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大天使喵森的心血来潮

 大天使喵森的心血来潮

「最近好多负面新闻啊喵……」

随意瞄着报纸的喵森如此低语。

股市回稳不如预期,进不了托儿所或幼儿园的儿童人数不断增加,原油价格居高不下。

「就连本喵的周边销量都不太好喵……」

除了偶尔会突然大卖以外,平时根本卖不到几个。

积在仓库里的存货越来越多,仓库租用费日渐不能轻忽了。

为了因应即将到来的大热潮而逐渐提升周边生产数量,的确很像喵森会做的事。

「世界上充满坏事呀喵……不过不关本喵的事就是了喵。」

喵森一看完报上的四格漫画后便把报纸随手一扔,准备前往奶泡骨董店。

现在时间是上午十一点,一如往常的迟到。

「唉……有没有什么好事呀喵……」

来到甘城辉煌游乐园后便漫无目的走在他方世界的喵森如此自言自语。

因为它从一大早就懒洋洋的,明明早就迟到了,却一点都没有急着赶去奶泡骨董店的意思。

「不知道有没有掉在地上的幸运可以捡呀喵……喵?」

突然正经八百左顾右盼起来的喵森,发现了一个垃圾。

是香蕉皮。

「太、太老套了吧喵……谁会因为这种东西滑倒啊喵……」

再说地面大多不是偏黑色就是偏棕色,而香蕉是黄色。

到底要多不小心才会有人真的踩到它啊?

「真没办法喵,就由本喵把它拿去丢吧喵。」

喵森捡起香蕉皮往附近的垃圾桶一扔。

说时迟那时快,它的身体已浮在空中。

「喵……!?」

喵森在宛如慢动作回放的世界中,看到了被它自己踢起来的香蕉皮。

原来香蕉皮不只一片。

喵森的注意力都在眼前那片香蕉皮上,而没有留意到脚边有另一片被沙盖住的香蕉皮。

「失、失策喵……」

对着颠倒过来的世界道别后,喵森便因后脑勺受的冲击昏了过去。

—•—•—•—•—•—•—•—•—•—•—•—•—

同一时刻,场景来到奶泡骨董店。

这间店如今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所谓危机——指的是盛况空前到令东司等人手忙脚乱。

「东司!零钱不够了喔!」

「东司少爷,队伍把通道都塞住了呀!」

「在下负责整理队列吧。」

「麻烦你了,诺艾儿小姐……啊!东司,吊饰没货了!」

店内四处响起充满疑惑的哀号声。

「这是怎样啦……也太突然了吧。」

东司一边从仓库搬出周边存货,一边对突如其来的人潮讶异不已。

「明明十分钟前还门可罗雀啊……」

结果瞬间却有大量来宾如暴风雨般袭来。

难道是喵森又搞了什么鬼吗——本来想把它抓来质问,不过现在根本没有空。

「可恶!那臭猫又给我迟到……现在真的是连它的手都想借来用啊……」

这个状况究竟该喜还该忧呢?

东司没能好好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毛巾没货的哀号声传进他的耳中。

一小时后——

「结、结束了……」

在所有库存的周边通通卖光后,东司等人瘫坐在空荡荡的店内。

店外还有许多想买周边的来宾。

即使摆出「商品完售,本日歇业」的广告牌,来宾们仍不愿离去。

「好险今天是礼拜六啊……」

东司和杏子无法在平日中午来。

只靠遥乃、莉莉特和诺艾儿的话,想必忙不过来吧。

「到底怎么了啊……?」

身为店长的遥乃开心归开心,不过回想盛况空前到那种程度,实在无法打从心底高兴。

「我也不知道呢……这种事以前从没发生过呀……」

「又是喵森先生的恶作剧……没错吧?」

「我是这么认为的啦……」

东司转向诺艾儿寻求答案。

「诺艾儿,你应该没从喵森那接到什么奇怪的指示吧?」

「不,在下也被吓到了。」

身着奶泡骨董店制服的诺艾儿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该说真不愧是军人吗?尽管起初有所抗拒,下定决心的诺艾儿如今已能大大方方穿上这件制服。

「表示是喵森擅自胡搞,要不然就是……」

喵森的人气真的爆发了。

即便照理来说不可能,但都到了那种程度,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话说回来,那家伙又闲晃到哪去了?」

「平常它都会在中午以前过来吧……虽然还是迟到。」

「刚才我打了电话……听到语音说在收不到电波的地方。」


既然连遥乃都无法联络上,实在无法猜到它会跑到哪里去。

「宗方,该怎么做?要去找上校吗?」

「我根本没有头绪啊……」

「可能只会白跑一趟呢。」

东司等人于是决定「总之先休息吧」,从柜台区走进了休息室。

结果发现了正喝着茶的喵森。

「你这!」

「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上校!?」

「刚才我们可累惨了呢!」

「喵森上校,请您好好说明!」

「这次你又做了什么呀!?」

东司等人步步逼近它。

结果,喵森缓缓放下茶杯——

「请问小的怎么了吗?」

它的反应彻底吓傻了众人。

「喂……你是怎么了啊……」

不只第一人称不同,就连语尾都变了。

不管是语调还是给人的感觉,都不是五人所认识的喵森。

「什么小的怎么了?」

「不是啊,因为你……」

「上校变得怪怪的!?」

「没有的事,小的一直都是这样喔?」

「喵森先生,请你看一下镜子!你认得这是谁吗!?」

「是……小的呢。」

「不、不可能呀……」

「喵森上校……」

看来大事不妙。

虽然外表怎么看都是喵森,但是内在却成了别人。

「怎么会变成这样……」

东司绕到喵森背后,发现它头上多了一团肿块。

「喂……这是……?」

「咦?啊,小的回过神来就变成那样啦,似乎是在哪里撞到头了呢。唉呀〜真是丢人。」

喵森难为情地说道——东司也不管在一旁交头接耳的遥乃等人,思考出了一个结论。

「性格突然豹变的原因就在这里吧……」

「是类似丧失记忆吗?」

「不太像,因为它还记得我们啊。大概是平时的人格消失,才让另一个人格跑了出来……吧?」

不过说真的,东司不太想相信喵森其实藏有如此清新的一面。

「总之我要问……你有没有出怪招聚集来宾过来?」

「所谓的怪招是指?」

「用泡联的奇怪商品来洗脑之类的!」

「怎么会……小的才不会做那种没常识的事呢!」

喵森语带些许怒气如此反驳。

就连生气的态度都充满知性。

「没常识……没想到竟然会从这家伙的嘴里听到这个词啊。」

「人果然是会改变的呢。」

「虽然它是猫喔。」

无论如何,看来相信这个喵森说的话应该没问题。

不过即使如此,东司仍有些在意刚才那场骚动的原因——

「……算了,不是什么该烦恼的事。」

看到比起平日高出几十倍的营收,相信任何人都很满意。

因此不必特地去追根究柢吧。

「今天就做到这儿,我们回家吧。」

「啊!欸欸,一起去庆祝一下嘛。」

「完售纪念吗?这主意不错呢!」

「去吧东司!诺艾儿小姐要不要一起来?」

「唔嗯……就让在下一同前往吧。」

接着众人的视线聚集到喵森身上。

「……你要不要跟我们去?」

「虽然不太明白……不过似乎很有趣,请让小的陪各位一起去。」

—•—•—•—•—•—•—•—•—•—•—•—•—

东司等人在甘城车站附近的卡拉OK包厢里好好放松了两个多小时。

这段期间的喵森依然判若两人。

替大家点饮料,分装点心到盘子里等等,服务可说是贴心到家。

以前那个喵森已经不在了——每个人的心中都如此觉得。

那些糟糕岁月到此划下句点。

终于能从充满压力的职场获得解放。

当宛如作梦般的美好时光结束,东司等人离开卡拉OK踏上归途时,听见了一些奇怪的事。

(插图)

原来是大伙儿想说今天难得,所以选择搭出租车回家。

车内的广播所播的新闻内容让东司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计算国债的方法发现重大错误,正确金额实为账面的十分之一。』

『今日股市因世界各国的投资家积极买进,收盘指数较昨日上涨一万点……』

『相关部门因应幼儿无托育所及幼儿园收容现象祭出解决方案,最快将于一周内彻底解决。』

『日本各地相继发现油田,蕴含量可能超越沙特阿拉伯。』

『T县山里挖掘出大量疑似江户时代的金币箱,部份专家指出可能为德川家遗留的宝藏。』

清一色都是好消息,让人难以置信。

假如是愚人节整人,应该也会挑些无伤大雅的谎话。


而既然透过广播如此严正播放,表示这些都是事实。

「世界……在变……?」

一边听着撼动整个社会的重大消息,东司同时也直直盯着喵森看。

—•—•—•—•—•—•—•—•—•—•—•—•—

隔天的礼拜天。

奶泡骨董店依然生意兴隆。

紧急调来的存货也瞬间销售一空,甚至下午进的货都跟着卖完了。

(不可能连两天都发生这种偶然……)

果然有什么事情正在改变。

就连今早的新闻也全是好消息。

『联合国会员国一致通过,即刻停止所有纷争及战争行为。』

『地球暖化明显减缓。』

『臭氧层破洞消灭。』

『往地球直扑而来的彗星突然大转弯。』

不只日本,整个世界都改变了。

而且同样都往令人高兴的方向改变。

到了这种程度,让东司不禁体认到一件事。

——喵森性格大变成了世界变化的契机。

(就算听起来很蠢,可是也只有这种可能了啊……)

虽然按照常理思考,世界上的不幸不可能只因一只喵森就全部消失,但毕竟它可是喵森。

若说其实是它无意之间在世界各地散布负面元素,倒也会让人不禁认同。

「…………唉,算了。」

不管真相为何,世界的确正往幸福的方向改变。

既然这样,不去追究原因也没差。

因为谁都不会遭遇不幸,即使真相永远被埋藏于黑暗中,也不会有人感到困扰。

—•—•—•—•—•—•—•—•—•—•—•—•—

「卖自己的周边果然好害羞呀……」

喵森离开挤得水泄不通的奶泡骨董店内,独自走在他方世界内散步。

由于被人看见免不了一场骚动,所以它只悄悄在森林内走着。

「不过看大家那么有精神地工作,小的就没什么好说了呢。」

默默守护着工作的员工们且不加以干涉。

正可谓老板的典范。

「啊啊,是怎么了呢……感觉世界看起来充满光辉……」

在穿越叶缝射下的阳光中,喵森一脸爽朗地仰望天空——

身体也飞到了半空中。

「啊……」

连出声喊叫的时间都没有。

整个身体翻了半圈的喵森,头部直接重重撞在地上。

旁边则放着一片香蕉皮。

不一会,清醒过来的喵森——

「嗯?本喵在这里做什么呀喵?」

—•—•—•—•—•—•—•—•—•—•—•—•—

同一时刻,场景回到奶泡骨董店。

这间店再度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所谓危机——指的是真正的暴动。

「东司!收款机里没钱了喔!」

「东司少爷,要求退货的客人们把通道都塞住了呀!」

「交给在下处理吧……希望能和平解决……」

「麻烦你了,诺艾儿小姐……啊!东司,千圆钞票没了!」

店内四处响起惨痛的哀号声。

「这是怎样啦……也太突然了吧。」

东司一边把被退货的周边搬回仓库,一边对突如其来的人潮讶异不已。

不过不同于昨天,这次来宾全都是来抱怨的。

『吊饰上沾有过敏源!』

『毛巾立刻就长霉了!』

『一洗马克杯,上面印的图案就糊掉了!』

『人偶里有针!』

「明明十分钟前还生意兴隆啊……」

结果瞬间却有大量来宾如暴风雨般前来退货。

难道是喵森发生什么事了吗——就算想去确认,不过现在根本没有空。

「可恶!它到底跑哪去了啊……」

东司没能好好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千圆钞票赔光的哀号声传进他的耳中。

三十分钟后——

「结、结束了……」

在收款机里的所有钱通通赔光后,东司等人瘫坐在被退货的周边塞得满满满的店内。

店外还有许多想退货的来宾。


即使摆出「现金用尽,本日歇业」的广告牌,来宾们仍不愿离去。

「好险今天是礼拜日啊……」

只靠遥乃、莉莉特和诺艾儿的话,想必无法处理这些抱怨吧。

「唉呦……到底怎么了啊……?」

身为店长的遥乃只感到绝望。

毕竟本以为生意兴隆,到头来却是如此下场。

「我也不知道呢……为什么突然之间会……」

「又是喵森先生的缘故……没错吧?」

「我是不想这么认为啦……」

东司转向诺艾儿寻求答案。

「诺艾儿,刚才喵森应该一切正常吧?」

「唔嗯……」

应该是真的累了吧,平常话就不多的诺艾儿此时几乎毫无反应。

「如果不是喵森的问题……」

就表示昨天的热潮是有人故意设计的。

「话说回来,那家伙去哪了?」

「刚才它都还待在休息室里吧?」

「我打了电话……它还是在收不到电波的地方。」

如今又无法猜到它跑到哪里去。

「宗方,该怎么做?要去找吗?」

「不,我认为如果是那个喵森,绝对会回到店里……」

「的确呢。」

东司等人于是决定「现在先休息吧」,从柜台区走进了休息室。

结果发现了正大口嚼着零食的喵森。

「喵森!」

「你回来了啊上校!?」

「刚才我们可累惨了呢!」

「喵森上校,请问您有没有隐瞒什么事!」

「麻烦请你解释一下!」

东司等人步步逼近它。

结果,喵森缓缓放下零食——

「本喵怎么了喵?」

它的反应再度超出众人想象,应该说是太超过了,活像足足绕了一圈回到原点。

「喂……你是怎么了啊……」

不管是第一人称还是语尾——连语调和给人的感觉,都变回五人熟到不能再熟的喵森。

「什么本喵怎么了喵?」

「难道你……」

「上校变回来了

「你在说什么呀喵,本喵一直都是本喵啊喵。」

「喵森先生,请你看一下镜子!你认得这是谁吗!?」

「是潇洒英俊的本喵呀喵。」

「怎、怎么会这样呢……」

「喵森上校……变回了原本那个上校……」

看来大事不妙。

不管怎么看,喵森都变回了原本那个喵森。

「喂……直到今天早上都还在的那个你怎么了啊……」

东司绕到喵森背后,发现它头上多出了第二团肿块。

「这是……?」

「喵,本喵回过神来就躺在森林里啦喵,似乎是在哪里撞到头了喵。」

糟透了——东司再度得出了结论。

「性格突然变回来的原因都要怪这个吧……」

「表示它平时的人格回来了吗?」

「没错,我觉得是因第一次冲击消失的人格受到第二次冲击,才又变回了原样。」

虽然东司不想相信真的接连发生了这种活像漫画情节的事。

「我姑且问一下……你有没有对商品动什么手脚?」

「动手脚?」

「例如明明知道是劣质品还进货之类的啊。」

「怎么可能……本喵的周边全都是经由专家的巧手做出来的极品喵!」

喵森面红耳赤地反驳。

「那些同志全是愿意以时薪三百圆替本喵卖命工作,半点怨言都没有的珍贵劳动力喵!」

「难怪你的周边被搞成那样子啦!」

岂不是被挟怨报复了吗。

「这些堆积如山的退货要怎么办啊……」

「已经没有钱了啦……」

「能不能请人收购这些东西呢?」

「应该只能丢掉了……诺艾儿小姐,你有认识任何愿意收购的人吗?」

「没有……已经束手无策了……」

接着,众人的视线看向喵森。

「你这个瘟神。」

「虽然搞不太懂,但你们太过份了吧喵!」

—•—•—•—•—•—•—•—•—•—•—•—•—

当众人有气无力地搭上公交车回家的途中,东司又听到了奇怪的消息。

就在东司没跟遥乃她们聊天,而默默滑着智能型手机的时候,从网络新闻上看见一连串让人不忍卒睹的惨状。

『计算国债的方法再度发现重大错误,正确金额实为账面的两倍。』

『今日股市因世界各国的投资家溃堤式卖出,收盘指数较昨日下跌两万点……』


『由于关系部会无法突破难关,因应幼儿无托育所及幼儿园收容现象之解决方案宣布告吹。』

『日本各地油田接连枯竭。』

『T县山里挖掘出之金币箱内全是玩具钞票,不排除为蓄意的恶作剧行为。』

『世界各国再掀波澜。』

『地球暖化现象瞬时恶化。』

『臭氧层破洞再度出现。』

『彗星再度回转,Armageddon小组紧急出动。』

清一色都是坏消息,让人难以置信。

而且还不限日本,全世界皆然。

就算是愚人节整人,也会挑些更温和的谎话。

而既然透过网络新闻如此严正播放,表示这些都是事实。

「世界……改变了……」

而且还比之前更加恶化。

喵森一变回原状就落得如此下场。

「不想点办法不行……」

再这样下去奶泡骨董店,甚至整个日本,整个世界都会被不幸笼罩。

不一会儿,东司做了一个决定。

—•—•—•—•—•—•—•—•—•—•—•—•—

「昨天大家好像都怪怪的喵,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喵?」

隔天,喵森难得准时来到了奶泡骨董店。

因为今天是礼拜一,东司和杏子得去学校而不在店内。

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喵森打算趁机去一展它身为老板的威严。

「让本喵瞧瞧她们准备好了没喵……」

一如往常从后门进入店内的喵森走向柜台区。

当它打开最后一扇门时。

『喵森纳命来!』

埋伏起来的东司等人一齐扑向它。

由手持童子切的东司和挥舞格林盖姆之鞭的诺艾儿打头阵。

莉莉特则以音速射出「超级花花公子•东条少爷〜因果报应篇」作为掩护,躲起来的杏子也偷偷靠近喵森,并将门锁上不让它逃跑。

「造、造反啊喵!?」

正面吃下所有攻击的喵森跌了个四脚朝天。

「你们在干嘛喵!」

喵森马上坐起身来大声抱怨,有个人影从上方俯视着它。

原来是一脸哀伤,双眼中却充满强烈觉悟的遥乃。

「遥乃同志!?」

「上校对不起……已经只剩这个办法了……」

「怎么搞的喵!?你们是怎么啦喵!」

「你不知道吧……嗯,没办法呢。」

「希望你别三两句就带过喵!」

尽管坐在地上的喵森移动身体到墙边,不过后方已无路可退。

众人以半圆状围住喵森,不让它逃跑。

「口气还是和以前一样……可恶!果然不往后脑勺敲就不行吗。」

「本喵好像听到死刑判决了喵!?」

遥乃等人步步逼近脸色铁青的喵森。

「大家是怎么了啊喵!虽然本喵很优秀没错,但是也用不着这么忌妒……」

「嗯……对不起喔。」

「真的不妙了喵!?」

喵森对于众人没有一如往常吐槽它而惊讶不已。

「这都是为了奶泡骨董店……不,为了世界啊。」

「还是没说明到理由啊喵!究竟是怎么搞的喵!」

「我们这样对峙的期间,世界也正走向毁灭……没有时间了呀。」

遥乃静静高举右手。

东司、莉莉特及诺艾儿同时再度举起各自的武器。

「各位同志冷静呀喵!好好讲就没事了喵!反对暴力喵!」

「上校,永别了……」

眼眶中渗出那么一滴滴泪水的遥乃挥下了右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喵!?」

对于自己遭受有如集世上所有不合理于一身的对待,喵森深感绝望的同时,整个身体也再度飞到了半空中。

「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