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98章 是谁暗算我!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白小纯成为中峰护法之一,他所能了解的事情,比之前多了不少,比如玄溪宗与丹溪宗的战争,此刻已经从开始的小规模,慢慢发展成为了大规模。

    又比如血溪宗这里,也在这段时间内,开始了备战,整个宗门内,都可以感受得到煞气的蔓延。

    “干嘛非要打打杀杀,大家和和气气,开开心心,联起手来一起去中游,岂不更好。”白小纯感慨,继续修行,吸收血气。

    每一次吸收血气,白小纯所在洞府的地面,都会有大量血气散出,非但如此,更是连他洞府外一片区域内的血气,都自行的凝聚而来。

    好在这里偏僻,不是什么上好的洞府,以至于除了他外,没人居住,否则的话,在白小纯的这般霸道的吸收下,其他人根本就无法修行。

    在练习这血剑的同时,紫气通天诀,白小纯也没有扔下,体内第一层灵海中的通天河水,在这段日子的修行中,逐渐的融化,还有驭人**以及元磁之力的研究,白小纯每天都会进行,面具下眉心的通天法眼,也慢慢的操控由心。

    感受到自己每天都在强悍,这种无时无刻都在提高的幸福,让白小纯激动不已。

    “我的不死金刚第一层,很快就可以成功啦,还有这血剑之法,太适合我了!圣地啊,我都舍不得走了!!”白小纯美滋滋的修行时,因血气的大量吸收,使得自身不死金刚卷第一层,也飞快的攀升。

    只是随着白小纯不死金刚卷下力量越来越大,随着他体内熟练的去强行滋生不死血气越来越多,白小纯吸收血气的量,也随之暴增。

    很快的,他所在区域的血气吸收,慢慢无法满足白小纯的修行。往往吸收血气正兴奋的时候,血气便慢慢减少,需要第二天时,血气才可以积累出来,继续被他吸收。

    “这样不行啊。”白小纯有些傻眼,使劲吸了半天,可这片区域的血气,还是不够用了……

    白小纯有些着急,看了看外面,想到了那些血气浓郁的区域,可一想到血溪宗的人那么的凶残,白小纯就有些愤愤。

    “那些好的地方,早就被人占据了,我可不是打不过他们,而是我要低调!”白小纯唉声叹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修行速度降了下来,他更着急了。

    “没办法了,我不在洞府内修炼,我去外面修炼,总可以了吧。”白小纯揉着眉心,琢磨之后觉得可行,又是等待深夜时,悄然外出,选择在了距离自己洞府不算太远的一片树林内,盘膝坐下,四周看了看后,闭目立刻猛的一吸。

    顿时,这四周仿佛扭曲,从地面上升起大量的血气,刹那就钻入他的体内,白小纯全身舒爽,那种久违的感觉,让他体内不死金刚卷急速运转,不死血气滋生时,他没忍住,再次狠狠的吸了一口,这一次牵动了四周的血气,这些血气瞬间涌来,被白小纯吸收后,仿佛他体内所有的部位都在欢呼。

    随着白小纯的吸收,这一片区域的血气,肉眼可见的明显稀薄起来,减了至少有七成左右,以至于这四周一定范围内的筑基修士,在这一瞬全部被惊醒,神色纷纷诧异,明显的感受到了四周血气的稀少。

    “怎么回事?”

    “血气怎么一下子少了这么多!”

    “莫非有人作祟?”

    很快的,这范围内的七八个筑基修士,立刻就走出洞府,杀气腾腾,要去查看。

    白小纯立刻察觉,赶紧收了功法,偷偷离去,这些筑基修士在四周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不对劲,又感受到四周血气正在慢慢恢复,于是一个个狐疑的散去。

    远处,白小纯神色不满,他觉得血溪宗的这些人太霸道了,自己只不过吸了两口,对方居然出了洞府来寻找原因。

    “看来一个地方,不能多留,只吸两口,立刻离去!”白小纯感慨时,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四下打量,没有看到那只竖着耳朵的兔子后,这才心底放心,同时心底也有些悲哀,觉得自己命太苦了,以后喃喃低语时,一定要谨慎一些。

    不然,就死定了……

    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如今就像是当年在灵溪宗偷灵尾鸡。

    “不对不对,我与这巨人是同脉啊,这本就是我的,是他们偷了我的血气!”白小纯一想又不对劲,很快想明白后,他更生气了。

    “无耻,偷我的血气!这一次我忍了,不和他们一般见识!”白小纯心中愤愤,等远离的那片区域后,到了另一个区域,感受着四周的血气,他猛地体内修为运转,身体如化作了一个黑洞。

    无声的轰鸣,外人听不到,只有白小纯自己可以听闻脑海里的天雷之音,在身体化作黑洞的一瞬,这四周的血气,骤然间大量的涌来,瞬间被他吸走后,白小纯毫不停顿,急速远去。

    身后传来一声声惊呼……

    就这样,他走了一夜……

    这一夜,中峰下指区域的筑基修士,一个个都皱起眉头,他们很多人夜里修炼时,被突然减少的血气打断,甚至还有几人,因修到了关键时刻,血气的骤然减少,使得他们差点修为反噬,好半晌才压制下来,怒火中烧的要去寻找原因,可白小纯早就离去。

    最惨的,是一个中峰筑基修士里,颇有名气的一位被人称为神算子的家伙,他洞府奢华,更有血树环绕,在宗门地位也不俗,当天夜里,原本正在推衍一门秘术,这种推衍,一旦进行,就不可终止,在推衍的过程中,利用四周的血气来滋养。

    被打断后,滋养跟随不上,他直接就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一下子枯萎下来,脑海传来剧痛,惨叫中直接就昏了过去。

    当天微微亮时,白小纯兴奋的回到了洞府,这一夜的吸收血气,让他的修炼速度不但恢复,还更有增加,此刻在洞府中,他得意非凡,正要抬起下巴时,忽然神色肃然,四下打量,再次确定没有兔子后,这才放心。

    “哈哈,还是我聪明,既不需要去抢别人的地方,也不会引起争执,我走过路过,吸两口,谁能知道是我干的。”白小纯高兴,白天时修行紫气通天诀以及驭人**,研究元磁之力,等到了第二天夜晚,月黑风高,他猫腰小心翼翼的外出修行。

    这一夜,他没有走昨天的路线,而是改了线路,每一次到了一片区域,就狠狠的大吸两口,然后立刻逃走,到了另一个区域,再吸两口。

    他速度飞快,又是天道筑基,再加上面具可以隐藏修为的波动,白小纯为了不被人发现,直接将自己的气息隐藏的几乎不可察觉。

    于是……这一夜,整个中峰下指区域,一声声带着诧异的怒吼,不时传出。

    “该死的,血气又突然减少了!”

    “怎么回事,怎么每天夜里都这样,这都第二天了!”

    “有问题!!”

    而最惨的,则是那位神算子,他昨天夜里昏迷后,直接昏迷了一整天,于第二天深夜才苏醒过来,面色苍白中,他眼睛里露出血丝,整个人怒意滔天。

    “是谁暗算我!!”神算子是一个中年修士,他全身煞气弥漫,此刻目中露出狠辣。

    “居然敢暗算我,你死定了!”他深吸口气,勉强压下昨夜反噬形成的伤势,右手抬起掐诀,立刻目中露出精芒。

    “我倒要算一算,此人是谁!”神算子性格睚眦必报,此刻飞快推衍计算,双眼内形成了两个漩涡,这漩涡转动越来越快,四周的血气也都凝聚而来,融入他的体内滋养消耗,形成了一个循环。

    到了最后,在神算子的双目瞳孔内,模糊的出现了一个身影,就在神算子要努力去看清对方的样子时,在他所在的这片区域,白小纯愉悦的背着小手,溜达到了此地。

    很快的,随着他大力的吸了两口,一声声怒吼从四周传出时,神算子身体猛地一颤,四周血气的锐减,让他一下子没有了滋养,本就有伤势的身体,难以支撑,伤势爆发,一口鲜血喷出,直接……又昏了过去。

    当第三天深夜,神算子才勉强睁开眼,身体虚弱,嘴角带着鲜血,他知道自己伤势太重,无法继续推衍,需休息至少一个月。

    整个人疯狂,发出凄厉嘶吼。

    “你居然敢如此暗算我,我一定要撕了你!”(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