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第五章 把乙烷当做新属性不也挺好吗?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

臣子和领民们——不对,班级的同学们都在全力干活。

不过,因为某物的压倒性不足,效率并不怎么高。

……嘛,某物,其实就是我的交际力而已。

要变成领主也是有限度的啊。

除了指挥,最麻烦的,还属人员的分配。

虽然想着尽可能把亲密的人分在一个班组里,但是我并不清楚掌握班级的人际关系,而根据工作不同有的需要很多人,有的不怎么要人。

“这样吧,把必须做的事情做成列表,让他们各自选择吧?”

结月对烦恼的我如此提议。

“不,这不行的吧。”

“是吗?大家都很有干劲,好好指明优先顺序的话,说不定效果会很好哦?你只要说了,就会变成发任务的形式咯。”

“……原来如此。我试试。”

从领主变成了负责运营冒险者工会了。

我把列表做成了公文形式贴在了黑板上。

就算没读过轻小说,勇者斗恶龙和怪物猎人这种他们总是知道的。

任务形式比想象的还要有用,正如结月所言。

不愧是我的同盟搭档啊。

由此,准备顺利推进。

话虽如此,小规模的冲突自然是每天都有发生,而且还有各种各样麻烦的地方。

“鲇森结月和市宫翼不会在交往吧?”

类似这种问题让结月生气。

“话说,市宫翼我们都知道了,不过莫非鲇森结月也是恶心死宅啊?”

又类似这种问题(虽然基本上是事实)让结月生气。

“市宫翼似乎被鲇森结月抓住了弱点,被当作奴隶呢。”

又如类似这种问题(大致上是事实)让结月生气。

这种时候,在西栋的顶层平台那边——在教室里保持着冰山美人风的结月——会握住拳头,浑身颤抖着,金发乱晃,胸部上下起伏,朝我发脾气。

“为什么我要和翼这种垃圾后宫厨交往啊!我还是第一次被这么侮辱!”

“是呢,我也是第一次……”

“我确实是宅,不过一点不恶心啊!”

“是呢。”

“恶心的只有翼!”

“……诶诶——”

“奴隶是什么意思!这里又不是异世界!我不会做这么过分的事情吧?”

“…………”

“你干嘛躲开眼睛啊?”

“…………”

“你要是不看着我否定就揍你哦。”

“他们说的就是这个吧!”

…………嘛,恩。说是琐碎小事也没错。

结月的毒舌我已经习惯了。

所以这部分的细节,请允许我跳过。

反过来说,其实也发生了一段不能跳的大风波……

——悲剧,是在文化祭当天早晨发生的。

明明是难得的文化祭,那天从早上开始就情况不妙。

降水概率是70%。似乎要下梅雨了,天气预报员这么说道。等我拿起伞出门后,预报就中了。到校为止一直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我郁闷的撑着伞。

到校后。一踏入校舍,我确认了下时间。是七点五十分。比平时早三十分钟多到校。虽然准备已经基本完成,但整体确认之类的细节还没有做,所以我和结月决定八点就到校。至于其他人,我们拜托他们尽可能早到。

“早上好。”

在鞋柜换鞋时,我身后传来了问安声。是结月。

“早上好。”

“……下雨了呢。”

结月也一边换着鞋子,一边遗憾地皱着眉。

“是啊。”

“今天反正是校内限定的也没关系,明天天好就行。”

“预报说明天是晴天。”

“是吗。那就好。”

我和孤高的鲇森结月自然的打招呼,毫不在意的交流着。

仔细想想其实也没过多久,微妙的让人感慨啊。

“要是能成功就好了。”

“要是不成功我会困扰的。这是去异世界的试炼啊。”

“啊,是呢。”

“你忘了?”

她用略吃惊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啦,我现在很紧张,没空想别的事情。”

“真没用。你个大男人争气点啊。”

这不是男女的问题……不过确实要争点气才行。

我试着扮演起强气角色。

“——我一定要让企划迈向成功呀哟。”

“切。”

“咋舌干嘛!?”

“想想就不爽。也别是‘呀哟’的部分,还不如正常说话呢。也就是说,翼只要说话就已经没救了(詰んでる)。”(译注:这里男主句尾用了神奈川方言やんよ)


“……我只能闭嘴的意思吗。”

“不过,把乙烷(ツンデル)当做新属性不也挺好吗?”(译注:詰んでる就是ツンデル)

“一点都不好。”

“话说,我们快去教室吧。”

“……是呢。”

打断对话后,我们走向教室。

一年级的教室在四楼。顺便一提,二年级在三楼,三年级在二楼。

一楼的走廊很安静,但是登上二楼就能听见喧闹声。是和我们一样在赶工的前辈们吧。这是高中最后的文化祭,比我们这个年纪感觉更热闹呢。

这份活力让我也激动起来。不喜欢在学校做事情的我想要享受文化祭,估计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吧。我们带着轻快的步伐走上四楼,穿过走廊,走进了一年B班的教室。

那是住着妖精,能使用剑和魔法的幻想世界……

桌椅上放着昨天弄好的“森林”、“荒野”、“魔王城”三个舞台。这是我们班全力制作的,每个看起来都很华丽。

特别要提的,是用泡沫聚苯乙烯做的魔王城。

它像个大型积木一样厚重,直抵天花板。

幸运的是,我们班有两个美术部员,让它体现出了像真东西般的质感。

最后要用魔法把这个崩坏掉。

配合客人们的咏唱,背后的工作人员抽去地基。

这是我和结月坚持的向客人体现使用魔法的快感的惊喜表现。

当然,崩坏之后是需要还原的,不过因为设计简单,只要几分钟就能恢复原状。

“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把包放进柜子后,结月说道。

“诶,这么早?”

“比临开场急急忙忙换好多了。”

结月负责饰演被囚禁的公主一角。

当然,这是因为她的容貌。

也自然的,选角时发生了矛盾。

“……为什么我非要演公主啊。”

“因为你是执行委员。你要是不愿意就去做负责引导的妖精。”

妖精的台词很多,是极为辛苦的角色。

在那之后,我继续以“结月做公主肯定能让气氛热烈起来的”,“班级里的每个人都很期待哦。”,“为了试炼不要犹豫了”说服她,总算是让她勉勉强强答应了。

不过,现在换衣服实在是太早了啊……

又不能弄脏公主的礼物,还是在临表演了再换比较好吧。

……嘛,这也说明结月享受其中呢。

虽然嘴上那么说,心里还是憧憬着公主的吧。

为了不影响她的心情,我点着头表示“也是”。

在结月拿着衣服离开教室,成了我一人呆在教室内之后。

“终于到了啊。”

“——哇!?”

我的旁边传来了个声音。

我惊讶地转过头去。不知什么时候起,女神大人站在了那里。

“——诶?您怎么在这里啊?”

“因为今天休息,妾身就来玩玩。”

我哑然问道,随后女神大人如此回答。

“……带着这么轻松愉快的心情来的地上呢。”

“嘛。看不同的世界很有趣的。”

“啊,好棒啊。”

“只是,要为此消费MP这点有点难。”

“……魔力值的简称?”

“不,是女神值的简称。”(译注:女神值megamipoint)

“……话说,您为什么穿我们的校服啊?”

“这样被其他人看见也无所谓。合适吗?”

像个贵族家的大小姐一样,女神大人轻轻捻起裙裾。

“……嘛,也是。”

确实很适合她。

可问题在于体型。就算穿着我们学校的制服,也看不出半点高中生的样子。

……嘛,比几乎全裸的羽衣好了不少,因此我没有多话。

顺便一提,这件校服似乎也用的MP创造出来的。不愧是女神大人,真是方便啊。

“说起来,这城墙做的真不错。”

端详着魔王城的女神大人佩服的低语道。

“您这么认为?”

“恩。妾身在其他世界有见过真的魔王城,不过这个做的也相当有型。”

“噢,那真是太让我高兴了。谢谢您。”

“而且,最后汝等要让这个崩坏吧?”

“诶,您知道的真清楚。”

“妾身经常从天界观察下界。”

“啊,是这样啊。”

“汝这人还挺有意思的。”

“真的?”

“没错,奇特女神也会笑着谈论汝。”


“……那真是多谢了。”

这评价虽不让人高兴,不过比被女神们讨厌是好不少……

“啊,对了。难得有个机会,要不要看看?魔王城的崩坏。”

“哦,可以吗?”

“可以。反正也要做一次最终测试的,可以的话还请您体验一次发表一下意见。”

“这点事妾身就帮汝一把吧。”

“那,我发信号之后请咏唱咒语。”

“恩。”

我来到魔王城的后侧,抓住控制着台座的绳子。

“可以咯。”

过了几秒,女神大人高唱道。

“女神在此下令——explosion!”

刹那间。

魔王城被吹飞了。

……只不过,这不是我让它崩坏的。

素材四碎飞散。

“——哈啊——————————————————……!?”

我瞪大眼睛惨叫起来,慌慌张张的跑向女神大人。

“不,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女神不要意思地躲开眼神。

“…………加了太多魔力,不小心让魔法发动了。”

“不,不小心!这太狗血了吧!?”

“唔……汝不也有过往煎鸡蛋里放了太多酱油过嘛?”

“不要把我憧憬的魔法和这种无所谓的事情相比啊!”

而且你也没否定狗血啊!

“嘛,不要慌。只要发动女神的奇迹力量,要修复根本就是轻松啦。”

“啊,是吗?”

“恩,没有女神做不到的事情。”

那就好。

我抚了抚心口,“那就请您恢复原状吧”。

“好吧。”

女神大人得意地点了点头,两手指向布景。

“女神在此下令——恢复原状吧!”

接着,简直就像反向再现的动画一样,崩坏的布景变回了——

期待着这样场景的我等待着,一,二,三………………

……………………诶,很奇怪啊。什么都没发生啊……

“……那个,女神大人。”

我重重开口道。不好的预感向我袭来。

“请不要玩了,好好恢复原状吧?”

“妾身也很想这么做……”

她停了一下,带着沉痛的声音继续道。

“……抱歉,看来没法恢复了。”

“为什么!?”

“……MP,不够了。”

“…………”

女神大人哭着低下头。她真的很失落的样子。

我没法责备这样的女神大人,只能一言不发的杵在原地。

“唔,只能这样了……”

女神大人突然脱起了衣服。

“——等等,您做什么啊!?”

“妾身是女神!妾身要负起责任!”

“不,那又为什么要脱啊!?”

“我要全裸土下座!”

这么叫着,女神大人解开外衣的口子,脱下了裙子。纯白的内裤露了出来。

看着不带丝毫色气,唯有犯罪气息啊。我慌忙制止了她。

“不不不!要是做了这种事各种意义上都很糟糕啊!”

“为什么!?只要展示女神全裸的姿态,班级的同学们肯定会原谅妾身的吧!?”

“不可能的!”

“什么——汝的意思是妾身的全裸没有丝毫价值吗!?”

“不是这个问题!”

让个外表是幼女的人做这种事情,我的社会性会被彻底抹杀的!

“呜呜——那至少让汝一人享受一下妾身的全裸!”

“你其实只是露出狂对吧!?”

还有姑且先说好,萝莉在我守备范围外我才不会享受!

……那么。

结果上来看,已经没什么能做的了……

就只能以这个状态迎来文化祭了。

脱了一半嚎哭着的女神大人不能让别人看见。

“好啦,没关系的。”

我温柔地宽慰起女神大人。

“呜呜……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留下这句话之后,女神大人消失了。

数分钟之后,结月从更衣室回到了教室。

她穿着粉红的礼服。为了配合预算,这件礼服的用料相当便宜,不过因为穿的人是个极品没人,看起来真的像个公主一样。小王冠正在她的金发上放着光辉。

……不过,很可惜,我现在没有欣赏的心情。


损坏状况比我想象的还要大,除了魔王城,其他布景也受到了损伤。

无论如何努力,也没法展现妖精居住的幻想世界了。

这根本就是座垃圾山……

虽然衣服和小道具没有受到损伤,但也无法聊以自慰。

“——诶……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看着眼前的残破场面,结月用颤抖的声音询问道。

我开始说明起事情的缘由。

“……这是女神大人做的……这种事……骗人的吧…………”

摇摇晃晃地结月全身脱力瘫倒在了原地。

似乎完全丧失了情感一样,她的双目茫然失神。

事实上,我现在也什么都不想考虑。

……然而。

“——唔,呜呜……”

听见这细小的呜咽,看到结月的侧颜之后——

我便没法那么想了。

因为,那个鲇森结月……我的同盟搭档,在哭啊。(译:怎么感觉有点致敬一个人也要活下去系列的织田庆人。)

这比布景被破坏更让我受冲击。

…………可是。

拼命做的不仅完全消失,肯定会难过的吧……。

虽说她是冰山美人,但绝非一个冷淡的女孩子。

不考虑她是个异世界厨,性格恶劣外加毒舌,她就是个普通女孩子而已。

这理所当然的事情突然呈现在眼前,让我胸口一阵激痛。

——我不想看见,这样的结月。

虽然是我个人的愿望,但我希望鲇森结月能够“不在乎”这件事。

我不希望她手上。我不希望她落泪。

虽然她有时让人生气。

不过我希望她任性的,傲慢的,元气满满的毒舌才好。

必须要这样才好。

因为她是有着闪亮的金发,前凸后翘的身材曲线,可以与精灵相匹敌的极品美少女啊。

不露着笑颜太浪费了吧。

我想看道那个和我聊异世界话题,面带笑容的结月。

和结月一起精炼企划真的很让人享受。

能让企划被全班同学接受,真的很让我高兴。

能做出想象中的场景,真的燃爆了。

这几周,是我人生中最充实的几周。

结果怎么可以这样。

如果这个垃圾一样的世界非要让她哭泣——

如果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做法的话——

——那就由我来改写这个结果。

这份感情古董了起来。

这不是压制这份感情的时候。

仔细想想要怎么改变这绝境吧。

就算没有外挂,挣扎我还是做的到的。

仔细想想。仔细想想。仔细想想。

我能做什么?我擅长的是什么?

是关于异世界的妄想啊。

——啊啊。对了。就这么办吧。

我的脑海中闪过某个或许可以被称作起死回生的点子,随后下定决心。

不是为了鲇森结月——

而是为了我自己。

虽然这件事做起来大概会和死掉一样,不过,上吧。

“结月。”

我来到她的身边说道。

“还没到开场。还有办法的。”

“……有办法?”

结月慢慢抬起脸。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到了地上。

“……还剩一个小时……到底还有什么办法?”

“全部重做一遍就行。”

“……这种事不可能的。”

“并不是不可能。”

我说出了一个奇谋。

“虽然修不好布景……不过,我们只要重做异世界就好。”

“……什么意思?”

“总之,就是改变异世界的设定。比如——充满垃圾的世界之类的。”

“——唔。”

“那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垃圾的世界,叫做‘垃圾垃圾都是垃圾’。玩家们把重要的宝物丢失在了垃圾堆里。那是决不能丢失的东西。所以,众人发挥自己的智慧,利用魔法和道具,找出了失落的宝物。这样一来,毁坏的布景就能再利用了吧?”

这种曾经毁坏一次的布景真实感异常强烈。

客人们肯定会被这种效果吓到吧。

呵呵,结月微微一笑。

“……都是垃圾,完全意义不明啊。”

“如果在意这点就输了哦。”

“什么嘛。”

抹去眼泪的结月站了起来。


她的眼睛里已经没了悲伤的神色。

“具体要使用什么样的道具,还有发展到结局的情节,你都想好了?”

“不,完全没有。”

完全不可靠的回答让结月皱起眉头。

“……现在开始真的赶得上吗?”

“不知道。”

“……就算骗人你也要说赶得上才对吧。”

“嘛,也是。”

我露出了无畏的笑容,说出了这句话。

“——我绝对,要把企划导向成功。”

“……切。”

“你咋舌了啊!”

“吵死了笨蛋。”

结月忽的红了脸,扭向了一边。

“……刚才,是那样。我对有认为你很可靠的自己很不爽。”

“……你这说法我高兴不起来啊。”

“当然的吧。为什么我非要取悦翼啊。”

“……乙烷属性已经定了吗?”

“你说什么啊一点都不好玩哦?”

“是你以前这么说的吧!”

“话说,没时间了哦?”

“……好吧。”

这之后,我们认真地讨论起“垃圾垃圾都是垃圾”这个世界。

强行改变剧情和设定后,总算是让这个企划有了雏形。

同时,其他同学也逐渐出现在了教室里。

看见变得残破的布景,大家都震惊了……不过。

“我们来学校之后就变成这样了。就算找到犯人也没用,所以现在请大家先集中在准备工作上吧。”

在如此努力拜托后,大家立刻转换了心情。太好了。

传达完变更的方向后,大家开始修复破损过度的布景,从别的班级借看着不错的垃圾。反正都这样了还是尽可能多的积攒起来吧。

结果,出演戏剧和办鬼屋的班级给了我们不错的材料,就像最初开始就决定的这个企划一样,我们得以顺利演出垃圾世界。

危机就是就与,逆境使人更加强大。

像少年漫画一样,我们班级团结起来,每个人都全力奔走。

结月也舍弃了自己的冰美人假面,完全投入了其中。

依靠这些努力,在文化祭开始之前,准备总算是完成了——

我们的表演在之后人气火爆。

有时间能休息以下的,只有第一天午前的一段之间。剩下的时间里,

——一年B班的节目很艺术哦!

——为了做垃圾居然花了那么大功夫!?

如此的口口相传让我们的名声迅速扩大,客人络绎不绝。

虽然有些让人不甘,只是做个异世界是不可能得到这种反响的吧。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简单的说,就是结果好就好。

也因此,我和结月忙翻了。

因为设定大幅改变,原来的太笨完全不能用了。

负责引导的除了我们之外别人根本做不了。而且因为是双人引导的设置,我们几乎脱不开身。看准客人为解迷烦恼的时机,我们抓紧去吃饭上厕所。我们班算是什么黑心企业啊。

……嘛,不过呢,挺开心的,也蛮好。

顺便一提,第二天早上。

我的鞋柜里出现了手写的道歉信,还伴着巧克力。

这是女神大人为了破坏了布景这件事给的道歉信和赔罪礼。

我把赔罪礼当做是不知名犯人的道歉分给了同学们。

接着,许多女孩子都激动了起来。

因为这是银座卖的相当高级的巧克力,每块似乎都要几百日元。

对方并非故意,也规规矩矩地送来了赔礼,而且更重要的是企划获得了大成功。考虑到这些,谁是犯人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班级的大家都这么认为。

而文化祭平安结束的现在。

我和结月郑重拒绝了庆功会,两人一起踏上回家路。

这两天时间里尽做了些不习惯的事情,我已经累坏了。要是以这个状态继续参加庆功会肯定会累死吧。哪怕早一秒也好,我想赶紧躺到自己的床上休息。

天空染上了鲜艳的橙色。完成一件事后看到的晚霞,比往日更美艳丽,让人倍感伤感。

我们抵达了车站。在我道别前,结月先开口了。

“……那个,能不能陪我去一下公园?”

“诶,为什么?”

意外的请求让我眨巴着眼睛问。结月有些害羞地捋着金发。

“……那个,因为你帮忙,我的试炼已经完成了,所以……这次轮到我帮翼了哦?”

“啊,是这样啊。”

因为太累了我完全忘了这件事。

不用今天回礼也行的,不过快点完成也没问题。

走了约两分钟后,我们走进了一个只有滑滑梯的小公园。


途中,我从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罐果汁,随后和结月并排坐到了长凳上。

我在右边,而结月在左边。

因为在通往屋顶的平台和家庭餐厅我们都是相对而坐的,这股距离感让人很新鲜。

我的视线不禁看向了结月的大腿一带。

裙子与过膝袜之间形成了一个丰满的绝对领域。大饱眼福啊。

“辛苦你了。”

“恩。翼也辛苦了。”

轻轻碰杯相互慰劳后,我们咕咕喝起果汁。很冷很好喝。

“说起来,结月下一项试炼是什么?”

抱我吧,这么说是在让人害羞,为了调剂一下,我问道。

结月忧郁地叹了口气,

“……‘期末考试中,在所有科目上取得平均分以上的成绩’哦。”

“哇,还有这种试炼啊……”

“真的好讨厌啊。反正要去异世界了备考什么的根本无所谓的……”

“嘛,不过要比文化祭轻松多了吧。”

“…………”

结月不好意思地躲开了眼神。

“诶……结月不会那么笨吧?”

“揍你哦。”

她握紧还剩很多果汁的罐子。

要是扔出那个就不好了。我低下头道歉。

结月哼了一声,随后放下了罐子。

“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之前有提醒过吧。”

“是的,对不起。我真的有反省。那么,实际情况到底怎样啊?”

“…………我擅长,国语。”

“啊,我也是。虽说是看轻小说,不过平时读书还是有好处的。”

“……英语,也不差。”

“啊,是因为父母的影响吗?”

“恩,我的妈妈是教授英语对话的老师。”

“这样啊。”

“……除此之外,嘛,那个。”

“那个?”

结月垂下了眼。

“…………中下吧。”

“…………咳咳,啊哈哈哈哈哈!”

虽然想忍住,不过实在是不行。笑死我了。毕竟那个用皮革书皮的像贤者一样读书冰山美人的成绩居然是中下!

“——库,你笑的太厉害了吧!”

满面通红的结月生气地高高举起罐子。

“——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因为看上去真要扔出来了,我赶紧全力道歉

“……切,没有下一次了哦。”

她严肃地警告着的同时放下了罐子。接着,她带着悔恨的眼神,

“说起来,翼又怎么样?”

“我?我期中考试考在班级第三哦?”

“…………真的?”

“是真的。”

“你到底怎么作弊的?”

“我没作弊哦。”

“那为什么区区翼能排在那么前面啊?”

“大概是因为我选了个排名靠后的高中考吧。”

顺便一提,我的偏差值在五十前后。(译注:按照偏差值算法,男主的学力在全部同年学生中算正中间部分的。)

中学的时候,我排在正中间。

“……你为什么这么做啊。”

“我不想为了备考努力,又想徒步上下学。”

“你是个精神上毫无上进心的笨蛋呢。”

虽然完全就是这样,不过被排名中下的人说也太……我果然你还是没敢回嘴。

“啊,对了。”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结月一拍手。

“你就全科考零分吧。那样的话平均分就会跌下去了。”

“不不不,全科零分很不妙啊……”

搞不好会被请家长的。还有可能暑假要补课。

而且就算我排在高位,一个人的影响终究是微乎其微的。

“那,我们就换名字考试?”

“笔记会暴露的。”

“在考试之前练习模仿对方的笔记的话。”

“有空努力做这种事还不如好好学习吧。”

“那样不行的。”

“为什么啊。”

“……因为要去异世界,我完全没记笔记。”

“这还真是过(分)——有想象力啊。认真记笔记的我不如说是笨蛋呢。”

“对吧?”

“恩……”

——对你妹。因为我再说几句你就要扔罐子了啊……

“那,我来教你学习吧。”

期末考试在七月上旬。还剩两周时间。


就算明天休息,从周一开始努力总有办法吧。

结月不满地点了点头。

“虽然和死一样屈辱,不过只能这样了。”

“……我说你倒是再感谢我一点啊。会遭天谴哦。”

“考虑到我的拥抱的价值,文化祭这种根本抵不了吧。”

“……你到底把自己看得多贵啊。”

“话说,差不多该抱你了,转过去。”

“诶,为什么?”

“……没说非要正面抱不可吧?”

“啊啊,对啊。果然结月脑子不错啊。”

“……好了你倒是快转过去啊。”

如她所说,我坐着转了过去。

这样比面对面轻松多了。

“那,我来了哦。”

“啊,恩,拜托了。”

……不,很抱歉,说实话,果然还是心跳的好快啊。

过了几秒钟,结月的两手环上了我的身体。

非同一般的两处柔软压上了我的后背。

——呜哇,好厉害……

温暖又甘甜的香气让我一阵晕眩。

确实,这或许有她说的那么贵重……

“……翼,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是为了打破这沉默吗,结月开口了。保持着这个姿势说话让她的吐息全都吹在了我的脖子上。我颤抖着,带着兴奋的声音回答道。

“什,什么事……?”

“现在就能去异世界的话,你还打算开后宫吗?”

“诶?那,当然咯……怎么了?”

“……什么都没有笨蛋。”

“好痛啊!”

捶打着我的后背的结月放开了我。

似乎刚好够十秒,手机震动了起来。是试炼完成的通知吧。

“……谢,谢谢。”

“被打还道谢,你是哪来的抖M啊。”

“我不是谢这个!”

……话说,最近结月的毒舌让我开始感觉有点爽了,我自己都对此有点不安,真希望你不要提这个啊。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打开APP

“‘让同班同学抱你十秒吧’完成了哦!”

太好了。我在心中低语道。我点了一下屏幕,下一项试炼很快显示了出来。

“吃到同班同学亲手做的饼干吧!”

…………果然,还是这种倾向的啊……

“怎么了?”

在我脱力地叹气后,结月擅自看起了画面。

她坏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要是期末考试考完了我就做给你哦。”

“这次也是你优先啊。”

“当然咯。你是我的同盟搭档对吧。”

“这不是同盟了,都可以算是仆人或者奴隶了吧?”

“你想被这么叫的话,我也不会跟你客气的。”

“不不不,还是像普通的同盟那样吧。”

“那,之后也为了我燃烧殆尽吧。”

说着这般强横的话语,结月露出了异常可爱的笑容。这份笑颜让我一瞬间失语了。接着,很不幸的,我回了“了解”二字,而结月也不客气的呵呵一笑

…………通往异世界的道路,看来仍然道阻且长。

我又一次深深叹气。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