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第六章 要不干脆别当人类了,变成精灵更好吧?

文化祭之后过了几天,某天放学后。

教室里只有我们两人。

“我说,今天都做过这么多了。还是适可而止吧……?”

结月抬头楚楚可怜地看着我哀求道。

这并不是演技,她的气势真的变弱了不少。

她趴在桌子上,让人浮想联翩地喘着气。

两团充满弹性的隆起,在桌子上呈现出诱人的曲线。

看看挂钟,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确实连续做了这么久是有点过头了,但我摇头将这一想法甩开。

“不行。都到这个份上了,总得好好做到最后。”

“不过,这么多我真装不下啊……”

“加油。就只剩下这了。”

我用手指着重要的地方。

“来,用这个一口气干到底。”

“咦,要把这个放进来吗……?”

“没错。之后就自己动手吧。”

“……对我来说,还太早了啊……”

“没这回事。结月肯定办得到的。别放弃。”

“我、我知道啦……”

结月下定决心,深呼一口气,开始挑战最后的难关。

——然而。

“还是办不到啊!”

连十秒都没坚持住就投降了。

“喂,就说不要放弃啊。”

“我都说不要了!今天到此为止!剩下明天继续!”

似乎是公式塞得太多,终于超过脑袋的忍耐极限了。

她一边歇斯底里地大喊,一边迅速地将课本和笔记收进书包。

都这样了说什么也是白说。

我一边叹气一边也开始收拾东西。

对于文科生而已,数学果然还是鬼门关吗……

今天是放学后应对期末考的学习会的第三天。

看来前途多难。

在车站前与结月告别后。

我一边心不在焉地考虑如何让结月学得更舒心,一边走在回家路上。

“——啊,翼!你来得正好!”

就在离家不远时,一位熟人突然出现。

是森山修司。不是中二病,而是正牌的中学二年生。

头发蓬蓬的还长着呆毛。身材偏小,长相标致。

是少女游戏中大概是第四男主的弟弟系帅哥。

不不,其实我没玩过少女游戏,单纯只是想像而已。

他住在我家附近,以前就经常一起玩,也就是所谓的儿时玩伴。

“噢——确实是好久不见了。”

平常说到儿时玩伴肯定是美少女的吧,美少年玩伴什么的都是哪门子设定失误,别扯谈啦!我把这一想法埋在心底,挥手回应。

“是啊,翼你升上高中之后完全都不理我。”

“别用这种让人觉得有点恶心的说法。”

“啊哈哈,真不想被异世界宅说恶心啊~”

……说得对。

“刚才你说来得正好是什么意思?”

因为无法反驳,我就改变了话题。

“噢对了。其实我有事要找你商量。”

“钱我可不借哦。”

“不是啦!”

“不如说先把之前借的五百日元还我。”

“……跟你商量完会好好还你的。”

“那我就听吧,请简洁一点。”

“……在这里说也不太方便,能现在到你家去吗?”

“也行啦。”

于是我们一起往我家走。

大概三分钟就到了。十几年楼龄,极其平常的独栋建筑。

双亲都在工作,妹妹也出去玩了,家里没人。

子女的房间都在二楼。我从冰箱拿了两罐果汁走上楼。

“这里还是那么多书。”

进入我的房间后,修司看着书架说。

“不行吗?”

“不,没这回事。就因为你是这类人,我才觉得一定要来找你。”

也就是跟书有关吗?

不过我记得他应该只看漫画的……

算了再多想还不如直接问。

“先坐下吧。”

我让他做到电脑桌的椅子上,自己坐在床上。

“谢谢。”

修司老实地坐下来打开罐装果汁。沉默地喝了几口。

“……快点说啦。”

“啊,嗯,也对……”

修司点点头,欲言又止之后总算开口。

“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


“噗!”

突如其来的告白使我不由喷了。

幸好嘴里没有含着果汁……

“……这算啥啊。我可是认真的,你也正经点听。”

“不过我真没想到会是恋爱话题啊……”

“哈?你这是什么话。初中男生的烦恼,大多数都跟女人有关啦。”

“……就算真的如此,找我也找错人了吧。”

我这人当然“没有女朋友的时长=年龄”,而且我可是已经干脆放弃在这个世界谈恋爱,以异世界开后宫为目标的男人啊……

“不过,如果你积极发动攻势,一般都能顺利走在一起吧?”

“一般是这样没错啦。”

美少年捋了捋刘海,干脆地肯定了。看我不撵你出去。

“不过这次的对象没有那么好说话。”

“也就是说?”

“一句话概括,就是跟你是同一类人。”

“……品行端正的文学少女?”

“是异世界轻小说宅。”

“哦……”

所以才来找我啊,总算明白了。

“于是我计划下周日跟那个女生去约会。”

“是吗——哈!?”

“……有什么好惊讶的?”

见我目瞪口呆,修司反而有点惊讶。

“这不叫‘于是’吧!你们都进展到这个阶段了吗!”

“什么叫‘都’,喜欢上了接下来当然就要约会啦。”

咦,这是当然的吗……?

一般来说不是千辛万苦才到达那个阶段的吗……?

切,所以才说帅哥还是……毁灭吧。

“……那么就别来找我商量啦,快点去约会不就行了。”

我立刻失去了兴趣,打算随便把话题结束掉。

“希望你能提议一下约会计划。”

“为啥找我。”

“你很清楚怎样才能让异世界宅高兴吧。”

“不要啦好麻烦的。”

“咦!?说到这里才甩锅!?不带这样玩的吧!”

“少废话!过分的是你!把欠我的钱留下就出去!”

“别说得这么绝情啦!拜托你了!”

修司从椅子上下来跪地行礼。

做到这份上该说是倔强呢,还是只因为他对这份感情就是如此认真。

“拜托你了!我能依靠的只有你这位异世界大师了!”

他一边叩头一边喊道。

……说实话这让我很难受。

不过他姑且也是我的儿时玩伴,都诚恳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忍拒绝他。

而且被叫做异世界大师也让我有点高兴,我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不过。

实际开始着手之后,才发现订计划比预想中要难。

我是异世界厨没错,所以才更不懂这个世界的女人心。

‘去种类齐全的书店就万无一失了吧。’

起初我把这想得太简单了。

不过接下来我开始感到不安,‘……这样真的就够了吗?’

就算是跟喜欢异世界轻小说的女生约会,也不能只去书店吧。

况且修司还没跟对方交往。

也就是说,要在约会中途,或者在最后告白。

这样一来为了把气氛烘托起来,应该去更浪漫的地方。

…………比如说哪里。

要不干脆体现出年长者的威严,提议一个上档次的计划吧。

不过考虑到初中生的立场,也不能让他们跑太远……

唔……

反复烦恼之后,我得出一个答案。

对。找喜欢异世界轻小说,又懂女人心的人问问就好了。

于是,第二天午休时,我们又来到西馆的屋顶。

我尝试找亲爱的同盟对象讨论这个话题。

“我说啊,结月。”

“什么事?”

“你会对什么形式的约会动心?”

“——”

结月咳得很厉害……胸也波涛汹涌。

我有点担心衬衣的纽扣会不会弹飞,亲切地开口。

“你没事吧……?”

“——你、你突然在说什么啊……!?”

她满脸通红地瞪着我看。

“其实昨天——”

我扼要地说明了修司的情况。

“……噢,是这么一回事。”

结月无聊地点了点头。

我见她理解了我的意思,就再一次询问。


“那么,结月觉得怎样的约会才合适?”

“……你突然问我这种问题,我也不知道啊。”

“不用想太复杂的。对方是和结月一样喜欢异世界的女生。我觉得结月理想中的约会,就是正确答案了。”

“那样的话……”

她托着下巴想了几秒后说。

“两人一起潜入异世界的地城,如何?”

“抱歉,这不是正确答案。”

我马上吐槽后,她嘟起嘴反驳道。

“什么嘛。跟可以信赖的人一起攻略地城,不是最让人心潮澎湃的活动吗。”

“我也同意,但请你提一个能在这个世界实现的建议。”

还有可以的话,不是令人心潮澎湃,而是令人心动的方向。

“……真要我说的话,逛书店如何?”

“唔……”

她也是这样想吗……

虽然很稳健,但也有点太普通了……

“……翼你又是怎么想的?”

就在我沉吟之际,结月有点带刺地反问。

“我?”

“你心中理想的约会是怎样的?”

“……就算你问我这个问题……”

我挠了挠头想蒙混过去。

“可不能轮到自己就不说哦。”

“要是我说出来,结月你会生气的。”

“……总之先说吧。不说我更生气。”

“我是以开后宫为前提的,从一开始就没考虑一对一的情况。”

“……我竟然被这种人挑毛病。”

结月扫兴地垂下肩膀,看来连气都气不起来了。

……总觉得有点抱歉。

我在内心道歉后,一直跟她讨论到预备铃响。

不过我们终归缺乏恋爱经验。

拿不出一个让人充满信心的回答。

“噢,对了。”

回教室的路上。

是因为走动让头脑转起来了吗,结月似乎灵机一动。

“那对很拽的初中生什么时候去约会?”

“唔,他说应该是下周日。”

“那么只要在周六为止提议一个计划就行了吧?”

“对。”

“那要不干脆,周六时我们一起出去?”

“咦?”

“别、别误会。这就是所谓的取材吧。”

见我不明所以地直眨眼,结月脸泛红霞地一口气说下去。

“在那之前我们先模拟约会一次,由我向你提意见。失败乃成功之母,这样一来就能提出详细的建议吧?”

原来如此。不过对于被提意见的我的精神会不会崩溃,我还是有点不安……

这样下去也是纸上谈兵没完没了,模拟约会也是一个相当有效的方法吧。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之前不是约好周末要全力搞学习会的吗?”

“为了你的青梅竹马,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们改变计划吧。”

结月似乎很遗憾。这也装得太假了……

“虽然事到如今,我记得那部片的剧场版正在上映吧。”

我马上想到她在说哪一部。

是一部一年前颇有人气的异世界转生类原创动画。

我也挺喜欢那部片的,不过距离最近的电影院也要坐二十分钟电车。一个人去也太受罪了,我是打算等到可以租圆盘(影碟)才看的。

“看电影也是约会的惯例,这个一定要去看。为了翼的儿时玩伴也好。”

“你只是想翘掉学习会去看吧。”

“呜——这有什么不对!”

我一语道破后,结月干脆明说了。

“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让我松一口气啦!”

“这不行吧。”

“你的教法本来就太严格了!”

是我这句平淡的回答惹恼了她吗,她趁机指责起来。

“我都说过不要了,你还一次又一次纠缠不休地逼我!”

“这说法太引人误会了快停下!”

幸好我们勉强还在西馆,要是到了东馆,我的高中生活也许就要结束了。

结月直直地盯着我。

“我问你,你不想跟我去看电影吗?”

“…………”

当然想。

虽然打算租圆盘看,但要是有人一起那当然是去电影院看的好。也想跟人讨论观看后的感想。对方是结月的话就无可挑剔了。一定会很快乐的。甚至由我来出电影票钱都可以。

……产生这种想法时,我就已经输了。

只是看电影的话半天也够了。

正如结月所言,只是这样透透气也行吧……?


虽然数学很不妙,但反过来说只要跨过这一关,其他总会有办法。

而且全科目到达平均分,恰恰是结月本人的试炼。

一旦迫在眉睫,就算她再不愿意,也会全力以赴吧。

“……好吧。不过上午要好好学习,下午才去看电影哦?”

“嗯,这样就好。”

结月微笑着小声说了一句“真是期待呢”,语气听起来很兴奋。

而且还原地来了一个小跳步。

裙摆轻轻撩起,胸部也剧烈晃动。

……这些小动作在各种意义上都让人心动。

感觉文化祭之后……结月变得有点直率了。

虽然学习时心情总会变差,但在那之外,比如闲聊的时候,感觉……这样的笑容更加常见了。

说不定她比起以前,更加向我敞开心扉了吗……?

要是会错意就太尴尬了,我不敢确认。

不过,如果是的话就好了。

然后来到周日上午。

我在约好的时间十分钟以前,来到了会合的车站前。

抬头一看,天气晴朗,虽然梅雨季节尚未结束,却是阳光明媚,宛如盛夏。

结月还没到。我就躲到遮荫处等她过来。

“久等了。”

刚到约好的时间时,结月出现了。

她一身清凉打扮,淡蓝色的半袖衬衣,配上花格的迷你裙。

说实话,真的很可爱。

……真的,这实在不得了。

露出度和校服差别不大,是配色上的缘故吗。

感觉上臂和大腿比平常更加娇艳。

从丰满的胸部到腰间的曲线,只能用绝妙来形容。

长而亮泽的金发,在阳光下更显耀眼。

“……”

我被这份外表所震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身新鲜的休闲装的破坏力,使我头脑一片空白。

“……至少该打声招呼吧?”

结月皱起眉头指责我这没出息的反应。

“啊,对不起。我不由就看入迷了。”

“——”

我老实交代后,结月深吸一口气转过了头。

“是、是吗……那就没办法了呢。我这次就饶了你吧。”

接下来她用不容分说的态度掩饰自己的害羞。

“……不过,既然要说,就具体地称赞我啊。”

“为什么要无谓地提高难度啊……”

“见面时称赞对方是基本要求。为了你的儿时玩伴,专攻一下赞辞比较好。”

“噢——也对。”

今天最大的目的,是为了修司进行模拟约会。

上午有学习会所以大意了,但是约好碰面也是约会的重要一环。万事开头难,这里的对话,也许会左右接下来约会的期待感。好。接下来我也鼓足干劲认真对待吧。

反复推敲过后,我将发自内心的想法说出了口。

“要不干脆别当人类了,变成精灵更好吧?”

“……这是赞辞吗?”

她露出看笨蛋一般的眼神。

“怎么看都是最高级别的赞辞啊。”

“……也对,按你心中的精灵的角度,或许没错。”

结月轻轻叹了一口气,开始提意见。

“不过太缺乏泛用性了。至少说成‘你那美丽的身姿,让我还以为看见了精灵’都比较好。”

“不,让初中男生说出‘美丽的身姿’听起来就是搞笑吧。”

“至少比劝人别当人类靠谱。”

也有道理。

只把那段挑出来,可能会有误解的风险……

“这种时候不用跟喜欢异世界有关系,只要使用平常会让女生喜欢的标准台词就行了。”

“‘可爱’或者‘漂亮’之类?”

“对。”

“结月听见这样的话也会高兴吗?”

“至少不会不爽。”

“这身衣服很合身,非常可爱哦。”

“——”

我尝试说了一句,结月的脸颊就红得跟火烧云一样。

比想象中还要害羞啊……

她一边低着头一边哼了一声。

“……对,对的。这样就好。想、想做还是做得到的嘛。”

她那副拼命想要保持冷静的样子,还挺打动人的。

要是继续多说几句,也许能看见不错的反应,不过我也已经很难为情了,并没有想出其他可以称赞的话。

在电车上摇晃大约二十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一定规模的闹市区。

首先走到电影院预约电影票。


然后我们在附近的家庭餐厅专心学习。是因为有了奖励(?)更有动力了吗,结月比平常要更集中精神。

……倒是我反而没法集中精神。

原因来自结月的休闲服。

领口比校服的罩衫更松,前屈的时候事业线就会暴露无遗。

用不纯洁的视线打量同盟对象,会让人受不了吧。

不过,我好歹也是青春期男生。要我别看是不可能的吧。

选了这身衣服的结月也有责任。倒不如说完全是结月的错。

我在脑内法庭作出这样的判决后,就悄悄大饱眼福。

……顺带一提胸罩是粉红色的。

要是异世界也有内衣文化就好了。

我们顺便吃完午饭,在一点之后再次来到电影院。

正好距离上映还有十分钟,职员开始引导观众入场。

我们检完票,走向放映室。

由于刚好吃饱喝足,没有去小卖部买什么。

走下平缓的梯级,在最后排正中的两个相邻的座位坐下。

观众看上去稀稀落落。虽然考虑到人气有点冷清,不过距离首映也过了一段时间了,也许差不多是这样吧。

不久灯就关掉了,银幕开始变亮。

上次到电影院看电影是多久以前呢。已经想不起来了,现在还是相当兴奋的。就连毫无兴趣的电影预告片我都看得无谓地认真。

“……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结月小声向我搭话,我就转向了左边。

“什么事?”

“看电影的情侣,不是都会牵手的吗?”

“咦,有这回事?”

“……是我的印象啦。”

“……那,我们,牵吗……?”

“……模拟的话,那样,会更好吧……?”

“……应该,是吧……”

我咽了一口唾沫,心扑通扑通直跳,然后握住了结月放在扶手上的手。结月也客客气气地反握住我的手。两手相握是建立同盟以来的第二次。是因为光线比较昏暗吗。感觉比起当时的触感还要鲜明。

“…………”

“…………”

本来想说点什么,但却找不到最合适的话语。

结月你的手握起来好舒服啊,如果这样说感觉好变态……

到头来我还是选择了沉默,应该是正确答案吧。

我连偷看结月表情的余裕也没有,虽然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但既然没有被提意见,就当我没有做错吧。

这时所有预告片播完了。

例行的观影守则播完后,本篇就开始了。

我的心脏依然怦怦直跳,明明开着冷气却浑身发热。

这样的精神状态下,真的可以享受电影吗……

我陷入了强烈的不安。

——但从结论而言,我度过了一段充实精彩、无与伦比的快乐时光。

首先,单纯是因为电影拍得很好。连配角都不失戏码,脚本相当给力,战斗场面的作画也爆炸。音效震撼,声优演技出彩。虽然剧情发展不算意外,但传达出了制作人员的真诚想法——希望TV系列的粉丝们尽情享受这一作。

来电影院看真是太好了。

更重要的是,和结月一起看太好了。

当然了,在放映途中我们没有说一句话,但彼此的情感,正如字面一般,可谓了如指掌。

也就是说,‘噢’‘这里好搞w’‘刚才那段很棒’‘我喜欢这里’之类的想法,我们能通过握手的不同方式,将自己的心情传递给对方。

并没有确定是谁开始的。起初只是无意识的动作。感情高涨时自然就会握得更用力。不知不觉变成了有意识的行动,在跨过序盘之后,我们已经达成了默契。

当然我和结月有反应的地方有所不同。我会优先于女主角们的可爱之处,而结月则似乎更喜欢那些言语之间流露出的伙伴之间的羁绊。

不过偶尔也有完美吻合的情景。

我们同时握紧了对方的手。

那一瞬间,我胸中流过的炽热感,使我双眼不由一阵湿润。

这与快乐或高兴有细微差别。

该怎么说呢,对,是无上的幸福感。

——噢,原来如此。这就是名为幸福的感觉啊。

在片尾字幕开始滚动后,我无意之中察觉到这一点,产生了强烈的动摇。

对我来说的‘幸福’,理应只有在异世界开后宫这一个选择。

但我却在这个世界,为这点微不足道的事情感到幸福。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怎样……?

不,我大概还是心中有数的。

虽然心里明白,但该说是害怕承认这一事实吗。

还是说真的到了退无可退不得不承认的时候呢。


不过事到如今,想不承认也不行了吧。

——来真的吗。

也就是,我有那个意思?

我,

喜欢结月。

…………这样?

片尾字幕滚动结束后,灯亮了。

就在其他观众陆陆续续离场时,我还坐着一动不动。

身旁传来了轻轻的笑声。

我反射性转过了头,看见了结月的微笑。

“还要沉浸在余韵中到什么时候啊。”

不,其实并不是沉浸在余韵中啦……

不过我也不能解释,只能苦笑着说“也没什么不好吧”。

“没说不好啦。毕竟实在太有趣了。”

“是啊。”

“对。”

结月轻轻抬起仍然牵着的双手,羞涩得脸泛红霞。

“能和翼一起看这部电影,真是太好了。”

——不妙。

——好可爱。

——喜欢你。

已经不需要打问号了。

我在这一瞬间,察觉到自己已经迷上了鲇森结月。

离开电影院后,我们来到了位于同一座商业大厦的咖啡厅。

一边看着刚买的小册子,一边对电影进行热烈的讨论。

“总之毫无疑问这是一部杰作吧,结月觉得哪方面比较好?”

“是啊。不管怎样说,是角色吧。即使是司空见惯的展开,只要角色鲜明,就可以充分地感动观众,这是一个成功的例子。”

“这个我有同感。特别是爱丽丝实在太可爱了!”

“确实。就连我这个女性都来电了。亡国公主加上女仆骑士这一设定已经很有趣了,却又不为名利所惑,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信任着主人,这份忠诚心真了不起……”

“嗯,那份拼劲也让人情不自禁。所以最终决战之前,爱丽丝的心意得到了回报,我都感动得有点想落泪了……”

“让对手们全部加入女仆骑士队那里吧?我也觉得那一幕是最佳片段。”

“对吧!和对手们共同作战的展开果然很热血……!”

我对自己的看法得到共鸣,高兴得不由提高了音量。

结月发出愉快的笑声,然后用有点恶作剧的口吻说。

“呵呵……那时翼你握住我的手握得太用力了,有点痛哦?”

“啊,真的?那抱歉了。”

“还有,福利场景的时候体温露骨地上升,有点让人受不了。”

“……这方面就当作没注意到才叫体贴吧。”

“不过,五十万人的后宫,计划太庞大了连我都忍不住笑了。”

“啊哈哈,那一段啊!即使连我这个后宫厨都没有那样想过。”

那是一段最为有趣,最为快乐的幸福时光。

可以的话我想一直聊下去,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到下午六点时,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咖啡厅。

在电车里我们也聊个不停,至夕阳西下之际才回到自己的城市。

穿过检票口,我们在附近找了个地方告别。

“今天谢谢你。我过得很开心。”

结月微笑着说出这句话。

她确实比以前直率多了……

对我而言,要是她再带刺一点也不错。

不是因为我是抖M,而是我更习惯和那样的她相处。而且结月露出笑容时太可爱了,要是太频繁展露出这份微笑,我就不知道该如何和她相处了……

“……嗯。我也过得非常开心。”

“要是还有有趣的电影,我们再一起去看吧。”

“乐意之至。”

“那,明天见。”

“……对了,最后可以再做一件事吗?”

结月正要转身离开时,我有点犹豫地开口。

“咦,什么事?”

“……我想模拟一下,告白的情景。”

“——告、告白……?”

结月眨了眨眼。

“对,难得有机会。”

“……是、是啊。”

她点头了。

“……想做的话,就随你喜欢吧。”

这里是车站前,人来人往。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人们,视线也有相当高比例会被结月所吸引。应该到公园去比较好吗。

不行,太过安静也会徒增压力。

而且重新培养气氛也很怪,就在这里进行吧。

我深呼吸了几次,试图平复撞钟一般的心跳声,然后开始。

“嗯——还是要说,今天谢谢你。”

“……嗯,我也是。”

“其实,我察觉到一件事。”


我停顿片刻后,下定决心开口。

“我……好像,喜欢上结月你了。”

“……”

明明是模拟,结月的双颊变得像熟透的苹果一样。

大概我也一样吧,又或者熟得更透。

毕竟我是打算当成正式告白开口的。

“我想一直待在结月的身边。希望你能让我待在你的身边。”

“…………”

不过,这姑且只是模拟,而不是正式。

如果没有这样的机会,我是不会向结月告白的吧。

因为,结果已经显而易见。

我肯定会被结月甩掉的。

要是变成那样,我们就没法保持至今这种毫无隔阂的关系了。

只是当成同盟对象来考虑的话,还可以牵手拥抱。

要是我的心意暴露了,我们彼此肯定会变得尴尬的。

搞不好还会解散同盟。

只有这一结果必须要避免。即使为了结月也一定要避免。

“你对于我的幸福而言,是不可或缺的。”

“…………”

但即使如此,我也希望传达出自己的真心。

不如说不这样做的话,我也许会产生奇怪的期待吧。

名为恋爱的病。在病灶变大之前,先切除掉比较好。

趁现在被干脆甩掉的话,今后也可以好好划清界限。

这也是这场以模拟为借口的告白的目的。

这样就可以用演技来彻底收尾了。

“所以,结月。”

我唤出她的名字时,结月抬起双眼注视着我。

“和我一起去异世界吧。”

在她的双眼中看见某种期待,这也是我的愿望吗……?

“——加入我的后宫吧。”

“——你是笨蛋吗?”

果然被秒杀了。

“…………这样果然不行?”

“当然啦。我揍你哦。”

那副看着垃圾的眼神好有压迫感。

“你以为这种扯谈的告白,可以当成模拟吗?”

“……对不起。”

为什么被甩的一方要道歉……?虽然我也有这个疑问,但也说不出其他话。

“……我还听得这么认真,真是白费了。”

见我这样消沉,结月也露出“你看看你”的表情叹了一口气。

似乎她比想象中还要失望……

姑且我也是以自己的方式表现出最大限度的诚意了……

不如说,我可以挑战女神大人的试炼,后宫并不是那么虚无缥缈的可能性。在转移到异世界之后,我肯定要开后宫的,倒不如说这是已经决定好的未来吧。

所以跟结月告白时,我也只能说‘加入我的后宫吧’。

“……不过就因为我是这种人,我们才会建立同盟吧,今天也才能度过愉快的一天,不对吗?”

虽然被甩是无可奈何的,但我也不想被讨厌。于是说出了这种可悲的借口。

“……这也没错啦。”

“从这一个角度来看,反而该安心吧?”

“……为什么?”

“以前结月你不是说过吗。‘恋爱,会让人际关系变得疯狂’。”

“…………”

“我以异世界后宫为目标,对这个世界的女性没有兴趣,结月你也不可能喜欢上这样的我吧?”

虽然对同盟对象说谎很内疚,我还是这样说。

这当然是为了防止结月察觉到我的真正心意……

更重要的,这是为了说给自己听的借口。

“所以,直到出发去异世界的那一天为止,我们的关系都稳得很。”

“……是啊,如你所言。”

结月露出讽刺的笑容同意了。

“……不过,一码归一码。”

她嘟起嘴有点生气地说。

“区区的翼竟然说要我加入后宫,就算是玩笑话也太屈辱了。”

“唔……真的对不起,我会反省的。”

“作为惩罚,明天开始收取同盟费吧。”

“这是什么鬼系统?”

“一天两百日元。”

“……而且是相当有真实感的金额。”

“而且,你一说到后宫就要罚一百日元。”

“饶了我吧……”

“不行。”

“…………”

“…………”

“…………呃,来真的?”

“…………”

“喂,别沉默啊!说些啥啊!”


“明天见。”

“别,别笑着挥手啊!先好好否定再回去啊!喂!?”

第二天起。

虽然并不至于真的要罚钱,但是结月对于我的后宫兴趣,批判得比以前更厉害了。

本来软化的态度也彻底恢复从前的样子。

不对,说不定比起文化祭之前还要带刺。

多亏了这,教她学习时真是大吃了一番苦头……

不过,这样我们也能好好地维持住现在的关系,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顺带提一下修司的情况。

我提议他和对方牵手观看那部动画电影,他很老实地照办了,而且还非常成功,两人顺利成为了一对恋人。给我爆炸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