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84章 这怎么可能!!

    血溪宗,空河院下四条支脉中,占据第一条支脉,与灵溪宗接壤,中间隔着一条落陈山脉。

    翻过落陈山脉,就算是进入到了血溪宗的势力范围内。

    白小纯一路疾驰,带着感慨,凭着自己筑基修士的速度,渐渐到了落陈山脉,重新回到这里,他心中有些复杂,一方面想到了当年的凶险,另一方面……则是想起了失踪的杜凌菲。

    如果没有落陈山脉当年的事情,白小纯与杜凌菲之间,或许不会存在过深的接触,杜凌菲依旧会看白小纯不顺眼,一如现在的周心琪。

    而白小纯也同样不会去表示什么,可这一切,因当年落陈山脉下落陈家族的变故,被改变了。

    轻叹一声,白小纯走向落陈山脉,路过落陈家族的故居时,看着那里已经没有了太多的痕迹,草木弥漫,如同落陈家族从来没出现过。

    而在更远处,白小纯可以察觉到,那里还有一个家族,被灵溪宗扶持起来,代替落陈家族,镇守落陈山脉。

    没有去引起这个家族的注意,白小纯默默的走在山林中,就算他现在已是筑基修士,可在这山脉内,还是有很多凶兽,不是他可以招惹。

    这段日子的赶路,也是如此,他再次看到了整个世界的磅礴,还有那一个个惊人的洪荒巨兽。

    同时,途中遇到一些修真家族时,他也知道了当日大殿外,掌门师兄召集筑基修士的原因。

    “玄溪宗与丹溪宗,竟彼此开战了……”白小纯想起了郑远东所说的空河院之争,遥望远方,脑海里浮现在距离这里很遥远的地方,玄溪宗与丹溪宗的战争。

    这一战,必定是惊天动地,与此同时,白小纯也在想血溪宗与灵溪宗……或许,这两个宗门之间的开战,也不远了。

    半个月后,白小纯穿越落陈山脉,终于踏到了血溪宗的地界,在进入前,他深吸口气,取出了储物袋内的面具,缓缓的戴在了脸上。

    在这面具与皮肤碰触的瞬间,面具立刻如同融化,与白小纯的皮肤融为一体,他的面孔快速的扭曲,渐渐浮现出一张陌生的脸。

    很英俊,带着一丝冷漠,甚至白小纯的目光,也都在这一刻被面具改变,不再是温和,而是露出凌厉与狠辣。

    白小纯摸了摸脸,觉得满意后,换下了灵溪宗的衣服,穿上了他储物袋内,夜葬的衣袍,整个人摇身一变,成为了夜葬。

    甚至体内的功法,也都在面具的隐藏下,难以被人看出端倪,还有他的修为,在外人看去,也不再是筑基初期,而是成为了凝气十层大圆满。

    一切的一切,都符合了夜葬这个身份后,白小纯深吸口气,一步踏出,走进血溪宗势力范围,他并不着急,而是在进入血溪宗所在洲后,警惕四周,慢慢前行。

    来的路上,他多次与假夜葬的魂沟通,对于血溪宗的了解,也越来越多,知道这是一个弱肉强食,鼓励弟子内斗的宗门。

    甚至在宗门外,这样的危险一样存在,整个血州,都弥漫了凶残与杀机。

    而他回归血溪宗的时间问题,也很好解决,血溪宗的弟子都是被传送到了血洲内,虽然有一部分被找到回到了宗门,可按照假夜葬的说法,必定有一部分弟子,选择隐藏疗伤,直至伤势痊愈,才会回宗。

    否则的话,若是带着伤回到宗门,危险的程度要比外界大了太多。

    白小纯听到这里时,也曾心惊,觉得这个血溪宗,太可怕了,但永恒不灭之物的诱惑,以及对于面具还有身份的分析,让他咬牙之下,没有放弃。

    此刻行走时,他看着整个血洲的大地,都是褐色的,似乎被鲜血染过,按照假夜葬的说法,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似乎从有历史以来,这里的土地就是这个样子,甚至长出的植物,也都具备强烈的攻击性。

    一路上,这样具备攻击性的植物,白小纯遇到了不少,有的被他直接灭掉,有的则是心惊肉跳的避开。

    直至过去了两个月,白小纯终于靠近了血溪宗的山门,血溪宗的山门,与灵溪宗一样,都是紧贴着通天河。

    在遥遥的看到血溪宗山门的刹那,白小纯就算是之前听假夜葬提起过,也都忍不住脑海轰鸣,全身震动,瞪大了眼,倒吸口气。

    被彻底的震撼。

    与灵溪宗的种道桥山屹立,南北七座山峰纵横的气势不一样,血溪宗的山门,赫然是……

    一只血色的大手!

    一只从通天河内,伸出的庞大无比的血手,这只手似要抓向苍穹,庞大的无法形容,因为那五个手指,每一个手指,赫然就是一座巨大的山峰,每一个山峰,都堪比种道山的大小。

    而那最粗壮的大拇指,则被一片血雾遮盖,看不清晰。

    这只手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早已风干,充满了尘埃与碎石,近了去看,只能看到这五座斜着的巨峰!

    只有远看,才会看出,这五座山峰,还有连接山峰的半个手臂,那是一只足以让所有人心神震动,触目惊心的血手!

    白小纯瞪圆了眼珠,呼吸不稳,任何人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会意识到……这是由一个身体庞大的惊天动地的巨人,在这通天河内,临死前伸出了手,似带着强烈的不甘与怨气,欲撕开苍穹……

    可却在伸出时,不知什么原因固化了,可意志似还在,支撑着这只手不落下,多少年后,形成了山峰。

    山峰上,长满了血色的植物,更有阁楼无数,隐隐还能看到无数长虹飞来飞去,人群密密麻麻,充满了煞气,使得天空都阴暗。

    这里,就是血溪宗的……山门!

    “好强的……血溪宗!”白小纯倒吸口气,亲眼目睹后,他对于血溪宗的底蕴与强悍,有了直观的印象。

    “难怪血溪宗内凶残,他们的宗门,就是在一个死人的手臂上修建出来,而假夜葬也曾说过,血溪宗的功法,几乎全部都是来自于这只血手!”白小纯脑海嗡鸣,随着靠近,那巨手越来越大,他渐渐看到了这巨手的山峰上,都有血瀑布存在。

    仔细一看,似乎是这只大手,不断地吸取通天河的河水,在转化之后,从这手臂的一些破碎的地方溢出时,原本金色的河水,成为了红色。

    而这红色,也正是灵溪宗修行的根本。

    “灵血!”白小纯心惊肉跳,脑海迅速浮现假夜葬这一路上对血溪宗的介绍。

    血溪宗的体系,与灵溪宗有相似之处,也有不一样的地方,相似的是也有杂役,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可不一样的,是血溪宗没有传承序列,有的是血子。

    总体来说,等阶森严,杂役没有资格居住在手上,只能在这手臂下的地面,形成了整个血溪宗的外部范围。

    那里人数最多,修建了无数建筑,铺展三方,一环一环。

    只有成为了外门弟子,才有资格脱离地面,可以居住在这只手的手臂上,那里范围是整个手臂做大的区域。

    当成为了内门弟子后,才有资格居住在手背上。

    至于五座手指形成的山峰,除了大拇指外,其他四座山峰,又分为下指与上指,下指的区域,是筑基修士可以居住,其中凡道筑基称为护法,地脉筑基则是长老。

    而上指,那一大片区域,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居住,那就是各峰的大长老,其地位,堪比灵溪宗的掌座,可因峰少,故而有资格成为大长老的,皆为不俗之辈。

    再往上,就是指尖,古往今来,从血溪宗开创,只有历代的各峰血子,才有资格居住在指尖,那是地位,是实力的标志。

    而血子,更是被万众瞩目,是整个灵溪宗体系里,大拇指外的巅峰,与掌门平起平坐,所在山峰的大长老也要听命。

    血溪宗的弟子,任何一个,都梦寐以求有一天,可以成为一座山峰的血子,而整个血溪宗,历代血子最多只有四位,一个山峰一位。

    至于大拇指,没有血子存在,因为被血雾弥漫的大拇指,是宗门的禁地,血溪宗的老祖,太上长老,但凡踏入金丹者,都居住在大拇指上。

    还有历代血子中晋升金丹者,成为血擘,也会踏入大拇指,成为在地位上,凌驾于太上长老之上,老祖之下的惊人之辈。

    而大拇指的最下方,那片区域,如同门户镇守大拇指的,则是血溪宗掌门所在之地,管理整个宗门。

    “五座山峰,大拇指被称为祖峰!食指被称尸峰,中指则是中峰,无名指是无名峰,最后的小拇指,被称为少泽峰!”

    “尸峰炼尸,中峰血剑,无名峰炼魔头,少泽峰魔血炼体!”白小纯距离血溪宗山门越来越近,脑海浮现所有了解的信息。

    尤其是他想到了陨剑世界内,遇到的那些血溪宗的弟子,的确是有的操控恶魂般的魔头,有的则是如许小山一样操控各种尸体,还有如宋缺,施展的是血剑,更有一些,则是肉身强悍,显然是少泽峰的魔血炼体。

    整个血溪宗,在这一刻,清晰的浮现白小纯的眼前,随着他目光的扫过,一一印证。

    可就在他心神震动,有些忐忑的慢下脚步,却仍然渐渐越来越靠近这只手的刹那,突然的,白小纯面色大变,他在走出了一步后,在踏入到了一定的范围内时,猛然间,他体内不死长生功,竟自行运转,传递出一股强烈的渴望。

    与此同时,那只大手,看似如常,可在白小纯的感受里,在这一瞬,竟传来一股更为磅礴的召唤!

    这召唤里,带着前所未有的亲切!

    “这怎么可能!”白小纯心神顿时轰鸣,所有忐忑、犹豫全部消失,感受着那仿佛同脉的熟悉,被脑海里一个浮现出的念头,撼动了心神。(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