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81章 无人能镇压……

    “不去想了,我觉得眼下在灵溪宗,还是挺好的……”许久,白小纯忍着心痛,将丹药放在了储物袋内,长吁短叹。

    他舍不得灵溪宗啊,尤其是眼下成为天道筑基,上到老祖,下到杂役,让他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

    而且最重要的,他还没有让所有新加入宗门的外门弟子都知道自己,他还没有去北岸好好地威风一下,他觉得自己若是就这么的离开了,实在太亏本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小纯每天不忘记修行,可修行结束后,他总是会背着手,摆出前辈的笑容,行走在整个灵溪宗南北两岸……

    尤其是外门弟子所在的地方,白小纯的身影,神出鬼没……开始时,会引起阵阵惊呼与狂热,可慢慢的,所有的外门弟子也都诧异了,他们发现,似乎每天里,可以看到白小纯超过十次之多。

    仿佛无论在做什么事情,一抬头,都会看到白小纯的身影,在冲着他们欣赏的微笑,渐渐地,这些人也都麻木了……又在麻木之后,纷纷神色古怪。

    不但是这些外门弟子如此,那些内门弟子以及长老,也都一个个头痛,看着白小纯每天不务正业的四处溜达,听着一声声白师叔的呼唤,觉醒了当年的记忆,化作一声声叹息。

    好在白小纯这一次收敛了很多,重新享受了一把所过之处,无数人瞩目的生活后,他终于不再随意出没,而是选择在钟道山的洞府内……炼丹。

    “为了修炼成不死金刚,我需要元气,我需要炼丹,我白小纯要炼制出……四阶丹药!”白小纯成为伟大药师的理想,支撑着他执着的沉浸在炼药之中。

    尤其是……他记得李青候曾说过,自己筑基之后就可以尝试用天雷洗药**,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钟道山上天雷滚滚,一道道闪电轰轰落下,使得这座山上的大量筑基长老,全部都被惊动。

    其他山峰的弟子,眼看种道山的雷霆无数,纷纷心惊的同时,也四处打探,也不知是哪个胆子大的家伙,将白小纯曾经的往事又说了一遍,越传越广,很快几乎无人不知,纷纷倒吸口气,神色中露出震撼。

    “白师叔居然干出过这种事?我不相信!”

    “天啊,这是真的?”

    在很多不了解白小纯的弟子,纷纷惊疑时,天雷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甚至同一时间,总是有黑烟从白小纯的洞府内升起,慢慢的……传说中恐怖的酸雨,降临了。

    那酸雨哗哗,洒落大半个种道山时,因白小纯这一次炼制的是四阶丹药,远非三阶可比,使得他在淬炼时,酸雨的范围更大,向着南北两岸扩散,很快的就覆盖了整个南北七座山峰……

    南岸的噩梦,再次到来,无数弟子在目瞪口呆下,身上的衣服顷刻融化……

    “白小纯又在炼丹!!”

    “这让不让人活了!!!”好在南岸有过经历,在看到酸雨的一瞬,有所准备,所以虽引起了哗然,但却可控。

    可……北岸的众人,他们在这之前,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一时之间,北岸的阵阵凄厉的嘶吼,不断地传出,北岸四峰,全部疯狂。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

    “天啊,居然有酸雨,我怎么觉得好像听说过的样子……”

    北岸抓狂了,无数尖叫,无数怒吼,四大峰的掌座与长老,也都火冒三丈,一个个咬牙切齿时,找到了罪魁祸首,知道了造成这一切的,是白小纯!

    若是换了白小纯没有筑基,那么这一刻,一定是南北两岸所有弟子,全部拿着石头杀过去,恨不能用石头将白小纯淹没。

    可现在……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悲愤……白小纯已经不是以前的白小纯了,他现在是天道筑基,是准序列传承,是筑基长老,这样的人物,别说这些弟子不敢招惹,就算是其他长老,也都头痛,没有资格去管,而那些掌座,也都想起太上长老等人对白小纯的看重,只能无奈的去找掌门理论。

    掌门郑远东也只能苦笑,对于一个准传承序列,他也有心无力,而李青候又闭关,否则的话,李青候出马,白小纯必定老实。

    甚至他也找过白小纯,告诉白小纯,修士这一生,修行只是一方面,还需要一些历练,没有经过打磨,就算是仙铁也难成锐利的仙剑。

    想让白小纯在东林洲内历练一番,只要不出东林洲,危险的程度就会锐减,且也能符合历练的需求。

    可白小纯一听这话,连忙摇头,他觉得在宗门挺好的……

    他已彻底沉浸在内,不断地研究之下,当初在南岸的一幕,慢慢的重新上演,就在整个灵溪宗都要抓狂,承受不住的时候,白小纯忽然停住了炼丹。

    他叹息一声,这段日子来,四阶丹药不断地失败,没有一次成功,白小纯就算是再不甘心,也慢慢看出了问题。

    “是我的药道造诣不够,强行去炼也无法成功,想要炼制出四阶丹药,需要我本身药道的造诣提升。”白小纯有些明悟,想要去找李青候学习,可却发现李青候闭关冲击金丹,于是只能归来。

    取出寒门药卷,可无论怎么去看,都看不懂,那种感觉,如同是那些字他都认识,可组合在一起,却看不明白了。

    “如果把我的药道造诣看成是初阶,那么这寒门药卷,就是高阶……这中间,缺少了一段承上启下的药道知识啊。”白小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时,灵溪宗南北两岸的弟子,长老,掌座,还有种道山的那些筑基长老,纷纷松了口气。

    可他们还是小看了白小纯……

    四阶灵药虽暂时无法炼制了,但白小纯对于紫气通天诀的修行,也兴趣越发增大,尤其是他发现,自己梦想中的驭人**,通过紫气通天诀以及元磁的斥力引力,隐隐有些灵感后,立刻激动了。

    “我太笨了!”

    “驭人**,没必要一定要完全操控对方,我可以通过一些其他的方法来代替啊,比如……我操控对方的衣服,进而操控对方的身体!”

    “而这一切,除了驭力外,元磁的斥力引力,也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啊。”白小纯越想越激动,双眼冒光,赶紧走出洞府。

    出了洞府,白小纯一路上看到不少人,可却不好下手,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灵感,是否正确,于是离开种道山,路过青峰山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陈飞?”白小纯眼睛一亮。

    陈飞此刻正傲然的走在青峰山上,身后跟着两个目中带着羡慕与阿谀之意的大汉,正捧着陈飞。

    “恭喜陈师兄,完成内门试炼,晋升内门弟子!”

    “哈哈,陈飞师兄从此之后,就是我青峰山的内门弟子了,从此海阔天空,一飞冲天!”

    陈飞抬起下巴,心中舒爽,这些年来,他终于从外门变成了内门,此刻踌躇满志,正要开口时,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青峰山谁看到我,都要恭称一声陈师兄,这是哪个不开眼的,居然敢直呼我的名字!”陈飞内心不悦,冷哼中目光一扫,四下没人,他下意识的抬头,突然的……看到了从远处飞来的……白小纯。

    “白小纯!!不……白师叔!!”陈飞在看清白小纯的刹那,头皮都要炸开,发出一声尖叫,身体颤抖,一切的踌躇满志,在这一瞬全部坍塌,一旁那两个大汉,也都身体哆嗦,露出紧张与恐惧。

    这二人,正是当日陪着陈飞一起,要埋伏白小纯的弟子,三人后来虽被白小纯教训了一下,可随着白小纯地位不断地升高,他们的恐惧也越来越强烈。

    尤其是钱大金当年外出执行任务,多年未归,他们隐隐听说钱大金早就死在了外面,这一切都是白小纯的手笔,顿时更恐慌。

    好在似乎白小纯忘记了他们,渐渐地没有太多的风波,三人才慢慢放下心来,可如今,居然看到白小纯主动找了上来,三人胆战心惊。

    “弟子陈飞,拜见白师叔,白师叔功高盖世,千秋万代,寿与天齐,天下无敌!”陈飞哆嗦中,立刻抱拳赶紧拜见。

    他身后两个大汉,也都高呼,很是卖力,嗓子都吼的沙哑了。

    白小纯一愣,听着陈飞的话语,忽然觉得这陈飞真会说话,于是脸上立刻严肃,淡淡开口。

    “胡说什么呢,我白小纯岂是那种喜欢听人溜须拍马之辈!”白小纯嘴上这么说,目中却露出赞赏,还有鼓励。(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