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221章 万物草木道

    这青色的光柱冲天,使得苍穹翻滚,甚至四周的血气,都在这一刻扩散开来,这一幕,立刻震动了血溪宗。

    中峰大长老宋君婉,正在打坐,此刻猛地睁开眼,露出惊疑,走出洞府后立刻就看到了青光,更是看到了青光升起的地方,正是圣丹残壁所在。

    “夜葬在那里感悟,难道……”宋君婉内心一震,立刻飞出,不但是她这里如此,其他三个山峰,此刻也有长虹疾驰,直奔圣丹残壁之处。

    甚至就连祖峰内,此刻也都有不少神识之力散开,笼罩圣丹残壁,立刻就看到了那里的白小纯,看到了他目中的深邃,看到了他神色的恍惚,还有那如痴如醉的表情,这一切,无不表明,白小纯正在感悟丹壁!

    “每隔百年左右,都会有人感悟成功,但却都没有引起丹壁如此青光!”

    “我记得典籍上曾记录过,八千年前的那位血真人,感悟这丹壁时,也曾出现滔天青光……莫非,这才是真正的感悟?”

    “这夜葬……居然在草木药道上,也有如此天赋!”

    “他以前就会炼药,如今又能感悟,如能成功,说不定多少年后,我血溪宗会出一个炼药大师!!”

    不但是那些太上长老注意到了白小纯,这一刻,祖峰上更有两道目光,如同闪电一样,骤然间看向白小纯。

    一个是无极子,另一个……则是宋家老祖!

    这二人目光奇异,神色都有些动容,仔细的看了半晌后,眼看白小纯四周一道道身影出现,宋家老祖忽然开口。

    “宋君婉,为夜葬护法,任何人不要打扰他,如有违反,格杀勿论!”

    宋家老祖声音冰寒,回荡四方时,立刻白小纯四周的那些来临的修士,全部脚步一顿,都胆战心惊,一些原本升起的心思,也都立刻打消。

    宋君婉深吸口气,立刻向着祖峰一拜,快走几步到了白小纯身边,盘膝坐下后,为白小纯护法。

    更有一些中峰内属于宋君婉的嫡系修士,也都陆续来临,环绕四周,一个个盘膝坐下,冷冷的看着外围那些来此的修士。

    有宋君婉护法,又有老祖警告,四周那些别有心思的修士在看了几眼后,相继离去,很快此地平静下来。

    可随着夜葬感悟丹壁之事的传开,在之后的一个月里,每天都有不少修士过来,都在观望,宋君婉也不时看向目中充满了血丝,如失了魂一样,似乎眼前只有丹壁的白小纯。

    “这夜葬……逆血返祖,补天之法惊人,更是对于药道也有如此天赋,我血溪宗这块丹壁,来尝试感悟的弟子也有很多,可就算是有能成功的,也不会引起丹壁如此反应!

    这白小纯,他从这丹壁上感悟的,是什么药道?”宋君婉看着白小纯,目中深处,神采更多,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夜葬了。

    对方明明很简单,似乎一眼就可以看穿,可当你认为自己看穿时,会猛然间发现,自己所知道的,所看到的,只是沧海一粟。

    “这样的人,怎么会在凝气时,默默无闻?难道真的是厚积薄发?”宋君婉看着白小纯,目中露出沉吟,可无论怎样,她双眸内的神采,依旧是她自己也没察觉,已慢慢越来越浓。

    时间流逝,又过去了一个月,白小纯早已忘我,他的眼中,只有那药师的模糊身影,只有此人的炼药过程。

    他一遍又一遍的观察,直至看的仔仔细细后,丹壁上的虚影模糊,再次清晰时,换了一个人,也在炼药,手法与方式,又有不同。

    可总体来说,药道的理论却是一样,都是以草木之丹炼药之法,通过不同的人,不同的方式,去表达同一个知识。

    白小纯身体震动,他看着一个又一个身影去炼药,看着每个人都用着一样的知识,去创造自己所需的草木药力。

    渐渐的,他的脑海如被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他的呼吸急促,他的双手不知觉得抬起,在面前不断地模仿丹壁内炼药的一幕幕。

    随着他双手的模仿,渐渐地,在白小纯的身上,居然也出现了一层青光,这青光出现的刹那,立刻丹壁的光芒竟被吸引,直奔白小纯而来,似乎与他连接在了一起。

    白小纯脑海轰的一声,在这一刹那,似乎有无数的药道知识,通过这青光,直接涌入他的脑海里。

    这一幕,立刻让血溪宗祖峰上的众人,再次震动,齐齐看去时,以他们的修为,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这是……传承!”

    “难怪丹溪宗多次不惜代价要换回这丹壁,若非是当年血真人归墟前下了命令,此丹壁永远不可还给丹溪宗,怕是早就被丹溪宗换回去了。”

    “此物……是丹溪宗药道的传承……我记得在丹溪宗,似乎还有一半残壁?”血溪宗几个老祖,相互看了看,都看出了彼此目中的心动之意。

    在这传承中,白小纯脑海剧痛传来,他身体颤抖,双眼立刻赤红,口中发出低吼,强行承受。

    他不舍的放弃,因为这些药道知识,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心神狂震。

    “以天地为炉鼎,以万物为草木,念化魂种,炼造化之丹!”

    白小纯脑海翻滚,掀起滔天大浪,这一刻,他想到了被自己灭杀的方木,对方的天地炉鼎,显然……就是出自这丹壁传承的第一句!

    同时,他更是想起了方木死时,被自己感受到了那阴阳脸的青年,方木竟被那阴阳脸,不知在何时,种下了魂种!

    此事当时白小纯觉得诡异,对于那阴阳脸看似不在意,可在心中,却很警惕,而眼下……他终于明白了对方所施展的,正是……念化魂种!

    而此刻白小纯所传承的,则是……草木万物功!

    天地炉鼎,万物草木,念化魂种,这三种神通之法,正是丹溪宗支撑宗门的根本之道!

    只不过因血溪宗当年抢走了这半块残壁,使得丹溪宗缺少了万物草木,或许,这也正是丹溪宗逐渐没落的原因之一。

    “以万物为草木,草木之变,凝聚所需一切药力……这种药道,匪夷所思!”白小纯呼吸急促,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想要装模作样一番,却真的在这丹壁上,获得了如此传承之法。

    在他的承受下,丹壁的光芒越来越弱,而他身上的青光却越来越强,数日后,当丹壁的光芒消散的刹那,白小纯的双眼,蓦然睁开,他身上的青光,滔天而起,撼动八方,使得天雷幻化,滚滚扩散的同时,在半空中,竟出现了无数的草木之影,不断地融合,不断地变化。

    这种天地异象,顿时让所有血溪宗的弟子,全部骇然,可以想象,这一天后,夜葬的名字,必定再次于血溪宗轰动,更是会传到其他宗门的耳中,夜葬的名气,在整个东脉下游修真界,将再次声名赫赫。

    “夜葬……”宋君婉起身,目中带着关切,看着白小纯,此刻的白小纯,他全身消瘦了一大圈,整个人都凹陷下去,近乎皮包骨,可目中却闪动着惊人的光芒。

    “我要去炼药!”白小纯向着宋君婉点了点头,来不及多说,他此刻需要消化脑海里的知识,需要用具体的炼药去让自身牢牢记住万物草木的感觉,身体一晃直奔中峰飞去,一路无数人目光凝聚,就连祖峰上的老祖,也都目中带着期待,看向白小纯。

    回到了洞府内,白小纯立刻闭关,他身上的草木不多,可也毫不迟疑的取出,打开丹炉,不去炼制灵药,而是去炼制草木之丹。

    在这炼制的过程中,他对于草木的药力变化,掌握的更多,与脑海里的传承印证后,收获极大,整个人废寝忘食,而血溪宗对白小纯的重视,在这一刻也体现出来,在宋家老祖的安排下,大量的药草被无偿的送到了白小纯这里,更是将一个又一个丹炉以及血火石,陆续送来。

    这是用整个灵溪宗的资源,来让白小纯尽快完成传承的掌握,那些药草内,甚至有不少,都是罕见之物,放在外面,可以卖出天价,被人争夺。

    可眼下,却毫不犹豫的,送给了白小纯。

    甚至送来药草的童子,还极为恭敬的对白小纯开口。

    “老祖让弟子转告大师,这只是第一批,之后还会有药草陆续送来!”

    也正是因为这一批药草的及时送到,白小纯在熟悉传承的过程中,没有丝毫的中断,在这不断地炼制草木之丹中,他的双眼越来越亮,他的药道造诣,更是不断地突飞猛进。

    甚至白小纯狂喜的发现,那曾经自己看不懂的寒门药卷,在这一刻,居然能看懂了第一页的一部分!

    哪怕只是一部分,与万物草木结合后,白小纯目中露出奇异之芒。

    “我觉得,我现在终于可以去炼制……四阶丹药了,甚至五阶,也不是没有可能!”

    四阶丹药,是一个分水岭,若能炼出,他将不再是药徒,而是成为……药师!(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