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206章 凶名赫赫

    此刻已过黄昏,明月高挂,只是此月在血溪宗外看去,是白色,可在血溪宗内抬头所望,却是赤月。

    月光洒落,也是血色,笼罩血溪宗,使得整个血溪宗看起来,充满了森然。

    若是换了其他宗门的弟子到来,必定会心神震动,可如今白小纯在血溪宗也有一段时间,早就习惯了。

    趁着月色,白小纯走在中峰的山路上,四周一片荒废,不少地面,树木,洞府,都坍塌了,四下更是安静,白天的一战,已经让白小纯在这中峰,名气爆发,撼动所有人。

    对于血溪宗来说,因弱肉强食,所以对于强者,必须要尊敬。

    而白小纯,通过白天那一战,他露出的残暴,疯狂,嗜血,这一切……让人记忆太深刻了,一个人,战数十个筑基,还被他杀了七八个,此事在灵溪宗都罕见,使得白小纯这里,已成功的成为了……很多人的噩梦。

    没有人去怀疑他不是血溪宗的弟子,如果这样的人还不是,那么其他人会觉得匪夷所思……

    “我真的不喜欢打打杀杀……”白小纯感慨时,来到自己的洞府前,看了看被人毁去,坍塌的废墟,白小纯叹了口气,坐在一旁,琢磨着白天再去选择一个洞府好了。

    一夜无话……

    这一夜,很多中峰修士,都心神惶恐,白天时的一幕幕,的确成为了他们的噩梦,他们害怕白小纯报复,在各自的洞府内,开启了所有的阵法,可依旧不安,还有一些,更是逃出了中峰躲避风头。

    而有关这一天中峰的疯狂以及白小纯的爆发,也在这一夜的时间,传遍整个血溪宗,少泽峰,尸峰,无名峰,这三座山峰的筑基修士,有的亲眼看到,有的事后听说,纷纷心神震撼。

    “一个人,对抗数十个筑基?”

    “居然抗命老祖?”

    “在众目睽睽之下,竟击杀了七八人!!逼得其他人不得不联手布阵自保!”

    种种传言,疯狂的在这夜里,扩散血溪宗四大山峰。

    甚至手背区域的内门弟子,也都很快听说了白小纯,一个个纷纷骇然,尤其是在这传闻中,白小纯已然被刻画成为了一个嗜血的疯魔,使得绝大多数内门弟子,脑海里想象出了无数的凶残画面。

    “这夜葬太厉害了,他生撕活人,一边喝着鲜血,一边杀戮!!”

    “我听说他实际上不是修士,而是一个鬼怪变化,那是一个青皮厉鬼!”

    “此人力大无穷,一撞之力,可以撼动山峰!”

    这传言越来越多,哪怕是夜间,也依旧扩散,使得无数人知道了从此……在这血溪宗内,又多了一号不能去招惹的人物,此人叫做夜葬!

    当天亮后,白小纯睁开双眼,走在这中峰时,有关他的传闻传开的更广,整个血溪宗,就连外门弟子也都听说了此事,甚至通过种种方式,关于夜葬的崛起之事,也正在传向血溪宗外的修真家族。

    可以想象,用不了多久,夜葬之名,会被其他宗门知晓……

    不得不说,在消息的传播上,血溪宗比灵溪宗,更要热衷,或许这也是血溪宗弟子的神经始终绷着,很难有什么乐趣,再加上对于强者的狂热,所以对于新崛起的天骄,格外留意。

    这一点,白小纯走在中峰小路上时,立刻体会到了,这一路上他看到的所有筑基修士,全部在察觉白小纯到来时,神色变化,有不少没有参与昨天战事的,立刻露出善意的笑容,向着白小纯抱拳。

    白小纯又感动了,他觉得自己终于证明了价值,找到了在灵溪宗的感觉,于是露出笑容,微微点头。

    可他笑容刚出,那些向他露出善意的筑基修士,却是睁大了眼,似乎不可思议,更有一些居然下意识的退后几步,露出惊疑。

    白小纯一愣,赶紧摆出冷酷的模样,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他这么一副样子,才让那些筑基修士松了口气,似乎觉得,这才符合夜葬给他们的感觉。

    “我是一个好人……”白小纯心底悲叹,可却没办法,于是板着脸,保持冷酷,走到哪里,就瞪一眼过去,立刻换来无数的尊敬。

    这一路走去,白小纯眼睛都瞪累了,直至到了选择洞府的阁楼处,还没等他靠近,立刻里面曾经对他爱搭不理的老者,很是热情的上前拜见。

    知道了白小纯是来选择新的洞府后,这老者先是一愣,而后态度与曾经完全不一样,极为热心的取出卷轴,亲自为白小纯打开。

    “白师弟你看这里如何,此洞府环境优雅,血气不俗!”

    “还有这个,这里曾经出过一个太上长老啊,平日里我都不拿出给人看的……”

    “此地如何?这里我记得还留有几个傀儡。”这老者热心的介绍后,白小纯内心感慨,可神色依旧冷酷,仔细的一一看去,慢慢眉头皱起,这些洞府虽比他坍塌的那座好了不少,可依旧比他曾经看到过的那些血气浓郁之地,差了一些。

    眼看白小纯皱眉,老者欲言又止,沉吟片刻后他看了看白小纯,想起对方昨日的战绩,于是一咬牙,低声开口。

    “白师弟,其实……你没必要来选洞府的。”

    “啊?”白小纯眨了眨眼,若有所思时,老者索性将话挑明,再次压声开口。

    “我血溪宗强者为尊,很多洞府……不是选的,是抢的,你看好谁的,只要能抢来,就是你的。”

    白小纯眼睛一亮,知道自己在灵溪宗时间太长了,骨子里并非血溪宗人,所以在思维上,难免有些出入,否则的话,此事他早就应该想到才对。

    白小纯干咳一声,继续摆出冷酷,向着老者淡淡的点了点头,袖子一甩,转身离去,心中有些兴奋,那种感觉,好像是打破禁忌般的期待。

    老者看着白小纯的背影,很是感慨,觉得这夜葬若非是凡道筑基,那么其未来,必定非凡,可就算是凡道筑基,这种凶焰,他也不愿招惹。

    走在山路上,白小纯心中的兴奋越来越强烈,他目光四下扫过,心脏砰砰跳动。

    “这种感觉,是……只要我看到的,就可以抢?无论是什么,只要我实力强大,就可以任意去抢过来……”白小纯舔了舔嘴唇,这种事情,他在灵溪宗从未有过,此刻仿佛吃了禁果一样,在这中峰下指区域找了半天,终于在晌午时,他看好了一处洞府,这洞府占据不小的区域,四周还有一颗颗血树,围绕成一片单独的世界。

    那些血树上有五官面孔,虽都闭着眼,可给人的感觉却充满了阴森与诡异,让人还没等靠近,就会心悸。

    甚至都没有出入的大门,唯独一条小路,也被那些血树阻挡,远远一看,此地血丝成雾,正慢慢升空四散。

    只能依稀看到,这片血树内的中心区域,存在了一处血潭,血气浓郁,四周青石铺路,还有一些买来的炼尸,穿着铠甲,正警惕的守护四周。

    靠着水潭,有一座洞府,大门白色,很是显眼,上面刻着阵法的图案,如今正全面开启,不断地闪耀时,牵动了这四周区域的一切,使得这片独立的世界,浑然一体,气势不俗。

    白小纯看着这片洞府之界,舔了舔嘴唇,双眼冒光。

    “好地方啊……”

    这里他之前偷偷吸血气时,也曾路过,隐约记得似乎是那神算子的洞府,也问过假夜葬,知道神算子修为虽是筑基初期,可因其重点所修补天诀,故而在推衍上很是惊人,就算是宗门对他也都极为重视。

    且此人在一幽秘境内,也完成了地脉筑基,虽然潮汐不多,可也足够让他在血溪宗的名气,更增一步。

    这种人物,能长期拥有这样的洞府,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白小纯双眼冒光,身体一晃,刹那靠近,就在他临近这片洞府界的刹那,猛然间,这四周的所有血树上的面孔,齐齐睁开双眼,幽幽的目光带着杀意,瞬间就落在白小纯身上。

    可只是看了一眼,这些血树面具就立刻露出骇然,口中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夜魔来了!!”

    “是夜魔!!”

    “天啊,夜魔来报复了,主人救命!!”

    洞府内,神算子正咬牙切齿,对白小纯又恨又怕,满脑子都是对方昨天的凶残,担心对方来报复,此刻猛然间听到外面的声音,他内心咯噔一声,面色大变。

    “他果然来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