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202章 兔子急了!

    在这洞府的角落里,白小纯记得自己明明都查看过,之前还没有,可眼下,却出现了一只兔子……

    尤其让白小纯觉得心颤的,是这只兔子居然在竖着耳朵,明显在听自己说话的样子,更让白小纯心惊的,是这兔子竟然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那模样,似方才等自己把话全部说完……

    此刻一人一兔目光凝聚的刹那,这兔子瞬间冲出,直奔洞府大门,白小纯大吼一声,立刻就要去阻挡,可这兔子太快了,在白小纯的目瞪口呆下,它竟直接从这大门中消失,眨眼就没影了。

    白小纯觉得要疯了,整个人头皮都炸开,他知道这是要掉脑袋的大事,一旦这学舌兔跑出去乱说,让人知道自己就是白小纯,那么他就死定了……

    即便是只有半句话,可也一样有风险,白小纯不敢去想后果了,冷汗顺着额头一滴滴的落下,他有心不出去,任由这兔子乱说,可他悲哀的发现,哪怕自己多次谨慎,观察四周,可却不确定……这神出鬼没的兔子到底暗中跟随自己多久,又听到了多少自己的话语。

    “我要杀了你!!”白小纯急了,身体猛地冲出洞府,刚一出来,他就听到了远处站在一颗大树上的学舌兔,说出的第一句话。

    “夜葬你变心了,你忘记了我们的海誓山盟,你忘记了我们的恩爱缠绵,你变了……”

    这学舌兔声音极大,在这一刻传遍四周,使得不少筑基修士,一个个愣了一下后,纷纷听到,神色有些诧异。

    白小纯先是一愣,这句话他不知道是谁说的,可他能肯定,这兔子一定跟随自己很久了,白小纯觉得毛骨悚然,大吼一声,此刻顾不得太多,右手抬起掐诀一指,顿时四周血气刹那而来,直接凝聚出了一道剑气,随着白小纯的手指,****而去。

    这不是寻常剑气,这是白小纯的不死剑气,此刻一出,引动四周血气,使得这剑气速度更快,轰的一声直接落下,将那颗大树瞬间摧毁,四分五裂时,这兔子直接飞出,向前飞奔。

    “太过分了,不就是吸了一些血气么,我是血溪宗的筑基修士啊,居然要杀我,这是逼我叛出宗门啊!”兔子一边扯着嗓子传话,一边急速逃走,白小纯疯狂,大吼追击,右手一挥,又一道剑气呼啸而出,化作长虹,直接落在了兔子那里,轰在了一处血潭旁,使得血潭崩溃。

    “哼哼,我偷偷吸收血气,就没人能发现我了……”

    “咦,这洞府似乎没人……”

    “杀人了,杀人了!”

    这兔子一路奔跑,口中的话不停的说出,传遍四方时,轰鸣之声滔天回荡,白小纯在兔子身后,一路追击,剑气一道道落下,使得兔子所过之处,一片轰鸣。

    草木崩溃的同时,一处处建筑,也在白小纯的愤怒下,大都被摧毁,使得整个中峰都乱了起来,大量筑基护法出现后,立刻就看到了兔子以及追击而来的白小纯,还有那一道道剑气的轰鸣。

    尤其还有一些筑基修士,没等反应过来,身边兔子一闪时,剑气落下,直接轰在身上,喷出鲜血后,发出怒吼。

    “夜葬,你要干什么!”

    “该死的,夜葬你找死!”

    “几个月前没杀你,你如今居然还敢出现!”

    在这些筑基修士怒吼时,白小纯一样怒吼。

    “都给我闭嘴!”白小纯此刻眼睛红了,下定决心,一定要灭了这兔子,双手掐诀,一道道剑气呼啸而出。

    兔子左跳一下,右窜一下,身边剑气轰轰落下,一时之间,鸡飞狗跳,一片混乱,那些筑基修士更是怒意弥漫,一个个飞起,就要冲向白小纯,神算子也在人群内,此刻冷笑,目中更有讥讽,觉得这夜葬实在没长脑子,居然被一个兔子弄到如此程度。

    “这兔子不错,有些意思,不知是哪个道友的宠兽。”神算子暗道。

    远处的血瀑布下,此刻因中峰下指轰鸣不断,在这瀑布内闭关的宋缺,睁开眼,皱起眉头,可却没有理会,继续闭关。

    就在这时,那兔子飞身一跃,跳到了一座洞府上,扯着嗓子,发出了超越之前声音的话语。

    “我白小纯……”这句话近乎是吼的,在传出的瞬间,四周所有人,全部一愣,双眼猛地收缩,白小纯这个名字,在血溪宗名气极大,几乎所有人若有机会,都会立刻灭杀白小纯,杀了这灵溪宗的天骄,唯一的天道筑基,立下大功。

    而眼下,白小纯的名字,居然从这兔子口中说出,立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凝聚过去,想要等这兔子继续说下去。

    可这兔子却站在那里发呆,没有继续。

    “我夜葬与白小纯不共戴天,敢在我面前提白小纯,你说,白小纯在哪!!”白小纯心肝颤抖,右手抬起,猛的一道剑气骤然而出,这剑气更强,吸收四周血气后,化作长虹,直接轰在了兔子那里,兔子飞跃避开,可它身下的洞府,却猛地震动,直接坍塌下来,而这洞府内,有一个血瓶,此刻晃动了几下,引起了四周阵法的波动,砰的一声,直接碎裂。

    这洞府,正是血梅的洞府,之前就被众人追杀白小纯时出手轰过一次,尤其是血瓶也有崩溃的迹象,虽被血梅稳固了一下,可如今……还是崩溃了。

    “我白小纯……”兔子大喊,可却只有这四个字……

    “继续说啊,到底后面是什么!”白小纯眨了眨眼,灵机一动,连忙摆出怒意,继续追杀兔子时,剑气又出,落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大坑,那兔子再次逃走,剑气不断落下,一座座洞府,都被轰击。

    “我白小纯……”兔子似有些着急,大吼一声,可说到这里后,还是没了……

    “该死的,你到底说不说!”白小纯放心了,此刻大吼,心底得意,觉得自己总算是坑了这兔子一把,无论怎么问,这兔子都只能说这四个字。

    “我白小纯……”兔子眼睛都红的透出光来了,依旧大吼。

    “你快点告诉我,白小纯是不是出现在了血溪宗范围内,在陨剑世界时,我与他不共戴天,我要杀了白小纯!”白小纯再次怒道,内心更得意了,觉得自己太聪明了,剑气一甩,巨响中,又一处洞府坍塌。

    “说,你给我说,后面是什么!”

    一时之间,白小纯在这追击下,整个中峰越来越乱,许是被白小纯逼急了,这兔子逃跑时,红着眼,身子都哆嗦了几下,口中的话突然改变。

    “我白小纯……血梅,我昨晚又梦到你了,早晚有一天,我神算子要得到你!”

    “我白小纯……方长老,你不要这样,会被人看到的……”

    “我白小纯……小姑,你是我宋缺的,血子也是我宋缺的,还有血梅,也是我宋缺的!”

    这些话语一出,中峰彻底轰动,大量的筑基护法与长老,纷纷神色大变,倒吸口气,一个个面色古怪,四周更是瞬间一片寂静……

    只有那兔子的声音,在不断地回荡。

    白小纯也都懵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确是把这兔子逼的太狠了,以至于对方居然把其他话都说出来了……

    神算子也在人群内,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背后升起,发出一声嘶吼,气急败坏的冲出,就要去灭了那兔子。

    “闭嘴!!一派胡言!!”。

    “没错,这兔子一派胡言!”神算子冲出时,白小纯也在一旁古怪的看了神算子一眼,觉得这神算子口味很怪,那样的面具女,居然也喜欢。

    不但是神算子出手,所有被这兔子提到的人,此刻都面色变化,一个个心神颤抖,全部飞出,要去灭了兔子。

    甚至远处血瀑布下,此刻宋缺的怒吼也回荡八方,身影如一尊血神,带着狂风血浪,轰然而来。

    “闭嘴!!”宋缺整个人都要疯了,兔子说的那句话,被中峰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心都在颤抖,此刻恨不能撕了兔子的嘴。

    在这追杀中,兔子趁乱,很快就没影了,白小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此刻心底舒坦,可神色却是阴沉无比。

    “这兔子太可恶了,到了最后居然还不说!”白小纯愤愤开口时,彻底放心,正要离去时,忽然觉得不对劲,在他的四周,那些方才追杀兔子的筑基修士,此刻一个个都盯着自己。

    宋缺眼中杀机四溢,他恨这来历不明的兔子,可对于明显是逼问之下,才让这兔子话语大爆发的夜葬,他一样恨。

    神算子也是如此,而四周其他人,他们或是洞府,或是自身,都在之前的暴乱下,被白小纯的剑气波及,他们对于夜葬的杀意,已经滔天。

    “夜葬,毁了老夫洞府,此事我们要算一算了。”

    “之前让你跑了,这一次,你死定了!”

    “夜葬!!”

    新仇旧恨齐齐涌现,四周的筑基修士,一个个修为散开,杀意爆发,立刻出手,要去灭了白小纯。(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