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80章 莫非是天意……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真的如夜葬所说,那个神秘的宗门,距离血溪宗太过遥远,遥远到哪怕降临一道投影,都艰难无比,时间间隔很长,所以对于暗子的选择与把握,难以做到完美。

    白小纯狐疑,又仔细的问了夜葬,不断地换着思路去问,直至问的夜葬都迷糊了,白小纯皱起眉头,又作势去吓唬对方,尝试扔入通天河内,继续追问,甚至将开门丹药的丹方都问出了,最终他发现夜葬每一次的回答,虽不一样,可意思却差不多。

    甚至可以说,夜葬自己也不清楚太多的事情,他只是知道自己是对方的暗子,魂有禁制,如果不听从就会死,甚至最终即便真的取出了永恒不灭之物,该如何处理,他也不清楚。

    尤其是那神秘宗门,居然将炼制开门丹药的材料,都给了夜葬,这很不符合逻辑,勉强解释的话,也只能是对方当年太看好此魂了,又或者是真的距离太远太远,因某些缘故,才一次性把材料都给了此魂。

    可白小纯却从这件事情里,看出了不同寻常,似乎……这个神秘宗门,压根就没想过夜葬得到永恒不灭之物后会怎么做,他们要么最终的目标,就是仅仅为了打开那扇大门,要么就是不认为夜葬能获得……

    可若不认为夜葬能获得,换一个人做暗子不就可以了……

    “好奇怪的神秘宗门……我怎么感觉,这个宗门好像就是在敷衍,为了让人觉得自己努力完成而去完成……至于结果,根本就不在意。”白小纯更诧异了。

    而血溪宗的人,之所以没有发现夜葬有问题,这一切的关键,白小纯也从夜葬的话语中,察觉出了线索。

    “这面具么……”白小纯若有所思,看着面具,此物他仔细的看了后,颇为心惊,材质他不清楚,气息却很惊人,怎么看都是至宝的样子。

    按照夜葬的说法,这面具戴上后,不是简单的易容,而是血肉真正的改变,虽摘下后这种改变就消失,可在戴上面具时,几乎无人能察觉端倪,还可以隐藏修为的波动,甚至那神秘势力的使者曾说,大乘境以下,无人能看透这面具,不过夜葬不知道什么是大乘境……

    白小纯迟疑,也也不知道大乘境是什么境界,可听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他看着面具上的假夜葬,忽然开口。

    “灵冬草,水墨花,云龙叶,天罗根,这四种药草,都具备什么药性!”

    假夜葬一愣,下意识的开口,将这四种药草的药性,一一说出,白小纯听着听着,皱起眉头。

    假夜葬的回答,虽不算完整,有些差错,可总体而言,大都是对的,而白小纯选择的这四种药草,不是随意选出,而是具有代表性,通过对方的回答,他就可以判断出,这假夜葬,是真的会炼药,还是假装。

    “他是真的会炼……虽然药道只是基础,可炼制那开门的丹药,倒是足够了。”

    白小纯有些纠结,对于永恒不灭之物,他很在意,一想起就觉得渴望。

    “叫什么名字不好,偏偏叫什么永恒不灭!”白小纯瞪着眼,看向面具上的假夜葬的魂,被他这么一瞪,假夜葬颤抖,哭求。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发誓,真的都告诉你了,没有半点隐藏!”他是真的一点都没有隐藏,全部说出了。

    “行了行了,你赶快从这面具里出来,我要研究一下这个面具!”白小纯催促道。

    假夜葬迟疑,有心不出来,可一想到白小纯在陨剑世界的凶残,又想到方才对方要将自己扔到通天河里,他哆嗦中一咬牙,觉得对方若要灭自己,也不需要这么麻烦,于是硬着头皮缓缓飞出,从这面具内飘散出来。

    刚一出来,白小纯袖子一甩,在这假夜葬尖叫中,一把收入到一个玉盒内,扔入储物袋,这才拿起面具,回到洞府,仔细的研究。

    这一研究,就是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白小纯废寝忘食,全部时间都在研究这面具,尝试了很多方法,这面具无法被损伤丝毫,甚至他还拿着一角,在通天河水里涮了涮,察觉到河水虽可以融入面具内部,毁灭一切藏内的魂,但这面具本身,却丝毫无碍,甚至白小纯也想过假夜葬凝气修为,怎么可能死亡后会留下残魂不散,不过想来,也是这面具本身的奇异之处,可以帮带面具之人,塑魂不散。

    他也在山下买了一些动物,把这面具带着动物脸上,观察时,看到面具瞬间消失,而那动物的面部,成为了夜葬人脸。

    看起来很恐怖,可在白小纯的观察下,这些小动物没有丝毫的损伤,且看不出任何被改变的端倪,似乎原本就是这么个样子。

    而摘下面具时,又恢复如常,这些小动物被白小纯饲养,多次试验后,终于确定,戴上面具,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也不会有什么隐晦,而他还是不放心,对于这些小动物的观察,仔细到了极致。

    这种至宝,白小纯无法想象那个神秘的宗门,居然就这么的给了一个寻常的暗子。

    尤其是最后,白小纯连续使用自己的通天法眼帮助研究,配合自己的天道之气,他终于隐隐的察觉出,那让他心惊的气息,竟给他一种仿佛永恒之感。

    似乎,这气息,就是永恒的存在!

    这一切,让白小纯双眼血丝弥漫的同时,整个人都抓狂了,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或许,这个面具真正的作用,不是隐藏修为与改变样子,而是……开启那扇门的信物,丹药,面具,缺一不可!

    那个神秘的宗门,他们需要让人知道,他们很努力去试图打开那扇门,释放里面的永恒不灭之物,可实际上,这个神秘宗门本身不愿意这么做……

    所以,他们虽拿出了面具,虽布置了暗子,给出了炼药之物,可却少了一种材料,看似努力,可实际上这些都是表面,真正的他们,没有去关注,而是敷衍了事,所以看到假夜葬一路高歌,才会不高兴,甚至假夜葬与血修不符,修为增长缓慢,说不定也与此有关!”

    白小纯更纠结,因为炼制开门的丹药所缺的育兽血,实际上就是依靠育兽种诞生出的凶兽的鲜血,此物对别人来说近乎灭绝,难以寻找,可对白小纯而言……铁蛋就是育兽……

    可以说,他此刻具备了炼丹的所有需求,只要丹药炼成,他就拥有了开门的全部条件。

    许久,白小纯叹了口气,将面具收起。

    “算了,不去考虑这些,先看看这开门的丹药能否炼制出来,若炼成了,那就是天意,若没炼成,一切就不用纠结了。”白小纯一咬牙,外出去了北岸,找到了在那里玩乐的铁蛋,安抚一番,在铁蛋的委屈中,白小纯心痛的取了一点血,赶紧给铁蛋喂了大量的丹药。

    这才回到洞府,开炉炼丹。

    对于熟练掌握三阶灵药的白小纯而言,炼制这开门丹药很简单,不过他这些日子也仔细的研究了丹方,确定了一点,炼制此丹,的确是无论谁炼,成功的几率,只有一半。

    这种奇异的丹方,也是继面具后,让白小纯对于那永恒不灭之物兴趣大增的原因之一。

    此刻按照丹方,白小纯定气凝神,开始炼制,那些材料,都在假夜葬的储物袋内,血溪宗的弟子大都如此,除非是可利用的吊命之物,否则的话,其他物品不放心放在任何地方,只有自己身上,才是最稳妥的。

    这一次的炼丹,用了三天的时间,三天后,白小纯洞府内,丹炉震动,一股白烟滚滚而起,那烟雾内居然有九个符文闪耀,随后消散时,一股与面具上一样的气息,从丹炉内渐渐升起。

    白小纯深吸口气,打开丹炉时,看到了丹炉内,一枚……需要他运转九层灵海的的天道之气,才可以看清的……半透明的丹药!

    “果然是与面具同出一脉……”白小纯将丹药拿起,渐渐愁眉苦脸。

    “这莫非是天意,不行啊,血溪宗那么危险……”

    “血溪宗都是大魔头,杀人不眨眼,无比凶残……”

    “宋缺也在血溪宗,这家伙恨我入骨啊。”

    “血溪宗弟子之间,弱肉强食……”白小纯脑海里顿时浮现所有对于血溪宗的了解,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可偏偏这感觉一出,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对于永恒不灭的渴望……如同脑海里有两个小人,正在相互较量。

    一个让他不去,一个让他去……

    只要戴上面具,就可化身夜葬,因这面具强悍,就连血溪宗老祖都无法看出端倪,虽只能变成夜葬,可在身份的安全上,没有问题。

    而他又炼成了开门的丹药,此刻摆在他面前的,是只要成功进入藏着永恒不灭之物的地方,就可以拿走那永恒不灭之物,研究之后,他的梦想将会更进一步。

    可这一切,他需要承受的,是血溪宗内,与灵溪宗完全不同的体系以及凶残。

    “怎么办……”白小纯哭丧着脸,拿着丹药发呆。(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