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211章 绝世妖孽……

    “大长老,我不信血梅所说的那些事情,我一点都不信,在我心里,你的圣洁,如同莲花,是这世间任何污秽都不能去染指,你的美丽,如同水仙,我不允许那些玷污落在你身上丝毫!”白小纯情绪似激动起来,他的双眼内,在悲伤的同时,更有痛惜。

    “大长老,在我心中,你是这样的人啊,是我梦寐以求的渴望,是我心中永恒的港湾,是我理想中的仙子,是我需要守护一辈子的圣洁。”白小纯悲愤欲绝,身体颤抖,似乎心底的失望在这一刻,与执念融在一起,化作了癫狂,又如压抑到了极致,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我夜葬这一生,杀戮无数,残忍无边,我丧失了人性,丧失了感情,丧失了热血,我此刻如同一个空壳,存在的只有冰冷,杀戮与残忍,可这空壳内,还存在了一丝光明,这光明,是在当年我第一眼看到大长老你后,出现的曙光。”白小纯袖子一甩,他的身上,这一刻更有煞气似控制不住的散开,让人感受后,忍不住会浮现出尸山血海,更有一股铁血之意,在白小纯身上轰然而起。

    宋君婉娇躯一震,她怔怔的看着白小纯,看着他目中的失望,悲伤与痛苦,看着他目中深处藏着的曾经的美好,圣洁与执着,又看着仿佛这一切坍塌后,现实与所想的完全逆转,从而引起的整个人的歇斯底里。

    “与其说我选择中峰,不如说我选择的是,是大长老你啊。”

    “你说我色眯眯,你错了,我从来没有,我每次看到你,都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守护……”

    “可是大长老,现在的你,不是你!!”白小纯大吼,眼中赤色更浓,痛苦之意,更为明显。

    “穿好你的衣服,整理你的神情,收去你的妩媚……请把我心目中,那圣洁不能亵渎的宋君婉,那让我夜葬这一生要去守护,我心目中唯一的曙光,还给我……”白小纯面部狰狞,疯了一声的狂吼,声音震动洞府,使得水池的水都在颤抖,似要把他自身的一切情绪,从这狂吼中爆发出来。

    假夜葬的魂,此刻都哆嗦了,他呆呆的看着借用了夜葬身份的白小纯,他此刻有些发懵,他觉得似乎对方……真的是夜葬,那一句句话,还有情绪的爆发,实在太逼真了。

    整个洞府,慢慢寂静,白小纯沙哑的笑了,笑声带着失落,带着苦涩,默默地转过了身,不去看宋君婉一眼。

    在转身的瞬间,他的心在颤抖,那是吓的,他刚才进入这洞府的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寒意升起,这一路上他想了所有方案,都没有把握。

    只能随机应变,方才对方出水的瞬间,白小纯知道这一次自己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己扔进去了。

    “这臭娘们太坏了!”白小纯委屈,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怎么狠,显然是知道自己如今被老祖看重,在宗门内名气不小,于是才用了这样的手段。

    “好在我白小纯也不傻,看你接下来能用什么手段!”白小纯警惕,等待对方继续出招。

    宋君婉的脑海嗡鸣,身体震动,白小纯的话,如同刀剑一样,字字刺在她的心中,她怔怔的看着白小纯的背影,这背影在她的眼里,这一刻似乎无限的高大起来,似乎可以支撑天地。

    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这一刻的夜葬,强烈的撼动了她的心神,那种撼动,如同山峰落下,摧毁了一切的壁障,直接轰在了灵魂中。

    她只能沉默,心中很乱,她原本的打算,是今天叫着夜葬过来,找个由头,把此人责罚一番,关在血狱里,这样既可以让当日的那些流言全部消失,同样也使得血梅没有办法杀戮,这样的话,二人之争,她算是小赢一把。

    可却没想到,这平日里一向看自己时色眯眯的夜葬,居然因自己的衣着与举动,几乎要崩溃了,那一句句话,尤其是最后一句,白小纯让她把真正宋君婉还给他,这句话,彻彻底底的撼动了宋君婉,让宋君婉沉默后,看向白小纯时,目中多了一丝不一样的神采。

    宋君婉深吸口气,神色慢慢不再露出妩媚,而是平静下来,右手抬起一挥,一套略微保守的衣衫落在了身上,整理了发丝,整个人在这一刻,顿时气质大变,不再是媚态,而是端庄极美。

    她本就年龄不大,此刻这么一装扮,与之前强烈的发差,立刻整个人从内到外,散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国色天香,人间极品。

    肌肤素白,不施粉黛,如朝霞映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看向白小纯的背影时,眸含秋水,可又澄澈如纯。

    尤其是皓齿星眸下,素齿朱唇,让人一眼看去,如看到了人世间的美好与所有的色彩。

    “你转过身吧。”宋君婉轻声开口。

    白小纯内心警惕,此刻却摆出失落的模样,骨子里透出一股铁血,缓缓转身,目中带着的深邃与苦涩,看向宋君婉。

    只是一眼,白小纯内心就轰然震动,他不是没见过美人,无论是侯小妹还是周心琪,又或者是失踪的杜凌菲,任何一个,都是绝美,可如今与这宋君婉比较,在这宋君婉身上,透出的是与几女不同的成熟与风姿。

    尤其是前一刻的妩媚,在这一瞬成为了端庄,这种逆转,让白小纯目瞪口呆。

    那种美丽,带着纯洁,仿佛出水的芙蓉,让人惊艳绝伦。

    “妖孽……这宋君婉,就是一个大妖孽!!”白小纯口干舌燥,呼吸急促,内心的警惕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

    看到白小纯的样子,宋君婉掩口一笑,这笑容居然也没有了妩媚,而是多了一丝俏皮,尤其是双眸内的神采,让白小纯内心一颤。

    “这是什么招式!!”白小纯紧张,心脏怦怦狂跳,他觉得这宋君婉再次出招后,竟比之前还要强悍无数,这一次,近乎绝杀,他一时半会儿,竟想不出反击的对策。

    “好了,我把你心目中的宋君婉,还给你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宋君婉巧笑嫣然,声音动听,不等白小纯说话,宋君婉又继续开口。

    “这一次让你过来,是告诉你一个事情,你回去后整理一下,三天后的清晨,在中峰山脚下,你与我一起,陪同我宋家老祖,出使……灵溪宗!”

    “我宋家老祖,也是血溪宗八位老祖之一!”宋君婉神色慢慢严肃,缓缓开口。

    白小纯睁大了眼,在听到灵溪宗这三个字后,内心轰然震动。

    “出使……灵溪宗?”白小纯呆了一下,觉得有些怪异,想着自己居然是以夜葬的身份,回到了灵溪宗,他有些发懵。

    “怎么,你不愿意去?”宋君婉看了白小纯一眼,微微一笑。

    “原本没打算带你,不过担心你留在宗门内,会被血梅那贱人惦记,而我又不在,所以只好带你一起去了。”

    “你以后看到血梅那贱人,要多加小心,这贱人心狠手辣,又是九次地脉潮汐,其父无极子,更是我血溪宗内有望更进一步的老祖,所以此女行事没有什么顾虑。”

    “而我与她之间,一向不和,这贱人以为凭着其身份与资质,要与我抢夺中峰血子的身份,我岂能让她成功!”宋君婉提起血梅,目中有寒芒一闪,似觉得自己这个样子,与白小纯心目中的形象有些不大符合,她也不知道怎么的了,下意识的解释起来。

    “血溪宗历代都有四大血子,如今其他三座山峰都陆续的出现了血子,唯独我中峰没有,血子地位极高,堪比太上长老,一旦结丹就是血擘,仅次于老祖之下,至关重要,想成为血擘,唯有先成为血子!

    中峰血子,多少年来都是我宋家获得,可偏偏这一次,血梅因九次潮汐,欲争夺血子。

    我若失败,中峰在我宋家把持下,就会出现一丝裂缝,此事决不允许出现。”说完,宋君婉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深吸口气,若有所思,想了想后,他忽然问道。

    “那么这一次出使灵溪宗,是因为什么事?”

    宋君婉迟疑了一下,此事隐秘,若是换了之前,她是不会说的,可如今想了想后,又看了白小纯一眼,右手抬起一挥,立刻洞府阵法开启,封闭四周后,轻声开口。(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