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70章 凌菲仙子

    那女子略施粉黛,看起来倒也清纯,只是神色内的风尘之感,冲淡了本有的脱俗,可总体来说,也是极美。

    “云青兄,李某等你多时了,来来来,坐在这里。”大汉笑容中带着得意,上前拉着侯云青,直奔一旁的案几,侯云青歉意的看了白小纯一眼。

    白小纯没介意,那大汉此刻也注意到了白小纯,笑声依旧。

    “这位兄台面生啊,不过来了就是客人,云青的朋友,就是我李有道的朋友。这一次我李家为凌菲使者举办宴席,因太仓促,有些简单了,招待不周的地方,你们可别笑话。”大汉神色更为得意,不容分说,拉着侯云青与白小纯,来到了一旁空着的案几处,坐了下来,那女子乖巧的坐在李有道身边,如小鸟依人。

    “实在是太仓促了,这酒水,只能用一阶上品灵药炼制的灵酿了,若是时间多一些,我李家能弄到二阶上品灵药炼制的灵酿。”紫袍大汉叹息,可神色内却有掩饰不住的得意,他与侯云青暗斗多年,这一次终于找到机会,准备将其压制下来。

    “有道,你可别这么说,一阶上品丹药炼制的灵酿,整个东林洲也没有几个家族能拿出这么多招待人,就这么一小杯,足以卖出数百灵石的价格呢。”李有道身边的女子,赶紧开口,声音娇媚,她知道李有道的心思,此刻这么一捧,让李有道心中暗爽。

    “区区几百灵石又算的了什么,一些酒水而已,来来来,云青兄,还有这位兄弟,尝尝这灵酿,此物在东林城可不常见啊。”李有道豪爽的一摆手,身边有仆从为侯云青与白小纯倒满酒水。

    侯云青有些尴尬,这用不少一阶上品灵药炼制的灵酿,他虽家资不菲,可也只喝过一次,此刻迟疑了一下,苦笑的端起,品了一口。

    白小纯有些好奇,端起时闻了下,没觉得多好,反倒觉得杂质不少。

    眼看侯云青如此神情,李有道心里得意,可看到白小纯那里的表情,李有道心里不悦,目光在白小纯身上一扫,已打定主意,不但这一次要压制侯云青,更是要连他的朋友也一同压制。

    “这位兄弟莫非不满意?不过放心,这一次我李家为凌菲仙子摆下宴席,虽仓促,可也弄到了一些罕见之物,我听说凌菲仙子常常思念灵溪宗,所以这一次我李家花费极大代价,为其弄来灵尾鸡,以慰其思乡之念。”

    “来人,上灵尾鸡!”李有道笑着开口,一挥手,身后仆从赶紧端上一个大盘子,盘子里,赫然摆着一只烧熟的……灵尾鸡!

    盘子金色,看起来奢华无比,那三色灵尾,赫然就放在盘子边缘,作为点缀,使得烤的橘黄色的灵尾鸡,很是非凡,刚一端出,就有浓郁的香气扩散开来,让四周不少人,在看到后,都很吃惊。

    “灵尾鸡?李家好大的手笔!”

    “每桌一只灵尾鸡,看每一只的样子,显然不是其他地方圈养……而是来自那里!”

    “不就是灵尾鸡么?”在这四周人惊呼时,白小纯眨了眨眼,诧异四周人的反应。

    他话语一出,李有道身边的妙龄女子,目中露出嘲讽与轻蔑。

    “云青公子的这位朋友,好大的口气,不就是灵尾鸡么,说的好像你吃过好多似的。”

    李有道摆出严肃,看了一眼身边女伴,可心中一样觉得白小纯明显在那里卖弄,于是心中带着不悦,口中却淡淡的介绍起来。

    “云青兄的这位朋友怕是不知道,这灵尾鸡,并非是寻常之物,也不是我李家饲养,而是来自……灵溪宗!”

    “准确的说,是来自灵溪宗南岸!”李有道淡淡开口,声音传出时,四周不少人听到,传来阵阵吸气之声。

    侯云青这一次也都倒吸口气,被李有道的大手笔所震撼。

    李有道很满意侯云青以及众人的表情,更为得意,继续开口。

    “灵溪宗南岸的灵尾鸡,绝非寻常,更是因当年偷鸡狂魔的出现,数量锐减,如今任何一只,在外面的拍卖会上,都可以拍出惊人的价格,且很好辨认,骨头青色,三尾如眼,与其他地方饲养的,有极大的不同。”

    “只是可恨那偷鸡狂魔,丧心病狂的偷走了大量的灵尾鸡,使得南岸灵尾鸡,近乎要灭绝!”李有道痛惜的开口,怒斥偷鸡狂魔,一旁的女伴也跟随开口,甚至渐渐地,这四周其他的客人,也都痛惜起来。

    白小纯眼看四周众人都在怒斥偷鸡狂魔,他干咳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四周众人声音嘎然而止,远处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女子,缓缓而来,那女子穿着白色长裙,如同盛开的莲花,肌肤仿佛吹弹可破,发髻中一根钗子,拴着明珠,随着走来,轻轻摇晃,折射璀璨星光,衬托出一张绝美的容颜。

    此刻这张让人怦然心动的俏脸上,蹙眉紧锁,似带着心事,强颜展笑,与身边几个修真家族的俊杰,正低声说着什么。

    那些俊杰一个个都很小心,但时而露出的目中的火热与心意,路人都能看出。

    这女子,正是……杜凌菲。

    她的出现,立刻成为了此地的焦点,甚至随着走来,她的身上竟有一种气势,仿佛会让人不由自主的选择在她面前低头。

    哪怕隔着人群,白小纯也一眼就看到了杜凌菲,神色有些恍惚,二人有几年没见了,此刻一看,杜凌菲似乎成熟了很多,这一刻的杜凌菲,似比以前更美丽了,尤其是身上隐隐多出了一些贵气,那是处于掌控的地位,才可以养出的气质。

    与白小纯记忆里,那初始蛮横,而后娇媚的身影,完全不一样了,可随着杜凌菲身影在白小纯目中的清晰,慢慢的,又重叠在了一起。

    白小纯在成长的同时,杜凌菲,也在成长,在这东林城内,以她的手段,巧妙的平衡各大家族,这一切在外人看来,很是不可思议。

    “凌菲仙子……”李有道目中露出痴迷,他当初第一眼看到杜凌菲时,就被其吸引,可这种吸引的强度不大,但随着杜凌菲慢慢展现出其巧妙的手段,平衡修真家族,甚至让这些修真家族都看重时,她身上的这种气质,立刻就让李有道痴迷了。

    他身边的女伴,也都有种自惭形秽之感,看着那一个人,就压制了全场的杜凌菲,她低下了头。

    “凌菲仙子当年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来到东林城,我还记得好几次看到她凝望灵溪宗的方向……可谁也没想到,她居然在这里做的这么好,历代使者,没有人如她这样,平衡巧妙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侯云青低声开口。

    “甚至我听说几大家族的老祖,都对此女很是看重,灵溪宗更是如此,这才让她连任使者至今。”

    就在李有道痴迷,侯云青喃喃时,杜凌菲与身边人说完话,正向前走来,忽然脚步猛地一顿,她的目光,瞬间穿透人群,落在了远处李有道四人所在的案几处。

    她睁大了眼,身体一颤,似有些不可思议,仿佛这一刻,四周所有人都消失了,她的世界里,只有眼中此刻,那一个人的身影。

    杜凌菲呼吸急促,竟直奔这里走来,四周众人纷纷吃惊,齐齐看去时,李有道有些无法置信,猛的起身,身体颤抖起来。

    “她……她居然向我走来!!!”李有道激动,脑海轰鸣,全身血液流动加速,神色无法控制的狂喜,立刻快走几步。

    “凌菲仙子……”李有道正要开口,可话语还没等说完,杜凌菲看都不看他一眼,从他身边瞬间走过,李有道顿时身躯凝固,呆在那里时,僵硬的回头,看到了杜凌菲,来到了案几前,目光里,只有一个人。

    “白小纯……你来了……”这一刻的她,娇媚动人,绝美无双,仿佛天空明月,让所有看到之人,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几乎就在白小纯名字响起的刹那,原本哄闹的宴会,瞬间一震……

    四周刹那寂静,但很快,所有人就被杜凌菲口中说出的名字,全部震惊,一个个齐齐看向白小纯,露出震惊。

    白小纯这个名字,他们听说过,那是灵溪宗的荣耀弟子,那是掌门师弟,最近的一次,是听说他去了筑基圣地。

    “我来了。”白小纯笑了笑,想起了落陈山脉,想起了那个山洞内,火光里,那张苍白可却美丽的俏脸。

    白小纯身边的侯云青,此刻也露出大吃一惊的神情,整个人夸张的倒退几步,险些摔倒,摆出无法置信之意,似乎很不可思议的指着白小纯。

    “你……你是白小纯!!”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突然的,整个宴会内,那些修真家族的族人,陆续的储物品内,传来家族的玉简传音。

    当这些人一个个查看了传音后,每个人都心神掀起比方才要强烈一万倍的轰天大浪,全部呼吸急促,再次看向白小纯时,他们的脑海,轰鸣滔天。

    所有人的玉简内,都是类似的话语。

    “白小纯,天道筑基,所有外出族人,若遇到白小纯,要无比恭敬,立刻告知家族,可立下大功!!”(未完待续。)
上一篇