏子神情紧张地翻开杂志。

杂志名称是『安全又安心•奶泡购物台』。

特地在杂志名加上安全安心等字眼,反倒散发着危险的感觉。

这本正是喵森平时从泡联网购乱买一堆诡异道具时使用的型录。

「都是东司不好,是东司让我……」

尽管没有任何人在听,杏子仍如此低语。

不一会,杏子的视线停留在某项商品上。

「爱情醋……能自由操控饮用对象的情感……」

正是她所期望的效果。

「只要有了这个……东司就会对我……」

下定决心的杏子身上已看不见迷惘。

她将电话号码输入智能型手机,说出商品编号。

「……你好,我想订购编号A3035的商品。」

—•—•—•—•—•—•—•—•—•—•—•—•—

新见杏子急了。

心爱的东司不只不肯跟她生孩子,身旁的女孩还日渐增加。

尽管遥乃恋爱观念薄弱,莉莉特也只是一心迷恋着东条少爷,可是杏子依然没有掉以轻心。

毕竟就连那个诺艾儿近来都有对东司动心的倾向。

「有很多女孩子围绕在身旁也是莫可奈何……这就是东司这种完美的男孩子必须面临的宿命。」

可是——一切都得建立在自己是第一名的前提上。

再怎么样,妻子——正室都是非我不可才行。

「所以东司……我要让你迷上我喔……」

杏子紧握手中的「爱情醋」靠近东司。

那一天,奶泡骨董店难得有许多来宾光顾。

不知是不是至今以来不断宣传的效果,多功能区的一角有间奇怪的纪念品店这件事逐渐传了开来。

尽管大多数的来宾是因为好奇才来看看,比起最初已算是非常大的进步。

「本喵成了大家的偶像喵……」

喵森看到店里的状况,眼角泛出泪光。

「本喵的时代终于来临了喵……」

只见它一面擤着鼻涕,一面感触良多地说。

过往种种苦难的记忆有如跑马灯般掠过脑海。

为了经营这间店而到处奔波,不然就是得不时激励灰心丧志的工读生们,才迎来了今天这——

「喂,你只是到处给我们惹麻烦吧?」

「可以不要连本喵的回忆都吐槽吗喵!」

从旁插话的是刚结束休息时间的东司。

「捏造回忆不可取啊。」

「本喵高兴怎样就怎样喵!可以不要随便踏进本喵纯洁的内心世界吗喵!」

把这种妄想信以为真的原因无他,只因为它是喵森。

「别在这里啰里啰嗦,还不赶快回去工作喵!」

「是是是……」

不想再陪喵森闹下去的东司走回柜台区。

不过却因为突然被揪住袖子停下脚步——是杏子。

她视线飘移的程度已不能用紧张,而是得用可疑来形容。

当东司正打算开口问她怎么了的时候——

「东、东东东……东司你累了对吧没错吧绝对是吧所以快喝下这个一口气!」

她以有如连珠炮之势将一瓶看似弹珠汽水的瓶子递了过来。

「你突然是怎么了啊……」

「请不要想太多一点都不奇怪真的所以请吧快吧喝吧!」

除了不管怎么看都相当诡异外,杏子的表情未免也太过紧绷。

下意识地察觉到瓶子内容物一定有鬼的东司虽拒绝,但是杏子一步都不肯退让。

「住手!虽然我搞不懂你要做啥,总之快住手!」

「我不要!既然这样……」

杏子突然退后几步,并指向东司身后喊道:

「啊!诺艾儿小姐在挥舞鞭子!」

「…………」

东司并未上当,保持最高警戒心盯着杏子。

被他再认真不过的视线——虽然绝不是好的方面——直直盯着,杏子不禁满脸通红。

「唉呦!你这样看人家会害羞啦!」

杏子的手自然而然动起来想遮住双眼。

(是有什么好害羞的……)

如此心想的东司——忘记了一件事。

就是杏子手上还拿着弹珠汽水瓶。

「上当了呢!」

转守为攻。杏子迅速转换手臂的角度,用力把瓶子塞进东司口中。

「咕啵!?」

他反射性地倒抽口气,结果把瓶内的东西都喝下肚了。

「咳哈……这是什么!?好酸啊……」

「怎、怎么样呢东司!?」

相较于东司不停咳嗽,杏子却是兴奋地凑上前追问。


「什么怎样……还有这里面装了什么啊?」

「先别问了!你看着我!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呢?」

杏子特意露出胸部诱惑东司。

「呜……没、没什么特别的啊……」

眼睛大吃冰淇淋的东司忍不住撇过头。

「怎么会!什么感觉都没有吗!?」

「你今天比平常还要有侵略性呢……」

「这不是重点!」

「总之我要回去工作了。」

明白身体没有任何异状后,松了口气的东司走回柜台。

杏子望着他的背影,无力地往地上一跪。

「……为什么没有用呢?」

「杏子同志,你刚才想做什么呀喵?」

「……你在啊。」

「呃啊!」

杏子彻底无视喵森的存在,只是悔恨地咬着嘴唇。

「那家伙是怎么了啊……」

从杏子的暴行中重新振作起来后,东司决定先专注在眼前的工作。

首先得叫诺艾儿和遥乃去休息。

「诺艾儿,遥乃,换班啦。」

东司分别喊了两人。

「嗯,那就恭敬不如……」

「谢啦东……」

刚好送完来宾离开的两人转头回应东司——

双眼一瞬间冒出爱心。

「东、东司……你怎么那么帅……」

「……啊?」

「宗方,那个……你是怎么回事?今天的你怎么……特别、特别……」

「不对吧,怎么回事的人是你吧?」

遥乃和诺艾儿步步逼近满头雾水的东司。

「还有来宾在店里啦!」

虽然幸好没有女性来宾,不过男性来宾的视线实在相当刺人。

「对不起东司……可是我、身体好热……」

「在下也搞不懂……胸口的悸动就是停不下来……」

两人一齐紧紧抱住东司的手臂。

不只把身体贴得紧紧,更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陶醉表情。

同时还以恍惚的眼神直直盯着东司。

「别……你们别这样……」

在四个工读生女孩中最不懂何为恋爱的两人竟成了这副德性。

突如其来的积极示爱让东司措手不及。

「不要这样说嘛东司……我也很害羞耶……」

「既然这样……」

「克制不了……在下真的克制不了啊……」

「拜托你们好好控制自己啊!」

尽管东司试着挣扎,两人仍不愿放开他。

甚至还把身体贴得更紧,连脚都缠了上来,还像发烧似地气喘吁吁。

第一次见到两人含情脉脉的眼神,让东司丧失冷静思考的能力。

「……你们在做什么呀!」

此时休息回来的莉莉特走了过来。

「太好了莉莉,帮我把她们两个……」

东司想都没想就开口求援——才发现她的脸颊也泛着红晕。

「请留点位置让我抱呀!」

「连你也发作了喔!?」

彷佛是要把绝望的东司逼进死路,莉莉特竟从正面搂住了他的后颈。

柔嫩双峰瞬间因为挤压而变形。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啦!」

(插图)

这已经不只左拥右抱,因为连正前方都贴上来了。

「欸东司……我肚子突然好痛喔,帮我揉揉好不好?」

「别握住我的手!然后你是要把我的手拉到哪里去!?你的肚子在胯下吗!?」

「宗方,那个……最近在下、很在意一个叫做『摸那皮』的词……你能不能教在下它的意思?不要只口头讲解,而是实际演练……」

「你突然说这什么东西啊!」

「东司少爷……啊啊……我好爱您啊!」

「你正常到让我反而觉得怪怪的啦!」

『……啧!』

此时店内原本讶异不已的来宾们似乎再也看不下去,纷纷走出店外。

「不、不是这样啊……」

只剩东司焦急的吶喊声空虚地在店内回响。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她们三个会被东司迷得神魂颠倒?明明已经让东司喝下爱情醋了啊?

杏子再度确认爱情醋上的标签。

上头用小小的字写着——「后宫口味」。

「意思是喝下去的人会变成后宫状态!?」

这岂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明明是想让东司把她视为第一人选,可是这样下去只会徒增竞争对手。

「喂!东司同志!」

从平日就被东司的后宫生活闪到厌烦的喵森也动怒了。


忌妒的怒火气得它直发抖。

「竟然敢在本喵面前直接……看本喵肃清你喵!」

无可饶恕!

正当喵森冲上前准备挥出铁拳制裁——却突然被杏子撞飞。

「我也要!我也要和东司合为一体!」

杏子击退碍事的喵森后,像是在寻找所剩无几的空间般从背后搂住东司。

「啊〜东司的发香……嘶哈嘶哈……」

「到底怎么搞的啦!?」

不只左右前,连后方都没了退路的东司只能在女孩的体温包围下高声惨叫。

在这之后好一会,四名少女都紧紧黏在东司身旁不肯离开。

「这次得先确认效果再订货才行……」

学不乖的杏子仍在动泡联网购的主意。

她把「爱情醋」那一页的目录从头到尾看了又看。

「怎么会没有写呢……」

该说真不愧是泡联品质吗?只能用颜色不同的标签判断,上面也没写具体的效果。

「这样我不知道该选哪一种啊……」

当苦恼的杏子默默翻到下一页——

「……综合套组?」

上头写着一组内含四种「爱情醋」。

价格虽有点贵——总比要重订好几次来得好。

「……就是这个了!」

杏子拿起智能型手机。

—•—•—•—•—•—•—•—•—•—•—•—•—

「买是买了……」

几天后,杏子看着寄来的「爱情醋综合套组」发愁。

「根本没有写详细效果……」

由于上次的是「后宫口味」,杏子本来还期待会有「纯爱口味」或「老夫老妻口味」这种简单易懂的效果。

不过当她一看标签——

「午间连续剧口味、禁忌口味、还有殉情口味……」

第四瓶更糟糕了。

「标签上什么都没写……」

竟然没把最重要的效果写上去,到底是怎么搞的?真希望制造商能好好反省一下。

使用这些东西真的有意义吗——险些丧失信心的杏子连忙转换心情。

「这都是为了让东司回心转意,像现在这样平凡过生活下去是不行的……」

不改变不行,不让他改变不行。

杏子于是下定决心。

其之①——午间连续剧□味

「东司!」

「什么事呜咕!?」

只要牵扯到关于东司的事就会发挥异常性能的杏子,在东司头一转过来的瞬间就把瓶子塞进他口中。

「好酸!?你又让我喝了什么鬼东西啊!」

「先别问了东司,请你看着我!」

杏子完全不理会东司的抗议,而是用双手固定住他的头。

「喂、喂……」

两人目前是以相距不到五公分的距离对看。

尽管东司有许多话想说,却被杏子的眼神震慑到说不出半句话。

(只要东司只注视我一个,效果应该就只会发生在我身上……)

既然这个口味标榜午间连续剧,表示会有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等情节发生吧?

不顾周遭的反对谈恋爱,然后结婚,接着还有诸多困难接踵而来。

齐心面对想拆散两人的庞大力量,进而加深彼此间的羁绊。

最后再到一个谁都无法干涉的地方,建筑只属于两人的世界——

(……不错嘛!)

顿时热血沸腾起来的杏子就这样抓着东司过了一分钟、两分钟……

心跳逐渐加速,呼吸变得急促。

没三两下工夫,眼前东司的身影也跟着——

「……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你到底想让什么发生啊……」

不想继续陪杏子闹下去的东司轻轻推开她的肩。

「已经开店了,其他人都在工作,你也别在这胡闹好好做事吧。」

「怎、怎么会……」

尽管挫败的杏子伸手挽留,东司仍不理会她而朝柜台走去。

「抱歉,稍微迟到了。」

东司对已经开始工作的遥乃等人道歉。

「没关系啦,开始工作吧!」东司本以为会听到这种开朗回答,结果——

「……你去哪里了啊!」

迎接他的却是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都有我在了还跑去跟外面的女人鬼混吗!?」

「遥、遥乃……?」

「老实招来!我才不会承认我以外的女人!」

遥乃气冲冲地揪住东司的衣领。

「冷静!你是怎么了啊……」

「没有怎么了喔!」

在遥乃之后,现在连莉莉特也加入战局。


「这女的是谁!?我怎么不认识!」

似乎是想和遥乃相抗衡,莉莉特此时也抬头瞪向东司。

遥乃和莉莉特虽然都有一张五官端正的可爱脸蛋,不过被这样狠狠一瞪还真是异常恐怖。

「什么嘛!」

「你想怎样!?」

两人终于开始互相瞪了起来。

失去理智的女生可比猛禽,不是男生可以应付得来的。

只能僵在原地的东司这时在用眼角余光发现了静静站着的诺艾儿。

「诺艾儿!快想点办法把这两个……」

对于全力打出SOS信号求救的东司,诺艾儿她——

「……你们这些偷腥的猫!」

以典型的岳母角色加入了战局。

「宗方已有了论及婚嫁的未婚妻,才不会给你们这些不知打哪来的女人!」

「太蛮横无理了!」

「就是啊就是啊!」

「随你们去吠吧。来吧宗方,你的未婚妻正在等你啊。」

放着两人不管的诺艾儿指向的地方——

「东司同志……和本喵一起建筑一个幸福的家庭吧喵!」

竟站着不知为何羞红了脸的喵森。

「这很多地方都有问题吧!」

「你在说什么?你们不是誓言过要共度未来吗?」

「鄙人可没半点印象呢!」

竟然要娶一只猫作伴侣,到底是什么样的誓言啊!?

「你们在做什么啊!?」

振作起来的杏子看到眼前的惨况,一时之间说不出话。

「东司!你明明不肯和我一起为爱走天涯,为什么和大家打得这么火热!」

「我哪知道啊!还有这又是你搞的鬼喔!?」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我不会承认什么未婚妻啦!」

突然加入战局的杏子把手伸向遥乃和莉莉特,意图把东司抢过来。

没想到随着一声清亮的声音,杏子的手同时被挥开了。

「请你这个女佣不要插嘴好吗!」

「对啊!女佣A闪一边去啦!」

「我只是路人角色吗!?」

只能眼睁睁看着两名女主角争论不休却束手无策的女佣A——这便是杏子目前的地位。

「哼,你以为区区一个女佣能配得上宗方吗?」

「连诺艾儿小姐都——!?」

「因为你根本没有任何一点能赢过这只猫的魅力啊。」

「你说『这只猫』对吧!没听错吧!?表示我连猫都不如!?」

放着错愕不已的杏子不管,这出午间连续剧越演越烈。

「我才不把东司交给任何人!因为……我肚子里已经怀了我们的孩子呀!」

只见遥乃用蕴含母性光辉的眼神轻抚腹部。

「你骗鬼啊!」

「怎么会……可、可是我肚子里也怀了东司少爷的孩子喔!」

莉莉特不服输地伸手摸向肚子。

「关我屁事啊!」

「宗方……你这家伙……明明都有未婚妻了……」

「别用那种极为鄙视的眼神看我!」

「其实本喵腹中也……」

「你那只是堆了一团脂肪变胖了而已!!」

再也无法应付的东司最后只能像午间连续剧里常见的软弱男主角一样,不停大喊「不!不是我!我没有错啊!」。

其之②——禁忌口味

「禁忌……充满魅力的字眼呢。」

并未就此丧志的杏子马上决定尝试下一瓶「爱情醋」。

「我和东司间的禁忌之爱……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戏剧性发展呢……」

杏子陶醉地摸着自己的脸颊,脑海中则妄想着英俊潇洒的东司不顾时间地点,积极和她求爱的画面。

被谁看见都不要紧,因为我眼里只有你——

我俩相爱的模样,爱看就让他们看个够吧——

好了,把眼睛闭起来——

「太棒了!这绝对行得通!」

口水不停滴落的同时,杏子也确信自己定会成功。

没多久,东司从柜台区走进休息室。

「东司!」

「杏、杏子!?」

她也不管东司一副警戒心十足的态度,直直朝他走过去。

「今天你看起来很诡异啊!」

东司大喊的同时,也伸手想挡住杏子。

只不过——对手可是为爱觉醒的战斗少女。

「请你喝下这个!」

巧妙穿过东司的防卫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步伐逼近目标后,面带微笑地把「爱情醋」的瓶子往他嘴里塞。

「咕噗……」

流进口中的酸液让东司忍不住呛到。

「来吧!一口干了它!」

毫不手下留情的杏子却把瓶子塞得更进去。

最后东司被迫把酸液全吞进肚里。

(这次一定要……!)

杏子接着迅速绕到他身后,把通往柜台的门锁上。

这下就不必担心待在柜台的遥乃等人会来揽局。

「东司……现在只剩你和我了喔……」

到底会对我做出什么限制级的行为呢——杏子满心期待地观察东司的反应。

「这不是人喝的东西吧……」


好不容易重新振作起来后,东司如此抗议。

杏子当然没有把这些抗议听进去,而只是直直盯着东司的双眼,期待即将发生的事。

「怎么样呢?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什么怎么样……」

东司焦急地撇开视线。

在进入恋爱少女模式的杏子远超越平时的积极进攻下,东司也变得无法好好思考。

结果很不可思议的,原本她那熟悉的表情此时看来竟变得有点性感……

「等等呼姆!」

此时松松饼竟从和柜台区相反方向——也就是后门冲了进来。

「告白先给我打住龙!」

「才不让你得逞咪!」

接着连马卡龙和堤拉米都冲进来。

三只吉祥物就这样挤在狭窄的通道上。

「为什么几位会……」

「一过来玩就看到有人在卿卿我我,当然要搅局一下呼姆!」

「哪像我们汗流浃背卖力工作龙!」

「啥!?分点幸福过来啊!」

真是乱七八糟的找碴。

「何况东司小弟,你实在太没节操了呼姆!」

「怪我喔!?」

「对啊龙,明明还只是个毛头小子,太爱拈花惹草了吧龙。」

「才没有!不如说我每天都是被逼的好嘛!」

「去!还在给我炫耀咪……」

「听人讲话啦!」

当东司一一反驳三只吉祥物的找碴时,一旁的杏子则是——

(难不成……他们正在为了我争风吃醋!?)

她想起这次的「爱情醋」叫做「禁忌口味」。

四个男人——虽然四分之三是吉祥物——围绕着一个女人你争我夺的场面,的确算得上一种禁忌的感觉。

接着要是四人因她交恶,她也有可能被人冠上「让男人疯狂的女人」这种称号。

(……赢了!)

杏子在心中默默摆出胜利姿势。

就算被其他人再怎么追求,自己的答案当然只有东司一人。

代表这是场早已分出胜负的比赛。

(来吧各位,快来搭讪我吧……)

就在杏子兴奋地等待时,东司等人的争论开始有了变化。

「……东司小弟,你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有男人味呼姆?」

「啥?」

「的确……该说好壮……还是……」

「感觉有种莫名的费洛蒙咪……」

「喂、喂……」

气氛突然变了。

原本还在批评东司毫无节操的三只吉祥物,曾几何时竟盯着他看,呼吸也变得十分急促。

「东司小弟……你现在能出来外面吗呼姆?」

「我还要工作!」

「我想了解更多关于东司小弟你的事龙……」

「谢谢再联络!看到那种表情我根本高兴不起来!」

「别担心咪,我会温柔教你咪〜」

三只吉祥物紧抓着东司不肯松手。

甚至还频频抚摸他的脖子或胸口。

已经可以说「调情」都不为过——

最后是杏子救出差点要被拉进另一个世界的东司。

「为什么不是争夺我!?」

「女的闪一边去呼姆!」

「没兴趣龙!」

「女人这种生物真是肮脏,男人比较棒咪!」

(竟然连堤拉米都这么说……果然受了「爱情醋」的影响!)

平时的堤拉米绝不可能说这种话。

「就算如此……我也不需要那方面的禁忌啦!」

眼眶泛着泪光的杏子最终击退了觊觎东司肉体的三只淫兽。

其之③——殉情□味

「这……能期待吗?」

杏子明白关于「殉情」的知识。

可是她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爱一个人就得和他一起死。

要是让东司喝下这个,前方等着她的到底会是哪一种殉情呢?

其实若真有可能遭遇危险,自己当然应该避免——

「……不管了,女人就该勇敢!」

可是,已经下定决心的女人是置生死于度外的。

就在杏子做好觉悟的同时,休息时间结束的东司从休息室走出来。

历经遥乃等人的午间连续剧攻击和松松饼等吉祥物的禁忌攻击,他已是一副身心俱疲的模样。

(这就是最后了,东司!)

杏子走近东司。

一发现杏子走过来,东司立即采取警戒架势,彷佛在说「我不会再败给你了」。

「你不要再闹了杏子,今天的你真的太诡异了……」

「女人就该为爱奋战!!」

毫无迷惘。

着实进入少女模式的杏子用力一蹬。

激发出超越肉体极限的瞬间加速度往前冲。

加上用左手使出的突刺——让她活像某新选组成员在用拿手绝招往前冲刺。

「东司,拜托你了!」

直直贯穿东司的防御,把「爱情醋」塞进他的嘴里。

「咳哈……」

疲惫不堪的东司往后一倾,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杏子趁隙锁上通往柜台区的门和后门。

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任何人进来搅局了。

只属于我和东司的空间。

「啊啊……东司……」

杏子整个人跨坐在倒地的东司身上。

为了不让他再次逃走。

为了让他眼中只剩自己一人。

(拜托你快点醒过来吧,东司……)

「呜……嗯……」

不一会,他的眼皮缓缓睁开。

眼睛直直看着杏子的脸——

zummm〜Dadadadada!!

不知何处传来了电锯声。

而且还不只一声。

从柜台区的方向两声、三声——

『和我一起死吧!!』

遥乃等人异口同声大吼的同时,挥舞着电锯破门而入。

「你们是从哪弄来的呀!?」

『没关系的路人闪一边去!』

依然异口同声说完这句话之后,红了眼的三名少女缓缓逼近东司。

「杀了东司后我也要去死!」

「东司少爷,让我们在天国当夫妻吧!」

「宗方!在下不会只让你一个人走!」

每个人似乎都已对红尘了无遗憾。

「你们要对东司做什么!我一定会保护他的!」

杏子张开双臂挡在三人面前。

莉莉特见状后——

「就算你这么说……好吧。」

她突然伸出手来。

眨眼间,杏子的手中竟也握着一把电锯。

上头印有东条少爷图案的电锯。

「连这种东西都作成周边商品了吗!?」

大声尖叫的杏子虽想丢掉电锯,但手指却不听她使唤。

而是无视她的意志紧紧握着电锯。

「这也是爱情醋的效果!?明明我不想要这样子的殉情啊!?」

危机从三人增加为四人。

「唔……嗯……」

吵杂的电锯声让东司醒了过来。

然后瞬间掉入绝望深渊。

「喂、喂……」

东司以瘫坐在地上的姿势节节后退。

遥乃等人则是冷冷一笑并追过去。

唯有杏子流着泪,高高举起无法丢弃的电锯说:

「快逃啊东司!」

「你说和做的事也差太多了吧!」

交错的电锯四重奏彻底蹂躏了奶泡骨董店一番。

—•—•—•—•—•—•—•—•—•—•—•—•—

「已经……不行了……」

呈半毁状态的奶泡骨董店当然只能临时关门。

只要靠喵森的财力,想复原店面不是件难事。

只不过,经历接二连三失败的杏子内心再也无法振作了。

「剩下的只有这一瓶……」

最后剩下的「爱情醋」——是标签上什么都没写的那一瓶。

就算想和东司卿卿我我,却因为不知道效果,让她怕得实在不敢使用。

(我已经注定无法和东司结为连理了吗……)

甚至开始像这样浮现绝望的念头。

「早知道就不该用什么爱情醋了……」

「你说不该用什么啊?」

突然从后方传来的声音让杏子吓得整个人弹起来。

转过头去一看,只看见眼前的东司有点傻眼地盯着她。

「你今天一整天都怪怪的啊,难道原因就是你手上拿的那玩意?」

「这、这是……」

「借我看看。」

「不、不行!」

杏子连忙逃开。

(要是让东司知道我买了泡联的产品……一定会被他看不起!)

怎么样都不想被东司讨厌的杏子一味地逃跑。

不过,东司当然不会放过她。

「既然你在躲,表示那玩意铁定有问题啊。」

「不是!这个是……」

「别找借口了,快给我看看。」

东司用强硬的口吻催促。

(不行了……!)

眼看东司就快抢到手的前一刻——杏子竟一口气喝光「爱情醋」。

比起被他知道自己跑去泡联网购买东西,还不如喝光它。

就算这瓶醋的效果可能会妨碍自己对东司的爱。

(插图)

即便正如一片空白的标签那样,对他的爱因此消失也没关系。

因为杏子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再次打从心底爱上他——

「……咦?」

回过神来一看,眼前同样是心爱的东司——还能觉得心爱的东司。

「我……没有变得讨厌东司……」

本来做好了与这份心情告别的觉悟,可是自己依然爱着他。


能继续爱着他。

「东司!我还是很喜欢你!」

「突、突然说这做什么……」

「喜欢!有喜欢你的感觉!」

杏子高兴到朝东司扑了上去。

他的温暖、他的声音、他的气息——明白没有遗忘掉任何一项,还能爱着他的这个瞬间,让杏子高兴到不能自已。

「喂、我还有话要问你……」

「东司!东司!!」

尽管东司显得一副不知所措,杏子仍不断对他表达源源涌现的爱意。

顺带一提,最后她所喝下的那瓶「爱情醋」,标签上没写字并非印刷失误。

什么都没写才是正确的。

因为那一瓶其实是「能实现写在标签上的效果」的爱情醋。

也就是说,假如杏子写下「新婚夫妻口味」或是「爱得你侬我侬口味」之类的字眼,就能真的实现。

杏子虽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喝掉它——

「东司!我最喜欢你了!」

不过看看现在的她,或许不能说是浪费也不一定。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