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87章 宋缺有个小姑……

    “区区地脉筑基,也能被称为少主?那我天脉筑基,在灵溪宗,也应该被称为少主啊。”白小纯心中不服气,又有些艳羡,低头时,赶紧沟通假夜葬的魂,问询对方是否知道这血梅。

    假夜葬的魂此刻也在颤抖,似对于血梅畏惧,听到白小纯的问询,赶紧去介绍。

    “这血梅少主的来历太大了,她是血溪宗八位老祖里,新晋老祖无极真人的独女,资质惊天,在血溪宗名气之大,超越宋缺!”

    “而且血梅少主在凝气期时,就居住在祖峰修行,很少外出,如今应该是因为筑基,才更多的出现在了宗门内。

    因无极老祖出身中峰,所以这血梅少主,传闻也是中峰内定的长老,更是争夺中峰血子身份的有力竞争者!”假夜葬快速开口,白小纯听也是有些咋舌。

    “我血溪宗历代都会出现四位血子,一峰一血子,如今其他三峰都有血子竞争出来,唯独中峰没有,血梅少主筑基成功后,下一步就应该是与中峰大长老一起,二人争夺血子身份。

    原本宋缺若能天道筑基,也有这个资格,可惜只是地脉的话,宋家不会让他与其小姑为敌!”

    “小姑?”白小纯一愣。

    “是啊,中峰大长老宋君婉,就是宋缺的小姑!”假夜葬快速开口,说完后顿了一下,又神秘的继续传音。

    “说起血子,白前辈,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血子之上,不对,血擘之上也不恰当,应该是老祖之上,还有什么吗?”

    白小纯听着假夜葬的介绍,此刻又听到对方故作神秘,不由得好奇,连忙追问。

    假夜葬干咳一声,卖弄的傲然开口。

    “传说中,老祖之上,还有血魔!”

    “血魔?”白小纯内心一震,这个称呼,在他看来太霸气了,听起来就头皮发麻,仿佛看到了一个绝世魔头,非同小可。

    “哼哼,我血溪宗极为强悍,我和你说,血溪宗的祖峰先不算,其他四指,但凡有人能获得血晶,就会成为血子,而血晶所在的地方,就是我血溪宗圣手山所在的通天河下血祖体内。

    可在血溪宗,有一个传说,传说在通天河下血祖的体内,除了会凝聚血晶外,还藏着一个神秘的传承!

    谁能获得此传承,谁就是血魔!将带领血溪宗,开创一个奇迹。

    但只是传说而已,我只是说说,你别当真,实际上宗门内有不少人,都觉得这个传说根本就不成立。”假夜葬感慨的开口。

    白小纯深吸口气,心神也被撼动,换了别人或许觉得这个是传说,可白小纯这里却不这么认为,他隐隐觉得,血溪宗所称呼血祖的这个通天河下的巨人,或许真的体内藏着一份非凡的传承。

    此刻半空中的雾气远去,那血轿在这磅礴的气势中,也慢慢飞向祖峰,半空中的其他筑基修士,这才缓缓散开,而地面上的众人,也都心底松了口气。

    赵无常目中带着羡慕,低头感慨一番。

    “你胆子可真大,好在血梅少主没注意这里,否则的话,你之前那么直视,轻则会被挖去双眼,重的话,就算被打死也有可能。”

    “太霸道了!”白小纯内心不屑,可表面上却不露丝毫,冷酷的点了点头,赵无常眼看如此,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与白小纯很快就到了聚会所在的地方。

    这里靠近手背边缘,是一个在一幽秘境内,已凝聚了地脉气引,可却因地脉之气的稀少,无法形成第一层潮汐,被生生打落地脉筑基的弟子洞府。

    虽被打落,可他的修为却被淬炼了一番,在这些失败者里,也算是翘楚之辈。

    刚一进洞府,白小纯就听到了洞府内,此刻坐在那里的十多个凝气大圆满的弟子,正在义愤填膺的讨伐之声。

    “那丹溪宗的林墓,若有机会,我定要将其灭杀,就是此人,生生掠夺了地脉之气,使得我无法成功!”

    “那林墓的确狠辣,听说他为了修行,居然在丹溪宗的其他弟子身上下了道种,坑杀了一代弟子,成就了自己一个人。”

    “你们说的这林墓也好,玄溪宗的水方也罢,都只是蝼蚁而已,真正让人发指的,是陨剑深渊的白小纯啊!!”

    “那白小纯就是一个大魔头,比我们血溪宗还要狠辣凶残,整个陨剑深渊,我血溪宗活着回来的,只有数人,其他两个圣地能比么!”

    “传说那白小纯杀人如麻,头大如斗,张开口就直接吞噬血肉,与他对敌,稍微被他碰触一下,就会自爆!”

    白小纯刚刚进来,就听到这些话语,内心一颤,想起自己现在是夜葬,这才镇定下来,随着赵无常来到众人身边。

    这些人看到白小纯后,立刻点头,还有几个直接开口问他有关白小纯的事情。

    “白小纯,我赵无常与他势不两立!”赵无常握紧拳头,脸上青筋鼓起,咬牙切齿时,目中也有余悸。

    “赵师兄安心,我听说掌门已悬赏,谁若能斩下白小纯的首级,将会被直接赐予至宝,立下大功,更是送一枚金丹果!”有血溪宗弟子安慰开口,其他人都觉得快慰,可白小纯却睁大了眼,心肝颤抖。

    “金丹果?可以增加结丹几率之物,这血溪宗太狠了!!”白小纯刚刚吸气,一旁还有一个血溪宗弟子,冷笑开口。

    “这算什么,我前几天得到消息,我血溪宗三大血子已经外出,用各自的方法寻找白小纯,只要白小纯敢出灵溪宗,那么他必死无疑!”

    这洞府内的十多人,每个都在咬牙切齿,不断的咒骂发泄时,察觉到白小纯从始至终,居然没说话,于是赵无常诧异的看了白小纯一眼。

    “夜师弟怎么不说话,你当初在白小纯手中九死一生,对此人有什么判断?”赵无常这么一开口,其他人也都注意过来,纷纷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正胆战心惊,坐立不安,听到赵无常的话语后,他立刻挺起胸脯,狠狠一拍,神色露出狰狞,双眼立刻赤红。

    “我与白小纯,有我没他,有他没我,别在我面前提起他,我夜葬毕生的目标,就是干掉白小纯!”白小纯连忙开口,不断地表诀心,说的越来越狠,四周人听了后频频点头,如赵无常,觉得白小纯说到了自己的心里,纷纷感慨时,一起讨伐。

    众人说了半晌,才慢慢换了话题,白小纯也心中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在这血溪宗,太危险了,他心中已经开始想念灵溪宗了。

    “告诉大家一件事情,我已打探到,宗门对于我们这些在筑基圣地的失败者的处理方法,听说准备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此地洞府的主人,那位在其他人看去最强的弟子,此刻缓缓开口时,四周人顿时收声,一个个表情凝重的听着。

    “这是一个凡道筑基的机会,可惜筑基丹不会太多,应该是一次试炼,让我们所有失败者,在一处试炼之地内,争夺筑基丹!”

    “不过我还听说,并不是所有失败者都具备试炼资格,需要在试炼前,完成一次宗门指定的任务,只有完成之人,才可拥有资格。”随着洞府主人的开口,四周众人都沉默下来,白小纯眨了眨眼,也故作深沉,摆出阴冷的模样。

    那洞府主人目光扫过众人,双目闪动了一下,继续开口。

    “诸位同门,失败者并非只有我们这些,还有一些家伙独来独往,不屑与我们为伍,这一次,我们要联手灭了其他人,再内部分配筑基丹!”

    不管各人心思如何,表面上都很支持这个决定,很快的达成了一致,又彼此交换了一些宗门的消息后,这才纷纷离去。

    白小纯走在宗门内,此刻天色渐晚,他正琢磨血溪宗筑基试炼的事情,想着最好是不让其他人筑基成功,毕竟血溪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灵溪宗的敌人。

    正琢磨方法时,突然的,白小纯眼中一闪,右手刹那抬起,猛的一把抓向身后,他身后有人影出现,似没想到白小纯反应这么快,想要退后,可却晚了,眼看要被白小纯抓住时,此人居然不闪躲了,而是一挺胸。

    “死鬼,你想干嘛,莫非要在这里?”这身影是一个中年女子,脸上满是皱纹,还有一道疤痕,从眉心连接嘴角,夜晚月光下,如同罗刹

    修为一样是凝气十层,此刻目露春意,还向白小纯抛了一个媚眼。

    白小纯吓得睁大了眼,赶紧收手退后。

    “也罢,你既有如此兴致,我从了你就是”这中年女子再次抛了个媚眼,就要解衣,吓的白小纯立刻一晃,急速逃走。

    “该死的,你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少个相好的!”不顾身后女子的召唤,白小纯逃走时,立刻怒问假夜葬。

    “我我真的记不清了,我在血溪宗混得不容易啊,这些年,谁给我丹药,我就跟谁走了”假夜葬害怕的连忙回答。

    白小纯只觉得眼前发黑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