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女仆小姐是完美军人

女仆小姐是完美军人

某天早上,奶泡骨董店面临人手不足的危机。

「你感冒了!?」

『嗯……对不起喔东司……』

话筒另一头的遥乃有气无力地道歉。

「状况还好吧?」

『嗯……吃了药之后好一点了。』

「别勉强了,今天好好休息吧。」

『咳咳……东司对不起……』

紧接着传来杏子难受的声音。

「杏子?你怎么会和遥乃在一起?.」

『有点理由……咳咳咳!』

尽管杏子没有明讲,东司倒也没继续追问下去。

自己这个男人不该插手女孩子间的私事。

「没关系,店里的事我会和莉莉想办法……」

『东、东条少爷……』

这因发烧而虚弱的声音,不必问都知道是谁。

「连莉莉都!?」

『呜呜……我听到东条少爷的声音……』

『抱歉,莉莉她有点严重。』

「哦、哦……」

虽然东司从一开始就决定不追问,但心中仍十分在意她们三人聚在一起究竟在做什么。

「总之好好休息,我会买一些必需品带过去看你们。」

『可是这样店里就只剩上校了耶……』

「那家伙根本不能拿来充数。今天临时公休吧。」

『可是……』

不知是不是身为奶泡骨董店店长的责任使然,遥乃似乎仍有意见。

明白这一点的东司也不试着说服她,而是单刀直入对她说:

「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我更担心你们。没有意见了吧?」

短暂的沉默。

『嗯、嗯……对不起喔。』

遥乃语带犹豫,但仍乖乖答应了东司。

『啊〜竟然说出那样体贴的话……真是花花公子的典范呀……』

莉莉特的回应仍一如往常。

『东司!东司果然很重视我呢!等我病好我们马上来生孩……』

听到杏子又开始发春,东司忍不住挂断电话。

「这种时候还在……真是的。」

东司于是换回私服冲出奶泡骨董店,往遥乃住的公寓赶去。

同一时刻。

『……』

诺艾儿•菈比乌丝中尉静静听着从联络用无线电传来的声音。

『那个,菈比乌丝同志?』

「有何贵干,喵森上校?」

『本喵刚才说本喵感冒了喵……』

「是的,在下听到的也是如此。请问怎么了吗?」

无线电另一头传来喵森的啜泣声。

「您是希望在下做什么?」

『至少安慰本喵一下吧喵……』

「安慰就能治好感冒吗?在下并不具有那种魔法的力量。」

『是心情问题喵!』

「要是心情好就能治好感冒,就不需要魔法了。」

『菈比乌丝同志……你最近是不是对本喵有点冷漠喵……?』

心想就算联络东司也不可能得到安慰的喵森为求心灵慰藉而打给诺艾儿,结果仍被冷落了。

「在下是被派来协助喵森上校您的,可是毕竟治疗感冒非在下的专长,所以认为不该多嘴。」

『本喵现在真恨你那么认真喵……』

另一头再度传来啜泣声。

『总之菈比乌丝同志,本喵要在家里养病,麻烦你替本喵照顾奶泡骨董店了喵。』

「这……在下会很困扰。」

诺艾儿有点面露难色。

「在下没有指挥过那种店的经验,恐怕无法帮上忙……」

『菈比乌丝同志,拜托你啊喵。』

「可、可是……」

虽然诺艾儿还是不太愿意,不过或许是军人的本能使然。

被身为上校的喵森这么一拜托,她就无法开口拒绝。

「……在、在下努力看看。」

『交给你了喵……有菈比乌丝同志你在,本喵就放心了喵……』

留下这句话后,无线电就被挂断了。

「不过,到底该怎么办啊……」

来到奶泡骨董店内的诺艾儿马上面临困境。

即使后门没锁让她顺利进入店内,却不代表她有办法做什么。

如果门是锁上的,诺艾儿还有理由放弃任务,现在既然人都进来了,身为军人的自尊已不允许她临阵脱逃。

「既然从喵森上校那里接掌了指挥权,表示在下得率领那群人吗……」

脑海中浮现遥乃、杏子及莉莉特等三人的脸孔,诺艾儿微微感到不安。

不过,当她想起最后那个人,就觉得根本无所谓了。

「宗方东司……只有那家伙不能原谅。」

就算只有一小段时间,格林盖姆之鞭被夺走的恨仍烙在她心里。

当时还被迫答应了以后若要用格林盖姆之鞭,得先经过东司许可的约定。


尽管面对这种不讲理的待遇,骨子里就是个军人的诺艾儿仍只能默默忍受。

「……算了,那些家伙应该马上就到了吧。」

现在天色尚早。

与其去想自己该做什么,不如等遥乃她们来比较快。

如此心想的诺艾儿决定在休息室静候。

—•—•—•—•—•—•—•—•—•—•—•—•—

「……到底怎么搞的!」

等了将近一小时,眼看就要到甘城辉煌游乐园的入场时间了,却没有半个人前来奶泡骨董店。

「临阵脱逃罪该万死!要送军事法庭啊!」

不用想得那么严重啦——如今连能如此安抚她的人都没有。

怒火烧得越来越旺的诺艾儿已快失去理智。

「克蕾诺瓦,你的决心只有这点程度吗……」

殊不知遥乃也卧病在床的诺艾儿一个人沮丧起来。

就在这时,设在店内的电话铃声大作。

无法视而不见的她只好拿起话筒。

「是谁?」

『啊呜……这个声音是……诺艾儿小姐?』

「克蕾诺瓦!?」

正当刚好想到遥乃的诺艾儿准备责备她为何不来店里的前一刻。

遥乃已先一步开口道歉:

『对不起,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心想诺艾儿小姐你会不会到店里,才会打电话……』

「你说……你身体不舒服吗?」

『嗯……』

虚弱无力的回答使原本怒火中烧的诺艾儿瞬间冷静下来。

『杏子和莉莉和我一样……咳!咳咳!今天没办法过去店里了……』

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回答「多保重身体」才是对的。

可是目前拿着话筒的是一名彻头彻尾的军人。

遥乃听起来十分难受的声音,让她的军人脑开始全力运转。

(竟然连责任感那么重的克蕾诺瓦都来不了店里……难道生了重病吗?还是该不会……罹患了传染病!?)

传染病是军队里最可怕的病。

能无差别地让人脱离战场,使整个部队陷入无法行动的窘境。

甚至无法轻易获得控制,瞬间便会在部队内传染开。

只要身为军人,定会深刻了解传染病有多么恐怖。

(这样啊……所以克蕾诺瓦才没有来……)

她是为了尽可能将被害人数压到最低。

(抱歉克蕾诺瓦……在下刚才竟然看轻你了……)

还以为她临阵脱逃。

明明她做了对的事啊。

『那个……诺艾儿小姐?』

遥乃的呼喊让诺艾儿总算回过神来。

「没事。然后你说新见和琪麦雅也……」

『嗯……她们和我一样喔。』

(该死……果然那两人还是感染了吗……)

没办法,和遥乃认识许久的那两人定是无法避免——如此心想的诺艾儿紧紧咬唇。

(那么宗方东司他……)

本想开口询问的诺艾儿此时稍微迟疑了一下。

她听说宗方东司和遥乃认识最久。

(既然新见和琪麦雅都已经沦陷,就代表他……)

应该直接视为已受感染。

「克蕾诺瓦,你状况如何?」

『我吃过药,总之没什么问题了吧。』

「这样啊……」

(她已去接种疫苗了吗。看来虽然只是实习生,好歹也是名军人,应对得宜啊。)

『杏子和莉莉也说休息一天就会好……』

「一天!?开什么玩笑!哪有可能那么快就痊愈!」

认为遥乃太过乐观的诺艾儿忍不住大吼。

不过又马上冷静下来思考。

(不,冷静……克蕾诺瓦她只是想尽早回来执行任务,在下不能否定她的意志……)

当务之急得让她静养。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必须使她彻底忘记任务的事。

(如果要减轻克蕾诺瓦的负担……)

「……克蕾诺瓦,店内的事就交给在下吧。」

『诺、诺艾儿小姐!?』

「刚好喵森上校已将指挥权移转给在下了。虽然它似乎只是普通的感冒……」

『那……那我们也是……』

「别担心克蕾诺瓦,你的意志交由在下继承。」

『嗯……欸……?』

「所以……你千万别输给区区传染病啊!」


『传染病!?』

诺艾儿似乎听到话筒另一头传来奇怪的叫声,不过考虑到继续问下去会消耗遥乃的体力,于是挂断了电话。

「克蕾诺瓦,你要平安回来啊……」

像是替战友送行时祈祷完之后,诺艾儿马上展开行动。

「这是为了克蕾诺瓦……不是慢慢选择手段的时候了。」

诺艾儿首先决定从服装着手。

毕竟总不能穿着东德士旦高共和国的军服和军帽在店内接客。

她在休息室的一角找到瓦愣纸箱,取出里头整齐折好的奶泡骨董店制服。

顺带一提,电话从刚才开始就响个不停,不过她选择无视。

为了帮助遥乃,现在她没有时间做其他事情。

因为已经逼近开店时间了。

「要、要穿这件衣服吗……」

她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近距离一看,才发现这件制服原来相当清凉。

肌肤外露的程度和军服相比根本天差地远。

「这也是……为了帮克蕾诺瓦……」

诺艾儿做好觉悟,将手伸向身上的军服。

「可恶……要杀快杀!」

一看到镜子内自己的模样,诺艾儿忍不住脱口大喊。

「这……这制服是怎么搞的!」

不只裙子短得可怕,连胸口都大胆地镂空。

「她们都穿着这种东西站在其他人面前吗!?」

这件防御力趋近零的制服让诺艾儿惊讶不已。

「这制服根本没有用处吧!是要怎么保护身体!?」

对着镜中的自己抱怨的同时,遥乃在诺艾儿心目中的评价又提升了。

「克蕾诺瓦,你果然不简单啊……」

不是继续在这里害羞的时候了——诺艾儿重新振作起来准备开店。

她走向柜台区,打开电灯。

再穿过大量喵森周边,打开入口的锁。

「这样就行了。接下来……」

就等客人来的时候做出应对。

「话说回来……」

喵森上校的周边多到这种地步,的确是有点恶心啊——诺艾儿默默地移开视线。

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还可以分心,但独自一人时就会特别意识到这一点。

「真佩服克蕾诺瓦的责任心啊……」

因为即使被要求贩卖这种周边,她仍尽全力完成使命。

遥乃在诺艾儿心中的评价又提升一个档次。

「……不好,现在得专心做好眼前的任务。」

已经过了游乐园开场的时间,何时会有来宾上门都不奇怪。

必须做出适当的应对。

可是,自己真的有办法吗——

「……先来练习看看吧。」

诺艾儿回想起第一次来到这间店时,遥乃她们招待自己的方式。

「记得的确是……微笑着一鞠躬……」

她循着记忆,生硬地挤出笑容并模仿动作。

(唔嗯……大概就是这样吧……)

稍稍感到满意的诺艾儿抬起头来。

东司就在她面前。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