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杀气腾腾的角色扮演

杀气腾腾的角色扮演

东司丝毫没有恶意。

在店里的诺艾儿小姐怪怪的耶——当东司前去探望遥乃她们时,遥乃对他这么说,并希望他能回去看看情况。

至于他没有从后门而直接走前门进店,也只是因为看到柜台区的灯亮着,以为是喵森难得帮忙工作罢了。

再说一次,东司真的丝毫没有恶意。

「……早、早啊。」

所以当他看到穿着奶泡骨董店制服的诺艾儿露出前所未见的笑容,只能傻傻地回以招呼。

眼睛则是盯着从她头上长出来的兔耳。

没想到你军帽底下竟然藏着这种东西——当然不能回以这种惊讶的反应。

而如果夸她可爱的话,脑袋一定会搬家,绝不夸张。

所以总之只能视而不见,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好、好啦!工作吧工作……」

「够了……杀了在下吧……」

双手撑在地面上的诺艾儿以憔悴不堪的声音低语。

「别、别在意!很适合你喔!」

东司连忙出言安抚,没想到反而抵触到诺艾儿身为军人的逆鳞。

「现在就了结你!」

诺艾儿手上不知何时已握着格林盖姆之鞭。

看来她压根儿不记得没有东司允许就不能乱用的约定。

「冷静!我不是在笑你!」

「还装蒜!好死不死……好死不死被你看见!!」

如果是其他人还能忍受。

只要想到是为了帮忙克蕾诺瓦就能忍受。

但是——只有这家伙不行。

「我没有觉得你那对兔耳很可爱!真的!」

「去死吧!!」

格林盖姆之鞭伴随呼啸声袭来。

「就说了等等啦!」

格林盖姆之鞭从猛然蹲低身体的东司头上划过。

只见陈列在架上的喵森玩偶一齐断了头。

「别逃啊!」

「当然要逃啊!」

东司连忙躲到商品架后方。

假如童子切在手还有话说,凭赤手空拳抵抗绝不可能没事。

「我不知道理由!也不会问!所以拜托你冷静啦!」

「不可能……在下直到封住你的嘴为止都不会住手!」

东司头上一条喵森毛巾被大卸八块。

「有没有这么夸张!?」

彻彻底底的杀气,毫无手下留情之意。

「抱歉克蕾诺瓦……可能要让你伤心了……」

「比起遥乃,你应该跟我道歉吧!」

「可是在下相信你很坚强,一定能跨过悲伤吧。」

「别在那自说自话啦!」

「闭嘴!!」

诺艾儿全力挥出一鞭。

剎那的寂静后——

整座商品架顿时一分为二,让躲在后方的东司无所遁形。

「真的假的啊……」

「这下就结束了……宗方东司!!」

只见诺艾儿高高举起右手。

鞭子无情袭向东司的天灵盖——

「请问……」

救世主不是从天上,而是从店门口现身了。

一对听到吵闹声的年轻情侣档正在窥伺店内。

「可恶!有人来搅局了吗……」

诺艾儿暂时放下格林盖姆之鞭。

(必须把这家伙的嘴堵上……可是如果被人目击到……)

她不太愿意在众人面前处刑。

(……没办法,先把他们打发走吧。)

诺艾儿一个右转身走到情侣档面前。

然而,激动的情绪却没有那么快平复。

因此当然无法顺利按照最初的计划那样,模仿遥乃她们的方法来接客——

「有什么事报告?」

军人的口吻脱口而出。

手上还拿着格林盖姆之鞭。

「呃,报告是……」

情侣档中的男朋友无言以对。

毕竟要是被一名穿可爱女仆装,头戴兔耳的少女拿着鞭子用满是杀意的眼神瞪视,有这样的

反应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听到很大的声音,才想过来看发生什么事……」

女朋友战战兢兢地探头说道。

「什么……?你们就为了这种无聊透顶的理由来搅局……」

格林盖姆之鞭「咻」的一声撕裂空气。

「没、没事!看你们似乎在忙!」

「对不起!我们先走了!!」

情侣档脚底抹油逃离现场。

「好,继续吧。」

诺艾儿已经变回战斗模式。

不过她的脚这时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直到刚才为止都在逃窜的东司竟缓缓站起身来瞪向她。

「你这……给我胡搞瞎搞……」

除了单方面遭受蹂躏的怒火,东司更无法容忍诺艾儿做出有损奶泡骨董店声誉的行为。

明明遥乃她们和自己一路努力过来。

明明这些努力逐渐有了成果。

「你在嚣张什么……!」

诺艾儿为了给东司最后一击,挥出格林盖姆之鞭。


无情的呼啸声准确朝东司的头部袭去——

「别给我在店里乱挥!!」

结果鞭子在打到东司的头之前,竟先缠绕到他举起的右臂上。

「什么!?」

鞭子最具威力的部份在最前端。

而稍微往后的部份威力并没有很强。

顺利接下它的可能其实相当高。

「还做无谓的抵抗……」

诺艾儿虽使劲想抽回鞭子,但东司当然不会让她得逞。

他用手臂扯着鞭子缓缓靠上前。

「你、你这……」

单纯比力气的话,娇小的诺艾儿并没有胜算。

转眼间,东司已站在她面前。

「……没收。」

东司用力抽回手臂,硬是从诺艾儿手中抢过格林盖姆之鞭。

「你、你要做什么!?」

「我说没收就没收!」

「还来!可恶……在下叫你还来!」

诺艾儿扑向东司。

可是东司高高举起格林盖姆之鞭,身高差距让诺艾儿的手根本构不到。

因此形成了兔耳女仆蹦蹦跳这种若不知来龙去脉,看起来令人会心一笑的景象。

「可恶……要杀快杀!」

无法夺回格林盖姆之鞭的诺艾儿不甘愿地瞪过来。

「不只被你看见这身打扮,就连格林盖姆都被你……与其继续被你羞辱,在下宁愿一死!」

「真是!又说这种重度军人思想的话……」

看来即使同样是军人,还是不要用对待喵森的方式对待她会比较好。

「用不着摆一副想吓死人的表情我也会还你啦。」

「真、真的吗!不对……这是理所当然的啊!」

诺艾儿闻言顿时面露喜色,不过马上又扳起脸来。

「但是有个条件。」

「你说……什么……」

「当然吧,都是你的错,害奶泡骨董店又要被人讲奇怪的传闻啊……」

玩角色扮演SM的纪念品店——消息从刚才那对情侣档口中传开是迟早的事。

既然如此,就必须在那之前想办法应对。

「你、你打算拿在下怎么样……」

一双兔耳无力垂下的同时,诺艾儿脸上写满了绝望。

「当然是工作啊。」

东司浮现一张凄厉(诺艾儿观点)的笑容。

—•—•—•—•—•—•—•—•—•—•—•—•—

『好像有间店里有兔耳女仆在招待客人耶!』

这个传闻瞬间在整个他方世界传开。

这两种要素即便说是称霸了整个角色扮演界也不为过。然而这种组合却由于太过露骨,平时反倒不常见到。

一听到竟有店克服了这层障碍,区域内某些来宾为了一睹风采,争先恐后地往那间店冲去。

结果——竟使得奶泡骨董店周围挤满密密麻麻的人海。

「欢……欢迎光临……蹦。」

『哦哦哦哦哦哦哦—————!』

聚集到此的男性们发出有如地鸣般的欢呼声。

他们看到的是头戴兔耳、身穿女仆装——眼角不甘心地泛着泪光的诺艾儿•菈比乌丝中尉。

「这是怎样!?」

「是情境模拟吗?是这样吗!?」

「太故意了!可是这才赞啊!!」

「看那一脸不甘愿的样子真受不了!」

(插图)

来宾的反应好到都要鼓掌欢呼了。

面对这群呼吸急促的男人们,诺艾儿诅咒起自己的命运。

(在下……诺艾儿•菈比乌丝中尉为何得遭受这等……)

这个处境让她痛苦不已。

过往的丰功伟业有如跑马灯般掠过脑中,消失在无法触及的远方。

(呜……杀了在下吧……)

泛泪的双眼瞪向满脸微笑,在柜台内负责结账的东司。

尽管诺艾儿恨不得立刻冲过去砍了他的头,但没有武器在手根本没辙。

诺艾儿目前只能对东司唯命是从。

「我、我要买这个!」

一位来宾根本没仔细看,就随手抓起附近的一个喵森吊饰。

「非、非常...非常感谢....」

『感谢...?』

数十声吞口水的声音响起。

「…………蹦。」

『我们才非常感谢你!!』

尽管情绪已嗨到最高点,这群男人仍异样地有礼。

毕竟能让如此美少女对自己说「蹦」的机会少之又少。

而且不是接客用笑容,一脸不甘愿的模样反倒是萌点。

「我也买!我买这个奇怪的娃娃!」

「诈耶你!那我就买两个!」

「马克杯!印有奇怪图案的那种!我买一打!」

「给我把店里这只怪猫的周边都拿来!」


我也要我也要——男人们争先恐后地拿起喵森周边跑向诺艾儿。

「哇、哇哇……」

蜂拥而至的人潮让诺艾儿措手不及。

使得她不加思索地——虽然非常不爽——向东司求救。

「唔、宗方!快想点办法!」

「抱歉,我收银这里也很忙,帮不了你!」

「开、开什么玩笑!要在下穿成这样还……」

「拜托,那里就交给你了!」

正一边补充零钱的东司忙得不可开交。

「啊啊……怎么会这样……」

在被男人们的气息熏得不舒服的同时,诺艾儿打从心底忏悔。

「原来这里……也是战场吗……」

自己真是太孤陋寡闻了。

没想到这个任务如此艰难。

自己真是太有勇无谋了。

竟然轻易就说要代替克蕾诺瓦。

这是个多沉重的重责大任呀——原本以为不过是在区区一家纪念品店接客罢了。

克蕾诺瓦每一天都顺利完成了这种任务?

甚至还笑着说「我会继续努力!」?

自己多么傲慢啊?明明根本无法代替克蕾诺瓦不是吗。

自己——竟如此的无力。

「是在下错了!不会再犯了……所以拜托你帮帮忙!」

听到诺艾儿真的走投无路的求救声,东司当然也不能只顾着结账。

「真拿你没办法……」

一说完这句话,东司便挤进宛如沙丁鱼般的来宾群和诺艾儿中间。

「各位客人,麻烦结账请到柜台。」

发现一直静观的东司突然出手干涉,数十道视线对他投以沉默的压力。

然而,东司早在开始于奶泡骨董店打工后就习惯这种情况了。

「要是各位继续勉强她……」

东司轻声说道。

「这孩子可能会辞职不干。」

瞬间,一道电流窜过这群欲望的集合体。

『这……这就麻烦了!』

兔耳女仆瞪着你蹦——这种组合该到世界上哪个地方才找得着?

此处正是黄金乡、是桃源乡、是圣域。

绝不能失去,也不会让它失去的地方。

「这样各位理解了吗?那么请往柜台前排队。」

『Sir!YeS Sir!』

来宾们整齐列队,简直成了一支纪律有素的军队。

诺艾儿只能在一旁傻傻望着东司瞬间驯服了这群野兽的模样。

—•—•—•—•—•—•—•—•—•—•—•—•—

「卖得有点吓人啊……大概有了一个月的营收吧。」

直到游乐园关门时间都还没散去的人龙,将整间奶泡骨董店内绝大部份的周边一扫而空。

「希望喵森不会因此得意忘形……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总而言之,不只不必担心会有关于奶泡骨董店的奇怪传闻,成果还相当丰硕。

「辛苦你了。工作后的感想如何……看来也不用特地问了呢。」

精疲力尽的诺艾儿整个人瘫坐在店内一角。

「结束……了吗?」

「是啊。多亏了你,盛况空前啊。」

「多亏在下……?」

看到诺艾儿一脸想说「在下只是一直忍耐害羞而已」的表情,东司对她伸出了右手。

手上则拿着格林盖姆之鞭。

「还给你吧。可别再乱甩了啊。」

「……在下可是违反了约定啊。」

违反了没有经你同意就不能使用格林盖姆的约定——东司花了一些时间才理解她说的是这件事。

「是啊,可是你反省了吧?」

随便乱挥格林盖姆之鞭会引人注目。

经过今天,她应该切身体会到这会对奶泡骨董店带来多大的困扰。

然后——遥乃非常重视奶泡骨董店。

「想想遥乃,再想想你自己该怎么做……懂了吧?」

诺艾儿只能默默点头回应。

「……感谢你。」

「我才要感谢你接下这个奇怪的任务啊。」

「那个……在下绝不会再做了。」

「当然,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只是……」

诺艾儿突然抬起头来。

「对克蕾诺瓦而言,这种场合很普通吧?」

「该说普通还是……」

正当东司因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有些讶异时——

「在下彻底明白自己到底有多自以为是……还仗着自己的地位安逸享乐……」

「……你有没有搞错了什么?」

难不成她以为每天的情况都像今天一样吗?


平时的奶泡骨董店可是一天有十位客人上门就万万岁了啊。

再说,根本没人会戴着兔耳招呼客人。

「在下……想要重新鞭策自我。」

诺艾儿并没有察觉到东司的疑问,而是紧紧握起拳头。

「在下……要在这间店工作!」

—•—•—•—•—•—•—•—•—•—•—•—•—

「东司他没问题吗……」

场景换到遥乃住的公寓。

「都没有消息呢……究竟怎么了呢?」

身体状况稍稍好转的杏子及莉莉特正在等东司打电话回来。

「嗯……唔嗯嗯……」

遥乃则似乎因感冒药副作用太强,依然在沉睡着。

她们两人虽很想主动联络东司,不过心中一直有股抗拒感。

这股抗拒感正是她们三人一齐感冒的「理由」。

其实,她们昨天一同来到遥乃住的这栋公寓,把一头雾水的遥乃牵扯进来,展开了「如果诺艾儿喜欢上东司怎么办会议」。

身为正妻无法坐视不管的杏子。

从将东司打造成东条少爷的观点来看,担心性格相当男性化的诺艾儿能否成为后宫一员的莉莉特。

一点都没搞清楚状况,可是对于两人来找自己玩感到开心的遥乃。

这是场由目的一致的三人展开的女孩会议。

诺艾儿的性格虽然十分凶悍,不过当她变温顺时又会如何?

东司会不会因为中间的落差而轻易迷上她呢?

讨论逐渐白热化,当三人顺利达成共同结论后,最后竟还有陷阱等着她们。

由于会议过程中三人讨论得太过热烈,所以当晚开着电风扇睡觉,结果那台电风扇是遥乃从泡联带来的。

没错,泡联制的电风扇。

只要回想喵森过去曾展现过的泡联制产品,它当然也不会是台普通的电风扇。

「只要标榜泡联制,就连家电产品都不能相信呢……」

「对啊……真没想到……」

莉莉特和遥乃互看了一眼。

「「竟然没动任何设定都具有冷气功能呢。」」

原来是台只要按下开关就会吹出冷气的电风扇。

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泡联地处寒带的缘故,就连温度都调得异常低。

但是,长期在地表生活的遥乃却将此事忘得一乾二净。

等到三人半夜被冷醒后为时已晚。

「因为讨论东司的话题太过激烈而熟睡,没有注意到电风扇才感冒了……这种理由根本说不出口呢。」

「是啊……」

请假无法去店里更让两人深感后悔。

「可、可是!我们三人对诺艾儿小姐达成一致的意见了呢!」

「对、对呀!这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相视,频频点头。

「诺艾儿小姐不会成为我们的对手……所以先静观其变吧。」

「好的,我明白。」

不同于主动进入奶泡骨董店打工的杏子和莉莉特,诺艾儿充其量只是被派遣过来。

既然如此,她也不会对奶泡骨董店有任何特殊感情,等事情办完就会回去了吧。

因此,不必特地将她视为危险人物——这便是她们讨论出的结论。

「呵呵,我绝对不会和东司离婚唷。」

「我不会输喔,我一定要让东司少爷模仿东条少爷,怀有要将世界上所有女孩当作情妇的雄心壮志!」

我根本没跟杏子结婚——此刻当然没有人如此吐槽,只见两个好敌手不约而同露出微笑。

至于三十分钟后。

两人便会因为东司打来的电话陷入绝望。不过现在的两人当然不会知道这个下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