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207章 夜魔远播……

    “夜魔?”听到那些血树面孔的尖叫,白小纯一愣,他不知道,这一天的时间,随着他的凶残传开,已经有不少人,暗中称呼他为夜魔。

    此刻那些血树面孔叫声不断,白小纯听的心烦,冷哼一声。

    “闭嘴!”

    他声音一出,带着一股凶残之意,吓的那些血树一个个瑟瑟发抖,立刻收声,看向白小纯时,露出恐惧,竟一个个从地面上拽出根,赶紧散开,露出了一条小路。

    “神算子,给我出来!”白小纯背着手,抬起下巴,淡淡开口,声音传开四周,不少人听到后,纷纷内心一颤。

    洞府内的神算子,更是面色苍白,目中露出疯狂,咬牙切齿时,冷汗不断地滴落。

    “夜葬,你不要欺人太甚!!”他的声音尖锐,从洞府内传出。

    白小纯没有踏入血树区域,这洞府的阵法威压,让他觉得有些威胁,此刻听到神算子的回答,他摆出冷酷,故意逼出血气,向外轰然扩散,眨眼间,这四周的血气翻滚,隐隐成雾。

    这一幕,让那些血树面孔更为发抖,可却不敢发出尖叫,一个个缩在一起,神色骇然。

    而四周察觉到这一幕的筑基修士,也都心惊的看着白小纯身上的浓郁血气,洞府内的神算子,此刻面色苍白,惨笑起来,目中露出疯狂,正要拼死去抵抗时,白小纯的声音,带着桀骜之意,飘荡四方。

    “夜某给你三息时间,立刻滚出此地,这洞府,我要了。”白小纯袖子一甩,傲然开口,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非常有气势。

    ‘“夜葬,我和你拼……恩?此言可真!!”洞府内,神算子全身修为爆发,正要全力操控洞府阵法,与白小纯拼了时,猛的听清了白小纯的话语,他立刻睁大了眼,露出惊喜,似有些不敢相信。

    “聒噪,夜某说一是一,说了要你的洞府,今天这洞府,要定了!”白小纯抬起下巴,傲然开口。

    他话语刚刚说出,洞府大门骤然开启,神算子身影刹那飞出,速度之快,转眼就冲上半空,口中更有声音回荡。

    “夜葬,我血溪宗虽是魔宗,可也讲究一言九鼎,当着这么多道友的面,你若食言,必定被唾弃,此生无人会再信你!”神算子怕啊,他害怕白小纯故意让他出来,好对自己动手,此刻声音尖锐,更是快速的扔出操控洞府的玉佩,急速逃走。

    他没想到白小纯来这里,居然只是要洞府,而非要他的命,此刻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白小纯一愣,接住玉佩,诧异的看了看逃之夭夭的神算子,立刻明悟过来,心中感慨,也没理会太多,走入血树内。

    那些血树一看换了主人,立刻眉开眼笑,纷纷阿谀奉承。

    “夜魔主人威武不凡,天下无敌。”

    “夜魔大人雄才大略,宏图霸业唾手可得!”

    听到这些血树面孔的话语,白小纯面色严肃,冷冷的看了看他们,可目中却有鼓励,那些血树面孔先是忐忑,可看到白小纯目中的鼓励后,一个个鼓起勇气,继续吹捧,白小纯摇头一叹。

    “太优秀了,走到哪里,都有一群家伙捧着,真是苦恼,我又不能去阻止。”白小纯感慨时,那些血树阿谀之言更多。

    “夜魔一出,天下无魔!”

    “夜魔一眼,所有女修立刻迷倒……”

    “夜魔一叹,苍穹失色!”

    在这众多血树卖命的吹捧下,白小纯心情愉悦的走入神算子的洞府,看着此地浓郁的血气,与宋缺所在的血瀑布,也都不相上下后,白小纯更满意了。

    四周七八个傀儡,同时拜见,在白小纯的安排下,整理洞府后,他安心的居住下来。

    很快的,白小纯夺了神算子洞府的事情,就传遍中峰,扩散宗门,对于夜葬的凶残,再次引起了一系列的传闻。

    时间流逝,很快过去了半月,半个月的时间,有关夜葬的事情,不断地发酵后,整个血溪宗范围内,所有修真家族,已经全部知晓。

    纷纷知道,血溪宗内,又出了一个无比凶残的人物,竟以一己之力,与一群筑基开战,击杀七八人,引动中峰血气,凝聚惊天血剑。

    尤其是逆血返祖,更是撼动众人心神。

    “此人性格古怪,不可猜测,前一瞬可以爆起杀人,后一瞬又能轻飘放下,这种性格,难以捉摸……”

    “血溪宗无极子老祖都说此子有魔性……能在那白小纯的手中活下来,可见此人早有不俗!”

    “宋缺似乎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惜了他是凡道筑基,否则的必定更强!”

    “这算什么,我听说四大山峰的大长老,全部都在疯抢此人,最终还是中峰的宋君婉大长老,不惜****……”

    血溪宗范围内,有关夜葬的消息在这传开时,也通过一些渠道,将这些消息送出,使得正在开战的玄溪宗与丹溪宗,也都听说。

    灵溪宗与血溪宗接壤,更是知道的更具体,夜葬的名字,也首次在灵溪宗内,传遍南北两岸,使得无数灵溪宗弟子纷纷心惊。

    “夜葬?没有印象……”鬼牙即便是闭关,也都听说了此事,皱起眉头想了好久,也没想出在陨剑深渊内,血溪宗的夜葬。

    上官天佑也是如此,思索很久,虽没有印象,可却很留意,心中不甘更强,他知道如今这个时代,天骄并起,若不想被时代淘汰,只能自己更强。

    “夜葬……”周心琪深吸口气,对于血溪宗的事情,灵溪宗极为留意,周心琪的心底也有心惊,尤其是听说那夜葬一个人与众多筑基开战,这一幕,让周心琪咬牙,修行更为刻苦。

    还有北寒烈,吕天磊,徐嵩,还有公孙云,不但是这些天骄因夜葬的事情被刺激,就连掌门等人,也都如此,对于一个能同时与一群同阶开战的筑基修士,他们虽在意,可更在意的,却是逆血返祖。

    “这夜葬若成长下去,会是一个不小的灾患……”

    “让人加大力度去找白小纯,这小子自从离开后,就没影了,居然找不到踪迹,就连宗门派出的守护之人,也都找不到他的气息。”

    在这灵溪宗天骄与高层都震动时,内门弟子里,也对于这夜葬有了耳闻,不过不屑之语更多一些。

    “夜葬算个什么东西,能和白师叔比么?”

    “就是,白师叔若出手,这夜葬立刻灰飞烟灭!”这样的言辞,大都是从侯小妹以及张大胖等人口中传出,尤其是许宝财,更是热衷传播。

    甚至侯小妹为了证明这个新崛起的夜葬,只需要白小纯一根手指就可以灭掉,还找到了闭关的侯云飞去问询。

    “夜葬?当时围攻小纯的人太多了,没有什么印象。”侯云飞想了半天,也没想起,笑着开口。

    “我就说嘛,小纯哥哥最厉害了,哥,你说小纯现在在哪啊,怎么都找不到他,他会不会有危险。”侯小妹很开心,但很快就有些失落。

    侯云飞摸了摸侯小妹的头,看向远方,许久轻笑。

    “不用为他担心,这家伙……无论在什么地方,需要担心的都不是他,而是他四周的倒霉蛋……如今,说不定有不少人,都在因为他而憋屈抓狂。”

    侯小妹想起白小纯的那些往事,立刻笑了,深吸口气,目中露出坚定,白嫩的俏脸微红,她知道自己要更努力的修行,只有这样,未来或许……与白小纯之间,才有可能。

    在夜葬之名传遍四方时,白小纯正在血潭内修行,借助这里浓郁的血气,他开始修炼不死金刚的第二层。

    与此同时,他体内第一层灵海的那滴通天河水,也已经融化了大半,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彻底融化。

    这代表了筑基初期的突破,同时也代表了白小纯的驭人**,将会更进一步,可以去试验很多之前做不到的想象之法。

    而他眉心的通天法眼,虽没有机会使用,可却在眉心始终酝酿,白小纯相信,当自己第三目睁开时,威力要比曾经大上好多。

    还有撼山撞,白小纯在不断地熟练下,他的洞府内外总是轰鸣,渐渐更为熟练起来。

    关于元磁之力的研究,白小纯也没有放弃,虽始终不得要领,但他相信此法不俗,尤其是想到那引力斥力的变化,他就怦然心动。

    “这要是被我研究明白了,以后谁要来杀我,比我强的,我一指,对方就无法靠近,比如弱的,我一召,就自己飞来。”白小纯想到这里,振奋的双眼亮晶晶。

    --------------

    谢谢大家7月份的月票,我知道这个月,很多兄弟姐妹为了给耳根投月票,花费了很多,我挺不忍心的,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都是自己辛苦赚得。

    我在起点写书7年多了,从刚开始的确存在了争夺之心,直至现在,七年的时间,认识了无数的兄弟姐妹,谢谢你们多年来的陪伴,谢谢。

    今天,我想说,我不想因为我,导致大家多花很多不需要花的钱,我们该拿到的耀荣,都已经拿到了,无论是月票还是推荐票,太多太多,至于破纪录,我都记不得咱们破了多少个记录了。

    我希望大家有票就给我,没有的话也不要去发红包了,咱们顺其自然就好了,不强求什么名次。等情节**了,你们高兴的时候,如果还想玩玩,那耳根就陪大家活动活动争个第一,其他的时候,和我聊聊天,这个不花钱……哈哈。

    最后,希望大家能力所能及时,能始终订阅正版,别无他求!因为你们的每一个订阅,都是一个作者的胆与骨,我不想做无胆之徒,也不愿做软骨之辈,希望大家成全!

    祝所有兄弟姐妹,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