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 新娘券与那之后-第二章 欢迎会

第二章 欢迎会

八月六日,下午五点过后。

我坐着店主的车,来到了羽田国际机场的国际到达区。

理由自不用说。

——是为了迎接千纱和小七海。

从停车场走入机场后,我们先往到达区的出口走去。

店主说国际到达区只有一个出口,在那里就能等到人了。原来如此。是不需担心会错过的亲切设计。不愧是羽田国际机场。也许这只是件普通的事情,但情绪高涨的我在心中默默赞叹着。

因为只有一个出口,所以出口前挤了相当多的人。

拿着名牌的职员。带着孩子的家庭。中年夫妇。背着大包的年轻人。中国人似的大叔。欧洲某国的人们。

虽然年龄人种各有不同,但他们都抱着同一个目的。大家都在等待重要的人。

抱着微妙的亲切感的我变得想和他们随便打打招呼。不过我不会真去就是了。

在人墙的那一侧,出口的正面有一块巨大的电子显示屏。

机场内各处都有小型电子显示屏,但这里的这块大概是最大的吧。上面写着各航班的预计到达时间。千纱和小七海是巴黎的航班。几乎与预定时间一样,飞机会在十八点零五分到达。考虑到取行李的时间,似乎要等上一小时。

“上面有咖啡店,两个人来了的话叫我。”

似乎没打算迎接两人,店主直接说道。

这不是讨厌等待,而是对等待这个行为本身感到害羞吧。

“因为有大行李坐电车太累了过来接我。”

明明都回应千纱厚脸皮的请求,特地开车过来。既然都到了不要害羞不就好了吗,我想到。

话虽如此。

“不要说这种傲娇的话,一起迎接她们吧!”

我没有说出这种话挽留店主的胆子。

我老实地说道:“好的,知道了。”并点头。

望着走向远处的店主的背影,我开始思考接下去要做什么。

在这里等着是确定的,但毕竟有一小时。

在机场里找个地方消磨时间……不万一我离开的时候她们来了的话,不行。

结果,我一直等在这里。

而且,嘛,消磨时间在脑内也行。没错。和千纱再会之后第一句要说什么,趁现在模拟一下吧。

通常的“长途飞行,辛苦了”或者“能见到你很高兴”之类的?

不,这样有点没意思了。喜欢搞笑的我希望能再抱着点娱乐想法,或者来点意外干感。话虽如此,太奇特也不行。感动的再会不能让华丽的搞笑盖了风头。还是能让人微微一笑的程度比较好。

怎么都找不到点子的我看了看周围。接着我发现了一家子美国人(大概)。是出差回来吗,穿着西服的父亲受到了家人们的热烈欢迎。有夫人还有两个十岁左右的女儿,每个人都又抱又亲的。

这时我想到。

分别的时候被索吻了,再会的时候会不会也被索吻啊?

……恩,很有可能。完了。完全没想到这点。我不禁把手伸到嘴唇,确认是否干裂。没口臭吧?以防万一要不要去买Frisk 或者MINTIA?不,我是哪来的少女啊。(译注:Frisk 以及MINTIA两者都是薄荷糖品牌)

我叹着气摇了摇头。

话说,就算是千纱大概也不会突然亲上来吧,应该是这样的。分开的时候,各种气氛都很好占了很大原因。没错,应该是为了消除分别很远的悲伤而接吻的。所以再会的喜悦,充其量也就抱一下吧。

……不,可是,让人完全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才是她。

蒙头想着这种事情,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注意到时已经十八点了。千纱和七海的航班到达了。这样的广播传来。呼,我往电子显示屏上看去。备注栏变成了“到达”,不一会儿又变成了领取行李中。我的心跳的很厉害,都快让我觉得痛了。

……糟糕,超紧张的。

就算是P1的舞台上我都没那么紧张……

这已经和模拟的不一样了……

我把意识集中到了贴着写着“到达出口”的纸的隔板上。

因为其他航班的到达重叠在一起,陆续有提着大行李的人从里面出来。

她们俩什么时候出来都不奇怪。

变得如果被警察看到会被盘问那样坐立不安的我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接着。

让人感到过了好几小时的这一分钟时间,我感觉跟体验了三十次一样。

这一刻终于来了。

各自提着大旅行包的美女姐妹进入了我的视野。

千纱穿着水色半袖罩衫,奶油色迷你裙。

小七海穿着白色的无袖连衣裙。

夏天的清凉装扮与两人异常相配。

特别是千纱。已经八个月不见的挚爱的女友,终于变得不是人了吗?她就是这么让人出神般的可爱。不,我是认真的。这可爱真的没问题吗?太糟了吧。太有魅力了。居然让她入关啊喂。

两人一边扫着视线一边慢慢前进。

在人群中不好相互寻找啊。这么判断的我举起右手,在不打扰其他人的情况下往角落移动。

接着,两人注意到了这里。她们的表情放出光芒,直接朝这边靠近。

“好久不见,庆人哥哥。”

最先开口的是带着满面笑容的小七海。

“恩,好久不见。”

我也回以自然的笑容。

要是能在诙谐放松一点就好了,不过不行,我已经转不了头了。

并非透过画面,而是站在伸手可及的距离上。感慨万千就是这个意思吗。


明明有很多要说的,明明已经模拟过各种了,但那些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我轻轻吐了口气,把视线从小七海身上挪到了千纱身上。

“……好久不见。”

果然没法放松说话。我僵硬地说道。

“……恩,好久不见。”

千纱也僵硬地回声,然后像避开我似的,她躲到了小七海身后。接着她就那样把脸压在了小七海后背上。

“……诶,怎么了?”

像个见到陌生人的幼女似的反应让我不禁疑惑地问。

“恩……对不起……稍,稍等一下。”

千纱的回答声——是带着哭泣的声音。

不是装哭,是真的哭。

诶,额,诶?为什么哭了啊?虽然知道千纱大概会哭,诶,居然在这里?

我不知道如何是好,除了手忙脚乱还是手忙脚乱。

“……真是的。”

对露出丑态的姐姐,小七海无奈地叹着气。

“庆人哥哥。很重的所以请对这东西做点什么。”

她用这东西称呼着姐姐,指着自己的身后。

“做,做点什么啊?”

“这种时候呢,总之先抱住就好了。”

“诶,抱住,诶?”

“好了啦,来。”

小七海抓住我的左手,拉了过去。

脑中一片空白的我顺从了小七海的指示。

我来到后面,战战兢兢地把双手放到了千纱的双肩上——瞬间。

千纱猛地转了过来,扑入了我的胸口。

“——唔!?”

尽管被惊到了,我还是抱住了她。甘甜的香气和柔软的感触。突然的拥抱,满溢着幸福的兴奋。

可是我并没有不快。这并不是硬撑。

“呜呜……庆人,我喜欢你……”

哭着说出这句话的千纱真的非常非常可爱。

……总之。那似乎是因为再会的喜悦留下的泪水。

“谢谢你过来。”

我在千纱耳边私语,伸出双臂紧紧环住了她的后背。

那之后过了大概五分钟,在小七海“你们差不多够了”打断之前,我们一直不管人们的目光,抱在一起哭着。

*

“真是笨蛋呢。”

离开机场回去的路上。从小七海那里听了我和千纱感动的再会的店主说出了这般冷淡的感想。

“笨蛋是不是太过分了啊。”

我小心地抗议后。

“才不过分哦。突然两个人一起大哭什么的,完全意义不明。我超羞耻的。”

坐在副驾驶座的小七海断言道。

嘛,这件事确实对她很抱歉……

“话说,姐姐你要扭扭捏捏到什么时候啊。”

小七海回过头朝坐在右侧门边贴着门的千纱说道。

“因,因为,很害羞啊……”

千纱的脸颊然后,支支吾吾地说道。

这个温文尔雅的样子死一样可爱,可是我也希望她差不多该恢复正常了。千纱不哭了之后一直这个样子。好不容易小七海特意让我们坐在后座相邻而坐,我们却保持着最大的间距,千纱也没有要看这边的意思。不,其实她偶尔会瞥这边,但是每次我回看后她都很快转开视线。

“你这样也太害羞了点。每天都用skype通话,有那么久没见的感觉吗?”

“这和skype完全不一样。不如说为什么七海那么平静啊?活的庆人哦?在这么棒的人身边,女孩子一般都会这样哦?”

千纱的说法让小七海呵呵一笑。

我也开始害羞起来。

“那个,店主怎么看?在那边我每天都被姐姐秀恩爱哦?”

“……你有个麻烦(なんぎ)的姐姐呢。”

店主同情地低语道。

“誰が鶏のから揚げよ。”(谁是炸鸡啊?)

“それはザンギだ。”(那个读ザンギ)(译注:なんぎ与ザンギ音近,ザンギ就是炸鸡。)

“……啊,恩,是啊。”

在我吐槽后,千纱害羞地低下头。

接着,“诶嘿嘿,庆人直播吐槽”,她高兴地小声低语。

……不,就一个吐槽有什么好害羞啊。

太可爱了,而且直播吐槽(生ツッコミ)语感上也太工口了……(译注:ツッコミ也可以解释成刨根问底、深入,生=不带套)

店主面前不能流露奇怪的想法。二种意义上对心脏不好。

幸运的是,过了三十分钟左右后千纱慢慢平静了下来。

看来终于是习惯了。她一直看着我,虽然身体接触还稍微有点难,普通的说话的话基本和平时用skype时一样了。

“那个,店主。我,饿了。”


“知道了。”

“抱歉,我也饿了。”

“是吗,你要吃什么?”

“等等,我和七海的待遇差太多了吧!”

“当然咯。”

“才不当然啊!”

……就这样。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一起去店主常去的寿司店吃晚饭。

寿司是千纱和小七海的要求。果然回日本之后第一顿要吃和食,说道和食的话就是寿司。小恶魔姐妹协作死乞白赖地要求店主。美少女真可怕,我又如此想到。厚脸皮可没这样的。都可以算“强求”或者“勒索”了。

店主大大咋舌。开什么玩笑,不要顺着杆往上爬,他留下了这么一句话。随后,“你们一直寿司寿司的搞得我也想吃了啊。”,他便开去了回转寿司店……傲娇过头了吧,客官。

顺便一提寿司的味道非常棒。我们三人对店主低头道谢,“承蒙款待”。

店主大方地点头。感觉就像说这不算什么一样。这是大人的从容呢。

我对那样的店主怀着感谢和尊敬,同时还有些许嫉妒。

千纱大概不会对我这么撒娇。虽然对我提了很多乱来的要求,但关于钱的时候就是别的样子了。她不会要我去做什么。

嘛,店主对凑姐妹来说就像是祖父一样,我们的立场完全不同。而且,我确实憧憬着店主这种落落大方的表现。

我也想尽快独立,随便请寿司或者别的什么的。

离开机场有两个多小时。晚上九点时,我们终于到了居住的镇子。

“呜哇,还怀念。完全没变。”

眺望着窗外的千纱叫起来。

“才过了一年,不可能大变的吧。”

“那边的树连叶子都一样多。”

“没这回事。”

“啊,不过,那边的招牌动了两厘米,不,是三厘米吧。”

“这无所谓吧。”

在说着无所谓的话的时候,我们来到了熟悉的路口。因为是红灯,我们停下了车。在这边左转沿着长坡道前进就是我们上的子叶高中,再往前走一点就是喫茶310。

“——唔,那个,不转弯吗?”

在变绿灯后,店主继续直行。

“……顺道送送而已。”

店主冷淡地说。

“小鬼家记得是在‘吉永’的旁边对吧。”

“吉永”是从我家走三十秒的干洗店。

我想了两秒后向店主道谢。

“是,谢谢。”

我想尽可能的和千纱在一起,可以的话是想陪到喫茶310的。虽然有这种想法,嘛,反正没什么好急的。明天马上又能见到了。千纱留在这里有两周。时间很充足。

那之后我们等了个灯过了路口,花了五分钟左右到了我家。

“谢谢。”

我由衷道谢后打开了后座的门。

店主微微一笑。“不用介意,反正也不是为了你。”

老傲娇。我顶住笑意下了车。

接着,店主,千纱,小七海也下了车。

……诶?你们下车干嘛?

“哇,庆人家,好怀念。完全没变呢。”

才一年怎么可能变啊。

“诶,这里就是庆人哥哥家啊。这房子不错。建了几年了啊。”

小学生没必要考虑房龄这种事情吧。

……话说,特地下车就为了看我家?

“喂,千纱,七海。”

店主对两人叫道。

他打开了后备箱,不知为什么拿下了两人的旅行包。

千纱和小七海笑着“是”、“谢谢”并接过了旅行包。

“真的非常感谢。帮大忙了,寿司也很好吃。在这里这段时间,我们会去喝几次混咖,请多多指教。”

“才不多多指教,你能喝混咖了?”

“大概。”

“……说谎。”

那之后小七海也对店主道谢。

店主露出温柔的笑容,“随你喜欢过来玩吧”,还摸着小七海的头。之后店主坐上车,打开驾驶座的窗户对我说道。

“那,小鬼,之后你要加油哦。”

“…………诶?”

这人说什么啊。过了六十岁开始喜欢装傻了?

“……要是让她们俩哭就杀了你哦。”

他用低沉的声音如此说道,随后插入钥匙发动汽车。

“晚安。”“晚安哦。”

姐妹呼呼挥着手,像是回应这个似的,车尾灯闪了一闪。

我甚至没能道别,便呆然目送走了汽车。

夜空中有夏之大三角。不知何处传来了秋蝉的鸣叫声。我的织女依然在身边……只有这件事我能够理解。


“那么。”

看不见车子后,千纱满面笑容地说道。

“那么,这两周就受你照顾了。”

“啊?”

这两周。

就。

受你照顾了。

那个,这是法语吗?喂喂千纱酱,就算在法国生活,你现在回日本了哦,倒是积极点用母语啊。

“抱歉,千纱。能用日语再说一遍吗?”

“恩?”千纱歪过小脑袋重复了一遍。“这两周就受你照顾了。”

“诶,是吗,原来这是日语啊。”

我点了点头,瞪大眼睛。

“——额,不不不,你刚才说什么!?”

就算会吵到邻居也没办法了,我大声靠上去回问千纱。

千纱忽地红了脸,躲开视线。

“……庆人,脸太近了。”

“不,虽然这反应很可爱,不过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好好说明啊!”

“说明?什么?”

“什么说明什么啊!受我照顾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意思啊?我不在日本的时候日语的用法变了?”

“——唔!”

对淡然说着这句话的千纱,我不禁在几秒内失语。深深吐了口气后,我继续道。

“……等,那,就是,你们要住我家的意思?”

“没错。”

“我没听说啊!?”

“因为没和你说啊。”

“话说,不是说了要住喫茶310吗!”

“我一个字都没说过这个吧。”

千纱露出了大成功的笑容。

“那是庆人擅自搞错的。”

……诶,真的?

确实这么一说,千纱一次都没有明说过吧……

“不,不过,你不是说了说服店主费了很大功夫吗?”

“那是要他接送我们的事情。”

“……啊。”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我懂了。话说,提示是二楼,这不是和去年的谜题一个模式吗……倒是长进一点啊,我……

自己太过大意这件事让我连发火的力气都没了。

“……庆人哥哥,不要在意啦。”

小七海带着怜悯的眼神拍了拍我的肩膀。

Don't mind。不要在意。……这种事到底是不可能的。

既然你同情我倒是教育一下你姐姐啊,我湿着眼诉说道。

小七海露出了平稳的微笑,呼呼摇了摇头。……也是呢。

——这时。

“庆人。你在叫什么啊。邻居们会被吵到哦。”

门被打开了,妈妈一边抱怨着一边出现了。

糟糕。我急了起来。

我不知道要怎么对妈妈解释这番状况。

我的女朋友还有她妹妹要来借宿,所以让她们住两周。

——不行的。不行不行不行。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啊……

然而,解释这件事本身就是不必要的。

我的母亲大人注意到了凑姐妹,对两人说道。

“啊,小千纱和小七海,欢迎欢迎!我等你们好久了!”

……等好久了?

“来,快进来吧!庆人!不要杵着了快点搬行李啊!”

*

…………也就是说,千纱给的提示“二楼”不是说喫茶310,而是说我家。

我们家的二楼有两个房间,一个是我的,隔壁的是爸爸的书房。说是叫书房,本质上是放东西用的。爸爸在家这件事本身就很少见,就算在家,也基本是在客厅。原因是客厅比较宽感觉比较舒服。问他那为什么要留个书房,“不,总觉得这样比较帅啊。”,他就这么回答。一个中年大叔能不能别说帅这个字啊,我虽然吐槽了不过……嘛,那种事无所谓啦。闲话到此为止。

总之那个多余的房间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扫好了,在里面铺了两床被子,把它变成了客房。虽然作为生活空间有些狭窄,用来睡觉是足够了。

当然,在我家留宿也得到了和美阿姨的许可。

就算千纱是个破天荒的女孩子,该告诉的人她都告诉了。

虽然对最爱的男友她半个字都没说……

嘛,算了。

这样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能和千纱呆一起的时间是越长越好。这展开不如说正如我所愿。大欢迎啊。

……不过,就算如此,眼前的场面我也没法轻易接受。

在我把千纱和小七海的旅行箱搬上二楼,回到一楼后——

“呜哇,好好吃!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


“啊哈,谢谢。”

在客厅的餐桌上,千纱和妈妈相对而坐,她们一边吃着千纱带来的土特产(法式蛋白杏仁饼干),一边高兴地聊天。

看着她们的对话没我插嘴的余地,我有想过回房间。不过,果然还是在意她们再聊什么,于是我就一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偷看她们。

“这个,是小千纱做的?”

“不,这是我的母亲做的。听说绘里香阿姨喜欢法式蛋白杏仁饼干,妈妈就在我出发之前赶紧做好的。”

“啊啦,那真是太谢谢了。要什么回礼好呢?”

“不用,请不用在意这件事。之后我们姐妹要在这里叨扰呢。”

“才不叨扰呢。我们家尽是些差劲男,能来两个可爱的女孩子我开心死了。虽然房间有些狭窄,还请你们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吧。”

“是,谢谢您。”

“还有,你叫我婆婆也行哦。”

“诶,可以吗?”

“当然哦。”

“……那,我可以喊一下试试吗?”

“好。”

“……婆婆。”

“——超可爱的!”

红着脸抬眼喊“婆婆”的千纱的可爱度让妈妈扭动起身子。

我此刻的心情难以名状。

对店主那么厚脸皮的千纱在面对我的母亲时带着若干紧张的样子让我微笑。可是看到妈妈居然兴致这么高我也就不那么高兴了。

顺便一提,虽然这事已经无所谓了,父亲昨天开始出差不在家。所以情况还算好点吧。要是父亲也在这里,想想就毛骨悚然。

“你好像不高兴啊,庆人哥哥。”

在我身边一起看电视的小七海说道。

“……不,也不是不高兴。”

“不过,也不是高兴对吧?”

“唔,嘛……”

我暧昧地点头。小七海咯咯一笑。

“受婆媳问题困扰的家庭似乎很多,恋人和母亲间关系很好不是件好事吗?”

“嘛,话虽如此……”

确实如小七海所说。所以姑且就按这个理由接受吧。

不过,在感情上我还不能完全接受下来。

因为,千纱和妈妈在我不知道的时候通信,还一起吓我,真是意义不明……

我微微叹气,回味起刚才听到的话。

一开始似乎是妈妈的她们。

除了爸爸一直忙于工作,妈妈因为工作不在家也是常有的事情。不过她毕竟是我的妈妈。去年的文化祭之后,我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件事她当然注意到了。突然开始打工,成绩也骤然变好,不是我突然脑子搭错就是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是本着放任主义,但妈妈还是对其中的缘由感到在意,她多次询问我“你突然之间这么努力是什么情况?”。因为觉得麻烦,我便用“什么都没有”回复她。实在是没可能对妈妈说这是“为了喜欢的人”。

放弃从我身上打听出原因的妈妈便寄了一封信。

她朝向我寄来书信的那个法国地址写道。

“突然来信非常抱歉。我是庆人的母亲。我的儿子最近突然变得认真起来。难道是因为您的原因吗?可以的话,希望您能向下面的地址发送邮件。”

就是类似的这样的书信。

要是能和我说说就好了,不过千纱没有那么做,而是平平常常地给妈妈寄了邮件。

接下去的事情就是按部就班了。那之后两人成了邮友,似乎经常瞒着我聊。这次千纱和小七海来我们家住,也是妈妈的提案。她说要来玩的话请务必住在这里。

她们好过分啊。

最过分的,是母亲大人居然比我早知道千纱要来的事。

虽然倒也不至于觉得受到背叛,不过果然说不上开心。

……只是,同样我也对此很感谢。

虽然很想对擅自寄信还有吓我这件事郑重抗议,不过这样能换来姐妹住这里,只能说妈妈干的真是漂亮。

更重要的,是千纱的笑容。

千纱露出笑容,那基本就只能原谅这件事了。

所以我想生气也生不起来……就是这么复杂的心情。

“那个,小七海也不用管那家伙了,一起来这里聊天吧。”

妈妈叫起小七海。

小七海看向了我。我可以过去吗?她用眼神问道。我苦笑着点头。请。要是那样的妈妈都可以的话,还请和她聊聊吧。

老实说被她抢走刚刚再会的千纱和小七海很让我不甘心,嘛,这样算是尽孝吧。

小七海一边称“是”一边从沙发上站起,移动到千纱旁边的座位。

这之后的聊天内容基本可以猜得到。首先,妈妈问了两人在法国的生活。两人谦虚地进行了回答。在妈妈以我为例,夸起她们俩之后,妈妈低头道,我们家不才的儿子还请多多指教。

当然,聊天过程中还插着以我做梗的笑话。

千纱喜欢秀恩爱的本性也确实搀在了其中。

也就是说,她们聊的是关于我的话题。尽是些羞人的话题啊。

…………好吧,撤了。


考虑到精神健康,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过也没什么好做的。

那么,怎么办呢。

我坐到床上思考后,强烈的睡意向我袭来。

时间是晚上十点刚过。为了和千纱通skype我已经习惯早起。这个点差不多该睡了。今天早上虽然不用通skype,但是也没有睡懒觉的理由,所以我和平时一样早起,困了也是当然的。这么想着我的睡意变得更强了,大大打起哈欠。

……千纱和小七海被解放之前,我先躺会儿吧。

明天是工作日,母亲会去工作。就算会聊到很晚,在日期变更前也应该会结束吧。为了不爆睡过去我开着灯仰躺着闭上了眼睛。

这么过了一会儿后,哆哆哆的敲门声传来

“——恩?”

我反射性地回答,一边惊讶地起身。

母亲进入儿子的房间时敲门这种文化人的礼仪我家妈妈是不会用的,

也就是说,门那边的是……

“我可以进来吗?”

果然,是千纱的声音,我的睡意一消而散。

已经聊完了啊?我一看时间,从那之后已经过了一小时。

“那个,等一下!”

我慌忙看了看房间。床,书架,桌子。应该没什么不能给人看的吧。

可恶,真糟糕。早知道应该先整理一下房间的……

去年千纱来的时候只看了DVD,并没上二楼,但这次是要住在隔壁的房间,也不是不能预想到会来我房间这件事。

幸运的是,房间前几天才扫除过也没那么乱。也没有不能给人看见的东西——不,有的。昨天从牧濑先生那里借到的cosplay服。放在桌子旁边的纸袋有些奇怪,就先放到衣橱里面吧。

“可以了吗?”

这种怀念的调调让我苦笑,“可以了”,我回答道。(译注:这里千纱用的是玩捉迷藏时使用的もういいかい,这边联系后文可以解释成‘已经藏好了吗’)

慢慢打开门的千纱怯生生地走进了屋子。

接着,她看见了坐在床上的我,微微一笑。

“啊哈,亲爱的(darling)发现。”

……亲爱的。虽然超可爱的,不过还是第一次遇见在现实里使用这个称呼的人。

我害羞地开口道。

“你这样叫不害羞吗?”

“……被这么直接吐槽后到真的很害羞的。”

千纱红着脸从我身上挪开眼。

她就这么来回看了看房间,说出了自己的感想。

“这是庆人的房间啊。比我想的干净呢。”

“嘛,之前才扫除过。”

这么说完,千纱“哼”了一声,又一次看向我。

“——那么,小黄书你藏哪里了?”

她露着美丽的微笑,以这个房间里有小黄书为前提问道。就像她在走廊等的这一分钟里,我真的干了藏书这件事一样。

请不要做奇怪的误解啊。我藏的不是小黄书是小黄衣啊!

……因为不能说出来,“没有哦,那种东西”,我冷淡地回答。

“果然在床下面?”

“所以说没有啊。”

“诶诶,骗人。我不会生气的快老实交代。”

“不,真的没有啊。”

“那,我会生气的快老实交代。”

“请不要把我说成是抖M 啊。”

“——啊,没有书,莫非是电脑里有?”

“那也没有。”

我断然说道,随后千纱露出了呆然若失的表情。

“诶,真的?”

“真的。”

“……我听说健全的男孩子肯定有那种东西的。”

“……这种事你听谁说的啊。”

“高宫同学。”

那混蛋……我默默咒骂千纱说出的名字。

高宫同学是班级女生的中心人物,也是千纱一直在联络的朋友之一。虽然本性温柔,但她为人缺乏纤细,时而会告诉千纱多余的事情。

“……难道说,庆人不是健全的男孩子?”

千纱露出了担心地表情。

“果然,比起女孩子你更喜欢男孩子……?”

之前应该已经妥善解决的基佬问题再次浮现。而且这次有种让人讨厌的说服力……“才没有那回事!”,我慌忙否定。

“……话说,第一次走进恋人的房间就说工口话题是什么意思啊。”

我厌烦地吐槽道。

“不,这件事很重要。”

千纱认真地说道。

“作为你将来的妻子,我有必要确定庆人的性癖。”


“……那,如果我是喜欢全裸走在街上的变态你要怎么办?”

“报警。”

“好过分!?”

那是未来的妻子做的事情吗!一点不留情啊。

“不,要是有这种人一般都会报警吧……”

“嘛,也是……”

“放心。我会去牢里看你的。”

“不来也没关系,我本来就不是那种变态。”

“那,为什么没有小黄书啊?”

不能接受的千纱嘟起嘴。

……看来要打岔是不行了。我害羞地低下头说道。

“以前是有点的,在去年大扫除的时候已经全部处理掉了。”

“处理掉了?为什么?”

千纱惊讶地眨着眼。

“……理由什么的无所谓吧。”

话说,就算我不说你也察觉到啊。

是这个想法传达到了吗,千纱发出了“啊”的声音。

“……难道是,因为我?”

我无言点头。

根据我听说的,女人似乎分两种。

恋人或者丈夫看小黄书和AV完全不会生气的女人,以及会不高兴的女人。

虽然不知道千纱是哪种,不过大概是后者吧。千纱的嫉妒心很重,毕竟我只和小七海通skype她就会闹别扭。

所以我很快舍弃了那些东西。电脑里的数据也消除了。要说完全不犹豫那也是胡说。不过,我绝不想让千纱不开心。和七海聊天能治愈所以不能停,小黄书什么的没了就没了。全都是为了千纱。我这么对自己说道。

“真是的!庆人到底是多喜欢我啊!”

千纱红着脸非常高兴地大叫起来。

“……多嘴。”

我也害羞地躲开眼神。

……话虽如此,那个啊。看见千纱的笑容后,我果然还是觉得丢了好。处分掉小黄书那天之后,虽然我好几次后悔,不过如今看来这个决定很正确……

“那,那个,能坐,你旁边吗?”

千纱结结巴巴地说道。

“……请。”

我躲着眼神说道。

“那,失礼了……”

千纱来到我的左边,坐到了伸手不可及的微妙距离上。

床略微沉了下去。现在,我的床上压着两个人的体重。注意到这种当然的事情让我心里一阵骚动。

“……怎么有种微妙的距离感啊。”

我装着平静吐槽道。

“这要要是靠的更近的话会有危险的。”

“……我不会袭击你哦。”

“恩,这件事我相信的,但我不是这个意思……”

千纱扭扭捏捏地说道。

“只是我会小鹿乱撞,晕过去的。”

“——唔。”

“……啊,不过,庆人说要我去旁边的话,我,我会加油的哦……?”

“不,不用了。这样就行了。”

因为她的话,我失去了不会袭击她的自信。

“啊,是吗……?”

“恩。”

这时,我们的对话暂时停了下来,陷入了难为情的沉默中。

仔细想想,到现在为止,小七海,店主,妈妈都在,再会后还是第一次两人独处。

两人独处。晚上。床。留宿。恋人。

……不妙啊。越沉默气氛就越奇怪。

什么都行要找个话题!这么想的我总之先开口了。

“那个,你已经和妈妈聊完了?”

“唔,恩。”

千纱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被说了好几次,庆人就拜托你了。”

“……啊,我的妈妈麻烦你了,抱歉。”

“没那回事。”千纱摇了摇头露出微笑,“我觉得她是一位好母亲。”

这不是社交辞令,而是真心话。

总觉着感觉很肉麻啊。和和美阿姨比起来,我家的父母……嘛,也不能硬是否定。

“小七海呢?”

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的我转换话题。

“去洗澡了。”

千纱普通地回答道。

是说了一会儿话之后紧张缓解了吗,她的口气变得和平时一样了。

“七海洗完之后我也要去洗,庆人呢?想去洗的话你可以先去的。”

“不,千纱先去吧。”


“要一起洗吗?”

“——真的?”

和千纱一起洗澡。

这种超甘美的声音,不禁让我动心。

“肯,肯定是开玩笑啊。”

——什么吗玩笑啊!开什么玩笑!不要让我产生期待啊!

我在心底如此大叫,不过会把这件事当真确实是我太傻了。

“我知道的。”我掩饰道。

“……真的?”千纱用鄙视的眼神看我。

“真的。”我用力点头。

前几天在skype里还说绝不会对千纱说谎的,抱歉,那是谎话。

“那,明天之后要怎么办?”

在被追究前,我又强硬地扯开了话题。当然,我也对此感到在意。

几天前,我问了千纱在这期间的预定,

“总之,最重要的任务是写剧本。其他事情顺势就行了吧?和庆人在一起,不管在哪里都肯定很开心。”

她如此回答。实际上,我们没做任何预定迎来了今天。

千纱觉得这样可以的话,我也没别的意见。只是,要是她想去哪儿,要是她有什么事想做,我想尽可能的加以满足。

“恩,也是呢。”

千纱露出了坏心眼的笑容。

“不和庆人一起洗澡已经是决定的了。”

“……请饶过我。”

我一边装哭一边低下头。

千纱咯咯笑道,“总之明天去买东西吧”,她顺势说道。

“你想要什么吗?”

“要说是想要,不如说是必要的。没可能把全部必要的东西都带来。”

“原来如此,知道了,搬东西就交给我吧。”

“谢谢。我会买很多的做好觉悟哦?”

“……有那么多必要的东西?”

“恩。主要是食材。”

“食材?为什么?”

“晚上要办‘欢迎会’。”

“什么啊。”

“这之后要打扰了,所以我和七海想来做料理。”

“……这种事,应该由招待你们的我家来做吧?”

我歪着头问,千纱笑着回答。

“不愧是母子。刚才婆婆也说了一样的话呢。”

……你真的要叫婆婆啊。

在我犹豫要不要吐槽时,算了,我放了过去,取而代之我吐槽了别的。

“那是,就算不是母子也会这么说吧。你们是客人,不用这么客气。”

“也不是客气哦。只是我们想做而已。”

既然这样,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千纱和小七海的手艺就是花钱我也想品尝一下。

“还有就是私心了,我想让婆婆觉得我是个好妻子。”

“……你不做那种事好感度也已经满了吧。”

“是吗?那样我很荣幸。”千纱害羞起来。

“当然。”我断言道。

说道这里,我们又沉默了起来。这次想不到有什么好聊的话题了。

这是股仿佛沐浴在春日阳光下的让人舒畅的沉默。是喜欢的人近在身边带来的压倒性的幸福感。

除了时而传来的汽车声,房里安静地都能听清对方的呼吸声。就这么一句不说也好,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那个,千纱。”

“恩?”

“……果然还是,再贴过来点吧。”

“——唔。”

千纱屏住了呼吸,“恩……”,她点了点头。

接着,嘶嘶,嘶嘶,她慢慢挪了过来。

不到一米的距离,花了十秒才变成零。

我们的两只手臂贴在了一起。我的左大腿和千纱的右大腿贴住了。千纱又把头放到了我的肩上。柔顺的黑发弄的我手臂发痒。身体一边像是变成别的东西一样热。我伸出手臂,环住的千纱的腰。千纱一瞬间身体颤抖了一下。接着更直接的把体重靠了上来。好柔软,好温暖。我的心脏猛烈跳动起来。我再一次认识到,自己真的最喜欢千纱了。

……话说,之后怎么办。是我叫她坐过来的,然而我什么都没想过。只是想再近一点感觉千纱而已。千纱比我想的靠的更近,让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总之可以接吻吧。话说,我想亲啊。不过可以吗?突然亲上去也许会被讨厌。“可以亲你吗?”这种不解风趣的问题就算是我也知道不能问……嘛,算了。已经不能忍了。总之先亲上去吧。

异常下降的我的思考力做出了如此的决断(也可以说只是输给了本能)。

“千纱”,我叫道。

“恩?”千纱抬起头看向我。我们的视线相合。她的眼瞳是湿润的。接着,我用力托住千纱的身体。千纱的长睫毛逐渐落下。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我咽了口唾沫,像是被吸引了似的,朝千纱的闭上的嘴唇亲了上去——正当我打算这么做时,某人爬楼梯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我惊得停了下来。数秒后,哆哆哆的有节奏的敲门声传来,我和千纱立刻弹开保持距离。

“庆人哥哥?我进来咯。”

不等我的回答,小七海便开了门。她穿着很可爱的睡衣。因为刚洗完澡头发湿湿的,脸颊上浮现着樱色。

“怎,怎么了小七海?”

千纱比小七海的脸还要红,她说道。

“没什么事,因为洗完澡了所以来叫姐姐去洗澡。”

“啊,是呢。恩,谢谢!我去洗了!”

千纱快速回道,随后便慌慌张张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剩下了我和小七海。

“在洗澡前就能让姐姐犯晕,不愧是庆人哥哥。”(译注:这里七海指长时间泡热水造成的晕眩)

小七海咯咯一笑,淡淡地说道。

“……不,晕的是我这边吧。”

我苦笑着发牢骚道。小七海眨着眼。

“诶,难道说我真的打扰到你们了?”

“不,没这事儿。”

虽说也不是没有在我们正入佳境的时候被她打断了的想法,不过老实说我松了口气。

真的,那种气氛会很糟糕。如果亲了的话,我也不知道之后能不能自制住。小七海再晚一分钟来的话,我说不定会推倒千纱吧。

……话说,这之后要一起住两周啊。第一天就这种感觉,这之后没问题吗。不安的我不禁大大叹了口气。

“你在烦恼什么呢?”

这么说着,小七海理所当然地坐到了我的旁边。

“……嘛,硬要说的话,就是千纱太可爱了我很烦恼。”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困扰会不由的对姐姐产生情愫这件事咯?”

我是打算含混一下的,不过小七海直接说中了重点。你的洞察力也太强了吧……。要是我这么说,她大概会说我和千纱太迟钝了吧……

“这很容易解决哦。”

对沉默的我,小七海断言道。

“诶,真的?”

“没错。”

“怎么做?”

我带着满眼期待看向他。小七海骄傲地说道。

“不要多想直接推倒就解决了。”

…………会产生期待的我真是笨蛋。

对我来说,千纱真的是个特别的存在。

想上就上,我没法带着这么轻易的想法对她出手……。

这之后我和小七海随便聊了聊。

小七海约定要和小学的朋友一起玩,和千纱不同大部分时间已经有预定好。在我震惊她居然有这么多朋友之后,小七海表示“我和庆人哥哥不一样是个现充。”

过了约四十分钟,洗完澡的千纱回来了。

那时小七海已经很困了,千纱也很累了的样子。

考虑到法国和日本的时差,对她们来说现在应该是下午,不过她们似乎没在飞机上睡觉。

就算是为了调时差,现在也还是休息比较好。

“晚安。”“晚安哦。”这么说着,她们去了旁边的房间。

……我也去洗个澡睡吧。

我打着哈欠走向浴室。

不知为什么,平时我是喜欢泡澡的,会慢慢地、最少也要泡个三十分钟,但今天冲了个凉就完了。

这是千纱刚刚用过的……洗完澡的千纱,真的好可爱……苦恼地想着这些岂有此理的事情的哦没有泡进浴缸。

*

第二天早上。我在比平时晚的八点睁开眼。

窗外非常晴朗。今天也会很热吧。

可是我的身体状况却不那么好。老实说,很累。

因为小七海说了多余的话,我微妙的意识着隔着一面墙壁的隔壁房间,睡的很不好。

话虽如此。今天中午之前就要陪千纱她们去买东西。我敲着脸颊挥开睡意,从床上站起。

走出房间下到一楼后,客厅传来了说话声。千纱和小七海似乎已经起来了。

为了打招呼,我打算走进客厅——但很快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身上穿着旧睡衣,蓬乱的头发,看起来很邋遢。

在打招呼之前,还需要把早上必须做的事情做好。我走向洗手间,在洗脸台前把脸和头发整好,然后回了一趟自己的房间,从睡衣换成了外出用的私服。

好。OK。重新整理好仪表后我下到一楼,走入客厅。

餐桌边坐着三个人。妈妈对面是千纱和小七海。她们正优雅地吃着早饭。

早餐是吐司和黄油煎蛋加生菜配烤面包。

有一份没人碰,那应该是我的分吧。

“啊,早上好,庆人。”

注意到我的千纱开朗地向我挥手。

“啊,早上好。”

感觉有种微妙的害羞感啊,我挠着头回道。

“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露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小七海向我道早安。

“……还行吧。”我苦笑道。


因为你的原因我基本没怎么睡好啊。

“来庆人,这个果酱超好吃的哦。”

省略了早安,早上就兴致很高的妈妈如此说道。

……我是在早饭吃大米派的,果酱什么的无所谓啦。

虽然是这么想,不过这果酱是千纱从法国带来,和美阿姨亲手制作的。

这么一来就不一样了。我烤了烤吐司,用微波炉热了热黄油煎蛋加生菜,吃起早餐。和母亲说的一样,果酱异常美味。

只限于这个果酱的话,我在早上就换成面包派吧。

送走去工作的母亲,我们一边看早间新闻一边慢慢消磨时间。

到上午十点时,我们一起出门买东西。

我们去的是坐电车大约十分钟不到的大型超市。从地下一层到地上三层,除了食物,还有日用品,衣服,书本,家电等,生活必需品大部分都买得到。

最初我们走进的是我平时经常光顾的优衣库。(译注:原文就是优衣库)

“对庆人提问。”

进入店内后,千纱换成严肃的表情说道。

“穿着可爱的分身睡衣睡的女孩子,和穿着T恤加短裤睡的女孩子,你喜欢哪边?”

“……你这问题是什么意思啊。”

“好了快说。”

“不,哪边都行啊……”

女孩子穿着分身睡衣自有其可爱之处,不过T恤加短裤那种有些缺乏警惕的打扮也不坏。不如说,那别有一番风味,也很有亲切感。所以说,两边各有优势,很难说清楚两边到底哪个好。虽然我不能否定衣装能改变个人魅力这种说法,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内在。换句话说,千纱无论穿什么我都喜欢。

“真的?我穿着T恤加短裤睡你也不会失望?”

“不会啦。”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地穿喜欢的咯。”

莞尔一笑的千纱高兴地走向了女性服装区。小七海也跟了过去。

我说“我去看看那边”后便离开了。女性服装区里的当然尽是女性。跟着的话不太妙。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千纱和小七海选好了家居服,来到了收银台前。

我从钱包里拿出了一万元,“给你”,随后递给了千纱。

“恩?你要买给我吗?”

对着半开玩笑的千纱,我点了点头,“是啊。”

“诶,真的?”

千纱瞪圆了眼睛。

“我可以自己买的哦?其实我还是有点存款的。”

虽说只是见习西点师,做了那么久,千纱应该比我更有钱。而且因为很忙连花钱的机会也没有,存款应该不少。

当然我是知道这件事的,不过我也是要面子的。我也通过打工攒了些钱,更何况我不想让千纱和小七海在日本期间自己掏一分钱。

更进一步说,这是对店主的憧憬。

容忍千纱全力撒娇的包容力,还有身上那份可靠感。虽然我知道出钱并不能让我和店主之间更接近,不过我还是希望能模仿一下他的样子。

“这点和机票比不算什么吧?”

“……嘛,是这样。”

千纱似乎不愿意接受。

因为这样下去就要轮到我们结账了,我朝七海看去。

“恩,这个给小七海。”

“哇,庆人哥哥谢啦!”

“等等,谢什么啊!”

“为什么?姐姐不是不要吗?”

“给七海不就等于给我吗!”

这么说着,千纱把买的东西塞到我手上。

“庆人去结账。”

“诶,为什么?”

“比起直接给我钱,你还是买下来送给我这样比较开心。”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是过程不一样收东西的人的心情也是会发生变化的。失策了。不能只是沉浸在模仿店主的满足,而要用能让千纱更高兴的办法才对。

我一边反省一边给两人结账,随后提回两个袋子。

从柜台前离开后,我对千纱和小七海喊道,“给。”

“给……你能不能说点别的再给我。”

“真是的。这可是很重要的哦。”

……虽然反省了但很快又不行了。我太没用了……

“重来”。千纱要求到。

虽然是被这么说了,不过我想不出送礼物时要说什么话。

“……那个,这是我个人的心意。请您收下。”

结果我还是直接说了出来,深深低下头伸出双手。

“怎么样?”

“恩,虽然有点偷工减料的感觉,嘛,庆人哥哥本来就是这样嘛。”

“是呢。虽然希望能更潇洒一点,不过那样就不是庆人了。”

……你们把我说的有够惨啊。

“那,勉强合格吧。”

“看在庆人哥哥的份上就这样吧。”


这么说着,千纱和小七海接过袋子。

我抚了抚胸口抬起头。

“诶嘿嘿。谢谢庆人。”

“谢谢。”

两人打心底开心似地道谢道。

看到满面笑容的两人,我觉得非常开心。能给这么漂亮的美少女姐妹送礼物,还被她们欣然接受,真是享尽男人之福了。

“恩,那接下去买内衣。”

“庆人哥哥,结账就交给你了。”

“不要说这种让人为难的话啊!”

要钱多少我都给,让我给内衣结账还是算了吧。

很幸运的,买内衣似乎是玩笑话。

在优衣库之后我们又去了百元店。

我们买了很多小东西,接着去了地下食品贩卖区。

我推着推车,在蔬果区慢慢前进。千纱和小七海仔细挑选着,像是已经习惯了似的干净利落地往车里拿着食材。花了十分钟我们就买好了。

当然在百元店和地下商店时,结账都是我负责的。

在两手提满袋子的状态下,我们从超市回到家里。

随后我们把食材放进冰箱,整理买来的东西。

“庆人,能洗一下澡吗?”

超市里有冷气还行,不过外面正值酷暑。尽管车站到我家距离很短但还是出汗了。

“可以哦。话说,不用一一取得许可的,你可以随便用。”

“谢谢。”

“我在姐姐之后洗。”

两姐妹准备好家居服,按顺序去洗澡。

这期间,我开始准备午饭。我打算做的用速食沙司做的意大利面。虽然是偷工减料的东西,中午就这样吧。毕竟晚上要尝她们俩的手艺。

“啊,好清爽。”

在锅里的水沸腾前,千纱洗完澡出来。

她身上穿的,是吊带背心和居家热裤。

那无防备的打扮让我全身发热。就算是盛夏期间呆在家里,这露出度是不是也太高了……肩膀和大腿都露光了啊……

这比睡衣还有刺激性,不知道眼睛放哪里好。

我一边心动着一边吃完午饭。之后我们看了午间综艺节目以及关于演艺界近况的杂谈。某个长寿节目在前段时间完结了这件事让我们两个都很吃惊。

“怎么说呢,娱乐业界也很辛苦呢。”

千纱感慨地说。

之后,我们热烈地聊着什么企划能得到收视率,注等意到时已经过了下午两点了。

“差不多该开始准备料理了。”

打断话题,千纱和小七海站了起来。因为在意是什么样的料理,我也去看她们做。

在做料理前,她们换上了从法国带来的围裙。

那围裙的装扮看起来很糟糕。

两个人的露出度都很高,从正面看……通俗的说,看起来就像是裸体围裙。看了不能看的东西,我反射性地挪开眼睛。

“啊哈哈,庆人哥哥。难得的机会,你不好好拜见一下吗?”

小七海朝不自然地歪着脑袋的我说了多余的话。

……这小鬼,注意到自己的打扮很不健全了啊。

“拜见?”

相对的,姐姐这边似乎完全没理解,千纱讶异地皱着眉。

“拜见什么?”

“当然是姐姐工口围裙的样子咯。”

“工口……?”

千纱呆然若失地看向这边。

“诶,这个打扮很工口?”

我没法说是或不是,只是含糊着。

“是工口哦。”

明明没拜托过,小七海却代替我做起了解说。

“因为,从前面看就像是裸体围裙嘛。”

“……庆人也这么觉得?”

千纱又一次转向我。

“……啊,嘛,要说的话,也不是不是这样……”

没这种事这句话说起来很苍白无力,我便暧昧地肯定了。

接着,千纱的脸染红了。

“看着我入迷也没关系,但用H的眼光看我是不行的!”

她害羞地叫道,背对向我。随后她打开冰箱,拿出要用的食材……怎么说呢,那个,从后面看还是别有一番工口感啊。

小七海咯咯笑着靠到我身边。

“不让用H的眼神看那个也很残酷呢。”

至少她用千纱听不见的声音说这话也算是有考虑啊。不过你倒是早点就这样做啊。

“……我,先回房了,做好了再叫我吧。”

无视小七海,我撤回了自己的房间。这叫做战略性撤退。

直到千纱她们做完料理前,我都一个人写剧本。

我打开给千纱看用的笔记本,首先考虑起了设定。

可是,不管怎么都集中不起来。默默思考后,千纱的裸体围裙装扮就闪过脑海。等注意到时,我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起穿着衣服算不算裸体围裙的事情。啊,没办法了。

不行啊,这样下去……我叹着气放下笔,关上笔记。

……不能产出就输入吧。

我躺在床上,打开枕边的文库本。


这是前几天我从牧濑先生那里借来的。为了增加词汇量,需要读更多的书,听了牧濑先生的建议,第二天我就借了将近十本。牧濑先生单纯觉得有趣的书,世间认为的搞笑,还有为了成为构成作家看的科幻微小说和怪诞小说短篇集之类。我现在读的是怪诞小说短篇集。因为体裁的性质,阴暗的故事相对较多,我平时基本不看这类书。

但是,在牧濑先生的劝说下我开始看了。精炼的用词,令人惊讶的结局。读了一本之后,让我不禁怀疑要怎么才能写成这样?

因此,我没有去想那些色色的事情,而是沉迷进了书本中,等注意到时已经是傍晚了。读完后,我把感想发给了牧濑先生。他立刻给了回复,完全不像是正在打工的样子。就那样,我们就书的内容讨论起来,在结束时,正巧我家车库那边传来了有车停进去的声音。是妈妈回来了。

我看了眼时钟,刚好十九点。比平时回的早啊。当然,这是为了参加凑姐妹主办的“欢迎会”吧。

差不多我也该下去了,这时,

“庆人哥哥。”

小七海来叫我了(没敲门就直接进来了……)

“你要吃饭?还是洗澡?或、者、说。”

“吃饭吧。”

“诶。”

“诶什么啊。”

我推着不满的小七海的后背,一起下到一楼。

餐桌上已经摆了数盘菜。

炖汉堡肉,烤土豆,沙拉,奶汁烤干酪烙菜,玉米羹。

就算不考虑凑姐妹亲手制作这件事,每样看上去也都很美味。法式多蜜酱汁的香味让人食指大动。嘴里分泌出了唾液,肚子也开始轻轻叫了起来。

“哇,好厉害啊。”

我感叹着来到餐桌边。

座位顺序,是我的右边坐着千纱,对面是小七海,小七海的边上是妈妈。

“谢谢,小千纱。”

妈妈满面笑容地向给自己倒酒的千纱道谢。她露着今天要好好喝一杯的表情。餐桌上除了啤酒,还有葡萄酒和白酒。我家妈妈最喜欢喝酒了。而且还是那种千杯不醉酒量很好的人。因为情绪很高,虽然我希望她节制一些……嘛,今天就算了吧。明天是星期六反正也是休息。

“庆人喝啤酒就行了?”千纱问。

“不行。”

“那,葡萄酒?”

“给我放下那些酒精。”

“干嘛啦,你不让我喝?”

“你还未成年吧。”

“在法国十六岁就可以喝酒咯?”

“这里是日本。”

说到底,我并不喜欢酒。数年前曾试着舔了点,那股苦味有什么好喝的我是完全不懂。

“切,我明明想看看庆人喝醉的样子的。”

……你是打算在联谊会打包剩菜回家的大学生吗。

结果,我喝可乐,而千纱和小七海喝橙汁。

“那么,为了庆祝小千纱和小七海的超可爱,还有大家的健康,还有世界和平,更重要的是祝愿小千纱将来能变成我家的媳妇,干杯”

“干杯!”“干杯。”“……干杯。”

以母亲的迷之祝酒词为打头,“欢迎会”开始了。

两人做的料理每样都是最好吃的。

特别是主食的炖汉堡肉。明明应该没用那么高级的肉,却令人震惊的充满肉汁,而且法式多蜜酱汁的调味也恰到好处。咬了一口后,一股让人不禁洋溢起笑容的美味在嘴里扩散开来。

我和母亲大为称赞后,小七海害羞起来向我们道谢。

看来这道菜是小七海负责的。

因为和美阿姨和千纱在店里工作,现在凑家的家务基本都是小七海负责。所以家里最擅长料理的实际上似乎是小七海。

“……因为有甜点,不要吃太饱哦。”

千纱略带不甘地说。

她那嘟嘴的幼稚表现,你们到底谁是妹妹啊。

那之后。千纱开始说起文化祭还有以前通信的事情,小七海则是说着千纱秀恩爱很烦人,我则是我说着打工时遇到的奇怪的客人,而母亲则是在说小时候的我,“欢迎会”相当热闹。

接着,到了甜点时间。甜点是草莓乳酪冰激凌。当然是千纱做的。手制冰激凌我还是第一次尝,不过口感很浓厚惊到了我。和夏天这个季节正相配,不管吃多少都行。

虽然也有个人口味的原因,也许我在无意识中野做了恋人补正,不过我觉得这比起去年在“西点店四叶”吃的和美阿姨做的甜点也丝毫不逊色。

这真的只是用在超市买的普通素材,而且是在我家厨房做的?

喂喂,真的吗……

我知道千纱在法国努力。

不过,还不到一年,居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比我想的还厉害啊。

这是希望能在整个夏天每天都吃的那种程度的好吃。

在我这么称赞后,“会搞坏肚子哦”,千纱笑道。带着某种得意的,满足的感觉。

那笑脸有着让人无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