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82章 我的宝珠……

    陈飞迟疑了一下,看到白小纯目中的鼓励,赶紧再次开口。

    “白师叔,这不是溜须之言,这是弟子的肺腑,白师叔天道筑基,准序列传承,是我灵溪宗的未来老祖,自然是寿与天齐,日后也必定天下无敌!”

    “聒噪!”白小纯一挥手,神色似有不悦。

    “白师叔,这不是我说的,是弟子之间流传的,大家都说白师叔义薄云天,天骄中的巨擘,压制这一代骄子,如同麒麟在世,雄姿巍然!”陈飞自己都觉得肉麻了,可却更卖力的溜须。

    白小纯听着听着,心中都美滋滋的,觉得不好意思在陈飞身上施展驭人**,于是最后瞪了陈飞一眼,抬起下巴,小袖一甩飞走。

    直至他离去,陈飞三人才松了口长气,那两个大汉看向陈飞时,满是敬佩。

    “多亏了陈师兄英明神武,否则的话,今天我三人定难逃此劫……”

    “哼,放眼整个宗门,还真没几个比我更了解白师叔的了。”陈飞擦了擦冷汗,也觉得自己方才非常机灵,此刻隐隐有些得意,带着二人赶紧离去。

    白小纯在南岸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适合自己施展驭人**的对象,于是去了北岸,可直至夜晚,也没找到合适的目标,正感慨自己善良时,白小纯回种道山的路上,立刻看到了穿着一身长老道袍的上官天佑带着沉吟,从半空飞过,上官天佑也注意到了白小纯,内心冷哼,不愿理会,他与白小纯之间结怨已深,此刻眼中寒芒一闪,抬头傲然,正要远去。

    白小纯看到故作骄傲的上官天佑,新仇旧恨都记起来了,忽然笑了笑,右手抬起,口中念念有词,向着上官天佑一指。

    这一指之下,立刻上官天佑全身猛地一震,他身体上的长老道袍,居然瞬间收缩,竟欲干扰自己的身躯。

    上官天佑大吃一惊,修为轰然爆发,试图阻止,而下方的白小纯,此刻也加大了力度,二人等于是以上官天佑的衣服作为战场,进行了一场无形的较量。

    轰的一声,上官天佑全身一颤,踉跄的退后几步时,身上的衣服,刹那间崩溃成为碎片,向着四周消散开来,露出了赤着的身躯。

    他呆了一下。

    白小纯也呆了一下。

    四周不少筑基长老,全部都呆了……

    很快的,上官天佑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猛的换上衣服,目中露出浓密的血丝,披头散发,彻底疯狂。

    “白小纯!!”他怒吼中直奔白小纯杀来,此刻满脑子就是一件事,哪怕拼了一切,哪怕同归于尽,也要干掉白小纯,至于打不打的过,他已不去考虑了。

    他觉得这白小纯就是一个祸害,若一直存在,灵溪宗必定会被这白小纯祸害的灭宗。

    “怎么回事,怎么会不好用?”白小纯赶紧后退避开,看到上官天佑这个样子,他有些心虚,正要去解释时,上官天佑疯了一样的追杀临近。

    “上官师侄,失误,这次是失误啊……”白小纯理亏,赶紧高呼,速度飞快,刹那跑回洞府内,上官天佑听到师侄这两个字,更怒了,在洞府外大吼,好半晌才面色铁青的咬牙离去。

    白小纯在洞府内冥思苦想,数日后,他猛的一拍大腿。

    “我想歪了!”

    “我操控衣服的思路是错的,衣服脆弱,不堪承受,除非是宝衣!真正的驭人**,是去操控对方身体内的某些组织……比如操控皮肤,操控血肉,操控骨头,进而最终……完美驭人!”

    “可我现在修为还不够,这需要庞大的驭力作为基础……我需要一个物品,一个可以容纳驭力的物品!”白小纯双眼明亮,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开始寻找这样的物品,可找了好久也没找到,他正头痛时,忽然从储物袋内拿出了元磁翅,低头看了眼,目中猛的一亮。

    “我在秘境内感悟元磁之力,可以从这元磁翅内抽离出一缕既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的力量,凝聚成一枚虚幻的珠子……”白小纯若有所思,右手抬起掐诀一指,立刻这元磁翅内,一缕气息飘散出来,落在白小纯的手心时,化作了一枚虚幻的珠子。

    仔细一看,这珠子似乎又两股气息组成,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达到了平衡,形成了循环,化作了容器。

    沉吟片刻,白小纯神色露出果断。

    “灵力是修士的根本,而驭力则是紫气通天诀转化灵力后,融入意志形成。”白小纯尝试将自己的灵力通过紫气通天诀,改变波动,融入自己的意志,使之成为驭力,慢慢融入这珠子内。

    时间流逝,一天后,白小纯面色苍白,这才收手,神色带着振奋,赶紧打坐吐纳,随后再次融入。

    直至一个月过去,白小纯在这疯狂中,他手内的珠子内,被融入的驭力之多,已近乎恐怖,他这才停手。

    看着珠子,白小纯目中露出激动。

    “一定能成,这珠子内,蕴含了惊人的驭力,一旦爆开,那一瞬间的力量,可以让我强行施展驭人**!”

    正要去实验一番,白小纯忽然脚步一顿,想了想后,还是觉得不稳妥。

    “不行,我要再多融入一些驭力进去!”白小纯一咬牙,再次打坐,这一次足足积累了三个月的时间,他手中的珠子,还是原本的大小,可其内蕴含的驭力已恐怖无边,甚至溢出四周,使得虚无越发扭曲,一看就极为不凡,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尤其是他四周十丈范围内,一切物品竟都漂浮起来,发出咔咔的声音,似被影响,甚至就连洞府的墙壁,也都有无数石子漂浮。

    白小纯这才红着眼,狂笑中振奋的走出洞府。

    “我白小纯的驭人**,即将现世!”白小纯仰天大笑,出了洞府内,可找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人,正疑惑时,看到远处有几道长虹,正飞向种道山,遥遥望去,似掌门召集所有筑基弟子,不知出了什么事情。

    白小纯诧异,也赶紧飞了过去。

    很快的,他就看到了掌门大殿外的广场上,此刻灵溪宗的数百筑基长老,几乎都到来,正在那里交头接耳,一个个神色有些严肃,似出了什么大事。

    “发生了什么事?”白小纯这段日子沉浸在修行驭人**,没有去注意玉简,此刻连忙飞过去,可还没等他问询,只是从众人四周飞过……

    顿时,在他十丈范围内的三个筑基修士,纷纷神色大变!

    吕天磊是这三人之一,他们之前就注意到了白小纯,看到他披头散发的样子,可就在白小纯靠近十丈范围的瞬间,突然的,三人全身一震,身体的修为之力,竟不受控制的暴乱起来,狂暴的散开,与外面的压力碰撞后,全身的衣服,在这一刹那,直接成为飞灰。

    三人身体一颤,眼睛都红了,赶紧换上衣服,急速后退,看向白小纯时,露出愤怒,他们看出了,这白小纯此刻诡异!

    “白小纯,你干什么!”

    就在他们开口的同时,随着白小纯的飞过,他所过之处,这一条长线外,四周十丈范围,所有筑基修士,全部猛的睁大了眼,他们的衣服,在这一瞬,竟全部碎裂,轰鸣不断。

    这一切太快,快到白小纯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他身后足有数十个筑基修士,全部衣服碎灭了,上官天佑,也在其中。

    “白小纯!!”

    “该死的,你做了什么!”这些筑基修士顿时怒火燃烧,一个个换上衣服后,正要去找白小纯理论,可但凡靠近他十丈内,衣服会再次碎裂,吓的众人纷纷退后。

    白小纯呆了一下,退到了大殿门口,他倒吸口气,头皮发麻,内心咯噔一声,知道自己又闯祸了。

    “不怨我啊,这……是这个珠子!”白小纯紧张,赶紧伸手,露出了手心内的那枚珠子,这珠子此刻扭曲四周,十丈范围内,只有白小纯如常,可其他人但凡踏入,都会出事。

    可偏偏这个时候,掌门郑远东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和几个太上长老一起不悦的走出,这几人刚刚走出大殿,一步之下,就踏入到了白小纯四周十丈内。

    “不!!掌门师兄,几位太上长老,快退后啊!”白小纯睁大了眼,尖叫一声,想扔了珠子,可依旧还是晚了……

    郑远东身上的衣服,瞬间……崩溃,他整个人被风一吹,一阵清凉,目中露出茫然,呆若木鸡。

    他身边那几个太上长老,原本神色肃然,可这一瞬,他们身上的衣服,也都刹那间似要崩溃,这几个老家伙睁大了眼,赶紧压制,可越压制,碎裂的越快,轰的一声,这几个老家伙,露出了肉身。

    这不是白小纯有多么厉害的修为,而是他的那珠子诡异,碎裂衣服的不是白小纯的力量,而是被影响的人,自身修为的震荡造成。

    随着掌门与这几个太上长老,露出了肉身,四周瞬间……一片死寂。(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