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89章 大变毛发

    “若干年后,我可以自豪的和我的后人去说,老夫白小纯,一生曲折,灵溪宗里养过兽,血溪宗内炼过丹!”白小纯颇为自得,觉得如自己这样努力,以后若不成为最伟大的药师,炼不出长生不老丹,那么就太不公平了。

    “不过我也得小心一些,这里毕竟不是灵溪宗,此地人都凶残,若是我炼药时把他们招惹了,估计不会扔石头,而是直接扔法宝了。”白小纯一想到这里,内心颤了几下,又迟疑起来。

    半晌后他一咬牙,目中露出果断。

    “我是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药师的男人,更是要长生永在,岂能因为区区血溪宗这些阻碍,就放弃炼丹!”

    “来吧,我白小纯的药道之路,谁也不怕!”白小纯看起来神色阴沉冷酷,可面具下真正的面孔,此刻是咬牙切齿,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他不愿意在这里太久,看着尸体,他心里难以产生丝毫的兴趣,此刻所想,就是依靠灵药,减少时间,尽快完成这个任务,赶紧离开尸峰。

    “不就是让这尸体长出白毛么,多简单,我只要炼出能长毛的香药,就解决了。”白小纯拿出任务玉简,仔细的研究,最后嘿嘿一笑,这玉简的任务要求,点出的重点,就是尸体长出白毛。

    毕竟在血溪宗内,长出白毛的尸体,就是白僵,这已经是一个常识,从来没出现过,凡品的僵尸也能长出白毛的事情……

    白小纯摸了摸下巴,看着水潭内的血水,又看了看那具尸体,盘膝坐在一旁,脑海里开始琢磨药方。

    这尸体显然难以用丹药解决,需要的是香药,燃烧后散出的烟雾,融入尸体内,使之融合,加速进化。

    数日后,白小纯猛的抬头,眼内已有泛红,他起身在这尸洞内走来走去,脑海里一个又一个念头不断地升起,逐渐的组合后,有的被他扔掉,有的被他重点去推衍。

    甚至还问询假夜葬关于血溪宗的炼药材料,倒也发现了不少灵溪宗没记录之物,更是用夜葬不多的贡献点,外出换取了几份,在换取这些只有血溪宗特有的药草时,白小纯发现这些药草的价格都偏低。

    似乎血溪宗也在鼓励弟子去炼药,可显然效果并不好,对于每天处于提防与争斗的血溪宗弟子而言,炼药耗费精力与时间,更耗费资源,有这个功夫,不如去抢。

    又过去了七天,在白小纯的研究之下,他结合灵溪宗与血溪宗的药草,终于在脑海里,勾勒出了一个特殊的药方。

    这个药方的作用只有一个……可以长毛!

    白小纯的想法很简单,不管这尸体强弱,反正任务的要求,就是长出白毛,至于长出后这尸体是否强悍,此事不在白小纯的考虑范围之内。

    又用了两天的时间,在脑海里将丹方完善,直至这一天夜晚,白小纯双眼蓦然开阖,眼红更甚,可他的精神却很振奋,取出丹炉,又取出血溪宗炼丹时需要的火晶,开始在这尸洞内,炼制三阶香药。

    很快的,就过去了两个月,在其他人的炼尸,都缓慢的进化时,白小纯的炼尸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化,一动不动,白小纯也没去关注,全身心的沉浸在炼药中。

    且这血溪宗弟子之间很少沟通,白小纯在这尸洞内两个多月,从来没一个人进来,他也觉得很好,只是炼制这三阶香药,多次失败,每次失败,白小纯都会总结一番,再次炼制。

    时而有轰鸣声传出,好在白小纯如今的药道造诣,在炼制三阶灵药时,已做到了游刃有余,虽然失败,可声响却不是很大,也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变化。

    终于又过去了三天,白小纯激动的一拍丹炉,轰的一声,丹炉开启,里面有手掌大小的黑色香块,被他一点点的抠出,拿在手中时看了一眼,神色渐渐迟疑。

    这香块漆黑,没有任何药香散出,看起来很不起眼,白小纯挠了挠头,随着一次次的微调丹方,如今虽成功炼出,可白小纯也不知道自己炼制的到底是个什么香药了。

    “应该可以用吧……毕竟我加了很多的伴尸花进去,还有一些腐根草,这些可都是促进尸体晋升的药草。”白小纯看了看手中的香块,又瞄了眼血潭内的尸体,若是换了在灵溪宗,他不敢尝试,可如今一具尸体,白小纯觉得自己不需要考虑太多。

    “一定可以用!”白小纯深吸口气,双手一搓,体内灵力直接散出,融入香块内,化作无形之火,刹那燃烧时,这香块被白小纯赶紧一抛,扔到了尸体的身上,看着香块快速的融化,释放出浓郁的烟雾,将这尸体连同水潭都笼罩后,白小纯连忙跑了出去。

    他可不敢留在这里,万一不小心吸了一口香药,白小纯担心会出大事。

    在外面溜达了一整天,白小纯琢磨着应该差不多了,这才趁着夜色,小心翼翼的回到尸洞,很谨慎的慢慢前行,直至确定了没有烟雾后,这才放心的走了进去。

    一看之下,水潭上的烟雾也都消失了,潭水曾经是红色的,可现在却淡了一些,而躺在潭水中的那具尸体,此刻身体上,竟长出了一根根红毛,那些红毛密密麻麻,看起来很是惊人,更有一股煞气,从这尸体内散发出来。

    “红毛?”白小纯靠近后一愣,就在他愣住的瞬间,似察觉到了有人在身边,这尸体的双眼蓦然睁开,那目中露出血色的眼,没有丝毫生机,一片冰冷,仿佛死寂的目光,直接落在了白小纯身上,全身煞气顿时翻滚,似要站起。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白小纯头皮一炸,赶紧后退,右手迅速取出操控这尸体的玉简,一把捏住时,这红毛僵尸才慢慢平静下来。

    好半晌,白小纯确定无碍,这才又重新靠近,看着僵尸身上的红毛,他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许小山的介绍里,有白毛,有黑毛,可没说有红毛啊……红毛算什么?”白小纯有些头痛,一咬牙。

    “没事,一定是我的药方有些问题,我修改一下,让这僵尸的毛变成白色!”白小纯不甘心,盘膝坐下后,再次冥思苦想,数日后他神色疲惫更多,但却一拍大腿。

    “是这潭水的问题,它变淡了,那些红色都跑到了僵尸身上!”白小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赶紧开炉,再次炼丹。

    这一次,他改变了丹方,又加入了不少药草,不但炼制出了香药,还炼制出了一枚丹药,数日后成功,他带着振奋与期待,先将丹药仍在血潭内。

    丹药入潭,立刻被淹没,紧接着整个潭水,居然沸腾起来,出现了无数的鼓包,不断翻腾时,白小纯又把香药扔出,落在了红毛僵尸上。

    这一次他没离开尸洞,而是退后一些,睁大了眼仔细观察,很快的,烟雾覆盖了潭水四周,慢慢的有一声声闷闷的咆哮,从这雾气内传出,白小纯听的心惊肉跳,这咆哮不像是人发出,更像是某种厉鬼凶煞,声音竟可以穿透心神,直落灵魂。

    数个时辰后,雾气渐渐稀薄时,白小纯紧张,目不转睛。

    “变成白毛!变,变,你给我变啊!”

    就在白小纯这呐喊时,雾气完全散去,他赶紧跑过去,只是一眼,整个人就傻眼了。

    “紫毛?”

    水潭内的僵尸,全身毛发的确是改了,不再是红色,而是变成了紫色,身上煞气更浓,水潭的水直接少了大半,此刻正慢慢从四周的边缘涌入新的血水。

    而更惊人的,是这僵尸身上的紫毛,居然都有三寸多长,比之前的红毛长了数倍,而且这僵尸的双手,居然长出了长长的指甲……

    “这是什么玩意?”白小纯睁大眼,觉得自己这僵尸似乎变异了,很厉害的样子,可不确定,于是问假夜葬,假夜葬也说不出所以然,从未见过这样的僵尸。

    白小纯迟疑了一下,有心去找许小山过来看看,可一想到自己以前炼丹,经常出现怪丹,此刻神色一变。

    “不会是香药也出了怪香吧?”想起当日灵溪宗内,漫山遍野的众多奇葩的小动物,白小纯内心颤了一下。

    “一定可以变成白毛!”他深吸口气,咬牙再次炼制。

    很快的,随着白小纯一次又一次的炼香,这僵尸的毛发从紫色变成了粉色,又从粉色变成了橙色,最后则变成了蓝色,可就是没有白色,那些毛发随着变化,也逐渐的生长,最终成为蓝色时,毛发已到了足有一尺多长……

    与此同时,这僵尸身上的煞气,也越来越浓,不但指甲更锋利,甚至两颗森森的尖牙,都呲了出来,全身皮肤也随着毛发的颜色而改变,至于水潭的特殊血水,也是一次又一次的干枯后被自行灌入。

    半年的时间,这僵尸完全变了模样……白小纯站在水潭旁,呆呆的看着僵尸,半晌后他神色扭曲,整个人狂躁起来。

    “我就不信了!”

    ----------

    今天看新闻,黑龙江近期有大到暴雨……我准备躲在家里哪里不出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