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童子切的秘密

遥乃的爱刀,不,是爱纸扇——「童子切」。

为什么她不自己使用童子切,而是交由东司使用呢?

这个理由得从两人第一次相见的那一天开始讲起——

—·—·—·—·—·—·—·—·—·—·—

「这间店需要一个打杂的喵!」

一大早的奶泡骨董店内传出喵森拍打桌面的声音。

坐在它正对面椅子上的红衣遥乃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

「一大早把我叫来到底有什么事……呼啊……」

「本喵认为不管怎么样,光凭本喵和你两个实在无法维持这间店的经营喵。」

「唔唔……我觉得上校你根本帮不上忙,所以实际上会变成我一个人撑着呢。」

「遥乃同志,你明明还没清醒,讲话却还能那么辛辣啊喵……」

即使心中的旧伤疤被重重挖开,喵森仍继续说下去。

「所以本喵决定雇用一个打杂的来帮忙喵!」

「可是能成功吗?就算对地表的居民说『求你们帮帮泡联吧!』我想他们也不会听喔?」

「这本喵清楚得很喵!」

「就算跑回泡联跟其他人说『帮帮喵森上校吧!』我想也是没人会听喔?」

「这本喵清楚得很喵……喂,你说这是什么话喵!」

遥乃非常清楚喵森的名望为零这一点。

「于是本喵想了一想,既然正常手段雇不到人,那就随便绑架一个回来不就得了喵!」

「你在想什么啊上校……」

「然后这家伙就是绑来的人喵!」

「为时已晚!?」

弄倒椅子应声站起来的遥乃,眼中看到的是一个现在仍不停蠢动的大麻布袋。

「上校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啊!?」

相较于遥乃完全慌了手脚的模样,喵森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因为招人实在太麻烦了喵。」

「就算这样也……」

「别担心喵,只要本喵说服他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喵?」

「真是的……你那股自信到底打哪来的啊……」

「好啦,该来跟遥乃同志介绍一下了喵!」

喵森松开麻布袋口的绳索。

从里面出现一名身穿制服的男高中生。

他的双手被反绑于身后,眼睛被眼罩遮住,双耳被耳机罩住,甚至连嘴巴都被堵住,根本不晓得自身的现状如何。

「本喵看看……这家伙的名字叫宗方东司喵。」

它从一旁的书包中拿出学生手册。

「为什么要绑男生?女生不是比较容易绑吗?」

「现在这个社会,绑架女孩子可是会造成许多严重的问题喵。」

「可是我觉得就算绑架男生也是个大问题啊……」

「别提了,来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喵!」

喵森取下他的眼罩、耳机及堵在嘴里的东西。

「……噗哈!?这是怎样啦!?你们想要对我做什么!」

恢复五感的高中生——宗方东司一开口就大声怒吼。

「想想也是呢……」

遥乃以一脸替他感到可怜的表情低下头来。

喵森则和她完全相反,以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对东司说:

「宗方东司,你得帮忙我们才行喵。」

看到一只猫布偶逼近眼前让东司不禁愣住。

但是东司也不是因为这点程度就点头称是的小角色。

「帮你什么!?凭什么!?到底为什么!?」

「这你就没有权利知道了喵。」

「开什么玩笑!」

气急败坏的东司想都没想就出手了。

为了让喵森离自己远一点,东司朝它的脸一脚狠狠踢去。

「喵呼!?」

虽然明显是威力强烈的一击,但喵森的身体却只有轻轻倾斜了一下。

「真是不配合的态度喵。」

「吵死了!快点放我出去啊!」

「看来得让你稍微乖一点才行喵……遥乃同志!」

喵森朝她弯了弯手指。

「本喵要吓吓他喵,把那个拿出来喵!」

「咦……在这里拿出来吗……?」

遥乃露出一脸不愿意的表情。

「没错喵,那个的外观看起来相当有冲击性喵!」

「我不希望你把那个用在这种事情上耶……」

话虽这么说,但它毕竟是上校。

就算是个毫无长处的纨裤子弟,好歹也是名上校。

遥乃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将手伸向自己的大腿。

只见一把武士刀瞬间出现在她手上。

这是遥乃的爱刀——童子切。


「什……!?」

那是一把长度根本无法藏在裙子底下的武士刀,亲眼看到这副光景的东司会哑口无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再加上它散发的魄力非同小可——明明收在刀鞘中,却让他感受到刀已抵到喉头的压迫感。

「怎样啊喵?这样你肯听本喵的话了吧喵?」

这不叫「狐假虎威」,而叫「喵森假遥乃童子切威」。

「这不可能……怎么办到的……」

「喵呵呵~在怕了在怕了喵!」

喵森以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贼笑着。

「算了,想必你现在还很混乱,就给你一点时间冷静想想吧喵。」

喵森游刀有余的对遥乃发号施令。

「遥乃同志,你看好这家伙喵。」

「那上校你要做什么?」

「本喵肚子有点饿了,要去摊贩买点东西吃喵。」

「你好诈喔!记得要买我的份喔!」

「知道啦喵。」

说完之后,喵森便从东司眼前消失了。

「就算要我看好他也……」

重新坐回椅子上的遥乃,盯着东司的同时突然心血来潮。

「……我们来聊个天吧!」

「快把我放出去!」

「虽然我也很想……可是这样做上校它会闹脾气啊……」

「上校又是什么东西啦!」

「哎呀,似乎还没跟你提过呢。」

遥乃于是将自己以及喵森,还有泡联和红枫乐园的事都说明给东司听。

「……你骗谁啊?」

「我就知道……」

预料之中的反应。

「可是这些都是真的喔!上校它没人爱的程度已经到了金氏世界纪录的等级,就连它的部下都没人愿意帮它喔。」

「……这样子喔。」

完全不相信泡联一事的东司对这个情报一点兴趣都没有。

即使如此,遥乃仍不断地说下去。

「最后只剩我这个菜鸟新人了,我原本也想拒绝的……可是我对地表有点兴趣。」

「好好,你好棒你好棒。」

「所以最后我才决定跟着它来这里,虽然当时连前辈们都建议我不要来啦。」

「喔……」

东司一开始原本打算彻底无视,但听到她竟能将这番假话说得如此逼真,让他不由得有点感动。

「因此啊……希望你可以帮帮这么可怜的我呢。」

「才不要!」

东司果断回绝。不管她再怎么辛苦,也不能成为喵森胡乱绑架人的借口。

「呜……也用不着那么生气吧?」

「世上有哪个家伙被绑架还能不生气的啊!」

「也是啦……」

要他老老实实待在这里根本不可能。

「那我的自言自语就说到这吧,剩下的等上校回来再说。」

觉得与东司无法继续聊下去的遥乃,将身子往椅背上一靠闭上双眼。

「一大早就被叫来害我还是很想睡……我眯一下喔。」

只见她将童子切收进大腿后便睡着了。

「喂、喂……」

就算自己的手被绑着,一般状况下哪有监视者会当着人质的面睡着的——东司原本如此心想,但这其实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只要想办法挣脱绳子……」

幸好绑得不是很紧。

看来用猫掌无法好好绑紧绳子。

「就差……一点……」

东司在小心不发出声响的状况下与绳子搏斗十分钟之久,总算成功将手从绳内挣脱。

「赶快和这种地方说再见吧……」

趁遥乃睡得正香的时候,他踮起脚尖缓缓朝店门后退。

就在这个时候——

「……露出来了。」

东司的视线盯着遥乃的大腿不放。

因为童子切的刀柄从大腿与裙襬间的缝隙露了出来。

「她睡迷糊了吗……」

应该只是没有收好而已吧——当东司下了这个结论后,心中又涌上一个疑问。

那就是「那把刀究竟是从哪里变出来的」?

「是魔术……对吧?」

虽然刚才她讲到泡联及红枫乐园的事,但是东司当然不是那种听到有魔法国度存在就全盘相信的人。

一定是某种戏法才对。

可是那么长的一把刀,到底能藏在哪里?

「……咕嘟。」

一旦在意就无法回头了。

「……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只是这样而已。」

东司一边讲借口给自己听,一边转身走回睡得香甜的遥乃身边。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东司在遥乃脚边蹲了下来。

光看外表的话,刀柄露出来的模样代表整把武士刀大部分都插在她的大腿内。

「……拔出来看看好了。」

遥乃看似还不会醒来。

东司将手缓缓伸向武士刀。

「嗯……呀……」

没想到遥乃竟发出娇喘声,大腿也摆动了几下。

这让东司下意识地将手抽回来,甚至连呼吸都忘了。

仔细想想才发现,现在自己正要伸手去摸一名睡着的女孩子的大腿。

「在搞什么啊我……」

东司微微陷入自我厌恶的情绪中。

有种从被绑架的受害者变成加害者的感觉。

话虽如此——都到了这个地步,停手似乎太可惜了。

不亲自确认那个魔术背后的手法究竟为何,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绝对不是为了想摸她的大腿——他开始催眠自己。

「拜托可别在这时候醒来啊……」

东司一边祈祷一边将手伸向武士刀。

然后——紧紧握住刀柄。

「你……在做……什么……」

双眼大大睁开的遥乃直直看着东司。

看着他正打算将手伸往自己的脚,大腿、还有裙子内的局面。

「……不是……这是那个……」

脸色惨白的东司缓缓往后退。

「该说是好奇心呢?还是对未知的探究心呢……」

虽然东司想破脑袋想找出个理由,不过再怎么样都不足以解释为何他要将手伸进一个女孩的裙内这件事。

「你……你这个色狼!」

遥乃一弹起身,就以宛如要制裁恶人的气势拔出童子切。

要被砍了——做好觉悟的东司闭起眼低下头来。

「……咦?」

可是一点也不痛,甚至可说一点感觉都没有。

束司感到莫名其妙地睁眼一看,眼前的确站着一名高举武士刀的少女。

不,那并不是武士刀。

甚至连把刀都称不上。

「……纸扇?」

原本应该是刀身的部位竟成了纸扇。

而且折层相当少——少得可怜。

「……根本只是将一张纸对折而已嘛。」

用这个来打人根本发不出声音,吐槽的爽度可说为零。

「你……你看到了!!」

「是你自己拿出来让我看的吧!」

「我超在意这个的耶!你一定认为这把纸扇中看不中用对吧!?」

「不,你那把连纸扇都称不上好嘛。」

「别说得那么过分好不好!」

遥乃开始一个劲地挥舞童子切。

但是前端仍是纸扇,或者该说是对折的纸。

纸扇发出细微啪、啪的声音,毫无杀伤力可言。

「人家要是认真起来,也能拿出象样的武器啦!」

「象样的纸扇?」

「才不是纸扇啦!这是一把刀啦!」

「你也病得太严重了吧!」

被烦到有点受不了的东司将童子切一把抢了过来。

虽然刀身部分是一张薄薄的纸,东司却觉得意外合手。

这样一来——他不由得想开口吐槽他人了。

「把我的童子切还来啦!」

「还你你不就又拿来乱挥了嘛!」

「还来啦!唉唷,还给我啦!」

「你冷静点啦!」

东司不断将童子切换手闪过像哭闹孩童般伸手过来的遥乃,同时也不停安抚她。

「你们在做什么喵!?」

此时一切事情的元凶——喵森回到店内了。

「竟然能从本喵的泡联式拘捕术中脱身喵!」

「不,绑得超随便的好吗……」

「而且竟然还从遥乃同志手中抢走了童子切喵!?你这家伙……不简单喵!」

「你别随便抬高我的身价好不好!」

就算被一只猫称赞,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既然如此,只能用蛮力让你就范了喵!」

喵森一直线猛冲过来。

被它这只猫造型的家伙攻击其实不怎么可怕,但是又不想被它得逞。

正当东司在烦恼这件事的时候,回过种来发现手上刚好有个能当成武器的东西。

「你这……」

东司自暴自弃地挥出右手的——童子切。

磅!!

童子切打在喵森脸上,发出细微却清脆的响声。


「咕嘎……!!」

没想到竟对喵森造成极大伤害。

只见它维持着头被打歪的姿势在空中转了三圈半,然后以头下脚上的姿势重重落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东司对它出乎意料的威力感到震惊。

不过是把纸扇,而且还是薄得可怜的纸扇竟能发挥如此威力?

正当东司完全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时,身体剧烈的晃动让他回过神来。

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低头一看——发现遥乃直直地盯着他瞧。

而且不只是盯着看。

简直就像看到憧憬许久的偶像一般。

双颊红润、眼眶泛泪、双手紧紧抓着胸口,完全抑制不了剧烈的心跳。

「怎、怎样啦……」

「太厉害了……你到底用了什么魔法啊东司!」

不仅突然被直呼其名,甚至被大大称赞了一番。

「厉害?我不过是用纸扇将这家伙……」

「增加了耶!」

「什么增加了?」

「折层的数量啊!」

听到遥乃兴奋高喊,东司不禁低头望向手上的童子切。

接着他数了一下纸扇的折层——竟有两层。

「咦,刚才的确只有……」

刚才的纸扇等同于一张纸对折,折层应该只有一层才对。

但现在竟成了两层。

「增加了……吗?」

「对啊!明明无论我怎么努力,至今为止都只有薄薄一层的说!」

「不,其实现在也没厚到哪去啊……」

虽然东司随口吐了这个槽,但一脸陶醉的遥乃根本没听进去。

「这代表童子切长大了没错吧?它会长大没错吧?」

「长大……你也太……」

「东司用了就会长大啊……那之后只要让东司继续用的话……」

此时在遥乃眼中,东司早已不是个被喵森绑架的可怜男生。

而是一跃成为能让长久困扰着她的童子切长大的大英雄。

「东司~你就留在这里打工嘛!工作内容就是帮忙照顾童子切!」

「什么!?你别随便替我决定好不好!」

「拜托啦!求求你嘛!你可以尽情的打上校喔!」

「问题又不在这里……」

「我才不会让你跑掉呢!东司已经是我的人了!」

「你这!」

「绝对要让你留下来跟我在一起!」

遥乃完全不管东司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就这样紧紧搂着他的手不放。

该说她天真还是毫无心机呢?

本来被初次见面的人逼到这种程度都会让人却步,但换成是遥乃就不同了,东司不知为何开始产生一种奇妙的想法。

那就是——「或许在这里打工也不错」的想法。

「……糟了!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东司对于自己差点就随波逐流的事实不禁冒出冷汗。

可是他的考验还没结束。

「好不好啦!留下来嘛!」

「我就说了,我才……」

「拜托啦!我都这样求你了耶!」

「就算你这么说……」

「东司的愿望我全都会帮你实现!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什么都听你的!」

「什、什么都……咕嘟……不对!」

真是个让他快失去理智的条件。

「东司!我绝对!绝对要让你留在这里打工!」

一个小时后。

东司总算说出「好啦,我留下就是了!」的投降宣言。

而当时遥乃脸上的笑容——该怎么形容好呢?一种灿烂到有点作弊的感觉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