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218章 谈判破裂!

    白小纯心情激荡,他看着铁蛋,面具下的真正面孔,此刻露出开心的笑容,更有温暖,铁蛋越是强大,他就越高兴。

    尤其是听到四周人之前的惊呼,白小纯更是激动,他很想告诉所有人,这是我的铁蛋!

    可白小纯明白,这一刻,铁蛋不能过来,他站在血溪宗人群内,遥望铁蛋,他的目光里似带着唯有铁蛋能明白的含义。

    “乖乖的,回家去,等老爹我办完事,回来找你。”

    铁蛋脚步猛地一顿,它很聪明,尤其是当年跟随白小纯时,白小纯教了它很多事情,此刻眼珠一转,立刻猜到了什么,于是停顿后,向着血溪宗众人呲牙,露出凶残之意,可偏偏那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过宋君婉的胸口……

    这目光,别人看不出什么含义,白小纯岂能看不出来,他心底叹了口气,狠狠的瞪了一眼铁蛋。

    铁蛋赶紧低头,再次咆哮一声,转身骤然离去,速度之快,刹那就没影了,四周的那些战兽,也都纷纷嘶吼几声,重新回到了各自主人的身边。

    方才掀起的排山倒海的气势,此刻慢慢消散,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在那鸢尾峰上,此刻有一道目光,遥遥的望着血溪宗人群内的白小纯。

    这目光带着一丝奇异,那是一个女子,一个衣着朴素,容颜秀美的女子,虽然有些面色苍白,可不但没有减少其美丽,反倒使得此女有种楚楚可怜之意,让人看到后,会忍不住升起怜惜。

    “哥哥,原来你去了血溪宗呀……”女子掩口一笑,目中却有诡异之芒一闪而过……她,正是当日在陨剑深渊内失踪的公孙婉儿,在白小纯去血溪宗的这段日子,她回到了灵溪宗!

    在公孙婉儿望向白小纯时,白小纯体内的天道气息突然微震,他有些诧异,隐隐觉得似有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四下看了看,一无所获,白小纯诧异时,前方鸢尾峰老妪深吸口气,脸上露出笑容,觉得自己这些年对铁蛋那么好,果然是有用的,自己一开口,铁蛋就听从的离去了。

    “不好意思,诸位还是离开北岸好了。”鸢尾峰老妪内心喜悦,可表面上却露出森然。

    宋君婉深吸口气,好半晌才压下内心的不平静,虽然早就知道灵溪宗有了王兽,可如今亲眼看到,那种真正面对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根据密报,这王兽也是那白小纯培育出来,天道筑基,明悟水泽国度,培育出王兽……这白小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种人,若是我血溪宗的修士……就好了。”宋君婉心底叹息,没有了继续参观下去的心思,听到鸢尾峰老妪的话语,正要开口,可就在这时……

    一声冷哼,从苍穹上蓦然传来,天空上,一直存在的磅礴的漩涡,此刻宋家老祖的身影,迈着大步,全身四周血光滔天,走出漩涡。

    他的身后,可以看到漩涡内,灵溪宗老祖之一的李子墨,神色有些遗憾,随之而出。

    “灵溪宗诸位道友,莫要自误,一旦开战,就停不下来了!”宋家老祖面色阴沉,回头看了一眼漩涡,又看了看李子墨,淡淡开口。

    “宋道友给出的条件,太过苛刻,我灵溪宗……宁愿一战,也绝不愿残喘千年!”回答宋家老祖的,不是李子墨,而是漩涡内,此刻浮现出的一张沧桑的面孔,这面孔肃然,有无尽岁月之力弥漫,目光带着深邃,此刻开口时,天空都掀起波纹。

    此人,正是灵溪宗一代老祖,寒宗!

    宋家老祖目光收缩,冷哼一声,大袖一甩,顿时身体外血光化作血雾,骤然扩散,右手向着下方血溪宗众人一抓。

    “我们走!”他一抓之下,包括白小纯在内的所有血溪宗修士,身体瞬间飞出,直奔血雾,刹那到了血雾上后,这片血云翻滚,向着远处轰然而去。

    速度之快,一瞬无影!

    这一切变化太快,灵溪宗众人纷纷心神震动时,天空上的漩涡内,之前浮现出的面孔,遥望血雾远去的方向,目露沉思。

    “我们要不要留下这宋老怪?”李子墨缓缓开口。

    “这宋老怪修为不俗,在血溪宗八位老祖中,论战力,可列为前三,他既敢单独到来,必定有准备,其中有诈,况且此事也不符道义之举。”一代老祖沉吟片刻,慢慢说道,至于主因是前者还是后者,唯有他自己知晓。

    “寒兄……李某觉得,血溪宗也不愿开战,他们的条件能看出,已是给出的极限,我们……”李子墨迟疑了一下,不忍未来战争中宗门的死伤,轻声开口。

    “子墨,你心软,可在这个时候,心软是没用的,老夫也知道一旦开战,生死危机,我灵溪宗有灭门之灾祸,所以宋文云给出的条件,我是同意的,能不开战,即便是我们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可却避免了宗门的毁灭,避免了这些小辈的死亡……”寒宗沧桑的声音回荡,带着疲惫,他的话语,外人听不到,只有李子墨与另外几个老祖,可以听闻。

    “所以我们承诺,不会趁机去攻打血溪宗山门,也不会与空河院联手,也的确会履行承诺,可是,我们不能允许对方以通天河来布置阵法!”

    “一旦为了此刻避开灾祸,同意了对方以通天河布置阵法,使得通天河水在我们这片区域枯萎,灵气减少,封印我们千年,所有人修为停滞,无法突破,千年……怕是用不了几百年,灵溪宗就自己枯死了,就算是熬过了千年……那个时候的宗门,比现在虚弱太多太多,这就是把主动权,送给了别人,把灾难,留给了后人!”

    “等于是把刀,悬在了脖子上,千年后,血溪宗与现在不一样,已是中游大宗,强悍了不知多少倍,而我们则脆弱不堪,那个时候,他们想给予我们怜悯,会选择遵从约定,可若是不想的话,可以轻而易举的灭了我们全宗!”一代老祖目中的沧桑,似看到了千年后的死亡,语气低沉。

    “被封印了千年,看似避免了死伤,可实际上,却是留下了日后灭门的大患,反倒不如现在,局势多变,就算真的开战,灵溪宗虽不如血溪宗,可也很强悍,配合外力,一切皆有可能。”

    “子墨,看事情,我们身为老祖,不能看眼前,要加上岁月,去看全局与未来!”

    “灵溪宗……宁可这一代铁血战死,也不愿如狗一样残喘千年,千年后有希望也就罢了,可分明……这是一条绝路!”一代老祖神情疲惫,说完后,渐渐消散在了漩涡里,很快的,苍穹的漩涡消散,李子墨沉默片刻,目中露出战意,他明白,一代老祖说的很对,站着死,还有希望活下去,可跪着活,未来一定死的很惨!

    不久后,掌门郑远东的命令,传遍南北两岸。

    “宗门大阵维持开启,落陈山脉阵法点燃,全宗外出弟子,立刻召回,所有修士……备战!!”

    而此刻,在灵溪宗与血溪宗之间的天空上,血云轰鸣而过,血溪宗的修士,一个个都胆战心惊,他们看到了坐在最前方的宋家老祖,面色铁青,始终皱着眉头,似带着无限心事。

    尤其是想起方才宋家老祖走处漩涡时说的那些话,显然,这一次与灵溪宗的沟通,失败了。

    而失败之后,两宗之间的战争,也随时可以爆发,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觉得这回去的路程,充满了凶险。

    神算子面色苍白,低头在那里推衍,白小纯沉默,他知道事情的始末,此刻也明白了灵溪宗的回答,心底叹息,这种决定宗门的大事,不是白小纯可以干扰与参与的,他沉默中,遥望灵溪宗的方向,心底满是担忧。

    血雾前方,宋君婉坐在宋家老祖身边,神色也带着警惕,不时看向四周,归去的路上,众人都在沉默。

    时间流逝,很快的,这片血雾就靠近了落陈山脉,只要翻过这里,就可以回到血溪宗的势力范围,宋家老祖睁开双眼,目中露出深邃与寒芒。

    可直至这片血雾飞过落陈山脉,踏入到了血溪宗的范围内,竟也没有丝毫的伏击出现,唯独在他们离开后,落陈山脉轰轰一震,以一道光幕爆发,与苍穹连接,放眼看去,形成了一个浩荡的壁障,屹立在了两宗边界中间。

    “好一个灵溪宗……”宋家老祖沉默片刻,轻叹一声,目中深处,有遗憾,也有尊敬,右手一挥,立刻他的袖口内,有三个光点飞出,在半空中,竟化作了三个虚幻的身影,其中一人,白小纯看了后,立刻认出,正是无极子。

    “居然没拦截?”这三个虚幻的身影,都是血溪宗老祖,他们出现后,血雾上众人纷纷拜见,白小纯也拜见后,抬头看向那三个虚幻身影的老祖,这三人每一个身上,都散出诡异的波动,扭曲虚无,白小纯看了后,暗自心惊。

    “老夫亲自作鱼饵,他们不管是因道义还是因怀疑,让我离去,这本身就是一种无畏与霸道,灵溪宗……这将是一个劲敌!”宋家老祖轻叹。

    其他三人也都沉默,无极子遥望灵溪宗的方向,许久摇头,也轻叹一声。

    “可惜,我们信不过他们,他们也信不过我们……”(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