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88章 养尸坊

    回到洞府内,白小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对于假夜葬,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说同情吧,的确有些,可如今自己替换了对方的身份,一想到未来随时会遇到某个女弟子上前暧昧,若是长的漂亮,白小纯琢磨着自己忍一忍,也就认了。

    可他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肯拿出丹药给夜葬的女弟子,都不可能是太过美好的……

    “好在没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否则我的一世英名,会多了很多的污点。”白小纯叹气,在之后的日子,尽量的减少外出。

    于洞府内,开始修行,原本以他的性格,不会这么努力去修炼,可在这里修行不死金刚卷,好处太大了,白小纯知道机会难得,岂能放弃。

    甚至他还琢磨着,试图运转不死长生功,去凝聚一滴真正的不死血,可惜这不死血是不死卷的最后一卷,白小纯只能在修炼时吸收此地的血气,无法完成凝结。

    虽然如此,可白小纯依旧振奋,除此之外,对于紫气通天诀,他也没有放弃,也在暗中修行,让体内灵海中的通天河水,慢慢融化。

    而他的真正修为,也在与日俱增,眉心的通天法眼,虽被面具隐藏,可照他感觉,随着不断地修行,这法眼的威力,也在缓缓增加。

    但最让白小纯期待的,还是不死金刚卷的撼山撞。

    “十象之力后,就可以凝聚蛮鬼身,算是完成了不死金刚第一层!”白小纯深吸口气,随着不断运转不死金刚卷,感受血气的融入,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快速的增加,心中满是期待。

    “这才几天,我的力量已快要接近两尊远古巨象了,距离十象之力,已经可以看到头了,而且这还是在手背的地方,如果去了手指,想必速度会更快一些!”白小纯振奋,他想到了血溪宗五座山峰上,都有血瀑布,想着若自己能在那血瀑布下修行,一定速度暴增。

    他不由得心中感慨,这血溪宗,就是自己的圣地。

    至于驭人**以及元磁之力,白小纯也没有放弃,虽然没有再次实验,可在脑海的感悟中,经常去分析推衍。

    时间流逝,很快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白小纯虽没有外出,可从洞府向外看去,经常能看到有血溪宗弟子大打出手,甚至有一次,他还看到了一个弟子,竟死在了不远处。

    此事若在灵溪宗,必定是极大的事件,可在血溪宗内,却是没有掀起什么风波,只是白小纯暗中听人说起,虽表面无碍,但暗地里,那杀人的弟子,已被处决,显然,整个血溪宗虽纵容弟子内斗,可却控制的很严格,一旦触犯了底线,就会露出残酷的一面。

    “如同养蛊……”白小纯有些明悟,看似散乱无序的血溪宗内,实际上,存在了白小纯所不理解的规则。

    又过去了数日,血溪宗对于三大筑基圣地筑基失败的弟子的后续,也终于定了下来,的确如白小纯上次聚会时那位弟子虽说,会再给一次机会,于试炼者获得筑基机缘。

    可这试炼的资格,需要完成一件任务,每个人的任务不同,白小纯这里被宗门指定的任务,是让他去尸峰,养尸一具!

    接到这个任务后,白小纯觉得有些恶心,一想起养尸,他虽反感,可这任务不可更改,为了最终获得永恒不灭之物这个目标,白小纯咬牙接受。

    只有这样,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去试炼,获得筑基丹,明面上筑基,选择中峰成为护法。

    他之前来血溪宗的路上,也曾想过以地脉筑基的身份,可陨剑世界内,毕竟还有血溪宗弟子活着出去了,夜葬没死,或许还能解释,毕竟在陨剑世界内,关注的程度很低,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保命之法,可若是夜葬地脉筑基成功,就不一样了,对于能地脉筑基之人,就算是在陨剑深渊的混乱里,也是众人关注的重点。

    一旦以地脉筑基归来,破绽太大,白小纯之前思索后,才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第二天清晨,白小纯打起精神,离开洞府后,拿着任务玉简,去了尸峰,有玉简在手,这才能靠近尸峰的范围。

    对于尸峰来说,养尸坊有多处,在山峰脚下,便有一处。

    白小纯接到的任务,就是来这里养尸,此刻远远一看,那里有一座高耸的建筑,成圆形,通体黑色,时而有滚滚黑烟升起,那黑烟内透出邪恶的气息,融入苍穹。

    这建筑四周有大量的出入口,这里有不少内门弟子进进出出,每个人都神色阴沉,面色苍白,似常年不见阳光,与白小纯不一样,他们都是主动接的宗门任务,来此养尸的同时,也在修行与学习。

    刚一靠近,还没等进去,白小纯就看到了一个熟人,此人正是许小山,他抬着头,背着手,站在养尸坊外的大门前,一身地脉筑基的修为波动散开,身后跟着三个冷酷的随从,正在那里训斥几个内门弟子。

    “你们知道这养尸坊,老子花了多大的代价,才从宗门买来的么!”

    “这养尸坊,是老子的,老子全部家当都砸进去了,若是这几年收不回本钱,不够去买符箓的,我让你们好看!”

    “你们居然毁了我的一具炼尸,虽然只是凡品,可也有价值,我警告你们,若修补不好,老子把你们当成尸体炼了!”许小山怒吼时,那几个内门弟子颤抖,面色惨白,赶紧低头认错,最后许小山不耐烦,挥手时,才将他们挥散。

    面色残留着阴沉,他正心烦时,目光一扫,看到了白小纯。

    “你是干什么的,这里是你随便来的地方么!”

    白小纯忍了半天,才忍住瞪眼,暗道这家伙居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在陨剑深渊,收拾这许小山时,应该狠一些才是,此刻右手一甩,任务玉简飞向许小山。

    许小山皱起眉头,接过玉简后看了看,又扫了白小纯一眼。

    “我想起来了,当初围攻白小纯时,你也在,居然没死!”许小山神色有些缓和,想到陨剑深渊的一幕幕,他如今还是复杂,对于灵溪宗的白小纯,他心中也有佩服,尤其是想到自己与白小纯相互坑杀的一幕,更是感慨。

    “那个家伙,如今在灵溪宗内,一定是被当成了宝贝。”许小山摇了摇头,看向白小纯。

    “走吧,看在陨剑深渊内你和我一起战过的份上,我来指点你养尸。”许小山说着,当先走去,白小纯摆出冷酷的面孔,与许小山一起,从此地众多入口之一,踏入进去。

    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处密室。

    这密室不大,成圆形,四周阴森,有九盏油灯燃烧,散出幽光,使得整个密室都很阴暗,正中间有一个水潭。

    此潭水血色,看起来诡异非凡,在这潭水内,躺着一具尸体!

    这尸体是一个大汉,神色狰狞,一看就绝非善类,在他的眉心处,致命的伤口上,那里的皮肤枯萎,竟组成了一朵梅花的印记。

    “此人死在血梅那娘们的手中,能被血梅亲手灭杀,想来生前修为不俗。”许小山也不可能知道这里所有尸洞内的尸体,此刻看到这尸体后,喃喃低语。

    白小纯在一旁听到,仔细的看了眼这尸体的眉心,对于血梅的手段,有些心惊。

    “我尸峰以炼尸为主,而几乎绝大多数的尸体,都是从凡品,一步步炼到极致,按照等阶,分为白僵、黑僵、飞尸、不化骨、犼!”

    “你的任务就是让这具尸体,长出白毛,这样就可以从凡品,变成白僵!”

    “具体的做法,在这枚玉简内,你也是凝气十层的老弟子了,就算没做过,也都听说过,无非就是依靠修为,去催化血池,使这尸体在被侵入的同时,不会被损坏,个中分寸,你要把握好。”。

    “速度快的话,估计有个一年半载就可以结束。”许小山淡淡开口,扔给白小纯两枚玉简,一枚记录养尸之法,另一枚则是这具尸体的操控灵简,以此玉简,可以操控此尸,随后正要离去。

    “这个……有没有办法让它变的快一点?”白小纯不愿在这里浪费时间,看了尸体一眼,问道。

    “快一点?有啊,你若有足够的香药,也可以被这炼尸吸收,自然就加快了,或者你有本事,弄到一枚传说中的九幽血丹,只需一枚,就可让这尸体在十天内,直接进化成为堪比老祖的不化骨!”

    “我想起来了,你似乎也会炼药是吧,可以试试。”许小山冷笑,血溪宗弟子争斗极多,没几个愿意在炼药这种多余的事情上花心思,此刻袖子一甩,不再理会白小纯,走出尸洞。

    白小纯若有所思,看了眼水潭内的尸体,目中露出神采,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我白小纯在灵溪宗炼丹,他们都不乐意,现在我在血溪宗炼丹,总可以了吧……”白小纯感慨,自己为了成为伟大丹师,也真是拼了。(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