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深夜嘉年华

深夜嘉年华

夜晚的奶泡骨董店。

过了闭园时间,没有半名来宾的寂静园区中,只剩这间店还发出耀眼灯光。

在店里的休息室内——平常只用来稍作休息的这个房间,今晚的人口密度异常高。

坐在桌子周遭的有遥乃、杏子、莉莉特及诺艾儿等工读四姊妹。

而混在她们之中的则是——

「对不起喔,其他三人慢点才会到。」

水族馆四精灵其中一人,缪丝。

起因是某天来到奶泡骨董店内的来宾一句「这里的演员不唱歌跳舞吗?」。

遥乃等人虽然认识松松饼它们,却几乎没见过其他的演员。

听说她们是四个女生组成的团体喔——遥乃因此稍微产生兴趣,才会提案举办这次的女性聚会来认识彼此。

另一方面,缪丝她们也耳闻了奶泡骨董店的事迹,知道店里也有四个女生在打工。

或许是「四个女生」这项共通点意外让她们感受到亲近感,四人也很干脆地答应了遥乃的邀请。

「应该等会就会来了喔。」

缪丝替迟到的三人解释。

「啊,对了对了。感谢几位今天的邀请,这是一点小小心意。」

缪丝礼貌鞠了躬,同时递出带来的点心。

「非常感谢。」

「其实不必如此多礼呀……」

杏子接下礼物后,莉莉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不要紧不要紧,既然是受邀前来,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喔。」

真是稳重啊——杏子等人都感受到缪丝散发的领袖气质。

「所以缪丝小姐!所谓的团体是什么感觉呀?。」

明明对方还没到齐,遥乃却已迫不急待地问道。

「嗯……其实很辛苦呢,尤其成员个性又很独特的话。」

「个性……是吗?」

看到杏子有点困惑的表情,缪丝大大叹了口气。

「是呀,例如说……」

缪丝掐起手指边算边答:

「莎罗曼有时候很没礼貌啊、珂玻莉太内向都不表达她的想法啊、席尔菲又不懂得看场合啊……」

仔细一想,她们能组成一个团体真的很不可思议。

缪丝这番话让莉莉特等人听得入迷。

「领导者真的很辛苦呢……」

「不过说到领导者的话,遥乃你不也是店长吗?你都不觉得辛苦吗?」

被缪丝这样一问,遥乃忽然愣住了。

「辛苦?为什么啊?」

「因为你们还有那位喵森先生啊……」

传闻中的猫在演员之间十分有名,不过当然是不好的方面。

「我想说你有一位不太好的上司,会不会因此很辛苦之类……」

「嗯〜……」

遥乃双手在胸前交抱,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不过她突然察觉到了。

「啊!其实仔细想想,我从来没把上校当成上司过!」

「啊哈哈……」

遥乃说话还是一样,不懂什么叫做委婉修饰。

「可是这里有东司,也有大家……累是很累没错,不过我没觉得辛苦过吧。」

「真好……你那份乐观真让我羡慕……」

不知为何在缪丝眼中看来,觉得相信着打工伙伴的遥乃十分耀眼。

「话说回来,她们有点慢呢,珂玻莉应该要到了才对呀……」

这句话让所有人自然而然看向门的方向。

「……我来晚了。」

珂玻莉刚好在此时现身。

「大、大家怎么了……请不要一直盯着我看。」

害臊的珂玻莉躲了起来。

「我们刚好在说珂玻莉你是不是要到了。然后你别站在那了,快点过来这里吧。」

珂玻莉在缪丝招手后进入房内,接着坐到她身旁。

「比我听你说要来的时间还慢呢,发生什么事了吗?」

「……其实我刚刚在画新刊,时间快到才赶过来。」

「你又在画同人志喔?」

在缪丝稍稍劝戒之后,珂玻莉轻轻点头加入众人。

「那个……你们好。」

「啊,你好。」

珂玻莉平淡的招呼反倒让杏子等人回应得有些迟疑。

在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的时候,遥乃率先打破了沉默。

「欸欸,同人志是什么啊?」

她不管现场的气氛,直接对珂玻莉如此搭话。

这使得珂玻莉的表情稍微柔和一些。

「就是针对喜欢的角色,自己创作出的漫画和小说。」

「咦!?好厉害喔!」

遥乃双眼闪闪发亮,身体更兴奋地往前挺出。

「这表示要自己想故事对不对?那很厉害耶!」

「怎么会……其实也没那么……」

受到直率尊敬的珂玻莉羞红了脸。

自己喜欢的东西受到称赞,无论是谁都会高兴。

「所以你都画一些自己想画的东西吗?」

「不不,这你就错了。」

彻底卸下心防的珂玻莉竖起食指晃了晃。

「不能有那种只要画了受欢迎的角色,就不管哪一边都好这种肤浅的想法。一旦违背了爱好者们的需求,不只会招致众人反感,甚至有可能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哪、哪一边都好?」

讲话突然有如机关枪的珂玻莉让遥乃有些吓到。

「是的。其实我曾经犯下这种失误……」

珂玻莉露出遥想当年的眼神。

「我不小心把某个角色画成大爷型角色。以原作来看是没有错,不过实际上我好像画反了……」

「什么作品?」

「东条少爷,『超级花花公子•东条少爷』的……」

「你在画东条少爷的同人志吗!?」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莉莉特激动地插嘴。

虽然她刚才都只是在听遥乃和珂玻莉交谈,不过她一听到东条少爷,当然不可能继续默不吭声。

「没错,因为他在女生之间很受欢迎。」

「对吧!没错吧!?啊〜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我的知心好友……」

感动到眼眶都湿了。

「东条少爷那强硬的花花公子个性果然是永恒不变的魅力呢……」

「不,这就不对了……在女生之间应该要倒过来。」

珂玻莉不急不徐地订正。

「这是什么意思呢?」

「在同人志的世界里,东条少爷应该要是总受角色。」

「总受……是指什么呢?」

「就是被其他人弄得乱七八糟……在各种意义上。」

「那、那怎么可以呀!」

虽然莉莉特对于所谓「各种意义」是一知半解,不过听到东条少爷被单方面虐待可就无法忍受了。

「东条少爷不可能屈服于任何人喔!那样根本违背原作呀!」

「可是需求就是这样!」

莉莉特的抗议让珂玻莉忍不住往前靠去。

「不行就是不行喔!」

「就算违背原作也要画出支持者需要的内容,这才是同人志!」

「唉呦!你们两个不要那么激动嘛!」

缪丝连忙分开开始剧烈争论的两人。

然而,这已经不是靠她一人就能收拾的局面。

(插图)

再加上遥乃等人整个愣住,似乎没有办法帮忙她安抚两人。

「拜托你们冷静点啊……」

哔嘟嘟铃——此时缪丝口袋中传来简讯声。

「这种时候是谁啊……咦,是莎罗曼?」

送信者是莎罗曼,内容是「我快到了」。

「好了啦你们两个,莎罗曼说她快到了喔!」

缪丝拼了命想转换话题,不过吵得火热的两人根本听不进去。

没过多久,莎罗曼来到店里。

「我来了……你们在干嘛啊?」

看到争得不可开交的莉莉特和珂玻莉,莎罗曼讶异瞪大双眼。

「你来得正好!帮我把那两人拉开啊!」

「嗯〜我搞不懂状况所以PASS。」

莎罗曼随口回绝掉缪丝的求救。

「快来帮忙就对了!」

「啊〜好啦好啦,帮你总可以了吧……」

莎罗曼无奈地走近珂玻莉,并从后方一把揪起她的衣领拉离莉莉特身边。

「珂玻莉,你太激动了。」

「呜呜……」

珂玻莉总算冷静了下来。

另一方面,被缪丝挡着的莉莉特也终于肯罢休了。

「谢了莎罗曼,得救了呢。」

「又没什么……」

莎罗曼冷冷响应后,离开众人的会话圈去到房间角落。

拉了一张备用的椅子坐下来,滑起智能型手机。

「那个……」

看到遥乃一脸困惑的表情,缪丝站起来身责备:

「莎罗曼!你怎么不过来这里坐!」

「嗯?我又没兴趣,是你叫我来我才来的啊。再说我又不打算和这些人做朋友。」

话中带刺的语气让身为提案者的遥乃失落地低下头。

「真是的……老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尽管觉得遥乃很可怜,缪丝却没有再继续说服下去。

正因为她深知莎罗曼的个性,才会选择在这时退让。

不过,在场还有个无法原谅莎罗曼行为的人。

「恕我失礼,不过你那种态度是怎样?」

杏子突然站起身来。

因为她觉得遥乃的努力遭到践踏,才忍不住出声抱怨。

「就算不顺你的意,摆出那种毫不客气的态度是否太没常识了呢。」

「你在激动个什么劲啊?」

莎罗曼一脸傻眼地看向杏子。

「你们几个就别管我,爱怎么聊就怎么聊啊。」

「这样不行!难得有这个机会,让我们好好相处嘛!」

「你这种人真的很烦耶……」

「怎么会!」

「又来了!拜托你们别吵起来啦!」

缪丝这次又得充当杏子和莎罗曼的和事佬。

就算大伙都是头一次见面,互动上却令人堪忧。

这样更别提要打好关系了。

「话说席尔菲人呢?比我慢来也太糟糕了吧。」

莎罗曼也不管杏子,如此对缪丝问道。

「莎罗曼你自己也迟到还敢说……不过她应该快到了吧……」

(插图)

「香槟闪焰!!」

房门突然被用力推开,随后走进来的是——头顶托盘,上头还放着一层层香槟塔的席尔菲。

「席尔菲!?」

「咦?不是要特技表演吗?」


「很危险耶!你不需要这么做啦!」

尽管缪丝神色慌张地制止,席尔菲仍依然故我。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杏子和莎罗曼都被吓到停止吵架。

「好厉害!好漂亮喔!」

遥乃用闪闪发亮的双眼,兴奋地盯着席尔菲头上同样在闪闪发亮的香槟酒杯。

「我也想试试看!」

「好喔!选手交棒!」

席尔菲从头上取下托盘,再放到遥乃头上。

「啊哇哇……好难平衡喔……」

「对!在那里转一圈摆POSE!」

「我、我试试看!」

「太危险了!不要啦!」

缪丝慌忙出声制止。

「唉呦席尔菲!不要让人家做这种奇怪的事啦!」

「唔……表演之路走起来真艰辛啊。」

挨骂的席尔菲沮丧低头,缪丝则开始对她碎碎念。

看着这副景象,杏子心想——

领导者真辛苦啊。

「呃,那么让我们一起为这次的女孩聚会……」

好不容易全员到齐后,遥乃重新振作起来发号施令。

「干杯〜!」

『干杯〜!!』

虽然这是众人第一次正式接触,却时常耳闻对方的风声。

也因为如此,尽管一开始交谈起来有所顾忌,过没多久便聊开了。

从最简单的日常问候到工作的话题。

有说有笑地互相抱怨平时的辛苦。

其中——

「遥乃!一决胜负吧!」

「我不会输喔!」

奶泡骨董店的天然呆代表遥乃和水族馆的天然呆代表席尔菲,不知何时点燃了战火。

「柳橙汁!可乐!鱼腥草茶!」

「葡萄柚汁!姜汁汽水!Dr pepper!」

原来是独创饮料开发比赛。

眼看许多买来的饮料就这样混在一起,在纸杯中呈现鲜艳的色泽。

总之先把这两名天然呆放一旁不管,正常人组这边聊得十分起劲。

在气氛逐渐热络起来后,女孩间总是会谈论到的——恋爱方面的话题。

话虽如此,主要提供话题的都是奶泡骨董店这边的人。

「……他就像我说的这样,一直不肯好好面对我。」

杏子失落地说。

由于东司人不在现场而没直接说出他的名字,不过杏子还是把她平日进攻失败的经验说了出来。

「打得真火热呢〜」

缪丝羡慕地盯着杏子。

「不……我想他一定有天份。」

「天份……是吗?」

听到珂玻莉突如其来的肯定,杏子不禁反问。

「他有没有其他比较要好的男性友人?然后彼此常常有肢体接触,当一注意到两人就又常常同时一起消失了呢!」

「这、这……」

「别在意,这孩子每次都会想到那方面去……」

「呜呜……难得有题材耶……」

莎罗曼烦闷地捏了珂玻莉的后颈部一把。

而在杏子的故事告一段落后,轮到莉莉特开始说:

「……我呢,遇见了理想中的男性喔!」

一甩刚才的低沉气氛,莉莉特欢欣鼓舞地说道。

她的话题说的当然是东司,不过也一样没直接说名字。

「虽然很可惜的,他认真到有点死板……不过我一定会让他成为一名优秀的花花公子喔!」

「花花公子……?」

缪丝听到一个理所当然会有疑问的关键词。

「我每天都在尝试如何让他堕落呢。」

「那个,他变成花花公子……莉莉特小姐你会很高兴吗?」

「当然呀!」

她紧握拳头用力强调。

「为了这个目的,我什么事都……」

「她好陶醉喔……」

「啊〜她是认真的呢。」

珂玻莉和莎罗曼用半是佩服,半是放弃的复杂眼神盯着莉莉特。

「诺艾儿小姐又是如何呢?」

缪丝自然而然把话题带过去。

不过和前两人不同的是,诺艾儿并没有中意的男性。

说是这么说——被问到后脑海中浮现的人物果然还是东司。

「不……在下并没有……」

她就像是为了拒绝响应,一口气喝干了饮料。

「唔……很可疑啊。」

珂玻莉探测仪似乎侦测到了什么。

「才没这回事!谁会对那家伙……」

「唉呀唉呀〜『那家伙』是指……?」

莎罗曼不怀好意地看向诺艾儿。

两人不断挖洞给对这方面话题毫无免疫力的诺艾儿跳。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别一直逼问人家啦。」

直到诺艾儿羞得满脸通红,缪丝才出手制止两人。

「……得救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会不会〜」

眼见直率道谢的诺艾儿,缪丝回以微笑。

「话说回来……那前辈你们呢?」

此时杏子突然问道。

「都没有中意什么人吗?」

「就是说呀。各位周遭不只男性演员多,下班后的私人时间也……」


被这么一问,让水族馆的三人陷入沉默。

仔细一想的话——她们还真的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

一心为了重建游乐园,到头来根本没有半个中意的男人。

『唉……………』

原来我每一天都过得平淡无奇啊——三人同时大大叹了口气。

同时她们也心想——『好羡慕奶泡骨董店的女孩们都各自有恋爱对象啊』。

虽然三人压根都想不到,杏子她们所说的男性指的全是同一号人物。

「调好了!」

「Perfect!」

就在这时,遥乃和席尔菲的对决刚好结束了。

「这是我的得意作品喔!」

「一口!一口喝光它!」

带着灿烂笑容的两人所递出的——很明显是彻底搞砸的奇怪液体。

「紫色和土黄色……」

「到底怎么调才会调出这种颜色呀……」

面对甚至能令人感到恐惧的特制综合果汁,六人均深深皱眉。

然而——今天是女孩聚会。

如果现在拒绝喝下果汁,气氛会变得很尴尬,何况她们两人也没有恶意——肯定没错。

「再、再怎么说也不会中毒吧……」

「……我会努力。」

「拜托是能让我留言到推特上的味道……」

杏子等三名奶泡骨董店组的拿起席尔菲,缪丝等三名水族馆组的则拿起遥乃调制的果汁。

『………一、二、三!』

众人同时放到嘴边。

当最初的一口通过喉咙后——

「好、好痛!舌头麻掉了!?」

「喉咙……喉咙好烫啊!」

「头、头好晕……到底起了何种化学反应……」

「超恶烂果汁……难喝到爆……Now。」

六人的脸先是一齐变红,一下又转蓝,最后越来越苍白。

「咦、咦……?」

「……你们还好吗?」

事到如今,就算是遥乃和席尔菲都察觉事情不妙。

「水……水……」

「拜托……拿水……」

少女们趴在桌上哀求。

「哇哇……我马上就拿来!」

遥乃冲到冰箱抓了几罐矿泉水。

「大家,水来了喔!」

当遥乃一把倒好水的纸杯递过去,六人便有如沙漠遇难者般的气势喝起水来。

「活……活过来了……」

「差点以为要死掉了……」

好不容易重整呼吸的六人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回来。

「……有那么难喝吗?」

「嗯〜……我们也来挑战看看!」

遥乃和席尔菲各自喝下了对方调制的饮料。

「「呜嘎!!!!」」

两人随即抓起矿泉水猛灌。

到了最后,剧毒果汁只造成了最轻微的灾情。

不过,她们并没有察觉。

她们为了冲淡果汁味所喝下的那几罐矿泉水,其实并不是普通的水。

原来喵森在里面做了手脚,目的是为了让东司喝下肚。

它在里面宝特瓶里偷加了一滴泡联制的药。

就在毫不知情的少女们喝下内容物后过了数分——药效开始缓缓呈现。

—•—•—•—•—•—•—•—•—•—•—•—•—

「呜……反正像我这种人……」

缪丝突然变成爱哭鬼。

平时像可靠大姊姊的性格不知消失到何方,如今却变成一副快掉下泪的模样。

「欸欸〜就算你这么说〜人家也不知道耶〜」

珂玻莉则成了个装模作样的女孩。

「那个……我、我……」

一副畏畏缩缩,战战兢兢观察着四周的人是莎罗曼。

「莎罗曼,用不着害怕,放心交给我吧……」

把手轻轻抚着莎罗曼的背部,温柔抱着她的人是杏子。

不——太过温柔了。

简直就像在爱抚恋人般的动作。

「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喔。啊!你可以叫我一声『姊姊大人』吗?」

感觉周遭开始绽放百合花。

实在很难想象她们之间的气氛直到刚才还十分紧张。

「杏子小姐,你这样太不检点了喔!」

如此出声责备杏子的是莉莉特。

她手插着腰,严厉责备抱在一起的两人。


「莉莉你自己不也常说要把东司变成花花公子吗?」

「你说我?怎么可能呢!」

莉莉特冷冷回应:

「不检点的男人最差劲了!所谓的男子汉就该严以律己,活得光明磊落才行呀!」

她一本正经地强调与平常完全相反的主张。

「欸欸〜诺艾儿想吃巧克力啦!」

「真是的〜来,嘴巴张开喔〜」

诺艾儿成了爱撒娇的孩子,席尔菲则变成一位爱照顾人的大姊姊。

如今席尔菲让诺艾儿坐在大腿上,手拿巧克力喂她。

只见诺艾儿笑容满面嚼着巧克力。

「各位!你们都忘了今天聚会的目的了喔!」

遥乃「磅!」的一声拍打桌面,对其他人大喊。

「缪丝小姐,好端端的大人不要再哭了!珂玻莉小姐,不要在那里胡闹!莎罗曼小姐和杏子你们靠太近了!莉莉也不要那么生气!诺艾儿小姐,你太爱撒娇了!席尔菲小姐也太宠她了!」

俨然成了一个班长类型的管事婆。

所有人的性格都变得和平常完全相反。

天然呆变得一本正经,沉默寡言的人变得吵吵闹闹。

由于平时的立场逆转过来,现场彻底陷入一片混乱。

状况①——缪丝和珂玻莉

「……所以啊,我真的真的好担心游乐园的未来……」

「哇〜缪缪你好辛苦呦〜」

「你认真听我说啦……」

趴在桌子上的缪丝不停说着丧气话,不过化为装模作样女孩的珂玻莉却根本没有认真听她说。

「你想想,这样下去我们都会完蛋耶!」

「嗯〜可是这种事呀〜根本没办法解决不是吗〜哈哈哈!!」

「你认真一点想嘛……」

听到珂玻莉完全没有起到安慰作用的回答,让缪丝的心情陷入负面螺旋之中。

由于两人间根本牛头不对马嘴,让对话无止境地鬼打墙。

「唉呦〜珂玻莉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啦〜」

眼眶泛泪,吸着鼻水的缪丝瞪了过去。

「那不然〜人家用大地魔法给缪缪秀秀嘛☆」

「我才不是什么都没想啦〜……我都有在认真烦恼啦〜……」

消极低沉的缪丝和完全没在听人讲话的珂玻莉——这两人之间当然不会有交集,只能继续说着毫无意义的对话。

状况②——杏子和莎罗曼

「来,叫我一声姊姊大人。」

「那个……我年纪应该比你大……」

「你在意这种事呀?呵呵,真可爱呢……」

这边的两人则是百合朵朵开。

杏子原本对东司的爱转了一百八十度,变得爱上同性。莎罗曼则是一改原本强悍性格,成了一名刺激他人保护欲的内向女孩。

堪称一对凹凸完全吻合的组合。

「请你相信我,不用那么害怕嘛。」

「可是……那个……」

「呀〜困扰的表情也好棒呢〜」

「请……请你、不要看我……」

「不行〜我就是想看你可爱的小脸呀〜」

杏子把手朝畏畏缩缩的莎罗曼伸去,温柔地将她的脸颊转了过去。

「讨厌啦……我……」

看到莎罗曼羞红了脸,杏子更兴奋了。

「呵呵……这下我更想让你叫我姊姊大人了呀。」

杏子并未放过莎罗曼,

先是把手伸到腰际把她搂过来,再把脸凑到快要贴上去的极近距离。

「来,用你那张小嘴叫一声看看。」

「嗯……姊……姊姊大人……」

总算攻陷莎罗曼心房的杏子露出灿烂笑容。

状况③——诺艾儿和席尔菲

「诺艾儿想吃饼干!」

「好,嘴巴张开喔〜」

「啊〜」

这边是撒娇小女孩和宠人大姊姊的组合。

平常坚毅凛然的诺艾儿形象已彻底粉碎,简直退化成幼儿似的不断撒娇。

另一方面,原本那个横冲直撞的天然呆席尔菲同样不知去向。

如今竟用宛如圣母般充满慈爱的笑容照顾着诺艾儿。

「好吃吗?」

「嗯!」

「真的呀,太好了呢〜」

席尔菲摸了摸诺艾儿的头。

舒服瞇起眼来的诺艾儿撒娇撒得更严重了。

「姊姊,诺艾儿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呀?你说说看〜」

当诺艾儿还在扭扭捏捏,席尔菲已做好听她说话的万全准备。

「诺艾儿啊……想当姊姊的新娘子!」

没想到竟是爱的告白,而且还是来自同性。

「唉呀〜这有点伤脑筋呢〜」

席尔菲并未露出厌恶的表情,而是配合诺艾儿。

因为她清楚这次并不属于杏子那种认真告白,而只是类似「小男生喜欢上保姆」的告白。

「诺艾儿最喜欢姊姊了!」

「真的呀,姊姊好高兴呢。」

「姊姊也喜欢诺艾儿吗?」

「对呀,最喜欢了喔。」

「好耶——」

席尔菲温柔地看着诺艾儿兴高采烈的模样。


状况④——遥乃和莉莉特

「所以说,男子汉就该活得硬派!随便牵女性的手实在太不检点了!」

「抗议!这太奇怪了吧!」

这边两人正在认真讨论「男性应有的态度」这个议题。

「因为莉莉你不是成天都在夸奖东条少爷吗!」

先整理思绪再找出矛盾来戳破对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平常行为举止大而化之的遥乃。

「我夸奖东条少爷?这怎么可能呀!」

而另一方激动反驳的,是平日三句不离「东条少爷最棒了!」的莉莉特。

面对莉莉特不停阐述着自己认为男性处世时该抱持的态度,遥乃一一点出她平日举止的矛盾来反驳她。

「所!以!说!男性搭讪这种行为实在太岂有此理了!」

「既然你这样说,那东条少爷呢?」

「那些都是不正常的图书!是18禁的刊物!应该彻底消灭呀!」

「那莉莉你就应该丢掉呀!你家里不是有很多吗!」

「我当然会丢喔!会先把它们全部撕烂再拿去掩埋场埋喔!」

那个莉莉特竟然否定了东条少爷。

那个遥乃竟然在说正经八百的论述。

如今这个地方,已经没有过去的东条少爷症候群患者和天然呆店长了。

「呜哇〜我受不了了啦!这种打工我不干了!」

「缪缪好可怕呦〜」

「呵呵……让我们一起睡觉吧。」

「怎么可以……我……」

「诺艾儿要和姊姊睡同一张床!」

「好好好,我会一直陪着你喔〜」

「东条少爷是人渣!」

「那样就对了!」

八人就在一切都荒腔走板的状况下,度过了漫长的夜晚。

—•—•—•—•—•—•—•—•—•—•—•—•—

隔天早上——

「嗯……电灯怎么亮着啊?。」

来到奶泡骨董店上班的东司注意到此事。

「忘了关吗喵?」

身旁是难得没有迟到的喵森。

他们两个在途中碰到,才会一起来到店内。

「大概是吧。」

「真是的,不知道浪费多少电费喵!看来本喵这个老板不好好教训她们一下不行喵!」

「每天都在迟到的家伙不过偶尔准时上班,别在那嚣张啦。」

稍微责备完喵森后,东司从店后方的出入口进到店内。

总之先把电灯关上吧——当如此心想的他穿过走廊时,脚突然踢到了空宝特瓶。

「……这是啥啊?」

看起来不过是个宝特瓶——

「啊!!」

喵森突然鬼吼鬼叫冲了过来。

「怎么是空的喵!?里面的东西去哪了喵!?」

只见它泪眼汪汪,膝盖也不支跪地。

「喂……这次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本喵下了能逆转性格的药在里面喵!本来想给东司同志喝下去,让你变成无法忤逆本喵的温顺性格喵……」

「又在搞这些有的没的……可是看来你失败了啊。」

「真是好险。」松了口气的东司就这样打开休息室的门。

结果——

「这……这是怎样……?」

眼前看到的是一群深陷自我厌恶的少女。

虽然一觉醒来后逆转的性格就变回原状已算是万幸,不过似乎所有人都记得昨晚的事。

「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丢脸的行为……」

缪丝遮起哭肿的脸。

「那是别人那是别人那是别人……」

珂玻莉简直就像在催眠自己似地不停碎碎念。

「我竟然……忘记了对东司的爱……」

「我竟然……否定了东条少爷……」

杏子和莉莉特铁青着脸,整个人彻底愣住。

「烂透了Now……超想死Now……」

莎罗曼无力地动着手指在推特上发布目前的心情。

「拜托,谁来杀了在下吧……」

落入绝望深渊的诺艾儿则是一副当场要切腹自尽的感觉。

「嘶……嘶……」

「呼……呼……」

唯独遥乃和席尔菲依然悠哉地沉浸在梦乡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