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二卷 新娘券与那之后-第一章 人生中最热的夏天

第一章 人生中最热的夏天

七月中旬。

高中二年级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总算结束,离暑假还有几天的,星期五的上午五点。头边响起了闹钟的声音。

嘛,总之就是手机的闹铃啦。

睁眼瞬间,我就忘记了正在做的梦的内容,仰着伸出手。我两次伸手都抓到了空气。随后又一次,我终于抓住手机,停下闹钟。像完成了一件事情一样,回笼觉的诱惑向我袭来。我全力抵抗这个诱惑,紧闭眼睛五秒,大大吐息着。

好,起床吧。

我在心中低语着,随后支起身体。

一边揉着眼睛,我一边下床。迈着摇晃的步伐走出房间后,首先是上厕所,接着去洗面台,一边洗脸一边弄好睡乱头发。到了这时,我的睡意也缓和了,慢慢地开始兴奋起来。镜子中的我,露着紧绷的笑容。因为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奇怪,我拍了拍自己的脸纠正自己的表情。恩,好点了。遗憾的是,和帅相比还差的远,不过至少不能算丑。大概。(译:你不算帅,额呵呵)

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在启动完成之前我把睡得皱巴巴的睡衣换成自己最好的T恤。

“反正也不是要外出,干嘛那么注意打扮啊?那就全裸也行吧。”

话是这么说,果然还是不能让她看见不能给人看的样子。全裸是论外的

坐上从高中入学开始就很喜欢的工作椅,我坐到书桌兼电脑桌前。

启动完成后显示器上显示出了桌面。桌面的壁纸是美女姐妹在法国的西点店前拍的。那是张不管看几次都能治愈心灵的照片。看了几秒后,我检查起邮件。有几封广告。一看名字就知道。删删删,完全没有要读的邮件。

关上邮箱后,我打开了免费网络电话软件“skype”。除去声音测试台之外,加入联络薄的有两个人。不管哪个都是下线状态。离约好的还有十分钟左右。我一边浏览网页一边等着。

过了五分钟左右后,右下角弹出了skype的通知。

“Chisa”这个账号登录了。

立刻就有通话发来。我感受着电影上映前的激动感带好耳机,按下通话按钮。

一个穿着水色分身睡衣的女孩子出现在了窗口中。

她是凑千纱。

是个用“大和抚子”和“黑发少女”做关键词检索的话会出现在第一位的超级美少女。

她还是法国的西点店的实习生,同时也是和我,织田庆人在去年文化祭的P1上一起做漫才的搭档,发誓相爱终生的伴侣。

“早上好庆人。”

伴着不能忽视的杂音,千纱的声音传来。

“啊啊,辛苦了千纱。”

处于夏令时的法国与这里时差有七小时。那边是晚上十点半。所以我才说辛苦了。

千纱穿着睡衣应该是工作结束,晚饭和洗澡都已经完成后的完全放松的状态。虽然隔着画面,不过在男生面前露着如此没有防备的姿态也不是个事儿,但非常可爱所以算了。而且能露出无防备的样子,就是说我在她心里是可以露出那种样子的人。没什么不好的。

“能清楚听见吗?”

“恩,没问题,你那边呢?”

“OK。”

千纱微微一笑。

——啊,美爆了。

互联网真的太棒了。我觉得这就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就算远在海的那头都能像这样看清她的样子,听清她的声音,除了说这是美妙的技术之外没什么好说的了。

约七个月前。凑一家搬家到法国的一周后。

千纱连日发来了“好想见你”、“好寂寞”的邮件。

虽然我几乎想飞过去抱住她,不过法国实在不是能趁着势头去的地方。而且我还没有护照。

为怎么办烦恼的我,便发邮件和恋爱方面的顾问小七海商量。小七海是千纱的妹妹,虽然还是个小学生(十二岁),不过已经是个非常值得依靠的女孩子了。

事实上,她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建议。

“装网络摄像头,用skype通信怎么样?虽然隔着画面,不过能看见对方的脸,也多少能缓解寂寞吧。”

“就是这个!”

兴奋的我很快买好了自己的摄像头和耳机,为了确保使用效果和质量,我以几乎三倍的价格买了另一套送给了千纱。因此,当时我全部财产的一半都用光了,不过千纱很开心,所以这让我觉得是人生买到的最好的商品。

另外,因为从日本送去的费用很高,所以我买礼物时用了法国的亚马逊。法语我完全不通,不过小七海(真的很能干)提供了帮助。就那样我连小七海那份礼物也一起买了,结果上看花的钱比寄过去更多了,不过这是对小七海的感谢。

嘛,因此。

那之后除了千纱工作很忙还有考试的时候,我们每天都在天亮前一小时左右用skype通话。

“我一直在想,在休息日早起很辛苦吧?”

千纱有些抱歉地说。

在这时间通话是为了配合千纱。千纱似乎对此很在意,偶尔会这么问。

“没什么啦。”

为了让千纱安心,我微微一笑回答。

“真的?”

“啊啊。不如说不熬夜反而更健康了。”

“是吗,那就快谢谢我。”

“好,谢谢——话说为什么要谢你啊。”

“啊哈哈,开玩笑的。谢谢你总是为我考虑。”

千纱高兴地害羞起来

……不,真的没什么。我打从心底如此想到。


比起心中的这份激动,早起的辛苦根本不是个事。

“球技大会怎么样了?”

总之,一开始的十分钟照惯例要报告一天的情况。

我上的子叶高中不知为何有着在学期最后安排班级对抗的球技大会这种意义不明的办事风格。这件事先成了话题。

“……没发生什么哦。”

要总结起来就是“散架了”,我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比起室外派,我更接近室内派。比起文化系的活动,体育活动对我根本就只会带来苦痛。深川都发火要我认真点。明明我已经很认真了……

在这部分上多少做了些夸大后,千纱“啊哈哈”地笑了起来。

“你还是和深川同学关系那么好呢。”

“……才没有。”

“不要这么无情嘛。对庆人来说他是比钻石更重要的朋友,你就感激地接受嘛。”

“不,所以我说了很多遍了,我和深川不是朋友啊。”

确实去年文化祭之后我们说话的机会增加了。不知是什么孽缘我们连续两年同班,注意到时我们已经一起吃午饭,也经常互借漫画。不过,说话也就是在教室里。我们没千纱想的关系那么好。

“不不不,这都不算朋友,庆人的标准太严了啦。”

“没那回事吧。”

“那,庆人算什么样的是朋友?”

“恩,是呢……不管什么烦恼都能挑明讲的那种?”

“看吧,难度太高了。那个要说是朋友,不如说是挚友或者恋人哦。”

“诶,是吗?”

“是哦。按这个标准庆人的朋友不就只有七海了。”

……确实。男高中生只有女小学生朋友,那样的话还不如没朋友吧。不不不,还是再考虑考虑看看吧……

“那千纱的标准是?”

我在变得难过前回问。

“恩,是呢。”

千纱闭了几秒眼,随后微微一笑。

“想请来参加我们的结婚仪式的人吧。”

……这也是个超少女风的标准啊。

“给的礼金越多友情越深。”

“最差劲的标准啊!”

这才不是什么少女风标准。不要用金钱衡量友情啊。

不,我当然知道她是开玩笑的。

那之后我们又热烈讨论了关于“这样的结婚仪式好讨厌”的话题。

什么“新娘的信上满是忌讳的话”之类的各种段子。

“啊,对了对了,说道信,庆人有什么想说的吗。”

似乎是想到什么似的,千纱说道。

“恩?”

“这个寄到了哦。”

她高兴地对着摄像头挥了挥几片信纸。这是上周我寄出去的。

写信要花时间和精力所以不如skype和邮件频繁,不过,这是我们相识的契机,所以我们现在还保持着通信的习惯。

“谢谢,我刚才读过了。”

“恩,啊啊。”

我用害羞的,微妙的有些无趣的样子回答。

就像有人握住方向盘之后性格就会改变,我也是那种握住笔之后性格就会改变的人。具体来说就是会表现出自己的另一面性格。所以聊天时说到信的事情很让我害羞。

“那个,我有件事想确定一下,可以吗?”

千纱带着有些困扰的表情说道。

根据她的表情和声音,确定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什么事?”

我咽了口唾沫,端正姿势后问道。

“庆人你。”

“恩。”

“……虽然不太好说出口,你难道是。”

千纱犹豫着,随后终于下定决心似地开口了。

“难道是,GAY?”

“哈?”

预想外的问题让我不禁眨巴起眼睛。

那个没来由的问题是什么情况……

和小七海关系好被怀疑是萝莉控,虽然不情愿但还可以理解。

可是,被怀疑是GAY实在是意义不明啊。

“诶……你为什么这么想?”

我直接问道。

“因为庆人,你是不是喜欢牧濑先生过头了。”

“……不,才没那回事吧。”

“有哦。”

千纱无奈地说道。

“话说你自己没发现吗?这次信里的内容,全都是关于牧濑先生的哦。”(译:和远距离恋爱的女友写信,信里写的全是男性朋友。绝对是基佬。)

……是这样吗?没法接受的我开始回想。

确实这次的信上来是对前几天看的舞台剧的感想。


牧濑先生担任专属作家的小剧团“路提拉提”每月会公开进行喜剧汇演。出演剧目数量会有不同但基本是八到十部短篇喜剧。当然的,那些全都是新作,每部都让人感叹其完成度之高。自从情人节受到冲击以来,我每月不拉都会去观看。

牧濑先生的脚本到底多厉害?

要一句话表现很难,简而言之,就是这才算得上“喜剧”。

基本要素是“搞笑”但不只如此。从轻灵的对话中能体现出登场角色的人生经历。而爱情,希望,哀愁,憎恶这些强烈的感情在一个故事中变化鲜明,让人生出了独特的笑意与感动。

在我至今观看过的短篇喜剧中,这很明显的独树一帜。

如果单纯比较搞笑量,还是一线艺人的作品更高吧。

不过,我很中意牧濑先生的作品。我在贩售处买了三种DVD(至今为止公演中的杰作精选),每个都卖了我自己看的和送给千纱的总共两份。

价格是每份一千元。价格很便宜,不过很遗憾录像无法体现出现场的临场感……但即使如此,我也能明白脚本的优秀。看了影像的千纱也说很有趣,而且我也对自己又沉浸在“搞笑”中这件事很开心。

看见很开心的千纱,我自己也开心起来。而且我说自己喜欢的东西能让千纱开心实在太好了。所以,这次看了新的表演后,我就把感想写进了给千纱的信里。

就是这样,这次的信前半部分,主要是关于前几日看的舞台剧的感想。

那么,后半部分呢。额,那个。千纱发来的问题,

——想怎么过暑假?

是关于这个的。

——学习加打工,还有最重要的制作剧本!

我是这么回答,然后之后写了一票段子的主意。

为什么要写剧本呢?那是为了让“路提拉提”的人出演。

那是情人节之后的那天。对一起打工的牧濑先生,我告诉了他关于表演的感想。哪部分的设定比较好,哪句台词是亮点,哪部分的演出让人惊喜。我兴奋地聊着这些。牧濑先生害羞地笑了笑。

“谢谢。被人这么细致地分析剧本,还是第一次。”

接着,他如此提议。

“可以的话,织田君你也来写脚本试试吧?写得好的话这边会采用的。”

大概牧濑先生有一半是开玩笑的。不过,我却认真地接受了下来。我想像牧濑先生那样试着写写脚本。就算自己不站上舞台也很愉快。想着反正也没损失,我便对千纱提出“要不要一起写脚本?”,千纱当然回答OK。那之后过了约五个月,我们写出了超过二十份故事。

……可是,没有一份被采用。

顺便一提,决定是否采用的是剧团团员,而非牧濑先生。

让他们看为这个月的演出准备的全部脚本,在考虑到出演者的意愿和时间表的条件下进行选择,类似这样。牧濑先生每次写差不多十五份,那之中有八到十份会实际出演。也就是说,我和千纱的脚本一次都没排进前十位。

嘛,职业的人写的和菜鸟高中生写的比较,这也是当然的结果。

我不习惯制作舞台剧用脚本,而且牧濑先生更熟悉团员的个性,虽然也不是不能这么辩解,不过,无法弥补的差距是确实存在的。这和允许使用内部段子的文化祭次元不同。

可是,就算这样我也不能放弃。

在最少也要有一份通过前,就是逞强我也打算继续提出脚本。

虽然不被采用让人懊丧,不过我纯粹享受着制作故事本身。

对我们来说,制作故事已经是兴趣一样的东西了。

而接下来,夏休将至。有很多时间可以用尽全力制作一份。在八月一定要让一份脚本通过,我如此决定。

…………恩,确实这次的信里,全都是关于牧濑先生的啊。

老实承认后,千纱说道“对吧?”,然后用闹别扭的口气继续道。

“虽然庆人很享受就算了,能不能多写一点关于我的事情啊。”

原来如此。她不是真把我当基佬,重点是这件事啊。

好可爱的闹脾气啊。我苦笑着点头,“了解”。

“下一封信会用超过这样的势头,写满千纱的事哦。”

“恩,谢谢。我很期待哦。”

千纱满意地微笑起来。

“还有一件事我可以说吗?”

“可以哦,是什么?”

因为是明快的声音,我也爽快地回答。

“庆人不觉得自己的暑假缺了什么吗?”

“……不,倒是没觉得。”

个人角度来说,这预定相当充实。

“缺了什么吗?”我反问道。

“缺乏色彩。”

千纱斩钉截铁地说。

“学习,打工,写剧本。恩,想法不错。特别是写剧本。我也想在下个月打倒牧濑先生。”

打倒。这种对付最终BOSS一样的说法……在我吐槽前,千纱继续道。

“不过就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寂寞了?完全没有暑假感。”

……嘛,也确实。

虽然不知道暑假感的定义,不过应该是休闲方向的。比如把唯一的算是玩乐的要素写剧本换成打游戏的话,就不能算是缺乏色彩了吧。可是,反正也不是便当,缺乏色彩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问题。


“那么,读了信后,我想到了。”

她暂停了一下,用钓我上套了般的语气说道。

“我要为最爱的恋人这个灰暗的暑假送上一抹亮彩。”

“不需要也行哦?”

“不行!”

我立刻回答后,千纱像个热血教师一样否定到。

“今年的暑假是十七岁的暑假哦!?人生只有一次的十七岁哦!不更绽放青春活力可不行啊!”

“……绽放,具体来说怎么绽放?”

“和可爱的女孩子一起玩之类的。”

“……是要我花心的意思咯?”

这个迷过头的回答让我皱起眉头。这就是所谓的NTR控吗?虽然不得不承认喜欢上我的时候千纱的趣味就开始变化了,不过居然会……

“怎么可能嘛!你要是花心了我哭给你看哦!”

千纱泪目着怒吼道。似乎是没NTR属性。……太好了。

“人家真的会哭哦,用让眼泪淹没日本的势头!”

“不会吧。”

“真的哦。我还要跟店主告状。”

“……不是吧。”

想象到因为千纱哭泣而丧失理智的店主,我的后背感到一丝寒意。

比日本沉没还要恐怖啊喂。不管发生什么,我绝不会变心的。我在心里默默发誓。

不,这和店主无关,本来我就完全不准备变心。

我的一生都吊在凑千纱一棵树上了。

当然这个想法千纱也是知道的。

“不变心的同时去和可爱的女孩子玩的方法,存在吗?”

我普通地切回话题。

……去和不会导致变心的可爱女孩子玩之类的?这算哪门子聪明机智的想法啊?

在我苦于如何回答时,千纱呵呵一笑。

“那给你个提示。对庆人来说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是谁?”

“小七海。”

“没错是我——额,诶诶!!是七海吗!?”

“恩。”

“这里就算说谎也要说千纱吧!”

“我已经决定唯独不对千纱说谎了。”

“……我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啊?”

“哪边都行的话还是高兴吧?”

“……话说,七海这么可爱,你干脆和七海交往算了。”

她垂下了眼睛,失落地说道。

……诶。她好像真的有点在意这件事情啊。

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是谁?我倒是觉得被这么一问反而能一脸严肃地说出恋人的名字的男人才不可信……大概那是那种很会勾引女孩子的人。

可是,我不想看见千纱的悲伤表情。轻轻叹了口气后,我认真地回答道。

“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和世界上最喜欢的女孩子是不一样的哦。”

“——唔。”

千纱屏住了呼吸,整张脸变红了。那之后,她“诶嘿嘿”地笑了出来。

这份笑容太棒了,果然世界第一可爱的女孩子也是千纱吧,我想到。

“那个,庆人。”

“恩?”

“姑且问一下哦,那个你世界上最喜欢的女孩子的名字是?”

她扭扭捏捏地抬眼问道。

我轻轻一笑。

“千叶。”

“那是谁啊!?”

“啊,抱歉,咬到舌头了。”

“有这么咬的么……”

千纱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于是我挥了挥手,“对不起吗”。

“因为这件事很重要,你好好说一遍。”

“好,交给我吧。”

“恩,那,重来。”

咳咳,我咳嗽了一下,重新回答起千纱的问题。

“……那个,你世界上最喜欢的女孩子的名字是?”

“千——纱。”

“你是在说好吃的吗!就像要加热奶酪的感觉一样!”

“没错没错,那个很好的哦。”

“好吃什么啊……不要再装傻了,求你认真点啊。”

千纱鼓起脸颊,用僵硬的口吻说道。

“好好好。”

“……那个,你世界上最喜欢的女孩子名字是?”

“…………”


看她这么认真还真想再装一次傻呢……

不过再来一次真的会让她不高兴了,我死心地说道。

“……是千纱。”

“——太好了!谢谢!”

我这边有多害羞,千纱就有多兴奋。

“我要去秀给七海看你等等哦!”

“不要啦……”

我制止要脱下耳机站起来的千纱。

千纱似乎每天都在家里津津乐道我的事,小七海曾全力对我唠叨过。终于在前几天,“开口闭口都是庆人庆人,感觉就跟手工部员一样。庆人哥哥也多自重一点啊。”,她如此拜托道。(译注:庆人日文发音同毛线。)

“呀,是呢是呢,庆人在世界上最喜欢的是我——”

去秀什么的果然是开玩笑啊。

千纱重新在椅子上坐好,露着幸福的笑容恩恩点头。

“也就是说对庆人来说要度过最棒的暑假,就是要和世界上最喜欢的我一起写剧本,对吧?”

“嘛,没错。”

虽然害羞但我直率地承认了。

暑假生活节奏混乱也没问题,时差也不用在意,可以随便和千纱嗑“skype”。那比什么娱乐活动都让我雀跃。

“呵呵。是呢,果然要这样呢。”

千纱露出了真是拿庆人没办法的表情。

……虽说有点啰嗦,不过很可爱我就原谅你了。我更关注的是千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顺着这个趋势,这家伙打算对我提什么要求?

……难道。

暑假来法国,她不会打算说这个吧?

如果是这样,我就算把心化成恶鬼也要拒绝她。如果那是千纱的愿望,我大概呼想尽一切办法去满足吧,不过这件事绝对不行。

我要去法国是要在自己变得能独当一面,去使用新娘券的时候。

——不过。完全会超越我的预期才是凑千纱。

千纱笑容满面地如此说道。

“那,暑假我要去玩哦。”

“……那个,抱歉。能再说一次吗?”

这句话说得太直接,让我不禁觉得自己听错了。

“暑假我要去玩哦。”

千纱普通地重复了一遍。

“去玩,去哪?”

“当然是日本咯。”

“——额。”

对无语的我,千纱说出了一句更让人惊愕的台词。

“顺便一提,我已经预订好机票了。”

“真的!?”

“真的哦。”

“诶——那,你来这边已经是既定事项了!?”

“是的呢。”

是什么是啊!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和我谈谈再决定啊!?

不,擅自决定就算了。我没有对千纱怎么过暑假置喙的权利。

不过,这件事居然这时候说!?

仔细想想,这是今天——不,这是今年最大的话题吧!球技大会和朋友的标准什么的根本无所谓,一开始先说最重要的这件事啊!

“…………哈。”

代替发自心底的吐槽,我大大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我之后要和千纱见面。

这个事实让我的心里一阵激动。

“……为什么情绪那么低啊?”

似乎是把我这样的态度往反方向理解,千纱的眉头覆盖起阴云。

“庆人不想见我?”

“怎么可能!超想见啊!”

我自暴自弃爆叫道。

“我来玩很高兴?”

“高兴的快死了!”

我已经没有了装傻的从容,也没有隐藏真心话的力气了。

“真的?”

“真的哦。”

千纱屏住呼吸,不满地嘟起嘴。

“那稍微再高兴点也可以吧?”

嘛,我也这么想。对千纱这样感情表现丰富的女孩子,更直率的表现出喜怒哀乐的重要性我是知道的。特别是正面的事情。只要积极表现出这些,我们的交流就能更顺利。

只是,知道也做不到的事情也是有的。这是我的坏习惯。对自己有利的情报我也会警戒。特别是这次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比起喜悦,困惑更胜一筹。

“……对不起,我吓到了。没有办法控制反应了。”

老实回答后,千纱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暑假去玩那么意外?”

这么说完,我发现这确实不算意外。

虽然没有在海外生活的经历,我并不清楚,不过我要是有长假的话也会回祖国的吧。有恋人就更不必说了。

一直没想到这茬,都是我的先入为主造成的。

“总觉得,我随便下了决心呢。”


“决心?”

我结结巴巴地对歪着小脑袋的千纱说。

“……下次和千纱见面,是在正式求婚的时候。”

“啊,我懂的我懂的。”

千纱笑着点头。

“我也觉得那样最浪漫咯。”

“那你为什么要过来?”

“我担心牧濑先生是不是俘虏了庆人。”

……宇宙第一无意义的担心。

“还有之前说过,我要打倒牧濑先生。直接聊能创作出更好的剧本,我这么觉得。”

太好了。这次是正经的动机。“也是”,我同意道。

单单说话的话用skype就够了,不过写剧本是带着机缘巧合的。一起写能产生化学反应,应该会有不错的成果吧。

“而当然,我想见庆人。忍住几年不见面,那种事不是肯定不行的嘛。”

对轻松说出这句话的千纱,我回以苦笑。

“我的决意被糟蹋了呢。”

“……不行吗?”

“不,可以哦。”

世界上最喜欢的女孩子说忍不住要见我。

那种事不当然是好事嘛……

要是圣诞节我还可以强硬地拒绝她,不过暑假……

神大人也找不到不行的理由哦。

“诶嘿嘿,谢谢。”

红着脸千纱露出了最棒的微笑。要是用这个笑颜要我“来法国”,果然也没法拒绝吧……我如此想到。

通话超过了一小时。

想着差不多该结束了,于是那之后我快速提问。

“那,你暑假什么时候来?”

“八月五号的航班。所以,那个,抵达是在六号傍晚吧。”

我一边听着一边记笔记。总之六号绝对不排打工。

“留几天?”

“庆人希望的话,几天都行哦?”

“那现在先不管这个吧。”

“……姑且,预定要呆两周。”

“诶,这么久?”

“恩,开心吗?”

肯定开心啊。

“千纱一个人来?”

“很遗憾,七海也一起哦。”

“不,这一点不遗憾吧!”

不过,和美阿姨果然不来,这稍微有点遗憾。(译:你为何不放过人家妈妈。)

“话说,工作没问题吗?”

千纱现在在法国上学,除此之外的时间(去学校前的早晨,回家之后到晚上,当然还有休息日)基本都在和美阿姨的店里上班。虽然还是个见习的,但应该也是个重要的战力。

“没问题。夏天大家去休假了,所以很闲。个人经营的店休个一整个月似乎都有哦。”

“诶。”

“……反过来,冬天就超忙的。”

“……总比整年都闲好吧。”

除了这些之外,

“决定住的地方了?”

“决定了哦。”

“那里?”

“你觉得呢?”

……提问形式啊。很麻烦所以快点说啦,在我这么说之前。

“提示是二楼。”

千纱的话让我明白了。

“啊,知道了。喫茶310?”

那里的二楼是普通的居住用空间,虽然我没有去过,不过从房子大小考虑,住下千纱和小七海还是很轻松吧。

“要说服店主很累哦。”千纱笑道。

“哈哈,是呢。”

那个人是我认识的人里最傲娇的。就算真心开心,他也绝不会摆出欢迎的态度吧。“……没办法啊。”他这么说着厌恶似的话的样子浮现在我的眼前。

话虽如此,我认为喫茶310是最好的选择。那边的话不用付住宿费,在店主身边和美阿姨也能放心吧。

这时,“呼啊”,千纱可爱地打起哈欠。

“已经困了?”

“恩……”

发出柔和的声音后,千纱轻轻点头。

“恩,那今天就到这里吧。”

虽然还有别的想问的,不过已经得到最低限度的情报了。在千纱来之前还有时间。明天开始再问就好。

“晚安。”

“啊啊,晚安。”

千纱在胸前微微挥手,通话结束。之后登录窗口也显示她下线了。大概是关了电脑吧。

我继续开着skype发了一会儿呆。

那之后,我望向窗外。

最近一段时间的天气一直是阴天,蓝天似乎要拨开云幕了。


第二天,气象厅比往年稍早几天预报关东甲信地区出梅。

十七岁的夏天。

seventeen。

人生中最炙热的夏季,开始了。

*

从我家骑自行车十五分钟后。

那里有家以沿海的海洋食物为主的家庭餐厅,是我的打工地。

千纱用skype说要来的这天,我从早上到晚上一直忙着。夏天、海边外加休息日,不忙是不可能的。尽管被现充们的气势压迫到,不过这也算是和千纱结合的试炼,我坚持着有些让我讨厌的工作,直到晚上九点稍过一直勤勉努力着。

打工就这么结束。平常我会换班打卡赶紧回家,不过因为今天有想谈的事情,我便去叨扰了在休息室排下个月的班表的牧濑先生。

“抱歉,可以打扰一下吗?”

“可以哦。现在正好很闲。”

牧濑先生停下作业的手,转向这边。

我苦笑着吐槽道。

“不,你这不是超忙的嘛。”

“只是看上去像在工作啦。”

“真的吗?”

“真的真的,因为装的太像了,结果就变成进行工作了。”

“到底是哪边啊。”

再次吐槽后,牧濑先生“啊哈哈”的笑道。

“呀呀,织田君的吐槽还是那么犀利呢。”

“……是吗?个人倒是还想再有点用词品味。”

即兴或是准备的。这是今后的课题。要多读书增加语文功底。

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装傻,牧濑先生笑着感慨地说道。

“你这份向上的精神我也想要啊。”

……被这么一说稍微有点害羞。不过被牧濑先生这么说也不坏。毕竟那个人是我尊敬的剧作家。

他是个二十五岁左右,稳重的大哥哥似的人物,和黑框眼镜很配,是个和深川不同类型的帅哥。本人很有型,在学生时代似乎也是身居职位的人。

现在依靠实力,除了舞台剧之外,也是深夜电视剧的脚本,电视•广播•网络节目的构成。不过,尽管如此他似乎仍然不能保持稳定的收入,于是便像这样在家庭餐厅打工。

此外,他和同居女友约定成了大红大紫的作家之后便结婚。某种意义上,不考虑远距离与同居的区别,他和我的境况很相似。

因此,我和牧濑先生自然很相投,当然也有脚本的原因。在打工的地方,我们的关系是最好的。私下我们也出去一起玩过好几次。感觉他像是年纪大点的哥哥。说了千纱的事情的,也只有这个人。

“那,有什么事?排班表?”

“啊,是的。就是这件事。”

我们的家庭餐厅每月十号收集下个月班表的需求,大概二十号左右决定。班表的排定全部交给牧濑先生。他的打工经历最长的,又比店长还能干,等注意到时就变成那样了。

“有什么事吗?还没开始排所以淡定啦。”

“……我要说一些很勉强的事情也行嘛?”

“哦,交给我吧。织田君的拜托,我尽力做到。”

“那,八月六号开始的两周时间,可以让我休息吗?”

我直接说了出来。牧濑先生一脸艰涩。

“……原来是这样啊。相当乱来啊。”

我畏缩了。

“抱歉,果然不行吗?其他时候全排班都可以哦。”

“真的?全部?”

“没错,全部。”

“……恩。那样的话,嘛,总是有办法的呢。我要去和其他人确认,不是绝对可以的哦。”

“谢谢。尽可能就行。”

“顺便,这是我个人兴趣,你不回答也行。为什么要这样?”

“之前说过的我的女朋友要来了。”

“诶,真的?在法国的那位?”

“是的。”

“嘿,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呵呵一笑点头。

“OK,OK。既然是这样,不管怎样我都给你放假。”

“……抱歉。为了个人的私事这么麻烦你。”

“安啦。毕竟是织田君的请求,而且女朋友很重要的嘛。”

“谢谢。拜托了。”

那之后闲谈了大概两分钟,我便离开了。

牧濑先生好好遵守了约定。

之后我确定了八月的排班,像我希望的,千纱留在日本的这段时间我一直休息。

……反过来除此之外一天都不休息,这就当做没看见吧。

嘛,这是我自己提的……

顺便一提,除了排班,牧濑先生还在其他地方通融了我。

进入暑假,我在七月完成了全部作业。

在千纱和小七海到来的前一天。

打完工回家的时候,牧濑先生说了句“给你个好东西”后递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纸袋。

“这是什么?”接过纸袋后我问道。虽然大但很轻。


感觉像是哪家专卖店的袋子,里面是洋服吗?

“这是之前在演戏时使用的衣服。”

果然是衣服。不过,演戏用的衣服……?

对困惑的我,牧濑先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顺便一提,具体来说是女仆服。”

“噗……!?”

我喷了。这不是该用爽朗的笑容说的词吧。

“还有。”

“还有!?”

“护士服,旗袍,运动短裤,兔女郎装。”(译:你们演的是喜剧对吧?)

“不不不!这个cosplay合集是什么啊!?”

“抱歉,学校泳装实在是没有。”

“我没要这个吧!话说给我这个干嘛啊!?”

“当然是让女朋友穿咯。”

“——唔!?”

穿着女仆服和其他衣服的千纱闪过我的脑海。

“您是个天才啊!”

我用尊敬的眼神看向牧濑先生后,牧濑先生推了一下眼镜,镜片上泛着光。

“我不是天才——我只是个剧作家。”

帅爆了————————!

我感动的要哭了,多次深深向他致礼。

……等到冷静下来,是在我回家后。

连“我爱你”都没说出口的我。

要千纱穿这些什么的,完全说不出口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