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 自以为是的孤零零与高岭之花-第二章 因为与少女的隐私相关,这个问题不能回答 ...

作为交换极品咖啡的代价而丧失了平稳日常的三天后。

三连休的最后一天,星期一的晚上。凑千纱发来了如下邮件。

刚才租了搞笑DVD!

所以明天我会来庆人家哦☆

哦☆个鬼啊。你擅自决定些什么啊。我立刻回信,“不行”。

其实也不是不能来我家。我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几乎不在家,无需顾虑。只不过正因此才不妙。当然,就算两人独处,我也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我是一个绅士。粗暴对待女孩子这种事死也不会做。不过,就算如此,我还是个男人。让美少女进入私人空间还是会小鹿乱撞的。有种和走进女性内衣专卖店一样的抵触感萦绕心头。正因为对此感到讨厌,就算不存在愧疚感,我才要避免这种状况。

然而。

凑千纱并不是那种能读懂我的心思的善解人意的女孩。

“那明天放学后,在教室里留一下。”我发出了拒绝的回信,劝她放学后两人一起商量后,

“为什么不能去庆人家?请在一百四十个字内解释明白。”她逼问了起来。

“……那个,我家里很乱对吧。”

在自家男女独处这种男孩子的内心纠葛要说明起来实在困难,我前言不搭后语,用老套的借口回答道。

“这种事不用介意啦。那我来收拾吧。”

“你说什么啊……话说,你要在我家做什么?”

“一起看搞笑DVD啊。昨天在邮件里不是说要借碟子的吗。”

“为什么一定要一起看?”

“当然是为了设计段子咯。我们一边参考职业人士做的漫才,一边商量啊。”

“原来如此。我懂了。这件事我赞成。不过,也没必要来我家看吧。”

“诶?倒是也有替代选项,要来我家看吗?”

“……不,一般来说在吃茶310看不就好了。”

“那边没有DVD播放器哦。”

“…………”

“庆人选吧。是要在庆人的家看呢,还是在我家看呢?”

凑千纱露出了得意地微笑,送上了一个究极选项。

我彻底死心,“我知道了,来我家看吧”。这是用消去法得出的结果。让女孩子进家门叨扰,或者去女孩子的家叨扰,虽然两边对心理方面压力都很大,不过还是后者更厉害。在和凑千纱的家人见面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和人家打招呼。

……尽管如此,我总算有点体会到宠溺凑千纱的店主的心情了。凑千纱的“请求”拒绝起来非常难。这家伙会任性对待的,大概只限于敞开心扉的对象。所以虽然让人郁闷,不过她的任性却不让人感到恶质,反而还有点高兴。

仔细想想。美少女这种生物,还真是犯规呢……

嘛,就是这样。离开学校后朝我家走的话。

因为子叶高中建在斜坡的上方,而我家建在斜坡下方,这中间还有一段路。上学时慢慢走的话,大概要十五分钟。虽然每天走上走下冗长的坡道很费劲,不过考虑到能徒步上下学,这也不坏。我会考没什么特点的子叶高中,这就是最大的原因。

途中,凑千纱隔着十米左右跟着我。当然,这是为了不引人注意。要是让深川他们知道我招待凑千纱来家里,肯定会被处刑的。

小心对待起了效果。我们的关系没暴露给任何人,平安无事地到达了我家。我家是栋最平常的民居。房子是两层的,不考虑相比周围异常朴素这点,本身住起来非常舒适。

到这儿就不用担心被谁目击了吧。

我向躲在电线杆后面的凑千纱叫道“凑同学,可以了。”

凑千纱压低姿势跑了过来,“呵呵呵,终于发现敌军的住址了。”。看来她把这当间谍游戏了。你是小学生嘛……

“话说,不要叫我凑同学,要叫千纱,你要我说几次才懂啊?”

没注意到我偷偷吐槽的凑千纱回归本性抱怨道。

“啊,抱歉,习惯了。”

我露着暧昧的笑容打岔起来。凑千纱唔的鼓起脸。

“……这个习惯,你打算改吗?”

“打算的打算的——嘛,先进门吧。”

我打开门,逃也似的进入房里。凑千纱无奈地叹着气,跟在我的身后,

“打扰了。”

她像个服务生一样精神地打起招呼。

“谁都不在哦。”

“啊,是吗?伯父伯母呢?”

“他们都去工作了。回来的也很晚。有时候都不回来。”

“嘿,那庆人在家里都是孤零零啊。”

说着失礼的话的凑千纱露出满溢着慈爱的微笑。

“要是觉得寂寞随时可以联络我哦?”

“多管闲事!……我已经习惯了啦。”

不如说,一个人想做什么就是什么,就青春期少男而言这样很棒。

“坐那儿吧。包你随便放吧。”

我带她进了客厅,让她坐到位于四十英寸电视机对面的双人沙发上。

“恩,谢谢。”


凑千纱按我说的坐到了沙发上,把包放到了脚下。

我一边瞥着她一边走向一体式厨房(dining kitchen)(译注:厨房和餐厅设在一起)。

随后,我打开冰箱问道。

“你要喝乌龙茶还是果汁?”

“恩,没有牛奶吗?”

“诶,有是有……为什么要牛奶?”

“我觉得空手来不太好,所以带了饼干。”

凑千纱从包里拿出了便当盒,“跄跄”,她发出了得意的声音。

原来如此。要配那个,比起乌龙茶和果汁还是牛奶比较好。当然也可以上咖啡或者红茶,不过在喝过吃茶310的之后,我可不觉得自己能泡到那水平。我准备好两人份的牛奶,回到了客厅。

我把牛奶放到了沙发前的桌子上,随后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

……诶,我要坐哪儿?

想了想,我坐到了地毯上。虽然位置关系并不自然,但没别的办法了。

“你干嘛坐那里啊?来这里啦。”

凑千纱啪啪拍着自己的身边。……嘛,空间是还够。虽然是够,但有点那个,对吧?总之就是对心脏不好啦。

“……我就坐这里好了。”

“你在客气什么啊?”

“没客气啊。”

“——啊!”

凑千纱突然红着脸压住了裙裾。

“原来你是要偷窥裙底啊!”

“才没看啊!?”

冤枉啊。不过这么一说,确实坐在地上看和沙发处在一个高度上。注意到这件事的同时,由于男人可悲的本性,我不经意间探起了裙子深处。大腿和裙子之间,那神秘的缝隙。虽然很遗憾,不,应该说很幸运,我看不见女生的秘密花园。可是,要是她在分开点腿的话——

“你果然在看吧!?”

“才没看啊!”

虽然我断然否定,不过这是在缺乏说服力。

“……庆人果然是个男孩子呢。”凑千纱突然恶狠狠地盯着我。

“这是对男人的误解。我发誓,我没看。”

“那,你坐过来啊。”

“……我知道了。”

我叹着气站了起来。要是被叫偷窥狂就不好了。我慢慢地挪到凑千纱身边。

靠着一边的话中间还隔着三十厘米……尽管如此,果然还是太近了。虽然集中往前看她是不会进入视线的,不过她的体温和甘甜的体香还是隐隐约约向这边传递着女孩子的存在感。我的心跳变快了。糟糕。脸好烫。

“唔哇,这种距离,比想的还要害羞……”

这么说着,凑千纱“啊哈哈”地害臊起来。

……停。别说出来啊。这不是增加多余的想法了吗。

“——比起那个,我们快看DVD吧。你来做什么的啊。”

为了打散微妙的气氛,我打岔道。

“是,是呢。”

凑千纱从包里取出DVD盒。总共有四盒。

“好多啊。”

“要看光哦。”

“……你打算几点回家?”

“六点左右吧。”

现在是下午四点左右。

“两个小时好像看不光呢。”

“恩,所以我们快进着看吧。先从这个开始。”

“好嘞。”

我从凑千纱手上接过DVD,插入游戏机兼AV硬盘播放器中。这是很早之前流行的节目。作为一开始看的算是妥当吧。

“吃点饼干吧。”

在我设定完DVD坐回沙发后,凑千纱打开便当盒说道。

里面放着很多奶色和棕色的饼干。

“啊,恩,我开动了。”

“这是我亲手做的,请你尝一下吧。”

“诶,真的?”

“真的真的。”

……那个,老实说我很期待。

凑千纱亲手制作的点心应该送去世界品质评鉴大会(MONDE SELECTION),班内如此盛赞着。给予如此评价的都是她的亲随,应该有美少女加持,实际上到底怎么样呢,真想尝一次试试(译注:MONDE SELECTION是当今世界历史最悠久、最权威的国际质量研究所)

……可是,想到这是女孩子亲手制作的,我就突然觉得着朴素的饼干有着十倍的价值。不知道染上底边的劣根性的身体会不会产生抗拒呢。

尽管如此,期待之情在我心中蔓延,我把一块奶色的圆饼干放入口中。

“——好吃”我惊得瞪大了眼睛。

松脆的口感,浓厚的味道在舌头上扩散开了。

……好厉害。这不是客套,真的很好吃。都可以拿去卖了哦。

这不是客套也不是修饰。饼干的味道正如班级中的评价。

“诶,怎么会那么好吃啊?”


我直接问道。凑千纱高兴地笑了。

“我姑且是职业人士家的女儿嘛。”

“话说回来,伯母是pâtissier(西点师)吧。”

“准确的说是pâttisierre。”

“……有什么区别?”

“类似于waiter和waitress的区别。”

“原来如此”,简而言之,就是男女的区别。

这时,我拿起棕色的饼干。这饼干上散发着可可的香气,是甜味的可可饼干吧。恩,这个也好吃……

“……真的好厉害啊。你这不只是职业人士家的女儿,都算的上职业人士了呢。”

虽然因为害羞没有多加赞美,不过我还是老实的说出了感想。

“啊哈哈,谢谢。不过呢,我还差得远呢。”

看来她并不是谦虚,而是真的这么觉得的。

“……差得远?这样都差得远?”

“恩。”

凑千纱点了点头,用半带悔恨半带喜悦的口气说道。

“我虽然在周末会去母亲工作的店打工,不过也因此深深体会到了。啊,好厉害啊,我比不上啊,必须要更加努力才行。”

“…………”

“不过那也是当然的呢。一个人要成为西点师要花十年呢。这个行业比人们的想象还要严苛。”

“…………”

凑千纱的态度太过真挚,让我无法回应。

虽然我有听过传闻,不过做点心对她而言,比我想的更为特殊。

……大概,是类似于人生价值之类的吧。

——好棒啊。我第一次对凑千纱产生了这样的感情。尊敬。羡慕。憧憬。

还有,焦躁和嫉妒。

明明同龄女生如此努力的生活着,我却只是漠然度过每一天而已。

十几岁的小子都是这样的吧,也不是不能这么说服自己。不过,我不愿意这样。我想珍视这份感情。心里好热。这么诚挚的希望出现在面前,我却没有任何感想,那不就太冷漠了吗。

……话说,在通信的时候我是不是口胡过要做创作者啊?

呜哇,好羞耻……我这种半吊子说梦想,太差劲了吧……这不就是所谓的班门弄斧吗?

“…………难道说,凑同学将来想做西点师?”

愚蠢的问题。不用问就知道的。当然的啊。但是我必须问出口。我想从她的嘴里,清楚地听到答案。

但是,凑千纱却红着脸躲开了视线。

“……那个,因为与少女的隐私相关,这个问题不能回答。”(译:好可爱啊233)

早了。问的太直接了。不该这么赤裸裸地问的。

“不是挺好的吗,说嘛。”

“……太害羞了不要。你要知道三围的话可以告诉你。”

“难道不是那边更羞耻嘛……”

“那个,从上面开始。”

“不用说也行的!”

“99,55,88。”

“你是峰不二子啊!”不过准确的说是99.9,55.5,88.8啊!(译注:NETA鲁邦三世人物峰不二子。)

——话说,可恶!那居然是逗哏啊!好失望!

……不,失望是因为没听到梦想是什么,绝不是没听到三围数据。因为,你看嘛,真的数字她也不可能说,我听了也没什么用。不,真的。我是认真的哦。我没骗你们哦。相信我吧。

虽然很遗憾,梦想的话题就这么顺着过了吧。

虽然脱线了好几次,不过我们终于开始观看起DVD。

不过,尽管凑千纱说了跳着看,不过并没有实际跳过。因为选了杰作,我们两个沉浸其中,一边夹杂着闲聊一边仔细地观看着。预定要看完四盒的,实际上看完第一盒时间就已经用完了。

确认时间的时候,我吓到了。两个小时居然这么快啊。

“没办法了。明天继续吧。”

凑千纱理所当然似的说道。

“诶,明天你也要来?”

“不行吗?”

“……好吧。”

我假装叹气道。不过,我心里其实很高兴地。虽然绝不会说出来,今天真的超开心的。就算她今后每天都来也无所谓啊。

顺便一提,考虑到DVD的归还期限,我向她提问。

“恩,我借了一星期呢。”她回答道。

于是,第二天。我们以和昨天一样的位置继续观看DVD。这天果然也只看了一盒。不过,这也意味着明天之后凑千纱还会来。

还能每天享受她亲手制作的点心。玛德琳蛋糕,夹心蛋糕卷,巴伐利亚布丁。要是让其他男生知道这件事,我会被拔掉舌头挖掉胃的吧……。

不必多说,点心的味道当然是极品的啦。但对凑千纱来说,这并不能让她满意。以便利店水平为基准的我的舌头不太尝得出高水平点心的区别。


“和认真做出来的相比,还差得远呢。”

……大概这方面我也搞不清楚吧。

DVD观赏以每天一盒的速度推进,一直持续到了周五。在看完最后一盒时,我的心中出现了一股微妙的寂寥感。

“这四天打扰你了。”

凑千纱在玄关说到。我不禁说道“我送你到车站吧。”

“没关系的啦。”凑千纱咯咯一笑,“车站就在旁边啦。”

“……让我送吧。”

确实如凑千纱所言,车站不过在不到百米之外。虽然天已经完全黑了,但走的是大路,是不会有危险的吧。该说是依依不舍吗,我还想再和凑千纱说会儿话。

“那么想和我在一起?”

凑千纱对一起走出的我开玩笑道。

“……没有啦。只是散一下步而已。”

“什么嘛。那,想再说会儿话的只有我啊。”

“……是啊。可惜呢。”

我把眼睛从默默笑着的凑千纱身上挪开,故意说道。

那之后走到车站只用了一分钟左右。等公交车用了约五分钟。我们草草聊了些刚才DVD里的NETA,那个地方可以参考之类的事。虽然也有不切主题的意见,凑千纱本人似乎真的很开心的撩着搞笑的话题。那是可以匹敌一百人分幼儿园儿童的天真烂漫的微笑。呼,还是不想这些比较好的想法划过脑海。

在学校里,只有我一个人见过这份笑颜……

半月挂在星空中。逐渐变满的月亮,似乎正表现着我的内心。虽然究竟是才刚刚陷入了一半,还是已经陷入了一半这点还有些微妙,然而,

……还没关系吧,我在心中如此低语。(译:男主被攻略进度,50%)

*

到文化祭还剩两周时间,周一放学后。地点在很久没去的吃茶310.

“那么,首先决定一下主题吧。”

凑千纱用就像在排修学旅行计划一样的口气说。

上周我们尽花时间看DVD了,所以今天我们决定自习商谈决定NETA的方向。

“你已经想到什么了?”

我试探了一下,凑千纱立刻把手深入包包,“等一下哦。”

她拿出了一本在黑色封面上写着大大的“秘”字的书。

“难道是NETA笔记?”

“恩——啊,这个怎么样?”

哗哗翻着笔记的凑千纱停下了手。似乎有个好段子。

“‘大猩猩与朱丽叶’。”

“…………抱歉,这是什么?”

就这些完全意义不明好不好。

——啊,大猩猩,你为何是大猩猩?(译注:NETA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朱丽叶的台词)

……唔,真的意义不明啊。到底是悲剧还是喜剧啊这玩意儿。

凑千纱摇了摇头。

“我也不懂哦。”

“喂,这不是你写的嘛。”

“人家只是把灵感记下来啊,没记那么清楚哦。”

……确实,回看笔记忘了是什么意思的事情是常有的。

“那换别的看看吧。”

“好的。”凑千纱又翻起笔记,“——啊,‘穿越时空的猩猩’怎么样?”(译注:NETA穿越时空的少女)

“这什么啊。”

“不知道。”

“…………”

“还有‘猩猩院魅影’,‘悬崖上的大猩猩’,‘穿普拉达的猩猩’,这些怎么样?”(译注:NETA歌剧院魅影,悬崖上的金鱼姬、穿普拉达的魔鬼)

“……唔,是呢。”

我做了个思考的表情,然后严肃地回答道。

“我可以回去了吗?”

“怎么可能可以啊!?”

“……那你就别闹了认真点啊。”

“人家没闹啊!”

“那你给的这个迷之猩猩算什么啊?”

“那个,你看,给庆人的信里,我最开始写的就是猩猩的NETA对吧?所以,最优先的果然是猩猩啊。”

……这,也是。我忘得干干净净了。

“一切都是从大猩猩开始的呢……”

凑千纱用深远的目光望向斜上方。她的侧脸自然是漂亮的不行,我不禁看呆了。——唔,不对不对,冷静点织田庆人。对摆着大猩猩就行的表情的女人心动个什么鬼啊。真是的,就算不是美少女,这也是守备范围外的。

凑千纱对耸了耸肩的我微笑道。

“不过,猩猩真的有点可爱不是吗?从语感的氛围来看。”

“……嘛,这种事我不管,这不能在文化祭当主题吧?”

该用更普通的,更能激起大众同感的题材才对。

“诶——是吗?”

“是哦。”

“我只要大猩猩就能吃三碗饭哦?”


“你的感性真是特殊啊。”

虽然在通信时就已经知道了,凑千纱明明有着独特的品味,用起来却差的要死。不管速球的球速有多快,进不了好球区就没有任何意义(译注:棒球的投手投出的球要在好球区,或者让对方击打落空,击打未打入界内时才算好球。)

“你把笔记给我一下。”

肯定不能交给这家伙。还是我自己找好点子吧。

“诶,很羞人的吗。”凑千纱嘴上这么说,但却轻易的把本子给了我。

“谢谢”,我向她道谢后翻起了笔记。

这本笔记比我想的还要仔细,上面用圆圆的字记载着各种句子和设定。

……虽然完全让人意义不明就是了。

不过这么大的量里还是有几个惹眼的设定的。其中让我中意的是“托胸体操”。双手合于头上,弯着上半身的“海带操”,挥手摇动全身的“章鱼桑巴”,上面还有配合动作的简单插图。

这个也许可以有。身体对谁来说都能产生同感,也能靠动作让大家笑出来。剧情,就类似要做“托胸体操”的凑千纱来找我商谈这样吧。

“我虽然为了托胸体操做了很多努力但完全没效果。”

“比如呢?”

“海带操!”

“那肯定没效果的吧!”

——像这样的展开,这些NETA就能用上了。凑千纱本人是美少女这点也是有利条件。重要的人为无意义的事情烦恼应该很有笑点。顺便反差萌说不定还能抑制住男生们的嫉妒。

“这个不是很好吗?”

我指着笔记本示意凑千纱。

“啊……”

接着,凑千纱红着脸低下了头。诶,这反应怎么回事啊……

“……这不是设定,就是个人笔记。”

“…………怎么说呢,抱歉。”

我把笔记还给了她。

凑千纱沉默着接了过去。

我们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漫长沉默。

我向店主投去了求助的视线后,“谁管你。你自己搞定”带着这意思的暗示传了过来。

……没想到上面居然有不是梗而是真正的烦恼在啊。

明明没必要在意的。像凑千纱这么可爱,胸的大小根本就是件小事。

虽说是想这么鼓励她,不过,这个问题过于纤细我并没说出口。

总之,“托胸体操”驳回。

虽然有些遗憾,不过这个实在不妙。

“果然,还是要考虑到文化祭本身比较好呢。”

为了转换气氛,我轻轻说道。

“是,是呢!”

凑千纱似乎也打算把刚才的事当作事故,立刻接下了我的话。

“观众大部分是学生,那我们应该瞄准内部评价比较好。”

比如拿老师做梗。在电视和网上,因为会又不特定多数受众基本上是禁招,但在文化祭上就是有效手段。用子叶高中或者本地的梗,能切实的让大家轻松就笑出来。……但是,凑千纱歪过脑袋。

“恩,这个我觉得后加就行,盯着这个想是不是有点走歪了?我们先创作王道漫才吧。那样会比较轻松。”

“……嘛,也是。”

比起依靠轻松的技巧,用实力决胜更有干劲。要是要上,我也希望认真做好这件事。话说回来,也没必要硬靠观众的喜好。

“就算不瞄准内部,我觉得还是高中生向的主题会比较好。”

“恩,同感。”

凑千纱叶老师点头。我继续道。

“还有,我觉得更激烈的表现感情比较好。”

“感情?”

“就是情绪比较高亢的意思。强烈的喜怒哀乐本身就很好笑对吧?”

“啊,没错。吵闹类漫才很有趣。”

“要是那样可以的话,能把男女组合运用起来就好了。”

呼,凑千纱想了想,自信满满地开口道。

“也就是说,大猩猩!”

“噗啊啊。”

我不禁因为大猩猩再次意外登场喷了出来。

“为什么这里会冒出大猩猩啊。那现在去动物园?”

“恩!”

“居然同意了!?”

“那,店主,我们稍微去一下哦。”,凑千纱真的站了起来。

“不,怎么可能去啊!”我上下挥了挥手让她坐下。

是觉得逗到我了吗,凑千纱得意满满地说。

“恩,果然大猩猩很有趣!这里要果断,就这么决定吧?”

“决定什么啊笨蛋。不要得意忘形啊。”

……嘛,要是有空闲也许也不错。

“唔……那你还有什么别的建议啊?”

是因为我太冷淡了吗,凑千纱生气地说

“……我想想。”

单单否定她确实不行,我开始思考起来。


高中生,喜怒哀乐,男女……得出的结论是——

“恋爱,吧。”

“啊哈哈!”

明明我是认真回答的,你笑什么啊。

“……有什么奇怪的啊。”

“因为,你用决胜负的表情说了恋爱啊。我还以为是哪来的帅演员呢。”

“……对不起哦。我不懂自己的身份,居然说出恋爱来恶心人。”

“唔,不要生气啊。对不起嘛。”

我开启自虐模式后,凑千纱苦笑着一拍手。

“不过,不愧是庆人。恋爱是个很棒的主题。”

“……你不用说好听的。”

“不,我是认真的。那就这么决定咯。”

凑千纱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似乎她真的打算采用这个主题。

“我们要怎么安排呢?”

“恩……嘛,我给凑同学做恋爱商谈,如何?”

“啊,那是要由我负责装傻对吧?”

“没错。”

路人男子给超美少女做恋爱商谈。很容易产生共鸣的自然构架。

加上看上去完美实际却很残念的建议这种反差。

……恩。我不确定观众会不会爆笑,但有试着一写的价值。在“托胸体操”的时候我还想要怎么收拾局面呢,总算是平安无事的定了方向。

“恩——”伸了伸懒腰的凑千纱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我看了眼时钟回答,“是呢”。已经过了十八点。

最后,凑千纱如此提议。

“对了。明天我们各自写一份剧本吧。然后把好的那份当作基础。”

没有反对的理由。“好的”,我轻轻点头。

*

…………新的教训。不能轻易答应别人。

第二天一早。

在来到学校坐到座位上后,我趴到了桌子上。刚一趴下,睡魔就组队袭来。要是闭个十秒眼,我的意识会就此丧失吧。

简单点说,我熬夜了。

然后,我什么成果都没做出来。

尽管完全没睡一直努力,但和凑千纱约好的漫才素材,我一个都没写出来……

原因我是知道的。相比理想,我的实力太差。对动作装傻,对装傻吐槽。要是就这样,想多少都没问题。

然而,并不是这样。从整体而言,作品缺乏冲击力。

……这种东西不能给凑千纱看。

伴着这个想法,我写下的段子全部被我驳回。从最开始重来。尽管体味着绝望般的氛围,我却无论如何不能妥协。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这件事我自己也想过。我出不出P1其实无所谓。不如说,我不想出场。所以,不想出段子也没什么问题。虽然约好了也算是工作,不过打破约定时也没有什么惩罚。

不过,我不想输给凑千纱。

通信的时候,我曾牛逼哄哄的批评过她。所以,最少也要超过那个水平才行。毕竟,“……什么嘛,庆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要是让她失望我可是绝对不能忍的。光想想我就胸闷。

为什么我会这么讨厌这件事呢,靠我这个睡眠不足的脑袋是在无法思考。

……就这程度还想做系列构成,我也太穿越了,简直就是个笑话嘛。

——不,不能笑。现在不是笑自己的时候。要是笑自己的话,我就完了……稍微学习她一下。正因为知道自己尚不成熟,才要更加努力。

离放学还有超过六小时。之后再让凑千纱拍笔记吧。从那时开始,我放下课业,全心投入了段子的创作。

然而,不管注入多少气势,成果未必相伴而生。

不知写了多少活页纸,等我注意到时,时间已经来到了午休。

我便当也没吃,继续全心投入梗的思考中。搞笑的形态逐渐崩坏。我已经分不清到底什么事有趣,什么是无趣了。

话说,周围好吵不能集中啊……就算是休息时间,你们也差不多点啊……叽叽喳喳的吵死了。不停讴歌青春什么的真的很讨厌。占卜结果什么的随便吧。反正你们也只会信好事。

…………去图书馆吧。还是去能集中的地方比较好。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当然,这是通知我有邮件发来的意思。我姑且把手机掏出口袋进行确认。

有一封新邮件。发信者,是凑千纱。

“你的状态好像不太好,没事吧?”

我吃了一惊,不禁往前方窗边的方向看去。那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群体。在她们的中心,凑千纱把手机拿在胸口,担心地盯着我这边。……喂,快停下。会被其他人发现吧。

“超没问题哦!不如说我状态绝佳的!所以不要盯着这边啦。”

我立刻回信,试着露出轻松的笑容。凑千纱似乎总算是放心了,她把视线从我这边挪开。之后,她又发了一封邮件过来。

“没事就好。不过你脸色真的很差哦?”

“脸是天生的啦!”


“啊啊,歉抱歉抱(^_- )-☆是脸色呢。色掉光了哦\(^o^)/”

……歉抱我大概猜得出,那颜文字是什么鬼。你完全没道歉的意思吧。

要是给大家知道凑千纱给就在旁边的孤零零发这种邮件,大家都会死一般震惊吧……想到这里,因为熬夜带来的压力,我如此回信。

“就是我不色(性感)的意思对吧!失礼失礼!”

“不,当然不色咯。好没意思啊?庆人会说这种无聊的话,看来你的身体真的很糟糕?”

……唔咕,居然被凑千纱说了不行。也许真是不行。不过,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半开玩笑的把实话告诉了她。

“不是身体不好啦。让我睡眠不足都是社会的错!”

“怎么了,千纱?”

凑千纱身边的女生出声询问因为我的短信窃笑起来的她。

“你在和谁发邮件啊?”“难道是和男人?”其他女生也戏弄起凑千纱来。

凑千纱有男人!?竖起耳朵的轻薄男们骚动了起来。

“不,不是啦。是,是我妹妹啦。我们在聊晚饭。今天是我负责做饭。”

凑千纱撒谎道,她把手机放进了口袋。

“诶~”“真的~?”“真的哦。”“话说,千纱有妹妹啊。”“啊,恩。”

不愧是女高中生。话题真是转得快。她们的兴趣从发邮件的对象换到了凑千纱的妹妹身上,我的事没有暴露。要是屏幕给人看见了就完了。不过她们还真是够俗啊……

“……好像见一见凑同学的妹妹。”“恩,肯定很可爱。”“你有几个妹妹啊。”

附近的男生们开始听起了女生的闲聊。确实。我对此也并非没有兴趣。(译:放心,小姨子还有17页就来了。)

但比起那个,现在写段子的事情更重要。我收起手机,重新对向活页本。

……啊,不行了。我差不多要睡着了。不能继续思考了。到极限了。五分钟就好,不,午休时间就先睡吧。之后就像冲刺一样,在放学前的第五第六节课全力完成段子吧。

——啊,不对。第五节课是体育课。切,真糟糕。就算去体育课也不能想NETA。就算在旁边旁观,带着本活页本实在是太奇怪了。恩,那就去保健室吧,要不要第五节课偷懒?好好找张床睡一觉,应该能让脑袋清醒些。虽然就靠第六节课能不能完成让我有点不安,不过,现在重要的是集中力。这么做就结果而言更有效率吧。

好。决定了。我从座位上站起,摇摇晃晃地走向保健室。

保健老师神乐老师看到我的脸色,便立刻给了我一张床让我休息。保健室的床比我想的还要舒服。在我闭上眼睛的同时,我的意识已经步入了梦乡。

*

“庆人,差不多该起床了哦。”

“…………恩恩……?”

耳畔响起令人身心舒畅的女高音。身体被人轻轻摇动。我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

“早上好——”

睁开眼之后,眼前有个天使。可是她既没长着翅膀头上也没有光轮。

这是当然的。在那里的不是天使,而是凑千纱。

“——诶!?”

惊愕的我从床上直起上身。

“为什么凑同学会出现在我房里!?”

“你睡糊涂了吗?”凑千纱咯咯笑了起来。“这里是保健室哦。”

“……啊,对了。”

被吐槽后,我想起了我睡在了保健室里这件事。

“不过你还真能睡啊。都已经放学了哦?”

吃惊的说着这句话的凑千纱正坐在床边。我的心脏不禁猛烈跳动了起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随便的和我呆在一张床上。你也太没防备了吧……?

“庆人,你还困吗?”

“——啊,没事。我已经完全恢复了。”

虽然身上还存在些许疲劳,不过多亏了她睡意已经完全消散了。

“那个,神乐老师呢?”

“她现在不在,在开会呢。”

“是吗……话说,都放学了?”

“真的哦,你看。”

凑千纱指向挂在墙头的时钟。已经十六点了。也就是说,呜哇,我睡了超过三小时啊……明明打算第六节课前就起来的……

受到了些许冲击的我问道“……凑同学什么时候来的?”

“大约三十分钟前。”

“三十分钟?这期间你一直在这里?”

“恩。”

“你干嘛不立刻把我叫起来啊?”

“我看你睡的很香,所以就想让你再睡会儿。嘛,虽然最后实在腻了就把你叫起来了。”

“腻了?”

“啊,那个……就是等的受不了了的意思。话说,睡着的应该是公主,叫醒她的应该是王子啊。我们这样立场反过来了呢。”

“……我可不是王子那种人才。”

“是呢。确实,你的睡脸就像公主一样可爱。”

呵呵,凑千纱坏心眼的笑了起来。


“太可爱了,我不小心就拍了张下来。”

“拍了!?”

不小心个鬼啊!你干了什么啊!

“可以当待机画面吗?”

“可以个头啊!快删了!”

“不,不要……”

凑千纱抱紧胸口缩起身子,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哀求道。

“……住手,不要摆出那种反应。这不是搞得我看起来就像那种袭击妇女的最卑劣的男人。”“不是叫你停了吗!”

要是老师这时候回来要怎么办啊!搞不好我会被退学啊喂!?

“恩,能这么吐槽,看来你已经恢复了呢。”

凑千纱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意外的冲击让我屏住了呼吸。

“……嘛,就像邮件里说的,我就是睡眠不足而已。”

我甚至都把照片的事情给忘了,而是直接和她对话起来。

“你熬夜了?”

“恩。”

“昨天晚上有放那么H的节目?”

“不要说得像我是那种会为了看H的节目熬夜的男人行不行。”

“诶,不是吗!?”

“才不是啊!”

不要吃惊行不行。失礼也要有个度啊。

“那,你是为了什么熬夜的?”

“…………因为写不出漫才用的段子。”

虽然有些犹豫,不过反正马上就会暴露,我还是老实交代吧。

“诶,所以就没睡?”凑千纱的眼神变得尖锐起来。

“恩……不过到最后也没写出来。对不起。”

我轻轻低下头,随后凑千纱嘟囔了一句“……是这样啊”。

“谢谢你。”不知为何,她向我道起谢来。

“对,对不起……我跟你道歉……请不要对我做过分的事情……”

“不是叫你停了吗!”

要是老师这时候回来要怎么办啊!搞不好我会被退学啊喂!?

“恩,能这么吐槽,看来你已经恢复了呢。”

凑千纱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意外的冲击让我屏住了呼吸。

“……嘛,就像邮件里说的,我就是睡眠不足而已。”

我甚至都把照片的事情给忘了,而是直接和她对话起来。

“你熬夜了?”

“恩。”

“昨天晚上有放那么H的节目?”

“不要说得像我是那种会为了看H的节目熬夜的男人行不行。”

“诶,不是吗!?”

“才不是啊!”

不要吃惊行不行。失礼也要有个度啊。

“那,你是为了什么熬夜的?”

“…………因为写不出漫才用的段子。”

虽然有些犹豫,不过反正马上就会暴露,我还是老实交代吧。

“诶,所以就没睡?”凑千纱的眼神变得尖锐起来。

“恩……不过到最后也没写出来。对不起。”

我轻轻低下头,随后凑千纱嘟囔了一句“……是这样啊”。

“谢谢你。”不知为何,她向我道起谢来。

“哈?为什么?”

我明明破坏了约定啊?一般来说该骂我吧。

“因为,你都那么拼命了对吧?……诶嘿嘿。虽然没写出段子,不过你这么努力,我真的很开心。”

这么说着,凑千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唔。”

我的呼吸停止了数秒。也许心脏都停止跳动过。

——太,太可爱了吧!这什么啊!?好想紧紧抱住她啊!

作为睡醒后的刺激这也太强了,不讲道理的感情正不断满溢出来。

如果这是努力的报酬,很明显这报酬付多了。要不是我对美少女没有丝毫想法,肯定就被击沉了。

“……而且。”

凑千纱不好意思地对猛烈动摇的我说道。

“NETA我也没想出来。”

“什么吗,凑同学也是啊——额,哈!?怎么会写不出!?”

“都是可露莉(Canelé)的错。”(译注:法式点心。)

“什么?”

“——记得,那是前天的事情了。”

凑千纱用夸张的口气解释了起来。

前天,打工处的同事送了她可露莉的模具。铜制的模具买起来似乎很花钱,从前就很想要的凑千纱对此非常高兴。当天,她就准备起了材料——似乎做这个需要花超过半天来发酵——昨天晚上她便烘焙起来。结果呢,不知道是因为运气好还是有实力,她一次就做出了超出预想的作品。很高兴的凑千纱就这么根据不同食谱继续准备起了材料,等她注意到时,已经没时间想NETA了。

“做了酵母(TANE)而没写NETA,恕我告退。”(译注:这里最后一句千纱用了おあとがよろしいようで,这是日本落语中常用的说辞,通常用于落语家说完相声后准备退场时,是比较谦逊的退场说辞。)


在最后付了句没用的插科打诨后,凑千纱朝我低下了头。

打算完美谢幕吗。当然这里必须吐槽。

“不准退。本来每个人写一份带来是凑同学提的吧?你居然忘了,好过分啊。”

“唔……不,可是,我也不是完全忘了哦?在等烘焙的时候我还是有想那么一丢丢的。……但是,人家没有恋爱经验嘛,所以一个人想关于恋爱的主题意外的很难嘛……所以……那个……抱歉。”(译:不管套不套路,你们必须约会233)

凑千纱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就像个被骂的孩子一样默不作声了起来。……糟糕,我说的太过了吗。虽然被放了鸽子是有点生气,不过她那么沮丧我也会困扰。

“……没事,这边才要向你道歉。什么都没写出来结果上看是一样的,我没有如此责备你的立场。”

“不是的。在庆人努力的时候,我却去呼呼大睡了。庆人有责备我的权利。”

对不起,凑千纱又一次深深低下了头。

“是我太不放心上了。我什么都愿意做,请原谅我吧。”

“……女孩子还是别说什么都愿意做这种花比较好哦。”

“没关系的。”凑千纱微微一笑,“什么都愿意里面不包括H的事情。”

“那不就不是什么都愿意了嘛。”

虽然我是没打算提那种要求就是了。——啊,我想起来了。

“那么,就把刚才拍的我的睡脸删了吧。”

“啊,那也不包括在什么都愿意里。”

“这点小事你给我包括进去啊!?”

“因为,最近关于什么都愿意的表现会进行严格规制的嘛。”

“的嘛什么啊。这是哪儿来的传言。东京都条例吗。”

“还有明年什么东西都要交税的传言。”

“才没有啊。有也不要信。财务省会生气哦。”

“能把什么都愿意用的像什么都不用一样,我觉得真是幸福呢。”

“我知道了。你就是想说什么都愿意对吧?”

我半睁着眼说了之后,凑千纱“啊哈哈”的笑了出来。

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啊,为什么不能像这样创作段子呢……”

我不禁漏出了这句话。明明和凑千纱聊天的时候能不听连锁下去,自己一个人写NETA的时候却完全做不到。

“比起一个人思考,还是我们边聊边想比较好,不是吗?”

“……嘛,是呢。”

“恩,那么,今后我们就以此为方针。庆人不许熬夜了哦。”

“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了。”

“那,我们去吃茶310吧。我想快点吃可露莉。”

“你带着啊……也是,没吃午饭饿死我了。”于是,我给神乐老师留信之后便离开了保健室。随后我回了趟教室拿上包之后便去了吃茶310。

首先我处理了便当,之后,我又享受起店主的混咖配凑千纱做的点心这个最强组合。虽说作为点心可露莉有点太重了,不过它比预想的更美味。外侧酥脆,甜中带苦。内侧松软,甜蜜爽口。这可露莉好棒。实际上这是我第一次吃这个,不过也许在至今为止吃过的点心里我最喜欢这个呢。这么说了之后,凑千纱眼睛放光,非常高兴。

“真的!?那明天我再做!就做一千个吧!”

“不要那么多啦。”

顺便一提,店主不知为何没加入。原一流西点师应该能提贵重的意见吧?在我试着问理由时,“那个人是糖尿病的后备军啊。”,凑千纱回了个有点让人悲伤的答案。店主隐退做起咖啡店,也有这方面的理由吗……

吃饱之后,我们便一起写起段子。果然两个人一起干效率就是不一样。迷茫时我们就互相询问意见,非常开心。这么开心的话,就算熬夜都没问题吧。

又过了四天,来到星期五。

关于恋爱这个主题,我们已经作出了8份素材。

制作成效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种情况我们就顺着势头继续做,第二天一看,有的确实没救,但也有的我们很有自信那确实有趣。

不过尽管如此,是不是能在P1中让观众爆笑这点仍然很微妙。至少我是不能给出OK的答案的。虽然并非没有尝试一下的想法,不过对失败的恐惧还是战胜了尝试的想法。这不是能轻易下决心的。

话说回来,这时我想到的最好的选项,其实是就算出不了P1也能继续和凑千纱保持这样的关系。一边在吃茶310喝着极品咖啡,一边和她放开闲聊。只要这样我就满足了。我没觉着要故意去冒险。

然而,凑千纱执着于登上P1的舞台。

“这个肯定能行的!”“求你了一起出场嘛”她好几次向我拜托。

我觉得这种迫切感似乎不像是投入在文化祭这种程度的活动上的。(译注:下方的乱扯我尽力翻译)

“你为什么非要参加P1啊?”

“……我,我想要优胜奖品,大米券。”

“不对吧,想要大米券的女高中生算什么啊。”

“真失礼。大米券是女生的必备品哦。在seventeen上登过哦。”


“诶,真的?”

“真的。上面写着要是在约会的时候不经意间使用的话,能让对象产生自己是个顾家型女孩的印象。”

“该说这样是体现顾家呢,还是体现为家事操劳呢……”

“特别是对和织田庆人的一起做漫才的人,这似乎能产生五倍效果哦?”

“似乎个鬼啊。为什么知名杂志会登我的名字啊。”

“因为这是真真正正的恋爱喜剧嘛。”

“闭嘴啦!”

……不过呢,先不考虑大米券这个玩笑,凑千纱想和我一起出漫才的想法是确实的。这个想法老实说让我很高兴。不过我对此有两点疑问。

凑千纱说想见我,也就是为上P1行动,是在文化祭前的一个月。虽不能说这有点太迟了,不过既然她有这想法应该更早一点,差不多应该在暑假之前——也许在那个时候我不会见她吧——不过能在那时就说一声也好啊。

而且,虽然是现在才注意到的,凑千纱不是向周围隐瞒自己喜欢搞笑的事情吗?那做漫才不是与这个矛盾了嘛。

我试着询问后,凑千纱含糊起来。

“……那个,因为有很多复杂的原因。”

“很多复杂的原因?”

“…………因为与少女的隐私相关,这个问题不能回答。”

这句话我之前也听过啊。她在隐瞒什么。肯定没错。不过,我无法深入考察这件事。嘛,人都有不想说的事情对吧。

不过这样的话,我也不用转变自己的主张吧。

关于我上不上P1的问题,继续被搁置了下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