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正室之争

「东司,我们来生小孩吧!」

就是这句话敲响了正室之争的战鼓。

「……什么?」

当时在奶泡骨董店内的东司,遥乃及喵森,两人加一只猫的脑袋同时变得一片空白。

这名来宾一进到店内就说出不得了的发言,让遥乃和喵森完全愣住了。

只剩一个人——东司最早回过神来。

「是你啊……杏子,你来做什么?」

说出惊人之语的当事人,正是东司的同班同学及青梅竹马——新见杏子。

虽然看起来是一名端庄秀丽有如日本典型女性代表的人,但是她的行动准则永远只有一个。

那就是——「东司LOVE!」。

「生小孩啊,生小孩!你不知道吗?就是男女为了繁衍后代而在床上做的那个行为啊!」

「不,我是在问为什么我得和你生小孩?」

「我和东司你都什么交情了!我们可是成为青梅竹马的期间和岁数一样长的孤男寡女喔?除了生小孩之外还能做什么!」

「你的理由和结论完全搭不上边!」

东司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指责杏子了。

两人第一次相见是在医院的新生儿房内。

因为生日只差一天所以排在隔壁床。

两家人因此互相认识有了交情,而且之后杏子的父母搬家时,竟凑巧搬到东司家隔壁。

似乎是因此感觉到命运之神的牵引,曾有一段期间两家人订下「干脆让他们两个结婚吧!」的约定。

虽然等到两人长大后这个约定在两家之间也渐渐成为一个笑话,但杏子却相信着这个约定成长至今。

「我说杏子,你到底还要对爸妈们一时兴起开的玩笑认真多久啊……」

东司一直希望杏子能凭她自己的意思找到意中人。

如果到头来她仍选择了东司,东司当然很高兴。

但是杏子现在的状况简直就像从小被洗脑「喜欢上他吧!」一般,让东司心中的罪恶感抛之不去。

「我一直都是认真的!结婚登记申请书和出生登记申请书我都准备好了!」

「准备得也太齐全了吧!?」

连十个月后的事都做好准备,她那种当机立断的性格此时却造成东司的困扰。

「再说你突然又怎么了啊,还跑到这种地方来……」

她对东司的热烈求爱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但是「来制造爱的结晶吧!」这种话倒是头一次听到。

「因为……因为!」

此时杏子头一次看向东司以外的人——仍僵在他身后一脸错愕的遥乃。

「……我、我?」

遭到充满压力的眼神瞪视,让她总算回过神来。

「我是听朋友说的!说东司你在这里、在这里……和别的女生打情骂俏!」

「打情骂俏……你这也太……」

「所以我才决定不和东司生小孩不行了!」

「不用在这种地方这么果断!」

「明明对我都不理不睬,太狡猾了!」

杏子气冲冲地逼近。

「喂,别靠这么过来……」

「你看吧!每次都这样拒绝人家!」

「不是啊,背后有很重要的原因……」

原因就是——杏子的胸部装甲实在太过宏伟。

那已经不是一介高中生该有的胸部装甲了,明明没有中破,皮肤外露程度却高得吓人。

而她现在毫不害羞地用胸部不断压过来,让他得辛苦压抑自己心中另一名高喊着「吾,即将进入夜战!」发动突击的东司提督。

「为什么我就不行!为什么她就可以!?」

「你没有不行!没有不行所以你快离开我啦!」

杏子那对哈密瓜已经挤到变形了。

提到它的触感——一般男高中生的理性肯定旱就被击沉了。

「怎么会……东司……」

遭到拒绝的杏子用无力的步伐往后退。

但是她并没有软弱到这样就打退堂鼓。

「那边那位小姐!」

杏子瞪了遥乃一眼后接着说:

「你和东司究竟是什么关系!」

「关系……是店长和打工人员吧。,」

「我要的不是这种制式回答!」

「嗯……我想想喔……」

遥乃先是沉思了一会儿,接着将手放在胸前回答。

「东司他啊……帮我培养最重要的东西长大了喔。」

「培、培养!?」

「对啊,那一直让我很自卑,很困扰……但是让东司抓过后竟然开始长大了喔!」

「抓过!?」

杏子不禁激动到破音了。

她的视线一直盯着遥乃的胸口——也就是那对小巧的胸部看。


毕竟遥乃说这些话时将手放在胸前,也难怪杏子会误解。

「东司!」

「你误解了!你心里想的那件事肯定是个误会!」

东司本来想解释他帮遥乃培养的是纸扇,但是就算说了也只会让她感到莫名其妙吧。

「原来是这样!东司你……是想亲手培养出胸部对吧!」

「才怪!」

「所以胸部已经没有成长空间的我才不行对吧!」

「你听我解释啊!」

「这样太过分了不是吗!我也想让东司培养胸部啊!」

「一个女孩子不要开口闭口都是胸部啦!」

简直就像严厉的老爸在教导女儿的口吻。

「拜托你好好听我讲话行不行……」

「这个资本主义份子!瞧本喵肃清你喵!」

此时喵森竟挥舞起电锯加入战局。

「为什么你要发飙啊!」

「吵死了喵!你这个该死的轻小说主角!本喵原本相信东司同志是和本喵站在同一边的喵!」

它流露激情的同时,眼眶也微微泛着泪光。

「那天那个发誓对抗世上优柔寡断的小白脸,说要活得像个真男人的东司同志究竟去哪里了喵!」

「谁知道啊!」

「东司同志已经死了喵!你这个冒牌货给本喵消失吧喵!」

「啊——烦死人了啦!」

直到东司用童子切挡下电锯并给它的后脑杓致命一击为止,喵森的怒吼声持续了好一段时间。

等到两人与一只猫冷静下来,已经是在那之后约莫十分钟左右的事了。

「所以我都说了,我既没有抓,也不是培养遥乃的胸部好吗?」

究竟为何得特地说明这种事呢?东司一边忍住强烈的自我厌恶感,一边拼了命地向杏子解释。

「我才不相信是这样呢!」

看来完全闹起别扭的杏子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东司东司,我明明让它长大了却被骂,这也太不合理了吧?」

而遥乃依然不懂看场合发言。

「既然这样的话……就来决一胜负吧!」

杏子用手指直直指向遥乃。

「来比看看我和你,究竟谁有资格成为东司的老婆!」

就在东司想介入说「不要自作主张好不好!?」之前,遥乃竟先一步点头答应。

「好啊,我才不会把东司让给你呢!」

「遥乃!?」

「虽然搞不太清楚,但对我来说东司也很重要啊!」

「搞不清楚就不要瞎搅和,乖乖让步啦!」

在东司拼命缓和局面的同时,喵森的大圆眼也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

「这一天终于来了喵!少女与少女间的龙争虎斗,正室之争就此开幕喵!」

喵森手持麦克风,站在为了这次比赛临时搭建在奶泡骨董店旁的特设舞台上高喊。

一切都是因为喵森打着「这是宣传奶泡骨董店的大好机会喵!」的如意算盘。

当然又是一个靠财力强制实行的乱来计划。

但是看似仓促拟定的计划,却出乎意料地让许多来宾都聚集到此看热闹。

「比赛采取三战两胜制喵!胜利者将获得东司同志正室的位置,以及正大光明与他生孩子的权利喵!」

「再怎么样也该先结婚吧!」

东司的价值观意外古板。

他现在正像个剑道裁判一样,被迫拿着红白双色的旗子坐在舞台中央。

「在激战开始之前先来采访两位选手喵!」

喵森首先对舞台右例的杏子递出麦克风。

「向大家展示你的决心吧喵。」

「我一定会赢!赢了之后把东司变我们家女婿!」

周围观众听到这番童百不禁「哦哦!」骚动了起来。

不过他们究竟是对宣言的内容,还是对宣言时产生晃动的胸部感到兴奋呢?

「接着让遥乃同志也说一句话喵!」

它将麦克风转向遥乃待的舞台左侧。

「那个……东司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因此我会努力的!」

直率的决心使得观众给予她热烈掌声。

「东司!等比赛结束之后也要继续帮我照顾这个喔!」

她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用手指摸自己的大腿。

「照顾什么!照顾什么啊!?」——几十双轻蔑的视线剌向东司。

「首先是第一回合喵!对决内容……就是这个喵!」

喵森看向身后的液晶屏幕。

上头出现的是——

「烹饪对决……?」

「没错,东司同志!这是对新娘子来说必备的技能喵!只要能照顾好老公的胃,夫妇间的一切问题都能圆满解决喵!」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当东司还在怀疑的时候,身着黑衣的工作人员三两下就在舞台上设置好厨房了。

「那么……对决开始喵!」

喵森以口哨声宣告比赛正式展开。

「第一场比赛就是烹饪对决喵!接下来的转播由本喵喵森上校负责,解说则由『甘辉第一惨的老婆做饭超难吃』马卡龙先生来担任喵。」

「前妻煮的饭啊……那可是活生生的地狱龙。」

「你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要好啦!」

喵森完全无视东司从舞台中央飞来的吐槽。

「马卡龙先生,提到烹饪对决,你认为胜负关键在哪呢喵?」

「日常经验会决定一切龙,有下厨的人和没下厨的人,之间的差距是天差地别龙。」

「原来如此喵。」

「你看,差距开始出现了龙。」

马卡龙的这番话可说是至理名言。

「咦、咦……?这个该怎么用啊……」

遥乃虽然选好了食材,但对于要做什么料理心中却完全没个底。

不过她的职业毕竟是一名实习军人,要是很会做菜才稀奇吧。

「哦哦?她开始用洗碗精洗米了喵!」

「真是典型的桥段呢龙。」

「顺带一提,东司同志有义务要吃完两位选手做出的料理喵。」

「会死人啦!」

东司感到强烈生命危险而大声抗议,不过似乎没用。

「相较之下……这边只能用完美来形容龙。」

马卡龙将视线移往另一侧厨房。

那边正在上演杏子的个人秀。

根据菜色精心挑选食材,还有行云流水般的刀工。

三个瓦斯炉上同时放着三个大锅,而且火侯都控制得恰到好处。

每当一道料理完成后,她马上又将下一道的材料放进去烹煮。

「这真是太厉害了喵……简直就像在看『铁人料理』一样喵。」

「丝毫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龙,真想拍成影片让社会上那些乱煮饭的老婆们看看龙。」

「她身为东司同志的青梅竹马,想必也针对他吃东西的喜好下了功夫喵。」

「虽然对遥乃妹妹不好意思,不过这根本连比都不用比就知道输蠃了龙。」

两只感触良深地频频点头。

至于回到另一边——

「啊——好麻烦喔!马钤薯就直接用生的好了!」

遥乃的举动已开始真正威胁到东司的生死了。

正室之争第一回合,烹饪对决——由新见杏子获得压倒性胜利。

—·—·—·—·—·—·—·—·—·—·—

「接着来到了第二回合喵!!」

「这次拜托选个正常一点的来比好吗……」

来回跑了好几次厕所的东司,以憔悴的神情哀号。

顺带一提,观众对他拼命吃光遥乃做的料理这件事,都毫不吝啬地给予掌声。

「接下来的对决……是这个喵!」

舞台上液晶屏幕呈现的是——

「洗衣对决喵!和料理并列为新娘子必备技能之二喵!因为无论是怎么样的丈夫,肯定都想穿上洗得一尘不染的衣服喵!」

「烹饪之后是洗衣吗……还说得过去。」

这下就不用再受罪了吧?东司不禁放下心中一块大石。

同时他也清楚,这将成为最后一回合的比赛。

(因为杏子做家事样样精通啊。)

本人的说法是「这是为了将来和东司结婚后的生活做准备!」,因此将每样家事都练封炉火纯青了。

无论怎么挣扎,遥乃都不可能有胜算。

(虽然对遥乃不好意思,但是这种白痴活动还是早早让它结束吧……)

然后自己得开始说服杏子才行。

「接着发表对决内容喵!」

只见喵森一个动作,就有人将铁桶、洗衣板和一件四角裤各自搬到遥乃及杏子的面前。

东司见状,额头浮出一道冷汗。

「这是从宗方家借来,东司同志穿过的内裤喵!」

「你到底在搞什么啦!」

「要比的就是如何将这件充满乌贼味的内裤洗干净喵!因为都是乌贼味!」

「一点都不好笑!更没有乌贼味!」

应该——没有吧。

「比赛开始喵!」

「第二场比赛来到洗衣对决喵!转播仍然由本喵喵森上校负责,解说则换成『内衣裤上的味道代表男人的勋章!』松松饼先生来担任喵。」

「就算我是一名军人,还是想穿干净的内衣裤呼姆。」

「连你们都变得要好是怎样啦!」

与松松饼并肩而坐的喵森依然无视东司的吐槽。


「这场比赛你怎么看喵?」

「光看上一场的烹饪对决就能知道结果了呼姆。」

「此话怎讲喵?」

「只会做饭不会洗衣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呼姆,就算工具换成铁桶和洗衣板,也不可能会逆转局势呼姆。」

「原来如此喵……哦、哦哦!?」

正当喵森、松松饼以及观众们都认定胜负已分的同时,突然传来一个惊声尖叫。

「这、这这……这是东司的内裤!?」

一看之下,原来是杏子杵在内裤前,双手也不停颤抖着。

染上粉红色的双颊看似娇羞可爱,但可惜的是,造成她如此的原因是一条内裤。

「怎么会……竟然要我洗东司的内裤……」

「你在害羞个什么劲啊!」

「这是太太的工作!只有太太能做的工作啊!神啊!感谢您赐予我今天!」

「你这神也太廉价了吧!」

「苦守寒窑十五年……终于让我等到洗东司内裤的这一天了!」

「只是未经我许可偷偷拿来的好嘛!」

杏子就这样陷入陶醉状态。

「这、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在洗之前,先用东司的内裤模拟一下新婚之夜献上第一次的情境好了!」

「住手啊!」

还有,一个女孩子家不要轻易把「献上第一次」这种话挂在嘴边!

「只要闭上眼就能感受到东司就在面前……」

「别用味道来判断啦!」

「接下来,把内裤放在这里……」

杏子也无视东司的话,对着内裤正襟危坐。

「东司,不……亲爱的。虽然小女子是个不合格的妻子,但今夜请您好好疼爱杏子。」

「别摆出一副要嫁进门的姿势!还有为什么感觉你超认真!」

动作没有任何犹豫。

这肯定不是她第一次做这个动作吧,绝对没错。

「这已经没救了呼姆。」

看到杏子陶醉的模样,松松饼只能无奈地低下头。

「比赛的事已经完全被她抛在脑后了喵。」

「她究竟迷那个男人迷到何种程度呼姆?」

「真不知该说是羡慕还是不羡慕喵……」

喵森和松松饼都清楚,杏子已经无法回到比赛上了。

相较之下,遥乃则是——

「用这些将它刷干净就好了吗?太简单了!」

她毫无迷惘、毫不害羞地抓着东司的内裤在洗衣板上来回刷洗。

正室之争第二回合,洗衣对决——由于杏子放弃比赛,判定由遥乃获胜。

—·—·—·—·—·—·—·—·—·—·—

「竟然!竟然进入出乎意料的第三回合啦喵!」

当司仪当出心得来的喵森,此时故意倒着拿麦克风喊话,藉此炒热观众们的气氛。

「说这次对决只是做做样子的家伙们通通抓出去肃清喵!这是场动真格的对决,无庸置疑是正室之争喵!」

喵森的嘶喊声让观众的情绪嗨到最高点。

两位美少女接下来又要展开何种激斗呢?此时舞台附近的观众已经多到形成一片黑压匿的人海了。

「让各位久等了!接下来即将发表对决内容喵!用来作为压轴的当然……就是这个喵!」

喵森用麦克风指着背后的液晶屏幕。

上头出现的是——

性、感、大、对、决!

「呜哦哦哦哦哦哦!!」

现场响起男人们宛如地鸣的欢呼声!

「说到新娘子当然少不了这个喵!要先吃饭~先泡澡~还是先~吃~我~呢?这已经是夫妻之间不成文的规定了喵!连这样都做不到还算什么妻子啊!算什么太太啊!」

观众之间也到处传来「没错没错!」的附和声。

大概是那些有妇之夫吧。

他们如此亢奋大喊的理由——不外乎是这个社会上有许多相处不融洽的夫妻存在。

「你这蠢货!想让她们两个做什么啊!」

现场只有东司持反对意见,已经无法阻止成功拉拢大部分观众站在自己这边的喵森。

「别担心喵,本喵不会让比赛超出R-15的限制喵。」

「问题不在这里!」

正当再也看不下去的东司想起身制止时——

手脚却不知何时被固定在椅子上了。

「什么!?」

「请你安分一点喵,要是让你乱来的话比赛就无法进行下去了喵。」

喵森瞄了东司一眼之后继续宣布比赛内容。

「准备时间为五分钟!两名选手必须在这段期间内,从后方更衣室的众多服装中,挑出能让东司同志兴奋的服装并穿上它喵!最后让东司同志先流出鼻血的人就是胜利者喵!」


「所以你这家伙才把我绑起来吗!」

「要是你因为害羞等等原因逃走的话场子就冷掉了喵,本喵无论如何都要让这次比赛成功画下句点喵!」

「你这股使命感是怎么回事啊!」

「那么两位,请你们开始准备喵!」

「终于来到最后一场对决了喵。负责转播的仍是各位熟悉的喵森上校,解说员则是『我会一生伴你左右,这句话由这家伙来说听起来怪怪的耶!』请到怪叔叔堤拉米先生喵!」

「你这样说太过分了咪,出生后至少该等个半年才行咪。」

「竟然给我叫了最不该叫的家伙来!」

当然还是无视。

「那么堤拉米先生,本喵就单刀直入地请教你喵,你认为谁会获胜喵?」

「以潜力来判断的话怎么想都是杏子妹妹咪。清纯乖巧的性格,还有丰满好身材,再加上散发出情色氛围……已经到了字典上『情色』这个词汇旁,应该要放上杏子妹妹照片的程度了咪!」

「真是如此那还得了啊!」

「言下之意是胜负已分喵?」

「性感对决的结果通常没那么单纯咪。」

「你是在哪经历过才说得出那种话啊!」

无视。

「遥乃妹妹完全是个未知数咪。的确,她和杏子妹妹比起来胸部不大,也没有小蛮腰咪……」

堤拉米说到这里突然紧紧握住麦克风。

「可是!但是,正因为如此!当遥乃妹妹痛下决心呈现出性感模样时,将会带来极大的杀伤力咪!」

「原来如此喵。」

「再加上,遥乃妹妹原本和性感二字根本扯不上边咪。当这样的她开始意识到性感时会变得如何?我非常非常有兴趣啊咪!」

「我要阻止你!可恶!快把这玩意松开啊!」

堤拉米完全不管在舞台中央奋力挣扎的某人,继续兴奋地说道。

「首先杏子妹妹绝对会选择穿泳装出场咪,那孩子非常清楚自己的武器是什么咪。虽然依她的个性绝不想让其他男人看到这副模样,可是在男朋友面前她就会变得相当大胆咪!」

「但是现在几乎所有观众都瞪大眼睛等着看耶喵……」

「只要用条毛巾还是什么的遮一下,然后在男朋友面前掀开……类似这样做就行了咪!」

「原来如此喵!这样即使从背后看也别有一番风味喵!」

「没错咪!本来想辽却没能完全遮住,这反而会让男人们更加兴奋咪!」

「这两只为什么变得那么要好啦……」

东司早巳放弃说服它们,正全神贯注在从椅子挣脱这件事上。

然而绳索却一点也没有松开,眼看准备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那么遥乃同志又会穿什么来决一胜负喵?」

「虽然只是我的猜测……她可能会穿学校制服登场咪。」

「哦?此话怎讲喵?」

「因为她没去过地表的学校.肯定怀着类似憧憬的感情才对咪!」

「也就是说,她的目的与其说是诱惑东司同志,不如说她只是单纯想穿穿看是吗喵?」

「就是那样咪。然后她一定会这样问那家伙咪……『那个……这件适合我吗』?」

「的确会说!会说啊喵!」

「这种微微的害臊感反而更能刺激男人的内心咪!」

「哎呀:看来出乎意料会演变成一场精彩的对决呢喵!」

「好啦!时间到了喵!」

喵森、堤拉米,以及台下所有观众都兴奋地引颈期盼。

「究竟她们两人选了哪种衣服!又会如何展现性感呢喵!」

喵森高举麦克风激动地喊着。

「那么……请她们登场喵!」

喵森示意工作人员拉开舞台后方的布幕。

台下一群饿狼则是死盯着看。

而站在那里的两人——

「这是怎么回事啊!」

杏子身上一如往常穿着学生制服,遥乃也仍然穿着平时的奶泡骨董店制服。

明明煽动观众却出现这种结果,使得台下嘘声四起。

「遥乃同志!你为什么还是穿成那样喵!」

「因为人家会害羞嘛……」

遥乃羞红了脸,不断地偷瞄东司。

「新见杏子你也是喵!竟然背叛了本喵和其他人的期待喵!」

「我、我才不让东司以外的人看到我的裸体呢!」

杏子发表了守贞宣言,同时紧紧环抱自己的身体。

但她不知道这个动作使得丰满的胸部更加突出,加剧了观众们不满的情绪。

「不、不行了咪……」

「得想点办法解决才行喵……」

完全被愤怒支配的观众,开始朝舞台丢掷空罐、垃圾以及喵森周边。

喵森和堤拉米则是躲在桌下绞尽脑汁想办法。


「现在只能说服她们两人换衣服了咪!」

「能、能成功吗喵?」

「只能试看看了咪!这样下去会引发暴动咪!」

「本、本喵知道了喵!」

喵森赶紧拿起麦克风广播。

「稍、稍微中场休息一下喵!后续请待广告后见分晓!」

留下这段话之后,两只各自前去进行说服任务了。

「遥乃同志,这可是迷倒东司同志的大好机会啊喵!」

喵森以诚恳的语气说服遥乃。

「可是……」

「你想让东司同志被抢走吗喵?就这样被那个大胸部女高中生抢走吗喵?这样你能接受吗喵?」

「呜呜……」

喵森针对她那股不想让东司被任何人抢走,再单纯也不过的占有欲下手。

「放心,本喵替你想办法喵。」

说完它便轻轻将手放在遥乃肩上。

本来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遥乃当然不可能会相信喵森,但是现在她因为杏子这名强敌的出现乱了手脚,进而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

在犹豫了好一段时间后,遥乃终于微微点头了。

「……嗯,我试试看。」

另一方面,堤拉米也成功说服了杏子。

因为非常不幸的,杏子根本不知道堤拉米的本性,就这样被它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

「遥乃妹妹是个强敌咪,一般的性感装扮无法胜过她咪。」

「但是我不想让东司以外的人……」

「交给我吧咪!在性感与健全的界线间游走多年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攻陷心爱男朋友的心咪!」

「真、真的吗?」

对于不想让东司被遥乃抢走的杏子面吾,堤拉米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

——偏偏只有堤拉米能依靠。

「让各位久等了喵!」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咪!」

当两只从舞台后方回到台前时,台下苦苦等待的饿狼们顿时响起欢呼声。

「现在就请她们出场迷倒东司同志喵!」

「喂,喵森!你敢让她们两个穿一些奇怪衣服的话我就杀了你喔!」

手脚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东司出百威吓。

「别担心喵,我们采取的是王道手段喵。」

「由你口中说出来的瞬间就成了邪门歪道好嘛!」

「那么,首先有请遥乃同志出场喵!」

随着彻底无视东司的喵森一声令下,遥乃那边的布幕缓缓上升。

她身上的装扮是——浴衣!

「这便是日式与西式交错的丝路风造型喵!水蓝色的浴衣和遥乃同志一头鲜橘色的头发堪称绝配喵!」

再加上头发梳上来的关系,后方若隐若现的白皙头部相当引人遐想。

台下饿狼们对于这身打扮的遥乃投以稀疏掌声。

——因为可爱归可爱,但并没有满足他们的期待。

「好看吗,东司?」

遥乃本人毫不在意台下众人的反应,朝东司原地转了一圈。

橘发配上水蓝色浴衣——明明是相当不搭的两种颜色,却让东司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接着换这边了咪!」

堤拉米的话声刚落,杏子那边的布幕也缓缓上升。

她的打扮是——巫女服!

「这才是大和抚子!才是一名淑女该有的打扮咪!」

「别这么说……我会害羞……」

杏子似乎相当害羞,只见她不断扭动着身体。

她那对哈密瓜因此再度变形,让巫女服撑得更大了。

此举虽然同样博得掌声,可是仍有一种无法彻底燃烧的感觉。

感觉像是——我们期待看到更劲爆的穿著!

「怎、怎么样呢?东司……」

杏子轻轻将手辽在胸前,用战战兢兢的眼神看向东司。

这个青涩的举动配上湿润的双瞳,让东司不由得再度「咕嘟」吞下一口口水。

「唔……还不赖嘛喵。」

「你也挺难缠的咪。」

当东司心中的小鹿还在用力乱撞时,喵森与堤拉米之间竟激发出火花来了。

因为喵森的自尊心高人一等,而堤拉米也不想在有关女孩子的比赛中败下阵来。

所以双方开始有了「我才是能让女孩子打扮得最亮眼的人」!这股莫名其妙的竞争意识。

「仔细想想,你果然是本喵的敌人喵!」

「没错咪!我都忘了咪!」

刚才那般和睦相处的交情到底去哪了?

「你想赢本喵还早一百万光年喵!」

「瞧我这次一定要收拾你咪!」

「有种就来喵!」


「觉悟吧咪!」

大眼瞪小眼的两只仿佛在宣告战争开始一般,分别转向遥乃及杏子。

「赶快换下一套衣服了喵!(咪!)」

接下来的局面成了两只的意气之争。

「水手服喵!」

「哦哦!」

「灯笼裤咪!」

「哦哦!!」

「算什么!瞧这边的女仆装(可搭配项圈)喵!」

「呜哦哦哦哦!!」

「那这边就用裸体白衬衫来决一胜负咪!」

「呀——!呼——!!」

对于不断变装的遥乃及杏子,观众们兴奋的情绪也达到最高点。

至于两名少女,则都怀着不想让出东司的信念而强忍害羞,不断依照指示换上各种服装。

但是这两只开始得寸进尺——

「上、上校……这件有点……」

「那个……还要继续换下去吗……?」

遥乃此时穿着露出度相当高的赛车女郎装,杏子也穿着相当养眼的兔女郎装,让两人害羞到声音颤抖了起来。

回过神才注意到她们躲在东司身后搂在一起。

「为、为什么要跑来这里……」

动弹不得的东司,感受到双臂各有一股柔软温暖的触感。

左臂是小虽小,却相当有弹性的某种东西。

右臂则是相当丰满,显示出强烈母性的某种东西。

「因为我不知道会被这么多人看嘛……」

「我只想让东司你一个人看而已……」

两人畏畏缩缩地遮掩身体。

想想也是,因为现在台下那群兴奋过头的饿狼,还在用色瞇瞇的眼神死盯着她们,一边大喊着「下一套呢!快换下一套衣服啊!」

「该死……喂!那边那两只!」

为了让这场闹剧赶紧落幕,东司朝着始作俑者们大吼。

「你们要闹到什么时候啊!快点结束它!」

「还没分出胜负喵!」

「看我送你最后一程咪!」

两只又各自冲进舞台后方。

在那里拼命翻着装有各式衣物的箱子,想挑选出下一套衣服。

「这件……太没冲击性了喵!」

「不行咪!这件根本赢不了咪!」

「有没有……有没有什么绝招啊喵!」

「压箱宝!这时需要的是压箱宝咪!」

这两只简直是以赌上整个人生的气势抱头苦思——最后同时灵光一闪。

「既然没有任何能蠃的服装,那就别穿不就好了!」

「遥乃同志,把衣服脱掉喵!赶快脱成全裸喵!」

「杏子妹妹,总之先脱衣服试试看咪!别担心,我会把你拍得很漂亮……」

面对同时从舞台后方飞奔而出的两只——

咻磅!!咻磅!!

被出鞘的纸扇打倒在地。

「仔细想想,只要叫她们两人替我松绑不就好了吗……」

东司在让遥乃及杏子帮忙解开椅子上的束缚后拿出童子切,同时为了事到如今才想到这个办法而反省。

「喂!你们还真给我胡搞瞎搞一通啊!」

缓缓举起童子切的东司脸上浮现笑容。

不过想当然,是面目狰狞的笑容。

连肩膀已披上毛巾,在他身后的遥乃及杏子见状都不知如何是好。

「这,这是她们两人自愿的咪!」

「对啊喵,本喵和它只是在一旁帮忙而已喵!」

「废话少说!」

东司完全无意听任何辩解,持续用童子切痛打它们。

「快住手!等等!拜托别打!」

「痛!痛啊!这不……」

经过东司毫不手下留情的铁扇制裁后,这两只简直成了破抹布般昏倒在地。

「哈啊……哈啊……学到教训的话就别再……」

用尽全力教训完它们的东司总算冷静了下来。

然后才想起现在舞台附近还围着许多观众。

「怎么回事啊?」

「纸扇?难道是在演喜剧吗?」

「那刚才的就是结尾?什么啊?这样就没了喔……」

产生误解的观众们开始发出不满的抱怨声。

然后逐渐开始失去兴趣,三三两两地离开现场。

「……这下总算落幕了吗?」

不仅保护了遥乃和杏子的纯洁,也解决掉那两只,现在就剩离开这里——

「东司!」

「东司!」

遥乃和杏子同时扑进他的怀中。

「喂、喂……」


「为什么台下的男生都一边喘气一边看着我们啊……吓死人家了啦!」

「对不起……我被东司以外的男人看到了……」

似乎是从紧张情绪中获得释放,两人同时开始对他速说至今为止的不安。

虽然此时应该轻轻摸着两人的背安抚她们才是标准答案——但她们那一身打扮实在让东司无法办到。

「你、你们这……」

由于披在肩上的毛巾掉在地上,让她们与东司之间毫无遮蔽物。

被赛车女郎加上兔女郎从两侧磨蹭身体,让东司心中顿时充满妄想。

「拜托你们先离开我!求求你们!再这样下去大事不妙!」

「拜托你东司……只要现在就好,让我待在这里吧……」

「东司你好冷漠喔!」

「问题不在这里啦!」

收回刚才说过的话——事情根本还没落幕。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